闇龍紀元 異端審判 灰袍守護者詳細資料

1 十二月

廣告

作者:未知

來源:龍騰世紀吧

 

概述

  第一次瘟潮侵襲之時,共持續了一百多年。許多人以為這將會是末日,整整一代人在與暗裔的戰鬥中出生入死。就在瘟潮最令人絕望的時刻,灰袍守護者誕生了。這個組織建立于安德菲爾斯的委斯豪普城塞。其中那些人類,精靈和矮人都是老道的暗裔殺手,他們捨棄了各自的陣營和頭銜,要終結這場瘟潮。為了做到這一點,他們採取了極端的做法:喝下暗裔之血,這讓他們能夠感知到這些敵人的存在,並聽到大惡魔的召喚。灰袍守護者們騎上龐大的獅鷲飛上天空,並扭轉了劣勢。他們推進至暗裔陣線的中心,殺死了大惡魔—-本來人們認為這是不可能做到的。這場勝利奠定了這個組織作為賽達斯保護者的地位,灰袍守護者組織存留了數個世紀,阻擋了所有那五次瘟潮,而在瘟潮之間的和平時間也保持著警惕。

徵兵權

  在守護者們為找尋有前途的新兵而四處探險時,他們會從所有種族中挑選最強壯的戰士,最機敏的智囊,不重要的反倒是他加入的意願。按照第一次瘟潮以後確定下來的古老征繳權,守護者可以徵募任何被他們選中的人,從最低微的精靈鄉民到某國王的長子皆是。若被徵募者隸屬於另一個人管轄,那麼這一管轄權也將無效化。灰袍守護者甚至還可以徵募被判死刑的人。

  這並不是說灰袍守護者成了組織的囚徒。許多人都把擔當灰袍守護者視作莫大的榮耀,其中精靈似乎特別渴望加入,同社會上絕大多數的組織不同,守護者組織對所有種族一視同仁。

  傳統上,會允許灰袍守護者從各大法環徵召一名成員。這個法師從青年人中選出,終生擔任灰袍守護者。他或她就像為統治者效力一樣用心為守護者組織效力,同時也會被組織放在極為重要的位置。灰袍守護者法師需要幫忙準備他們的秘密儀式—–入盟禮

入盟禮

  所有的灰袍守護者新兵都必須經歷一場危險而秘密的儀式—-入盟禮。這是對一個新兵所具備素質的考驗,也是接受守護者最重要天賦與詛咒—-暗裔腐毒的過程。

  入盟禮需要用到暗裔之血。傳統上會派出所有新兵,在一名資歷較深的守護者照顧下屠殺暗裔,收集血液,這項試煉可以看出新兵們是否有勇氣與能力去同暗裔戰鬥。

  等血收集好了,灰袍守護者們會在其中加入一滴大惡魔的血,並用魔法使它被消耗掉的可能達到最小。大惡魔的血是全賽達斯最稀有的材料之一,正是它令入盟禮成為尤為獨特的一場儀式。年長的灰袍守護者始終都會帶著那麼一丁點大惡魔之血。

  一般來說,暗裔血裡的腐毒是可能致死的。直接飲用會使多數人得病。加入大惡魔的血只會增強這一效果,導致飲用這種混合物能令多數人即刻死亡。喝下血還能倖存的新兵,才配加入這一組織。

  若是新兵倖存下來,他或她會永遠同暗裔分享一種更為密切的聯繫,感知到他們在附近,並在瘟潮之時聽到大惡魔的召喚,這讓他們在與暗裔中的戰鬥中佔有極大的優勢,但也令他們註定要面對可怕的結局。

灰袍守護者的層級制度

首席守護者

  組織的官方首腦,居住在委斯豪普。自獅鷲滅絕後,首席守護者同分散賽達斯各地的其他守護者的交流大大減少了。正因如此,首席守護者現在更多的被視為一個政治領袖,甚至可以說是掛名的首領。軍事命令基本降由特定地區的守護者指揮官一級來確定。

高階統帥

  在失去獅鷲之前,高階統帥是灰袍守護者的空軍指揮官,也是首席守護者的副指揮。近年來,高階統帥已成為了委斯豪普守護者領導層的公眾人物,統管著安德菲爾斯的徵募工作,還擔任同本國君主談判的使節。

灰袍總管

  灰袍總管是委斯豪普灰袍守護者組織的高階檔案管理員,也有義務按照首席守護者的命令,同守護者指揮官們保持著書信聯絡。理論上總管比任何守護者指揮官級別都高,不過要他或她帶領部隊很可能就會不知所措了。

守護者指揮官

  守護者指揮官的正式職銜是灰袍指揮官,他們是組織在賽達斯各個地區的領袖。同委斯豪普交流手段的減少意味著多數守護者指揮官不用向任何人彙報,能夠按自己的意圖來管理其支部。不過他們仍然需要每年送信給委斯豪普的灰袍總管,說明事務的進展情況。首席守護者擁有在必要之時召喚任何甚至所有守護者指揮官到委斯豪普來的權力。(弗羅登英雄)

守護者統帥

  守護者統帥的正式職銜是灰袍統帥,他們是守護者指揮官的副指揮。守護者統帥一半擔任著戰場指揮,而在守護者指揮官因政治或徵募等原因被叫走時,就由他們來接管其工作。(斯克勞德 洛根 阿裡斯泰)

高階守護者

  這是頒給應當得到特別優待那些守護者老兵的正式頭銜,在某些地區(如奧萊伊),這個頭銜叫做守護者副官,高階守護者可以指揮一小隊守護者,或是執行極為重要的任務。若守護者統帥代為指揮時,他或她很可能會委派一個高階守護者來當副手。(鄧肯 奧根)

守護者

  普通灰袍守護者所用的簡稱,但他們書面上被稱為守護者尉官。這類組織成員必須經受過入盟禮的考驗,稱為了真正的守護者。

守護者新兵

  任何被灰袍守護者組織接收,但還沒有通過入盟禮的人都被正式認作為守護者新兵。他們被安置進組織後會授予這一頭銜。考慮到這意味著要捨棄你的家庭和國家,終生效力於同怪物戰鬥,它確實來之不易,許多新兵沒能活過入盟禮,他們的名字被收集在委斯豪普的檔案裡,以紀念他們的犧牲。

召禮

  就算是那些活過腐血的腐毒效果那些人,也永遠沒法徹底克服它。腐毒就像惡瘤一半,會緩慢擴散到全身。隨著年齡的增長,灰袍守護者遲早會被毒害,遭受劇痛而逐漸地變瘋。他們的身體潰爛化膿,並且隨著腐毒加重會越來越厲害。

  在這一切發生前,灰袍守護者就會遵守同矮人定的一項長期協議,和他們一起在深坑通道中與暗裔戰鬥一年。當守護者體內的腐毒達到一個再也不堪忍受的臨界點時,那個守護者便會獨自走下最黑暗的道路區屠殺暗裔,直至他或她被幹掉為止。

  灰袍守護者走出這最後一步是不可避免的。許多人都認為這樣的死法很崇高。據說在上帝眼中,沒有比這更偉大的犧牲了。

守護者的終極奉獻

  如果一個普通人給予大惡魔致死的一擊,其靈魂會解放出來,轉移到離得最近一隻暗裔那沒有靈魂的軀殼中,其靈魂佔據了那只生物,並用它本身的力量將這具新軀體化成巨龍之形。這樣一來,用普通的手段是無法將大惡魔殺死的。

  唯一能夠殺死大惡魔的只有灰袍守護者,當守護者繪出致死一擊後,大惡魔的靈魂依然會轉移到最近的染瘟生物體內,但那生物正式那個灰袍守護者。因為守護者有靈魂,大惡魔佔據守護者軀體的企圖就會失敗,導致雙方的靈魂同被毀滅。

委斯豪普

  傳說中的偉大城塞委斯豪普建立在安德菲爾斯南部,一座鋸齒狀孤峰“斷齒山”壁上。在守護者威望的巔峰時期,這座石制聚居區中安置了成千上萬人,還有一個興旺的獅鷲棚。

  現在的委斯豪普是一個淒涼,貧瘠的地方,只住有幾百名灰袍守護者,在位的首席守護者也常常不再。比起同暗裔作戰來,據說他更感興趣的是政治活動和中飽私囊。由於這個經受過瘟潮的國家無政府主義根深蒂固,安德菲爾斯國王的力量日漸衰微。委斯豪普倒是日益成為本地區的權力象徵。有傳言說首席守護者打算要自己在安德菲爾斯掌權。這在許多灰袍守護者看來是對其組織的侮辱,因為灰袍守護者除了本身保護所有類人種族的旗號外,不應歸於任何一個國家麾下。

偉大的雜交種

  我記得那倒數第二隻,我會同它保持60英尺的距離,那是它翼展的兩倍。那樣你才有充足的時間跑開。這只野獸太虛弱了,做不了什麼,但似乎保持距離,把它留給訓練師才是尊敬的表現。它餓死了,他們不應該是這個死法,這也不是他們在我眼中習慣的樣子。

  哦,他們是偉大的雜交種,他們自己也明白的。隨便問一個有腦子的灰袍守護者,都挑不出它的毛病。你看,訓練師和野獸是血脈相連的,都知道對方想要什麼。對於獅鷲來說,建立這種牽絆就在於照料。這不能怪他們。它們有它們的需要。我的意思是,這樣才算公平交易。它要馱一個守護者指揮官,一件全身板甲,“閃電風暴”法術,還有急速從大惡魔的翅膀下直接俯衝過去!真是傳奇,你無法否認!但他們落回地面時,就知道你欠他們的情。而且你不能簡單給他們衝衝水了事—-如果你濕透了他們的羽毛,他們的威嚴就連水裡的老鼠都不如了。不行,梳理該死的三十英尺翅膀是一項艱苦的任務,但你最好記住,否則下次飛行的時候這傢伙會鬧情緒,靠橡樹太近了,重重給你來個愛的碰撞,你的頭盔就又要凹個大坑了。不過,要是一切都在控制之中,每根利爪也都磨尖了,就沒有什麼能同它相提並論。你將能夠觸摸天空,並把賽達斯捧在手中。

  不管怎麼說,是的,我記得那倒數第二隻。它掉下來之後,把法袍拉了好幾道口子,因為他們總是那樣。然後我們把它火化了。再然後我喝的爛醉。

  我不記得最後那只了,你不能逼我。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灰袍守護者的評論,摘自委斯豪普對一個珍貴物種之滅絕的記錄,由吟游詩人菲廉姆發掘並獻予大眾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