窟窿騎士 (Hollow Knight) 五騎士身份推測及詳解

6 七月

廣告

作者:yutr810

來源:空洞騎士吧


發之前先說一下:
下面帖子如果有圖掛掉,或者被系桶刪樓的,不要緊。
我最後會把完整的DOC檔發出來,如果有興趣瞭解的可以下載下來看。

首先,五騎士是什麼?怎麼從來沒聽說過?

可能大部分玩家都沒有注意到,甚至100%完成遊戲的玩家,都不一定知道五騎士這個概念。

但其實,遊戲中你至少會遇到五騎士中的兩位,只是沒猜到他們的身份。

而且據我個人推測,五位騎士在遊戲中全部都出現過。

那麼他們究竟是哪些蟲呢,讓我們來一探究竟。

——————————————————————————————————————
一開始,我們第一次聽到【五騎士】這個概念,是在古董店的萊姆大叔口中,下圖X3:↓


從萊姆大叔的話中,我們至少得出3個資訊:
——————————————————————————————
第一,五騎士是有文獻記載的。(記住了,不然後面打臉)
第二,他們是年代久遠的人物。
第三,大叔在暗示五騎士的身份其實可以找到。

然後我一頭霧水,完全沒有任何線索,直到接近遊戲後期才發現:
如果我們放任劍術大師希歐和鐵匠叔叔搞基的話,希歐會提到五位“聖巢之王”,並且指出了其中四位的名字:

強大的赫格莫:Mighty Hegemol
兇猛的德萊婭:Fierce Dryya
善良的伊斯瑪:Kindly Isma
神秘的澤摩爾:Mysterious Ze’mer

希歐說:“除了他們四個,還有那個誰來著…”(希歐沒有說出最後一個人的名字,但是明確提到五個人)

同時鐵匠叔叔也明確指出:這五個人是王•國•騎•士•團!(和五騎士的概念很掛鉤)

下圖X4↓

【不知道帶上臭屁護符,希歐能不能想起第五個人是誰,我還沒有試,因為這對話是一次性的】

好了,言歸正傳,
到了這裡,我們還依然不能完全確定,希歐提到的五個人就是五騎士。
而且這些人都好陌生啊,遊戲都快通關了,還是第一次聽到這些名字…
咦?等等,有一個名字為什麼我們這麼眼熟啊?

Isma(伊斯瑪)?這個名字真好聽。

我們記得在皇家水道有個熱帶雨林一樣的地方叫做:伊斯瑪的森林(Isma’s grove)
而且我們就是在那裡拿到了Isma的眼淚,才學會酸水游泳的。

注意:下圖伊斯瑪的臉在樹枝下面能看到。
下圖X2:↓


如果上圖這個人真的就是Isma伊斯瑪的話,那很快就讓我們想起了另一個人:——糞球防禦者
(防禦者也有翻譯成守衛者、捍衛者的,英文都是Defender,記住是指同一個人就好)

記得嗎,就是這傢伙滿口大喊“大糞噠!”一邊用屎球砸你還彈彈彈的雕毛超多的毀三觀級boss。
下圖X1↓

【注意:獵人筆記提到他為“榮譽”而戰】

可是為什麼要提到糞球防禦者呢?
他和伊斯瑪又有什麼關係呢?

糞球防禦者在伊斯瑪的雨林入口處,留下了一段話,
大致意思是:你獲得了榮耀才能見到伊斯瑪。
下圖X2↓:(仔細看,標牌上有他的頭像)

↑上面兩張圖應該很熟悉了,是不同版本翻譯的標牌。
——————————————————————————
有趣的是,上圖一個翻譯說前面是森林,一個翻譯說前面是墳墓。
原文是Isma ’s grove,直譯就是伊斯瑪的森林。
但為什麼會翻譯成墳墓呢?
Grave才是墳墓的意思,Grove是樹林的意思。他們構成上很相近。
在遊戲中我們能看到Isma已經死了,這裡是他沉睡的地方,所以翻譯成墳墓也對。

插一句話啊:
就像遊戲中最大的王國Hallownest,直譯應該是聖巢,但卻又被翻譯成虛空巢穴
虛空巢穴的英文應該是Hollownest,
Hallow是神聖的,Hollow才是虛空的。
所以遊戲中的“聖巢”和“虛空巢穴”是指同一個東西,中文黨看起來會很迷。
當然了,這兩個翻譯都對,只是翻譯者的心態不一樣而已。
有些迷的中文黨可以做參考。知道他們是同一個東西就好了。

又扯遠了,回到正題:
在上圖中,我們立刻明確了一點:糞球防禦者是伊斯瑪的守•墓•人!

我們都知道:如果來到上圖的地方,但是還沒有擊敗糞球防禦者的話,前方酸水的水位會很高,根本沒法過去。而且,防禦者的牌子也寫的很清楚:只有獲得榮耀(Honor)的人才能過去。

意思很明確:就是要打敗糞球防禦者,才算獲得榮耀。
而且獵人的筆記中(上圖):明確提到防禦者為了榮耀
並且擊敗防禦者也會獲得成就:榮耀

…唉?
說來說去,也就是這個屎殼郎Boss就是榮耀的代名詞嘛!?
他到底是誰,為什麼這麼牛逼?為什麼能以榮耀二字相稱?

我於是很好奇,首先看到了他的勳章:這才發現,nnd這個勳章居然是國王頒發給他的!?
而且明確提到,他是國王最忠誠的騎士!劃重點:他是騎士!騎士!
他難道會是五騎士之一嗎?
下圖X1:↓

而且,據吧裡幾位知情吧友爆料:
如果打敗屎殼郎boss後,再回到打敗他的地方,他會跳出來和你說話,並且明確提到五騎士中四位的名字,和劍術大師希歐提到的四個名字一致!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已經真相大白,明確肯定了劍術大師希歐提到的那幾個人就是五騎士名字。

但是問題來了,為什麼他們都沒有提到最後一個人?五騎士中最後一個人究竟是誰?
難道是糞球防禦者自己?(因為被打敗的強烈羞恥讓他說不出口…?)

要不然的話,他怎麼會知道五騎士的名字?
再不然的話,還能是誰?

很明顯啊!要我猜的話,還有一位肯定是虛空騎士啊!這麼大的標題都看不到嗎?

然而萊姆大叔出來散步的時候,直接抽了我一巴掌。

用夢劍砍他才知道:原來虛空騎士沒•有•任•何•曆•史•記•載!
下圖:↓

為什麼沒有任何記載就不能是五騎士啊?
再抽一巴掌。回去看4樓!
4樓萊姆大叔明確指出:五騎士全•部•有•文•獻•記•載,而且總是同時被提及!

所以在這裡,明確一點:虛空騎士不是五騎士之一!(更超然的存在(滑稽~)


那麼第五位騎士是誰?屎殼郎Boss又是什麼來頭?
直到我戴著他的臭屁護符,見到皇后(白色女士)的時候,皇后通過氣味,一語道破了他的身份。
果然如此!
原來屎殼郎Boss的真名叫做奧格瑞姆(Ogrim)!而且是皇家騎士!
下圖X1:↓

然後皇后說了一系列非•常•糟•糕•的•話!
讓我覺得她和屎殼郎Boss有一腿!(只是個腦洞)

譬如皇后說:
親愛的奧格瑞姆、你那轟隆隆的聲音、只有我認得這聲音,因為曾是我的一部分、你強•而•有•力的氣味,讓我回憶起曾經快樂的事情,雖然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很短暫、啊我“無所不能”的騎士…

對不起皇后大人,聽你說完這些,我可恥地滑稽了。

下圖X5:↓

↑上圖又被刪除了,等待人工恢復審核(全是皇后的回憶)

↑上圖注意:
聊到後來,皇后提到了一個希歐之前說過的名字:德萊婭-Drya!
這不就是五騎士之一的兇猛的德萊婭嗎?

而且皇后指出:德萊婭她就在門外面,是皇后的貼身保鏢。
我們立馬想到死在皇后門口的這個人,並且確定:她就是五騎士之一的德萊婭。
注意德萊婭的特徵:她頭上有三個尖角。
下圖X1:↓

從前面的對話已經知道,皇后的眼睛已經基本瞎了,她還不知道德萊婭已經死了(或者睡著了),從上圖能看到德萊婭為了保護皇后,殺了許多叛徒螳螂的屍體躺在地上,一副精疲力竭的樣子。

皇后還對糞蟲說:德萊婭看到你,真是一場騎士的重聚。(上上圖)
劃重點:騎士的重聚!

也就是說——屎殼郎Boss是和五騎士之一德萊婭曾一起戰鬥的同等地位的騎士!

那麼到這裡,我們能肯定地說,屎殼郎Boss也是•五•騎•士•之•一!

而且,他守護著伊斯瑪的墳墓,並且,希歐說五騎士裡也有一個叫伊斯瑪的。

所以我們也能確定,下水道森林裡見到的伊斯瑪•也•是•五•騎•士•之•一!

這樣,五騎士中的三位,身份已經確定。

至此,五騎士中三位騎士的身份已經確定。還剩下兩位騎士的身份有待確定:

強大的赫格莫:Mighty Hegemol
神秘的澤摩爾:Mysterious Ze’mer

這兩位又是誰呢?
很遺憾地告訴你:這兩位的身份不•能•百•分•百•確•定,但是能基本推測出來。
請看分解:

————————————————————

首先是赫格莫Hegemol,
稍微有點英語基礎的應該都知道,Hegemol這個名字是單詞Hegemon轉變來的。
Hegemon這個詞含有霸主,霸者的意思,可以推測Hegemol應該是一種比較魁梧的形態。
我們來看劍術大師希歐怎麼說:
下圖X1:↓

上圖:↑
希歐:“我最喜歡赫格莫了,他可真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真是頂天立地啊!”

希歐我該滑稽嗎?

你看,希歐也說赫格莫頂天立地,我們能想到赫格莫應該是一隻很大的蟲。
在上圖或下圖中我們能看到希歐在做某個騎士的模型,聯繫他所說的話,我們能推測出他手裡的模型就是赫格莫大概外貌。
(有熱心吧友說那是糞蟲的模型,是的。但我認為也有可能是赫格莫)
下圖X1:↓

【另外鐵匠叔叔手裡的模型很可能是澤摩爾】

那麼,關於赫格莫還有更多的線索嗎?
當然有。
我們再次找到萊姆大叔,聖巢徽章賣到一半的時候,他會說這樣一句話:
“淚城門口有個可能是五騎士之一的雕像”

下圖:X2↓

於是我屁顛屁顛跑到淚城門口去看:
下圖:X1↓

↑從上圖的外貌來看:
這個騎士不像“神秘的澤摩爾”,更像是“強大的赫格莫”,所以我們推測這是赫格莫的雕像。
注意他的特徵:狹長的兩雙眼睛,四個角兩大兩小。
咦?…
等等,好眼熟啊,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啊?
下圖X1:↓

假騎士!
假騎士穿的完全是赫格莫外形的鎧甲!(當然他不是赫格莫,蛆蟲承認是他拿走了赫格莫的鎧甲)
而且打敗夢境Boss後,蛆蟲的話也暗示,赫格莫很•可•能•已•經•死•了!(沉睡暗指死亡)
下圖:X1↓

上圖↑:
蛆蟲說赫格莫沉睡在他的鎧甲裡,暗指其死亡。

那麼,赫格莫的屍體真身到底在哪裡呢?
很可能在十字路口附近,嗯很抱歉沒找到。
有熱心吧友說是蝸牛灑滿,但是我覺得不符合赫格莫的風格…

至於其他地方我也看了:
既不是笨蛋領主(角的層不一樣)
也不是迅斬大師(角的側邊不一樣)
也不是皇后花園裡的屍骨(角的數量不一樣)
也不是面具大師(眼睛數量不一樣)

總之,我們只要知道他的外貌,另外知道他很可能已經死了就夠了吧。
所以,關於赫格莫的推斷就在此告一段落吧。

現在還剩下五騎士中最後一人,
最後最煩人最無存在感最拉轟也是最難推測隱藏最深的一個:
“神秘的澤摩爾”:
這傢伙到底是誰啊?

通過排除法,我們不難猜出來,
上面31樓的圖中鐵匠叔叔手裡的模型就是澤摩爾,能看到澤摩爾有著一頭•飄•逸•的•銀•色•長•發。
咦?於是讓我立刻想到了…灰色哀悼者。

我和吧裡的某些吧友觀點一致,五騎士中最後一位,那就是——灰色哀悼者。
等等,灰色哀悼者是誰?
“啪!”
•這你都能忘掉!?
就是讓你去送花的那個滿嘴胡言亂語不知道在說什麼的隱居在墓地另一頭的禁欲系守寡白髮老妖婆啊!
下圖x2:↓



——從上圖中我們能看到,她的身邊有一把很大的劍,暗示了她有戰鬥者的身份。

↑上圖中:
我們能看到,她的身邊有一把很大的劍,暗示了她有戰鬥者的身份,劍上的裂痕暗示她是個老戰士了。
另外上圖她提到:自己兩個深愛的人死了(丈夫和孩子)

關於她的家庭悲劇,據我推測,
她極有可能是背叛領主(Traitor Lord)的妻子。
——就是白色女士門前的攔路boss大螳螂的妻子。
因為在送花終點,我們會發現那裡埋著一隻小螳螂。
墓碑上寫著:背叛者的孩子Traitor ’s child,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這就是•螳•螂•Boss•的•孩•子。


以上分析的證據在於:
如果你一次性完成送花,注意是一次性,花•千•萬•不•能•碎•掉!
這時候你找到灰色哀悼者會非常驚訝說:你居然做到了?怎麼可能?在這樣殘酷的世界你居然做到了?並且她會明確告訴你,說她自己身為母•親•對•孩•子•的•掛•念。

否則,如果花碎了哪怕一次她就不會說這段劇情!
你可以試一下。我兩個周目花碎和花不碎得到的對話完全不一樣。這一點劇情隱藏的太深了。

所以我們能得到結論:皇后花園背叛者的孩子,同時也•是•灰•色•哀•悼•者•的•孩•子。
她深愛的家人全都死了,所以只能終日哀悼。(我們打的螳螂領主可能是被Radiance感染的屍體,就像上圖她說的切西爾為什麼要醒來為什麼要堅持)

另外:
如果你用夢劍敲她,她會說:“為什麼要這樣…劍和爪子…”
蟲族的nail(劍),螳螂族的claw(爪子),這裡很可能是暗示她和相愛的人刀劍相向。
同時也奠定了她過去的悲劇經歷。

(當然我也腦洞過安息地的夢boss背叛者是她丈夫,但是那是一隻蛾子,不是螳螂。所以更傾向螳螂Boss背叛者是她丈夫)

言歸正傳,
為什麼說灰色哀悼者是五騎士之一的澤摩爾呢?難道就因為她有一把大劍嗎?
不,還有另外一個線索!那就是她的話。

注意:
整個遊戲裡只有她的語言最獨特。
英文原文你會看到:————她的話裡全•是•著•重•號!!

你可以仔細回憶一下,
英文原文裡灰色哀悼者的一段話裡起碼能有十幾個著重號!
接下文:↓

接上文:↑

例如:Le’mer(盧梅爾),che’(切西爾) ,Me’hon(美昂),還有什麼莫尼婭…這些詞灰色哀悼者會反復提到,解讀非常吃力,在上面的圖中你也能看到這些,基本上每個句子裡都有帶著重號的詞(或者叫重音號?)

(抱歉上面我只截了中文圖,有誰英文截圖感激不盡)

另外,我這半吊子的六級水準推斷這些帶著重號的詞不像是人名,更像是一種代詞。
整段對話仿佛角色扮演,總之行文和含義都很不正常。
像是她一個人在自導自演。


——然後重點來了,我們來看澤•摩•爾•的•英•文•原•名:!
——澤摩爾:Ze’mer !
(她的名字裡面居然也有著重號!而且和她三句不離口的Le’mer只差一個字母)

這應該是非常重要的證據,因為整個遊戲裡只有她說話帶這種著重號。
所以我推測她就是五騎士之一,最後一位的澤摩爾。

當然,到這裡,五騎士所有的身份推斷就全部結束了。

你問還有更充分的證據嗎?

當我最終走到糞蟲Boss的巢穴,看到下面一張圖幾乎可以證明以上所有猜測。

————全文完————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