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靈古堡 7 生化危機 劇情完整解析

26 一月

廣告

作者:葉西羅

來源:a9vg

伊芙琳

2000年,XX公司(具體是神亞還是傘不是很清楚)開展了NEXBAS(新一代實驗戰場優勢)這一專案,其中一個子專案的內容是聯合H.C.F.研發生化武器。期望以最小的直接接觸消滅大量的敵人。

後來,NEXBAS專案遭到取消,其所有的資產轉移到了研發生化武器這一子專案上。

該子項目研發的生化武器與一般武器不同,能夠令敵人變成盟友,使敵軍從內部開始分裂。

該專案很快便得到了大量支援,而其研發的核心便是一種菌類,通稱為“mutamycete”。

研究生化武器的方法很簡單,即是將mutamycete基因組注入人類胚胎並在受控環境中進行培養。

為了方便在以後的戰爭中混入敵方的城市,這些胚胎統一選擇年齡在10歲左右的女孩們。

這些女孩被研究人員稱為“候選標本”,顧名思義,就是在這些女孩中測試並選擇具有強大功能的個體。

這些被作為生化武器而研究的女孩後來經過可用性分級,從不實用的缺陷品到功能強大的完成品,一共分為A、B、C、D四個系列。

而在此之上,還有著超越了D系列的,其能力堪稱完美的E系列。

而第一個E系列標本的名字,便叫做:

E-001,伊芙琳。

因為伊芙琳對於本代劇情的重要作用,因此我們首先來看一下伊芙琳的能力。

姓名:伊芙琳(化名?)

代號:E-001

能力評級:完美

能力描述:

1、控制

伊芙琳的組織能夠隨意分泌mutamycete,該物質能夠將人類作為宿主進行寄生,一旦mutamycete進入宿主的身體,伊芙琳即可控制宿主的身體和心靈。

伊芙琳的控制一共分為幾個階段:

首先,宿主會產生幻覺,他們會看到伊芙琳本人的幻象,在腦海中聽到伊芙琳的聲音。

之後,伊芙琳的幻象會逐步影響宿主的心靈和行為,直到伊芙琳能夠完全控制宿主為止。

2、使用mutamycete菌生成有機體

即操縱無數mutamycete菌組成有機物質,該物質具有強大的破壞和修復能力,在寄生于宿主體內時,上述能力也會體現在人類宿主身上,使宿主擁有強大的力量與近乎不死的恢復能力。

2014年,伊芙琳所在的研發公司接到情報,公司的敵人已經發現了伊芙琳的存在,為了確保這一強大的生化武器不會落入敵手,公司決定緊急轉移伊芙琳。

為了不引起敵人的注意力,這次的任務僅僅派遣了兩個人,他們分別是特別行動處的主管艾倫以及看守員米婭。

米婭身為看守人員,本身已經與愛人伊森結婚,然而牽扯到公司的高度機密,在伊森面前,米婭始終謊稱自己的工作是保姆。

經過公司計畫,艾倫與米亞偽裝成伊芙琳的父母,一行三人以貨船船長親戚的身份,於2014年10月登上貨船,前往轉移地點。

然而在10月5號這天,伊芙琳突然攻擊並感染了艾倫,之後暴走的伊芙琳摧毀了貨船並屠殺了船上所有的人,而米婭在阻止她的過程中遭受重創,失去了其作為看守員的記憶。

這一天風雨交加,波濤洶湧,貨船因為引擎被毀隨波漂流數天,最終在10月9日被沖到了河口。

2014年10月9日,盧卡斯•貝克告訴自己的父親傑克•貝克有一艘船被沖到了河口。

2014年10月10日,傑克•貝克去河口查看情況,發現了伊芙琳與已經失去記憶的米婭。

米娅谎称自己的工作是保姆

  米婭謊稱自己的工作是保姆

杰克·贝克的日记

  傑克•貝克的日記

杰克·贝克的日记

 

貝克一家

好的,下面我們來介紹下本作的真•主人公——貝克一家。

家主傑克•貝克,年輕時曾加入美國海軍陸戰隊,退伍後與瑪格麗特結婚,過著沒事打打獵的愜意生活。

瑪格麗特•貝克是一個安靜的婦人,總是感覺很幸福,非常熱愛自己的家庭。

這對善良的夫妻膝下有一雙兒女,女兒佐伊•貝克稍微有點叛逆,似乎是看不起父母過於恬靜的生活,比起家裡暮氣沉沉的老宅,她更喜歡住在院子裡的拖車上面。

兒子盧卡斯•貝克是遠近聞名的不孝子,其實他一直都是個問題兒,一方面盧卡斯智商很高,從小到大拿獎無數,玩具都是259個碎片的高智商拼圖。而另一方面,盧卡斯從小就沒有道德概念,缺乏對錯意識的他致力於搞事情,瑪格麗特曾專門帶盧卡斯去醫院看過腦子,後來這事情不了了之,盧卡斯則變本加厲,殘忍的囚殺了自己的小夥伴,而這件事情始終沒有被人發現。

卢卡斯的杀人日记

  盧卡斯的殺人日記

卢卡斯的杀人日记

  盧卡斯的殺人日記

卢卡斯的杀人日记

  盧卡斯的殺人日記

卢卡斯的杀人日记

  盧卡斯的殺人日記

卢卡斯的杀人日记

  盧卡斯的殺人日記

卢卡斯的杀人日记

 

劇情背景梳理

介紹完了貝克一家,接下來我們回歸劇情:

2014年10月10日,聽說有艘船被沖到了河口,傑克一大早就去了那邊,瑪格麗特在家中等候丈夫歸來,然而事情的發展有些出乎意料,當敲門聲響起時,瑪格麗特驚訝的發現站在門外的除了丈夫傑克之外,還有一個小女孩與一位受傷的女人。

女孩名叫伊芙琳,受傷的女人神智有點不清醒,她說自己的名字是米婭。

善良的貝克夫婦悉心地照顧遭遇船難的兩個女子,但事情似乎有點詭異。

瑪格麗特當天就出現了嚴重的耳鳴,整天睡不著覺,自己的女兒佐伊說伊芙琳和米婭有些古怪,但……自己的女兒從小就有些離經叛道,瑪格麗特自然不會因為她的一句話趕走兩人,畢竟她們身為船難得受害者,已經非常可憐了。

10月15日,瑪格麗特覺得事情似乎真的很不對勁,因為她不但出現了幻覺,連同耳朵也開始幻聽(還記得4樓描述的伊芙琳的控制能力麼),瑪格麗特覺得很噁心,為此她還專門跑去醫院拍了X光。

醫院方面很快寄來了回信,瑪格麗特的腦子裡出現了黴菌(mutamycete菌),醫生懷疑貝克夫人的幻覺幻聽都來源於此,醫生說這個症狀關乎生命,請求瑪格麗特夫人在收到信後立刻來醫院複診。

……可是,這對於瑪格麗特來說,好像已經不重要了。

伊芙琳……已經是她最重要的家人了。

感覺自己幸福的未來近在咫尺,瑪格麗特夫人咧著嘴開心地笑了起來。

(從10月10日第一次見面到被完全控制,時間上來說不超過一個月,傑克•貝克和盧卡斯應該也是同一個時間段被控制,可盧卡斯腦子天生有怪異,佐伊則基本不在家裡出現,因此盧卡斯與佐伊並沒有被完全控制)

在這裡繼續插一嘴,解釋下:

伊芙琳這個傢伙到底想做什麼,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似乎是劇情分析占一樓,插嘴解析占一樓呢~)

伊芙琳,從小缺愛。

作為“候選標本”的她,從很小的時候就被隔離培養。

俗話說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缺乏親情的伊芙琳,最渴望的就是親情,就是家人!

從小就被插管子、測數據的她,面對著反著光的牆壁和臉都看不清的研究員(帶著面罩),她多麼希望自己能像其他正常的孩子一樣被人關愛啊。

所以身為看守員的米婭,在伊芙琳心中便佔據了重要的位置。

伊芙琳想讓米婭成為自己的媽媽。

當然有媽媽還不夠,正常的孩子都是有著大家庭的!

伊芙琳還想要爸爸,還想要爺爺、奶奶、兄弟姐妹。

從來沒有被溫柔對待過的伊芙琳,在貝克家裡,被收留著、照顧著。

這難道不就是家人的關愛麼!

這難道不就是我一直渴望的家人麼!

但事實是,貝克一家並不是伊芙琳的家人。

但是,伊芙琳自有辦法:

你們不是我的家人,這沒關係,只要……

把你們變成我的家人就行了。

(伊芙琳面對照顧自己的貝克一家,選擇了以感染的形式,將自身分泌的mutamycete菌感染寄生在貝克一家體內,並逐漸通過心靈控制的方式,讓貝克一家成為自己的家人)

控制了貝克一家之後,伊芙琳理所當然的過上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幸福生活,除了米婭的情況很不穩定,她已經分不清哪個是真實而哪個又是伊芙琳製造的幻象……但伊芙琳願意去等,她還年輕,時間充足,伊芙琳相信米婭早晚會成為自己真正的媽媽。

貨船失事,派去執行任務的艾倫與米婭全部失去聯絡,公司高層幾乎立刻就知道了導致這次災禍的原因——伊芙琳那小姑娘暴走了。經過秘密的調查之後,公司在靠近河口的貝克農場中發現了伊芙琳與已經失去聯繫的米婭!

處於某種考慮,可能是因為想要暗中觀察伊芙琳對人類的控制能力,公司決定先不急於處理伊芙琳,他們秘密接觸貝克家的不孝兒子盧卡斯,盧卡斯已經被感染,但好在伊芙琳此時並沒有完全將他控制,公司將治療血清悄悄地交給了盧卡斯。

2015年1月16日,盧卡斯發信給公司,說自己已經恢復正常,這件事情伊芙琳不知情,盧卡斯依然偽裝成受到她控制的樣子。公司則回信要求盧卡斯持續彙報伊芙琳的情況,並留意身為看守員(陪護)的米婭何時能恢復記憶。

20170125213404_1.jpg

20170125213404_2.jpg

  時間悄然流逝,不知不覺10個月過去了。

在此期間盧卡斯始終留意米婭的精神狀態,但很可惜米婭始終想不起自己的身份,如上文所說,她分不清幻象與現實,並且表現出間歇性的暴力傾向,因為她時不時發瘋這件事,盧卡斯一氣之下把米婭鎖進了地下室的牢房裡。

伊芙琳得知“母親”被鎖,但她並沒有因此憤怒……米婭這一年來都還不願意成為自己的媽媽,或許應該稍微給予一點懲罰?

在米婭被鎖的日子裡,伊芙琳會去拜訪她,小女孩有時候玩著心愛的洋娃娃(地下室房間貨架上的兩個娃娃,一個女人一個女孩——媽媽和女兒),有時候則在牆壁上塗鴉,繪畫的主題總是幸福的家庭……然而米婭還是不願意成為小女孩的媽媽。

20170126104435_1.jpg

20170126104405_1.jpg

  值得一提的是,在遊戲的最後,殺死伊芙琳的路上主角陷入了伊芙琳製造的幻象。

幻象中,象徵著伊芙琳的女兒人偶變成了和人類小女孩一模一樣的大小,她孤單的站在餐廳的座椅上望向大門的方向,等待著什麼。

哀傷的音樂中,這個小女孩能等來自己的爸爸媽媽麼?

20170126103907_1.jpg

  時間又過去了快一年,來到了2016年的9月。

來到貝克家已經兩年了(2014年10月-2016年9月),我們把這兩年中伊芙琳的變化說一下。

首先,伊芙琳在等候米婭成為“媽媽”的過程中,享受到“家庭”滋味的她越發不能滿足了。

當然米婭作為媽媽的地位不能被取代,但是除了媽媽之外,其餘的家人也是家人!伊芙琳想要一個大家庭,貝克的四口之家顯然不在大家庭的範圍之內……

所以,伊芙琳開始控制傑克和瑪格麗特,讓他們去綁架街上的其他人,可能是流浪漢,可能是旅客或者學生!伊芙琳想要濟濟一堂的大家庭,而那些無辜的受害者都將成為這個家庭的一員!

圍繞著貝克農場,當地的失蹤人口開始了大幅度的上升。

20170125213314_1.jpg

20170125213315_1.jpg

20170125213406_1.jpg

  能看到在2016年1月9日記者報導這件事情之後,這裡成為了遠近聞名的……失蹤地、神隱場、鬼屋!因此在2016年1月9日後,人們都下意識的回避這裡,可以說貝克一家在這之後就沒怎麼綁到過人了。

其次,在這兩年間,伊芙琳的身體上也出現了可怕的改變。

生物兵器毫無疑問有著可怕的能力,但這份能力並非毫無代價。

失去了公司藥物支撐的伊芙琳,開始了肉眼可見的急劇老化!

她的皮膚變得褶皺、頭髮變得灰白,這個小女孩,正在飛快地變老。

20170125213407_1.jpg

 

而這兩年內其他人過得如何呢?

首先,傑克和瑪格麗特被伊芙琳完全控制,雖然極少的時候會恢復正常,但依然做盡殘忍之事,他們綁架那些無辜的人,讓伊芙琳感染他們。

或許是因為伊芙琳因身體的老化感到焦急和憤怒,這種感情影響了自己的控制能力,這些被感染者並沒有成為新的家庭成員,他們有些變異成了菌獸,有些則乾脆死亡——死亡的那一批成為了貝克一家的美食——畢竟老是有人在我家失蹤,我也不好堂而皇之的去鎮上買吃的。

因此貝克一家乾脆藏了起來,這自然也被警方認定為失蹤,以此為掩護,貝克家繼續綁架他人,並以這些人為食物(當然有時候也會微波一下烏鴉,並且之後連蟲子也吃)。

20170126113511_1.jpg

20170126113516_1.jpg

20170126113519_1.jpg

  盧卡斯很早就恢復了正常,但他完全沒有想過解救自己的家人,之前說過,盧卡斯這個人腦子不正常,父親綁架來的人可以成為他最好的玩具,還要什麼能比得上看活生生的人類慘死在自己設計的天才把戲中更有意思的事情呢?

盧卡斯覺得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遊戲中,盧卡斯親口對主角伊森說:“不是誰都希望時光倒流的,我才不想回到我爸爸遇到那個女孩(伊芙琳)之前的日子裡。”)

佐伊一早就在懷疑伊芙琳有問題,因為時常躲在自己的拖車裡,伊芙琳對佐伊的控制非常薄弱,佐伊暗中查清了事情的原委,她明白只有血清才能挽救自己的生活!

20170125213331_1.jpg

20170125213332_1.jpg

20170125213333_1.jpg

  時間來到了2017年,此時,貝克農場作為“鬼屋”的名聲,被互聯網上一個節目的攝製組聽到了。

節目的名稱叫做“下水道鱷魚”,內容則是探索各處有名的廢墟和鬼屋。

節目的前16期在互聯網上收穫了好評,第17期的節目企劃也已經寫好——“潛入路易斯安那的一間鬼屋”。

20170126093259_1.jpg

  老套的題材,但人們就喜歡看這些。

所以在2017年6月1日那天,節目組一行三人駕車來到了貝克農場,他們分別是:

彼得•沃肯,節目的主持人,這傢伙有點愛慕虛榮,但人還不錯。

安德列•斯蒂克蘭,會在每期節目錄製前做足功課,勤奮的小夥子。

克蘭西•賈維斯,新人攝影師,今天是他第一次進入節目組。

(沒錯!上述三人就是demo的那三個人,彼得是西服踩屎男,安德列是鋼管插嘴男,而克蘭西則是demo裡玩家操縱的角色)

一行三人趁著夜色展開了節目的錄製,結局卻非常淒涼,安德列被鋼管插喉而死,彼得則被發狂的米婭捅死。

20170125213312_1.jpg

 

接下來我要說一說克蘭西……也就是demo版玩家操作的角色,他的下場如何呢?

首先,我們在貝克家找到了一張紙,上面列出了這兩年內所有被綁架的人的名字和……結局。

翻到最後一頁,我們在死亡名單的末尾看到了三個熟悉的人民:彼得、安德列以及克蘭西。

20170125213257_1.jpg

  彼得與安德列的結局都是……死亡,這與我們在錄影帶中看到的內容相吻合,只有克蘭西的結局。

克蘭西的結局寫著……“盧卡斯”。

意味著傑克將克蘭西交給了自己的不孝兒子盧卡斯了。

後來,我們發現了一張錄影帶,錄製時間是2017年6月2日,也就是節目組三人進入貝克家的第二天,錄製地點在試驗場。

錄製的內容名為……

“生日快樂!”

實驗:那個非法入侵的白癡能解開謎題麼?

20170126092547_1.jpg

  結合這些,再加上錄影帶上給出的資訊(寫著克蘭西•賈維斯),我們不難發現:

我們在demo裡操作的角色,新人攝影師克蘭西,最後在盧卡斯設計的殺人關卡中,被烈火焚身而死。

伊芙琳的身體每況愈下,但她還是沒有得到自己的“媽媽”。

米婭精神狀態時好時壞,她仍然沒有想起關於伊芙琳的事情。在地牢的日子裡還總是思念自己的丈夫——伊森。

伊芙琳覺得……不能再等了。

“媽媽”的情況始終不好,或許我應該把“爸爸”叫來?

說起來,有爸爸,有媽媽,這才是完整的家庭不是麼?

於是,2017年7月18日,在伊芙琳的控制下,神志不清的米婭給丈夫伊森發了封信。

20170126093602_1.jpg

  遠方的伊森收到失蹤三年的愛妻發來的信件,雖然有些懷疑,但對妻子的牽掛無可阻擋。

無論發信的人是誰,伊森都決定一探究竟。

按照信裡的內容,伊森驅車來到位於路易斯安那州杜爾威的貝克農場。

至此,生化危機7的主線故事,正式開始!

結語:

生化危機7是系列的革新之作,有些人覺得這種對於恐怖的回歸很好,有些人也認為沒有精彩的打鬥與宏大的場面,這樣的生化還是那個生化麼?

在這裡,我想說,朋友們,生化危機,這個名稱的含義究竟是什麼?

至少我認為,生化危機至少應該闡述生化武器對於人類的危害。

從浣熊市的災難,到席捲全球的病毒狂潮,總統被害,數十萬人遇難,勇敢的士兵們為了保護民眾慨然赴死…

這些,當然能夠體現生化武器的殘酷。

但說真的,這些感覺太過遙遠,因為身手矯健的特工生活,總是離平凡的人們很遙遠。

而我們隨著7代的故事,卻切身的感受到生化武器對於平凡人們生活的影響。

伊芙琳誠然很過分,但她只是個孩子,從小被隔離研究的她,所渴望所要求的,僅僅只是能有一個平凡的家。

幻象世界裡,代表了伊芙琳的女兒人偶孤單的站在餐廳的椅子上,餐桌上已經做好了飯菜,小女孩望著大門的方向,等待著爸爸媽媽回到家,一家三口能夠開心的吃頓飯。

可小女孩永遠都等不到了。

20170126134017_1.jpg

  當她被注射了致死的藥劑時,幻象破滅,已經變為老人的伊芙琳哭著質問我們:“為什麼大家都討厭我?”

我們真的還能責怪她麼?

20170126134202_1.jpg

  貝克夫婦心地善良,熱心地救下了伊芙琳,最後卻變成了這種非人的怪物。

老貝克自知自己已經無法挽救,趁著伊芙琳的控制變弱的時候,懇求伊森能夠至少挽救自己的家庭。

他們又做錯了什麼呢?

QQ截图20170126134715.png

  生化危機7通關之後,留給我的只有遺憾與不忍。

最後我想說,生化危機7的故事沒有不屈的英雄和壯麗的畫面,然而正是在脫離了這些之後,生化7為我們講述了一個平凡的故事。這個故事充滿了悲涼與無可奈何。因為平凡人的生化危機,也是生化危機。

 

結語:

生化危機7是系列的革新之作,有些人覺得這種對於恐怖的回歸很好,有些人也認為沒有精彩的打鬥與宏大的場面,這樣的生化還是那個生化麼?

在這裡,我想說,朋友們,生化危機,這個名稱的含義究竟是什麼?

至少我認為,生化危機至少應該闡述生化武器對於人類的危害。

從浣熊市的災難,到席捲全球的病毒狂潮,總統被害,數十萬人遇難,勇敢的士兵們為了保護民眾慨然赴死…

這些,當然能夠體現生化武器的殘酷。

但說真的,這些感覺太過遙遠,因為身手矯健的特工生活,總是離平凡的人們很遙遠。

而我們隨著7代的故事,卻切身的感受到生化武器對於平凡人們生活的影響。

伊芙琳誠然很過分,但她只是個孩子,從小被隔離研究的她,所渴望所要求的,僅僅只是能有一個平凡的家。

幻象世界裡,代表了伊芙琳的女兒人偶孤單的站在餐廳的椅子上,餐桌上已經做好了飯菜,小女孩望著大門的方向,等待著爸爸媽媽回到家,一家三口能夠開心的吃頓飯。

可小女孩永遠都等不到了。

20170126134017_1.jpg

  當她被注射了致死的藥劑時,幻象破滅,已經變為老人的伊芙琳哭著質問我們:“為什麼大家都討厭我?”

我們真的還能責怪她麼?

20170126134202_1.jpg

  貝克夫婦心地善良,熱心地救下了伊芙琳,最後卻變成了這種非人的怪物。

老貝克自知自己已經無法挽救,趁著伊芙琳的控制變弱的時候,懇求伊森能夠至少挽救自己的家庭。

他們又做錯了什麼呢?

QQ截图20170126134715.png

  生化危機7通關之後,留給我的只有遺憾與不忍。

最後我想說,生化危機7的故事沒有不屈的英雄和壯麗的畫面,然而正是在脫離了這些之後,生化7為我們講述了一個平凡的故事。這個故事充滿了悲涼與無可奈何。因為平凡人的生化危機,也是生化危機。

 

廣告

3 thoughts on “惡靈古堡 7 生化危機 劇情完整解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