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塵餘生 76 (Fallout 76) 阿帕拉契亞恐怖事件分析

3 一月

廣告

作者:從來沒復活過

來源:輻射76吧

波因特普萊森特小鎮,這是輻射76裡的一個小鎮,在戰前這裡曾經把天蛾人這個都市傳說作為一個小鎮的一個特色,一個旅遊創收的噱頭,甚至還在小鎮上專門為想像中的天蛾人塑了一尊像,也有專門的紀念品商店,如圖所示:

  果然,我在探索時發現了一些有意思的東西,它講述了這個鎮上所有邪教徒的命運,我來此為大家分析下,首先進入小鎮,我看見在某個樓下有一輛破舊的汽車,從這裡可以直達樓頂,這裡也為我揭示了第一對邪教徒的故事。

  順著圖中的線索,試圖找到他說的第一處營地,但在路過卡諾瓦郡公墓時,我和我的朋友有了意外的收穫,在這裡有一個戰前基督教教堂,但是被邪教徒們改造成了他們的黑暗聖地,他們在這裡獻祭。

他們在這裡集體喝下了參了老鼠藥的紅酒,自殺了,現場能看到杯子以及老鼠藥,紅酒,在二樓以及遠處的墓地裡都能看到異常的邪惡祭壇,我和我的朋友繼續沿河南下。

  到達信中所說的路易斯父子的店時,我們找到了一個殘破不堪的營地以及一具早已化為枯骨的男性屍體,信中所說的米莉明顯是一位女性的名字,所以可以判斷米莉活著離開了,男子死因不明,如圖所示。

  而我們繼續按照信中所說的位置,來到了河下游的遊樂園,在這裡,問題不僅沒有得到解答,一切反而更加的撲朔迷離了。

如圖,我們看到米莉果然在這裡的斷橋下修建了一處營地,並且在這裡設了2處邪惡的邪教圖騰,在房間內也有一些簡單的生活用品,我們能看出她可能活的還不錯,直到某天,在圖中,能看到吊橋破了一個洞,並且有大量黑色焦油,在房屋門口,居然出現了一堆伴隨著焦油的濃密枯葉,木板上也有很多彈痕。

大膽推測一下,一個可怖的未知生物闖入了米莉的房子,而當時米莉可能外出搜刮歸來,驚恐的她像怪物開槍射擊,而她的下場,就是吊橋上的破洞,生死不明。

而牆上,有一個詭異的提示,停下,聽,看。你要是站在這裡就能聽到奇怪的如同橡筋被撥弄時發出的單調聲音,重複著,邦邦邦的聲音,而聲源不明。

  在這間邪惡的黑暗教堂的宣講臺上我們發現了兩張紙條張紙條,紙條的內容如圖,一張告訴我們,天蛾人的宗教是一個以天啟為噱頭的邪教,也解釋了河邊詭異的獻祭儀式是為了召喚天蛾人。

而另一張,更為重要,他告訴了我們兩個資訊,信徒們聽信了信中提到的查理斯兄弟(宗教意味的兄弟,而不是指兩個人)的話,認為天啟會以洪水的形式到來,於是愚蠢的去了房頂,看見房頂的那些熱狗和啤酒,他們大概在前夜徹夜慶祝。

但是天蛾人預言的洪水是核爆,在第二天清晨,核彈在遠方爆炸,這些人在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的情況下就這樣暴露在了高濃度的輻照下,紛紛倒地而亡,這就解釋了為什麼這個小鎮上的死人都在房頂上。

  而通過這種獻祭方式召喚的天蛾人必然是邪惡的,正真召喚天蛾人的辦法,想必大家都知道,這位眼鏡冒著紫光的智者才是友善的天蛾人,而邪教徒召喚的天蛾人,雖然我們不確定,但是可以從現場冒著紅光的蛋上看出,他們可能召喚的是邪惡的天蛾人復仇者,而邪惡的天蛾人也只會給他們邪惡的啟示。

  蒙克利夫兄弟(宗教意味的)是幸運的,也是有主見的,他沒有參與集體自殺或者樓頂轟趴,他是唯一一個可能見到了可能會給凡人正確答案的天蛾人的人。

而還有一個關鍵人物,傑夫,追求深淵之物的人則線索完全中斷,好在我的朋友,廢土白領為帶我來到了這個邪惡故事的最後一章。

在地圖右側,有著詭異的黑暗沼澤,這裡被96(或是別的數字)號避難所的目前還不可知的邪惡科技產物污染,那裡充滿了噁心的絞殺藤生物和植物,整個地圖在這股力量前泛著噁心的黑色。

但是在最右下角,污染似乎被另一股更強大的污染覆蓋了,而這一切的源頭,就是幸運礦洞(也許有別的原因,不一定是污染,但是右下角確實有很多其他地方沒有的,類似異界的植物,動物,甚至是主要裂隙,確實是一片邪惡之地)。

幸運礦洞,邪惡而恐怖的古神住所。

  這裡,是邪教徒們的至高聖所,這裡曾經是一個出產水晶礦的礦洞,後來,礦主接到礦工們報告,礦產已經枯竭,於是礦主也打算關門大吉,但就在這時,有一位看似瘋癲的老太婆來拜訪他,問了他很多礦洞的問題,考慮到礦洞不遠處就是瘋人院,礦主以為她是逃出瘋人院的瘋子,還在礦洞門口的終端裡寫上了,可憐的瘋女人。

但是終端裡的下一篇日誌,就開始讓人不安了,礦主記錄到,礦洞深處已經被邪教徒佔領,而他也不想惹事,寫下了,我鎖上門,我們井水不犯河水好嗎?

而邪教圖們在幹什麼?在礦洞深處我們看到了他們邪惡的祭壇和無數的鼴鼠人,鼴鼠人盤踞與此,但是奇怪的是整個礦洞沒有一具枯骨,一具屍骸,有的只是邪惡的圖騰和守護這裡的鼴鼠人,而在更深處,是他們的黑暗教堂。

  而在礦洞的門口,我們找到了傑夫的資訊,他找到了這裡,全息磁帶裡他說到他是被幻想一路引導而來,他感受到,闖入者就在這裡!

  而在從礦洞門口通向黑暗教堂的路上,我們發現了很多圖騰和紙條,紙條內容各異,但都在歌頌他們的邪神和提到一個關鍵線索——血。

  什麼血?誰的血?分享是意味著飲用嗎?這時我注意到,礦洞裡所有的水都是色的,這難道有蹊蹺?

  我們繼續在這壓抑黑暗的礦洞裡調查,直到白領發現了一個隱藏的洞穴,而在這裡面解釋了為什麼礦洞裡所有的水都是藍色的。

在這個秘密的洞穴裡,邪教圖們用這台巨大的機器加工著某種液體,然後通過這個藍色機器上伸出的管子,將處理過後的液體,也就是血液滴在洞穴泉水的源頭裡,從源頭上改造這裡的水,這也許就是教徒們口中的血了,就在我這麼想時,又發現了一個更加隱蔽的洞穴。

  在這裡,一切都有了答案,萬木之先,真的存在,在這位偉大存在的旁邊有一個祭壇,祭壇下是一地屍骨,周圍有一把鐮刀和一堆玻璃罐。

  邪教徒的高級成員們,在洞穴深處飲用了邪神之血,這行為直接導致他們死亡,這就是為什麼地上有一把鐮刀和那麼多玻璃罐子。

他們一定是用這把鐮刀割開了古神皮肉,接水似的把罐子裡承上血,集體喝下,集體死亡,而剩下的邪教徒就開始研究如何才能去喝血而且不死?

於是他們在之前的洞穴裡研究,那些機器,工作臺,材料,藥品,大量的玻璃罐子,都是為了這個目的,而他們成功了,黑色的液體滴在水裡變成了藍色,其他教徒開始分享這些賜福之水,他們都產生了邪惡的變異,他們變成了鼴鼠人。

這就是為什麼礦洞裡全是鼴鼠人,但唯獨對邪教徒來說神聖的後兩個洞穴從來不刷怪,因為即使成為了鼴鼠人,這裡對他們來說依然神聖。

  而這時我突然想到礦洞門口的排水機和它注入河水裡的來自礦洞裡的水。

  所以才會說,另一股更強大的污染。

這就是目前我們找到的線索,但是故事對我來說依然沒結束,米莉最後如何?傑夫人到哪裡去了?中間是否有遺失劇情?我還會繼續探索,以及另一條暗線,唐林逃脫的實驗者X先生的故事,等有了結論再在進行講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