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pyr (吸血鬼) 遊戲圖文攻略

6 六月

廣告

作者:刹那·F·塞耶

來源:遊俠論壇

【基礎教程】

【基礎教程:惡化傷害】

*某些元素會造成惡化傷害,降低你的最大生命值。

吸血鬼畏懼陽光和其他一些事物,它們都會讓主角變得更加脆弱。遊戲早期章節也因此都會在夜間進行。

【基礎教程:進化】

當你擊殺敵人、進行血擁,或者完成任務時,都可以獲得經驗點數。

你可以在安全屋的床上進化和休息,來消耗經驗點數,解鎖或者進一步提升你的吸血鬼技能。

【基礎教程:副手武器】

按下滑鼠右鍵可以使用裝備中的副手武器進行攻擊。

副手武器會附帶特殊效果,同時也會消耗體力。

例如序章時能撿到的木錐,能夠讓敵人陷入眩暈狀態,從而方便進行咬噬攻擊。

【基礎教程:主動技能釋放】

釋放主動技能需要消耗一定的[鮮血值],而撕咬敵人可以獲取[鮮血值]。

在序章的建議中已經得以學會了自噬,使用後可以立刻恢復生命值,或是用利爪來進行一次高額的傷害輸出。

【基礎教程:吸血鬼感知】

在非戰鬥狀態按下V就可以進入或退出吸血鬼感知模式。

在吸血鬼感知模式中,你能清晰看到場景中的血液,得以借助血液追蹤到更多線索。你甚至還能感知到人類的位置,以及他們的弱點。


【基礎教程:談話】

你可以與遇見的市民展開交談。交談中的選項也許會引導出隱藏線索。

與任務相關的重要線索會以感嘆號形式被標注在對話選項前。

當你獲取了某人的社交網路訊息後,也許可以發掘出新的對話選項(以藍色短句呈現)

*市民線索*

多多與市民進行交談,就有機會發現線索。

線索會揭示有關市民的秘密,或者是該市民與其他人之間的聯繫。

【基礎教程:市民詳情】

吸血鬼需要吸食人類的鮮血才能進化。

而血液品質代表著在血擁一位市民後,他能夠獲取多少經驗。

解鎖線索可以增加血擁該市民提供的經驗值。

【基礎教程:抗性】

按下V後可以發現周圍的敵人,同時也會顯示他們的敵人卡。

有些敵人更加能夠抵禦某種類型的攻擊,從而降低你造成的傷害

傷害抗性一共分為四種:近戰、遠程、鮮血、暗影。

【基礎教程:老鼠與安全屋】

安全屋附近往往有老鼠。使用你的感知能力可以很容易找到它們。

此外,老鼠本身也是可以吸取的。

【基礎教程:製造】

你可以使用工作臺製造:

用來治療生病市民的療方

暫時提高自身能力的血清

以及改進與定制武器用的升級模組。

【基礎教程:血擁】

當時機成熟時,你可以對功能表之中登記的任何一位市民釋放進行血擁。通過吸取他們的鮮血,你可以一次性獲得大量經驗值。

經驗值會跟他們的血液品質掛鉤:血液品質越高的市民,你可以獲得的經驗值也會越多。

想要成功進行血擁,首先需要將目標魅惑,讓其遠離他人的視線。

你的魅惑等級必須高於或者等於市民的抗性等級,才能成功進行魅惑。

血擁也會帶來不可逆轉的後果。被血擁的市民將會死亡,當一個區域因為血擁死去的市民過多時,這裡的健康水準就會不斷惡化。

【第一章】

【序章:噩夢源頭】

“十二個睡夢,石冠下是沉迷的紅皇后”
“八隻野獸,誕生於八個不安夜晚”
這也許是昔日光榮的倫敦城即將湮滅的倒計時。
這或許是霧都居民最後的一支舞,獨自迎接死亡與瘟疫的挑戰。
把飛鳥掠空視為凶相,將流星墜落看作災兆。
人們向牧師尋求解惑,卻不知一切皆非有因。
當信仰無法拯救世人,科學成為了最後希望。
新疑問不斷湧出,而古老答案卻日漸枯萎。

——黑暗不就是蟄伏的太陽嗎?
——玻璃不就是反復熔煉的沙礫嗎?
——歌聲不就是武裝的徵召嗎?

當人類摘下聖樹禁果的那一刻起,生命的終結就被視為神明的懲罰……
但他們錯得實在太離譜了。死亡並不邪惡,也不是生命救主的懲罰。
從未品嘗過這種甜蜜的親吻才是真正的懲罰。
從苦難坎坷中覺醒吧,再一次獲得新生……

[步驟一:從警衛的追捕中逃離]

開場獲得控制權後,畫面中唯一鮮活的身影誘使主角上前將其撲倒。而被血魔的蠱惑佔據心扉後,他就做出了令他追悔莫及的錯事。

汲取了親生妹妹的鮮血後,他終於恢復了神智。沒有多少留給他悲傷的時間,警衛的呼喚很快就讓他清醒過來,並且試圖逃跑。

逃跑的路途基本上是一本道,順著唯一的路徑一路向前。中途道路會被雜物租阻截,在旁邊的屍體上可以找到一把短刀,擊碎障礙物後繼續穿行。

之後會遭遇兩名敵人,正式開始遊戲第一場遭遇戰。螢幕中會出現各類操作提示,總的來說無難度。

序章的流程相對較短而且粗糙,在受到陽光照射傷害後繼續前進,以最終找到標有“KEEP OUT”的紅色木門為終點。

此外,之後流程中所有的安全屋都會有這種標識。

進入安全屋後還可以進行一番探索,在地板屍體上可以獲得一枚懷錶,觸發一段回憶。

房間中還可以獲取到一些穩當,可以將邊邊角角都試著搜索一下,例如圖中的這篇《火與太陽》。

在二樓可以找到一把左輪槍。陷入沉寂之後主角再度回憶起之前發生的噩夢般的遭遇,也意識到自己恐怕即將轉變為怪物,決定用左輪槍來結束自己的生命。

身體的轉變比他想像的來得更快。一發左輪槍子彈也沒有辦法終結掉生命。再度醒來時,他依然痊癒。此時可以利用當前的經驗值來對主角進行強化。現在可以進化的技能有[自噬]和[利爪],都是相當實用的技能。

【第一章:隔離】

醒來之後,主角推測他腦海之中的聲音應當是來自他的“創造者”。因此決定回到自己醒來的東區碼頭,去找到創造他的吸血鬼,並且與其當面對質。

很快安全屋的門口就傳來撞門的聲音,需要從之前無法開啟的另一道門出去,這裡出門後會出現第一個跳躍提示,往後只要需要跳躍的地段,基本都會出現類似的提示圖示。

抵達另一棟建築,在一樓的屍體邊拾取武器“破舊木錐”後,從一樓出去。之後會遭遇戰鬥,活用副武器造成的眩暈進行咬噬回復鮮血能量,再使用自噬回復生命,或者是用血爪造成大量傷害。

之後的路途基本無話。穿越障礙後從工廠樓梯抵達一樓,出去就是東區碼頭。但在這裡只見屍體,未得元兇。主角認為跟著血液的氣味就能找到襲擊者。

開啟“V”之後可以進入感知模式,有些類似《巫師3》的狩魔獵人視野,血液會被高亮顯示。之後順著血跡一路追蹤,會抵達一處酒吧。

在酒吧可以跟櫃檯處的酒客和酒保進行交談,酒客不會給與推進主線的劇情,但與他談話可以將其登陸進市民功能表裡。而酒保則會告訴我們有一位客人剛剛回到自己的房間。

抵達二樓的房間,主角聽到了其間男人與女人的談話,但屋內人很快察覺到了主角的到來,談話被打斷,而主角也在警告下不得不立刻現身。在十字架發出的聖光威懾下,主角還是祈求到了一次對話的機會。

這位先生是戴森醫生,他也是使徒保羅聖帶會的成員,正在這裡進行一項個人調查,選擇帶感嘆號的選項與其交談可以推進主線的劇情。戴森處並沒有更多的線索,主角依然需要收集更多情報。

下樓找到正在擦地板的女人,與其交談後可以獲取到一條[市民線索]。

再度與酒保交談,可以利用剛剛獲得的線索向其詢問威廉的狀況,之後酒保會告訴主角,威廉喝醉的時候一般都會睡在他位於北部碼頭的船上。

開啟吸血鬼視野後,順著血跡可以找到死在船中的威廉。檢查現場的狀況可以獲知威廉是死於另一位吸血鬼之手。

順著血跡繼續搜尋,途中還會遭遇敵人…這時的敵人強度會比之前更高一些,需要更加專注的進行戰鬥。也可以利用背後偷襲來變得輕鬆一點。

途中還會遇到一處安全屋,看到老鼠時就會出現對應提示,可以在這裡進行一下升級。

抵達北部碼頭後,會立刻展開與威廉的戰鬥。這傢伙已經變成了吸血鬼,正在吸取敵人的生命:與它的戰鬥不算困難,按部就班即可擼平。

解決掉威廉後與旁邊的男人對話,沒想到竟然是他主動要求威廉吸食自己的鮮血,並且表示他可以理解威廉的行為和苦衷。此時突然出現的一位神秘女子留下“劣等血魔”的話語後就再度失蹤,而之前在酒吧遭遇的戴森博士突然出現,表示可以提供醫療救援,將男子接走。並且提到自己知曉主角的醫生身份,希望與主角一同乘船回去彭布羅克醫院,讓主角協助自己進行一些工作。

抵達碼頭後,直接往上的路會被護士和醫生擋住。這裡沿著碼頭一路前進,會遇到兩個小混混正在發生鬥毆,勝利者將失敗者踢進了河裡。上前與其對話,會出現第一次“血擁”的教程。

這裡選擇血擁可以獲取經驗值,但小混混也會因此死去。

繞路抵達醫院正門後,護士已經在此等待。與其對話,她會告訴主角他的辦公室已經收拾好了,就在二樓往左的最里間。

抵達自己的辦公室後,也可以將其視為一個安全屋。上床睡覺即可結束本次章節。

 

【第二章:夜勤病院】

“我分析了威廉 畢肖普的血液,但只取得了部分成功。這份血液樣本比普通人的血液更加不穩定,並表現出重度的變異,但這與我的情況不同…我必須繼續研究…我需要收集更多線索來瞭解實情。也許我還有充足的時間,但留給倫敦的時間不多了。這場傳染病殺死了成千上萬的人,整座城市搖搖欲墜。我開始相信這一切是有某種聯繫的,但我目前還找不到合理的解釋。目前,我必須扮演醫生的角色,在繼續研究的同時,也盡力説明那些需要我的人。”

————喬納森 裡德

一覺睡醒之後結束第一章,轉入第二章節。此時門口會傳來敲門聲,前去應門。來者是之前在門口見過的桃樂西 克蘭護士。她提到這裡的消毒水補給幾乎要消耗殆盡,而她之前感覺喬納森所在的房間還有一盒,因此前來尋找。

喬納森詢問之後得知由於連綿的戰事與傳染病,已經有好幾個月都難以繼續維持物資補給。喬納森作為一位出色的醫生,提出如果有一些日常的滑雪產品,他可以通過合適配比製造出消毒水。

接下來需要前去醫院的庫房獲取相關物資。庫房就在醫院後面的一棟大型建築。但它現在已經被封閉了,我們需要從後門進去。

推開後門就可以抵達庫房週邊,這裡會有稀稀落落幾隻低等血魔徘徊,將他們殺死,可以獲得一個[錢包],並且觸發一個“午夜的善惡花園”的當地調查支線。將這個錢包交給醫院門口的多米頓即可完成該任務。

庫房一樓通往地下室的門暫時被鎖上,在上面需要尋找的酒石酸亞鐵、奎寧等藥用原料都可以根據標識獲取。最終在一處辦公桌上可以找到[停屍房地下室鑰匙]。

次氯酸鈉就在地下室的工作臺上。這裡也會遭遇血魔,在獲取物品的區域還會觸發一場精英戰,敵人是等級7的約翰 多伊,當前主角很可能只有六級,戰鬥時還是需要多注意規避傷害的。

擊敗約翰後可以獲取到次氯酸鈉,之後離開庫房區回到醫院。可以在自己辦公室的工作臺上將剛才收集到的原料製作成療方,一共能製作4瓶[疲勞症療方]

再度找到桃樂西 克蘭並且與其交談,她十分感謝喬納森的工作,並且表示自己身後就有一位急需治療的病人。

與病房中的瑪律蒂默交談,在互動中按下E就可以進行“醫療診斷”,利用之前合成出的疲勞症療方來治癒他的病患。

回到二樓,在辦公室找到愛德格 斯旺西進行交談,他會引導喬納森去見一個人——也就是之前救下他一命的吸血鬼女士。

【第二章:院中之鼠】

在醫院入口附近的帳篷中可以找到那位女吸血鬼,她自稱是阿什伯裡女勳爵,與其交談後可以得知她是彭布羅克醫院的主要捐贈人,而她的名譽現在因為某種敲詐事件遭到了威脅和破壞,需要喬納森出面為其解決。

聽從勳爵的建議,去到醫院中找到哈莉特。這個躺在病床上的女人對周遭似乎有著一股說不出的怨氣,也毫無顧忌的將其宣洩到了喬納森身上。經過一番溝通,她提到這裡有三個行為不檢點的護士,其中有一個人會在工作時間和“某個男人”找樂子。

根據標識和吸血鬼感知能力可以輕鬆定位到碧琶護士和格溫妮絲護士的位置,前者就在一樓的病房之中,後者則在醫院入口處的帳篷中。與二人進行交談,之後將她們的嫌疑紛紛排除。就只剩下桃樂西了。

桃樂西並不在醫院。靠近標識後可以找到一處向下的階梯,她就在這個港口區域。

走下階梯後會觸發一段竊聽的教程。

每當你發現行為可疑的市民時,其心臟都會散發出一股明顯可見的光芒,通過觀察這些市民,你可以解鎖某種特殊的互動。

桃樂西此刻就在碼頭上與一位男子交談,竊聽其內容可以得知她即將乘船前往白教堂區。將一枚物件交給男子後,她就此離去。而男子則進入了排水溝中。

小心,下水道中十分兇險,遍佈著為數不少的劣等血魔。如果同時被好幾個敵人纏上,就很可能遭遇不測。

這裡可以透過吸血鬼感知,從另一處向上的階梯抵達一個封閉場所,會觸發一個營救任務。一位市民被血魔圍堵,急需救援。

擊敗門口的兩個血魔後與市民交談即可完成本次營救任務。

之後順著感應到的血跡一路向下,會找到之前與桃樂西對話的男人的殘缺屍體,還會遭遇BOSS戰:下水道野獸。

這個BOSS並不好對付,對裝備和技能積累都不算充裕的時刻來說,他的血量和傷害都太高了,眩暈槽也比較長。這裡強烈建議準備好[凝血掌控]後再來進行挑戰,有了這個控制技能,BOSS戰的打法就變成了跑位閃避拖CD,控住了上去打一套,無非是戰鬥時間會比較長。

之後調查之前與桃樂西對話過的男人的屍體,意外的會找到一張“克蘭護士的診療券”,上面提到只要憑券抵達達賴厄斯 佩特斯庫的房子然後出示此券,就可以獲得免費醫療。

【第二章:白教堂之隱】

“在桃樂西 克蘭護士與某個骯髒的幫派成員見面之後,我就失去了她的蹤跡。幸運的是,我在一個被某個瘋狂劣等血魔殺死的男性屍體上找到了有用的線索:白教堂的某種免費體檢優惠券。傳單是用英語和羅馬尼亞語兩種語言寫的。這張診療券邀請它的持有者去找一個叫做達賴厄斯 佩特斯庫的人,然後在他哪裡尋找桃樂西婭。這個桃樂西婭和桃樂西 克蘭會是同一個人嗎?她就是寫敲詐信給女勳爵的人嗎?我想我最好還是儘快去白教堂,那個護士應該能給我答案,如果我能找到她的話。”

————喬納森 裡德

白教堂街區十分危險,散佈了不少敵人,穿越河畔前往該區域前,強烈建議先回辦公室休息並且升級下技能和武器。

抵達任務標識區域時會遭遇一場較為麻煩的戰鬥,雖然沒有經營,但三人小隊和名為“高牆”羅傑的手持霰彈槍的大個子敵人還是會非常麻煩。

之後通過左側的鐵門逐漸朝達賴厄斯 佩特斯庫的房子前進。

不過當我們開門之後,應門的老人態度卻相當不友善,很快拒絕了主角的交談,直截了當的關上了門。再度敲門時已經無人應答。

這裡可以開啟吸血鬼感知後,繞去左側的鐵門,跟隨出現在視野中的達賴厄斯 佩特斯庫的身影進行互動後,就會切入一段與之前差不多的竊聽動畫。

達賴厄斯 佩特斯庫告知了開門者遭遇喬納森的事——他眼前的人赫然是桃樂西 克蘭護士。從這段對話中,喬納森還獲悉到有一位名叫理查 尼德科特的記者也在密切的關注這邊的情況。

接下來需要分別找到記者理查 尼德科特與詩人克萊頓 達爾比。

記者就站在教堂門口的階梯上。

原來記者早就盯上了這裡,他決心讓報紙刊登出白教堂區的真實狀況,也提到自己已經發覺有一位彭布羅克醫院的護士可能參與了一些不好的活動。而提及達賴厄斯 佩特斯庫時,他給了喬納森另一個人的名字:經常在白教堂區四處遊蕩的詩人克萊頓。

從這段對話中還提取到另一個線索。前幾日理查跟蹤達賴厄斯 佩特斯庫時,曾發現後者在信箱前將一封信件撕得粉碎。

在花店門口找到如圖所示的資訊,與一旁的垃圾桶對話就可以翻找到達賴厄斯 佩特斯庫的信。

找到詩人的路就比較蛋疼了。這個遊戲很多地方都刻意設置單向門,教堂這邊要從左側這個小門進去才行。

這種地方來幾個血魔也很正常,難度不高,不要浪到被圍毆就好。

與克萊頓交談後,獲悉了關於達賴厄斯的許多秘密,包括他是桃樂西的左膀右臂,以及此人是前羅馬尼亞的政治激進分子。收集到這些情報後,喬納森試圖返回再度嘗試進入達賴厄斯的房屋。

再次敲開房門,這裡與達賴厄斯的對話中有兩個選項,選取“讓我們來場男人之間的對話吧”即可勸服達賴厄斯放我們過去。

穿過房屋去到治療所,在一樓開啟吸血鬼感知,可以察覺到二樓的異象。

前往二樓會發現桃樂西正在嘗試解救一位危急病人。這裡可以對病人進行手術。根據選項的不同,有可能能夠挽救病人的生命,也可能會因為手術失敗而導致病人最終死亡。

筆者目前仍然在摸索救下病人的選項,稍後進行補充。

無論是否救下病人,都可以繼續觸發與桃樂西的單獨對話。

最終對話會導向三個結局:

1.放過桃樂西,令其辭職並且成為自己的後勤供給夥伴;

2.魅惑桃樂西,令其忘記這一切;

3.血擁桃樂西。

如果放過桃樂西,之後會導致女勳爵的不滿。不過為了尋求更加光明的結局,本篇攻略依然選擇了第一項。

從白教堂區返回醫院的路上會遭遇一次伏擊,敵人是希恩兄弟,場地中還會出現三名左右的敵人,十分難纏。建議採用的打法是利用咬噬的無敵和血爪強行RUSH掉BOSS,不要被小怪纏住太久。

返回找到女勳爵時剛好撞破了她進食的場面。不管如何,幫助她解決了敲詐問題,之後喬納森也得以從她那邊獲悉到許多有關吸血鬼的情報。但她並不是喬納森的創造者,也並不知道他的創造者具體為何人。

喬納森的當務之急是分析當時與克蘭共同進行手術時獲得的病人血樣。返回工作室進行一番解析,發現該病患感染了西班牙流感,不過也同時擁有劣等血魔高度不穩定的血液,他決定就這個發現去與斯旺西進行溝通。

【第三章:墓中之眼】

“我最近一次去白教堂,那裡的情況向我證明了倫敦人有多麼絕望,他們不得不使盡渾身解數應對當前的威脅。因果之間似乎無法挽回的交織在一起。桃樂西 克蘭選擇通過盜竊和勒索以積攢足夠的錢來以非法的形式為窮人治病,但我也看到她在簡陋的治療所裡拼命的想要救活垂死的病人。最終,我們沒能救活那個可憐人,但我現在相信西班牙流感和吸血鬼傳染病之間一定有著某種聯繫,因為我在勒茲萬血液的分析中發現,他的血液與我觀察過的威廉 畢肖普的血液一樣,具有高度不穩定的特性。我應該把這一切告訴斯旺西醫生,問問他關於醫學和吸血鬼的專業看法。”

——喬納森 裡德

解決了桃樂西的事後,前往院長辦公室與斯旺西交談,並且將勒茲萬 瓦西裡血液樣本中提取到的發現與其交流。二人的交流沒有達成進一步的共識,但斯旺西卻帶來了一個壞消息:喬納森的妹妹瑪麗即將在白教堂墓地下葬。

順著標識抵達白教堂墓地後,喬納森決定偷偷參加這一次的葬禮。從墓地入口右側看去可以找到一個高臺,跳躍上去就會觸發接下來的劇情。

葬禮上瑪麗的母親沉痛萬分,但喬納森只能在不遠處默默觀望著這一切。等待主持葬禮的牧師與母親都離去後,喬納森獨自來到瑪麗的墓碑前渴求傾訴——女勳爵突然出現,與其交談後,她勸說喬納森可以去往聖瑪麗教堂尋求慰藉。

前往聖瑪麗教堂的途中會遭遇一位體型巨大的男人,他現身後警告喬納森“在阿斯卡隆的畜牧區不允許出現會引起不必要關注的獨行俠”後隨之消失。

繼續前進的路途中會遭遇使用長棍的敵人,這種敵人非常難對付,需要特別注意對付他的策略。例如他會舉起十字架來,對主角造成持續的暈眩效果,還有一定幾率抵抗眩暈攻擊,需要優先用大招處理。

之後推開聖瑪麗教堂大門觸發主線劇情。

與牧師的懺悔之中會出現諸多分支選項,也許會影響到後續牧師登場時所說的話。這裡可以根據自己的傾向來進行選擇,不會影響接下來的主線。

在返回醫院的途中會出現血紅幻覺,隨後視覺中出現血色魔鬼,聲稱喬納森是他選中的“勇士”。

回到斯旺西的辦公室。喬納森的出現似乎打斷了斯旺西與一位身材健碩男子的交談。後者一眼就看出喬納森的吸血鬼身份,臨行前毫不留情的警告了他。

在喬納森離開的時間裡,醫院遭遇襲擊,至少一人死亡,多人失蹤。尤其是哈莉特 鐘斯的房間已經宛如屠宰場。二人經過情報交換,推斷最有可能的兇手就是肖恩 漢普頓,也許他當時就已經被感染了。喬納森決定親自去解決肖恩帶來的麻煩。

【第三章:悲傷聖徒】

肖恩的去處唯有碼頭一處。前往萊姆豪斯碼頭後,與遇到的居民們對話,不斷選取“我在找肖恩 漢普頓”後,最終可以得知酒吧的酒保湯姆瓦茨知道他的位置。

而根據瓦茨提供的資訊,肖恩很有可能待在他的夜間避難所中。避難所位於西北方向的一個舊倉庫裡。

之後肖恩的身處位置就會被標識在地圖上。這邊順著地圖上的道路前進,在一個工作間會遭遇名為“火花”吉米 巴羅的精英敵人。他持有噴火器,且場上會一直維持兩個小弟,如果小弟死亡他就會不斷召喚,比較麻煩。

沿路可以看見好幾具死狀淒慘的屍體,一路戰鬥一路沿著屍體和血跡摸索前進,最終抵達泰晤士河南岸。來到東區碼頭後繼續找到這裡的居民打探,可以從避難所的洛蒂 帕克斯頓處得知肖恩就在他的辦公室內。你也可以利用吸血鬼感知直接在建築物中搜尋他的位置。

找到肖恩後與他當面對質。不過肖恩矢口否認了被強加與自己身上的指控。他實際上早已成為劣等血魔,但他的信仰使他忍耐住自己的欲望,只以生肉為食。他給了喬納森一把老下水道鑰匙,希望他自己去河岸南邊的下水道中找到真相。

【第三章: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排水溝的入口就在標識位置,這裡敵人並不少,想要打開門先得將他們清理乾淨。

進入下水道後,入口是關閉的,需要我們開啟一個機關來將它打開。這裡有兩個入水口,由兩個閥門來控制開關。先將左側的打開,然後跳躍上去。

從通道裡來到右側口子處,使用武器將這裡堆積的木桶擊碎。

之後返回操作區,使用兩個閥門將兩邊的排隊全部關閉。

再回到操作臺,互動後下方的鐵門就會打開,從入口處得以進入下水道。

從通道進入後一路無話,基本是一本道的進途,需要對付沿途的幾隻零散血魔。一路前進後觸發劇情,隨後就會開始BOSS戰。建議在路上多攢攢鮮血值。

BOSS戰:費格爾

費格爾正在此處獵殺劣等血魔。他的殘暴之行散發而出,令喬納森不由開始與他爭辯。二人很快開始交鋒。

費格爾的普通攻擊比較慢,容易躲開跟順手還擊。但他生命值降低到70%後,就會週期性使用陰影攻擊。攻擊形式為他開始定在原地舉起雙手,不斷召喚出黑影在玩家身旁並開始攻擊。隨著他血量降低,召喚的黑影次數也會增加。

很好躲,聽准黑影降臨時的聲音連續閃避即可。

這裡推薦一招神技[凝血掌控],將它升級到3級後選擇恢復鮮血值,能夠相當輕鬆的壓制BOSS,製造攻擊機會,也能在耐力值歸零時救你一命。

擊敗費格爾後從當成的鐵門出去,沿途可以找到逃竄血魔留下的血跡,這裡可以開啟吸血鬼感知,順著血跡一路追蹤。

追蹤的盡頭會看到幾位血魔在不遠處餵養著倒地血魔,上前與其交談。與貌似劣等血魔頭領的老布麗奇特進行一番對話後,可以得知這裡是倫敦劣等血魔避世的聚居地點,而哈莉特就在此處。

不過老布麗奇特同時也警告了喬納森,現在哈莉特的狀況並算不上好。

前往最里間的房間,與在沙發上休息的哈莉特對話。面對喬納森的追問,哈莉特承認是肖恩將她帶來了此處,但沿途的屍體並非他們二人所殺,兇手另有其人。哈莉特認為這裡是她最終的歸屬之地,也接受了不被歡迎的自己最終的命運。

此間事了,肖恩需要喬納森自行發掘的真相也已顯露於前。返回時可以在聚居地通道中找到一扇鐵門,這邊需要先去另一頭扭動閥門將積水排空,之後即可通過此門進入。

從這裡可以直接回到肖恩的夜間避難所。穿過桌面上都是只剩下骨架的屍體的房間,拉開房門,再度看見正在享用他的“聖餐”的肖恩。

肖恩的確是劣等血魔,但他坦然接受了這個身份,甚至認為自己是上帝的“神意的傳達者”,他對聖經的解讀,令他坦然接受了使用將死之人的血肉維生的現狀。與肖恩對話的盡頭,喬納森與之前面對桃樂西一樣,可以對其進行最終選擇:

1.放過肖恩。

2.消耗500經驗值,用自己的血液將肖恩轉化為高等血裔。

3.血擁肖恩。

這邊的選擇也會對遊戲的結局有影響,並且其回饋會在本次章節就得到體現。攻略這邊筆者選擇的是轉化肖恩。

【第三章:猩紅之河】

肖恩與哈莉特都不是醫院與沿途慘死屍體的主凶,但兇手本身一定是客觀存在的……從避難所出來後門口又被發現了一具橫躺著的死屍。

上前檢查時搜索屍體,從手上可以找到喬納森母親的胸針。

搜索屍體時同時也可以獲悉這名男子的住址。順標識前往男子的公寓,進入公寓後開始吸血鬼感知,最終抵達二樓後,發現窗戶被什麼東西擊碎,喬納森判斷是有人被拉出去後一直拖到了街上。

順著拖拽屍體時留下的血跡繼續追尋,最終可以發現掛在樹幹上的女子屍體。

仔細檢查屍體,可以發現女子也是被吸血鬼殺死,在互動完畢後,高處腳手架上出現了一名女子的神秘身影,在說完“我發現你後”隨後轉身消失。

接下來的路途看似比較複雜,實際上卻也是一本道,只要看到能夠跳躍的地方就選擇跳躍,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不要被繞暈了去走回頭路就好。

神秘女子最終將喬納森引領到了墓地……走上臺階進入墓地就會找到這一次事件最後的真相。可這真相會帶來多少代價?

【第三章:埋葬過往】

滿腔怒火的喬納森快步走上臺階,卻發現不久前還再給予自己指引的牧師癱倒在地,眼見喬納森的到來,他面色慘澹,並且厲聲職責喬納森是“地獄的禍害、毀滅之子”。

而更令人意外的一幕則是之後的場景。

本應在墓地中沉迷的瑪麗帶著喬納森的母親出現,原來她也已經被轉化為吸血鬼……在喬納森懇切的請求下,瑪麗命令受到蠱惑的母親獨自回家。但喬納森殘酷殺死她的回憶,以及沿途之中殘殺的生靈令她難以控制自己。這對曾經的兄妹,最後走到了最為殘酷的關頭。

這裡比較能夠體現代入感的是瑪麗因為之前的環節中一直在“暗中注視”著她的哥哥,所以戰鬥中的話語也會因玩家之前的選擇而發生改變。

BOSS戰:瑪麗

瑪麗是本作第一個分水嶺。她的各項數值會對玩家之前的遊玩進行一個充分考核。如果沒有進行過任何血擁,也沒有刻意去刷過經驗值,本場戰鬥的難度還是相當之高的。

瑪麗的主要攻擊方式會隨著她血量降低逐漸解鎖。第一階段時只是普通的突進劈砍;而血量降低到70%左右時,她會解鎖嘔吐,在地板上散發出隨後便會爆炸的血霧區域;而且大概也是同等血量時,會發出一次尖嘯,在身邊圓形範圍內製造一次傷害(大概30%血左右還有一次尖嘯,請當心)

嘔血也會隨瑪麗的血量下降變得愈發猛烈。初期只有一次地板血霧,當瑪麗最終血量低於30%後,還會出現全屏隨機落點的血霧爆炸,再加上瑪麗隨血量降低而變得愈發強烈的攻擊欲望,本次BOSS戰的生存難度是在不斷提高的。

建議選取技能:

[自噬]就不用說了,絕招建議選擇[血沸]提供一定控制;小技能選[血爪]和[凝血掌控],注意凝血掌控最好升到三級,此外,血量和耐力上線也適當點一點。主要思路還是靠兩個控制技能的時間來進行輸出,其餘時間躲避蹭刀為主,切勿貪刀。到後期地板技和瑪麗的連招都非常有威脅,保守打法建議放棄控制外的攻擊。

瘋狂終究會迎來終末。親手再次終結了妹妹的生命,喬納森無言將她再度送回屬於她的墓穴之中……

【第四章:大獵殺】

“在埋葬了我精神錯亂的妹妹之後,過了幾個晚上,同樣的問題又開始折磨我…這樣的恐懼沒有盡頭嗎?是我已經感到習慣了嗎?既然瑪麗是在我之後由我創造的吸血鬼,那是誰創造了我呢?為什麼要這麼做?倫敦是這種神秘力量在暗處謀劃的核心,而我沒有多少盟友在這裡。儘管衛生危機愈演愈烈,愛德格 斯旺西仍然在管理彭布羅克醫院。阿什伯裡女勳爵還在通過資助醫療機構給予我們支援。他們兩個昨晚都沒有來找我,因為我需要時間來集中精神關注目前的形式。危險還在這裡,我幾乎可以感覺到它。今晚,我收到了一封來自于女勳爵的信,她邀請我儘快去她的住所與她見面。也許,我是時候再次行動了,去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

——喬納森 裡德

醒來後在辦公桌上可以找到一封來自女勳爵的邀請函,上面提及因為倫敦西區的形勢每況愈下,普裡恩衛士已經在倫敦展開了大獵殺行動。阿斯卡隆同心會的會長雷德格雷夫勳爵在這時聯繫了她,希望通過阿什伯裡女勳爵來傳達一份希望見到喬納森的訊息。

沿途可以看見街道上的狀況已經激烈了許多,處處可見混血狼種、劣等血魔與普裡恩衛士交戰的情景,而前往宅邸的道路也相當兇險。途中還會再度遇到創造者觸發對話。

*道中有很大概率遭遇一位名為H.G.格裡芬的敵人,不過難度不大。

抵達地圖標識處就是阿什伯裡女勳爵的宅邸。與她交換了訊息之後,阿什伯裡女勳爵推斷出喬納森的創造者一定是極其古老強大的血族,才能夠讓喬納森的血液也具備轉化高等血裔的能力。二人坐在壁爐旁促膝而談,喬納森最終決定當面去見一見雷德格雷夫勳爵,並且加入同心會來獲得更多行動的機會。二人在此時闡明心意,或許喬納森也是在此刻愛上了這位名為伊莉莎白的女性血裔。

【第四章:影子內閣】

*這裡稍稍說一下倫敦西區安全屋,有一個安全屋是在市區裡,就是裡德的家。在這個區域每次進入都會遭遇女血魔+男血魔的組合(除非該區域狀況達到穩定以上),女性血魔會瞬移而且原地會冒出血霧,而男血魔傷害奇高。和他們戰鬥並不是明智的選擇,進入區域突破木桶後可以直接往左走,看女血魔回頭後找到二樓直接跳躍上去。

根據地圖引導前往阿斯卡隆同心會,通過引導後前往二樓如願見到雷德格雷夫勳爵。與他的交談也可謂是棋逢對手。這位勳爵的城府極深,而從他的言語之中也的確能汲取到許多訊息:同心會此刻也岌岌可危,一樓大廳的狼藉現狀就能印證這一點。而同心會需要立刻主動找到這場瘟疫的源頭將其拔除,才能讓這場“大獵殺”結束。

從雷德格雷夫勳爵處可以得知,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騎士:威廉 馬歇爾是他的創造者,而他也是對於同心會而言相當重要的存在。甚至連喬納森的入職宣誓都需要對這位元騎士的名號進行。

這裡的選項之中,喬納森 裡德最終總是會加入同心會。

而喬納森剛剛成為同心會成員,接到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最為重要的任務:前往倫敦西區進行調查,找到瘟疫源頭。

【第四章:家族肖像】

這個任務需要與倫敦西區的市民交談,從他們口中收集到感染源的消息,之後前往感染源所在處進行清理。一共有兩處感染源需要清理。

第一處感染源很容易獲取,在同心會聚集地外可以找到四處徘徊的老朋友克拉倫斯 克羅斯列(找不到就開啟吸血鬼感知找好了),與其交談選取主線相關選項,之後第一處感染源就會被標注在地圖上。

抵達座標處後需要利用跳躍抵達二樓。之後在房間中展開搜尋,可以在二樓找到兩具屍體。之後還會在通往一樓的樓梯間遭遇第三具屍體。

在一樓會遭遇艾爾莎 馬拉尼。這個呆坐在椅子上的劣等血魔殺死了自己的家人,嘴裡還念叨著“桃莉絲”這個名字,與她已經無道理可講,唯有開戰。

戰鬥本身倒是沒什麼難度,就只是普通劣等血魔的級別。

殺死血魔後繼續在房間中展開調查,可以在桌面上獲取一封“來自弗萊徹表演學校的信”。從中可以得知這位已經淪為血魔的女人,其實是桃莉絲 弗萊徹十分欣賞的學生。她甚至將艾爾莎接納為自己的私人學生。

第二處感染源是從卡爾霍恩 羅素處得知,同樣是在同心會附近的商店裡。當然由於遊戲不支援存檔,也有可能需要詢問幾處NPC才能獲悉到資訊。

依樣畫葫蘆,這一次在宅邸中可以找到兩個正在爭吵中的劣等血魔,偷聽他們的爭吵內容,可以得知男子出軌被夫人抓了個正著,結果男子已經被感染,夫人也未免其難。

二人的談話在喬納森靠近後就會立刻被打斷進入戰鬥。這場戰鬥和裡德家門口那兩隻的戰鬥挺像,不過兩個血魔的血量都更多一點,儘量多用控制技能,遠端武器也不要省。

殺死兩隻劣等血魔後在房間中搜索訊息,可以在當前戰鬥房間的檯子上得到一份情書。原來導致丈夫羅傑 麥克弗森變成血魔的罪魁禍首竟然是桃莉絲 弗萊徹,這和之前第一處感染源的信件落款是一個人。

而無論是艾爾莎還是羅傑,從信件內容來看都是和桃莉絲有過親密接觸者。兩處線索都導向了戲劇學院的桃莉絲 弗萊徹,喬納森看起來和真相接近許多。

【第四章:恐怖戲劇】

“似乎我在倫敦西區找到的兩個感染源都與英格蘭最著名的演員桃莉絲 弗萊徹有關。我記得我在戰前看過她的表演,我必須承認她令人驚歎。我決定去她的表演學校,看看能否找到她與這場危機有關的證據。”

——喬納森 裡德

當務之急是立刻找到桃莉絲 弗萊徹所處的劇院。不過抵達劇院大門後會發現門是鎖上的無法進入,需要另尋入口。

劇院入口所在地如圖所示。

抵達地點後利用跳躍可以抵達二樓,之後繼續看向高處可以看到一個檯子,上去後與窗臺互動即可進入劇院。

進入劇院時我們身處三樓,可以在看臺直接看見樓下的桃莉絲 弗萊徹。此刻的她或許神智已經不大正常,正站在空曠的舞臺之上獨自唱誦著戲文。

下去劇院的路沒有多少岔路,略過不提。抵達一樓後推開門,即可直面桃莉絲 弗萊徹。

BOSS戰:桃莉絲 弗萊徹

與桃莉絲 弗萊徹的戰鬥也算是相當有挑戰性的。她和其他BOSS一樣擁有很低的硬直。使用普通攻擊容易被她隨手反擊,而其普通攻擊威力非常高,三刀差不多可以致死(沒怎麼堆血量的話),所以打輸出時務必多利用躲閃。

桃莉絲會週期性召喚血魔前來協助戰鬥。她召喚出的都是十分弱小的1級血魔,一次成功的攻擊就可以消滅。但這些血魔的招架動作很多,被逼近距離會非常麻煩。如果有學習遠端技能,這裡就會方便處理很多。此外,血魔也可以用作一個鮮血來源。

當桃莉絲生命值降低到70%左右,她會脫去衣衫展露真身,出現碩大的猩紅手臂。並且會利用手臂進行遠端攻擊和近身橫掃。注意,當她血量70%左右時的變身會附帶一次近身範圍的毒霧,當她念臺詞陷入硬直就要遠離了。

當桃莉絲生命值過低時,她會頻繁在場上製造毒霧,這時候就輪到遠端武器出場,輕鬆點射補刀,愉快。

桃莉絲威脅最大的其實還是她的平砍,時刻注意這一點,免得低血量被翻車又得再走一輪…

桃莉絲 弗萊徹也是受害者之一,但她必須被剷除。而這個可憐的女人也選擇了自己結束這悲劇。

戰鬥才剛剛結束,普裡恩衛士就即刻趕到。立刻原路返回,找到之前來時的窗戶,並且離開劇院。

【第五章:非自然選擇】

“雷德格雷夫勳爵又交給了我一個任務:他讓我把英格蘭最富有的人阿洛伊斯 道森轉變為吸血鬼,這個人在他聖殿教堂附近的宅邸準備好等我。我把我的妹妹變成了高等血裔,這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事情。現在,我該把另一個人變成我的子代嗎?”

——喬納森 裡德

解決了桃莉絲這個瘟疫之源後,返回同心會宅邸找到雷德格雷夫勳爵回報。他給予了喬納森的行為十分高的評價,但同時給帶給了他第二個任務:將阿洛伊斯 道森轉變為高等血裔。阿洛伊斯多年以來一直都是阿斯卡隆的成員,而現在他即將走到自己生命的盡頭,而為了這位老成員繼續活躍下去,雷德格雷夫勳爵獨自決定將這份轉化的機會交給喬納森。

伊莉莎白就在樓下,當喬納森下樓時就會遭遇她並且開始對話。與她的交流之中,喬納森獲悉了事情的真相:阿洛伊斯 道森是不折不扣的惡棍,令他獲得永生將會是倫敦的災難。而雷德格雷夫勳爵之所以不親自出馬,而是將這份機會賜予喬納森,是因為他的血統並不高貴,只能創造出劣等血魔。伊莉莎白提到她在調查關於喬納森的創造者時,認識了一個十分有趣的密探,而這位密探告訴了她有關雷德格雷夫勳爵的全部真相。

伊莉莎白強烈建議喬納森不要講阿洛伊斯轉化成吸血鬼。注意,這之後的決定會影響到與伊莉莎白的感情,也會影響故事的最終結局。

見怪不怪的,這遊戲直達的捷徑這時候肯定是被鎖死,需要繞路通過。從直徑的門旁繞一段,從北面的小路前進,正確道路上喬納森會出現語音提示。

當然這段路也沒那麼快,最後的線索都導向了下水道…神特麼去給人轉化還要繞這麼大圈的。

下水道之旅當然少不了遭遇戰,這裡也會遭遇一隻混血狼族,戰鬥方式和之前遇到的並無差別,算是強化版了。

之後的路途會出現岔路,但是很快也就會斷掉。抵達蓄水池後在控制台區域將閥門都互動一次,中央的鐵橋就會升起以供通行。

通過兩扇鐵門後繼續前進,在推開第三扇時會遭遇一個陷阱,刷出一共四隻血魔,非常難纏。建議先拉開距離後單獨秒掉一隻,其餘的看機會打眩暈蹭無敵咬噬。

之後抵達的區域有三個閥門,這裡與三個閥門互動,講鐵橋降低到如圖所示。

之後從往下的階梯穿過鐵橋繼續前進。

一路前進,跳躍過障礙後順著往上的樓梯,推開最終的鐵門就能抵達另一側的聖殿教堂區域。

在這裡可以與行人攀談,詢問他們認知中的阿洛伊斯 道森。

至於阿洛伊斯 道森的宅邸,需要穿越一個安全屋,最終的區域定位如圖所示。

【第五章:生命之泉】

“伊莉莎白認為我不該答應將阿洛伊斯 道森轉變為吸血鬼,因為他一直是一個冷酷的暴君,讓他這樣的人獲得永生絕對不是一件好事。但我現在是阿斯卡隆的成員了,我發過誓要聽從雷德格雷夫勳爵的命令。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

——喬納森 裡德

推開一樓的藍色木門就能找到在此靜靜等待的阿洛伊斯 道森。

在交談之中,喬納森通過許多問題認真確認了阿洛伊斯的真實想法,但這些鬥與他收集到的消息無誤:阿洛伊斯的確打算建起高牆將富人與窮人隔離起來。而獲得了永生之後,他也會毫無顧慮的宣洩自己的欲望。

這份偏執與阿洛伊斯擁有的巨大權勢融合在一處,會釀成巨大的災難。但玩家操控的喬納森依然可以做出三個選擇:

1.魅惑阿洛伊斯,讓他不再畏懼自然的死亡;

2.花費2000經驗值將阿洛伊斯轉化為吸血鬼;

3.血擁阿洛伊斯。

這三個選擇會影響故事的結局。這裡最傾向於“好結局”的方式就是魅惑阿洛伊斯,這也是筆者的選擇。

當然,拒絕轉化阿洛伊斯的結局就是引起雷德格雷夫勳爵的不滿,此刻他正等候在門口處等待最終的消息。與他彙報有關情況後,他當即就將喬納森逐出了阿斯卡隆同心會,並且對他下達了格殺令。

離開宅邸時發現老布麗奇特正候在此處。與她交談中得知伊莉莎白也曾經找到過她。而老布麗奇特發現了獵手的計畫:他們準備在今晚對醫院發起進攻。喬納森必須立刻返回彭布羅克醫院。

【第五章:死於劍下】

“老布麗奇特正在阿洛伊斯 道森的宅邸前面等我。伊莉莎白讓她小心關注彭布羅克醫院的情況,因為我們兩個都在尋找關於傳染病和我的創造者的答案。老布麗奇特在醫院附近看到了普裡恩衛士有一些不尋常的活動,她擔心吸血鬼獵手們很快就會襲擊醫院了。我必須立刻去那裡,看看愛德格是否還好。”

——喬納森 裡德

返回醫院來到斯旺西的辦公室,卻發現大門已經被人敲開,斯旺西也不在此處。順著血跡一路追尋,最終會抵達前往頂樓的電梯。

通過電梯前往閣樓後,喬納森立刻被熾熱的光照灼燒倒地。傑佛瑞 麥卡勒姆突然出現,並且相當確鑿的表示“自己已經找到了凶星的源頭”,直值斯旺西與喬納森二人是罪魁禍首。談判已然無用,麥卡勒姆喝下了自稱是亞瑟王血清的強化劑,二人的戰鬥一觸即發。

BOSS戰:傑佛瑞 麥卡勒姆

*在對戰麥卡勒姆時可以考慮洗出一個遠端攻擊技能。

傑佛瑞 麥卡勒姆的戰鬥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時麥科勒姆只是普通的吸血鬼獵人,會使用重劍進行攻擊,距離較遠時也會掏出手弩進行射擊,威脅並不算大。當然近戰連擊一套還是相當危險的。

當血量降低到90%時,麥卡勒姆會按下觸發器,在場地中投射化學照明,一旦接觸到地板上的光照,主角就會如同被日照般不斷失去血量。而他此時也會解鎖手弩五連射,得注意及時閃避了。

當血量降低到70%左右,麥卡勒姆會再度喝下血清,並且在場地中投射更多的照明,進入第三階段。此時他會放棄使用手弩,當主角與他的距離較遠時,會雙手持劍進行衝鋒。可以等他近前時快速按下閃避,能夠抓到他不小的破綻。

戰鬥愈到後期,麥卡勒姆的攻擊欲望就愈強,而場地中的投射光也會越來越多,跟其他BOSS戰的節奏差不多。穩紮穩打,不翻車才是正經。

擊敗麥卡勒姆後,也可以進行選擇,將他轉化為吸血鬼,或者放過他。

這裡講麥卡勒姆轉化為吸血鬼,後續的任務會更加簡單一些。筆者選擇了轉化。

【第五章:無良科學】

“普裡恩衛士綁架了愛德格 斯旺西,並把他帶到了他們的新大本營——就在桃莉絲 弗萊徹之前的劇院裡面。我得馬上過去,救出我親愛的老朋友。”

————喬納森 裡德

再度返回多羅絲 弗萊徹的劇院(這破遊戲就不給個安全屋傳送,跑得真要死),這一次可以直接從正門進入劇院了。

來到之前與桃莉絲戰鬥的區域,清理掉這裡的敵人後,在如圖所示的桌面上搜索,可以找到“麥卡勒姆的報告”以及一把“劇院舞臺鑰匙”。

[img=1540,0]http://img1.ali213.net/glpic/upload/20180615/91EB6[/img]

這把鑰匙可以打開圖示中舞臺左側被鎖起來的門。開門之後可以進入負一樓,而斯旺西此刻也是被關在那邊。

當然,在地下室中進行搜尋,還會在一間資料室中獲得關於“天使之淚”的訊息。

而之後斯旺西的交談中滲出的真相令人瞠目結舌。

原來桃莉絲 弗萊徹的真名是桃莉絲 鐘斯,她是哈莉特 鐘斯的女兒。桃莉絲 弗萊徹是在彭布羅克醫院看望自己的母親時被感染的……而哈莉特則是由斯旺西的實驗一手造就:斯旺西最初利用吸血鬼的血液來做實驗,希望這份血液中的活性能夠治癒老哈莉特,並且獲悉治療流感的方法。而這份吸血鬼的血液則來自伊莉莎白。

斯旺西擁有太過急於求成的心,這讓他違背了自己作為醫生的職業道德,也同時背叛了自己的兩名病患……這裡對待將一些和盤托出的斯旺西,喬納森依然可以做出選擇:

1.放任重傷的斯旺西自生自滅;

2.消耗3000經驗值將斯旺西轉化為吸血鬼;

3.血擁斯旺西。

斯旺西的本心並不邪惡,但他造就的這一切也不可原諒。筆者認為這裡最傾向“好結局”的選項應該還是放任斯旺西自然死亡,也不枉費二人朋友一場。

是斯旺西對當時無助的喬納森伸出援手,甚至讓他得以從容地尋找一切的真相。也是斯旺西慷慨的援助了伊莉莎白,讓她能夠人道的汲取將死者的血液……可是就如同斯旺西所言,生活背叛了所有人,這位優秀的醫生也不得不為這份過失付出應有的代價。

【第六章:解毒劑】

“伊莉莎白逃走了,我沒能夠阻止她。當我告訴她愛德格將她的血用在了哈莉特 鐘斯身上,她可能就是傳染病的真正源頭時,她似乎受到了驚嚇……還有這麼多疑問沒有解答……現在,我得找到哈莉特 鐘斯,像阻止她的女兒桃莉絲一樣阻止她。我必須為即將到來的戰鬥做好準備。”

————喬納森 裡德

真相終於被查明。前往伊莉莎白的宅邸將真相告知她。不過當喬納森親口說出傳染源的血液供給是來自伊莉莎白時,她十分震驚,並且隨後就立刻離開了。

接下來最重要的事就是配製馬歇爾對抗凶星時使用的配方。分別需要獲取胰島素、亞瑟王的血液和威廉 馬歇爾的血液三樣物品。

胰島素就在第二章時去過的醫院停屍間,在建築物的一樓。

亞瑟王的血液則需要從麥卡勒姆處獲取。如果之前我們已經將麥卡勒姆轉化為吸血鬼,這時候可以在墓地找到他,與其交談就可以直接獲取到任務物品。

最後一樣威廉 馬歇爾的血液在同心會手裡。之前如果已經被同心會逐出,現在就沒辦法從正門進入了,可以繞到後院找到後門進去。

雷德格雷夫勳爵此刻在一樓的書房中。與其陳述利害關係,之後還是能夠順利取得威廉 馬歇爾的血液。

這三樣任務道具總體獲取都算不上難,最麻煩的部分還是遊戲沒有傳送功能,幾乎要跑大半個地圖,而且沿途的遭遇戰非常多,觸發戰鬥時還沒有辦法開門,非常煩。

之後找到隨意一處安全屋進行合成,可以製作出[解毒劑]。

【第六章:豚鼠】

“我已經有瞭解毒劑,準備好阻止哈莉特 鐘斯了,不管伊莉莎白的血液現在把她變成了什麼東西……作為吸血鬼,作為醫生,我是倫敦最後的機會。我已經準備好接受我在這場悲劇中需要扮演的角色了!”

————喬納森 裡德

一切都準備就緒,是時候去找到哈莉特解決一切了。

這裡的路途和之前差不多,從標識出進入下水道,不過之後就是反著來走了。

抵達劣魔聚集地後找到哈莉特的房間。現在此處已經一片狼藉,滿地血跡和劣魔屍體,而哈莉特則不知所蹤。開啟吸血鬼感知後可以發現來時的道路上佈滿血跡,順著這些血跡前進,最終會抵達芬斯伯裡公園水庫。

在終點前會再度遭遇神秘人,而它會給與喬納森十分鄭重的警告:繼續往前將遭遇十分嚴酷的戰鬥。他將要面對的哈莉特已經喪失了心智,成為災難的化身。

繼續往前意味著結束本章後遊戲將直接轉入終章,之後將無法繼續之前未完成的支線任務。當然,自動封存的進度會停留在這裡。最好還是確認其他支線已經完成或者想要直接觀看結局才繼續往前。

BOSS戰:哈莉特&赤紅女神

沿著血跡繼續前進,很快就可以在水庫之中遭遇已經轉化為怪物的哈莉特。與她已經無道理可講,唯有戰鬥。

與哈莉特的戰鬥並沒有多少難度,她的血量比較低,眩暈槽也比較少,唯獨需要注意的是她被連擊時有很大概率會噴吐毒霧,這毒霧的傷害相當高,如果自噬等級不夠的話(筆者打的時候為2級)是跟不上掉血速度的,很容易被毒死。所以不要貪刀。

擊殺哈莉特後赤紅女神就會出現。與赤紅女神的戰鬥中是無法利用咬噬來回復鮮血值的,所以最好備齊補給物資,以及最好在與哈莉特的戰鬥中想辦法攢滿鮮血值。

赤紅女神的戰鬥就是一個耗時較長的持久戰了。赤紅女神除了會使用爆炸血球(在地板上召喚一個稍後會爆炸的道具)之外,普通平砍威脅並不大;當距離較遠時也會使用血矛進行攻擊。

赤紅女神會不間斷從血池中召喚出血影,血影數量很多,但攻擊並不高。不過此戰中回復次數受到相當程度的限制,在血影存在期間最好還是保守防禦為主。當赤紅女神血量較低時,伴隨血影還會施展空中攻擊,注意閃避。

耐心、耐心、耐心…這場戰鬥確實非常麻煩。特別是失敗還要從哈莉特重新打,特別糟糕。

將赤紅女神再次送入沉迷後,這一次的危害倫敦的“凶星”也總算被解決,喬納森成功將倫敦從瘟疫威脅中解救出來。戰鬥結束後在入口處遇到老布麗奇特,她表示自己見證了一切,也將永遠保留這份真相。而關於她的隱秘事實,則是她其實曾經是雷德格雷夫勳爵的妻子,也是他第一次進行轉化的物件,目的是永葆妻子的美麗容顏。但目睹她轉化為劣魔後,雷德格雷夫無法再接受她。

此間事了,但喬納森依然需要去解決最重要的事,關於他的愛人的事。

【第七章:健康病原攜帶者】

“凶星已經被阻止了,赤紅女神再一次進入了沉睡。我的使命已經完成,是時候離開了。伊莉莎白,我的愛,我來找你了,尋求你的真相。我向所有被遺忘的神和墮落的聖徒祈禱,向繁星的墳場中那隕落的太陽祈求,希望你能在那裡等我……”

————喬納森 裡德

駕車抵達城堡門口後,由於城堡本身年久失修,需要自己找到進入城堡的路。其實也不會容易迷路,本身岔路比較少。

在城堡入口處會最後一次遭遇神秘人,這時候才清楚得知他的身份:米爾汀。與他交談可以獲悉許多資訊。

之後利用各類跳躍抵達城堡之中,再找到洞口抵達城堡一樓。

在一樓的入口處開啟吸血鬼感知,可以看見壁畫上的兩個符號,分別是月亮和劍。這也是之後解謎的答案。

從入口左側進入餐廳,在這裡的牆壁和柱子上可以找到四個可互動的按鈕,其中有一個按鈕和其他按鈕隔得比較遠,位置如圖所示。

與月亮和劍圖案的按鈕互動後,壁爐的開關就會開啟,從暗門得以進入地下室。

在地下室中可以找到伊莉莎白和威廉 馬歇爾,這位英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騎士。與二人交談,也可以還原出許多事情的真相。這位高尚而偉大的騎士即使淪為了血裔,也依然堅定的相信那是天使米迦勒賦予的純潔力量。而他與伊莉莎白之間的父女情誼,也使得他將好不容易尋找到的解藥交給了不慎被其感染仇恨之血的伊莉莎白,自己則在此處苦苦壓制著嗜血欲望長達數個世紀。

當然,一切的最後,威廉 馬歇爾還是得到了他尋求的解脫。

故事迎來最後終局,根據玩家的選擇,結局也會出現不同分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