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量效應 仙女座 加爾愛情線完整流程

22 四月

廣告

作者:nanjah

來源:品質效應吧

從伊歐斯遺族寶庫獲得星圖線索後,萊德決定帶隊前往未知星域探索下一個目標。

不料風暴號剛完成跳躍就撞上了氣焰囂張的凱特執政官。

在SAM和飛行員卡羅的共同努力下,風暴號僥倖逃離,卻因系統受損而迫降在一個擁有未知文明的星球——阿雅。

身為開拓者,萊德必須擔起第一次接觸的重任,但回想起與凱特人的第一次接觸,大家難免感到忐忑不安。萊德試著用玩笑來緩解緊張的氣氛:“如果我被他們活吃了,不論那視頻看起來有多好笑,你們都要把它刪掉。”

阿雅原住民全副武裝,如臨大敵。他們仔細掃描過萊德後,將她押送到了一個街口。一群貌似官員的當地人正在階梯上方等待著她。

為首的一名女性首先發話:“我叫普蘭•謝伊,阿雅的總督。我們是安加拉人。”
萊德上前幾步,以友好的語氣回應:“你好,我是仙女座計畫的開拓者。”

普蘭點點頭:“對於你們穿越黑暗空間來到這裡的事,我已有所耳聞。”

一個身著藍披肩的安加拉人忽然出現在普蘭身邊。
普蘭試圖阻止他繼續向前:“加爾,由我來處理就好了。”
加爾一揮手:“埃弗拉看見他們的飛船進港,是他派我看查看情況的。”

普蘭不再與之爭辯,只冷冷地說:“她是來自另一個星系的人類,一個開拓者。”

加爾走到萊德面前,以尖銳的目光注視著她:“阿雅在我們的保護下一直隱藏得很好,你們來此有何目的?”

萊德:“我們帶著合作的精神而來,希望能與你們和平共處。”

“哼,這種話我們以前曾經聽過。”加爾面帶不屑,“我去通知一下埃弗拉,他會在反抗軍總部的辦公室裡等你。我也會在那裡。”

普蘭:“我會陪你一起入城,不過你的船員必須待在船上。跟我來吧。”

來到反抗軍總部後,萊德又見到了加爾。
加爾向她解釋:“過去和凱特打交道的經歷讓我們不再相信任何外星來客。”
萊德表示人類也吃過凱特的苦頭。
“那你應該明白我們的處境,”加爾面色嚴峻,“凱特執政官來到這個星團後就將我們視若無物,他毀滅了我們的國家,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最近他還將安加拉人大批活抓,通常我們都再不會見到那些被抓走的人。”

“走吧,埃弗拉還等著呢。”加爾似乎不想再說下去。
“等一下,凱特綁走了你的人民?”
“你的問題最好還是留給埃弗拉。”

加爾:“埃弗拉,這就是來自銀河系的外星人,一個開拓者。”

反抗軍領袖埃弗拉帶著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開拓者?你們來到阿雅是一種侵略性的行為。”

萊德辯解道:“這並不是我們的本意。在我們的方舟上有無數面臨饑餓的人要依靠我替他們找到一個家園。”
“對於你和你的人民,我表示同情,”埃弗拉的語氣似乎沒有變化,“開拓者,就先不說你是怎麼找到我們的,你究竟為什麼要來這裡?”
“有一個氣候惡劣的星球被我們叫做伊歐斯,在那裡我們發現了一個像寶庫一樣的古代建築,並使之重新上線運行。這個寶庫穩定了整個星球的環境。”

加爾表示認可:“遺族。近期收到的情報可以證明她所說屬實。”
“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萊德繼續說道,”在阿雅有一個與眾不同的寶庫,我必須進去看一下。“

埃弗拉轉身走到窗邊,凝望著窗外的景色:“你說得沒錯,這裡確實有一個寶庫,但已被封閉多年,入口也被隱藏。我們幫不了你。“

加爾在一旁提點:“莫莎可以幫你。她是最受我們尊敬的科學家和長者,她很瞭解那個寶庫。“

埃弗拉不耐地反駁:“但她現在在凱特人手裡,我們的營救行動全部以失敗告終,我們已經失去她了。“
萊德提議:“一定還有別的辦法,我要如何才能說服你,可以讓我施以援手嗎?”
“不知天高地厚,” 埃弗拉的臉上變得更加難看,“我根本不瞭解你,更別說信任你,我為何會需要你的説明?”
見萊德不敢再開口,加爾忍不住說道;“埃弗拉,我覺得這個外星人所說非比尋常,莫莎需要我們變得更勇敢一些,而不是平白無故丟開這個機會。
埃弗拉冷冷地望著他:“加爾,你廢話太多。”
加爾毫無退卻之意:“讓我來協助這個外星人,我可以成為你的耳目,反正少我一個對你來說也不是什麼損失。”
“你想去就去吧,但在她打算殺你之前,你最好先下手為強。” 埃弗拉不想再多看這兩人一眼,話音未落便已轉身離去。

加爾望向萊德,第一次介紹了自己:“我是加爾•阿瑪•達拉夫,以後就由我來護送你穿越安加拉人的領土。”
萊德感激地說:“多謝你的信任。”
加爾毫不猶豫地回答:“我並不信任你,不過我總有機會趁你睡著時幹掉你。”
萊德略顯無奈:“明白這事也挺好。”

與加爾一起回到風暴號後,萊德立刻召集大家開會。眾人七嘴八舌,場面熱鬧。
考拉:“我想說的是,就第一次接觸的經驗來看,這次可比上一次好多了。”
連姆:“也就好那麼一點點而已。”
皮皮:“對啊,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本想下船去逛一圈。”
老爺爺:“現在我們又多了一張嘴要喂,也不知道他會吃些啥……”

加爾冷眼旁觀,一言不發。

眾人的目光最終一致望向加爾。
維特拉:“是翻譯器不能用了嗎?”
加爾不緊不慢地回答:“能用。”

萊德連忙站出來打圓場:“我知道現在是走一步算一步,但別忘了我們還有開拓者團隊規章。”
皮皮眨巴著眼睛:“我不記得有拿到過這本手冊耶。”
考拉面露不快:“萊德,我們跟著最有力的線索來到這裡,但現在連下一個線索在哪兒都不知道。”
萊德解釋道:“加爾已經答應要幫助我們進入阿雅的寶庫。”
維特拉反問:“離開阿雅能幫助我們進入阿雅的寶庫?”
“這……說的有道理,”萊德理屈詞窮,轉而向加爾求助,“加爾?”

當大家對無助的萊德深感不耐時,連姆忽然一拍桌子:“都別吵了,萊德說得對,新來的安加拉人就在我們身邊,讓他來說幾句。”

加爾終於站起身來,緩緩走向會議桌:“大約八十年前的某一天,執政官和他的凱特大軍出現在赫雷斯星團,可怕的事隨後發生。”
維特拉:“他們發動了戰爭?”
加爾:“這過程很難用一兩個詞來定義。”
萊德:“凱特抓走了很多安加拉人,而且那些人都消失得無影無蹤。萬一這種事也發生在我們身上呢?”
老爺爺:“是,我可以沒日沒夜地揍凱特人,但這算不上什麼計畫。”
皮皮:“我同意,我們必須進入那個寶庫,萊德。”
考拉:“令人驚訝的是,這次我支持皮皮。我們應該將自己的任務放在第一位。”
萊德:“我們已經有了一個計畫……的草案,而且聽起來還不錯,對吧加爾?”
加爾:“反抗軍戰線分散兵力不足,今早我接到了要前往兩個星球的任務,你們將與我同行。”
連姆:“為啥?”
加爾:“因為你想得到埃弗拉的信任,不是嗎。”

萊德調出兩個星球投影:“加爾已經跟我說過這兩個星球的情況,哈瓦爾和弗厄德。”
加爾:“在大災禍發生前,弗厄德曾是一個擁有上億人口的繁華星球,也是耀眼的科技中心。”
維特拉:“現在呢?”
加爾:“現在這裡是對凱特地面戰的主場,反抗軍基地正在和凱特指揮所爭奪這個星球的主導權。”
考拉:“那另一個星球呢?”
加爾:“哈瓦爾是安加拉人的起源地。那裡的環境開始惡化,變得狂野而危險。我們懷疑這和遺族有關。”
皮皮:“總算說到重點了。”
加爾:“最近我們與那裡的科研人員失去了聯繫。”
老爺爺聳聳肩:“我還是不懂說這些為什麼會對我們有幫助……”

考拉:“我懂了,幫你之後你就會為我們做擔保是吧?因為加爾你也想進入阿雅的寶庫。”
老爺爺:“開拓者,你來做決定吧。”
萊德搖搖頭:“現在還做不了任何決定,大家要有隨時應變的準備。加爾,把這兩個星球的航標交給卡羅,我們……開始行動。”

利用航行中的空閒,萊德來到加爾的房間探望。
“加爾,一直找不到機會和你私聊,在這兒住得還習慣嗎?”
“我預料到了和你們這些外星人住在一起感覺會很奇怪。”

萊德忍不住拿出了船長的架勢:“在我的船上沒人會像你這麼想,我們是一個團隊。”
加爾急忙解釋:“我說的是自己不習慣你們對居住空間的設計,而不是對你們懷有任何偏見。”

加爾:“對彼此來說我們都是外星人,重點應該放在我們是怎樣的外星人。”
萊德:“你對我們一無所知,卻仍選擇來幫助我們。”
加爾:“或許我的選擇和你們毫無關係。”
萊德:“能說明白一點嗎?”
加爾:“沒那個必要。”
萊德:“你是怎麼認識莫莎的?”
加爾:“她是遺族研究的權威,我曾是她的學生。”
萊德:“你也研究過遺族?”
加爾:“只學過一些皮毛,而且成績糟透了。如果當時莫莎沒開除我,那就一定是我自己棄學。但我們的關係到現在仍然親密。”
萊德:“那是你用的步槍吧?”
加爾望了他的槍一眼:“凱特人的槍,現在是我的,還被我改裝過。我喜歡做些修補匠的活兒,什麼東西到了我手上都會被拆開。”
萊德:“你的技術在這兒肯定能派上用場,不過我有一個要求,請別拆了我的飛船。”

加爾笑了笑:“你說的對,我確實是自告奮勇來到這裡,心情還有些激動。你給我一種獨特的感覺,浮動不安,未經琢磨,卻又有微妙之處。”
萊德面帶笑意:“這句話聽起來像是在誇獎我。”
加爾只能實話實話:“是的。安加拉人感情豐富,隱藏情緒對我們來說比表露要困難得多。”

加爾:“我該回去工作了。”
(這時必須選擇左中的選項)
萊德:“下次有空的話,我想看著你工作。”
加爾:“行,我可以給大家演示一下。”
“不,只我們兩個就好了。”先鋒萊德按捺著揮出鐵拳的衝動,“這樣我們才能更好地瞭解對方,或者分享一下平時的愛好。”
加爾微微一愣:“哦,那當然。”

萊德:“加爾,跟我說說你自己的事。”
加爾:“為什麼?”
萊德:“為什麼不呢,難道你有事需要隱瞞?”
加爾:“或許吧,至少這個推測是合理的。”
萊德決定抛磚引玉:“我出生在地球,銀河系中太陽系的第三顆行星。”
加爾點點頭:“這很有意思,謝謝你。在我們建立更多信任之前,就先說到這兒吧。”

風暴號終於抵達弗厄德,一個覆蓋在冰雪下的寒冷星球。

有加爾做帶路人,萊德等人順利地進入安加拉反抗軍基地。基地指揮官安妮柯雖然對外星人並無好感,但在加爾的請求下還是同意讓萊德協助作戰。她指示萊德去瞭望點找哨兵瞭解目前的戰況。

瞭望點的哨兵們似乎並沒有接到通知,一見萊德就嚇得端起槍來。

萊德連忙解釋:“我不是來偷襲的,你們的指揮官讓我來問一下山谷裡的情況。“

女哨兵神色緊張,壓低聲音對同伴說:“特斯克,我不想跟它說話,你跟它說。”

加爾滿臉無奈:“萊德是有名字的。”

女哨兵吃了一驚:“你給它起了名字?你怎麼能夠分辨它們的長相?”

男哨兵特斯克終於按捺不住:“天啊,班妮絲卡,別再說了。”

特斯克望向萊德:“我們可以幫你瞭解這個山谷,你需要哪方面的情報?“
萊德不假思索地回答:“為了證明我們結盟的誠意,我想去攻打凱特人。”
特斯克:“這裡到處都是凱特人,往任何一個方向走早晚會碰上他們。我們最近得到的情報證實山谷裡有一個關押安加拉戰俘的營地,如果你真的想幫我們,就從那裡開始吧。”

告別安加拉哨兵後,萊德立即聯繫風暴號發送前哨站,並從SAM的分析報告中得到了更詳細的線索。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萊德先去哈瓦爾幫助安加拉科學家,基地指揮官和哨兵見到她時的態度會天差地別,是一個很不錯的小細節。)

雖然天氣惡劣,但在代步工具遊牧者的幫助下,眾人很快來到安加拉人的科研站赫加拉。當地人向萊德提供了戰俘營的地圖座標,並請求她救出家人。

萊德駕車沖入凱特營地,以迅雷之勢消滅了守軍,成功營救出所有被關押的反抗軍成員。

由於這次行動為反抗軍挽回了重要的人員與情報,埃弗拉終於同意和萊德以視頻通訊會面。
埃弗拉:“開拓者,加爾向我通報了你們的經歷,以及你所謂的仗義之舉。”
萊德:“請相信我,我是真心誠意向你們提供幫助。”
埃弗拉:“你確實救了我們的人,但你最終的目的是為了進入阿雅寶庫。加爾說你想幫我們找到莫莎,為什麼我應該同意讓你參與此事?”
萊德:“我希望能借此和你們建立穩固的關係。”
埃弗拉:“如果你能遵守諾言,我們的關係會慢慢改善。關押莫莎的地點已經被查探到了,不過我們還無法破解凱特設置在那裡的動態防護盾。“
SAM忽然用私人頻道對萊德說:“開拓者,如果讓我來運行他們的破解程式,結果一定會有所不同。”
萊德望著埃弗拉,語氣變得強硬起來:“埃弗拉,我無意冒犯,但這次你確實需要我的説明。”
埃弗拉面色微變:“我也無意冒犯,但安加拉人的事無需外人插手,我們會自己解決。”
萊德決定如實相告:“我的AI有強大的處理功能,他一定能破解那裡的防護盾。”
埃弗拉:“AI?原來如此。”
萊德:“他和我實體相連,所以我必須……我想要一起去。”
“你願意冒險把AI這件事告訴我,這種誠意凱特人可從未有過。” 埃弗拉沉默片刻,“歡迎你加入我們的行動,我會派人在反抗軍基地等你,他們會把你送去行動地點。”

(補發加爾在會議前寄給萊德的郵件)
對於我們救助被俘人員的事,反抗軍領袖埃弗拉在跟我私下交談時表示讚賞。我特別向他說明了你才是那次行動的功臣。
或許他已經對你說過這些話,但如果我對他還算了解的話,他大概隻字未提。
自從加入這個團隊後,我一直盡可能地相信你們。現在我對信任有了更深的理解。信任是一種感覺,而不是一門科學。這似乎是一個不變的真理。
我以後會變得更願意去相信。這趟差事或許將改變我的一生。

會議結束後,加爾對萊德表示祝賀:“你終於得到了埃弗拉的信任,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萊德:“我覺得他還是很討厭我。”
加爾:“他這人就是那樣,你真正應該擔心的是羅卡那票人。”
萊德:“你和羅卡打過交道嗎?”
加爾:“我認識他們的首領阿克蘇。我們都曾是莫莎的學生,不過,在學習方面他比我強多了,事實上他那時是莫莎最優秀的學生。
萊德:“那他一定很瞭解遺族吧。”
“是的,” 加爾歎了口氣,“這事說來話長。”
萊德:“給我講個大概就行。”
加爾:“阿克蘇做過凱特的俘虜,他在勞工營裡被關了一年後才設法逃離。”
萊德:“這就是他憎恨外星人的原因?”
加爾:“沒錯,他……受了很多苦。逃回來之後,他心裡除了消滅凱特,就再也放不下其它任何事。”
萊德:“他為何沒加入反抗軍?”
加爾:“阿克蘇不願聽命於人,而且他對我們未從凱特手中救出他這件事也一直耿耿於懷。”
萊德:“於是他就創立了羅卡……”
加爾:“我們原本也不太在意他們,但自從你們出現之後,羅卡的聲勢又壯大了許多。”
萊德:“既然我能夠說服埃弗拉,那麼阿克蘇或許也會被我說動。”
加爾:“我佩服你的勇氣,但阿克蘇是個危險人物,他可不像埃弗拉那樣務實,他會想辦法逼你動手。”
萊德:“我必須嘗試一下。”
加爾無奈地說:“你們要在赫雷斯長居久安,也確實不能回避羅卡這個問題。在哈瓦爾有一個叫索迪婭的隱士曾和阿克蘇一起逃出凱特營地,或許她知道怎樣聯繫阿克蘇。”

萊德:“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有幾個問題想問。”
加爾:“說來聽聽。“
萊德:“我想瞭解更多關於安加拉人的事。”
加爾:“你想知道什麼?”
萊德:“你們何時有了控制電磁場的能力?這能力是怎樣進化而來的?”
“不知道。”加爾答得十分乾脆,“我對生物學不感興趣,你還不如去找本書來看。”
萊德有些失望:“你真的對生物學一無所知?”
加爾不服氣地問:“你的眼球是如何運作的?”
萊德:“影像被眼球內部的晶狀體聚焦在視網膜後轉換為電脈衝傳遞到大腦。”
加爾無奈地看著她:“把嘲諷當成炫耀自己的機會,你真無藥可救。”

萊德:“安加拉人在情感方面似乎無拘無束。”
加爾:“是嗎?情感豐富不是什麼丟臉的事,對我們來說,只有把情感與信仰都表露在外,才算得上以誠待人。”
萊德:“這樣豈不是很容易傷害到別人?”
加爾:“如果被傷害了就要勇於面對,這是我們為人處世的原則。”

萊德:“你們有多少殖民地,都建立在哪些星球上?”
加爾:“大災禍發生後,我們設法在少數幾個星球上生存下來,大災禍前發生的事就只剩下一些口訴歷史。據說我們在擁有太空旅行的技術後曾建立過五個最初的殖民地。”

萊德:“安加拉信仰中是否有一個主流宗教?”
加爾:“我們的宗教有許多分支,一本年鑒會給你更確切的數字,不過它們的基本教義都大同小異。在我們死後,會通過輪回來完善自我並使家族變得更為強大。轉生於前世,賜福于現世。”
萊德:“你是信徒嗎?”
“不是,”加爾遲疑片刻,自嘲般地笑了笑,“但也不是完全不信……不知人類會不會有類似的想法。我的生母莎胡娜倒是個堅定的信徒。”

萊德:“你曾經拜莫莎為師,她究竟是教師還是宗教人物?”
加爾:“她的身份可多著呢。她是學識淵博的思考家,她教育並啟發我們,她深受愛戴,我也很愛她。”
萊德忍不住問道:“所以你們之間是像師生戀那種關係?”
加爾不禁失笑:“當然不是,以人類的年齡來算莫莎已經有115歲了。”

萊德:“能說說凱特入侵時發生的事嗎?”
加爾:“這不是令人愉快的話題,在情緒過於激動之前,我會盡可能給你答案。”
萊德:“在凱特的統治下生活是什麼感覺?”
加爾面色黯然:“你真的要聽嗎?那種感覺痛苦不堪,就如同生活在搖晃的地面,每天都有可怕的消息傳來。我跟人告別時總想著是否還能再見到那人。在我還是個孩童時,我的父親就是這樣從我生命中消失。”
萊德:“他也是反抗軍的成員?”
加爾:“不,他只是一個礦工。有一天他出門上班後就再沒有回來。這種事每天都發生在安加拉的孩子們身上。”
萊德:“凱特剛出現時,你們為什麼沒有宣戰?”
加爾:“他們當時沒給我們任何宣戰的理由,等我們有理由時,一切都已經太遲了。或許你會覺得我們軟弱無能,但凱特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他們一早就計畫好了如何對我們動手。”
“相信我,這一點我也深有體會。” 萊德思索片刻,又問道,“凱特來這裡很久了嗎?”
加爾:“不是很久,像莫莎這種年紀的人還記得凱特出現之前的事,但我和我的媽媽們都沒有這樣的記憶。”
萊德:“執政官是隨凱特大軍一起出現的嗎?”
加爾:“我們認為是,關於他的情報很難到手,見過他的人沒幾個能活著回來。“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