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靈古堡 7 生化危機 全劇情梳理

30 一月

廣告

作者:月光丸

來源:生化危機吧

2000年開始,安佈雷拉公司與H.C.F.組織(艾達所屬的神秘上層組織,威斯克曾經投靠過)合作,開始研發一種生物生化武器。

這種生化武器的製造方法是:安佈雷拉將其發現的一種叫做“mutamycete”的菌類的基因組注入第四階段前的人類胚胎,在受控環境中進行38周到40周的培養。由此產生的生物被稱為“候選標本”,並根據實用性進行評級,A至D系列是不實用的缺陷品,E系列則達到了完美,成為合適的生物兵器。

伊芙琳,代號E001,就是第一個E系列生物兵器。伊芙琳擁有實驗計畫的標準外觀:10歲的小蘿莉形象,方便混入城市居民或難民中,進行細菌戰。

她可以隨意分泌mutamycete物質,感染他人。黴菌會逐漸佔據被感染者的細胞,令其具有強大的再生能力,除非將被感染者頭部切除或者徹底粉碎,否則其會不斷再生。黴菌到達大腦之後,實驗物件的意識會與E系列藥劑“交互反應”,使其出現幻聽幻覺,可以看見並不存在的10歲小蘿莉形象,逐漸被其控制心靈,開始無法控制自身的暴力衝動,做出自殘和傷害他人的行為。當黴菌佔據每一個細胞,被感染者會變成黑色的菌怪。這種菌怪是菌絲體形成的超級有機體,擁有強烈的求生與戰鬥本能。

從劇情來看,伊芙琳似乎可以加速被感染者的感染進度。

2013年,安佈雷拉特別行動處(Special Operation Division)的主管艾倫•多尼與看守員米婭•溫特斯負責護送伊芙琳前往中美洲分公司,以避免伊芙琳被敵對組織偷走(在遊戲一開始的動畫裡,米婭稱自己很想快點擺脫“照看孩子的工作”)。他們偽裝成伊芙琳的父母,搭乘液化天然氣運輸船“安娜貝兒”號。他們手上佩戴的基因組藥典,可以通話、顯示自身健康狀況以及通過監控伊芙琳的重要器官來進行追蹤。如果伊芙琳失去控制,情況無法挽回,他們將會使用藥典打開隨身攜帶的箱子,製作E壞死毒素摧毀伊芙琳。

在來到路易斯安那州南部杜爾威地區時,伊芙琳攻擊並感染了艾倫,但卻將看守她的米婭視為媽媽,沒有攻擊她。在米婭追捕逃走的伊芙琳時,船員逐漸被轉化為菌獸,最終艾倫亦被轉化,而米婭也被感染。在此之前,米婭錄下視頻,警告丈夫伊森不要去找她。

當天晚上風暴大作,追及伊芙琳的米婭被拋出爆炸的船舶掉進水裡。遇難船被沖到了河口,被盧卡斯•貝克發現。傑克•貝克在10月10日前去查看,帶回伊芙琳和米婭兩人(老房子地道有張照片是她們在船邊的合影)。自此之後,貝克一家逐漸被伊芙琳感染和控制,但是盧卡斯在2015年1月在協力廠商組織的説明之下擺脫了伊芙琳的心靈控制。佐伊•貝克不知為何還留有較正常的自我意識,而米婭則時而正常時而發狂,一直分不清現實與伊芙琳的幻覺,具有強烈暴力傾向,於是被恢復自主意識的盧卡斯關進牢房。伊芙琳有時會去看米婭,希望米婭能做她的媽媽。

其實伊芙琳也是安佈雷拉的受害者。從出生就被當做生物兵器來隔離養育的伊芙琳,身世之淒慘比被注入了始祖病毒的麗莎有過之而無不及。麗莎畢竟有過幸福的家庭生活,但伊芙琳根本沒有。她的人生一直都被“人人都討厭我”、“沒有人愛我”的想法所折磨。因此,伊芙琳產生了很強的家庭觀念,從在安佈雷拉的控制實驗開始,她就強迫實驗物件(被感染者)做她的父母。在“安娜貝兒”號失事那天,她對米婭喊道,她厭倦了實驗室的生活,她想要一個家。進入貝克一家之後,她把他們變成了自己的“家人”。在扭曲的心願的驅使下,2016年9月前後,越來越失控的伊芙琳讓貝克二老去綁架更多的受害者,擴大她的家族。

本來事情可能會就這樣可怕地發展下去,但是伊芙琳卻控制米婭給伊森發去一封郵件,將伊森誘騙到貝克一家的客屋。為什麼她要這樣做?盧卡斯給協力廠商的郵件中提到“也許她等米婭等得不耐煩了”,後來米婭在客屋三樓發狂,拿著電鋸追砍伊森時反復念叨著“必須摧毀核心”、“我別無辦法。”如果把米婭的這兩句話理解為伊芙琳的意思的話,米婭可能是因為對伊森懷有深切的愛意,從而讓伊芙琳無法完全控制米婭的心靈。所以伊芙琳把伊森引來,打算殺掉伊森,或者讓伊森當她的“爸爸”(正好他們都姓伊www),讓米婭安定下來。

伊森在客屋地下室的牢房找到米婭之後,兩人在一起離開時,伊芙琳控制了米婭,並用幻聽指使米婭攻擊伊森。伊森反擊,將米婭打倒,米婭只有倒下時才恢復了意識。佐伊打來電話,讓伊森從閣樓窗戶逃走。不料米婭再度重生,伊芙琳的幻象對她說,如果伊森不想當她爸爸,那就讓他去死吧。米婭用電鋸砍掉了伊森的左手掌,又阻止伊森從閣樓窗戶逃走。最終伊森用手槍擊倒了米婭(斷臂裝彈真神人也),但卻被傑克•貝克從背後偷襲擊昏。

傑克•貝克本來是米婭選定的“爸爸”,他把失去意識的米婭和伊森帶到主屋。伊森醒來後,與傑克、瑪格麗特、盧卡斯還有“羅蒂阿姨”共進內臟晚餐,正當傑克想要剜掉伊森的舌頭,幫助他品嘗精心準備的菜肴時,員警來敲門了,貝克一家躲藏起來。伊森掙脫束縛,四處查看了一番,又碰上了傑克。與傑克周旋一番之後,伊森進入地道甩掉傑克,之後他從視窗處向懷有疑心的員警要了一把小刀,二人相約在車庫碰面。到了車庫,員警正盤問伊森,卻被傑克從背後用鏟子鏟掉了半個腦袋。伊森開車庫的車撞倒傑克,但傑克卻爬進副駕駛座,搶奪方向盤。車子向鋼材撞去,傑克暫時被撞得不省人事,伊森趁機逃走,打開了通往主廳的機關門。

接下來,伊森的任務是找到三塊狗頭雕像,開啟通往庭院的門。在此期間他與復活的傑克多次交手,又在地下室與眾多菌獸快活了大把時光。正當他要拿到最後一塊狗頭時,傑克將其拿走,誘使伊森與他展開對決。伊森雖然是普通人,但他熟讀古今中外歷史,使出一招“秦王繞柱走”,與傑克周旋。傑克見一時不能得手,破壞周圍場景,拿出了一把大剪刀,但卻腦抽地漏了伐木的電鋸沒拿。於是乎,秦王拿到了電鋸,傑克卒。

拋下只剩半拉身子的傑克,伊森逃到庭院中。進入一輛拖掛式房車(不能自行開走)中,伊森接到佐伊的電話,得知佐伊先前也找過別的受害者幫忙,但只有他成功了。之前為伊森續上斷手,戴上“藥典”(就是米婭之前佩戴的那個)的也是暗中行動的佐伊。佐伊要求伊森找到材料製作血清,治癒被感染的佐伊與米婭。佐伊手上有D系列(實驗體)的顱神經,而伊森要找到D系列的末梢神經。

伊森在指示下前往河邊的老房子,那裡蟲患肆虐,滿是蜘蛛和飛蟲。進入壁爐中的暗道,伊森見到米婭,然而盧卡斯卻將她劫走。重新回到一樓,瘋婆子瑪格麗特想讓伊森滾蛋,放出大量飛蟲攻擊伊森,卻被伊森用火焰噴射器暫時趕跑。費了一番周折,伊森拿到烏鴉鑰匙,正要開啟通往老房子二樓的門,卻被瑪格麗特拽住,扔進地板上的一個大洞。再次將瑪格麗特擊敗後,她掉進大坑換成一灘黑水。進入二樓,一道門擋住了去路,要開門需要瑪格麗特的提燈,回頭卻發現瑪格麗特變成蜘蛛模樣爬走。沿著坑道走,伊森來到一處枯井,爬上去發現到了種植園。進入種植園,二話不說就是幹,蜘蛛婆瑪格麗特最終全身鈣化,化作飛灰。

拿到提燈後,伊森在老房子二樓拘留室找到了D系列末梢神經(一隻手),也許那裡是伊芙琳住過的地方,她將D系列末梢神經交給瑪格麗特,讓她藏在此處。回到拖掛式房車中,伊森接到電話,原來盧卡斯綁架了佐伊和米婭,要想去找盧卡斯,必須找到兩張磁卡。伊森首先按指示去了主屋地下的解剖室,從被砍頭的員警喉嚨處伸手進去,掏出了一張卡,之後又在“羅蒂阿姨”的房間打開一道暗門,來到地下室的車間拿到另一張卡。

集齊兩張卡後,伊森進入了試驗區,闖過一道道盧卡斯設計的死亡陷阱,又因為之前看過錄影帶所以破解了盧卡斯的生日蛋糕圈套,最後把炸藥扔進監控室旁邊的牆的縫隙處,炸開了牆壁,也逼迫盧卡斯逃走。通過監控畫面,伊森見到了米婭和佐伊,得知兩人被鎖在船屋。三人碰面後,佐伊製作了兩份血清,伊森一併拿走,正要使用,巨大的變異體傑克打破牆壁,將伊森拖走。也不知道誰規定的,boss身上總有很多亮黃色的大眼珠子,伊森將其一一射破之後,傑克暫時倒下了。佐伊打開門,伊森正要離開,狗血的一幕出現了,傑克不知為何又睜開了狗眼,將伊森一把抱在懷裡。眼看伊森就要晚節不保,佐伊讓伊森把一份血清打入傑克體內,將晚期感染的他殺死。這招果然靈驗,傑克隨後就鈣化了。來到碼頭準備乘船時,伊森說只有一份血清了,佐伊不顧明明是自己指使他用掉的事實語氣慌亂地問這下怎麼辦,場面一度很尷尬。伊森仔細對比了一下老婆米婭和佐伊妹子的顏值——

A.救佐伊。由於救佐伊和救米婭的流程基本是一樣的,所以一些相同的細節暫時按下不表。兩人坐船離開,佐伊告訴傑克,她簡直不敢相信他會選她(這種事情難道不是只有渣男才做的出來???),並在來到遇難船旁邊時,說出了米婭是和伊芙琳坐那艘船來的事實。突然,伊芙琳操控菌絲有機體攔下了船,佐伊渾身鈣化(可能是感染程度太深了,注射血清反而害死自己),最終船被掀翻。因為怪力亂神的原因,米婭也被沖到了遇難船那裡,一番歷險,她救出伊森,卻被伊芙琳控制,怒吼著你居然選她不選我,開始用小刀進攻伊森。伊森正手足無措之際,突然發現地上有一把物理學聖劍。呃。米婭被捅死,全身鈣化,臨終前叫伊森去殺了那個婊子。最終伊森殺妻大仇得報,獨自被救出。

B.救米婭。佐伊怒氣衝衝地送走溫特斯夫妻倆,中途又翻船。米婭醒過來後,發現褐色頭髮的伊森倒在地上,正要把他翻過來,無數菌絲體將伊森包裹卷走。米婭只好進入遇難船,一路潛行加小規模戰鬥,來到3層,小蘿莉形象的伊芙琳正在等她。看到米婭與伊森情意綿綿斬不斷,伊芙琳決定讓米婭想起過去的事情,想起米婭曾經“許諾”過要當她的媽媽,然後和她成為一家人。在錄影帶中,米婭看到了過去的自己,想起了自己曾經為安佈雷拉工作的事情。看完錄影帶後,米婭還是拒絕了伊芙琳,絕望的伊芙琳笑著說,那我就再也不需要你了,接著便消失了。

米婭通過監控畫面發現伊森在負2層,於是一路披荊斬棘,將伊森從菌絲壁挖了出來。恢復意識之前,伊森在腦海中看到恢復理智的傑克和佐伊,傑克解釋了伊芙琳如何控制他們,並指出消滅伊芙琳是問題的關鍵。伊森獲救後,伊芙琳再度控制了米婭的心靈,米婭用最後的意識將伊森推出門外。盛怒的伊森握著米婭給他的,裝有伊芙琳的組織樣本的小瓶,決定做個了斷。

他走出船外,經過沼澤來到南杜爾威的阿伯克龍比鹽礦,途中他見到一架直升機在空中飛過。在鹽礦礦井口附近的房子裡,他找到一張帶有安佈雷拉標誌的直升機的照片,其背後是“他們從那架直升機上監視著我們嗎?” 然後還從電臺處聽到了代號為Alpha 1 和Bravo 1的兩名安佈雷拉特工的對講,他們搜查了貝克莊園,知道盧卡斯與某協力廠商有聯繫(從這裡看很可能是與安佈雷拉有競爭關係的H.C.F.),知道他躲在鹽礦,最後確認了要對伊芙琳格殺勿論。伊森從礦井下去,一路殺怪來到實驗室。這個掩藏著鹽礦深處的安佈雷拉秘密實驗室應該是在伊芙琳逃走之前就已經存在了的。在實驗室中,伊森瞭解了生物兵器計畫的來龍去脈,並使用伊芙琳的組織樣本製作了可以摧毀E系列生化武器的E壞死毒素。然後,他又在礦井中走了一段路,推開一處被木板封住的門口,發現礦井是與貝克一家的客屋相通的,當初米婭曾想與他一起從這道門逃走。

走進客屋,伊森眼前開始閃回米婭與他一起在客屋的畫面,看到了原來是伊芙琳的幻象在指使米婭攻擊他。最後伊森頂住伊芙琳放出的強大衝擊波,走上前去,將E壞死毒素注入了她的體內。回到現實,原來那個坐在輪椅上到處瞬移的“羅蒂阿姨”就是伊芙琳的本體,由於缺乏藥物治療,伊芙琳會以25倍的速度老化,3年來大概老化了75歲。被注入毒素的伊芙琳身體開始腐化崩壞,最後與房子裡大量的菌絲合為一體,變成巨大的怪物。

伊森不停向變異體伊芙琳身上傾瀉火力,最後被伊芙琳扔到地上。就在生死關頭之際,從直升機上扔下一個箱子,一把埃爾伯特(威哥)手槍的複製品掉了出來,有人喊道“用這個!”。伊森拿起槍,向伊芙琳臉上射出特製的彈藥,最後伊芙琳開始變白鈣化,結束了悲慘的一生。

從直升機上下來一組特工,其中一位摘下頭盔,自稱“雷德菲爾德”,將伊森帶上了直升機。米婭神奇地活了下來,一位特工用血袋為她輸血。直升機向著朝陽飛去,“安佈雷拉公司”的標誌,熟悉而又似乎有了些許不同……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