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靈魂 3 DLC2環印城背景故事詳細考究

11 四月

廣告

作者:第三新塔圖因

來源:A9VG

一、神之時代的黑歷史

從環印騎士套裝說明看,在與古龍交戰的時代,矮人王及環印城勢力同樣是諸神的盟友。與葛溫的勢力在諸神之地羅德蘭類似,他們的勢力就在深淵。

結合葛溫授予矮人王冠的雕像,加上環印騎士同樣屠龍卻不受讚頌、蒙住眼睛表示對火的不滿之類的描述,可以推知矮人王對葛溫是一種從屬地位,並且身份較為低下。鑒於同樣屠龍的小夥伴魔女墓王並沒有這種待遇,加上諸神畏懼黑暗的描述,可知矮人被避忌的原因,就是他們持有的黑暗之魂。

諸神之所以恐懼黑暗,或許可以從幽邃的說明中略知一二。幽邃“原本是靜謐且神聖之地,也因此成為恐怖事物的溫床”。這或許說明,幽邃就是從神聖中滋生的。從神聖中滋生,卻與神聖相克,也難怪諸神避之不及了。

於是等到古龍死得差不多的時候,就狡兔死走狗烹了。(所以一代DLC戈夫為什麼那麼淡定,因為諸神這個德性他早就見過了)

葛溫對異端倒不算特別壞。受人厭忌的巨人戈夫受封騎士,王城也有巨人鐵匠和衛兵;受忌諱者有畫中世界可以容身;至於階級敵人黑暗之王,他或者是認清了黑暗不可戰勝,覺得與其打個幾萬年的地鼠不如把現在這幾個黑暗源頭好好供起來。而矮人諸王離開深淵,被關在環印城中;環印騎士的深淵武器也為火所封印。葛溫封他們為王,並且送去了自己的女兒費蓮諾爾和她的騎士團,以及古龍後裔米狄爾。

米狄爾的角色就是吞噬滋生的黑暗/幽邃,教堂之槍的角色當然是守護公主,而費蓮諾爾的角色有兩個:一是監視者,二是盟友。監視者的角色可以從希拉身上略窺一二;而盟友這方面,則可由最後倖存的矮人王向費蓮諾爾求救推出。如果費蓮諾爾單純只是奉葛溫王之令懸掛在他們頭上的達摩克裡斯之劍,誰會向她求救呢?

特使小環旗的道具說明提到,諸神會來迎接費蓮諾爾。在什麼情況下需要來迎接一個相當於終身制的看守和大使?一是畏懼黑暗的諸神找到了一勞永逸控制黑暗的方法,費蓮諾爾不必再親身監視;另外就是黑暗時代避無可避,終於來臨的時候。也就是對矮人諸王而言,要麼永無出頭之日,要麼等到天荒地老。所以,狂王和環印騎士不滿也是事出有因。

但此時環城仍未與世隔絕,仍有使節團與環城有所來往。從環城沼澤的白樹枝、白樹弓,以及米狄爾**疑似烏拉席露的裝備上看,烏拉席露早就與環城有所關聯。然而這種關聯最終導致了災難:一代DLC烏拉席露人在卡斯的誘惑下挖了祖墳,令發狂的馬努斯蘇生。即使馬努斯死去,四散的暗之墮子、流落世間的暗術、世界各地出現的暗穴,也都為火的時代投下了濃烈的陰影。而小隆德四王的墮落也證明了諸神內部並非堅不可摧。眾神離開亞諾爾隆德,究竟是真正離開,還是被放逐了呢?

疑似烏拉席露的使節成為最後一名教堂之槍,或許就意味著烏拉席露事件之後,環城以及矮人諸王才從此逐漸被遺忘了。

二、早期的黑暗信仰及勢力

即使矮人被遺忘,他們的黑暗信仰卻未必被真的遺忘了。一代裡以殺神為目標的教會、原素瓶說明中一帶而過的黑暗傳承、黑暗餘燼說明中提到的“黑暗武器的製作方法在教會是禁忌”,以及屬於蓓爾嘉、三代中歸屬隆道爾的奇跡黑暗禁令,都證明了被封前,黑暗之魂確實在諸神治下有著一席之地,在矮人諸王被封前後與諸神敵對過,之後也淵源流傳。我們見到的環印城諸王,可能只是最初的矮人諸王中對葛溫順從的那一部分。

與此同時,並非深淵的所有人都願意接受這樣的安排。至少狂王不願接受這種命運,結果則是為希拉所殺。

顯而易見的是,黑暗之魂的力量遠弱于葛溫魔女墓王之和,否則矮人諸王就不會被封在環印城中,也不會有各種各樣矮人從屬於葛溫、環印騎士費力不討好敢怒不敢言的暗示。狂王為希拉所殺也是旁證。希拉是公爵的女兒,也就是說實力在她之上的,僅限葛溫神系就至少有若干公爵和葛溫一家。這樣一個實力前列但不在頂尖的人物可以讓諸王之一再起不能,足以說明矮人王對葛溫神系毫無招架之力。

但從隆道爾文化和環印城文化顯而易見的相似之處看,狂王的反叛確實滲透了諸神的封印,而以深淵作為根據地的卡斯多半就是他的盟友。狂王和卡斯希望的無疑是火的時代的結束,與黑暗時代的到來。另一方面,在烏拉席露事件後,馬努斯的碎片散落到世界各地。她們作為暗之墮子,對初火沒什麼興趣,只不過是追隨意志強烈的人,在世間散佈黑暗。雖然不清楚二代的遠古暗穴究竟該由哪方勢力負責,總之就把鍋甩到杜娜湘卓身上算了。

剩下的諸王似乎並不急於如此,或是忌憚希拉的監視,或是單純的拖延症,總之他們坐穩了王座,直到末世來臨。

總之,後來卡斯接過了黑暗勢力的大旗,一手打造了吸魂鬼和隆道爾勢力。然而不論是一代還是三代的黑暗之王結局,都沒有提到去環印城迎接矮人諸王。要麼是卡斯和尤莉亞還沒來得及提到,要麼就是這些疑似不思進取的王已經被放棄了。

但不論諸神怎樣忌憚黑暗之魂,人類卻總是對黑暗有所嚮往的。他們不斷追尋,不斷渴望。這所謂的貪婪,或許就是黑暗一經釋放就再也無法平息的原因吧。

三、末世的環印城

到DLC2的時代,不斷吞噬黑暗的米狄爾終於接近了極限;環印城被黑暗侵蝕,費蓮諾爾公主為從滋生的黑暗中維持環印城陷入沉睡;矮人諸王在希拉看守下不敢輕舉妄動;封印削弱,人進入環印城尋找黑暗之魂;說客白臉蟲放棄使命,大啖食糧。(幽邃法術中召喚噬咬人的蟲子,和一直齧咬聖女的蟲子,可能就是這些白臉蟲。)

不會有人來迎接費蓮諾爾,畢竟葛溫全家什麼情況我們都清楚。由此看來,不過是公爵之女的希拉能保持正常顯然是費蓮諾爾的沉睡和米狄爾吞噬黑暗的結果。

但即使如此,環印城內仍然無人使用暗術。矮人諸王並沒有變強,相反似乎衰弱了。可見即使是末世,火的封印仍然起著作用。

而環城之外,黑暗勢力顯著擴大,艾爾德利奇和沙力萬都能控制葛溫德林。不論是他們太強,還是葛溫德林變弱了,相比之下,矮人諸王的實力和進取心實在是要打個問號。

所以,蓋爾能全滅矮人諸王,一是因為他們被封印和看守,無法從近在咫尺的黑暗中獲取力量;二是蓋爾真的很努力,我甚至懷疑惡魔王子門後那條路就是蓋爾挖出來的。而蓋爾吃掉黑暗之魂後,因為火的衰弱、費蓮諾爾的死去和環城的崩毀,封印無法維持,他的失控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而封印崩潰、黑暗之魂解放之後,**地背蓋子的老嫗迅速跳船,轉職天使。作為一個疑似洛斯裡克主祭的婆婆,居然不聲不響地信了異端……不過洛斯裡克這破船,跳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她以人的身份守望到最後,也算盡了職責吧。

四、火的封印與黑暗之環

說到洛斯裡克天空的黑暗之環,既然現在已經清楚黑暗之環是用火封印黑暗的產物,而被封印的黑暗看起來又很像環城,聯繫到環城之上就是初火,那麼就可以認為,初火旺盛燃燒的時候,天上的就是太陽(所以葛溫是太陽王w);而薪王要燒沒的時候,或者像三代傳火結局這樣柴火太弱,燒了也沒什麼鳥用的時候,天上出現的就是黑暗之環。

黑暗之環同樣也是火的封印在人身上的體現。

由過往經驗可知,身上有黑暗之環的不死人大量出現的時候,就是需要新的薪王的徵兆,或是黑暗之王上位的時機。現在我們知道了,成為不死人出現因素的黑暗之環,出現的原因就是上一個薪王快要燒完了。所以,這既是需要新的薪王出現的時刻,也是黑暗之王篡火的最佳時期。

所以像一代不死院那樣把不死人都關起來,或是二代某些國家那樣狩獵不死人,都是毫無意義的。但這同時也說明,只要不是所有人都成了不死人,初火就仍然延續著。就算是洛斯裡克這種巡禮蝶滿天飛、人之膿遍地走的情況也一樣。

還有以下幾個與黑暗之環相關的因素:

1、隆道爾給人身上打洞的秘術,十有八九也是破除火的封印,讓暗穴出現。

2、烏拉席露人和咕嚕的異變,則可能是火的封印還在,人性積累太多導致變異的緣故。

3、人之膿很可能是在火的封印相對強的洛斯裡克,當事人體內積累的黑暗直接衝破封印的結果。而人之膿弱火,也算是個佐證吧。

人之膿和變異烏拉席露人成因相同,結果不同的原因,可能就是烏拉席露和咕嚕的時代,火的封印更強,所以積攢的黑暗更多,變異也就更加嚴重。

4、三代的巡禮者和聖職需要背蓋子。這個蓋子起到的就是加強封印的作用。

5、累積者誓約提到,某個特別的椎骨是神的枷鎖。而人身上的黑暗之環,是否就是所謂枷鎖的體現?

6、不死人和濡濕人形的差別,或許也在於他們身上是否存在神的枷鎖?

7、蛆人利用羅莎莉亞疑似幽邃的力量轉生,卻與濡濕人形不同的原因,是否也與神的枷鎖有關?

五、放眼深海時代的先驅們

即將到來的黑暗時代/深海時代究竟如何,我們只能猜測。可以知道的是,連霸王沃尼爾這種背後有黑教會或者暗之墮子的人都慫了,可見是個對人而言相當不友善的時代。那麼希拉說公主為了人類才沉睡也就可以理解了。

但與一味畏懼、逃避的諸神不同,也有很多面對、擁抱黑暗的勢力與個人。

1、幽邃教

主要成分:可燃垃圾艾爾德里奇、乾屍臉控沙力萬,以及黑化的白教信眾。

幽邃聖者艾爾德利奇本身就很可能已經成為了適合在幽邃中生存的生命。但和主動祈禱達到眾籌效果的巡禮蝶不同,艾爾德里奇是通過食人產生這一變化的。而艾爾德利奇的沙力萬和幽邃主教團之所以幫助他,也必然和自己度過深海時代有關。可能是因為,在深海時代,有這麼牛逼的一個神保佑,是件多麼好的事情啊。

幽邃“原本是靜謐且神聖之地,也因此成為恐怖事物的溫床”。這似乎說明,幽邃就是從神聖之中滋生的。所以白教的主教自然而然地成為了幽邃封印人,又自然而然地被幽邃所吞噬,成了幽邃主教。而羅莎莉亞,可能就是葛溫艾薇雅被幽邃影響的結果。

而幽邃大主教麥克唐納,見到教堂的沉澱靈魂時,開心地說:“太棒了,世界之淵就在此地”。所謂沉澱靈魂,就是人心沉澱物之類。這東西的說明提到“傳說總有一天會成為世界的枷鎖” 。這或許是深海時代必將來臨的旁證吧。

2、隆道爾

團結在平撫黑暗的卡斯和它的女兒們領導之下的隆道爾。

其出現與卡斯相關的黑暗生物有兩類:一是隆道爾不死人與吸魂鬼;二是受人性失控影響的咕嚕和烏拉席露人。從烏拉席露事件後卡斯再未出現來看,前者才是比較穩定的目標。

身上可以開最多暗穴的不死人,就有資格成為游魂之王。聯繫暗穴與火的封印的關係,暗穴越多,能引導出的黑暗力量大概也越多。

所以隆道爾的活屍們並非打白工,而是只有活屍狀態才能安全地投入到黑暗之魂的溫暖之中。只有不死人有**也是這個原因。

在篡火結局中,天上的太陽從黑暗之環變成了發出白光的黑色太陽,而黑焰白光正是人性之火的特點。這無疑是黑暗時代的象徵;但我們仍不知道環印城的諸王是否自由了。因為我們不清楚之前有沒有黑暗之王,因為到DLC2,環印城的公主、希拉、黑龍都在,黑暗之魂仍在諸王手中。假如之前有過黑暗之王,那麼,要麼黑暗之王也無法解封環印城,要麼卡斯和他的代理人對解除封印毫無興趣,只想放棄這群不求進取的懶鬼另立中央。

至於卡斯,我們只知道在魂3的時代它已經不在了,只有幾個女兒代替他為隆道爾人做主。由於二者間顯著的差異,這些女兒應該不是親生的,更有可能和馬努斯的暗之墮子原理類似。或者卡斯直接用攢的人性捏了幾個妹子,誰知道呢。

這些女兒雖然奉行卡斯的遺願,但也和暗之墮子一樣有自由意志,例如芙莉德就放棄了自己的使命,動機是畫中世界的鴉人比不死人更可憐。不過既然尤莉亞沒說什麼也就算了吧。

3、卡利姆

一代中,卡利姆在阿爾斯特公爵的統治下,製作抗性戒指(方法上有些不好的謠傳)、解咒石,並且以較為陰險的戰鬥風格出名。

在三代,我們還知道卡利姆仍然製作以上道具(方法成了卡利姆聖職的秘密),但解咒石成了隆道爾的特產。他們還收編了女神誇特,小龍人摩恩,宣稱自己是正統白教。而當初的阿爾斯特公爵,只在阿爾斯特槍的說明中提到以“穿刺公爵”聞名。顯然,卡利姆和阿爾斯特公爵做了切割,雖然不清楚他是像葛溫德林一樣失勢,還是像無名一樣成了活屍,或者單純只是和希斯一樣發狂了。總之,從某時開始,卡利姆的聖職佔據了主導地位。

卡利姆聖職者中,雖然盲眼信徒受人尊重,但呻吟騎士掉的眼罩,也說明了盲眼信徒未必都是真盲。他們崇敬二代黑暗派的女神誇特,將白教主神洛伊德貶為異端。玩過一代的都知道,白教傳承的主神無疑是洛伊德,廢洛伊德而尊誇特,白教在卡利姆也不過是種包裝的手段。

誇特上位的手段,就是將各處的傳說竊為己有。比如白教,比如淚石的傳說;而摩恩是否真正為誇特的隨從,或許也值得懷疑了。

在DLC2我們看到,環城中的解咒石碑和解咒石有一定的相似之處。所以,擁有這項技術的文明,多半與最初的神的時代的深淵勢力有所關聯。

而卡利姆尊崇誇特這個黑暗系的神明,同時又對白教有所針對。結合卡利姆一直以來都不乾不淨的印象,或許他們就是一代中的教會的傳人。至於最初的白教諸神,在卡利姆教會和伊魯席爾兩大勢力的針對下,在初火將王的末世,不復當年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總之,卡利姆作為上升中的邪神勢力依附者,對即將到來的黑暗時代有所準備是必然的。或許,他們和隆道爾就是從神的時代流傳到現在的兩個黑暗信仰的分支。孰優孰劣,只能任憑想像了。

4、暗之墮子

無組織無紀律,以抱大腿為核心的暗之墮子。

在本作沒有特別的影響力,但仍然稱得上是潛力股。但倘若在深海時代,她們與作為其本質的人性合為一體,還需要存在、求索下去嗎?還是,即使如此,也能見到值得她們追尋的意志呢?

5、天使與巡禮蝶

由洛斯裡克的大蛇雕像上看,弗拉姆特或者他親戚成了天使。再怎麼說,弗拉姆特這個兩頭混的大蛇也該比洛斯裡克人要早知道黑暗時代即將不可避免地到來。所以後來我們見到的巡禮蝶/天使,可以認為是對弗拉姆特或者他親戚的模仿。

從設定集巡禮蝶相關來看,巡禮蝶和天使可以單體升天,也可以眾籌升天。雖不知二者是否是同類,但原理應該是類似的。

還有另一種天使:金三胖。可以知道的是,他們比巡禮蝶旁邊的祈禱者單體要強,但是比**地發光炮的天使弱,並且他們的存在確實是天使信仰的延伸。但金三胖這個級別,能不能活過深海時代就未可知了。

六、餘火

傳火終結結局中火防女提到:“總有一天,黑暗中一定會出現一簇小小的火團——就是那王者們傳承的餘火。”

餘火,就是,人性嘛。

然而同樣是黑暗之物,也有人性(晶體),與人心沉澱物(反正不是晶體)的區別。法術黑蛇的說明中提到,“不論是魔法或是咒術,與人性相關的法術,皆是殊途同歸。換句話說,因為尋求意志是它們的共同目標。”

而靈魂法術也好,幽邃法術也好,都是受生命吸引。或許受意志吸引,就是人性的獨特之處。人性總歸是特別稀有的。

人性這玩意之所以變成餘火,可能就是,自燃了吧。至於受意志吸引,傳火的薪王又有哪個意志軟弱呢。

但在即將到來的深海時代,如果想讓這點餘火休養生息到值得一提的強度,大概還要過很久吧。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