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re (柴堆) 圖文全攻略

26 七月

廣告

作者:楓紅一刀流

來源:3DM

冒險模式介紹


本遊戲具有文字冒險遊戲的特色,其間摻雜著一些探索和戰鬥來推進劇情。
所謂文字冒險遊戲,可稱為電子或互動式小說,以文字敘述為主,輔以圖片演出劇情。在對話中有多種選項和分支。
主角是流亡者團隊“夜之翼”的一員,駕駛著一輛大蓬車到處旅行。
隨著團隊不斷的有新隊員加入,大蓬車裡有很多的道具和角色可以互動,從而調查觸發一些小的劇情。本作陸續會招募到20多名的隊員角色,每場戰鬥你要從中挑選3名隊員組隊。
每推定一段劇情,你需要夜觀星座來確定你的位置,從而確立你當前的目標地。


接著,你的大篷車可以行進到下一個探索地點。


旅行中你會有一點閒置時間,這時你可選擇進行某個事項。比如收集資源、自習和訓練隊員等等。
搜索周邊的環境能找到不錯的道具,自習可以普遍提升隊員的素質,而訓練某位隊員可以提升他的技能和等級。


每個地點都有多條路徑,走哪一條路徑由玩家自行選擇。
每條路徑會有不同的遭遇,你可以參考隊員給出的理由和建議,再行定奪。


在旅行中會遭遇到游商,你可以和他交易道具。
重點是為隊員購買珍貴的護符。

 

二:戰鬥模式介紹

隨著劇情的推進觸發戰鬥,或者稱為比賽。
如圖所示,戰場的兩側是敵我雙方的營火。
在場中會有一些障礙物:土堆、冰層等等,會阻礙雙方隊員的移動。
每一方都有100點積分,哪一方的積分扣完就會失敗。
比賽開始,你需要在隊員中挑選3名得力的角色參與戰鬥。你可以選擇對技能和操作得心應手的隊員登場。
每位隊員都擁有獨特的技能,並可佩戴提升能力的護符。
戰鬥(比賽)以3V3的陣容進行。
比賽規則是爭搶光球投進對方的營火之中,以扣減對方的分數,將分數減至0即可獲勝。
和藍球比賽差不多,在開始爭搶戰場中央的藍球,爭取投進敵方的營火之中。


場中的雙方可以任意的攻擊,按手柄的B鍵會出現攻擊範圍,鬆開即可對範圍內的敵方隊員實施攻擊。
被擊殺的隊員會暫時離場,經過一定的冷卻時間在營火附近復活。
頻繁的擊殺,可造成敵方的減員,從而使突破防線變得輕而易舉。


每個隊員的攻擊範圍是不同的,那些攻擊範圍廣的敵人是比較可怕的,得儘快的脫離他的攻擊區域。
每名防守狀態的隊員都有其防守光環,光環能夠擊飛對手。當隊員拿到光球後,腳下的光環會消失。


當前方無法突破或敵人逼近時,你可以將手中的藍球傳給後方(手柄A鍵),再尋求突破。
每位隊員只能移動一次,在移動停止後就不能再動,除非再次拿到球。

移動快的隊員能夠快速的繞過防守的隊員,進到後面的營火附近。
投球有三種方式,一種是遠距離投射,按手柄的B鍵瞄準,鬆開投射,有一定的延遲。這種投球方式建議在敵人防守較嚴密的時候使用,它的得分較少。
第二種帶著球直接沖入營火,這種投球方式建議防守一般,利用漏洞穿刺進去。得分中等。


第三種是直接帶球跳入,人球合一,一起跳進敵方的營火。按手柄的X鍵有短暫的蓄力動作,鬆開完成跳躍。
這種投射方法在敵人造成大幅減員,防守比較薄弱時採用,是極力推薦的,得分較多。


在戰鬥結束後會進入技能功能表,根據戰鬥獲取的啟蒙值來提升隊員的等級,學習新的技能。或者給隊員裝備適當的防符裝備,以提升它們的能力屬性。
總之,戰鬥部分需要玩家不斷的熟悉操作、掌握技巧、磨合團隊、規劃策略,最後才能打得有聲有色、得心應手。在後面的流程攻略中,沒有特殊情況不再介紹戰鬥部分,由玩家自行發揮。

 

三:全隊員技能介紹

  待補。


媒體給予這部遊戲的評價較高,大抵是由於豐富的劇情和獨特的戰鬥模式。
不過筆者看來,它不算什麼大作,頂多算一個還算精彩的小品級遊戲。

序章(Foreword)

1:蠻荒之地(Downside)

你走在一片人跡罕至的蠻荒之地(Downside),充滿了寂寥和無助。最後在饑渴交困下幾乎崩潰,倒在空曠的沙漠中。
一陣吱呀聲中,一輛大篷車出現在視野。車上的三個傢伙都蒙著面具,裹著長袍。
他們判斷你是被聯邦驅逐的流放者,在商定後,他們決定對你施予援助。
為首一人摘下了面具,介紹自己名叫海德溫(Hedwyn)。
他勸你不要擔心自己的身份,他們對此毫不關心。他們會提供一些小小的幫助,比如飲水、療傷藥、食物等等。
隨後,他扶著你前往那輛老舊的大蓬車,
大蓬車裡的情形比外面強不了多少,在車裡見到了生有一對大角的金髮女子,名叫喬達裡埃爾(Jodariel)。
還有一隻會說話的狗,名叫綠尾羅奇(Rukey Greentail)。在這輛車裡邊堆放著一些年代久遠的書藉。
這三人的團隊稱為“夜之翼”,在這片領地頗有些名號。
金髮女說救了你一條命,需要你做點事情作交換。就是閱讀這裡的一本書,然後將內容告訴他們。他們開始把你稱作“閱讀者”。


主角於是打開車裡一本厚重的書藉,按Y可閱讀文本。
上面寫著:“親愛的閱讀者,你是一名來到這片荒漠的流放者,和我們一樣。我們是寫下你手中這本《儀式之書》的八位記事員。你的能力足以理解這本書的精髓,這點毫無疑問。
我們披露一條逃離這片荒蕪之地的路線,回到自由的家鄉。天空裡的星星將成為你的嚮導,Ere旋轉到第一年的冬至,尋找它下面排列的八顆星中最明亮的……”
“前往指引的地點,穿上儀式服飾,準備完成接下來的試煉,到時你會知道更多……”


這本書描述著一路重返聯邦家園的複雜方法,當你望向紛繁而模糊的星空,你感覺身體愈發的虛弱,陷於幻境之中。
一個聲音響起,說你觸碰到了禁忌的知識,可以從流放地重返家園。接下來,你要親自見證一個儀式。
海德溫說會和你一道踏上返鄉的旅程,大家眾心一致,全力以赴的逃離此地。沿途上,你需要眺望星空,指出歸鄉的方向。


接下來是儀式之書的第一場試煉。
其實這是最基本的練習,控制隊員前去拾取光球,然後把它傳給後面的隊員。
每位隊員只能移動一次,在移動停止後就不能再動,除非再次拿到球。


當對方隊員搶到球後,你可以跑到他的身旁,按住B鍵出現攻擊範圍,將對手置入範圍內,再鬆開按鈕釋放攻擊招式。
擊殺對手後,對手會暫時離場,冷卻時間後才能復活。
靈活的攻擊能夠造成敵人的減員,從而撕破敵方的防守,容易帶球進入敵人的後方。


投球有三種方式,一種是當敵人擁有大片防守光環的時候,你可以按手柄X鍵跳躍投球,連人帶球一起進入對方的營火中。這種投球方式得分最高。20分。
第二種是對方的防守有漏洞,你可以直接帶球沖入營火,這種投球方式得分中等。15分。
第三種是遠投,按住B鍵瞄準營火,進行遠端投擲,這種投球方式得分較低。10分。


當你蘇醒過來後,向夥伴們說出書上記載的事情,跟隨著海德溫來到馬車外面。
你遙望星空,觀察天心的Gol星座,這顆南方明亮的星星為你指出了方向。
如巨角女子喬達裡坎爾所說,接下來一行人要前往東方的高爾山脈。看樣子是一個不錯的開始,三人對你都禮貌相待,尊敬有加。
一行人要重返自由的聯邦國度,這本儀式之書是一把鑰匙,而你是那個掌握著鑰匙的人。

2:沙漠牧場(Downside Prairie)


來到綠洲出現岔路,綠尾羅奇堅持走北邊的空樹根,而海德溫建議前往南邊的花池。
大夥唯你這個“閱讀者”馬首是瞻,最終走哪條路線由你來決定。
筆者選擇走北邊,小狗羅奇會找到一隻小包裹,可以找商人賣錢。


最終來到高爾山脈的山腳,等到黃昏時刻,大家站在了一起,準備完成儀式之書的第二場試煉。
此戰對陣的是倫德爾(Lendel),當他摘下面具的時候,說眾人只有最後的機會看到他英俊的面龐了,因為在看過之後就要死掉了。沒有人比他更如此的接近自由,而眾人的到來粉碎了他唯一的希望。
因此,一場大戰不可避免了。如《儀式之書》提及,在這裡終於開始了一場試煉。


接下來是一場戰鬥,運用此前你掌握的技巧在此自由發揮吧,過程不表。


“夜之翼”取得勝利,存照留念。
戰敗的“指控者”首領倫德爾悻悻而去,臨走還要面子的說此戰洞悉了“夜之翼”的弱點,下面再碰到會給你們好看。


經過兩場戰鬥會積累一定的啟蒙值,給隊員們學習新的技能。
並裝備上收集到的護符道具,提升戰鬥能力。


完成了試煉,也驗證了《儀式之書》的正確性。大蓬車裡,大家無不心情激動的說:依照書上的指引肯定能回到自由之鄉。
海德溫領著你走出了大蓬車,說你的心中肯定有不少的疑問,現在儘管問,他會知無不言。這裡有幾個問題,你可以問他們是因何流放此地的,是怎樣得到這輛大蓬車的,為何你不能自己運用那本《儀式之書》,如果你沒有接受他們的幫助會發生什麼……
多選一。


接下來觀察星象,調查天心的啟明星,定位下一個探索地點是西北方的喬米爾峽谷(Jomuer Valley)。
稍事休息,一行人啟程出發。

第1章(Chapter 1)

1:喬米爾峽谷(Jomuer Valley)


在啟程前閱讀一下《儀式之書》,得知本章將遇到稱為第一流亡者的沙赫爾皇帝(Sahr)。本章你將在荒蕪之地找到他,並拯救他的生命。
並且,你將遇到西羅亞•默爾的變身,他將眾人一行命名為記事員,並且他成為第八位記事員,這是一行人最偉大的榮譽。
隨著瞭解他的經歷,新的試煉也將開始……


來到喬米爾峽谷,這裡的氣候炎熱幹躁,令人很不舒服。
在這裡遭遇到一個服飾奇異的女孩,怯怯的上前探問,是否能找到逃出去的路。看來她是從隊員們的談話中聽到了隻言片語。
看到她人畜無害的樣子,巨角女喬達裡埃爾上前回應,說“夜之翼”不能保證讓她返回家鄉,但會提供房間和補給品,大家可以一起冒險探索。說完,巨角女就轉身整理房間去了。
聞言的女孩興奮不已,手舞足蹈起來。小狗羅奇望著她,朝海德溫挪了挪身體,抱怨說這傢伙是什麼鬼,團隊怎麼什麼人都招。
海德溫勸慰它說,將她留在車上是最好的選擇,夠得她到處亂說“夜之翼”的去向。


邀請女孩上車,此時可給她設定一個名字,從此她就成為團隊中的一員了。
筆者設定的名字是瑞亞(Rhae)。


繼續前行,來到山谷的開闊地帶。炎熱的溫度讓大家找一個山洞休整,同時躲到清涼的夜晚時分。巨角女喬達裡埃爾邀請你參加他們的放鬆時刻,此時有3種選擇:
1:搜索周邊的環境。能夠獲得一定的資源物資。
2:自習。提升全員的一點啟蒙值。
3:指導一名隊員。提升某位隊員的啟蒙值。


休息之後,天色已晚,天氣清爽起來,大家繼續前行。
前面有兩條路徑,任選一條路線吧。
筆者選擇的是北方路線,途中瑞亞感覺到沙子和空氣中有記事員的氣息。


往前來到喬米爾之泉,在此設立營地休息。
在此遇到游商,你可以將身上沒用的貨物賣掉,並為隊員購買有用的護符道具。
這裡嘗試著給綠尾羅奇買一件護符-月冠,然後將護符給隊員們裝備上,並修習各自的技能。


即然瑞亞感知到了記事員的氣息,大家準備開始新的試煉。
看到瑞亞觸摸儀式服裝,巨角女緊張到不行,讓她遠離那些衣服。
正爭執中,小狗羅奇說星空發生了變化,讓大家出去看看。
隨後,新的試煉開始……


戰鬥之始,遇到綽號“蒼心”的德爾伯特(Dalbert Oldheart),以及他兒子埃爾默(Almer)。他贈送給主角一件護符-順風冠。
隨後,你需要從四名隊員中挑選三名參與戰鬥。


戰畢,德爾伯特對於“夜之翼”的流亡者充滿了敬佩,說你們終將帶來黎明,獲取自由。
他的兒子埃爾默卻無比的沮喪,德爾伯特安慰他說,這一切都是宿命的安排,他們只是做了該做的,此外無它。
之後,瑞亞會邀請埃爾默加入隊伍,只是埃爾默不願離開父親,轉身跑掉了。


來到外面凝視天空,調查天心的午夜之星-哈烏伯(Ha’Ub,The Midnight Star),確定下一個探索之地是下垂之手(Flagging Hands)。
接下來一行人往東穿過峽谷。此時你仍有兩條路可走,建議走之前沒走過的那條路線。


回到峽谷的東部,瑞亞感受到有怪物逼近,瑞亞自告奮勇,前去清理外面的小怪物。
這是一場別開生面的戰鬥,你要控制瑞亞抵擋潮水般進攻的小怪物。
你需要在它們侵入營火之前,按B鍵予以擊殺。根據擊殺數,可獲相應的金幣獎勵。
你可用防衛環觸碰,或是按住B鍵範圍攻擊。


戰鬥過後遇到一隻小精怪,瑞亞嘗試著模仿它的尖叫聲,將它收入隊伍中。
接著,沿著南方的路徑趕往惡兆石塚。


往前遇到一名孤身的吟游詩人,那只小精靈歡快的跑到了他的身邊,詩人管它叫提茲(Ti’zo)。
吟游詩人走向諸人,說雖然從未謀面,但知道大家的意圖和目的,這些都是他的老主顧香檀木(Sandalwood)告訴他的。隨後,他主動要求加入隊伍,將來遇到他的老主顧,會解釋一切的。
眾人聞言表示歡迎,吟游詩人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塔里克(Tariq)。


往前來到哈烏伯石塚,按照《儀式之書》的指引,下一場試煉將在這裡觸發。
吟游詩人塔里奇這時提出約談,有時間的話到大蓬裡與你談點事情。
在這裡還遇到一名游商,給新隊員購買一件護符道具吧。游商還大方的贈送給你一點星塵,是提升護符等級的材料。


採購完畢,一行人穿戴整齊,站在石塚處等候著試煉的到來。
過了許久,一條瘦狗出現在眾人眼前,輕蔑的掃視一眼。小狗羅奇站出來提醒諸人,那是巴克(Barker Ashpaws),千萬不要盯著它的眼睛。
巴克看到同類,對羅奇訓斥了一通,說它竟與兩條腿的人類混在一起,簡值是狗類的恥辱。隨後巴克連聲大笑,呼朋引伴嘯聚在一起,試煉正式開始!


此番應戰的是狗類,它們的身法都很敏捷。綠尾羅奇請纓出場,你欣然同意,並想找個時間聽它談談巴克的舊事。
這時大家注意到,那只小精怪也穿戴著儀式服飾,等候著按受試煉。吟游詩人塔里克解釋說,小精怪和人類一樣通曉很多事情,並囑咐小精怪此戰須全力以赴,讓這些新夥伴們刮目相看。


接下來你要親自操作小精怪,熟悉它的技能。
按住手柄X鍵能使小精怪漂浮空中,但會消耗精力,耗空就會掉下來。
按RT鍵能進行短暫的衝刺。
按住B鍵能進行自爆,傷害大範圍內的對手,不久會在營火旁復活。
練習完畢,挑戰隊員登場挑戰!


戰鬥勝利,巴克訝于一行人的表現,說下回的戰鬥會正經對待。
回到大蓬車恢復體力,並打算下一步的行動。
綠尾羅奇因為沒有抓到巴克而顯得有些沮喪,海德溫勸慰它幾句,不用把巴克的事看得太重。
這時,吟游詩人塔里克邀你到外面轉轉。


來到大蓬車外,看到巨角女喬達裡埃爾和塔里克凝望星空。
於是你也望向空中,調查空中那顆最亮的星,確定下一個目的地是下垂之手的惡臭洞穴(Fetid Cavern)。接下來,一行人要往北穿過峽谷,前往下垂之手。
瑞亞堅信,記事員一定如神祇般俯視著眾人,眷顧著眾生。而巨角女卻說這片荒涼的大陸早被大神們遺棄了。吟游詩人塔里克說下垂之手陰鬱寒冷,大家還是早些安息,恢復體力吧。


回到大蓬車裡,調查吟游詩人的白色豎琴可以切換背景音樂。
由於新隊員的加入,裡面增加了很多可互動的物件。
你還可以與綠尾羅奇交談,得知它與巴克之間的一段往事。

2:下垂之手(Flagging Hands)


次日清晨,你發現巨角女、海德溫和吟游詩人在討論當前的情況。
看到你的到來,海德溫匆匆打斷了話頭。
往前來到下垂之手,這裡是一片沼澤地帶,霧霾沉重,泥濘難行。
巨角女說,穿過這片沼澤地,就能在岸邊找到那座軍用礦洞了。


吟游詩人塔里克邀請你到大蓬車裡,給你看了一顆水晶球。
它是超凡水晶球,一件與儀式有關的古物。
你上前調查它,這時出現一隻幻影,穿戴著儀式用的服裝,如同實質的人類。
她摘下面具,稱自己是桑德拉(Sandra),當你第一次拿到《儀式之書》的時候,她曾經見過你。
現在她是你的新夥伴,也是一名僕人。她比任何人都瞭解《儀式之書》,如果你不聽從她的忠告,她會把你拆成碎片的。


在與桑德拉交談後,會有四個選項,重要的是前兩項,它也是超凡水晶球的重要訓練功能。
1:請求一場記事員的試煉。
2:在一場儀式實踐中挑戰她。

選項1,選擇出一名隊員在比賽中打敗對手。以一對三,勝出的話能得到不錯的道具獎勵。
選項2,選出三名隊員進行一場比賽。在這場比賽中不會獲得獎勵,在此訓練你的隊員。


在熟悉超凡水晶球的功能後,一行人繼續旅程。
沼澤地的跋涉讓隊員們大吃苦頭,每個人都顯得精疲力竭,唯有小精怪提茲看起來不受這種惡劣環境的影響。
接下來有三條路線可選:北方的寒冷壕溝、中部的瘟疫蒙特、南方的休耕牧場。
北方的寒冷壕溝能夠收集到有價值的道具,中部的瘟疫蒙特能夠縮短通過沼澤的時間,南邊的牧場可以提升一下護符的等級。


穿過沼澤地來到軍用礦洞前,強烈的陰鬱氣息瓦解著每位隊員的意志力。
休整並等候試煉儀式的降臨,你抬頭眺望夜空,試圖穿過濃重的迷霧看到夜幕中的星星。
這時小精靈然然發出一聲尖叫就消失不見,似乎受到什麼驚嚇。塔里克說它不是害怕,而是向眾人示警。
巨角女發現在附近的崎嶇岩石和腐化樹幹後埋伏著幾道黑影,你也覺察到自己的感知被抑制了一般,顯示無比的遲頓。


這時,從一片陰影中滾出一個稍顯笨重的傢伙,渾身包裹在布袍裡,戴著面具,難見真容。她用低沉嘶啞的聲音說:小小的夜之翼,竟然敢侵犯它們休息的領地,你們會見識到明澈的星光會重現這個地方。
說罷,她的身影重新歸入黑暗。
塔里克說方才那道黑影是沼澤原住民的領導者-女巫Udmildhe。雖然《儀式之書》提示她不會妨礙你的腳步,還是儘量少生麻煩為好。


試煉開始。此番的對手是女巫Udmildhe和手下,她們信奉的是Yslach魔神,在民間神話傳說中,他被八大記事官伏誅。現今,女巫和子民期待著魔神重新降臨。
經過一番惡戰,眾人終於取得了勝利。海德溫發出感慨,從未想過會與沼澤原住民交手。瑞亞則說當年八大記事官殺掉Yslach魔神的場景,大概和今晚的盛況略同吧。
被打敗的女巫Udmildhe,撂下一句狠話就悻悻的逃走了。


在擊敗了原住民女巫後,一行人回到安全溫暖的大蓬車裡。
綠尾羅奇歎氣說不知何時才能離開這個討厭的地方,而巨角女說它還沒有好好享受女巫的殷勤款待呢。
海德溫說有閱讀者和天上的星星可以指點迷津,不過現在星星是看不到了,只有往北方行走了。巨角女說西北邊是索利斯之海,那裡有數不清的聯盟團體,幾乎沒有船隻敢航行於那片海域。


聊天被小精怪提茲打斷了,你和隊員們走出大蓬車,來到外面的夜色中。
瑞亞和塔里克此時正在凝望天空,塔里克看到你的到來,說此時天空清澈多了,不如就看看星象,找到接下來的目標地。


你望向夜空中的蔚藍之星,確定下一個目標地點是位於索利斯之海中,一座失落島嶼的廢墟。
當你說出結果,綠尾羅奇還以為是開玩笑,這些人如何能穿越茫茫的大海呢?


塔里克說一切皆有可能,他的老東家檀香木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在西邊有一個叫大伯圖德(Big Bertrude’s)的地方,那裡是檀香木夥伴的產業,或許她可以幫助大家。
海德溫聞言露出了笑容,看樣子這是當下最好的選擇,整理行裝出發吧!


在大蓬車裡看到綠尾羅奇在角落裡翻找著什麼,它說想要送你件東西,以換取你的真心話。它試圖找出適當的詞語來形容,搜腸索肚的沉吟一番,然後確定身邊沒有外人,湊上前詢問你關於它的鬍鬚有什麼好的建議。
這裡有三個選項:
1:說鬍子看起來不錯。
2:勸它最好剃掉鬍子。
3:保持沉默。
選擇1可提升它的信心屬性。


來到西邊的大伯圖德,這裡聚居著很多的原住民,每個人都裹在黑暗的袍子裡,隱於陰影中。你可以感覺到他們的眼睛在觀察著你們的一舉一動,對你們指指點點的。
塔里克上前說是老東家檀香木派來的,那些原住民才從陰影中走出來,用他們奇特的工具檢測著你們的大蓬車。


隨後一名身形高大的原住民走上前,毫無疑問的,她是這些人的領導者。
她聽說一行人提到檀香木的名字,便上前詢問他的行蹤。
塔里克向她致意問候,說香檀木經常提到她,以及她的製作技術。他現在和檀香木久無聯絡,不過確定他還活著,現在大概在蘇醒森林附近的某個地方等著自己呢。
現在一行人穿越水域趕往那邊,但是大蓬車是無法勝任的,

原來,那位原住民首領的名字就叫伯圖德。
她聽了塔里克的一番話,皺眉沉吟了許久,讓一行人明早再來,他們會改造那輛大蓬車。


塔里克轉身就走,被海德溫攔下,問他怎麼放心將大蓬車留給這些原住民。
塔里克說一切都是老東家的謀劃,他只是按部就班的實施而已。
海德溫問他為何那麼聽從老東家的話,塔里克說,老東家幫他找回了曾經失去的一種感覺。


接下來有一段的休閒時光,你可以選擇搜索周邊環境,或是給隊員安排訓練提升實力。


翌日一早和塔里克會面,和夥伴們進到大蓬車裡調查,裡面已經改裝一新。
車體的牆壁進行了加固,並且密封性能很好,現在這輛大蓬車已經能在海上航行了。
海德溫高興的邀請伯圖德婆婆一起體驗航海,老婆婆卻把他給訓斥一通,看樣子她是蠻古板的,開不得玩笑。
老婆婆讓一行人往北航海,找到檀香木後告訴他,再次來大伯圖德作客。隨後,她就不再言語。
塔里克打破沉寂,他手上有航海圖,並知道這艘“船隻”怎樣操作。


於是,一行人駕駛著改裝後的大蓬車,前往北方的龍海灣(Wyrm Gulf)。

3:索利斯之海(Sea of Solis)


大蓬車變成一艘船隻在海面上航行,來到龍海灣。這裡礁石嶙峋,水流湍急,航行起來很是兇險。
隊員們看起來沒有完全的適應新環境,海德溫心裡忐忑,如果按照《儀式之書》指引的那樣,下一場試煉儀式在海洋中央,那麼又會遭遇到什麼樣的對手呢?
塔里克讓你確定下一個航行目標地,是廢棄礦船(Hulk of Ores)。


接下來,沿著亂石兜轉一圈,抵達索利斯海的外部(Outer Solis)。


航行中,綠尾羅奇和巨角女會談論起海德溫,他大概是頭一次出海,身體的狀態不太妙,作為管理者的你需要給予更多的關懷和幫助。
於是,你前去探望了海德溫,他雙目緊閉,問你在過去的時光裡最在意的事是什麼?此時有四個選項:
1:你收集的書藉。
2:擁有了幾個朋友。
3:或許是食物。
4:沒有想到。

筆者選擇的是2,結果海德溫看起來病得不輕,會影響到下一場試煉的表現。


繼續航行,正式進入索利斯之海。
瑞亞瞭望遠方,感受這翰海雄風,沒想到這片海洋會如此壯麗。
海平面的遠方,就是下一場試煉的地點-廢棄礦船。


接下來有兩條路線可走:一條是北邊的小王路徑(Underking Pass),一條是南邊的極深海溝(Fathomless Trench)。
按照提示,北邊的路線可以獲得書記官的祝福。
筆者選擇的走南方路線,途中小精怪會潛入海裡撈起一件價值不菲的商品,可以賣錢。


終於抵達廢棄礦船的廢墟,這裡就是下一場試煉的地點了。
目前還沒有遭遇到對手,休整一下隊伍,向游商買點道具裝備。
到大蓬車裡找巨角女喬達裡埃爾說話,她說海德溫的病情開始好轉了,並提到她與海德溫之間的友情。
她在孩提時代就認識海德溫,現在她不得不承認,他已經長大了。儘管如此,有些事情她沒有直接告訴他,比如她一直信任著他,偶爾的,她也會茫然,不知他將帶領著團隊走向自由還是厄運。
這些事情,她無法對他提及。在恰當的時機,她準備說出心裡的意見。


穿戴好儀式服裝,一行人站到廢墟裡迎接下一場的試煉。
不久,幾隻大蛇樣子的生物浮現海面。你意識到它們是海洋中霸者,一群海龍。
離你最近的一隻摘下了面具,露出這位龍騎士的真容,他的名字叫洪水先生,代表吉爾曼(Gilman)先生向你致意。


在廢船的甲板上見到了洪水先生提到的吉爾曼先生,他們這些龍騎士名為“柴堆之心”,同樣是流亡者,被困在這片海域中。
言罷,兩隻龍騎士複帶上他們的面具,比賽開始!


這場比賽難度比較大,對手的速度都很快,不容易擊中,他們也很容易突破到家門口。
所以隨時注意後方的防守,反應要快。在對手減員或是傾巢而出的情況下,靈活的帶球沖到敵人的後方。


比賽取勝後,兩名龍騎士吵鬧一番跑開了。
回到船艙裡休息一下,塔里克一臉沉重,說海德溫現在的情況並不樂觀,建議他臥床休養。不過,海德溫並沒有乖乖聽話……
話聲未落,海德溫一臉輕鬆的走了進來,看大家都拉長著臉,笑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巨角女知是中計,揚言要把塔里克的脖子扭斷。塔里克這才說,海德溫的身體在他的調養下,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海德溫此時將目光轉向你,問你接下來要前往何處,現在他雖然病癒,還是覺得踩到堅實的陸地覺得踏實。


來到船外面,你凝視夜空,尋找最亮的那顆銀星,確定下一個目標地點是黑色盆地(Black Basin)。


黑色盆地在北方,塔里克說到達那邊會有些困難,途中需要穿越不息風暴(Deathless Tempest),像手中的這樣的小船是無法通過的。
現在的機會在“柴堆之心”,那些掌握著水的力量的龍騎士,或許是穿越風暴的關鍵。


在船艙找小精怪談話,海上航行以來,它表現得特別的歡快和活潑。
當它向你作出一個搞笑的表情時,你可選擇作出以下反應:
1:開心大笑。
2:微笑著點頭。
3:不理睬。
選擇恰當的話,或獲取它的回饋,提升它的信心。

 


休整之後,船隻繼續航行,前方有兩條路線。
北方的“粗糙的石頭”會觸發小狗綠尾羅奇調查廢船殘骸的劇情,最後綠尾羅奇空手而回,致使羅奇和巨角女丟失下場儀式的-1希望。如果巨角女選擇阻止,則只丟失羅奇下場儀式的-1希望。
南方的“泡沫海”會觸發小精怪提茲跳到水裡撈寶物的劇情,不過雙手空空的回來,神情非常的沮喪。會使小精怪提茲和女孩瑞亞丟失下場儀式的-1希望。


逼近不息風暴,大家對它一籌莫展之際,海蛇騎士吉爾曼先生出現在面前。
巨角女以為來者不善,說儀式已經結束了,沒必要再打了吧。
沒想吉爾曼騎士卻說要加入“夜之翼”,願意追隨大家效勞一二。他的那些海蛇同類在前方不遠的營地裡,都是一群懦弱之輩,他是不屑為伍的。
海德溫承諾說,如果他能保證大家穿過不息風暴,他就可以加入。


接下來海蛇騎士吉爾曼為了證明自己,往遠方遊了過去,平息肆虐北方的風暴。
來到如圖地點,這裡有很多普拉尼斯的卵生物,你這裡要做的是運用吉爾曼的技能摧毀它們。按B鍵可釋放衝擊波,破壞範圍內的卵生物,當然你直接碰撞上去也可以。


在清掉全場的邪惡生物後,海蛇騎士洪水率領族人出現,指責吉爾曼膽敢背叛了族人,投靠了夜之翼。
吉爾曼說騎士就是靠勇敢生存下來的,他不害怕挑戰。氣急敗壞的指揮海蛇們朝吉爾曼圍擊。
此時儘量躲避海蛇的圍捕,按B鍵攻擊“柴堆之心”的小海蛇們。戰後吉爾曼道別,而洪水先生大聲咆哮的罵他叛徒,總有一天騎士們取得他的腦袋。


待在原地的“夜之翼”等了一天的時候,也不見海蛇騎士的身影,眾人變得焦躁不安起來。這時,渾身濕透的吉爾曼先生回來了,努力的保持著騎士風度,說不息風暴不再是威脅了。隨後,他倒了下去……
海德溫上前扶起他,歡迎他加入“夜之翼”。
接下來,往北方穿越風暴中的縫隙吧!


穿越了風暴,前面發現一條水流似乎可以通往前方的陸地。
這時小狗羅奇詢問吟游詩人,他手裡的魯特琴是否能夠彈奏得響呢?
在寂寞無聊的航行時光裡,彈奏起明快的曲子能夠調查人們的心情呢。
於是,小船在吟游詩人的歌聲中,繼續朝著北方的黑色盆地航行……

4:黑色盆地

回到陸地,船隻變形為大蓬車,鋸齒狀的車輪在地面上隆隆作響。
大家來到了黑色盆地,安營紮寨,準備商量如何前往目標地點。
進到車裡邊,和新成員小海蛇吉爾曼聊天,他正為加入大名鼎鼎的“夜之翼”而興奮,正勤快的練習劍術。
他在逃離了“柴堆之心”後,熱切的期待在後面的儀式中有所表現,那可是《儀式之書》裡所描述的最為神聖和榮譽的事情。


海德溫派出志願者到四周偵察情況,你站在大蓬車的旁邊放哨。不時的看到有黑影飛入天空,由於距離太遠,看得不甚清楚。
沒過多久,同伴們陸續的回來了,帶回他們偵察到的情況。
女孩瑞亞從東邊回來,無甚所得,只說那邊的熔岩很是熾熱。
海蛇吉爾曼先生從北邊回來,明顯受到了驚嚇,發現他有些恐高。
巨角女從西邊回來,說那邊似乎有道路可通,如果趁著黎明的光亮前行,暗影和峭壁大抵可以看得更清楚。而吟游詩人似乎不同意她的意見,說這裡流放的翼族人是很危險的存在,但他有辦法找到一條安全的路線。
海德溫說當下最好休整一下,等黎明到來之際再繼續行進。


接下來進入閒置時間,搜索四周環境,還是自習、訓練隊員,悉從尊便。


休整完畢繼續旅程,此時有兩條路線:黑色海岸和高翼灣。
黑色海岸是一片狼藉的沙地,大蓬車困在這裡,吟游詩人會前去尋找安全路徑。等了一天,吟游詩人回來了,說如願找到一條小道。這時一名女翼人俯衝了下來,旋即飛走。巨角女丟失下次儀式的-4希望。


高翼灣路線會遭遇到很多飛來掠去的翼族人,巨角女顯得很煩躁,而吟游詩人努力讓她冷靜下來,說他試圖與這些翼族人談判,稍安勿躁。
巨角女同意他的想法,於是吟游詩人朝著空中的翼族人呼喚,說他們一行人只是這裡的過客,不會打他們的獵物和領地的主意。
隨後一名翼人出現,抓住了吟游詩人飛入雲端。
當巨角女惴惴不安的等了許久,吟了詩人被翼族人送了回來,說大家可以大方的通過此地了。看來談判是很成功的。巨角女丟失下次儀式的-4希望。


一行人終於抵達“的裡亞斯特之巢”,下一場的儀式很快將在此舉行。
你總是感覺一雙無形的眼睛在盯著你的大蓬車,在這裡安營休息一下,購買道具整備隊伍。


整備完畢,接下來你和同伴們聚集在被稱為“的裡亞斯特之巢”的詛咒之地上,等待著儀式的開始。
不久,你們聽到了撲翼之聲,一名翼族女飄然降落,無比傲嬌的稱大家是一夥下等的烏合之眾。聞聽此言的巨角女很是憤怒,那翼族女突然沖了過去。
這時另一名翼人現身,對巨角女承諾說,她會幫忙擺平此事,共同的利益所驅使這麼做。她的名字叫帕米西亞(Pamitha Theyn)。方才那個翼人是她們“鮮血姐妹”的成員,無須責怪她的無禮。


巨角女不知這位名叫帕米西亞的翼族人,為何向大家示好,一行人本來無意與她們翼人有什麼瓜葛的。
這時海德溫走了過來,朝巨角女低語幾句,巨角女滿臉不解的問他,是不是當真?
帕米西亞滿臉好奇的問,眾人是如何穿越海洋到達這裡的,看樣子這些人不像她們翼族人,能夠在天空中展翅飛翔。
接下來,海德溫將問題拋給了你,你開始觀察帕米西亞,覺得她似乎為某事煩惱,有著十分強烈的動機。你這時有三種選項,來表示對她的看法。
筆者選擇的是1:她看起來不錯。


這樣你勸說海德溫給帕米西亞一個機會,相信她所說的話。於是海德溫同意她的提議,讓她為“夜之翼”做點事情,保證“鮮血姐妹”不再給大家找麻煩,並且還要和巨角女修好。
帕米西亞欣然同意,答應做這兩件事情。言畢,翼人潘米西人加入隊伍。


接下來展開試煉儀式,此戰帕米西亞作為新加入的成員,是必須登場的。
通過對話,得知那名翼族對手,名叫泰咪西亞(Tamitha),是另一名的“鮮血姐妹”。
泰咪西亞得知姐妹背叛,不想再浪費時間,離自己遠一點,在賽場上見真章吧。
帕米西亞則喃喃說,若是不浪費時間,那麼又會是怎樣的人生呢,為何不給自己一個解釋的機會呢。


試煉開始,在開始需要熟悉一下翼人帕米西亞的操作。
按住手柄的X鍵可以騰空飛起,全消耗體力,耗盡體力會掉落下來。
按住RT鍵施展衝鋒,能夠擊飛路線上的其他對手。
按住B鍵再釋放可以對敵人進行攻擊攔截,此間敵人無法擊殺她。


這場戰鬥的難度有所增強,你可以發揮新隊員優勢,按B鍵對飛行的對手進行攔截,或是按X鍵阻擋飛行的對手。
當對方只剩下20分的時候,“鮮血姐妹”會進行一次雙人對決。你只須控制帕米西亞將球射入對方的營火即可。


取得勝利後,女翼人泰咪西亞黯然離開,而帕米西亞則被收入“夜之翼”的隊伍中。
隨著女翼人的加入,綠尾羅奇就陷入沉默,面對女翼人的微笑,倉皇的逃出了大蓬車。


吟游詩人把你拉出了大蓬車,你眺望星空,尋找下一個目的地。
觀看夜空中的春日之星,確定下一個地點是西方的漫步林,那裡是吟游詩人提到的東家檀香木所在的位置。
看來很快就能和檀香木會面了,在黎明到來之際,你需要穿過一條通往西邊的狹窄通路,他就在那裡等著你。


回到大蓬車裡,與新成員帕米西亞談話。自從她加入隊伍以來,就一直沉默獨處。
她感謝你的信任,能接受她這樣遠古以來人類的敵人為隊友,是件不容易的事。此時一定在猜測她的動機吧,其實她只是想擺脫“鮮血姐妹”,此外無它。


繼續前行到硫磺馬內,這是一條通往森林的小路。
結果在這裡馬車撞到了障礙物,輪子卡在了黑色的峭壁中。巨角女顯得很不高興,你嘗試著和巨角女一道把馬車弄出來。隨著一聲咆哮和怒吼,終於將馬車抬回到堅硬的地面。
但願這所有的麻煩是值得見檀香木一面的吧,巨角女這樣想吧。

海德溫猜測檀香木大概不喜歡久等,而據吟游詩人塔里克說,相反的,檀香木是一個非常有耐心的人。現在,立刻動身往漫步林吧。


接下來有兩條路線:北邊的燃燒堡,南邊的玻璃峰。


在北邊的燃燒堡,海蛇騎士吉爾曼能夠鑽到地裡找到礦物:多孔水晶,可以買給商人。
在南邊的玻璃峰,女翼人帕米西亞飛上了附近的山峰,找回一件護符:恒星碎片。

5:漫步林


來到漫步林的邊緣,這裡是預計與檀香木會面的地方,然而等了許久也不見他露面。
吟游詩人建立趕往儀式地點,以完成儀式優先,檀香木會自己找上來的。


前方有兩條路線:北邊的針地、南邊的灰沼澤。
北邊的針地,據吟游詩人說,這裡是檀香木學習儀式的地方。他是一位儀式方面的大師,如果能找到他,會成為一位很好的夥伴。不過在這裡並沒有發現檀香木的蹤跡。
南邊的灰沼澤,據吟游詩人說,這裡曾是檀香木的居所。不過沒有他親自引導,是無法找到確切居地的。
這兩條路線,最終都是相同的結果,最後一行人迷失了方向。


繼續前行,同樣會有兩條路線:北方的焚燒樹林、南方的灌木下。
兩條路線的結果也是相同的,在紮營調查周圍的環境後,會找到一段樹皮,上面刻著一則資訊。資訊是檀香木留下的,在讀過之後,得知檀香木在西邊的地點-煤渣根。
接下來會有一段休閒時光,你可選擇搜索環境、自習、訓練隊員。


來到煤渣根,小精怪提茲發現了檀香木,原來他是一名高大的老樹精。
老樹精呵呵大笑,高興的喂給小精怪一些食物。
吟游詩人點點頭,向大家介紹這個老樹精就是他提及的檀香木。
老樹精隨後望向你,說現在他們可以自己解決儀式的問題了,你可以離開“夜之翼”,也可以作為夥伴繼續留在隊伍中。這也就是變相的說,解除掉了你“閱讀者”的職位。


此時你有三種選擇:堅持留下來、和大家道別、保持沉默。
無論選擇哪一種,海德溫都會站出來替你說話,說你一路上盡職盡責,不但是一名閱讀者,還是一位朋友。“夜之翼”不能隨意的處置你,大家彼此的命運已經糾纏在了一起。
老樹精歎息一聲,說他也不想如此,不過看樣子現在已經開始朝錯誤的方向邁進了。隨後,他叫走了吟游詩人到大蓬車裡談話去了。


繼續前行到陸林,這裡是星星指引觸發下一場儀式的地方。
在此安營紮寨,進行休整。在大蓬車裡,你可以聽到老樹精和吟游詩人的一段談話。
他詢問吟游詩人一路上你的表現,得到的答案是肯定與讚揚,老樹精打量著你,說對你拭目以待。


休整完畢,一行人來到被稱為“陸林”的聖地,等候下一個試煉儀式的發生。
周圍的樹林讓你感覺一種很久沒有過的平靜。突然,其中的一棵樹動了一下,隨後,那棵樹竟然誇張的朝你走來。
來者是另一隻樹精,名字是曼利(Manley),他就是下一場試煉的對手。


試煉儀式正式開始,這場比賽的難度會逐步增加。
每投入一次球,曼利都會在場中生出幾個樹根,製造出障礙。
這樣你想躲避對手,帶球到後方的難度會增大。同樣的,敵人也不容易帶球突破到你的營地。


在比賽中取勝後,大家回到大蓬車中。老樹精檀香木對你予以肯定的評價,說你能夠勝任閱讀者的責任。
並要你和隊員們到外面觀察星象,以確定下一個目標地點。他給出一個簡單的提示:北方的高地,有些寒冷的地方。聞聽此言,恐高的海蛇騎士吉爾曼有些不開心了。


來到外面瞭望星空,觀察黃金之星,確定下一個行動地點是索利安。


老樹精檀香木解釋說,此去北方有一座阿洛迪山,而在山頂則是索利安瀑布。
原來,他也能閱讀星象,知道那些禁忌的語言。你作為閱讀者的技能雖然罕見,但還是他允許你擔當這個角色的,讓你參與這個計畫的。
至於這個計畫,老樹精沒有說下去,當務之急是休整一下。


回到大蓬車裡,和裡面的巨角女談話,她會詢問你對她的觀感。
選項2的話,能為下次儀式的巨角女獲得+1希望。
休整完畢,一行人繼續冒險的旅行。

6:阿洛迪山


黎明時分,老樹精向你展示了一條穿出樹林的路,這條路通往北方的極寒之地,彼端就是你的下一個目的地。
離開樹林,來到斯克裡恩河岸,這裡被阿洛迪山的陰影所蘢罩,備感陰寒。


老樹精召集了所有人,一起討論有關儀式的事情,以及他提到的計畫。
樹精說,這些人為了獲得自由的共同信仰而集聚在一起,其實這一點並不重要。他問了你一個問題,自由對你來說又意味著什麼呢?
這裡有8個選項,筆者選擇的是“不用擔驚受怕的生活”。
他說這是一個不錯的答案,贊同你的看法。
他接著說:“恐懼控制了自由的覺醒,但是,恐懼是一種天然的衝動,我們每個人的共同感覺,經由我們的判斷而產生的深植入骨的衝動,從而推動我們鼓起勇氣。
如果不是因為恐懼,他懷疑大家的人生中是否會做過這麼多的事情。現在,大家即將一起完成生死攸關的大事件。”


接下來,老樹精談起自由對他而言的意義:“正如閱讀者的你所言的,自由意味著無所畏懼的活著,能夠滿足一個人的好奇與衝動,至少人之間不會互相傷害,不會遭到裁決與報復。
自由意味著不會因你知道什麼、愛上何人或者所思所想而成為一名罪犯。”
說著,他的目光望向遠山。“在接下來的幾天裡,你們的流亡生涯將要結束,你們將重回聯邦。你們在此地獲得了至高的榮耀,但是我想,你們雖然不獲能得真正的自由,但至少,你們由於一個古代試煉系統而同仇敵愾,團結一心。這個系統能説明我們找到長期以來人們失去的東西,八大記事員如今不在這裡的話,很顯然的他們不想直接干涉這裡的事情。”
“長久以來,我都希望組成如今這樣的團隊,這樣團結一心。你們不僅僅是為了自己尋找自由,而是分享彼此的友誼與召喚。我的計畫是,我們通過儀式解放彼此,然後在另一邊的聯邦世界裡重逢。每個黃昏的新月,我們會在漩渦聖所相聚,我們需要竭盡所能。我的代理人會在另一邊解釋餘下的東西。”


老樹精的這番話,讓海德溫有些反感,覺得他遮遮掩掩、老謀深算。
樹精說這個計畫並不勉強各位,如果不想參與的話,可以申請離隊,在這裡渡過餘生。
過了一會兒,每名成員均沒有異議,老樹精點頭道:“很好,雖然你們每一個人並非都彼此當成朋友,但能站到一起通過嚴苛的試煉,就是能完成這個計畫的希望。”
“你們尋找真正的自由嗎?你們在聯邦不會等到它。但是,我們可以一起取得它,為了大家彼此,這就是我的承諾。”接著,他長舒一口氣。“言盡於此,我請你們都認真的考慮此事,讓我們在旅途的終點重聚。”


討論完畢,大蓬車繼續北行。
途經山腳的莫爾道,大家在此安營紮寨,等養精蓄銳後再攀登阿洛迪山脈。
在此,老樹精再次與海德溫展開討論,說大家要想離開這裡,重返聯邦獲取自由,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需要一個一個的隊員獲得解放,而不是一次全部離開。
現在還只是第一步,首先一行人需要徒步攀登阿洛迪山,這會花費很久的時間,大蓬車完全不適用於這種崎嶇的山地。
接著,還要通過種族代表之門。再往前走將抵達索利安瀑布,在那裡會遇到下一場儀式的對手,由惡魔伊格納裡斯所率領的“暴怒者”。
你可以從隊員中選擇要解放的人選,一旦儀式獲得勝利,所選的人就可以離開此地,回到聯邦。這就是計畫中的第一步。


接下來是休閒時光,你可以選擇搜索環境、自習或是訓練某位隊員。
你也可以到大蓬車裡找老樹精聊天,詢問他如何被流放到這裡等等問題。


翌日,一行人啟程攀登阿洛迪山。
在你的面前,遠在視線之外的某處,可以解放一名隊員重獲自由。


一行人再次聚在一起,傾聽老樹精的講話。老樹精說大家若有疑問,儘管提出,卻久久沒人提問。當巨角女吱唔欲言的時候,老樹精仿佛洞察一切,滔滔不絕的開解她心中的疑問。
“在儀式中所面對的那些競爭對手,他們想要得到什麼呢?其實,他們和你們一樣,都是為了自己團隊的自由而戰,有的是為了承擔責任。這種儀式,是那些擁有聰明才智的人,通過獲取榮耀來寬恕罪衍的傳統。”
“至於你們,我在這裡布下了很多的眼線和耳目,收集到很多的傳聞和線索,以尋找適合的團隊完成我的計畫。直到某天聽說海德溫來到這裡,他駕駛著一輛老舊的大蓬車,尋找兩名夥伴和閱讀者。那時我就關注你們了,知道你們不只是玩玩,而是想要得到解放,重獲自由。”


巨角女聽到此處,打斷了老樹精的話頭,說她只想瞭解,為何會選擇“夜之翼”這個團隊去完成解放儀式?
老樹精聞言,說:“很簡單,只是依據我往日的經驗來判斷的。當初八大記事員創立了試煉儀式,他們中的每一個都物色了其他的流亡者來參與角逐,並許諾以贖罪的機會。他們還組建了一個特別的團隊,用來擊敗那些必須接受裁決的人。這個團隊的名字就就是‘夜之翼’!你們帶著他們的書,穿戴著他們的面具和服飾,馬不停蹄的來參與儀式,就是為了完成這個使命。”
綠尾羅奇提出問題:“如果我們不這麼做呢?不參與儀式又如何?”
老樹精答道:“那樣,你們就失去了重獲自由的機會,對你們的對手來說,亦是如此。”


“這麼說來,在普通的儀式中取得勝利意味著什麼也得不到,只是參與而已?”惡魔巨角女問道。
“並非如此,夫人。只有開悟的人才能重獲自由。失敗乃成功之母,記事員們對勝利者自是寵愛有加。”樹精回答:“所以你看,那些沒有參加過儀式,或者沒有戰勝他們的對手的,根本沒有權利進行解放儀式的。‘夜之翼’一度解散,從那時開始,從未有人獲得過自由,直到你們的回歸,才給流放者帶來一點點的希望。”


回答結束,一行人繼續上山。前面有兩條可選路線:
皇帝的上升之路。女孩瑞亞認為八大記事員會祝福通過這裡的每一個人。
皇帝的下落之路。女翼人帕米西亞認為在這裡能找到失落的寶藏。


選擇走“皇帝的上升之路”。女孩瑞亞被沿途的美景所吸引,不斷的發出讚歎。
這時,她恍惚聽到一陣語聲,感覺是八大記事員在向她致意,歡迎大家來到此地。
於是她將此奇妙的感覺告訴每一位同伴,她的熱情似乎很有感染力,不知為何變得如此精力充沛。同伴在下次儀式中獲得+2希望。


選擇走“皇帝的下落之路”。途中女翼人帕米西亞和巨角女吵了一架。
隨後,她飛上山壁尋找前人遺落的寶物,得到護符“幻想精神”,作用:每次驅逐一名對手,產生一次月光降落,給予佩戴者無窮的耐力。


繼續走仍有兩條路可選:
寺廟公路。海德溫心血來潮的想到這裡觀賞景色。
寺廟儲水箱。海蛇騎士吉爾曼想要探尋這裡的聖水。


走寺廟公路,海德溫對周邊環境進行勘察,表情顯得有些困惑。
他向你解釋說,對這兩天老樹精的話有些感慨,在隊伍中的某個人或許就突然的離開了。
那個人將重獲自由,隨後,一個又一個隊員都將離開。雖然這是老樹精計畫中的一環,不過面臨即將到來的別離,又一時無法釋懷。
如果在下一場儀式中,故意輸掉比賽的話,或許大家就不用分別了。
事件過後,海德溫獲得一定的覺悟值。


走寺廟儲水箱,海蛇騎士吉爾曼躍入蓄水池,他很久沒有經受如此清水的包圍了,樣子很是滿足。
隨後他提及解放的人選,他覺得作為一名騎士,還有很多的事情完成,在這次的選擇請放棄他,他不想這麼早的離開。
此事件後,海蛇騎士吉爾曼獲得一定的覺悟值。


往前來到種族代表之門,這裡是一道石頭拱門,後面是一條通往峰頂的小徑。
老樹精招呼著大家過來,說大家雖然經驗尚有欠缺,但眾志成城、團結一心,終會完成這場試煉儀式。隨後,吟游詩人塔里克引領著大夥魚貫而入。
在逼近拱門的時候,遇到了守門人塞勒斯蒂,塔里克向她打著招呼,兩人是舊相識了。
在塞勒斯蒂的要求下,每個人都須自我介紹,說明來此目的和希望。


海德溫第一個介紹,說來這裡尋找自由,為了自己和夥伴們。他獲得自由後最想做的,是與心愛的人在一起。
綠尾羅奇說只想逃離這裡,和密友們一道,回到家裡看到媽媽。
巨角女喬達裡埃爾說不知道自己在尋求什麼。
女孩瑞亞說覺得是八大記事員召喚她來此,如果不是他們,又會是誰呢?
在小精怪呱哩一通後,海蛇騎士吉爾曼說作為一名騎士,來此是為了追尋榮譽。
女翼人帕米西亞說,她是為了姐妹們來到這兒的。


當老樹精走到塞勒斯蒂面前時,她提高了嗓門說,她認得老樹精,他曾是過去“夜之翼”的一員,不知為何沒有傳過去的服裝。
老樹精說他已經不同從前了。“夜之翼”仍在,他只是作為一名朝聖者陪伴到此。
隨後他說出自己的願望,他為了團隊中每個人的自由來到這裡,某一天他們會並肩站在另一邊,並把他們的自己帶給這裡的人們。


最後,該你表態了,這裡需要回答兩個問題:你是誰,你真正在尋求的是什麼。
你於是回答想要回到聯邦,並在那裡能夠平靜的生活。如果老樹精的計畫能帶來那種平靜,那麼你會努力的實現它。
回答完畢,守門人塞勒斯蒂讓一行人通過,包括她的老相識-吟游詩人塔里克。


一行人來到阿洛迪山的頂部,可以看到遠方的荒蕪之地。
你費盡千辛萬苦才來到這裡,即將開啟解放儀式。
大戰之前,在此安營紮寨,買賣道具,或是到大蓬車裡找隊員談話。


在大蓬車裡,惡魔巨角女、海德溫和綠尾羅奇早就換好了儀式服裝,都在等候儀式時刻的到來。他們的心裡昭然若雪,有一名隊員將在今天獲得救贖,所以心情莫名的緊張和興奮。
此事件過後,三位同伴在解放儀式中+1希望。


休整完畢,開啟解放儀式。
這時海德溫向老樹精提出疑問,如果隊伍在這場儀式中戰敗了,結果又會如何。
老樹精回答,若是戰敗,則對手團隊“暴怒者”中的一員將獲得解放和自由,“夜之翼”將無人獲救。
儀式開始,此番對陣的對手是惡魔伊格納斯領導的“暴怒者”,他與巨角女是同族,免不了“寒喧”一番。


戰鬥即將開始,吟游詩人和守衛人塞勒斯蒂會詢問你,第一位獲得解放的隊員人選。
筆者選擇的是惡魔巨角女-喬達裡埃爾,因為她在戰鬥中的移速太慢,運用起來有點雞肋。當然你也可以隨便選擇其他的人,或者無論選哪一個在戰鬥中故意失敗也可。


這場戰鬥爭奪得非常激烈,在獲得優勝後,此前選出的解放隊員會得到洗禮,重返聯邦。
臨別時,這名隊員上前對你表示感謝。隨後,他消失在了微光水塘的上空。


回到大蓬車,由於隊員的離去未免感到一絲的感傷。但這只是開始,大家在重獲自由後,將在聯邦重逢。
收拾情緒,你來到外面眺望夜空,發現空中沒有一顆星星閃耀。老樹精說這一切都被《儀式之書》預言了,現在只有等到黎明,那時星空就會閃亮了。
此前,你可以進行休整,和大蓬車裡的隊員聊一聊。


翌日早晨,老樹精發現一個叫月光壁龕的地方,引領著大家趕到那裡。
這裡是聖山背面的靜謐之地,藏在一處隱秘的溝穀中。
在這裡安營紮寨,等候時機觀察天象。
在大蓬車裡,你可以向老樹精打聽一下過去的事情:他到底犯了什麼事被驅逐到下界;為何早期的“夜之翼”會被解散;他和吟游詩人是如何相識的。


每個人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老樹精並沒有隱瞞他的歷史,而是大方的講敘自己曾經運營過一種刊物,印刷了當局禁止的文章,道出了一些真相,從而觸怒了官方。他被逮捕放逐,印刷機也被燒毀了。
後來,他到了下界遇到“夜之翼”,他們在尋找閱讀者,由於他識文辯字就加入了他們。


與“夜之翼”的相逢,類似于海德溫找到主角。他與艾麗莎、奧拉列奇組成了三人團隊,一起挑戰試煉儀式。那時,小精怪提茲也加入了,雖然它看起來很小,實際上年齡很老了。
那時,與“夜之翼”勢均力敵的團隊唯有“暴怒者”。但是由於意外的事件,艾麗莎死掉了,而奧拉列奇就在他得到解放的那個夜晚,從阿洛迪山上掉了下來。
那時的“夜之翼”輕率魯莽,他無力阻止這一切的發生,他譴責儀式本身,也埋怨是環境將三人逼入困境。從此,他再也沒有戴上面具,或是穿上儀式服裝。黑色的大蓬車也被他清理收藏了起來,再也沒有使用過。
如果“夜之翼”能再崛起,肯定在不同勢態下、在新的領導者帶領下、朝著不同的目標努力。以上,就是老樹精希望的事情。


至於吟游詩人,當他加入“夜之翼”的時候,詩人已是那裡的一員了。和大家所看到的一樣,塔里克一直保持著那樣的風度,優雅而令人愉快。如果相信老樹精的話,那麼大家的計畫將因他大放異彩。
他一直為“夜之翼”和儀式的事而奔波,但對於他的過去,始終是諱莫如深,不願提及。為此,老樹精尊重他的意願,不再去觸碰他的隱私,將他當成朋友足夠了。
在“夜之翼”解散後,曾有一段時間失去他的消息,直到有一天收到他的資訊,說“夜之翼”回歸了,他和小精怪提茲將與老樹精會合……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老樹精要求大家都離開大蓬車,他還有事情要忙碌。
你和同伴們站到山頂上,俯看著遠方的下界,預計著下一輪儀式的開始時間。
如此,大家度過了一個又一個的夜晚,這天吟游詩人塔里克走了過來,讓你跟他過去瞧瞧……


跟隨著他走過去,看到夜空裡的星星開始閃耀,於是你開始確定下一個儀式地點。
這時你會發現,閃亮的星星不止一顆,你可以任意的選擇你的下一個儀式地點。
筆者選擇是蔚藍之星,前往廢棄礦船。


老樹精和吟游詩人將大家召集回大蓬車裡,發現裡面已經改造得煥然一新。
老樹精向你解釋和傳授操作它的方法。


在大地圖上,按住手柄X鍵就可以將大蓬車升空,經過改造的大蓬車擁有了飛行能力。
這樣就可以隨意的前往想去的地方了。現在,一直往南方飛行,前往索利斯之海。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