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教條 奧德賽 (Assassin’s Creed Odyssey) 故事背景史實與劇情分析

31 十月

廣告

作者:ultikz

來源:刺客信條奧…吧

大家好,最為一個讀過伯羅奔尼薩斯戰爭史的玩家,在玩這個遊戲的時候無比激動,尤其是看到伯裡克利,布拉西達的時候。為了能讓大家更好的理解這場發生在古希臘世界的世界大戰,在這裡我向大家介紹一下這一階段的歷史。由於整個戰爭進程及其複雜,不可能將所有事件一一描述。我將以遊戲劇情為線索來呈現這一段的歷史。遊戲中的時間段為戰爭第一階段,被稱作阿基達姆斯(或伯裡克利)戰爭431bc-421bc,第一階段以在安菲波利(Amphipolis)會戰中,克里昂cleon和布拉西達Brasidas戰死結束(遊戲還原了歷史),開始了第二階段尼基阿斯和平時期。為了更好的理解戰爭中的種種事件,我就從頭開始講,雖然會費些功夫但是我認為是很有必要的。由於我的閱讀是以英文為主的,我盡可能的為大家翻譯總結,如有疏漏請見諒。

伯羅奔尼薩斯戰爭是爆發于古希臘世界量大霸權之間的戰爭,起因是兩大霸權之間的利益衝突不斷加劇,以及彼此間的猜疑和內部的矛盾所引發的一場戰爭。這場戰爭的導火索所謂埃皮丹納斯的內戰,由於內戰雙方不斷升級事件,直接導致了這場地區衝突演變為古希臘世界的全面戰爭。
斯巴達所率領的伯羅奔尼薩斯聯盟Peloponneisan League
斯巴達作為一個古老的城邦,其社會結構為,Helot黑勞士,Perioikoi自由民,和Spartiate斯巴達公民。
黑勞士的地位處於奴隸和農奴之間,為斯巴達從事農業活動,並提供食物。其主要人群來源於斯巴達西面的梅塞尼亞地區的居民,斯巴達曾發動幾次戰爭將整個地區的人口變為斯巴達的黑勞士。自由民從事製造業和貿易,並以此為斯巴達服務。因為這兩個人群承擔起了斯巴達社會中的主要經濟活動,所以斯巴達公民全民皆兵,從小就要從事斯巴達式軍事訓練(Agoge)。所有斯巴達公民都要進行這種訓練。由於這種訓練,斯巴達組建起了希臘世界的最強重步兵hoplite。這種訓練只對兩個人例外,那就是斯巴達的兩個國王。在這個全民尚武的斯巴達社會,斯巴達人十分明白國王所需要的素質不是以一當十的戰鬥素質,而是要具有戰略眼光,能夠隨時掌握大局的決策者。在斯巴達體系中所有不符合要求的新生兒都會被拋棄,普通斯巴達人從7歲就要接受軍事訓練,20-30歲時進入軍營服役,並可以結婚,30歲時成為一個完全公民(平等人homomios),可以參加公共宴會。斯巴達的兵役一直持續到60歲。
從整體而言,這個斯巴達的社會內部的潛在威脅十分巨大,黑勞士人對斯巴達人的人口比例達到7比1,而且黑勞士人群極度憎恨這些將他們變為奴隸的斯巴達人。雖熱斯巴達高度軍事化,但是斯巴達很不情願對外發動戰爭,因為黑勞士的人口優勢是斯巴達不得不優先考慮這個頭疼的內部問題。為了鞏固這個社會,斯巴達才6世紀bc,通過不同的條約和其他城市結成了伯羅奔尼薩斯聯盟,所有盟友宣誓服從斯巴達的領導,斯巴達用自己的武力保障為盟友服務。
斯巴達的盟友有三種,一種是離斯巴達很近的城邦,這些城邦直接被斯巴達控制;第二種城邦離得稍微遠點,實力也更強,如麥加拉Megara,艾理斯Elis,曼提尼亞Mantinea;第三種為離斯巴達遙遠的地區霸權城邦,只有兩個底比斯Thebes,科林斯Corinth,科林斯還是整個聯盟中唯一擁有一定數量海軍的城邦,整個聯盟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斯巴達的政治制度被現代學者稱為混合立憲制Mixed Constitution,君主制,寡頭制,民主制共存。
君主制為雙國王制度,兩個國王來自不同的家族,相互制衡。職能為軍隊指揮,執行宗教儀式和司法儀式
貴族議會gerousia,由28名超過60歲的斯巴達公民組成,這些公民來自于城邦中的特權家族,也承擔最高法院的職能(算上國王一共30人)
議會apella,由普通滿30歲的斯巴達公民組成。
在整個體系中權力最大的則是由議會一年一度選出的5名督政官(監察官)ephors,不可連任。他們的權力包括接待外國使節,條約談判,發動遠征軍等重大提議。而且他們有權控訴國王叛國,一旦督政官發起對國王的叛國起訴,議會通過起訴提議,國王會被立刻移交給貴族議會進行審理。
議會只能被上官召集,只有國王,貴族,督政官有發言權。投票時按照聲音大小決定。如果分不清再按人數確認。
斯巴達的威望主要來源於他對其他盟友的強大軍事援助,其他盟友為了保住斯巴達這只強悍的軍事力量,也願意在必要的時候幫斯巴達解決黑勞士問題。一旦斯巴達無法支援其盟友,那麼斯巴達很容易陷入背叛的危機中。
雅典和他的提洛聯盟Delian League
在希臘-波斯戰爭勝利後,雅典和其他愛琴海城邦為了防禦將來可能的波斯帝國的再次入侵而結成的聯盟。
雅典城邦在建立之初是由眾多流放人員組成,由於雅典所在的阿提卡Attica地區是在太過貧瘠落後,很多征服戰爭都懶得打這個地方,在這樣一個安定的環境下雅典逐漸發展起來並成立了直接民主政體。雅典人口眾多但是只有十分之一的人口具有雅典公民身份可參加議會約30000人。而這30000人中又分了4個階級。第一階級pentacosiomedimni能夠生產500單位穀物(貨物)的精英階級,可承擔公職;第二階級Hippeis騎兵貴族,能夠提供騎兵的貴族階級,可承擔公職;第三階級Zeugitae中產/自耕農,為城邦提供重步兵hoplite的階級,在軍事改革前沒有政治地位,在改革後可以承擔公職;第四階級為thetes,低資產/工薪階級,為城邦提供海軍兵員,起初和中產一樣不能擔任公職。隨著雅典海軍戰略的實施,經過伯利克裡的改革後,也可以承擔公職。
雅典最高機構為500人議會(最早為400人)指導全民公投,決策時少數服從多數。決策事物一般包括戰爭,軍隊維護,預算,指揮官任免,戰爭和外交策略等。一年舉行不低於40次的機會,戰爭時期議會規模有所擴大至幾千人。地點為普尼克斯山Pnyx。
雅典負責軍事的組織為十將軍,選舉產生,一年任期,可以連任,隨時準備接受議會問責。
如果在整個體系中產生了一個威望特別高的政治強人,納悶議會會用陶片放逐法Ostracisim將那個人放逐,以此來保護雅典民主體系。伯利克裡的前任西蒙Cimon就被放逐了

聯盟的成立之初是為了對抗波斯帝國,但是他波斯帝國已不在構成威脅時,這個聯盟逐漸發展成以雅典為中心的海洋帝國。雅典靠著銀礦和盟友上交的貢金,以及在迪米斯提克裡的海軍戰略指導下,經過長久經營後,在戰爭爆發前建立起了一支數目達到300艘戰船強大的海軍。雅典仗這自己的強大海軍不斷干涉盟友內政,強行向其他不服從的城邦派遣移民和駐軍。這些舉措導致很多愛琴海沿岸城邦的不滿和憎恨。愛琴海隋坦有幾個城邦有一定的海軍實力(雷斯波lesbos和其奧斯Chios),但是面對雅典這恐怖如斯的海軍實力,根本沒有勇氣來面對這樣一個海上霸權。

戰爭導火索,埃皮丹納斯內戰 Epidamnus

436bc,埃皮丹納斯(圖中左上角)爆發內戰,城中的貴族派被驅逐。貴族派為了反攻聯合當地伊利裡亞人反攻城市,城內的民主派向克基拉(科林斯的前殖民地),Corcyra求救,但是奉行孤立主義的克基拉拒絕出兵。埃皮丹納斯最終決定直接向科林斯求助,而科林斯同意出兵。
科林斯一直想在西北部的亞德里亞海建立自己的勢力範圍,這樣就不可避免的與當時的克基拉產生利益衝突,當時克基拉又是一個地區霸主,海軍實力僅次於雅典,有超過100艘戰船。由於一個小城的內戰,直接導致了量大地區霸權之間產生摩擦。科林斯想以此為契機正式介入西北部的地區事務。
克基拉直到科林斯出兵後,無法再保持孤立主義,否則科林斯在當地站穩腳跟後,地區局勢會變得不可控。克基拉直接向城中民主派下達最後通牒:召回貴族,解散守軍,遣返科林斯的援軍。埃皮丹納斯無法答應這個要求,於是克基拉部署40艘戰船和路上的貴族派一起圍攻城市。
科林斯在知道克基拉加入戰爭後,立刻開始動員自己的盟友來支援自己在埃皮丹納斯的行動。其中底比斯,和麥加拉參與這次行動,斯巴達沒有支持。克基拉低估了科林斯的實力,然後立刻邀請斯巴達的使者去科林斯談判。斯巴達時這表示願意和平解決這次事件,克基拉表示願意接受協力廠商仲裁,亦可以去德爾菲神喻所接受仲裁。克基拉想利用斯巴達威望來控制科林斯,他也準備在談判失敗的時候考慮和雅典結盟。
科林斯沒有明確表示,如果克基拉撤軍,那麼會考慮他們的提議。克基拉拒絕了,然後科林斯就直接向克基拉宣戰,派出了75艘戰船,和2000步兵遠征埃皮丹納斯。克基拉出動80艘戰船在Leucimne攔截並擊敗了科林斯軍隊,埃皮丹納斯投降。科林斯在戰敗後,建立起一支更龐大的部隊,準備重返埃皮丹納斯。克基拉無奈之下只能想雅典提議結盟。科林斯直到一旦雙方結盟,那麼自己的整個戰略就付諸東流,也排除使者去雅典,希望阻止結盟。
雅典談判
克基拉擔心雅典會不會為了一個與自己沒有任何往來的偏遠城邦去得罪科林斯,甚至和科林斯背後的整個伯羅奔尼薩斯聯盟發生矛盾。克基拉以斯巴達和雅典簽署的30年和平條約做文章,說條約並沒有規定不許和中立城邦結盟。雅典考慮到如果克基拉和雅典海軍合併,那麼這對於雅典來說無異於如虎添翼,但是風險是可能與斯巴達爆發全面戰爭。
克基拉看出了雅典的憂慮並直言說道,雅典和斯巴達戰爭不可避免,如果克基拉被科林斯擊敗,海軍就會被伯羅奔尼薩斯聯盟收編,那麼雅典的海上霸主地位將朝不保夕。如果統一聯盟,那麼雅典的海上霸權將進一步鞏固。
科林斯見此情況說道,克基拉現在已經和科林斯處於戰爭狀態,所以克基拉不符合中立城邦的條件。科林斯直接警告,如果雅典一意孤行,我們將會成為敵人。
雅典明白克基拉海軍對於兩個聯盟之間的海軍實力對比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雅典不得不舉行多次上淘來決定下一步行動。雅典做出了一個中庸的決定,和克基拉結成防禦性同盟Epimachia。派出了一隻10艘戰船組成的小艦隊,一支無法對戰局產生任何影響的小艦隊。艦隊指揮官是個騎兵出身,而且這個將領的父輩有斯巴達的背景,他沒有任何海戰經驗。而雅典給他的命令是,保持最低限度的干預,除非科林斯進攻,否則不得出戰。戰場瞬息萬變,過於謹慎則錯過干預時機;過於主動,又會造成科林斯對雅典態度的誤會。雅典的意思是給雙方一個面子,希望他們和平解決。
科林斯有之前的戰敗,在艾理斯和麥加拉的援助下,組織了一直由150艘戰船組成的遠征軍去進攻克基拉,雙方在Sybota遭遇,克基拉排除110艘戰船迎戰,克基拉被擊敗,參與艦隊撤回港口和雅典艦隊合併重新設立防線。科林斯海軍乘勝追擊,即將發動總攻。然而此時,遠方又出現了一支雅典艦隊,其實議會認為干預艦隊規模不足,決定派遣20艘戰船支援。但是科林斯誤認為這是雅典海軍主力,並開始撤退。得到援軍的克基拉想科林斯海軍宣戰,科林斯拒絕出戰。
直至此時,雅典的最低干預政策徹底失敗。科林斯認為如果想要贏得戰爭,就必須讓斯巴達加入戰爭。雅典也意識到,雅典和科林斯的戰爭已經不可避免,伯羅奔尼薩斯聯盟加入戰爭的可能性也越來越大。雅典立刻開始了戰爭準備。
提洛聯盟內部有不少成員國和科林斯關係密切,為了防止可能的反叛,雅典下令potidaea波提狄亞立刻解除武裝,拆除城牆,派出一些人到雅典做人質。這個城邦是科林斯的殖民地城邦也是提洛聯盟成員國,叛亂的可能性也最大。然後雅典又對麥加拉實施了貿易禁令法案,為了懲罰麥加拉不顧斯巴達和雅典的反對公然支持科林斯對克基拉的戰爭。雅典通過此法案威懾其他城邦,也向斯巴達表明了態度。由於這個城邦沒有順從斯巴達的克制態度,所以雅典認為懲罰麥加拉斯巴達也不會太敏感。伯裡克利和斯巴達國王阿基達姆斯私下也是很好的朋友,阿基達姆斯在此次事件中也保持了克制態度,避免事件升級。伯裡克利也十分明白他這位老朋友在想什麼,他猜透了阿基達姆斯,但沒有猜透其他勢力的存在。
波提狄亞在科林斯的慫恿下,向斯巴達求助。斯巴達的督政官私下決定了向波提狄亞援助的決議。而科林斯也以雇傭軍的方式向波提狄亞派遣軍隊在不違反和平條約的情況下進行戰鬥。雅典一看情況不對,立刻聯合馬其頓圍攻波提狄亞。
科林斯看到波提狄亞被圍攻,麥加拉被實施貿易禁令。科林斯聯合了所有對雅典霸權政策不滿的城邦向斯巴達施壓,企圖逼迫斯巴達和雅典開戰。
麥加拉首先向斯巴達抱怨,說斯巴達現在的態度根本無法遏制雅典的擴張步伐,如果現在不動手,將來就沒有機會了。一些其他城邦不斷附和要求斯巴達加入戰爭。斯巴達面對黑勞士的人口優勢時,需要借助盟友的力量來維持局面。如果不能給出滿意的答覆,這些盟友很可能背離斯巴達的領導。
伯裡克利意識到斯巴達正面對來自其盟友的壓力,伯裡克利表明,雅典的一切行動只為自保,而且雅典會向那些鼓吹戰爭的城邦進行制裁。以此來表明雅典希望和平,而且也表明雅典實力強大不懼怕任何威脅。
在阿基達姆斯這裡,議會認為擊敗雅典只需一場短期戰爭,軍隊開到雅典,逼迫雅典軍隊出城決戰,然後戰爭結束。阿基達姆斯表示,一場短期戰爭不足以解決雅典,他說出了三點。1.雅典的城牆可以承受長時間圍攻,2.雅典擁有持續穩定的收入來維持這場持久戰,3.雅典的海軍在質和量上都遠高於伯羅奔尼薩斯聯盟海軍,可以說是雅典的王牌,是雅典的戰略優勢。最終他提議說斯巴達會做好戰爭準備和動員,並在必要的時候向波斯求助。

阿基達姆斯的提議並沒有被接受,科林斯已經不滿足於擊敗克基拉了,很多城邦想以此為契機直接瓦解雅典的提洛聯盟。最後經過表決斯巴達同意向雅典宣戰。
斯巴達的使者在八月下旬進入雅典進行進一步談判,通過翻伯裡克利的舊賬迫使他讓步。伯裡克利表示由於斯巴達向雅典宣戰,就已經沒有再談的必要了。他還指出斯巴達曾經擅自殺害在神廟尋求庇護的黑勞士,一邊喊希臘自由,一邊控制其他城邦。斯巴達就提出了一個要求,廢除麥加拉的貿易禁運。很多雅典人聽到後已經開是討論雅典為了一個麥加拉就和斯巴達開戰是否明智。斯巴達此時態度依舊為避免戰爭爆發做出最大讓步,斯巴達甚至準備放棄科林斯來換去和平。伯裡克利的態度很堅決,說只有通過仲裁來解決這個問題。他還提出法令已經刻到石板上掛了起來,雅典法律禁止私自把石板拿下來。斯巴達使者說我們沒讓你把石板拿下來,只要把石板翻過去就行。伯裡克利認為這是無理取鬧。
斯巴達見此情形立刻提出了一條更加強硬的提議,要求雅典給予所有城邦自由,這就意味著雅典帝國的解體。此時議會上已經分成了兩派,強硬派拒絕讓步,主和派認為應該撤銷法令。無論結果如何,雅典都會遭受不可避免的的打擊。如果同意,那就證明雅典的確存在欺壓盟友的行為,這對雅典的威望絕對是嚴重打擊;如果拒絕,斯巴達如果再妥協就等於變相承認了雅典帝國的合理性,這顯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拒絕的結果就只有戰爭了。
與此同時很多人也納悶斯巴達和雅典為什麼會因為這樣一件小事鬧到如此地步。伯利克裡的態度依舊強硬,並向議會表明,斯巴達正在干涉雅典內政,如果此時妥協,將來就會有更多的妥協。
斯巴達方面其實也面臨著兩難的境地。科林斯和麥加拉的戰略意義同樣重要。科林斯提供了聯盟的海軍,如果斯巴達保住麥加拉,科林斯就有可能離開聯盟,那麼斯巴達連一隻存在艦隊都湊不出來。反之如果斯巴達保住科林斯而放棄麥加拉。那麼斯巴達將失去通往雅典城的唯一一條陸上通道,麥加拉地區多山,只有幾條通道可以進出,易守難攻。失去麥加拉意味著,斯巴達的軍隊就會被徹底鎖死在半島之內,一直無法遠征的陸軍沒有任何意義。
最終雙方還是無法達成一致,戰爭全面爆發。
斯巴達的戰略及其目標
斯巴達的目標有三個。雅典城牆,雅典的盟友,雅典海軍。城牆為雅典提供了強力的防禦,盟友為雅典提供了源源不斷的財政支援,而海軍在維持了雅典的海上霸權。
斯巴達的戰略就是召集自己和盟友的龐大陸軍,直取雅典城。通過在雅典地區周圍不斷劫掠迫使雅典陸軍出城和斯巴達陸軍決戰,然後斯巴達軍隊利用陸軍優勢,尤其是斯巴達冠絕天下的重步兵,來取得絕對性勝利;或者通過長期圍城來迫使雅典投降。、然而阿基達姆斯意識到,這套傳統戰略對雅典是無效的。雅典的城牆完全抵消了斯巴達的陸軍優勢。而是雅典的海上霸權又確保了雅典在遭受圍攻時可以源源不斷的從海上得到補給。如果想在雅典帝國內部製造混亂肯定需要海軍。但是斯巴達根本沒有足夠的財力,人力在短期內來組建一支能夠擊敗雅典海軍的艦隊。在開戰初期,斯巴達只有100艘戰船,而且斯巴達連能夠操作這些戰船的海軍人員都湊不齊。
雅典戰略及其目標
雅典在陸軍方面,只有不到3萬的重步兵。爾思八達第一次入侵阿提卡地區的軍隊就高達6萬人。在陸軍方面雅典毫無勝算。雅典只能依靠城牆來牽制斯巴達陸軍的行動。雅典的城牆不僅把雅典城保護起來了,雅典也把比雷埃夫斯港口用城牆保護起來了。更妙的是,雅典還把港口和雅典主城用城牆連起來了!!也就是說,只要保證絕對的制海權,雅典就可以通過海運,不斷的把糧食運回雅典的比雷埃夫斯港,然後再通過城牆把糧食運回雅典主城。理論上來說,雅典可以承受無期限的圍攻。

雅典的優勢是他的海軍。雅典海港裡至少有300艘戰船可以行動,除此之外有大量地後備資源來補充艦隊規模,雅典的盟友Lesbos雷斯波,希奧斯Chios和克基拉還可以提供額外近100艘戰船。除了戰船數量的優勢外,雅典海軍的船員素質也是頂尖的。
實行這樣的海軍戰略需要龐大的財力支援。雅典在當年的收入為1000塔倫特(400為內部收入,600為盟友貢金)
1塔倫特=6000德拉克馬Drachmae 1德拉克馬為一個技術工匠在旺季一天的工資。
開戰時雅典的財政儲備為國庫裡的6000塔倫特,尚未鑄成貨幣的500塔倫特,價值40塔倫特的城中雕像上的黃金掛飾。跟雅典相比斯巴達的財政可以說用窮酸來形容,所以斯巴達在財政方面一直奉行緊縮政策。
雅典財政能否維持多長時間戰爭完全取決於斯巴達的戰爭意志。他們認為斯巴達攻勢頂多能堅持一個月。
雅典第一年的戰爭部署100艘戰船進攻伯羅奔尼薩斯半島,70艘戰船協助對波提狄亞的圍攻,30艘防禦艾維厄Euboea(雅典把牲畜轉移到這個島上)。一共200艘戰船在作戰。而這一年海軍的維護費用為1600塔倫特(出海八個月)。圍攻波提狄亞的3000陸軍一年的維護費為420塔倫特(步兵每天工資1德拉克馬,僕從也需要工資大約也為1德拉克馬)。總體計算後,雅典一年的戰爭資金支出超過2000塔倫特。
伯裡克利認為在去除1000塔倫特城邦應急資金加上盟友貢金,一共有6800塔倫特來維持三年時間的戰爭。所以伯利克裡的戰略是利用海軍四處出擊不斷劫掠襲擾伯羅奔尼薩斯半島的沿海地區,不斷削弱斯巴達的戰爭潛力和抵抗意志,在斯巴達無法維持戰爭的時候,迫使斯巴達求和。伯裡克利認為3年的時間足夠讓斯巴達認清形勢。然後向雅典求和。

遊戲主角所在的出生地,凱法洛尼亞島Kefalonia,以及西邊遊戲中未呈現的紮金索斯Zacynthus島,是雅典海軍的重點佔領目標。凱法洛尼亞是封鎖科林斯海灣的重要基地。而紮金索斯產的一種焦油可以塗在戰船上,從而防止海水侵蝕並減低維護成本。當玩家進入雅典城後,可在pnyx普您克斯山上看見正在演講的伯裡克利和克里昂cleon。克里昂認為伯利克裡的戰略太過消極,如此避戰行為真是不知羞恥。伯裡克利明確表示雖然這個戰略消極,但是能夠贏得戰爭。

很多雅典人也認為斯巴達並不會多次進入阿提卡地區進行劫掠太長時間。但是斯巴達為了逼迫雅典求和,他們的軍隊一直在雅典人的眼皮底下進行破壞行動。在城中避難的雅典人看到自己的私人財產被斯巴達軍隊摧毀殆盡。看是將怒火全部傾瀉到伯裡克利身上。而克里昂正利用了這次機會來不斷向伯裡克利施壓,企圖奪得雅典政治的話語權。
表面上這只是一次應對策略上的一次爭論,其實這是伯裡克利所代表的大農場主階級和克里昂代表的新興資產階級(貿易,製造業)階級的長久間的矛盾對抗。伯裡克利的祖先跟雅典城的建立者有關係,而這些把持雅典政治的傳統貴族,是從事農業的貴族階級。在道德上他們認為只有通過農業致富才是最正當的職業,所以這些傳統貴族在道德上就瞧不起這些通過製造業,貿易打成財富積累的新興富人階級。所以克里昂想要竭盡一切方式在政治方面擊敗伯裡克利。幸運的是,伯裡克利的政治網路遍佈雅典各個重要部門,他本人的演講口才又極其出色。在將軍們和其他幕僚的強烈支持下,伯裡克利的地位雖然不斷受到政敵攻擊,但是他的領袖地位,仍無可撼動。
雖然這時候伯利克裡的戰略被成功實施,但是戰略效果卻沒有達到預期。圍攻波提狄亞的戰鬥仍在繼續,而且已經耗費了2000塔倫特,遠超當初設想。雅典海軍對半島沿岸的劫掠反而激怒了敵人,很多城邦要求斯巴達繼續戰爭。雅典的沿海作戰效果甚微,雅典的軍隊無法深入斯巴達府腹地,一旦孤軍深入,就會被斯巴達以優勢兵力消滅。對沿海地區的劫掠並沒有讓斯巴達的核心領土受到打擊,而且斯巴達長期實行節儉的財政,所以屬於窮日子過慣了,無所謂。
更嚴重的是,雅典城中爆發了瘟疫,在這場瘟疫中近三分之一的人口喪生。戰略效果不明顯,陸上作戰的消極抵抗,瘟疫橫行,城外部農田被破壞,戰爭資金儲備消耗過快。雅典民眾的怒火再一次被引燃,這次伯利克裡的政敵們又一受賄的罪名起訴伯裡克利,本來應當被判處死刑的伯裡克利,被他的幕僚們運作為繳納一筆重金罰款了事,但是伯裡克利卻被暫時驅逐出雅典政治舞臺。在他離開的這段時間裡,他的支持者們極力維持著伯利克裡的戰略,直到他在被選舉來領導雅典。但是他再一次領導雅典的時候,他的生活也並不輕鬆,他仍被雅典民眾非議著,不斷的被政敵們攻擊。雅典的瘟疫也感染了伯裡克利和他的家人們,他的兩個兒子都死于瘟疫。最終伯裡克利在臨終前乞求議會能夠給他的倖存兒子小伯裡克利賦予公民身份。伯利克裡的妻子是米利都Miletus人,正是阿斯帕西婭Aspasia,遊戲中被設定為秩序教團首領的阿斯帕西婭!因為她不是雅典人,所以他們的兒子不應當獲得雅典公民身份(只有雅典公民身份的要求是父母必須都是雅典人,這條法律是伯裡克利在20年前頒佈的)。但是伯裡克利的請求被議會准許了。429BC,雅典的伯裡克,由於瘟疫纏身與世長辭。(遊戲中被設定為被deimos殺死)

申請加精@隼-奧迪托雷

迪莫斯梯尼Demosthenes

一個天才的將領在遊戲中卻作為一個發佈刺殺軍事執政官支線任務的NPC,他的位置在雅典衛城的雅典娜神像下。可惜的是他參加了西西里遠征,遠征軍全軍覆沒後被俘和尼基阿斯一併被處決。對應的是斯巴達呂山德給你發佈刺殺執政官任務,也是一個很有戰略頭腦的將領,最後呂山德指揮的阿基斯波泰咪之戰,一錘定音結束了長達27年的戰爭。

迪莫斯梯尼是一個在雅典陣營中少有的有戰略頭腦,運用多變戰術的將領,尤其是他的輕步兵戰術。遊戲中還原的皮洛斯之戰battle of pylos,420斯巴達士兵被俘(其中有120個來自斯巴達精英階級的士兵)這可是占整個斯巴達軍隊十分之一的士兵被俘,布拉西達受傷,使斯巴達在政治上,軍事上受到嚴重打擊。這一戰便是迪莫斯梯尼的傑作。

426BC,雅典為了打擊和削弱伯羅奔尼薩斯聯盟中的強力城邦科林斯在科林斯灣和愛奧尼亞海的勢力範圍,從而加強從科林斯灣對半島的戰略包圍。為了鞏固雅典在阿卡納尼亞Acarnaia的影響,雅典響應諾派克圖斯Naupactus的求助,派出迪莫斯梯尼幫助他們驅逐威脅他們的埃托利亞Aetolia土著。諾派克圖斯的居民多為從梅塞尼亞地區的斯巴達黑勞士人口,在幾十年前的衝突中,雅典特意將這些逃跑的梅塞尼亞人安置在此,就是為了以後在科林斯灣建立一個親雅典的城邦來協助雅典在科林斯灣的軍事行動。此次行動的政治意義遠大于軍事意義,對梅塞尼亞人的幫助可以讓更多為斯巴達服務的梅塞尼亞人的逃離斯巴達人的控制,從而在內部為斯巴達製造混亂。
他收到的命令僅僅是協助諾派克圖斯,但是他腦子中想的可不僅僅局限於保護盟友這麼簡單。他的計畫利用手頭的這些當地援軍直接打穿東邊的埃托利亞,然後收編這些軍隊繼續向東,然後進入福基斯,再聯合福基斯的軍隊,直接從後方入侵比奧夏Boeotia地區,和尼基阿斯率領的雅典軍隊合併擊破底比斯,將這個斯巴達的主要盟友之一的底比斯徹底擊敗,從而大幅削弱伯羅奔尼薩斯聯盟的力量。
但是事情在一開始就出了問題,來自克基拉的海軍聽說要東進立刻要求返回,原因是他們不願在不熟悉的水域戰鬥,而這些本地盟友軍隊也拒絕離開他們的領土去作戰。還有本應該和迪莫斯梯尼會和會和的奧佐利洛克裡斯軍隊(Ozolian Locris)的輕步兵軍團卻沒有到來。迪莫斯梯尼知道如果想完成此次戰役,他必須借助輕步兵的標槍來進攻這個山地地形為主的地區。他現在僅僅能依靠來自30艘戰船的300名海兵可用
迪莫斯梯尼直到取勝的唯一方法是趁著埃托利亞人沒有完成集結的時候各個擊破。然而此時他不知道的是,埃托利亞人已經完成了集結,在他進入他們的領土後一擁而上,用海量的標槍圍攻迪莫斯梯尼,隨軍的希臘弓箭手雖然壓制了埃托利亞人的進攻,但隨著隊長陣亡,弓箭手很快就潰退了。迪莫斯梯尼損失了120人,並撤回了諾派克圖斯。這樣的損失並沒有阻止迪莫斯梯尼繼續進行戰役,他總結了經驗教訓,並在將來的戰鬥中讓這些經驗為自己所用。
斯巴達接受了埃托利亞的邀請,派出3000軍隊來援助埃托利亞。見此情形,迪莫斯梯尼厚著臉皮去求那些曾經放棄支援他的阿卡納尼亞人,出乎意料的是他們同意派出一支千人部隊來支援諾派克圖斯。斯巴達軍隊見敵方援軍到達,便放棄了突襲城市的行動,退回埃托利亞。
斯巴達將軍Eurylochus收到北邊安布拉西亞Ambracia人的委託,安布拉西亞勸說斯巴達軍隊去幫他們進攻他們的鄰居,他們讓斯巴達相信,此舉可以讓整個地區成為斯巴達的盟友。迪莫斯梯尼知道後立刻率領軍隊北上,在Olpae和Amphilochian之間和斯巴達軍隊遭遇,雙方隔著一條乾枯的河流對峙5天。
他意識自己的軍隊數量處於劣勢,他利用自己中央方陣作為誘餌,然後在方陣一側的一條佈滿灌木叢的小路上埋伏了400重步兵和輕步兵,目的是為了在斯巴達向他的側翼包抄時,利用這支奇兵迂回到斯巴達方陣後方進行攻擊。Eurylochus剛開始是為了等待盟友軍隊,但是後來他認為就算沒有盟友軍隊,他的軍隊已經比迪莫斯梯尼的軍隊人數更多。斯巴達軍隊決定進攻,當eurylochus親率的左翼開始包抄雅典軍的右翼時。迪莫斯梯尼發動奇兵,埋伏的軍隊立刻向斯巴達軍隊背後衝擊,這樣的突然襲擊規模雖小但是如此產生的突襲效果立刻將斯巴達軍隊的陣型分割。然後整個方陣開始潰敗,斯巴達的將軍們在潰敗中陣亡,大批斯巴達軍隊在潰敗中陣亡,殘存的軍隊撤退進入Olpae。
新的斯巴達指揮官Menedaius,發現自己被圍困在Olpae。沒辦法他只能向迪莫斯梯尼求和。迪莫斯梯尼同意放他們離開,但是此時他有一個更為巧妙的詭計,他跟斯巴達軍隊達成了一個秘密協定,就是他只讓斯巴達和他盟友的軍隊離開,本地軍隊不能離開。他之所以這麼幹就是為了讓這個地區的人認為斯巴達是個背信棄義的小人,從而讓斯巴達和本地城邦之間產生摩擦和猜疑,並讓斯巴達在政治上受到損失。然後消息卻走漏了,本地軍隊和斯巴達軍隊一塊逃跑,時間已經來不及解釋了,迪莫斯梯尼立刻追殺了本地軍隊,然後放過了斯巴達軍隊。
此時安布拉西亞人的援軍趕到,迪莫斯梯尼立刻運用起來了他剛學會的輕步兵戰術做出了部署,一部分守住道路,另一部分通過山地迂回到道路兩側,埋伏起來。然後當安布拉西亞人快進入埋伏圈時,他讓一個梅塞尼亞人用當地口音欺騙了他們,等他們進入包圍圈後,迪莫斯梯尼下令攻擊。第一波攻擊就擊潰了安布拉西亞人,倖存的人沿路逃跑,然後這些以輕步兵為主的安布拉西亞人,正面撞上了守在出口的重步兵方陣預備隊。剩下的人看見路口被封死了,就開始往海邊炮,結果又撞上了在海邊的迪莫斯梯尼的雅典艦隊。這一場戰鬥給了當地人的軍隊毀滅打擊,擊殺敵人的數目巨大到連修昔底德都不相信,所以他拒絕把傷亡人數寫出來。
此次戰役後,斯巴達軍隊撤退,當地人見到迪莫斯梯尼的天才般的戰略戰術後,和雅典提出議和,並保證不再參與到雅典和斯巴達的戰爭中。安布拉西亞人甚至向他們的宗主城邦科林斯求助來保護他們的安全,由此可見迪莫斯梯尼基本上把安布拉西亞人的軍隊消滅乾淨了,他們只能靠別人保護他們自己了。天才一般的迪莫斯梯尼僅僅依靠來自雅典的20艘戰船,和幾十弓箭手,以極小的代價就確保了雅典在西北部的制海權並把斯巴達陸軍逐出當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