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狼 暗影雙死 櫻龍及淤加美族歷史分析

16 4 月

廣告

作者:38674401

來源:NGA

結論

1、櫻龍來了之後替代/吸收了葦名本地土地神,成為了新神。

2、一批信仰神龍的人收集源之香來到仙鄉喝了京城水變成了淤加美一族。他們為了更多的吸取精力下山侵略葦名被打回源之宮。

3、丈從源之宮帶出了常櫻之花,隨後遇到了巴。但沒有不死斬無法返回源之宮。

土地神與櫻龍

古老的葦名曾吸引了眾多神明,被稱為土地神。

金剛屑:傳言古老的土石能引來神明 或許因神明恩澤,金剛鐵質地柔韌又堅硬 。

神羽霧鴉:效仿霧鴉神,將羽毛染成緋紅 所謂神即為土地神。若觸犯神後果會很嚴重。

幹柿子:有如柿子般鮮紅的白蛇神的心包,所謂神指土地神,心包即為宿有神聖靈魂的臟器,但蛇柿乃結出紅色果實的神之臟器,傳聞墜落之穀的人們尊崇白蛇神,將乾燥的蛇柿視為神體祭祀著。

鮮柿子:有如柿子般鮮紅的白蛇神的心包,所謂神指土地神,心包即為宿有神聖靈魂的臟器,但蛇柿乃結出紅色果實的神之器,噬神對人的身體來說會是劇毒吧。

噬神:傳言生長在葦名分外久遠之地的草木,吸引著無名的小小神明們的到來,但是,自從神龍生根於此地,小小神明們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種萬物有靈論的神明,與神道教是相似的。

古老的葦名土地曾吸引了眾多土地神的到來。土地神恩澤了當地的物產,但同時觸犯土地神的後果也是嚴重的。直到有一天,櫻龍的到來使得神明消失了。

戰鬥殘渣·櫻龍:古時由西方漂流至此地,這葦名存有一片久遠的土地,古老的土地、岩石,以及浸潤其中的水,使神龍在此生根。

從描述上可知,櫻龍也同樣因為葦名古老的土地,尤其是浸潤其中的水紮根於此。注意此時吸引櫻龍的,不但是本身富饒的土地,同樣還有這其中的水,也即是“源之水”。

紮根於此後,神龍及之後的源之水同樣也具有先前的神格與神力:

神之飛雪:但使用源之水進行,即是掬取了神力,沐浴在宿有神力的紙片飛雪中,其加護便會降臨。

源之琉璃:因其受有神龍的恩澤,被稱為神龍之神器。

鰻魚膽:葦名眾供於神龕的驅雷妙藥,所謂雷乃源之神的怒吼,鰻魚雖短小,仍是龍之親族,只要稍待片刻,神之怒吼也會平息。

源之琉璃受到了神龍的恩澤,用其做出的琉璃火與飛雪一樣具有神聖傷害,可以降伏怨靈。從這點來看,神龍具有神力。

鰻魚膽中提到雷是源之神的怒吼,因為鰻魚是龍的親族,所以可以平息神的怒吼。那麼這裡的源之神是否就是神龍呢?

如果我們認為古老土地神與神龍是敵對關係,並且雷是土地神所降下的。那麼作為土地神,當你看到仇家親族,是會繼續暴怒還是平息呢?

我想一般人都會把十萬伏特換成打雷劈死對面這只水+飛吧(其實想想,草+龍,所以櫻龍其實是阿羅拉椰蛋樹麼),所以在此可以認為,源之神即是龍,雷是龍的怒吼,見到親族的龍會平息。

而降下雷電,也符合神道教中的日本龍“龗”(讀ling2聲,《說文解字》[卷十一][龍部]龗:龍也。從龍霝聲。郎丁切)作為掌管雨雪的神明的身份,而“龗”也就是我們隨後所說的“淤加美神”。

淤加美一族與葦名

但是,顯然源之神在葦名並非一直作為神所崇拜。因為在古戰卷軸中寫道:

古戰卷軸:葦名曾有妖至,妖之雷乃源之神的怒號,若無神業無法彈回。

明明之前說是“雷乃源之神的怒吼”,這裡又說“妖之雷乃源之神的怒號”。

那麼在這裡有兩種解讀,1、源之神既妖,並使用了雷。2、妖不是源之神,但使用了雷。結合掛軸本身的繪畫,平安時期盔甲+女戰士。

可以推論在這裡的妖,指的正是“淤加美女戰士”,也就是我們接下來所要討論的“淤加美一族”。

  還是從這場葦名與淤加美族的戰爭說起。

鏽丸的筆記:其刀刃的青鏽之毒,傳聞曾使非人類的淤加美女武士退敗。

鏽丸:傳聞青鏽之毒曾於古代戰爭中擊退了非人的淤加美女武士。

龍之舞樂面具:源之宮的淤加美女武士,為龍獻上舞蹈,於是便會不可思議地充滿力量。

從鏽丸和面具的資訊可以推斷:

1、淤加美並非人類,或者說應該是妖。

2、淤加美崇尚龍,甚至可以通過為龍獻舞獲得力量。

那麼崇尚龍的非人淤加美一族,是天生怪物還是後生改變呢?我們知道墜落之穀的女眾是淤加美的後裔。而這些人還是人的樣子。

鐵炮要塞神社的鑰匙:其女眾為古代淤加美一族之末裔。

再結合這兩個文本:

腐朽囚徒的手記:追溯淤加美一族的傳說,來到了這裡,她們真的抵達了源之宮嗎?

淤加美的古書:以仙鄉為目標的淤加美一族留下的古老文書,香氣之石,祭祀於葦名之底的村子,若不投身下去,便無法抵達,如此一來,源之香已集齊,是前往仙鄉的時候了。

可見,不止九郎與狼、丈與巴,之前的淤加美一族也曾經為了前往仙鄉收集源之香,而且至少結宿之石也是必須的。

結宿之石祭壇:結宿乃吉兆 馨香四溢,供奉上轎吧,放入神轎,便會前來迎接。

結宿之石:長年飲用源之水的人,有時體內會宿有石頭,結宿乃吉兆,馨香地,恭奉上轎。

水生呼吸術:水生的初代只秘密地,將此秘術傳給了決定上轎之人,有意上轎,需習水生之息 若無此法,無法拜見神龍。

京城水:注人杯中的宮中貴族嗜好的神水,嫁到源之宮者,先喝下此水。

藥材抄錄的紙片:對墜落之穀的人來說,那種深谷才配得上白蛇的神轎,嫁人在深谷中的自蛇腹中吧。

喝了源之水,便會長出結石。帶著馨香的結石上神轎就可以去往仙鄉拜見神龍。為此,還需要學會從水生村初代傳下的水生呼吸術。

從墜落之谷的白蛇崇拜信仰來看,上轎意味著嫁人。如果說上墜落之穀的轎子是嫁入蛇腹的話。水生村的神轎則是嫁到源之宮,到了就要喝下京城水。

而普通人喝下京城水後,則會像水生村神官一樣變成源之宮內的“宮之貴族”。

  在源之宮這張地圖內的怪物,有變異的動物:櫻牛、雷狗、魚王、白蜥蜴,有怨靈無首和七面。而居民則有淤加美武者和宮之貴族。npc還有成為貴族的喂魚人和他的兩位人類女兒。

在鏽丸和面具中對於淤加美一族的武士都直接稱為“淤加美女武士”。由此推論,這些淤加美武士應該都是女性。

那麼淤加美族的男性是什麼樣的呢?我們知道,水生村神官是一位男性,而他之後變異成了宮之貴族。所以那些宮之貴族,大概就是男性的淤加美一族了。

可見,淤加美一族的男性與女性具有明顯的形態差異和職業區分。女性擔任武士、蹴鞠手,而男性作為貴族則地位更高,平日大概主要也就是吹吹曲。而暗地裡,他們欺騙末席養育魚王,其它人則窩在皇宮中啃噬著淤加美女性。

那麼我們接下來整理一下已有的線索:

1、淤加美一族也曾收集源之香去往仙鄉。

2、普通人可以通過喝京城水變為淤加美人。

3、淤加美一族崇拜神龍。

4、淤加美一族需要他人精氣續命。

由此還原一下淤加美一族的歷史:

淤加美一族本是普通的人類,他們通過收集源之香來到仙鄉拜見神龍。在此他們通過飲用京城水改變了形態,也獲得了吸取他人精力的能力。

隨後,變化後的淤加美人來到葦名與當地人展開了戰爭。在此猜測,合理的戰爭原因大概是為了獲得更多鮮活的人以吸取精力。然而從鏽丸及五個無首的介紹及位置來看。葦名護國戰中部分人甚至攻入了源之宮,然而代價也是慘痛的。

哈將之降靈:無首是曾經為了護國,卻誤入歧途的勇士悲慘的下場,為護國而發狂的武士,企圖叛亂而被斬首,其身體沉入了護城河。

哼將之降靈:無首是曾經為了護國,卻誤入歧途的勇士悲慘的下場,讓非人之魂魄降於自身雖可以化作力量,但若沒有能與其交換之物,最終會發瘋。

剛軀之降靈:無首是曾經為了護國,卻誤入歧途的勇士悲慘的下場,雖有鎮治的首塚,但已經很久無人祭拜。

月隱之降靈:無首是曾經為了護國,卻誤入歧途的勇士悲慘的下場,意識到自己已經發瘋,男人獨自消失在了森林深處。

夜叉戮之降靈:無首是曾經為了護國,卻誤入歧途的勇士悲慘的下場,本應作為雙胞胎出生的勇士,二人齊力想必不會敗給宮中貴族……

現在,水生村外,一個紅衣宮之貴族在迷霧森林張開幻術。在神轎前用幻術架設了破戒僧的幻影。在宮門前,則由附蟲的八百比丘尼親自看守。

源之宮對進入仙鄉的道路進行了嚴格看守,但卻扔將水生村保存在自己勢力之內。從神官帶著全村人喝水試圖成為貴族來看,水生村依舊保持著上源之宮拜見神龍的習俗。

試想,如果現在真的有人成功踏入源之宮,宮中貴族自是不會放過新鮮的精力。水生村依舊是宮外的農村,只是種出來的不再是菜,而是新鮮的肉體。

丈與巴的歸鄉

既然已經講到了收集源之香前往仙鄉,就再進一步來考察一下上一代龍胤聖子(竜胤の禦子)丈和他的契約者巴的故事。

常櫻之花:丈作為故鄉信物帶回,嫁接培育後盛並的花。

常櫻香木:丈曾經望著枝條上盛開的櫻花,遐想著仙鄉。

斷絕龍胤之書:斷絕龍胤,在此記錄成就之法,源之宮的更高神域,去拜領仙鄉的神龍之淚。

香花的手記:似乎是曾經的龍胤之子丈記錄的,據說巴之一族曾收集源之香,抵達了皇宮。

斷絕龍胤的紙片:若有不死斬,便可使我流出血液,若能流出鮮血,即可完成制香,前往仙境,如此一來便可斷絕不死,龍胤的介錯,該如何向巴開口才好……

侍童的日記:在香爐上,丈大人用刀割破了手臂,但不可思議的是,傷口瞬間痊癒,血似乎一滴也流不出 “若沒有那個,便無法流出血液”。

巴的手記:丈大人的咳嗽不斷加重,回歸仙鄉之路似乎無法實現,至少希望能斷絕龍胤,使其複歸常人,雖有花卻無不死斬,估計是仙峰上人藏的吧。

絕技·飛渡浮舟 :由於是外來之人傳授的技能,故雖為葦名流的劍招,卻屬異端,其使用者,渡過浮舟,飄然落至葦名,名作“巴”。

秘傳·飛渡漩渦雲:遙遠的遠方,源之水流出的方向 能看到巨大的漩渦雲 那便是源之漩渦,也是此招式的名稱 眺望源之漩渦的吾主 那小小的背影,對巴來說便是所有

給龍泉後永真:遙遠的,源之水流出的方向……在那個方向能看到巨大的漩渦雲。漩渦雲纏繞著雷。是弦一郎大人經常揮刀之物。我一邊盯著那雷之漩渦雲……

從這些描述來看,常櫻之花是丈從故鄉帶來的信物,後經嫁接培育而盛開。因為是嫁接,所以被掰斷花之後,剩下的普通樹木也就凋敗了。

而望著常櫻的丈,所遐想的正是仙鄉。也就是說,常櫻是仙鄉之物,而仙鄉就是丈的故鄉。並且丈至少曾經由仙鄉外出到葦名,這才有了“作為故鄉信物帶回”。

從“斷絕龍胤之書”中我們知道,上一代龍胤聖子丈是想要斷絕不死的。為了斷絕不死,需要服下神龍之淚後由他人介錯。為了獲得神龍之淚需要上源之宮。

為此,在“香花的手記”中,我們看到丈記錄了“巴之一族曾收集源之香,抵達了皇宮”。這是否是由巴告訴丈的我們不得而知,但是確實給了丈回到源之宮的方法,既收集源之香。

但是,製作源之香,除了馨香水蓮、結宿之石外,還需要龍胤聖子的血。從丈的侍童日記中可以得知,沒有不死斬龍胤聖子是無法流血的。而仙峰上人此時可能已經發現歸還龍胤,所以不願意斷絕龍胤,故藏起了不死斬。

至此,丈與巴既無法斷絕不死,也無法複歸常人,甚至也不知道還可以歸還龍胤。想要斷絕不死的丈,大概向巴隱藏了龍胤聖子需要介錯的事實,所以巴以為丈只是想要回到仙鄉。

而丈大概更無法得知巴其實還打算為無法還鄉的他犧牲自己,好讓他複歸常人吧。

那位從遙遠的他鄉踏舟而至的女劍客,也只能看著咳嗽愈發嚴重的主人眺望著遠方,看著那源之水流出的方向,看著上方那裹纏著雷電的巨大漩渦雲吧。

最後在遺塚旁,我們撿到了偶爾會從龍胤聖子身上掉落的龍胤露滴。

敘述性的講完,再說說丈與巴。二人的故事有太多留白。

比如:巴一族是否就是淤加美一族?丈從仙鄉而出,是否是淤加美一族?

這些暫時沒有確證,不敢妄下結論。但是考慮到源之宮內兩位婆婆依舊是人形,還有沉睡的巫女。可能源之宮內還有正常人生存的方式吧。

而丈,很可能就是巫女一支傳下來的神(龍)裔(胤)。巴也可能並不是淤加美人,只是族中有人上過源之宮。丈與巴可能正是在這一出一入間相遇、相知、相識、相愛、相守一生的吧。

這篇文章並沒有對源之水、回春水(變若水)、回春垢(變若之澱)、赤目、錦鯉、魚王等進行分析。能力有限,尚沒能將現有資料進行整理歸納。但這些卻是只狼故事與背景的關鍵,也許以後仔細鑽研後,還將繼續調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