質量效應 仙女座 劇情背景故事圖文詳解

14 四月

廣告

作者:二草酸合銅酸鈉

來源:品質效應吧

再次提醒嚴重劇透警告!!!!!


本文所涉及的背景故事全部來源與對遊戲劇情的理解和分析,可能有不妥之處,作者不給予任何保證。

首先,Andromeda Initiative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與神堡理事會這個聯合政體不同,AI是一個由私人資助的民間自發行動,成立於2175年,它與政府沒有任何關係因此也不可能有軍方的支持,創始人為人類科學家Jien Garson資助者不明。
參加AI的都是些什麼人?絕大多數都是平民,少數為退伍軍人、警員、保安,還有科學家,探險家,他們加入AI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為了開拓和探索未知領域,二是需要一個新的開始。

在AI上路的這633年裡,赫利俄斯星雲到底發生了什麼?Remnant與未知勢力發生衝突並被打敗,不得不撤出赫利俄斯星雲,因此星球上的Remnant庇護所開始關閉和停止運作,花園星球開始退化和衰敗,暗能量在太空中湧現,進一步加深了赫利俄斯中星球環境的惡化,導致AI在此前探測到的7個“金色世界”全部變得不可居住。而在AI到達赫利俄斯74年之前,來自仙女座大星系其他地方的外星文明kett也來到了赫利俄斯,他們開始掠奪這裡的生物基因資源,與此同時kett入侵者的領袖archon發現了這裡的Remnant科技並開始研究和試圖掌控,並試圖征服整個星雲。被Remnant創造出來的赫利俄斯“原住民”安加拉人與kett開始了曠日持久的戰爭。
西元2818年,Nexus率先到達了赫利俄斯星雲,初次探測後他們吃驚地發現之前觀測過的星球都已經變得不再宜居。當消息傳開後,Nexus發生了暴動事件,不滿和絕望的人要求重新投票甚至返回銀河系。在起義事件(Nexus Uprising)中,AI的多名高官失去了行使職能的能力,甚至連創始人也慘遭毒手。不過在最後,AI利用了克洛根人,並最終平息了暴亂。失敗的起義者被流放出了空間站。(某星空網腦殘小編在轉載過程中可能並不會刪掉這句話)而克洛根人在被利用後卻沒有得到任何應有的回報,出於強烈的不滿,他們也離開了AI,獨自尋找一塊立足之地。最後流放者集中到了位於Kadara的一座安加拉廢棄據點上,而克洛根人找到了Elaaden上的一處洞穴,建立了殖民地“新圖岑卡”。
元氣大傷的AI開始嘗試將一切搬回正軌,努力克服環境後,他們先後在行星Eos上建立了兩個殖民據點,但是隨著kett的到來,這兩個據點相繼被摧毀,造成了大量人員傷亡,讓已經如履薄冰的AI雪上加霜。此後,AI放棄了所有登陸和殖民計畫,將Nexus隱藏起來,把無關緊要的人趕回了休眠艙,一邊小心翼翼的躲避著kett,另一邊苦苦等待著方舟和開拓者的到來。

從AI正式到達赫利俄斯算起,14個月之後,第一艘方舟 人類海波瑞恩號終於到達了預定匯合點。當時的AI已經處在了崩潰的邊緣,缺少食物,能源以及其他各項物資。這也是為何殖民主管Addison在看到人類開拓者並不是自己熟悉和信任的Alec Ryder而是他那根本沒見過多少世面的兒子/女兒後表現出來的失望甚至是憤怒的原因,然後她就把自己憋了8個月的火一股腦倒在了倒楣的Ryder頭上。

空間站主管Tann一樣並不覺得年輕的Ryder能做到些什麼,所以他也只是按照規章條例給了Ryder飛船和任務,辛運的是並沒有像Addison那樣直接給Ryder臉色看。
工程主管Kesh在空間站上幾乎沒有話語權,弱勢者同情弱勢者,所以在Addison和Tann對年輕的Ryder冷嘲熱諷的時候選擇了幫Ryder說話。
安全主管Kandros則表示沒有閒工夫摻和你們這點事,他被空間站上的各種犯罪活動、沉積案件和搜索突銳方舟搞得焦頭爛額,不涉及重大事宜和安全問題他一般都懶得參與。
Nexus現在共有4位主管,分別是空間站主管Tann,殖民主管Addison,安全主管Kandros,工程主管Kesh,話語權依次降低。實際上在AI中並沒有存在權利的爭奪問題,四位主管中只有Tann讓人感覺得到極度維護自己的權利,而Addison、Kandros和Kesh只是對Tann抱有不滿,但是他們並不渴望權利,只是某些時候在職能和決策上會和Tann起衝突。

然後我們說一說Ryder的設定。與品質效應1不同,仙女座的主角Ryder出身是確定好的,Ryder年齡為23歲(對比品質效應1中的薛帕德為29歲)。男性Ryder為前星系聯盟海軍巡邏隊成員,負責守衛太陽系卡戎品質中繼器,大頭兵一個;女性Ryder為前星系聯盟普洛仙研究員,經常進行考古挖掘,但是還沒到考古學家這個資歷上。相比於他們的前N7老爸,主角Ryder的資歷就是白紙一張。這也是和品質效應1區別最大的一點,品質效應1是一個英雄在拯救世界的故事,而品質效應:仙女座是一個普通人成長為一名英雄的故事。

接下來我們談談5個可探索星球。

Eos

主要勢力kett
這裡是AI第一次嘗試定居的星球,輻射值超標以及大量的kett活動讓AI的兩次嘗試全部以失敗告終。而Ryder和SAM所掌握的Remnant避難所科技改變了第一點。當然AI也有其他人在研究Remnant科技,只是沒有人工智慧,她的研究進程異常緩慢,在Ryder的幫助下阿莎麗人PB也參與了進來,他們共同啟動了星球的避難所改善了星球環境,給予了AI再一次定居Eos的可能。之後這裡建立了第三個AI殖民據點Prodromos。
在建立前兩個據點的過程中,AI一樣有一群可歌可泣的先行者為他人獻出了自己的生命,有的甚至在生命的最後關頭依然保護著自己的研究成果以便後來者繼續其未完成的道路。
這裡的主題是探索、開拓和犧牲。

Havarl

主要勢力:安加拉抵抗軍、安加拉仇外者
這裡是安加拉的誕生和發源地,安加拉人自認為的“母星”。在星球環境衰敗後,安加拉大部分安加拉人都告別了這裡,前往了新的宜居星球繼續生活,而安加拉政府一直在研究Remnant科技,並不斷嘗試著拯救自己的母星,直到Ryder的到來。
安加拉仇外者是另一群獨立于安加拉抵抗軍之外的軍事力量,其領導者借助安加拉人對kett的仇恨,煽動人民加入並試圖消滅所有進入赫利俄斯星雲的外來者,不論你是否帶著和平而來。
這裡的主題是希望。

Voeld

主要勢力 kett、安加拉抵抗軍
這裡是安加拉抵抗軍和kett地面交鋒的主戰場,而在kett到來之前,這裡也是安加拉人的一個聚居地。安加拉人對這顆冰冷的星球有著諸多的傳說、故事以及深厚的情感,而在這顆星球上的很多支線也都與戰爭這個主題密不可分。

Kadara

主要勢力 outcast、collective
被AI流放者佔據的Kadara之前也是安加拉人的領土,而在後來安加拉軍隊撤出了Kadara,來自AI的流放者蜂擁而至,占山為王。他們也分裂成了兩股勢力,一股是在Sloane Kelly領導下佔據據點的公開勢力outcast,另一股是在一個不明人士領導下不服從Sloane Kelly管轄的collective。outcast和collective一個在明一個在暗,兩者沒有本質上的區別,都是依靠走私和拾荒生存著,為了爭奪權利兩者還經常發生衝突,再加上安加拉仇外者的敵視和普通流放者的艱難生活,Kadara這張地圖上的任務可以說是整個遊戲中最大的閃光點。不光涉及了權利爭奪問題,還有大量的倫理道德抉擇,在這一點上甚至超過了品質效應1。
這裡的主題是生存。

Elaaden

主要勢力 克洛根殖民者、拾荒者
離開了AI的克洛根人在這裡建立了屬於自己的殖民地——新圖岑卡,而克洛根內部不同氏族之間也在爭奪著權利,甚至不惜將外部勢力引狼入室。而在解開了一個個被精心設計好的圈套之後,Ryder將不得不與新圖岑卡的領袖談判,選擇緩和AI與克洛根人的關係或者徹底切斷AI與克洛根人的聯繫。
這裡的主題是鬥爭。

還有一張地圖為Aya,這裡是安加拉政權的所在地,抵抗軍的指揮機構。從一系列郵件和對話中,我們也可以深入瞭解安加拉這個新外星人種族的點點滴滴,同樣這裡也不乏政治博弈和交涉,以及其他平民之間有趣的小故事。

與品質效應1最大的不同在於仙女座更換了看故事的角度。
品質效應1中我們的主角薛帕德是一個戰士、一個軍人、一個天生的領導者,他/她所率領的團隊是一支軍隊,而看待問題也都站在軍人的角度,所以一開始就營造出了一個好萊塢大片個人英雄主義的視感。而在仙女座中我們的新主角Ryder個人履歷是一張白紙,沒有任何資歷,沒有任何高大上的背景,被自己的父親像趕鴨子上架一樣攆上了開拓者的職位,緊接著又被AI高層狠狠潑了好幾瓢冷水。他/她不是個天生的領導者,所帶領的團隊也不是紀律嚴謹的軍隊,而是一群出身各異的平民。但是隨著故事一步一步的發展,Ryder的履歷變得逐漸豐滿起來,性格也在變得逐漸成熟和穩重起來。正如我之前所說的那樣,ME1是一個英雄在拯救在世界,而MEA是一個普通人成長為一個英雄的故事。

五張地圖,生軟再次證明他們有能力續寫一個新的銀河故事。仙女座當中依然涉及到了巨量的政治博弈、權利爭奪、倫理道德抉擇、軍事思想和科技發展問題,而這些也一直都是品質效應劇本的主題和靈魂所在。就整個故事劇本而言,仙女座是一款徹頭徹尾的品質效應遊戲,完全無愧於品質效應的名號。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