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血狂殺 2 (Red Dead Redemption 2) 隱藏恐怖彩蛋劇情解析

25 十一月

廣告

作者:雲紫辰

來源:荒野大鏢客2吧

【一】、歷史背景

1900年左右
美國持續了長達一個世紀的西進運動
大批美洲原住民慘遭屠殺,美洲文明被扼殺於繈褓之中
二、捕夢網:
遊戲中,你可能會發現道路附近的樹上掛有捕夢網調查後開啟隱藏的收集品“捕夢網”事件鏈:
1)找到所有的捕夢網1/20。
2)揭開古老的秘密。找到所有捕夢網後,會進入筆記並自動串聯成一個圖案

看起來像是一隻“牛”觀察過後,這似乎是把每一個捕夢網的位置標記為“點”串聯而成,
只有一個“點”並沒有串聯到圖案中,這個點是“眼睛”到“眼睛”位置沒發現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重新核對圖案會發現:圖案總計有21個點,而我們找到只有20個捕夢網到第21個點隻發現一顆奇怪的白樹,正當你仔細觀察這顆樹的時候突然會有一個急切、驚慌,帶著哭腔的女聲傳入你的腦海
聲音反復提到“我必須快點離開這裡”,“極樂湖(天堂池)”極樂湖附近地形開闊,除了大量患有“疥癬”的動物之外似乎沒什麼了
直到你也許會聯想到極樂、福地、桃源、寶藏、水簾洞匯入極樂湖的瀑布後面竟然真的隱藏了一個洞穴
也是整個遊戲中最罕見、最黑暗、最龐大的地下洞穴結構洞穴中能找到一處詭異的壁畫,主體正好有一頭的牛
牛的“眼睛”處可以拾取到“古舊的箭頭”,並完成“揭開古老的秘密”順便說一句:洞穴中還有一片無法進入的區域,從地圖標識上來看,另一片區域有著與洞穴截然不同的,人工修鑿過的痕跡,從瀑布洞穴一路到這裡,前路被石頭封死,掃視周圍除了你的左手的佩槍,右手的提燈、身體的影子,地上還散落著原始的武器、古老的提燈、遺骸的碎片……在瀑布洞穴拿走“古舊的箭頭”後,再回到第21個“點”的白樹,詭異的女聲消失在夜色中,仿佛從來沒存在過一般……到這裡你也許會有些疑惑,不要急,讓我們再看看幾個有趣的小彩蛋

三、夜行者
聖鄧尼斯,擁有幾百年歷史的港口城市。人口流動性極大,從行業巨頭社會名流,到商人水手,乞丐竊賊,名副其實的“大熔爐”。在這座“大熔爐”附近環繞著黑沼澤,由於工業帶來的黑煙和沼澤特殊的環境,全天候煙霧繚繞,能見度極低。在黃昏和夜晚的黑沼澤你能遇到大量的恐怖彩蛋,比如“夜行者”。一個偶然的機會,在昏暗的月光下,你發現了一具被吊在樹上的死屍,好奇心趨勢你拔槍射斷了繩子,槍響過後,死屍應聲而落,當你檢查死屍時,一聲慘叫,你死了。也許聰明的你提前存了檔,也許你還會有下一次機會……提前準備好槍械、彈藥,射斷繩子,死屍落地,借著月光,你發現濃霧中三個身影漸漸浮現,抖著手拼命的扣動扳機,直到打空了彈夾……

襲擊者走路仿佛沒有任何聲音,殺人也是,中槍也是,死亡也是……而被吊著的死屍身上可以搜到一封“夜行者受害者的遺書”遺書講述了死者在噩夢中見到了某些不可描述的怪物–“它們”。死者用盡了一切方法,而這種源於噩夢的力量卻越來越強大,甚至在死者清醒的時候都能看到“它們”徘徊在窗外,臨終前他寫下這封遺書:我無法再忍受這種“噩夢”與“沉默”帶來的折磨,如果你找到了遺書,證明我已經被“它們”害死了。字裡行間無不透露著死者臨終前那深切的絕望。

【四】屠戶灣
屠戶灣在極樂湖附近,有概率遇到一個癱倒在石邊的老人,他神志不太清醒,口中一直在念叨著黑暗、侵蝕、惡魔、還有“屠戶灣”把老人送回村子,細心的你會發現村子裡有很多詭異的地方,比如一動不動背對著你的屠夫,如果你開著第三人稱繞一下視角會發現屠夫另一側的臉滿是鮮血。某個夜晚再訪屠戶灣,村民慌亂的逃回家緊閉門窗,並呼喊著“黑暗降臨了”,“他說的沒錯!”等等……其實只不過是一些染了疥癬的病狗罷了。下一次你會發現屠戶灣多了一個自稱“巫毒術士後裔”的神棍,正在跟村民講村子正被黑暗籠罩,並以此要脅村民要供養他等等……與之爭辯無果,夜色暴雨中你會發現村子附近被佈置了一套類似於捕夢網的巫陣,破壞巫陣後回村與之對峙,神棍仍在狡辯並試圖騙取村民的財產……

與村民交談得知附近有一座廢棄的“礦洞”進入礦洞會發現格外的黑暗,打開地圖,果然!礦洞就是極樂湖洞穴入口處那段人工修鑿的,之前無法進入的空間。而且廢棄礦洞牆壁上有重金屬洩露的痕跡,你灌了一小瓶毒水樣本,突然一陣巨響,一個神秘人炸毀了礦洞的入口卻陰差陽錯的炸開了之前被封死的,聯通極樂湖瀑布入口的通路,此時洞內空氣有毒且混濁,一路狂奔從極樂湖洞口逃出,再回村正撞見術士正急切的要求村民簽一份保平安的巫術契約(財產轉移合同),原來術士就是炸毀礦洞入口的神秘人,給術士強行罐下有毒的水,術士瘋狂的高喊著我中毒了我要死了等等,最後真相大白?
【待續】
整個彩蛋系列擁有著濃厚的“宮崎英高”式敘述風格:碎片化
碎片化敘事最大的樂趣:
正是在拼湊的過程中不斷的尋覓,勾勒,並不斷的推翻曾經的猜測
而這也意味著一旦遺漏或誤解任何線索,都可能導致拼湊的結果與真相大相徑庭。

上半部分的內容到此為止。上半部分主要是以交代遊戲中客觀存在的線索為主,下半部分將以完全個人主觀的拼湊為主,我不保證完全是正確的,但也歡迎大家理性友好的進行討論(最好帶著證據

【六】真相
曾經,美洲原住民利用掌握的神秘巫術
構建了一個由21個“捕夢網”為節點的牛形巫陣
捕夢網隱蔽在路邊的樹上

巫陣核心位於:

“牛眼球”位置的極樂湖洞穴
核心祭器位於:
洞穴內壁畫上的“牛眼球”中:

原始的遊牧文明弓箭代表著“狩獵”
壁畫上除了主體部分的牛
還有大量的其他動物左下角有一個黑色人型生物手持長矛
以及遍佈動物之間,詭異的圓形圖案

這也許是第一人稱視角下的箭頭
或是遍佈於動物間,用於構建巫陣的“捕夢網”
也可能是“眼球”

原始的巫陣寓意著:
狩獵(弓箭)
萬物平衡(原始文明敬畏自然)類似傳統漁民不使用“絕戶網”
過濾掉噩夢,保留下美夢(捕夢網,美夢中的獵物易於狩獵)

作為核心祭器的“古舊的箭頭”擁有某種“靈”
保障著這座龐大而神秘的巫陣
按照原住民構建它的意願穩定的運行著

直到因為某種原因,巫陣被破壞、污染了
作為巫陣節點,總計21個捕夢網逐漸被侵蝕
靈勉力堅守著最後一個還沒被完全污染的節點–白樹
(被砍斷了,沒有捕夢網,樹心已經被腐蝕空了)靈

通過白樹節點向外不斷的傳遞著求救的訊息
苦苦的等待著某個旅者將她帶出巫陣核心
(靈是女的!而且總被粗心的旅者當成女鬼)

所以拿走古舊的箭頭後,白樹不再有帶著哭腔哀求
所以拿走古舊的箭頭後,才算是“揭開古老的秘密”

被侵蝕的巫陣,效果變成了“極度放大噩夢的力量”
作為節點的“捕夢網”遍佈整個地區,又隱藏在主要道路附近毫不知情的美國平民被“噩夢”和噩夢中誕生的“它們”影響、殺害,同化
一切皆因“美聯邦政府”對美洲原住民野蠻的屠殺……最後這份罪孽由美國民眾償還–用鮮血和生命
以血還血,以眼還眼,很公平,不是嗎?

【七】救贖
聯想到遊戲的主標題正是:救贖
能否意識到錯誤不重要,欠下的罪孽總要償還

這種被動償還的方式根本談不上什麼救贖,更像是催債。
有趣的是,亞瑟獲得救贖的機會正是來自於催債,
而這份不幸也是他最大的幸運。

噩耗把他帶到了人生的岔路口
給了他選擇和嘗試的機會:
選擇努力去償還那些曾經犯下的罪孽,
嘗試去拯救更多的人來完成自我的救贖

最後的最後,他仍然不知道自己是否成功了
但你我都知道
他真的盡力了……

【八】夜行者
夜行者誕生于被放大的噩夢,“夜行者受害者的筆記”有精確交代夜行者的衣著有牧工、農民、野人、社會名流,不同身份地位,甚至不同時期
比如牛仔:它有牛仔的槍套,裡面甚至有槍,但它並不會使用它們形態酷似喪屍,
也許是為了紀念前作中的亡靈夢魘DLC
(Undead Nightmare)

提到“喪屍”,被夜行者殺害是否會被同化?
1)同化這種機制與喪屍很像,作為喪屍彩蛋非常合理
2)某個夜行者彩蛋:

夜行者正背著一個受害者走向沼澤深處(那裡有很多奇怪符號、巫陣、祭器)
它們掠奪了受害者身上的所有物品,但會在受害者身上放入“牛蒡根”,
而這種草藥恰好是你能從夜行者身上搜刮到最多的物品由此可見,將受害者拖入沼澤深入通過某種方式同化的可能性很大。

它們長期存在于現實,
致使衍化出了一種類似於“野蠻人”的外在表現,
這也許是R星惡意誘導……
(參考“屠戶灣”,屠戶灣有血色五芒星,甚至可以獻祭,有隱藏的惡魔故事背景,緊貼著被噩夢侵蝕的極樂湖巫陣核心,附近怪事兒特別多,R星卻誘導你:這些都是假的,村民都是笨蛋

在另一些夜行者系列彩蛋中,
夜行者有用哭聲誘騙旅者陷入埋伏的,
也有用野獸的叫聲吸引受害者的
奇怪的是這些聲音都源於“模仿”

新生的種族並不理解背後的邏輯,
但它們知道:這樣有效。
所以才會模仿,也只能模仿

【九】巫陣

古舊的箭頭被描述為“從未被使用過”
結合情境可知:是祭器的可能性最大;

巫陣被污染的某種原因,可能是自然災害,
也可能是某個被美國ZF“TuSha”得幾近滅族的原住民部落,
其長老祭祀之流曾參與過巫陣的構建,
所以知曉捕夢網巫陣的奧秘,
最終用巫陣的力量來“BaoFu”總比弓箭射坦克更合理……

其實不依靠其他線索就能猜得出極樂湖洞穴被污染過:
白天進入洞穴內壁畫附近的開闊空間
陽光透過縫隙揮灑,水流本應是清澈的,場景很美再結合原住民定下的地名“極樂湖”
怎麼想都不該是渾濁、污穢、滿是中了疥癬的生物……

所以可能性最大的還是美國人淘金導致重金屬洩露
污染了極樂湖洞穴(巫陣核心)
畢竟屠戶灣劇情有交代關於“廢棄礦洞”的事兒

以下部分來自觀眾:異花院
其實有一條沒有提到,這是存在于很多克蘇魯故事體系中的一個能力,那就是克蘇魯的蘇醒導致的法術反轉。
之前我在一篇非克蘇魯原創者(克蘇魯原創者包括洛夫克拉夫特之後幾十年內的追隨者,而不單單指洛夫克拉夫特一人)提到,關於克蘇魯蘇醒會對全球範圍內的所有正在生效或正在施術的魔法產生反轉效果,從美好的意境轉化為噩夢的存在也許正是因為這種存在的發生。
包括以上和視頻內部關於神話體系的內容均為推測以及不負責任的猜想,僅作參考價值,若存在誤導本人一概不負任何責任。
(R星:我們就是喜歡看你們猜我們瞎吉爾編出來的東西)

以下部分來自觀眾:真⑩の謊言
屠夫灣廢棄小屋淩晨4點會出現血色五芒星,如果放具屍體引誘羊過去啃再殺掉羊,會有獻祭一樣的詭異音效。同時在這裡紮營會遇到陌生人要求取暖,然後說和惡魔有關的背景。
一代亡靈dlc的面具就在聖丹尼,地圖上那個骷髏頭標誌的農場據說是****彩蛋,半夜被封上的馬舍有拍打聲。
黑水鎮的神秘文字是阿茲特克的,彩蛋結果也是亡靈dlc有關,約翰墓碑上的話。
霍亂鎮的焚屍坑,晚上去也很詭異,一群人站在坑裡面,面色和死人一樣。

【十】碎片
碎片碎片化是業界毒瘤宮崎老賊鍾愛敘述方式
把劇情打散,藏到各個角落,讓玩家自行拼湊
而拼湊的過程遠比結果更有趣

碎片化帶來的影響之前有提過
遺漏任何細節都可能導致結果與真相大相徑庭
當然,其實根本就不存在所謂的“真相”
一千個牛仔的眼中有一千個屠戶灣

對於不同的牛仔:
克蘇魯神話奠基人“愛手藝”出生於美國,1890-1937,遊戲內時間線1899-1907左右(包含線上可能會推進時間線是到1930左右)
這種不可描述的,誕生於夢境的力量
理智不斷的下降,甚至絕望與瘋狂……

極樂湖洞穴在挖寶藏時,
會發現一個更加隱蔽的入口
其中有一處罕見的,深不見底的鬼洞當你凝視著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著你美洲原住民在很長一段時間內
都保留著他們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文化比如薩滿巫毒等的祭祀方法,比如圖騰崇拜……

而在拼湊的過程中,
硬核程度→認真程度→線索遺漏程度→真相完整度

【夜行者部分】:

瞭解吊在樹上的死屍:你會腦補到克蘇魯彩蛋
瞭解一部分夜行者彩蛋:原始的野蠻人
瞭解大部分夜行者系列彩蛋:一個野蠻人、喪屍、克蘇魯彩蛋
直到你注意到受害者身上的牛蒡根

【捕夢網部分】:
瞭解第21個巫陣節點–白樹的哀求女聲:女鬼恐怖彩蛋
發現野外的捕夢網 — 美洲原住民文化彩蛋
做完捕夢網事件鏈:一臉懵逼,尋寶收集品給個飾品而已(箭頭),美洲原住民的巫術彩蛋?(壁畫)

【屠戶灣部分】:
只做第一步支線:哈?
只做屠戶灣系列彩蛋:沒什麼獎勵,一個睿智的唯物主義牛仔破除封建迷信的彩蛋
直到你發現淩晨四點的血色五芒星巫陣,
以及關於惡魔與獻祭的隱藏劇情

整個故事的內核驅動力:
美國人的殘暴是根本原因
也許,我是說也許:
也許當初美國政府能用更友好,更溫和的方式來與原住民溝通,而不是野蠻的屠殺和驅逐,
也許能與原住民進行親切友好技術交流,把原版的巫陣架設到美國全境促進國內安定團結穩定生產也說不定……
當然,這些僅僅是,也許……
也許也只能是也許……

最後,重複:以上完全基於線索的個人主觀推測,不保證完全正確,關於整個彩蛋如有不同意見歡迎理性友好的展開討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