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願 (DEVOTION) 劇情深度解析

23 二月

廣告

作者:B站鹿川

來源:遊民星空

  理解《還願》,得先理解杜豐於這個人物。

首先我們按照時間的順序來梳理一下。

1975年以前

知名大編劇杜豐于,才華橫溢,獲獎無數,一時成為焦點人物,是各路導演眼中的香餑餑,都搶著拍攝他的作品。鞏莉芳也因為參演他創作的影視與杜豐於結識。(疑似他們的定情作品是《碼頭姑娘》這個電影)

杜豐於在那個時期,是眾人心目中的大才子,自古才子配佳人。女孩子也喜歡有才情的男神,鞏莉芳非常仰慕他,被他所吸引,然後從相識到相知中墜入愛河。

郎才女貌,一時傳為佳話,羨煞旁人。

在整個社會的羡慕和嫉妒下,一聲聲的祝福中,他們步入了婚姻殿堂。

但記住,當初捧的有多高,以後就摔的就有多慘。

這一點從娛樂圈這幾年從紅到發紫到一夜涼掉的明星,數不勝數。

鞏莉芳穿著自己最喜歡的旗袍,坐在茶几前。

“莉芳,別那麼不開心,笑一個啦。聽我說,一……二……三“杜豐於拿些拍立得跟妻子說道。

結婚後,她就得退出娛樂圈,不能再抛頭露面了,她太愛唱歌了,但女人就得相夫教子,所有女人都是這樣,她也不能例外。

這一刻,她突然覺得自己並沒有那麼幸福,然而摸了摸肚子裡的寶寶,她又釋然了。

她努力讓自己擠出笑容,但她無論如何都笑不出來。

“哢嚓!”杜豐於已經按下了快門,甩了幾下,發現照片裡的莉芳一臉失落。

想去安慰妻子,卻發現妻子不見了,臥室裡穿出整理東西的聲音。

1975年

婚後兩個人過著小日子,夫唱婦隨,和和美美,然後有了愛的結晶。

我們可愛的小天使——杜美心,出生了。

從名字就可以看的出來,杜豐於希望她有一顆美麗的心靈。他非常喜歡鬱金香(郁香花),高雅,純潔。希望女兒像鬱金香一樣。

莉芳抱著懷裡的杜美心,一邊點著杜美心的鼻尖一邊說道:“小美心呐,長大以後媽媽教你唱歌好不好呀。”

美心被她手指點的有點癢,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莉芳呀,她好像聽懂了哎,而且她長的好像你,活脫的美人胚子,長大了一定會成為大明星哦“杜豐於溫柔的看著女兒,輕輕的摟住妻子。

1976年

按照習俗和傳統,孩子滿周歲的時候,要進行抓周儀式,在小孩面前擺放幾樣物品,根據寶寶第一次抓起的東西,判斷他們未來的職業。從文,從武,還從商從藝。

如果從古代來講,一定是從文是最好的,所謂士農工商,有高低之分,而藝則是更低賤一些。但在古代,女孩子也是不能從文的。

只是今非昔比,隨著娛樂業的發達,藝反而是淩駕於士農工商之前。

我們的小美心在“陰差陽錯”中,選擇了話筒。

大概是話筒閃著光,亮晶晶的,吸引了美心的目光吧。

拿起話筒的一刹那,杜豐于和鞏莉芳都開心的笑了,一旁的親戚也不住的誇獎,果然是繼承了爸媽的才情,渾身上下都是藝術細胞,balabala。

美心啊,你或許想不到,這個無心之舉,會給你帶來多大的壓力。

但其實抓周也不過是一個儀式,早在你出生之前,你的人生軌跡就已經被規劃好了,只是抓周以後,那就再也無迴旋餘地了。

多麼希望,你遺傳到媽媽外向的性格,能夠坦然的在眾人面前歌唱。

但可惜,你卻遺傳了爸爸的性格,內向且敏感,只願一個人關在衣櫃裡唱歌。

1976年-1979年

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

杜豐於是個女兒控。

平時寫完東西,就是和女兒膩在一起。

一直抱著她,逗她開心,一見到女兒,再多的煩惱也都沒有了。

莉芳覺得杜豐于這麼疼愛女兒,都開始有點小小的吃醋了。

美心慢慢長大了,已經開始會走路了,但是自從美心不小心摔了一跤以後,心疼的杜豐於就不讓她走路了,一整天都抱著,也不嫌累。

一般傳統家庭,都是嚴父慈母,而杜豐於家卻顛倒了過來。

經常是媽媽批評美心,爸爸在一邊護著。

搞得鞏莉芳很是生氣,似乎她成了壞人,父女兩個是一條心。

所以美心跟爸爸更親一些,雖然也喜歡媽媽,但是媽媽老是凶她,她就很怕媽媽。

爸爸每天都給美心講睡前故事聽,只有聽著爸爸的故事,美心才能睡著,如果一天不聽,就會哭鬧。

杜豐於還教美心疊鬱金香的折紙,小美心也是心靈手巧,很快就學會了。

莉芳天天做飯洗碗掃地,平時就是菜市場和家裡兩點一線。

以前在金光燦爛的舞臺上引亢高歌,現在卻只能一邊做飯一邊哼幾句,還不敢太大聲,怕吵醒了美心,打擾了杜豐於寫作。

她經常和以前的蜜友寫信,發現以前的姐妹都開始飛黃騰達,電視裡,大街上,都是她們的照片。而自己卻成了黃臉婆。

這種落差讓她非常難受。愛情的甜蜜,逐漸苦澀了起來。

儘管過的並不開心,她卻跟父母的電話裡,卻經常報喜不報憂。老人家也是過來人,明白莉芳和杜豐於肯定有不少矛盾的,但也是勸她多忍耐。

莉芳就像一隻籠子裡的百靈鳥,外面的世界只隔了幾道鐵絲,對她卻遙不可及。

唯一能安慰她的就是女兒。

她的生活裡最開心的時候,就是教女兒彈鋼琴和唱歌的時候。

如果自己不能完成的夢想,女兒或許可以幫自己完成。

電視上各種選秀節目開始出現,莉芳平時最愛看的就是這種節目,看節目的時候,女兒美心也會跟著一起奶聲奶氣的學唱,她覺得女兒比他們都強。

於是她跟杜豐於說,希望長大能讓女兒能去參加唱歌節目。

起初杜豐於是不怎麼同意的,因為女兒還小,娛樂圈畢竟是烏煙瘴氣的,他不願自己的小花朵被污染。

但枕旁風吹多了,加上發現美心也確實有唱歌的天賦。

後來,發現這個節目的評委是自己的一個朋友,其他幾個也算打過交道,自己的女兒本身就這麼優秀,再加上自己的這層關係,到時候再準備一些禮物,拿個冠軍,應該是手到擒來。

1979-1980年

杜豐於這幾年,越發的飄了,四周都是鮮花和掌聲,全是讚美,沒有人敢質疑他。

導演們對他的劇本求之不得,拿到手,一個字都不敢改,畢竟如果杜豐于一個不滿意,興許這劇本就落入他人之手。

觀眾需要大量的電視劇,電話不停的催促杜豐於,只要寫好一個劇本,不用打磨,直接發過來,不出一個月,就會拍完上映。

杜豐於三百六十五天都不休息,完成了無數的作品,有好有壞,有些作品他自己也不滿意,但是導演卻不管那些。

終於,一部《彩雁淩空》爆雷了。媒體評價“虎頭蛇尾,言之無物”。鋪天蓋地的差評。

這一次丟來的不是鮮花,而是無數的臭雞蛋。觀眾們在一次次失望中,找到了一個宣洩點。

“來來來,快來看厚,這個人是大才子哎,寫的這神馬玩意,用腳指頭想出來的嗎?哈哈哈。”

“他是不是以前找的槍手替他寫的厚,現在槍手不幹了,他終於露餡了。”

“抄襲,這個劇本大量的抄襲厚,那你看這一段,分明厚就是XXX。”

“你們以為只有這部片子爛嗎?其實你看他以前的作品厚,也是錯誤百出,狗屁不通,我們這幾年,真的是吃了多少SHI厚。”

“可憐的莉芳,真是瞎了眼厚,嫁給了一個這樣的爛人。”

也對,當時他們羡慕的眼中冒火的大才子,終於出了大錯,不踩一腳怎麼行呢。

杜豐於自閉了。他自尊心太強了。

或許,這就是那個年代的鍵盤俠和網路暴力吧。

我們很難想像那幾個晚上,杜豐於是怎麼度過的,從高高在上的雲端,一腳被踹進了糞坑裡,何其狼狽。

我們有理由相信,杜豐於從那一天,心裡就留下了陰影,一輩子揮之不去的陰影。甚至影響了他後期的創作。

能救他的,只有一種辦法,重新回到雲端,他渴望讚美。

他不甘心,他要創作一個名著,挽回顏面,於是他完全拋棄了爛俗橋段,寫的可歌可泣,反映出人性的光輝。

發給了導演,拒絕。另一個導演,拒絕。再一個導演,拒絕。

市場風向變了,老弟,大家一看到你的名字,就差評,根本不care你寫的什麼。還有哦,現在的人都喜歡看其他類型的片子,大家都在拍武俠啦,你這種類型不吃香了。現在又有幾個新生代編劇很火,大家都喜歡看他們寫的,哇,劇情超級狗血,但是觀眾特別喜歡呢,你這個嘛,也太深刻了。

當然,導演並沒有把這些話告訴杜豐於,因為實在不好明說。

劇本被拒收,就失去了經濟來源。

按理說,他作為編劇和莉芳作為大明星的收入,尋常人家,一輩子也花不完。

但幾年光景,卻被他敗壞一空。

我們推斷,他要麼參加了當時非常興盛的賭博,要麼是被人蠱惑搞投資。當然,也有一部分通貨膨脹的因素。

因為遊戲後期除了紅龍魚,沒有提到杜豐於有賭博的習慣。

所以我們推斷,他要麼是參與投資了電視劇的製作,要麼是投資股市之類的地方。

有錢人的破產,無非就是賭,而投資也是一種賭。

名利雙失,這種打擊,無疑於是雪上加霜。

杜豐于只得變賣祖宅,搬進了公寓裡,而且是本市最廉價的公寓。

收拾行李的時候,除了衣物,就是杜豐於無數個獎盃和鞏莉芳的無數海報。

畢竟這是曾經的輝煌,現在不過是臥薪嚐膽罷了,他日我必東山再起,離開這個鬼地方。

杜豐于對親戚們說的是想要創作一部以市井小民為主題的小說,搬新家也是為了體驗生活。

搬家當天,東西還沒收拾好,就請親戚們過來赴宴,並且祭祀地基主。

親戚們聽說美心唱歌好聽,就慫恿她唱一個,怕生的美心躲到爸爸身後,後來又跑到衣櫃裡藏了起來。她不想在大庭廣眾唱歌。

大家都說,小孩子怕生很正常,也都一笑而過。

那一天,把莉芳累了夠嗆,差點累昏過去。

有一天,在爸爸的臥室裡發現一個大洞。

於是她很開心的隔著洞對著爸爸呼喚:“爸爸,你看這裡,爸爸你看這裡。這裡有個洞哎。”

杜豐於看著被退回來的稿件,心裡非常難受,根本沒有注意到美心的呼喚。

看著被退回來的稿件,杜豐於生氣的撕掉,然後把將整個桌子上的東西全都推到了地上。

小美心第一次看老爸發這麼大的火,嚇的不敢言語。

美心發現爸爸變了,變的有些陌生,似乎從搬家以後,他就跟以前不一樣了。

以前的爸爸經常抱著自己,現在卻總是在寫東西,偶爾會在自己的央求下敷衍的抱一下,然後就放下自己繼續寫。

媽媽對自己也很嚴厲,平時自己彈琴彈錯就會被罵,所以心裡的想法也不敢跟媽媽說。

爸爸還買了一條很大的紅龍魚,放在了客廳裡。

美心發現爸爸關心紅龍魚的次數比自己都多。

她有些嫉妒,但是她卻沒有說,因為她覺得畢竟爸爸不是紅龍魚的爸爸。爸爸是美心的爸爸。

後來,她還和紅龍魚成了好朋友,很多話,她都會告訴小魚。小魚會認真的聽她講所有的事,然後吐泡泡。

1981-1984年

美心很苦惱,她發現自從搬家以後,爸爸和媽媽天天都悶悶不樂,很少露出笑容。

而且爸爸媽媽不喜歡和外面的人接觸,似乎很害怕見到鄰居的叔叔阿姨們。

爸爸天天宅在家裡寫作,一個月都難出一次門。

而媽媽,總是在天還沒亮就出去買菜,還戴著口罩。她嘴上說是想買最新鮮的菜,但是美心覺得,是媽媽不想見到那些叔叔阿姨。

因為如果不小心遇見了,那些叔叔阿姨總是一臉驚訝的看著媽媽,說話的時候笑嘻嘻的,對媽媽特別有禮貌,而且會很恭敬,可是等媽媽走遠,又會交頭接耳的對媽媽指指點點,不知道在講些什麼。

媽媽負責接送美心上學,這棟公寓其實是有電梯的,然而媽媽卻總是拉著美心走樓梯,說是鍛煉身體。

美心覺得爬樓梯好累,他們住的樓層好高,每次都爬的氣喘吁吁的。

更難過的是,樓道裡的小孩子們,也不和美心玩,因為有一次和一個小男孩玩鬧,被推了一下,摔了一大跤,磕破了膝蓋,流了很多血,爸爸就找到對方家裡,跟小男孩的家長理論。差點要打起來的樣子。

從那以後,其他小朋友都開始疏遠自己,似乎自己像是瘟疫一樣。

還有就是家裡天天都要吃魚和豆腐,都快吃膩了,可是爸爸很喜歡吃,說吃魚會變聰明,吃豆腐有營養,美心也只好吃了。

已經開始上學了,但是在學校,美心也不開心,因為身邊的同學總是會拿著媽媽的海報問美心,這是不是她的媽媽。

有些調皮的孩子,會故意拿媽媽的海報塗鴉,把媽媽畫的很醜,美心就會很生氣。

但老師很喜歡美心,因為美心又聰明,長的又漂亮,考試的成績很好。

美心記起自己第一次拿獎狀回來的時候,媽媽一路上都是有說有笑,和平時判若兩人。回到家裡,爸爸也給自己一個大大的擁抱,在空中轉圈圈。

好久好久,沒有見到爸爸媽媽這麼開心了。

所以每個學期,美心都會努力的學習,捧一個獎狀回家,這一天,就是美心最開心的時候。

隨著努力的練習鋼琴,美心已經可以彈奏出很好聽的曲子。

每次彈起鋼琴,媽媽都會誇自己。

美心發現,只要考試考的好,爸爸就會很開心。鋼琴彈的好,歌唱的好,媽媽就會很開心。

所以她在日記裡寫道,要成為一個小明星,因為媽媽是大明星。

有一年過生日,爸爸給美心買了一個很漂亮很漂亮的蛋糕,還插上了兩個跳舞的小人。兩個小人,一個是媽媽,一個是美心。

爸爸媽媽讓美心許願,問美心想要什麼,對於美心而言,她最想要的就爸爸媽媽快快樂樂,平平安安。

美心特別喜歡這個蛋糕,好甜好好吃。

吃完蛋糕,爸爸說要給美心拍一張照片,讓美心一邊彈鋼琴一邊拍。

第一張因為爸爸的手指擋住鏡頭,糊掉了。不過美心早就習慣了,爸爸總是說自己是大攝影家,結果每次拍的美心都好醜,但畢竟是爸爸拍的,美心還是很喜歡。

後來又補拍了一次,終於拍好了,美心看著照片裡彈鋼琴的自己,還有爸爸媽媽的笑臉。暗暗的許下心願,一定要努力的學習和唱歌,讓爸爸媽媽天天開心。

某一天,杜豐於在回家的時候,偶遇了一個女人,自稱何老師,皺著眉頭看著自己。

他像平時一樣,向對方點了點頭,露出微笑,算是打招呼。

“啊,你好啊,是杜先生嗎?久仰大名呀,杜先生,您是什麼時候搬到這裡來的呀,我都沒發現呢。”何老師滿臉笑容的問道。

杜豐於像往常一樣,以為是自己的粉絲,客氣了幾句,就要離開。

“杜先生,不要怪我多嘴,我覺得你氣色很不好呀,陰氣好重,有時間到我家裡坐坐吧,就在樓上。”何老師對著杜豐於的背影說道。

杜豐於身體一僵,隨後說道:“不了,我大概最近是經常熬夜吧,有時間聊。”然後跟何老師道了別。身後傳來何老師的歎氣聲。

那一晚,杜豐於輾轉反側,翻來覆去的睡不好。鞏莉芳問他原因,他謊稱失眠。

他想不通,為什麼以自己的才華,會混到這步田地。以前他所瞧不上的那幾個人,如今風光無限,混的人模狗樣。要知道,當時這群人連給自己提鞋都不配。

屋子裡漆黑一片,沒有人給他答案。

這是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一家人活的像老鼠一樣。

“杜先生,你有沒有發現,你結婚前是各種順,但是自從你結婚後,無論做什麼都不順,這是為什麼呢?你自己想。你明明就很厲害的人,你寫的小說,我看的特別入迷,其他人寫的什麼也太爛了吧,可是,你的卻被屢遭拒絕,這很不公平,但這一定不是能力問題,你想想。”

“杜先生,這些功德,神靈都看得到啦,但是你以前招惹的麻煩,實在是太大了,一時半會肯定是化解不掉的。但是你不要著急,心誠則靈。”

“杜先生,你的氣色已經比之前好很多啦,雖然你的整個運勢沒有被扭轉,但是至少身體已經不怎麼受影響了,你有沒有覺得好很多。”

1985年

轉眼間,美心已經10歲了,出落的亭亭玉立。

然而家裡的經濟狀況已經越來越糟糕了,因為杜豐於這幾年的作品,全都被拒收了。

有導演暗示他,如果放棄署名,只給他稿費的話就可以收,但是價格也非常低。

讓他做槍手,杜豐於直接回絕了對方,絕對不可能。

他要的是錢麼?他要的是找回失去的尊重。

然而沒錢,連活下去都成問題。

現在花的錢,都是鞏莉芳從娘家拿的,每次回一趟娘家,都要厚著臉皮從老人手裡接過皺巴巴的錢。那是他們的養老錢啊。

鞏莉芳的姐妹兄弟也早就被她借了個遍,現在是對她避之不及。

曾經是光宗耀祖的大明星,現在呢?人見人嫌的乞丐而已。

窮也就罷了,人生都是起起伏伏,有低谷也很正常,但讓鞏莉芳難受的是,自己借的錢,並不是單純用來維持生計,而是被自己的丈夫拿去孝敬了樓上的一個叫何老師的女人。

要不是那個女人又老又醜滿臉痤瘡,她真的懷疑杜豐於是出軌了。

但是她攔不住杜豐於,她太懂自己的丈夫了,死要面子活受罪。

她非常痛苦,最近很多經紀人都通過自己常聯繫的閨蜜遞話。她的那些粉絲,還時常盼望她能複出,只要能複出,家裡的財務困境就解決了。

杜豐於不同意,同意老婆複出,就等於承認了自己失敗,他不想承認,因為一旦承認,最後的自尊也都沒有了,他變成了一個吃軟飯的。這對一個男人,是奇恥大辱。

兩個人因為這件事不斷的爭吵,美心就在自己的房間裡聽著他們爭吵,然後瑟瑟發抖,感覺喘不過氣來,但是夫妻兩人並沒有發現異樣。

杜豐於最後氣急敗壞用剪刀剪爛了鞏莉芳的旗袍,這場戰爭,以他的“勝利”告終。

“媽媽,我想去參加那個比賽。”美心對著看電視的媽媽說道。

電視上在演的正是媽媽最愛看的節目《七彩星舞臺》。這個節目非常火熱,已經舉辦了九百多期。

比賽的冠軍可以獲得高昂的獎金。

正在寫東西的杜豐於抬起了頭,看著美心,然後夫妻兩個人對視了一眼。

美心覺得,這個比賽有獎金,如果拿了冠軍,家裡的情況就會變好了。爸爸媽媽就不再吵架了,他們又可以笑了。

隨後杜豐于就給班主任寫了一封信,向學校請了長假,讓美心專心的練習唱歌,每天從早練到晚。

1986年

參加比賽,遠比她想像的要困難得多。

還沒上臺,她已經渾身有些發抖了,緊張的喘不過氣來。

她其實非常不喜歡在眾人面前唱歌,但是她咬著牙關堅持著去比賽。

電視畫面中,她非常的緊張,一點笑容都沒有,唱歌的時候也是緊緊的抓著衣角。

她的眼睛一直盯著遠處的牆壁,不敢看臺下的觀眾,那一雙雙眼睛特別灼熱,像是要融化了自己。

平心而論,她的歌聲儘管帶著緊張,卻也是遠勝冠軍小姑娘的。

美心輸了,差1分,她和現在的冠軍只差1分。

美心永遠忘不了主持人不斷重複著:八十八,八十八,八十八,八十八的聲音。

杜豐於找過他的評委朋友,當時跟杜豐於答應的很好,一定打高分,但實際比賽的時候,卻給了一個最低分。

“混帳東西。”杜豐於指著電視中的評委罵道。

他大概不知道,冠軍小朋友的家長送了他的評委朋友一輛小汽車。

第一次比賽失利,杜豐於跑去請教何老師。

對方建議他把鞏莉芳的皇冠,旗袍,還有鞋子放進酒罈。這樣就可以保佑美心下一次比賽勝利。

杜豐於有些將信將疑,但還是照做了。

然而後面的比賽,美心還是輸了,她始終無法讓自己不緊張,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加困難。

為了避讓爸爸媽媽失望,她連續挑戰了之前的冠軍四次。

結果四次全輸。

報紙上刊登出報導,星二代水準太差,參加歌唱比賽連續失敗。

他當初遇到的處境,現在落到了女兒的身上。但好在他把報紙藏了起來,沒有讓女兒看到。

只是他忘記了,學校裡的同學,卻比報紙上更過分。

“她的媽媽是大歌星,但是她唱的好爛哦。”

“喂,你唱的什麼鬼東西呀?還跑到電視上唱。羞羞羞,丟人哦。”

“聽說評委還是他爸爸的朋友呢,結果呢,打的分數好低哦。”

“輸一次不算,還是連續輸四次,太丟臉了吧。”

美心呼吸困難,暈倒在了學校。校醫看過以後,建議到醫院去檢查。

杜豐於頓時亂了方寸,趕緊帶著美心去了醫院。

做了一大堆檢查,還拍了X光片,卻一點問題都沒有,最後寫下指導意見:建議轉精神科。

“你才是神經病,你全家都是神經病。”杜豐於把診斷報告一把撕掉。

這一刻起,杜豐於已經快瘋了,生活實在是不講道理,憑什麼自己的女兒這麼優秀,卻要受這種痛苦。

但是他只能強打精神去撐著,他找遍了各種偏方,想要緩解美心的症狀。

1987年

美心每天都要吃一大堆的藥,然而卻不見效果,她還是呼吸不順暢。

她特別想到外面呼吸新鮮空氣,卻被杜豐於阻攔,擔心她著涼以後,加重病情。

還經常騙她吃了藥就去,但卻每次都食言。

生氣的美心把自己的藥喂給了紅龍魚。

紅龍魚被毒死了。

她還收拾東西,準備離家出走,結果卻遇到颱風,離家出走失敗。

眼看美心不吃藥,杜豐於開始用針灸來給美心治病。

一根針筒就很痛了,一次卻要拿好多好多針筒,要紮各種穴位。

每次針灸,美心都哭的死去活來。

而杜豐於也會在門外悄悄的抹眼淚,他也很心疼美心,但是如果承認了美心是精神病,女兒的一生都毀了,誰瞧得起一個精神病呢?

直到有一天,他帶著美心去見了何老師。

女兒突然變得活潑起來。

因為美心終於可以出來透透氣了,而且何老師還給了美心最喜歡吃的巧克力。她覺得何阿姨很和藹,很關心自己。

那一刻,杜豐於找到了救星。他信仰了這麼久的“慈孤”居然顯靈了。

然後又開始給了何老師更多的香火錢。

還把家裡的戲神撤掉,開始供奉慈孤。

然而鞏莉芳卻崩潰了,看病和孝敬何老師已經花完了家裡的最後一分錢,而她也已經從父母那裡拿不到錢了。

自己的丈夫還執迷不悟,居然開始相信了歪門邪道。

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她不辭而別,她要去賺錢,來拯救這個家。她絕對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丈夫越陷越深,延誤了女兒的病情。

剛剛好轉的美心,病情再次加重。

媽媽離家出走,讓她非常的驚慌。

這一次她甚至失語了。

她也非常著急,想讓自己好起來,於是按照爸爸說的,開始折鬱金香,因為爸爸說,如果鬱金香滿滿一屋子,她的病就好了。

此時的杜豐於已經癲狂,何老師告訴他,他的老婆是妖魔,正是他娶了老婆以後,才開始走的下坡路,現在害的美心也成了這個模樣。

在美心病情又一次加重後,她給出了一個更激進的方案,使用靈蛇藥酒來治病。

杜豐於此刻心裡只剩下了搖曳不定的小火苗,忽暗忽明。

回到家就在浴池裡倒滿了酒,然後放入活蛇,在酒裡滴上自己的鮮血。

但是在把女兒放進酒之前他遲疑了。

美心面無表情的看著他,不哭也不鬧。

“美心,爸爸這也是萬不得已,你要相信爸爸,只要這一次成功了,你就得救了。”

美心點了點頭,她相信爸爸,爸爸不會害她。

一天后,美心並沒有從浴室裡出來。敲門也沒有回應。

杜豐於慌了,打電話給何老師,對方說輕則一天,重則七天。

杜豐於信了。

但何老師卻跑了,因為她完全沒想到,這個傻瓜真的照做。

杜豐於虔誠的跪在地上,不停的祈禱。

在日曆上一天一天的劃掉,一直到了10月7日,他畫了個圈。

終於七天了,這七天他度日如年,仿佛經歷了幾個世紀。

從地上踉蹌的爬起來,來到浴室門口,手就放在把手上。

整個人開始嚎啕大哭。

其實早在第一天,他就已經發現,美心已經去世了,但是他不願面對。

他祈禱這七天能出現奇跡。

然而奇跡並沒有出現。

杜豐于來到何老師的家裡,人已經不見了,從錄音帶中,他發現了真相,無數的人像他一樣被愚弄和欺騙。

他一遍又一遍的聽,臉上掛著笑容。

幾天後,鞏莉芳回到家裡。

杜豐於正在對著滿是雪花的電視機發呆。

“美心呢?美心呢?我問你,美心呢?”

劇情的很多地方,是筆者聯想著去展開的,屬於杜撰,並不代表官方的設定或人物心理,希望大家瞭解。

赤燭也是把很多地方都進行了開放式的設計,就是讓大家去聯想腦補。

寫完以後,很難受,我像大家一樣,對何老師的殘忍,杜豐於的愚昧,無比的氣憤。

但杜的愚昧,絕非少數,人都會在自己的貪念和欲望中迷失自我,即便你是多麼學識淵博的人,都會有自己的執念,只是取決於這種執念會不會傷害到其他人。

杜的悲哀是在於他太固執,太鑽牛角尖,而且身邊沒有能拉住他的人,連自己的妻子都不行。

美心則是完全沒有自我,被裹挾著步入深淵。象徵著最純潔,卻也最慘烈的犧牲。

為什麼赤燭沒有交代何老師的結局,給大家一個痛快,是因為何老師代表的是一群人,他們現在還在逍遙法外,到處行騙。

就我查到的新聞,就有很多人最近幾年也被騙的傾家蕩產。

赤燭喜歡講述在一個大的時代背景下,小人物的悲歡離合。

在歷史的車輪下,普通人就像泥土,被裹挾和碾壓著前行,誰都無法獨善其身。

最重要的還是認清並學會如何正確的愛自己所愛的人。

你們說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