窟窿騎士 (Hollow Knight) 背景和人物劇情整理分析

6 七月

廣告

作者:太陽騎士兔兔兔

來源:空洞騎士吧

做鋼魂成就的時候仔細看了一遍劇情,順手截了一些圖(整理的時候發現還有一些圖沒截到,生氣)。
想通過遊戲的對話和細節和大家分享討論一下裡面的人物和劇情,肯定會有劇透,所以沒通關的朋友慎看啊~~
順便以此表達一下我對這個遊戲的喜愛。
注:樓主沒有用漢化,憑著渣英語和翻譯理解的劇情,如有什麼不對的請大家指出,或者有什麼不同的看法也歡迎大家一起討論。


1.遊戲大致背景劇情
拿到2400夢境點數後,從SEER的口中我們得知了事情的起因:從前有一道光,從光裡誕生了她部落的人民。這道光比什麼都亮。這道光就是the radiance。

邊境的大蟲BARDOON和SEER的話中可以得知:之後的時間裡有一隻wyrm死在了王國邊境,但是它並未真的死去,而是化為了另一道光,並自稱為king。他就是the pale king。


之後如同遊戲一開始的4行挽歌(elegy)寫的一般,the pale king教會了人們很多東西,所以漸漸的人們開始忘記了the radiance即the old loght,王國(hallownest)就是在這種情形下建立了起來,SEER稱之為背叛。
但是關於old light的記憶並沒有完全消散,人們還能看到一些過去的遺跡。

(Crystal peak最上方關於The radiance的雕像)
國度的人們開始看到夢裡有一道被遺忘的光,這道光如此閃耀,難以抵擋住它的精神力量,瘟疫隨之出現了。The Pale king試了很多方法,做了很多的實驗,終於成功做出了一種容器,能夠把光和其他類似物裝進裡面。於是他便將the radiance封在了Vessel裡,並與三位元dreamer做了交易,拜託他們守護封印,使國度得以永存,使人們免於瘟疫。為了紀念Vessel,在淚城的廣場上建立了hollow knight雕像。

之後不知過了多久,the pale king不見了蹤影。Vessel的力量也越來越弱,被封印的old light開始慢慢衝破封印洩漏出來。人們又開始夢到那道光,瘟疫又重新蔓延了起來。
2.三位dreamer
1)Lurien the Watcher
最忠誠的一位。關於她的資訊並不多。作為一名守望者,在長眠前她寫下了最後的留言:縱使我不能再繼續守望這座城市,我也會永遠保護它,為了king,為了hallownest,為了bug,我這就去歇了(滑稽)。

2)Monomon the Teacher
最神秘的一位。她甚至預見了這一次的事情,派了Quirrel來幫助我們。在她的檔案館裡能發現好多意義不明的記錄,至今不是很明白這些記錄的含義。但是記錄裡明顯記載了kinglight,old light,vessel,egg等詞語,這至少說明她用某種形式記錄了下來這段歷史。

(從淚城收稀有品的商人LEMM那裡我們能推斷的是,普通人對於這段歷史並不瞭解,他們只知道淚城的雕像是很重要的一位人物,並不知道所謂的犧牲指的是什麼)


3)Herrah the Beast 劇情提到最多的一位。也是唯一一位沒有守門boss的dreamer。從midwife和white lady的口中我們可以知道,她和國王做了一次交易,從而誕生了一位Genered Child,並且和孩子一起待了沒多久就長眠去了。至於交易的內容後面討論小姐姐的時候再具體說。
3.dreamers的責任
在greenpath遇到並打敗小姐姐之後,三位dreamer算是第一次登場。當時他們說的話還是很迷的,尤其是連著兩句They cannot be undone 和 They must be undone,想想兩句完全相反的話怎麼會連著一起說?當我們劇情推到resting grounds再次遇到他們時,才明白他們說的意思。

不能undone的是封印,而必須undone的是瘟疫。但是對於三個沉睡已久沒剩下什麼能力的人來說,他們解決不了瘟疫這是事實,那剩下的就只有履行職責了。職責是守住封印,而現在封印還是完好的,他們害怕主角去摧毀封印,只能用殘存的力量把主角放逐去夢境了。

4.主角的身份
各NPC對於主角的稱呼都不相同,littleshadow,little ghost等等。那我們究竟是誰呢?
在第一次遇見white lady時她給了我們一半的king’s soul,告訴主角她傾向的瘟疫解決方法是replacement,把Vessel奪取過來,去把“那個東西”裝到自己身體裡。

在白宮裡我們發現了幾個隱藏房間,裡面堆積著怪物的空殼。並且在最後拿到了另一半king’s soul。

(其實石碑說的很清楚了,我們就是VOID披上了harness而已。)

(圖片右邊讓我想起了boss搜集者,很迷。)
拿到完整的king’s soul後我們帶著它去了深淵,在打開的道路盡頭得知了我們身份的真相。
“No cost too great. No mind to think. No will to break. No voice to cry suffering. Born of God and Void. You shall seal the blinding light that plagues their dreams. You are the vessel. You are the hollow knight.”

(注意中間的人物頭上的角和我們主角並不一樣。)
原來我們只是被做出來的容器,我們沒有思想、沒有意志、甚至沒有聲音,就連被怪打傷的時候也沒有,只有空洞的迴響。我們唯一的作用就是代替過去的hollow knight。
5.the king&the queen
整個遊戲流程裡我並沒有發現哪個NPC說過king現在是活著還是死了,也沒有說他在哪裡。或者是我漏下了什麼沒注意到的。只有在white palace門口守衛的夢裡看到了可能是king的骸骨並且拿到了king’s soul的一半。這代表king已經死了嗎?還是和以前wyrm一樣轉變了形態變成了什麼呢?
骸骨右邊石碑上的這段話似乎還暗示了king將radiance封印不僅因為瘟疫還因為私心,面對黑暗只需一道光便可以了。

根據White lady的對話和門口的守衛,可以基本確認她就是the queen沒跑了。她將自己關在狹小的空間裡,並坦白自己在歷史事件中也摻了一腳,於是自愧的將自己的root發散出去對抗瘟疫。


這裡我想要弄明白的一點是:radiance的光芒下誕生了moth一族,那麼剩下的蟲子們是哪裡來的?也是radiance誕生的嗎?這裡queen所謂的繁育,是指周遭的植物還是王國裡各式各樣的生物?畢竟seed有種子也有子孫的意思。

6.greenpath的石碑小故事
在剛進入greenpath沒多遠的一塊石碑上寫著:
這說明至少在某一段時間內,greenpath算是境外之地,並不在國王的管轄內。並且這裡的人們以Unn為神。
從剩下的幾個石碑上我們可以發現曾經這裡的人們對於Unn是十分尊敬和熱愛的。


而在皇后花園交界處的石碑上卻寫著:
(注意這裡用的詞和前面white king不一樣,這裡用的pale being,指的應該就是white lady,由於沒有用queen稱呼讓我一度懷疑她是假冒的queen)
這說明皇后花園曾經也是Unn一族的,但是被white lady用不知什麼辦法佔領去了。Unn一族還提醒路過的人在前方旅行需謹慎。
7.劍術三兄弟和鐵匠的故事
在學會了完整的三招劍術後再回去分別和三兄弟對話會有新的對話,雖然東西不多但也和大家分享一下。
1)mato和oro
用夢之劍敲oro可以得到下面兩句話

(mato,在山頂的寂寞屋子裡你還把我當作仇人看待嗎?以後如果你想聽的話,我會告訴你為什麼我會踏上這條路。)
分別和兩兄弟對話會得到:

(他仍活著嗎?我永遠不會忘記他欠我的。)

(mato有提到我的名字嗎?如果有,請讓他耐心點。再多等待一會,他會得到他想要的。)
再從sheo那邊我們能得到什麼資訊呢?

(oro,是什麼讓你躲在滿是灰燼的邊境呢?)

(是驕傲、害怕還是羞愧?或許你該放下讓你糾結害怕的劍,尋找能讓你內心深處平靜下來的新道路。)
分析:一開始看到oro右邊的這個骸骨的時候,我腦補了一出練劍時一失手誤殺了一兄弟然後導致反目成仇的狗血故事。

但是仔細想了想還是覺得不對。我覺得這骸骨應該只是一個陪練的沙包,最充分的證據是這個沙包的頭,是不是很眼熟?

沒錯,是這種大跳蟲的頭,所以我相信oro在這裡是為了努力練習提高自己的劍技。再結合oro說的話“請讓他耐心點。再多等待一會,他會得到他想要的。”再結合sheo的話“是驕傲、害怕還是羞愧?或許你該放下讓你糾結害怕的劍。”
所以很可能是某一天oro和mato定下了一場切磋來決定誰是3人當中最末的(oro稱sheo是mightiest,最outshing也就是最強的),但是由於oro的驕傲、以及怕得到第三名而羞愧,故而逃避了這場切磋,躲到了最偏遠的邊境這裡練習,直到有一天覺得自己能打過mato再回去找他。
2)最outshining的sheo和鐵匠以及happy couple


從oro和mato那裡可以得知,sheo是三兄弟裡最受歡迎的一位,並且也是最厲害的一位。有一天sheo對劍術膩煩了,想試試新玩意,所以就去學了畫畫,並且認為畫畫和劍術差不多反而更好玩。於是我們就能在greenpath的最深處見到了隱居的sheo。
在我們武器升滿之後鐵匠會要求你用劍砍了他,如果我們不這樣做的話,就能在sheo的隱居處找到他。(完整對話我沒有截圖。。)鐵匠稱自己是一時昏頭衝動了才提出那樣的要求,幸好你沒有痛下殺手。並且也喜歡上了畫畫,內心深處說道這麼久獨自一人辛苦打鐵,為何沒能早早發現還有更有趣的事情呢。於是兩人就歡樂做伴,快樂的在一起畫畫了。(gay裡gay氣像什麼樣子)

剩下的幾個人物和相關劇情需要整理下文字和內容,明天繼續吧
8.Hornet的身份
貫穿整個遊戲陪伴著我們的Hornet深受大家的喜愛。在Herrah的長眠之處我們最後第二次遇見了她,小姐姐稱Herrah為母親。自然而然的便想到了Herrah和King的交易所誕生下來的那個孩子。換句話說Hornet就是這個國家的公主。關於小姐姐的身份其實沒多少可說。

需要深究一下的小姐姐的出生。想了很久還是不確定,所以在這裡和大家討論一下。
由於需要的圖片太多,我這裡就把圖片裡的對話寫下來以便大家閱讀。
在我們第一次去深淵後再回到頂端時,小姐姐曾說過這樣的話:“Though our strength was born of similar source, that part of you,that crucial emptiness, I do not share.”意思是說她和主角力量的來源是相似的,只是小姐姐是有思想有意識的。這不禁讓我產生了疑問:難道小姐姐也是和我們一樣被製作出來的嗎?
帶著疑問我們看看別的npc怎麼說。
midwife: I’m a servant to the nest, though few in recent times would seek my service. Our brood is lost to that pestilence of the mind. A sad fall for the most intelligent species.
由於瘟疫的感染他們這一族的下一代都不幸喪生了。注意一句:後來幾乎沒人來找她幫忙了,大膽的推測那就是瘟疫還讓他們喪失了生育能力。
midwife繼續說:That village above here, home to a sad creature. Hers is a tale of tragic exchange.Cost her and her people greatly, though I suspect she bore no regret in making it.
Midwife把交易稱為悲劇,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正當族裡的人們為死去的下一代悲傷的時候,正好king來找Herrah幫忙封印radiance。為了下一代,Herrah選擇同意並且和國王進行了這個可怕的交易,那就是用king才有的技術做一個容器出來,誕生了小姐姐。所以Herrah對這個交易並不後悔,代價就是自己的生命。Midwife之後還把小姐姐叫做國王給他們一族的禮物。
這樣看來似乎這個交易已經解釋清楚了,小姐姐就是被做出來的。但是還有一個重要的,並且知道詳細情況的npc我們沒有問,那就是皇后大人了。我們看看皇后是怎麼說的?
white lady:she’s a striking refiection of her mother。I never begrudged the Wyrm’s dalliance as bargain. In fact, I feel some affection for the creature birthed.”
第一句直接提到了mother,並且說小姐姐很像她母親。關鍵是第二句,尤其是皇后大人的用詞太值得推敲了,翻譯的直白些就是:“我從未對皇帝在交易裡的你儂我儂而感到嫉妒不開心,反而我挺喜歡那個出生的孩子。”按照皇后的話來看,這交易瞬間變味了。如果僅僅是“我獻出自己幫你封印radiance,你給我做個女兒出來“的單純交易,根本解釋不了你儂我儂這句話。而是似乎herrah和king之間真的發生了什麼,並且(birthed)生下了小姐姐。
關於小姐姐想說的就這麼多,歡迎大家繼續討論。
9.Quirrel
Quirrel是整個遊戲裡我最喜歡的npc,說不出的喜歡。我很後悔沒有把他的對話全截圖下來,只存了在藍湖見他最後一面的圖。雖然他沒有什麼故事,出於私心還是為他占一樓。
在十字路口初次見面時我們還是個初出茅廬的新手。
在Unn湖邊的小房子裡靜靜看著他擦拭著自己的劍。
在皇后車站他看著周遭感歎曾經的繁華喧鬧早已逝去。
在螳螂村提醒我們記得在淚城鐵匠處升級我們的武器並期待下一次相遇。
在淚城的椅子上一起欣賞屋外美麗的雨景。
在水晶山峰上眺望感歎世界看似很大其實也很小。
在我們面對大水母不知所措時他終於記起自己的使命並出手相助。
最後在藍色湖畔我們遇到了他,上去打個招呼吧。

(又見面了小矮子/短暫的朋友。我終於在這裡找到了內心的平靜)

(兩世為蟲,上一世雖已忘,很感激能再次見證世界的美好)

(hallownest是個廣闊又奇妙的世界,但縱使我已見證如此多神奇之處,它們都不及你有趣和迷人)

(哈,不想對我的讚美說些什麼嗎?也行,我喜歡這樣)

farewell
10.蘑菇村的三個石碑
帶上孢子徽章,我們能在蘑菇村找到三個石碑(不知道有沒有其它的,粗心的我就找到了3個)

(謹慎的接受wyrm的意志,它的預知保護著我們,我們和它同享命運和未來。和greenpath不一樣,看來這裡的人們對wyrm還是很尊敬的)

(那些可憐的蟲子,思想困於孤寂之中,想表達些什麼但是留下的只有模糊的影子)(不會翻譯,瞎翻2333)
很明顯這是在說深巢的蟲子們,說他們真可憐。

(這裡的邊界約束著那些扭曲纏繞的東西,它們已故的父親曾享有尊敬地位,而他們的母親卻是普通人。我們和他們沒有和平一說。)

三個石碑裡最讓我疑惑的是最後一個石碑。主要的疑問是石碑上說的邊界。可以看最後一張圖,這個石碑的位置,左邊是皇后花園,下面是深巢。
石碑上的sealed一詞讓我一開始以為說的是herrah,然後感慨到原來herrah的另一半已經死去,那他和king 的交易就更說得通了。但是想到第二塊石碑對於深巢的稱呼是bugs而不是隨隨便便的things,並且herrah並不是一隻常見(common)的蟲子吧?那就只有講的皇后花園了。從前面我說過的greenpath的石碑瞭解到,那裡的人們是不聽從king 的統治的,並且皇后花園也曾經是他們的地盤,只是後來被皇后占去了。這樣的話十分崇敬king 的蘑菇村人民對於Unn一族的不待見就很正常了。至於石碑上說的sire和mother都是誰,我能想到的只有皇后花園那個躺地上的大傢伙,具體是誰我也說不準。並且sealed一詞的真正含義我也不知道,被關起來的?還是自己藏起來的?在哪?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