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教條 維京紀元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 伏筆、暗線與神話劇情解析

27 11 月

廣告

作者:風雷舞

來源:NGA

本篇文章包含著大量的劇透內容,會對遊戲劇情體驗造成極其嚴重的影響。請酌情觀看

之前寫評測的時候提到過當時並沒有打完所有劇情,於是又打了一周才算是打完了剩下的內容。雖然劇情沒有完全按照我之前所猜想的方向發展,但這個結局的炸裂程度也可以說是非常帶勁了。暗線的鋪墊以及最後的展開應該是會讓不少第一次通關的玩家感到一頭霧水,甚至會覺得有些扯淡。然而神奇的是,結局部分的‘神展開’還真的對其中的一部分扯淡點進行了解釋。俗稱‘圓回來了’。對這部分隱晦資訊的串聯也就激起了我的學術魂,於是就來寫一篇文章整理一下遊戲中的暗線劇情,並嘗試對未來的劇情走向進行一些預測吧。

總覽與前置資料

首先,遊戲中的劇情發展我們說過了有4條線:殖民主線,刺客線,神話線和現代線。其中刺客線和主線聯繫緊密,但這部分的劇情基本上都是‘明線’,順著遊戲流程往下走就可以看到。其中也沒有什麼暗線伏筆,所以並沒有太多可說的。大體上就是把劇情走向強行往史實上圓一點。育碧雖然偶爾也發明歷史, 但畢竟不是孫一峰, 多少還是要有個底線。所以最後一個地區的任務是比較堵心的。而刺客線…… 本作的神教大頭頭簡直和上一作一樣好猜。但最後故事對於這條線的解釋圓的也還很不錯,並沒有出現我預想中的辱英內容。不過對於最後的解釋方式我還有另一種猜想,這一點我們留到後面雜項內容再說。

對刺客信條劇情稍有瞭解的話就肯定會知道,遊戲中真正的‘主線’是現代線的劇情。而最近的神話三部曲是由以蕾拉·哈桑為主角所串聯起來的一個完整的故事。因此,討論本作的暗線劇情時,自然有不少設定是從前作中繼承下來的。考慮到許多玩家可能並沒有專程在前作中尋找相關的資料,甚至很多人未必玩了前作。所以我在這裡先把一些需要用到的前提知識列出來,後面就不再進行解釋了。

首先,根據《起源》中的六座伊述神殿傳遞的資訊(信使:消息5)我們可以得知。伊述人擁有感知時間的能力。因此也就能提前得知地球的毀滅危機並予以準備。當然,後來大家也知道了因為種種原因伊述人並沒能躲過第一次大災難(多夿巨災)。而他們留下來的遺產反而幫助人類躲過了2012的第二次大災難。當然,在這其中有戴斯蒙自我犧牲的代價。但同樣是《起源》中的伊述神殿所傳達的資訊表述出時間具有自我修復的能力,時間線總會在關鍵的‘節點’中交匯。也就是說儘管2012原本地球毀滅的時間線因為戴斯蒙的介入而發生了變動,但這個‘節點’卻並不能被更改。並會在之後的時間內以另一種形式再次發生。而這也就構成了神話三部曲現代線的統一主題即:毀滅事件的迴圈。而有趣的是,在現實位面。2020年也的確是發生了太多的魔幻事件。育碧也是十分應景的把包括年初的地震,山火,社會動盪以及疫情都寫在了遊戲中蕾拉的筆記型電腦裡,以強化遊戲中‘時間線在自我修復,二次毀滅正在到來’的背景。當然最主要原因的還是遊戲中所提到的‘地球磁場正在急速增強’了。

然後就是在《奧德賽》中蕾拉從卡珊德拉(阿萊克希歐斯)手中繼承的赫爾墨斯權杖:赫爾墨斯權杖擁有重塑,修復使用者DNA的能力。因此,使其持有者獲得永生成了它表面上最直接的能力。但更重要的是:其內部保存著的伊述人阿勒忒亞的人格備份曾經在古希臘時期就向卡珊德拉展示過‘體驗式記憶複述’的能力,以此證明了伊述人早在數萬年前就擁有了把人的意識導入科技設備,以及建造類似於animus類比設備的能力。

最後就是一個舊設定:聖者。聖者這個概念在《黑旗》和《大革命》的劇情中均有分量不少的劇情闡述,甚至可以說是核心概念。簡述一下聖者到底是什麼:在第一次災難到來之前,伊述人朱諾為使其瀕死的丈夫艾塔能夠存(複)活而修改了人類的基因,把艾塔的記憶藏在了人類的DNA中。通過人類在大災難後的繁衍壯大,從而保證未來有朝一日艾塔能夠以人類的身體重生。而在《刺客信條》系列中的確也有不少角色受到了艾塔記憶的影響,這些人就被稱為聖者。

Ok,這就是我們在探討《英靈殿》暗線劇情時需要瞭解到的最重要的3個概念。接下來我們進入主題吧。

艾沃爾

艾沃爾就是伊述人奧丁。

確切的來說,艾沃爾是奧丁的聖者。(‘所有古代神都是伊述人’這個概念人人皆知了吧)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艾沃爾常常可以看到奧丁的形象,能聽到奧丁在耳朵邊上叨叨。這八成都是他體內奧丁的人格的間歇顯現。但艾沃爾本身還是以自己的人格為主導的,所以在他看來或許就是‘我是被神選中的’這樣的理解吧。

而說到‘神話線’劇情。實際上就是艾沃爾重新體驗了一遍自己的‘前世’奧丁在第一次大災難來臨前的一系列自救行動。當然了,大概是維京先知的‘土法模擬’效果有限。因此這一趟記憶重現受到了艾沃爾本人知識水準的影響,是以神話的方式來進行展示的。伊述紀元時期真實發生的事情經過顯然不是這麼一回事。但儘管形式變了,但內核並沒有變。依然是奧丁通過一系列手段從約頓巨人那裡獲取了‘轉生’的技術,從而帶領著親自己勢力的阿斯加德神族逃過了多夿巨災即他們口中的諸神之黃昏的事情。

“從世界樹中,吾等將會歸來”——奧丁

當然,‘逃過’這個詞是要打上引號的。阿斯加德的伊述人們所使用的方法是‘轉生’,這一點和朱諾用在艾塔身上的方式是十分相像的。而他們的本體顯然也在第一次大災難中湮滅了。遊戲中通過解謎全部的animus異常點解鎖的一段動畫就很清晰的展現了真實的‘諸神之黃昏’是什麼情景。我們分析神話線所展現出來的事件時,也能發現一些十分耐人尋味的細節。我們一點一點來看。

首先,阿斯加德,華納海姆和約頓海姆十有八九都是古代的伊述城市。但相比於地中海那邊,北歐這裡的伊述人關係顯然十分緊張。阿斯加德和約頓海姆互相敵對。神話線一開場就有一場約頓巨人入侵阿斯加德的戰鬥。但是,神話線真正的起因。還是從奧丁從命運三女神中獲知了諸神之黃昏以及自身死亡的預言開始。當然,這是艾沃爾夢境中所展現出的幻象。命運三女神的關於諸神之黃昏的預言,真相是什麼呢?

從通關後的遊戲內資料庫描述來看。遊戲主線最後的決戰地‘世界樹密室’是一處遠古伊述科技設施。其功能類似於一台基於伊述人對時間的感知能力而製造出的,擁有對時間線進行類比運算能力的超級電腦(VEX無盡森林瞭解一下),其中當然也包含了虛擬實境類比系統。這也是為什麼艾沃爾和西格德一開始可以進入‘英靈殿’的原因。而從遊戲結局部分蕾拉接入世界樹系統後和巴辛姆的對話以及動畫展示來看,所謂的‘命運三女神’其實就是負責對未來進行類比的系統AI。那麼很顯然,命運三女神AI在世界樹虛擬系統中通過對時間線的模擬發現了諸神之黃昏的到來並告知了奧丁。奧丁才開始了這一趟尋求解決辦法的旅程。

另一個十分值得注意的點是在神話線的第一章中,是有一個‘建築師’的NPC來到阿斯加德告知奧丁可以通過建‘塔’的方式來避免阿斯加德的毀滅的。再想想看當年伊述人所提出的第一個和第二個解決方案:第一方案是建‘塔’來吸收太陽輻射,第二個方案是製造屏障。這兩個方案似乎和這名約頓人建築師所提出的符文塔方案都有十分相似的地方。然而,隨後奧丁‘發現’這只是針對他的一個陰謀,在最後擊殺了巨人建築師後。這座塔的建造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是,考慮到建築師12天就造完了大部分的符文塔,同時小型化的符文塔也確實發揮了功效。那麼是否有可能正是奧丁在此殺掉了巨人建築師才導致伊述人曾經的第一方案陷入建造工期過長最終無法完成?還是說這只是某種文字上的巧合呢?這裡就缺乏足夠的關聯資訊了……

“它必須記住你”——彌米爾

接下來,神話線進入了約頓海姆章節。首先我想先提一個細節:遊戲中遭遇到的約頓巨人有一個非常特殊的技能就是可以變化成各種動物。而本章故事的核心,其實就是奧丁通過種種手段盜取了約頓巨人的這種‘把意識移植到其他軀體中’的能力。同樣,這也只是艾沃爾夢境的中的幻象,而這個‘意識轉移’的真相,很有可能只是某種基因技術。當然,奧丁抱著竊取約頓巨人的技術來到約頓海姆。但奧丁並不知道具體該如何操作,只能先去找安格博達。在前往安格博達的小屋時,可以聽到一段安格博達與希爾羅金關於米德加德人類的對話。具體細節就不複述了,大家只需要記住安格博達是親人類的,希爾羅金是反人類的。這個細節後面會用到。

稍微瞭解一點北歐神話的都知道,安格博達是洛基的老婆。那這兩位顯然跟奧丁是不對付的,奧丁在這裡也被擺了一道,給吊在樹上半死不活。然後是由希爾羅金給救了下來,同時希爾羅金也是在之前相遇時透露了約頓巨人進行意識轉移的秘密是‘蜜酒’。從之前的對話可以看出,希爾羅金和安格博達也互相聊不來。但希爾羅金表示她同樣需要蜜酒。因此才給奧丁提供了資訊,打算通過與奧丁合作獲取巨人蜜酒。隨後自然是奧丁通過騙,通過偷襲從巨人首領蘇圖恩的寶庫中搞到了蜜酒。然後又以獻祭一隻眼為代價掌握了這門技術。當然,希爾羅金也拿到了她那一份。奧丁詢問緣由時希爾羅金表示是為了拯救一個‘她所深愛的人’。

這裡我們就有不少需要分析的地方了。首先,傳統北歐神話中的世界樹連通九界。三根樹根深入了阿斯加德,約頓海姆和尼夫海姆。我們再回顧一下真實的世界樹密室的功能:提供計算、製造類比環境的超級電腦。因此,神話中連通九界的世界樹極有可能就是伊述人的互聯網。而三根樹根以及樹根下的聖泉是其主要功能終端,其‘泉水’可能是開啟某些高級操作許可權的秘鑰。因此在神話線中,建築師需要阿斯加德的泉水來來造塔,而約頓海姆中奧丁也需要智慧泉的泉水混合蜜酒。同時,根據彌米爾的一些說法可以推出。世界樹的使用權限需要使用者提供自己的DNA資訊來讓世界樹‘記住’。通過以自身DNA獲取的操作許可權,奧丁可以在諸神之黃昏到來之際在阿斯加德接入世界樹系統,並和其他神共飲蜜酒。完成自身記憶在人類後代身上的傳承。

“吾愛,這次我不會再失敗”——希爾羅金

而另一個信息量爆炸的角色則是希爾羅金。我們之前提到過希爾羅金對人類的態度,同時也還提到過希爾羅金想要獲取蜜酒的原因是為了拯救一個她愛的人。再結合蜜酒的實際效果(進行DNA記憶傳遞)。相信熟悉背景知識的玩家此刻已經猜到她的身份了。顯然,希爾羅金就是之前在劇情中頻頻露面的朱諾。而經過約頓海姆的劇情後我們可以得出,朱諾對艾塔所使用的DNA記憶傳遞技術,實際上就是此時和奧丁合作竊取的。而更重要的是,在希爾羅金對奧丁的坦白中她表示自己曾和蘇圖恩,格蘿德一起以尋找解決第一次大災難的辦法,曾經失敗了六次而蜜酒是第七次。因為意見的不同而被趕出了烏特加德還被追捕。結合前作系列中一些說法的對照,這是否暗示了蘇圖恩實際上就是朱庇特而格蘿德實際上是密涅瓦呢?那麼烏特加德豈不就是大神殿?

不過總而言之,包括阿斯加德神以及在朱諾努力下的艾塔都通過接入世界樹以及通過蜜酒進行記憶傳遞來躲過了第一次大災難。但對於保存在世界樹中的‘靈魂’與由蜜酒傳遞給後代的究竟是什麼?至少在我收集到的資料中並沒有進行詳細的闡述。所以以下算是我根據現有資料做出的推論:一方面,按照彌米爾的原話:“你的靈魂會保存在此,但你的肉體會消失並以新的形態重生”。我認為世界樹中保存著的是由DNA上傳後所構築出的數字人格,也就是艾沃爾在接入‘英靈殿’後看到的奧丁。同時,在舊資料中那些承載了先行者記憶的‘聖者’們其實同時也是有自我人格的。雖說艾塔和聖者本身的個性和記憶會逐漸融合,但從整體上來看,聖者還是由自身人格主導的。當然很多聖者會因為無法理解艾塔的記憶而發瘋…… 所以我們可以推導出這樣的一種假設:世界樹中保存著上古伊述人的人格,而人類聖者則只擁有伊述人的記憶碎片(和轉世的身體)。所以,假如古代伊述人想要完全徹底的‘重生’,很有可能就需要讓聖者接入世界樹從而完成‘靈魂’與‘肉體’合一這樣的過程。這也是為什麼在大結局時奧丁要不顧一切的讓艾沃爾‘留下來’的原因。但在劇情中我們可以看到艾沃爾卻依然憑藉著自身意志(主角光環)從世界樹系統中強退,依然由自己掌控自己的身體。同時包括芙蕾雅轉世的瓦爾卡的老媽(確實記不住名字),以及提爾轉世的西格德也都沒發生類似的轉化。所以看來這種辦法似乎也並非會完全按照伊述古人的設想來落實。

但是,有另一個人可以說是徹底完成了這種轉化。這個人就是巴辛姆。

或者說,洛基。

巴辛姆
“拜託,我們早就造出過類似的東西”——巴辛姆

但相比艾沃爾這種完全搞不清自己狀況的,巴辛姆對自己的聖者轉世身份的認識顯然要清楚的多。在古代線就曾經通過臺詞暗示過屬於伊述人洛基的記憶(我曾有個兒子)。而到了本作劇情結束後,巴辛姆和洛基基本可以說是完全的一體化了。包括大結局後巴辛姆已經徹底以伊述人自居表示“我們早就造出了類似的東西(animus)”。同時包括配音,臉型以及戰鬥時的招數,使用的武器都完全是同一套。這裡還是要贊一手育碧對最後的神展開劇情的確鋪墊的不錯。

但鋪墊歸鋪墊,事情究竟是如何發展到結局時的炸裂劇情的。如果用一句‘這全都是洛基時間跨度長達萬年的計畫’來概括的話,玩家們大約只會覺得扯淡。想要讓這個過程變得令人信服,就必須對其中的細節部分進行解釋。我們一點一點來看。

從伊述時代開始,洛基和奧丁之間就已經進入到了十分緊張的狀況中。而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在於芬裡厄。奧丁因為預言的關係,曾經數次險些將芬裡厄置於死地。而芬裡厄是洛基的兒子。無論是從神話線,古代線還是現代線中。洛基(巴辛姆)也都曾經多次表示了他的行事動機是‘和家人團聚’。所以,想要理解洛基的行為。我們首先得弄明白洛基口中的‘家人’到底指什麼?

“我將與我的家人團聚”——洛基

我們已知在神話中洛基共有3個孩子:巨狼芬裡厄,世界蛇耶夢加得以及死神海拉。但在目前遊戲中只有芬裡厄現身。另外,孩子總得有娘啊。他們的母親自然就是安格博達了。於是,結合巴辛姆在結局最大的爆點‘復活’後的一系列臺詞。我們可以得到一個十分清晰的結論:封印在赫爾墨斯權杖中的阿勒忒亞,實際上就是安格博達。這樣一來,考慮到亞特蘭蒂斯劇情中阿勒忒亞的經歷。關於他們的兒子也就是芬裡厄的真實狀況就變得有趣了起來。結合現有資料,我們可以提出三種可能:其一,芬裡厄就是一個正常的(約頓巨人種)伊述人。神話線中看到的巨狼只是一種隱喻。其二,芬裡厄是一個被困在了巨狼形態體內的約頓伊述人。而其三,則是考慮到阿勒忒亞實際上也掌握了奧林匹斯計畫的技術。芬裡厄有可能是她和洛基製造的,和《奧德賽》中卡珊德拉遭遇過的神話生物一樣的造物。

在這三種可能中。第一種其實並沒有看出來這種隱喻有什麼必要性。而第三種雖然反轉比較強烈,但無論是在亞特蘭蒂斯還是約頓海姆的任務線中安格博達(阿勒忒亞)的形象都是比較正面的(對人類來說)。因此我們只能從‘芬裡厄也是和奧林匹斯計畫產物一樣的神話生物’的角度入手來考慮這樣的可能性。我個人更傾向於第二種可能性也就是芬裡厄是變形成狼的約頓巨人。

但是,無論芬裡厄的真實身份究竟是什麼。在原本的神話中。芬裡厄都已經在諸神之黃昏中與奧丁同歸於盡了。洛基為什麼還要說‘我會找到我的孩子們’呢?那麼只可能是芬裡厄也被以某種方式加入了輪回的延續中。或許也在世界樹中有備份?亦或許是單純的通過DNA遺傳記憶(狼?人?)。而耶夢加得與海拉如果存在,十有八九也有相關的安排。這也就構成了洛基後世的行動的前提。

然而實話說,大概是育碧害怕提前透露太多細節會對結局的戲劇性造成影響。在歷史劇情中能夠展現出巴辛姆(洛基)真實行為的資料實在是少之又少。這就讓我們在分析巴辛姆在古代線的狀態時很難通過匯總官方資訊得出一個準確的結果。所以對於一些問題,我們只能結合時代客觀背景來進行一些合理的推斷。而留白內容過多,所以這部分推論或許未必會和未來的官方揭秘相同。

“是你,我尋找的原來一直都是你”——巴辛姆

首先,我們基本可以確定的兩個前提是。其一:巴辛姆是洛基的轉世聖者。其二:巴辛姆要與他的家人團聚。但他究竟是如何實施這個計畫的呢?在古代線中他接近主角團的真實目的又是什麼呢?我們一點一點的來推。首先我們需要搞清楚的一點是:巴辛姆在接觸到主角團之前,究竟處在一個怎樣的狀態。根據之前劇情所展現出的聖者的特質,我們保守一點推測巴辛姆在整個古代線中其實是並不是完全‘覺醒’的。依然是一個擁有著洛基記憶的人類聖者,但這部分記憶也並不完整。也就是說他很可能記得自己有兒子、記得和奧丁的恩怨、也記得世界樹。但並不記得世界樹究竟在哪或如何開啟。畢竟當時雖說航海技術還沒有那麼發達,但巴辛姆依然是可以通過正常方式來到挪威的。並不一定非得需要與主角團產生關聯。而相比艾沃爾(奧丁)對自身先行者血統的一頭霧水,西格德(提爾)顯然很早就天賦外露,因此才會被巴辛姆盯上。他也需要西格德來幫他找到世界樹密室。再想想芙凱和西格德的相遇,這裡面很有可能就有巴辛姆的刻意安排,並且他還要不斷的誘導西格德對自己身份的興趣。從而確保西格德的潛力可以得到(維序者調教下)充分的開發。才能在最後尾隨他們二人來到世界樹密室。

而世界樹密室這一段,仔細想想其實巴辛姆抵達的時間顯得有些刻意安排。為什麼巴辛姆恰恰就在艾沃爾剛剛從世界樹下線的時候到來,是不是太巧了點呢?畢竟巴辛姆要是來早點那兄弟倆掛樹上玩VR的時候一人一刀輕鬆愉快。不過事實上,巴辛姆顯然也是到了這一刻才知道艾沃爾就是奧丁的。要是巴辛姆早就意識到艾沃爾的真實身份想算舊賬,在英格蘭的時候機會大把。畢竟當時尋找世界樹的關鍵是西格德,有沒有艾沃爾影響不大。而巴辛姆(洛基)和西格德(提爾)在上古時期並沒有什麼大矛盾,不至於到玩命的程度。因此巴辛姆顯然是直到此刻才知道艾沃爾的身份,而知道了艾沃爾的真實身份之後,才有了動手的理由。在最後的Boss戰中,巴辛姆顯然也是真的下死手的。但打著打著發現打不過,一番操作之後還是給兩兄弟掛在了樹上。

等等,好像巴辛姆一開始的目的就是來上樹的吧?難道這也在你的計畫中嗎?

只能說這裡面還是有些刻意和巧合的成分。但強行圓的話也可以說巴辛姆最後是故意朝著樹杈底下跑的。而被強行掛樹顯然也並不是巴辛姆希望看到的局面。畢竟西格德來了個系統關機導致他也‘深陷黑暗’了一千多年。結合地區環境以及後續劇情中的闡述。我認為巴辛姆在這一千年中大概是處在一種低溫休眠狀態中,世界樹的系統為他提供了維生的能量。直到8年前戴斯蒙重新開機了世界樹的系統他才在恢復了意識。一直到蕾拉帶著赫爾墨斯權杖的到來才讓他真正的‘復活’。

蕾拉與現代劇情的走向

我知道大部分玩家似乎都不太喜歡蕾拉(至少在我認識的圈子裡吧)。自我意識過剩,缺乏紀律性還害死了維多利亞,不討喜也是正常的。但再不喜歡這個人她也是神話三部曲的主角。同時在巴辛姆復活後的那句“這位記憶傳承者完成了她的工作”則說明了她多少也是被巴辛姆給算計了。而在整個神話系列結束後再看,蕾拉身上反倒越來越多的呈現出一種工具人的氣質。從《起源》中的伊述神殿傳達出“破解代碼,打破節點”暗示了伊述的時間感知能力開始。再到幫巴辛姆把老婆從《奧德賽》背到《英靈殿》然後自己也被掛樹。在眾多大佬的暗中安排下,蕾拉在神話三部曲中的行動就從偶然開始,以必然結束。畢竟世界樹裡的戴斯蒙(不會有人聽不出那個小金人就是戴斯蒙的聲音吧)都已經說了,蕾拉抵達世界樹密室的幾率是從幾千萬分之一到最後的接近百分之百。所以,我們與其說神話三部曲是在說蕾拉,實際上倒不如說是在說這個階段出現的伊述人的事。

“計畫進展的非常順利,親愛的”——巴辛姆

那麼,蕾拉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了巴辛姆計畫中的一份子呢?我個人覺得是在《奧德賽》中作為前提的發現了列奧尼達斯之矛開始。關於這一點,育碧官方給出的資訊也只是含糊其辭的表示蕾拉是通過研究希羅多德找到了矛頭。並沒有詳細的闡述過其中的細節。那麼現在看來,這裡面是不是就有巴辛姆的微操呢?畢竟本作遊戲開始的前提就是巴辛姆朝著刺客的伺服器發了一條加密座標資訊,才引出了蕾拉從找到艾沃爾的遺骨開始,到讓巴辛姆夫婦團聚結束。顯然這就在他們二人原本的計畫中。那麼有一就有二,這次發送的是艾沃爾之墓的位置。上次發送個列奧尼達斯之矛的座標從而讓蕾拉‘加速上道’,引出卡珊德拉並最終拿到赫爾墨斯權杖。自然也是很有可能的。

而這裡面還有一個既重要又不重要的問題那就是巴辛姆是什麼時候和阿勒忒亞接上頭的。我個人傾向於是在8年前世界樹上線之後。畢竟巴辛姆復活後那句‘zaima’的語氣以及兩人的對話就很有一種蓄謀已久的感覺。而為什麼是8年前而不是更早呢?首先在上古線中,安格博達最後出場還是在約頓海姆,此時還並沒有去亞特蘭蒂斯打工並變成法杖娘。所以洛基應該是知道自己老婆的狀態的,剩下的就是轉世後如何聯繫的問題。而在古代線中,我們再次強調時代背景的因素。我不覺得那時候的巴辛姆在接入世界樹系統前有什麼能聯繫阿勒忒亞的手段,更何況法杖還在卡珊德把手上。並且儘管巴辛姆接入了世界樹,但立刻就被西格德斷了電因此估計也沒什麼時間去聯繫老婆。因此是直到8年前系統重新上線才有了充足的時間來制訂計畫。但是,說《英靈殿》大結局之前兩人從未有過聯繫也不是不可能。畢竟如果兩個人早有聯繫,那麼他們可以直接算計當時的法杖持有者卡珊德拉而不是再經過蕾拉繞這麼一圈。當然,如果說他們覺得編排卡珊德拉這種活了幾千年的人精老妖怪容易翻車所以換一個二逼進步青年更好控制也是有可能的。所以對於我來說,我還是傾向於他們在8年前就已經重新聯繫上了。

但為什麼說這個問題既重要又不重要呢?首先為什麼不重要,因為無論他們是不是早就開始計畫。計畫的結果已經成功了,那麼再去回推初始的細節意義不大。而為什麼說這個問題重要呢?那是因為如果以此為前提的話,將會對接下來的劇情發展有著巨大的影響:如果巴辛姆是通過世界樹系統與阿勒忒亞取得了聯繫的話,那就說明了世界樹這個伊述人的互聯網有很大的可能具備著可以探知伊甸神器以及伊述聖殿位置的能力。這也是為什麼巴辛姆有底氣說:“是時候向聖殿騎士反擊了”的原因。要知道自從大清洗事件之後,刺客組織基本上都快被剿乾淨了。但如果他們突然可以掌握到所有伊甸神器的位置資訊。顯然就擁有了絕地反擊的能力,接下來新的《刺客信條》系列不就有劇情可寫了麼。不過這樣一來,估計‘從古人記憶中尋找神器定位’的傳統劇情模式就得改改了。當然,這也是腦洞。具體怎麼發展還是得育碧去編了……

“我們會一起找到辦法的,不管花多少時間”——蕾拉·哈桑

說完了巴辛姆和阿勒忒亞,我們說回蕾拉。如果說巴辛姆完成了一次‘從虛到實’,那蕾拉就變成了‘從實到虛’。身體應該是廢掉了,但自己卻也在世界樹內完成了數字人格的構建。這樣的結局意義何在呢?除了給老粉絲發一個戴斯蒙的糖,更多的還是回歸到了《起源》中所提出的問題也就是‘破解代碼,打破節點’上去。伊述人的時間感知能力是神話三部曲所新引入的根基級別的設定。而在此之上,才有了世界樹內類比時間流的系統。他們理清了‘代碼’即時間和不同時間線中必然發生的交匯‘節點’即毀滅事件的聯繫,因此才會有試圖通過破解時間線從而打破必然的毀滅節點的念頭。儼然一副已經在把他們的世界當虛擬世界來看的架勢,就差打破第四面牆反攻育碧總部了。同時也算是完成了對‘萬物皆虛,萬事皆允’這個信條的某種詮釋和回應。而對於蕾拉,化成系統中的小金人探索時間線也算是回歸了她在《起源》中接下的使命吧。儘管‘在時間線中找出破解辦法’聽上去很爆炸,但要是這個問題真的能解決那相當於封死了很多劇情題材的發揮空間。從短期來看,蕾拉的故事應該就到此為止了。

雜項分析
挪威的世界樹密室是哪一座?

我們上文中已經分析了世界樹及其根須的真正作用。再根據神話設定,世界樹的三根根須分別在阿斯加德、約頓海姆和尼夫海姆。在神話線中出現過的是阿斯加德和約頓海姆。那麼問題來了。遊戲中最後被發現的世界樹密室究竟是那一座?從彌米爾口中的那句‘此地將會存留’以及約頓海姆的高山大雪環境來看。似乎是約頓海姆根須的可能性比較大。但又考慮到希爾羅金(朱諾)說自己被趕出了烏特加德。以及最終密室中那些樹枝的位置和數量。我覺得挪威的密室是阿斯加德根須的可能性比較大。而約頓海姆以及烏特加德則有可能是指北美的大神殿。這樣也就對上了約頓海姆人物和三神的身份。而尼夫海姆的根須將可能會成為未來的伏筆。

文蘭島的神器

艾沃爾在文蘭島追殺戈姆後得到的神器被留在了當地的北美土著中,顯然呼應了《刺客信條3》中最後落入康nsjdhflaok

世界樹接入方式

密室中的世界樹系統採用了脊髓接入的方式。而在《刺客信條》電影中,位於西班牙的animus4.3系統也採用了這種辦法。這其中會有聯繫嗎?

預言的完成

艾沃爾的這一路都深受瓦爾卡曾經預言的‘兄弟相爭’的困擾。極力試圖避免和西格德的衝突。而最終無論是BE還是GE,艾沃爾至少和西格德是沒有反目的。所以看上去似乎預言並沒有實現。然而實際上,預言並不是指艾沃爾與西格德而是指艾沃爾與巴辛姆也就是奧丁與洛基這對兄弟的對決。所以瓦爾卡的預言實際上並沒有錯。啥你說洛基是奧丁兒子?少看點漫威電影……

瓦爾卡的老娘

作為芙蕾雅的轉世,瓦爾卡的老娘甚至可以獨自抵達聖殿並且似乎還對系統十分瞭解的樣子。可謂深不可測。只可惜到現在還在世界樹上掛著呢。如果僅僅只是為了在虛擬英靈殿裡提供一些說明。那也太工具化了吧。不知道未來會不會對她有新的展開。

維序者教團的轉變

這個就是我前面提到過的十分有趣的地方。在刺客線的最後維序者‘主父’的身份揭曉就是阿爾弗雷德大帝之後,大帝經過一番嘴炮成功說服了艾沃爾。而在育碧給出的官方劇情中,阿斯帕西婭也是說服了卡珊德拉並活了下來。一個很容易被大家忽視的細節是:《奧德賽》中他們的組織是秩序神教而不是上古維序者。而在兩百年之後這個組織就變成了維序者。這個過程究竟是怎麼發生的呢?難道是阿斯帕西婭借卡珊德拉之手對神教進行了一波洗牌,然後重新培植自己的勢力完成了神教的內部轉變麼?而在《起源》中,羅馬/埃及的的維序者被一鍋端後卻一直延續到了9世紀之後。再聯想一下大約200年之後聖殿騎士就要成團了。阿爾弗雷德此時的存活就頗有些耐人尋味了……

配音分析法

本作中有一個十分有趣的地方就是轉世者們往往會使用同一個配音演員。如奧丁/瓦林/艾沃爾;提爾/西格德;洛基/巴辛姆這樣…… 順著這個思路的話,可以找出幾個很有趣的地方。其一就是芬裡厄與科約特維特、戈姆是同一個配音。這樣一來,巴辛姆你真的知道你要去挪威殺誰麼?其二是哈夫丹與索爾是同一個配音。而根據血統上溯,那拉格納豈不也是索爾的轉世咯?想想拉格納是怎麼死的,被蛇咬死…… 是不是也有趣了起來呢?當然,遊戲的歸遊戲。拿這個當論據並不是特別靠譜的辦法,所以就權當娛樂一下了。


One thought on “刺客教條 維京紀元 (Assassin’s Creed Valhalla) 伏筆、暗線與神話劇情解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