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諭 原罪 2 法術與生物設定集翻譯介紹

4 六月

廣告

作者:熟透的包子

來源:神界原罪2吧

  本篇是法術的介紹,和遊戲中幾種生物的介紹。關於法術遊戲中已經展示的十分詳盡了,所以這部分內容主要也就是看個熱鬧,生物中有不少遊戲中未曾出現的內容,有可能是遊戲的廢案,也有可能會在之後的dlc中出場。

法術篇

儘管我們對於自然界已經有了一個近乎徹底並且全面的理解,但依然許多關於超自然世界的問題在困擾著我們。我們都知道所有人的魔法其實都來源於神靈的實體(divine entities),但是對於普通人而言,學習這些魔法依然是一件非常神秘的事情,這篇指南將描述每個魔法專業學院,給每為讀者一個大致印象,讓你們可以瞭解每種魔法到底有些什麼能力。當然,這裡不會有嘗試教會你如何去施展法術,只有在擅長法術的大師手下接受學習多年才可能完成,而法術這種強大的力量無人監督的新手手裡是極其危險的存在。而對於那些並不需要很多智慧就能施展的法術,我在這裡也羅列了一些非魔法的技藝,雖然這些技藝對於魔法而言依然很普通,但是學會了這些能力依然可以讓你能超越普通人。在這幾頁之中你會發現我沒有提及源力,因為這種力量無法被教授,只能靠天生。

氣系(AEROTHEURGY)

代表法術:傳送術天下第一!

當你聽著樹葉隨風擺動的沙沙聲或者感受到風在吹拂你的頭髮時,你或許會認為空氣是一種非常溫和的力量。但是當這股力量運用在一位熟練的氣系法師手中,空氣就將如同地獄一般致命。所以下次,當狂風幾乎要將你家屋頂都掀掉的時候,除了可能是大自然在對你的屋子發洩,也有可能是一位氣系法師在作怪。氣系法師擅長于控制和移動,他們可以使用一陣電流讓他的對手抽搐而喪失行動能力,也可以使用靈活的傳送術將敵人在在場上來回拋擲。因此,當氣系法師的敵人們好不容易能夠靠近他們時,那些氣急敗壞的人都會掙扎著去揍那些法師一頓。

但是真正的魔法大師運用魔法可不只局限於戰鬥,既然你可以使用傳送術到達河對岸,為什麼還要涉水過河呢?既然你能召喚一陣狂風將結冰的路面打碎吹跑,為什麼還要冒著摔倒的風險走在冰面上呢?既然你能讓空氣承載著你到處行動,為什麼還要走路呢?一個普通人能夠掌握空氣魔法,可能需要許多年的訓練,但這樣你依然不能稱為一位氣系法師,真正的氣系大師有自信跳下萬丈深淵,再操縱一陣氣流將自己抓住。

地系(GEOMANCY)

代表法術:投擲巨石石膚毒化

你或許為認為你腳下的岩石堅不可破,但是在訓練有素的地系法師操縱下,大地就會如同流水或狂風,地系法師從大地中汲取力量,並讓腳下的土地能夠服從自己的意志。他們可以像給寵物狗投擲玩具球那樣,輕鬆地將一枚巨石扔向空中,他們可以讓自己的身體覆蓋一層岩石,充當一副厚重堅硬的鎧甲,他們甚至能抵達深層的地下,提取出那裡沉睡的液體。儘管在地系法師的法術書中的根基就是岩石,但是在那些書中也依然記載了許多如何操縱地底的石油和毒液的方法。

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各個行業都有地系法師出沒的身影。一些農民甚至會嘗試使用這些魔法的皮毛,認為自己可以不通過專業的農業訓練,就能夠達到欺騙自然來讓莊稼收成更好。大多數對這類魔法有造詣的幸運兒,一般都是在毒理學領域十分努力的人,而那些不那麼幸運的人,往往最終一無所獲。而真正的地系大師實屬罕見,他們一般生活在自己精心設計的洞穴中,在那裡有許多可以保護他們安全並給予他們力量的元素。

火系(PYROKINESIS)

代表法術:火球急行

那些火焰大師一直宣稱自己的技藝是巨龍親自傳授的,就他們說當那些偉大的巨獸們第一次看到了次等種族的偉大前途後,便決定給予他們最強大的禮物,這威力十足的元素足以藐視一切權威和秩序。這或許是火系魔法唯一說得通的來歷,但似乎也多少有些誇張的成分。如果你曾經見過火焰吞噬著房屋,那你就應該明白火焰這股元素是一種狂野且難以駕馭的力量,也只有那些技藝精湛的火系法師才能夠控制並引導這股力量。

火系法師可以噴射出炙熱的火焰橫掃整個戰場,召喚出強大的火焰鞭抽打自己的敵人並使那些擋路的人暫時失明。儘管火系法術十分強大,但依然有關於它的不少討論,有人認為不論法師的技術有多嫺熟,永遠不可能有人能夠真正的主宰火焰。火焰或許可以被引燃,被釋放,被導向某一目標,但是一旦火焰澎湧而出,再強大的火系法師也不能保證之後會發生什麼。這確有其事,有不少法師都在火焰之中陷入了瘋狂,並讓那火光控制了他們。這些事件最終都將發展為了城市被焚毀,僅留下燃盡的殘骸和發狂的笑聲。

水系(HYDROSOPHY)

代表法術:冰槍治療

水作為元素的一類,它們既是生命存在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自然強大破壞力的一種表現形式。行走於這片土地上的水系法師,絕大多數都是世界上最有價值的醫師,當他們在處理傷口的同時,他們也有能力去創造傷口。精通于水與冰的運用,一位老練的水系法師可以治療傷者,給自己套上厚厚的冰甲,將鋒利的冰錐射向他們的敵人。

這種多面手的角色,意味著水系法師常常會被軍隊徵兆,作為戰地醫師,他們即有能力讓受傷的士兵重新投入戰鬥,也可以親自出手打擊敵人。練習水系法術並不容易,許多水系魔法的大師常常被發現居住在沼澤深處,或是寒冷高峰上的城堡中,也或許只是漫步在海洋上。水系法師要經過多年的學習方能掌握這門技術,從平息兇猛的風暴到分流毀滅性的洪水。但當他們學成歸來時,他們也將被鄰里視作真正的英雄。

死靈(NECROMANCY)

代表法術:血雨腥風+死者束足天下第一!

關於這門黑暗藝術我們已經瞭解了許多,這門魔法專注於研究如何將死者帶回這個世界,或是對敵人施加劇烈的痛楚。對於多數人而言,死靈法術擁有壞不堪言的罪惡,同時這股力量因為接近虛空而導致十分危險。但總有那麼些少數人,認為這門魔法應當在魔法派系中佔據一席之地,畢竟人的身體是什麼?說到底不也只是一副為了生存而行走的驅殼嗎?他們認為,一旦人的靈魂離開了這副驅殼,為什麼這副驅殼不能被其他人用作工具呢?那些骷髏們可不會介意,不信你可以問問他們。

而事實上,那些骷髏會在死靈法師的意願下說出他們主子想聽到的答案。死靈法師有能力在屍體徹底敗壞前讓它們一躍而起,製造出一隻活著的腐爛怪物。他們的力量跨越生死,而很多時候死靈術的力量往往讓造物夾在生死之間,他們可以將自己受到的痛苦回饋給攻擊他們的人,消耗他們敵人的生命,並從中汲取力量治癒自己,讓已經倒下的人再度起身回到戰鬥。這門魔法被許多人痛斥,但如果某些死靈法師使用魔法的目的是正當的呢?如果你能通過喚醒死者為你而戰從而擊退邪惡,你會這麼做嗎?

變形(METAMORPHOSIS)

代表法術:變雞變鳥變蛇變蜘蛛以及變成變色龍

只要人們講到故事,就不得不提這種能夠將自己轉變為另外一種形態的能力,這已經成為了神話和傳說中必不可少的素材,有些關於神靈的故事中,那些神靈會偽裝成動物行走在我們身邊,我之後還會提到了一種半人半狼的怪物。對於強大的源力者而言,他們只需要抖抖手腕,就可以把自己的敵人變成一堆雞毛。但這些消息的來源可靠嗎?有些法師聲稱這完全有可能,他們說物質並不是恒定不變的,而是一直處在運動中。一個人能力的大小不應該受限於身體,而應當受限於力量。

有些關於源力者能夠生出雙翅,翱翔高空的傳聞,還有些則是他們的頭頂長出蛇頭,並獲得了石化敵人的能力,甚至有些傳聞聲稱他們可以改變自己的皮膚。有人認為源力者是離經叛道的異教徒,他們中的一些認為是神靈給了我們現在這般形狀,並堅持這種變形的做法是在違背他們的意志,而另一些則只是單純的認為那些變形師的傳聞是騙人的。但也有小部分人相信這些事情,而關於這種令人驚歎的能力不斷獲得新突破的傳聞,如今也已經比比皆是。

惡棍(ROGUERY)

代表法術:背刺繳械

總有些技藝只能運用在暗處,只能運用於那些小偷小摸和兇殺暗算的時候。那些善良可靠的人肯定不知道如何將一把匕首甩過房間,並精准的命中目標。他們肯定也不知道如何可以把一個人用化學液體迷暈,或是乾脆用扼喉讓他失去知覺。他們也肯定不瞭解如何與陰影融為一體,並乾淨俐落地切開喉嚨。毋庸置疑,真正能瞭解這些手法的人肯定只有那些歹徒惡棍。

一些的破敗不堪的書本裡記載的那些古老的把戲,而這就是那些惡棍和流浪漢們學習手藝的教材。在大多數應用的情況下,這些技巧也不過是教育他們如何使用鋒利的匕首和悄無聲息的潛入,但想要能稱之為精通這門技藝,得花上數年才能掌握。因此這些技巧也許能被一些天資聰慧的年輕人快速掌握,但絕對不會存在上了年紀卻還是菜鳥的人。入了這門行,要麼就趁著年輕趕快把這些手藝學好,要麼就別讓自己變老。因為當你行走于陰影之間時,充滿危機的世界可很少會給你失誤的機會。

獵人(RANGING)

代表法術:箭雨、戰略轉移

對於那些在荒野中旅行的人而言,生存即是一切。那些獵人和遊俠們的生活常年遠離溫暖的爐火和舒適的床鋪,這也鍛煉出了他們強大的吃苦耐勞的精神。他們精通於如何在激烈的戰鬥中快速包紮傷口,如何從危機的戰局中脫身,但他們最主要的工具依然是他們的弓。對於獵人而言,他的弓在他的求生時的重要性,就如同他的雙臂一樣。

他們可以把弓(有時有使用十字弩的情況)玩的像一門藝術。他們可以從遠處狙殺敵人,利用彈射箭矢一次性擊中數個目標,甚至可以進行快速的火力傾瀉,讓他們的敵人只能縮在掩體之後。但可千萬不要只看到獵人們拿著一張簡單的弓就也誤認為這是門簡單的手藝。他們花費了一輩子的時間,在這個世界最危險的一些角落去磨練自己的生存技能。至於那些遊俠大師我們也只能姑且認為他們很幸運,因為森林裡很少有比他們還危險的東西了。

召喚(SUMMONING)

代表法術:召喚靈獸、附魔、術士開門

關於召喚物,Rivellon已經有了相當長的使用歷史了。巫師們有他們的小夥伴,法師能召喚出來自地獄的野獸,薩滿能召喚出圖騰。儘管這些召喚物都是獨一無二的,但是他們都是從同一個魔法中提取而成的,並由此產生了這個世界本不存在的生物。如果你想要一個動物搭檔,那就得利用自己內心的力量來召喚,如果你想要一個元素圖騰,你可以從周圍的某種元素中來獲得召喚的力量,如果你想要召喚一個惡魔。。。。恩,也許天堂能幫你一把,當然你依然可以利用自己體內的源力,召喚一個惡魔並給它你的力量。你甚至可以給元素生命,創造出一個為你而戰的人形元素生物。儘管習得召喚法術的法師們遍佈整個Rivellon,但是只有少數的人真正掌握了它的全部形式。(PS 這就是你召喚系源力大招那麼逗的理由?)

戰爭(WARFARE)

早在人類第一次把石頭綁在木棍上做成武器的時候,Rivellon上的種族們就在不斷地尋找更好的方式去殘殺彼此。任何一個有手的傻瓜都知道如何去揮舞一把劍,但那些真正研習了複雜的軍事格鬥技巧的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這些戰士們一手持盾一手握劍,從小就開始練習如何格擋,刺擊,殺戮。他們中的有些是在貴族的大廳中學習,由高薪聘請的劍術老師來親自指導他們。而其他人則是在小巷,街角學會了這些技巧,抑或是在戰場上身負重傷,被想要殺死他們的人包圍時。要想成為一位戰鬥大師就得學會在任何情況下進行戰鬥,不論是你在遭遇敵軍時急行穿越戰場,辱駡敵人將他們的注意力從你的朋友身上轉過來,或者就是簡單的對你的敵人來一串暴風驟雨般的打擊。不論世界將扔給你什麼麻煩,你都已經準備好還擊了。

 

生物篇-森林虎(Forest Tiger)

當我在矮人首都宏偉的圖書館書架之間漫步時,我驚訝地發現了一本有趣的書籍。這本書裝訂十分粗糙,書頁已經破損,封面也已經被燒焦,但裡面所記錄的內容,卻如同任何一本魔法典籍一樣令人讚歎,這本書對於這片土地上每一種生物都有著十分完整的記述,雖然我也不想把整本書的條目都羅列下來,但是我挑揀了一些十分有趣的內容(特別要留意下那些就生活在我們身邊的生物),並且把這些內容摘錄如下供讀者閱讀。當我帶著這本動物圖志向圖書管理員尋求外借時,他示意我稍等一下,他在箱子裡翻找了好一會兒,隨後才親手寫好了一份鬆散的票據交給我。

書本中也附有不少插圖,上面記載了不少我曾經見過的最恐怖的怪物:虛空覺醒者。在這本記載著虛空覺醒者的圖志的幫助下,我開始慢慢理解它們的習性,我也很高興可以與眾人分享這種知識。我們生活的世界依然感受到虛空覺醒者帶來的恐慌,並且這恐慌所帶來的影響正在與日俱增。我希望今日所寫的這些筆記在未來只會成為一些歷史趣聞,但我也希望讓這些知識可以警告旅者們,在出行前請一定要全副武裝,我們對於如果擊敗這些生物依然知之甚少,如果你在路邊不幸遇到了一隻虛空覺醒者,至少值得安慰的是,你的死因會因此而被重新命名。

  出現地區:無名島精靈祭壇

精靈之所以將房屋懸空就是為了保護他們的年輕人不會在午夜被某對利爪拖走。即便是經過訓練的精靈獵人,只要稍不小心也會被這雙爪子拖進陰影中從此消失。許多在森林中迷路的旅人,他們最後的一瞥就是看見背後那雙冰冷,雪花色的雙眼正在和他們對視著。這些森林虎在精靈郁蔥的樹林中追蹤著獵物,它們美麗,優雅,又十分駭人。

它們只需要一擊就可以殺死一個普通人,而即便是最優秀的戰士,也不得不拼盡全力才能抵抗它們狂暴的天性。沒人知道在那場吞噬了所有精靈森林的死亡之霧的掃蕩下,是否有森林虎倖存了下來,也沒有哪個人大膽到敢進入森林虎的領地去查看。但毫無疑問的是,這些莊嚴美麗的生物給我們所有人都上了一課,當我們在面對著那些美麗的自然造物時而感到讚歎時,可千萬不要忘記了它們還有利爪。

 

生物篇-精靈牡鹿(Elven Stag)

  出現地區:遊戲中未出現,漂流之森田野那四個應該不是精靈的鹿

你應該從未見到過能堪比精靈森林一般美麗的地方,而遺憾的是,在被死亡之霧席捲之後,我們都不再有機會可以目睹它們的美麗了。當我漫步在這片森林時,我能夠感覺樹木們在彎腰看著我,它們的耳語如同夢中的呢喃一般進入了我的耳朵。至於那邊的野生動物,精靈森林裡的野生動物不同於外界的任何一種,它們的牡鹿也是如此。當人們第一眼發現它們時,人們會感覺這種生物和這裡的其他生物一樣,披著一層驚豔的樹木鎧甲,我們也不禁懷疑這究竟是精靈巧匠們的手藝,還僅僅只是森林中所散發出的魔法,用於保護它王國中的生命呢?我看到過精靈曾經騎著這些動物,但他們之間的關係並非是精靈奴役著這些鹿。鹿自願承載著自己的乘客,並且,如同捧著孩子的父親一般盡可能溫柔地躍動著。而當遇到危機時,它們也如同精靈一樣兇猛,我能夠感覺到這片森林中洋溢著的熱愛,每當我想到自己再也感受到這片美麗的森林,我都不禁哭了出來。

 

生物篇-蹣跚橡樹(Shambling Oak)

  遊戲中未出現

當你在穿越森林時,一定要十分小心自己的露營點,一株古老多節的大樹也許可以在下雨天給你很好的遮掩,但如果你要是在收集柴火時不小心折斷了一根錯誤的樹枝,那只有諸神能幫你了。在Rivellon時常有傳說提到樹木或植被在森林中漫步著,儘管這一傳說幾乎流傳在整個歷史長河中,但是知道最近幾年,伐木工在砍伐樹木時,居然發現樹木在啃咬來抵抗他們的斧子。有些人指責說是因為那些精靈以及其他和精靈一道從他們被毀滅的家園逃亡出來的人,導致了這種動物的出現在我們的森林中(如果它們可以算是動物?)也有些人說這是虛空力量在不斷增強的一個信號。不論真相是什麼,請一定小心。儘管這些怪物看著十分遲緩,但他們的枝條裡蘊含著數千年積累的力量。

 

生物篇-酸性蟾蜍(Acid Toad)

  出現地點:歡樂堡精靈山洞後

如果你能有機會在歡樂堡附近發現並深入了一些洞穴,那要麼徹徹底底的把洞穴翻個底朝天,否則就等著痛苦的死去吧。這片土地曾經的源力之王,巴拉庫斯所施展的無數愚蠢的法術直接仍然存在,並且依然在創造出如同他一般醜惡愚蠢的生物。酸性蟾蜍畸形又狡猾,常常生活在沿海洞穴的深處,不同於任何我曾經見過的生物,這些怪物會使用它們腺體中產生的酸液和毒液,而關於這張它們的草圖是根據生活在死神海灘的人口述下畫出的,我很幸運沒有親眼見過這些蟾蜍,不過我曾經看到過一個蹼印,它印在堅硬的岩石上,發出嘶嘶的響聲。

 

生物篇-矮人夢魘/憎惡(Dwarf Nightmare)

  出現地點:回廊森林西側

在瓢潑大雨傾瀉而下的壞日子裡,我一般更習慣睡在樹上而非睡在泥濘的地上。有那麼一天黑夜,當我沉睡在枝杈上時,我恐怕遭受了一個最為令我戰慄的夢魘,我們夢見我從歇息的樹上往下看,映入眼簾的是一隻剛剛經過的憎惡,它有著黃色的雙眼,看起來像個半人半狼,全身都覆蓋著它遠親的皮毛。它銳利的長爪幾乎是在這潮濕的地面上拖行著,但它移動的卻非常輕鬆,感謝杜那在這**狩獵時幫了我一把,如果不是因為這場大雨掩護了我,這怪物肯定能嗅到我在樹上的氣息,爬到歇腳處將我從樹上甩下。但當然,這只是個噩夢,我,我很確定這只是個夢。

 

生物篇-白色死神(White Death)

  遊戲中未出現

關於白色死神的傳說,我打聽到的大概是這樣:這種生物隱藏在礦井的最深處,它色澤蒼白如雪花石,卻比雪花石還要堅硬三倍。這只怪物據說靠自己的利爪來保護自己,這對爪子輕鬆可以貫穿盔甲,肉體,骨頭,甚至有傳言說一整隊的礦井隊伍都在這種怪物的襲擊下消失了。有人說他們被地底的力量迷惑到了黑暗的地下深處,也有些人認為他們不過是因為恐懼而離開了自己的崗位四散逃去。

最後一次關於這種怪物的傳言是在Tenax時代,他是矮人的第一位國王,傳言說他殺死了白色死神,並釋放了所有被它奴役的礦工們。這誠然是個好故事,但是卻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實其真實性。所以我在這裡提到這個故事的原因,因為有些謠言又開始傳播了,關於白色死神再次出現在陰影中的謠言再次出現。這生物生活在在Tenax王的時代,我很肯定就是人們隨意口胡出來的,但我確實見到了一些礦工的妻子,她們發誓自己死去的丈夫在生前聽到了一些在黑暗中激蕩的回聲。(PS 根據插圖的名字可以推測這個怪物在最早是被設計成一個boss的存在,但是後來可能被砍了。)

 

生物篇-沙漠狐(Sand Fox)

  遊戲中未出現

我很多年前就聽說過,沙漠狐是一種生活在東部沙漠中的動物,它們習性害羞並且與世隔絕,很少有人能夠有幸看到這種珍惜的動物。但恐怕他們錯了,真正原因是一位大多數人看到了沙漠狐之後都沒機會再活著講述這個事情了。沙漠狐在許多當地的傳說中都佔有一席之地,在一些故事中它們就是狡猾的騙子,沙漠狐會引誘那些絕望的人越來越深入沙漠中,讓他們不斷遠離水源,遠離救援。在另外一些故事中,它們則是一些惡毒的機會主義者,捕食那些虛弱的生物。不論真相是什麼,人們也許依然對這種生物不怎麼瞭解。我曾經也有和沙漠狐之間一次不太確定的相遇,但我也無法肯定那是不是他們。我在沙漠中呆了好幾天,沿著褪色的鐵軌艱難的前行著,直到有一天我的水已經耗盡,還有沙塵暴在肆虐,我突然看到有什麼東西掠過,我發現那是一隻狐狸,也或許是我熱昏頭的腦子產生的幻覺?我永遠不會知道,但或許讓這些生物保持天性才是最好的。

 

生物篇-沙丘螳螂(Dune Mantis)

  遊戲中出現的那些不知道算不算

當我攀爬到一塊龐大的沙丘半腰時,我聽見一陣呼嘯聲,這種刺耳的聲音我未曾聽過。我抬頭,發現頭頂飛過了一隻我此生見聞中最為醜惡的昆蟲。一想到那東西貪婪的下顎和多刺的節肢,我就不禁陣陣冒汗。我見過一些類似的昆蟲生物,但沒有哪個可以和它的大小相提並論。不過話說回來,就算是這些生物的小個子表親也敢去挑釁老鼠,而這些野獸可以毫不費力的就將一個獸人撕成兩半。我在Rivellon大陸的每個地方幾乎都聽到過虛空覺醒者的傳聞,這些生物不屬於這個世界,它們被虛空的力量帶到了這個世界,要麼只是來毀滅我們所有人,要麼就是在為了某個黑暗的目的而不斷襲擊我們。我見過許多可以稱之為虛空覺醒者的生物,但我非常堅信沙丘螳螂這種怪物就是真正的虛空覺醒者。我十分感激的一點是,在那天和這怪物的那次邂逅,那只怪物一直在空中飛行而沒有低頭發現我。但我似乎能感覺到,它是某種智慧的生命,它的飛行似乎帶著某種目的,而不僅僅是尋覓下一頓事物。我嘗試想要找到更多資訊,但是當地人警告我說“瞭解它們等於瞭解死亡。”我想我以後不會在那片沙丘逗留太久了。

 

生物篇-地底居民(Deep DWeller)

  空虛沼澤,漂流之森競技場

沼澤中處處都有危險,惡臭氣體,有毒的植物,但沒有哪種可以和這些怪物所帶來的威脅相提並論。人類和這些怪物一起分享著沼澤,就如同人類和人魚共用著大海一樣(多希望我畫的草圖是那些美麗的人魚而不是那些醜陋的怪物)。有些故事中說,這些怪物會把迷路的旅者拖進泥潭中,在吸食他們的源力,這似乎很像我以前打聽到的虛空覺醒者的習性很相似,看起來這個生物很有探討價值。甚至有人聲稱見過這些怪物說話,他們看見過這些怪物可以使用黑魔法,但是他們也拒絕告訴我更多,因為他們怕惡魔會上門來找他們,我想我恐怕也不能再怎麼責怪他們了。這種怪物像毒蛇一般在地面飛速的滑行,它們的利爪可以深深紮入地面。你也許會在水邊發現這種怪物,越是靠近,水源越發腐朽。我能收集到確定的資訊就是這些怪物被人稱作“地底居民”,根據當地沼澤的一些土著所說,他們堅信沼澤中的落水洞是一條通往地底世界的隧道,他們低聲說這些居民是地獄的看門犬,罪人尖叫著被它們拖下萬丈深淵。(PS:插圖中用的名字是merman即男人魚)

 

生物篇-塞壬(Siren)

  遊戲中未出現

我很肯定你聽說過關於塞壬的傳說,她們能誘惑捕魚人放下他們手裡的漁網,離開他們的漁船,她們能帶著捕魚人前往神秘的海浪之下,與其一起生活。你也許只是聽說這個傳說,但我親耳聽過塞壬的歌聲。我在三個月之前聽到過塞壬那動人的聲音,但仍感覺那頌唱聲在回蕩著,恍如昨日。在附近的沙灘邊我看到了一位美麗的少女呼喚著一群漁民,讓他們離開死神海灘。她在水面上優雅的滑行著,她的歌聲引誘著人們駕船駛向她,駛向他們的災厄。船隻一靠近她,那位少女就越出了水面,展露出她龐大恐懼的軀體。它有著惡魔般的外貌和勢不可擋的力量,這令人戰慄的怪物直接將船撕成了碎片,並吞噬了甲板上的每一個靈魂。(PS 你是我見過最醜的一位塞壬,比暗黑地牢裡的還醜)

 

生物篇-克拉肯(Kraken)

  開局船隻,阿茲港口,最終戰

不知道你是否在海上見過一些隨波漂流的無主船隻,而且它看起來十分破舊。你是否會處於同情或貪婪而想著走進觀察一下?如果這時這艘破船突然轉向了你,並且你的船隻上開始爬滿了帶刺的觸鬚,你會想到些什麼呢?正如同我們通過蟲子來誘使魚兒咬鉤,克拉肯海妖通過它背上的船隻來誘使水手接近。一旦這些它的長觸手接近了船隻,這些可憐的靈魂唯一的可怕結局,就和魚線上的比目魚是一樣的。多年來,我一直懷疑它是否真的存在,的確,像這樣的生命很難讓人相信它會存在於這個世界。沒有哪種魚類可以讓自己的背上長出船隻來,也沒有哪種海怪,可以像那些目擊的水手所說長那麼大的個頭。但有一天夜裡,我當時正站在甲板上,看著月光下飄過了一艘船隻。接著我看到一艘小船朝著它駛去,它正在朝那邊接近,並且逆風而行。這是一朵雲朵遮掩住了月光,但在黑暗之中我聽見了木材的斷裂聲和垂死者的尖叫聲。幾分鐘後天空放晴,我才又能觀察四周。大海一片空曠,我剛剛聽到的那些動靜,可現在卻沒有一點船隻或是水手的痕跡。我恐怕得永遠詛咒但也十分感謝那朵飄過的雲。

 

生物篇-血元素(Blood Elemental)

  血月島周邊,回廊森林巫妖祭壇

我想沒有什麼能比看到血液四濺更糟糕的了。如果真的有,也許是看見血液在屍體邊流動並淤積成型?我不敢說這是一種生物(如果這種血液也能算作一種生物?),或許這種生物是哪個法師的惡作劇?抑或是惡魔的力量?但是這散發出惡臭的造物似乎並不滿足於躺在血泊中。它開始只是一灘血液,但有時會變成其他的形態。看到血液滴落在地板上可能只是讓你覺得不適,但是當你看到它從地板上聚合升起並在你面前改變形狀——這才是真正的恐懼。這怪物朝我的喉嚨跳去,我差點沒能擺脫它,身上到處都是它造成的割傷和抓傷。當我落荒而逃時,我看到它駐足于我逃跑時濺落在地板的血液上,我不知道這怪物是否已他人的血液為食,但我肯定它很喜歡血液的滋味。

 

生物篇-黑油鼴鼠(Oil Mole)

  黑油礦井內

我假設你可能聽說過“黑金”,好吧,這東西可以導致的麻煩事就和它能給我們帶來的亮閃閃的金幣一樣多。在黑油礦井的油田,吸引了一種黑色的生物的注意。這是一種鼴鼠狀的怪物,似乎它們前往那裡就會把虛空的力量散播到那裡。它們動作遲緩但卻力大無窮,這些鼴鼠可以輕易穿透地面,並在感覺到頭頂有人移動時,立刻炸開地表,彈跳出來。它們有著一對長而兇猛的利爪,並且體表有堅固的硬殼。有人曾目擊這也怪物會卷成球狀來保證在地面的快速移動。它們星狀的鼻子還拓展出了新功能,可以噴射出粘稠的石油。事實上,這也生物走到哪裡都會留下一條石油軌跡,所以一定要留心你的火炬。一點飛濺的火花,都會引發一場大爆炸。沒人知道這些怪物究竟來自何方,有些人說它們一直都生活在我們周圍,但現在卻因為礦井開採而不得不跑到地表,另外有些人則認為它們的出現,是邪惡的虛空魔法所導致的。

 

生物篇-蠑螈(Salamanders)

破碎海灘巴拉庫斯王寶庫門口,石塚墓園萊克爾家中

有些蜥蜴人幻想著他們,並且只有他們,才是古龍的後裔——那這些蠑螈算什麼呢?就如同巨龍的冰火吐息曾經閃耀在Rivellon的天空,在火山的斜坡上,在冰川腳下,在閃電密佈的熱帶地區,我們都能發現這種蠑螈。這種生物是一種元素生物,它們會根據自己生活的環境而帶有不同的元素。有些人曾告訴哦我,在這片土地一些生活在黑暗地區的人,已經將虛空作為了他們的元素,和他們生活的環境一樣,他們變得扭曲黑暗。這些蠑螈也是強悍的戰士,對比下蜥蜴人,也許蜥蜴人擁有更高的智慧,並且是早已消失的巨龍們精煉下的產物。這些蠑螈則有著原始的野性,但並不是說這些生物沒有其他用途。一些蜥蜴人會把蠑螈當做寵物,在蜥蜴人眼中這種寵物比貓狗要尊貴的多。但不少人把這歸因於是蜥蜴人的勢利和嘩眾取寵,畢竟我還沒見過哪種狗狗能噴火。

 

生物篇-冰霜犀牛(Ice Rhino)

  遊戲中未出現

當我在山路上跋涉時,我偶然往下瞥了一眼,卻看見了下面冰川上有一種動物。這生物邪惡的眼中閃爍著殺戮的意味。如果不是我和它之間隔著一道懸崖,我肯定你以後可以在冰的裂隙中發現我的骸骨。如果這裡天寒地凍的空氣沒有將你的血液凍結,那當你看到這種怪物朝你衝鋒過來時,你的血液肯定也會凍結。冰霜犀牛有一隻巨大閃光的犀角,兩根獠牙,還有無數鋒利的冰片覆蓋在它的身軀上。儘管這裡天寒地凍,但是它的脾氣卻是一團烈火。我有幸躲過了山上的多多數危險,僅僅有些輕微的凍傷以及內臟的不適。但是如果你還聽到了回蕩在寒冷廢土上的嚎叫聲,那我只能祈禱著寒冷可以先行帶走你的生命。

 

生物篇-冰霜猛獁(Ice Mammoth)

遊戲中未出現

如果你想要面對一隻冰霜猛獁,我建議你應該先丟了你的劍和弓,丟下你的匕首和繩索,丟下所有你能丟下的東西,然後開始跑。在冰封的北方,傳說中曾提到一座會殺人的“山”。也許巨人會用他們的牙齒將你刺穿,冰川會升起然後砸向你。但我依然確信冰霜猛獁才是這些傳說的起源。這些猛獁怪物毫無疑問有著巨樹一般的高度,它們的象牙足以讓工藝最好的長矛也感到羞愧。

我聽說這裡的居民總是自豪于使用猛獁皮毛來製作自己的房屋,但是我從來沒親眼見過這種村莊。我看到的那些小鎮和營地都只剩下了斷壁殘垣,他們都被一群這樣的可懼生物的踐踏之下灰飛煙滅。我原本希望自己可以給那些獵人們一點獎勵以鼓動他們去對抗這些怪物,但我最終沒有這麼做。覆蓋在這些怪物身上的堅冰甚至可以將不少劍都彈開,它的獠牙可以將你切成碎片,有人曾問我,對付這種東西得拿什麼武器?我給的建議是,也許攻城武器?

 

生物篇-蜥蜴人夢魘(Lizard Nightmare)

  遊戲中未出現

並非所有的睡眠都是愉快安逸的。在休息的時候,有時你內心的黑暗會滲出,一個恐懼的噩夢將會開始。當然這對於你我而言並非是什麼世界末日,畢竟最多也只是在一身冷汗中驚醒,然後花點時間忘掉昨夜折騰自己的鬼魅。但對於蜥蜴人造夢者而言就沒那麼簡單了。這些神秘主義者被稱作是古老帝國的護衛。傳言說,他們行走於夢境間,並在睡夢中完成自己的指責,在睡覺時沒人可以讓他們醒來。但如果他們的夢境也變得恐懼,那這將是一條極其危險的道路,任何奇形怪狀的怪物都可能出現在夢境中。據說這種醜惡的怪物就時常糾纏著夢境中的蜥蜴人,但對於造夢者而言,它就顯得有些太過於真實了。被困在自己的意識中,並永遠被這樣的夢魘所追獵。這恐怕是個比死亡還要糟糕的命運。如果你在睡覺的時候看到了這樣的怪物,時刻銘記:不論發生什麼,記得醒過來。

 

生物篇-虛空蠕蟲(Drillworm)

  歡樂堡亞歷山大boss戰

我能感覺到大地在顫動,更糟糕的是,我看見了這個怪物樣子。這種可怕的穴居生物居然就隱藏在我們美麗的土地下。它們生活的地方處處都是被黑暗籠罩,除了一個地方,而在那裡我看到了它們在進食的場景。你能想像到你看到地面開裂,而腳下就是這怪物的血盆大口嗎?沒有東西可以逃脫,沒有人可以把你從它的巨顎下救出,之後陽關也將從你的視線中消失,你將被帶進暗無天日地底之下,這就是在虛空蠕蟲襲擊下的可怕命運。這種形態的怪物可以在任何地方找到,但有個令人恐懼的發現,它會被吸引到大量使用源力的地方,當我在Rivellon旅行時,我聽到過不少關於虛空覺醒者的消息,它們會被源力吸引,它們在不斷擴張著,它們會是同一種生物嗎?

 

生物篇-回音堂造物(Hall of Echose Creature)

  遊戲中未出現

我不能確切的告訴你我是否目睹過這種怪物,當時我得了重病,命懸一線。但是當我睡著時,我看見它漂浮在一塊非自然形成的岩石上,它飛過我的頭頂但是卻沒有發現我。事實上,我都不確定它是否發現了任何事物。我在它的頭上看不到眼睛,但是它在岩柱之間優雅緩慢的漂浮著,我想它這樣的移動肯定對這個世界產生了一些影響。

它的肋骨和頭骨看起來都十分的堅固,但是它們的體內卻流淌著美麗的源力,我不知道它們到底是其他世界的造物還僅僅是為此生病產生的幻覺,但我感覺它是那麼的真實,可能比我手中的鵝毛筆還要真實。(PS插圖對回音堂造物的稱呼不是這個,而是記憶吞噬者memory eater,而且根據遊戲中圖片的描述也能發現這其實是一種虛空的生物,或許這就是虛空美麗的一面?)

這裡還有個補充,關於之前提及的夢魘,在遊戲中其實還有兩種,草圖那份是精靈的而另外那份是人類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