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靈魂 3 場景背景故事及劇情分析

8 一月

廣告

作者:4477926

來源:黑暗之魂3吧

到達高牆,首先引入眼簾的是壓級薪王,這些老變態們。。。咳咳。。。跑題了,首先看到的是人和樹,或者說,樹人

大家都知道,這是巡禮蝶。。。的未完全進化狀態。傳說呢,不死人如果誠心,拜的多了,就會變成樹,然後變成巡禮蝶(一種很牛逼的生物)。我們在高牆上看到,有人拜樹,有人拜龍。
推測:對於城裡面的不死人幽魂來說,成為巡禮蝶是一件非常不錯的事情,和成為龍差不多。

然後就是飛龍了

從洛斯裡克騎士裝備的說明上,也可以看出來,洛騎和龍一起作戰是有優良傳統的。
推測:龍在保衛洛斯裡克
但是從圖片中可以看到,有些龍生病死了,什麼病呢。

就是人之膿,簡單來講,是一種深淵傳染病,得病的人,會在體內長出黑蛇一樣的東西,眼冒紅光(深淵的象徵),
推測:洛斯裡克爆發了一場深淵傳染病,傳染了很多人,還有龍。

為什麼會有這些病呢,不知道,我們繼續往下走。

第二節.騎士總部
來到了一處俱樂部一樣的地方,一樓餐廳,二樓有休息的陽臺,陽臺風光很好,可以直接看到高牆和大門。

仔細看,會發現這裡懸掛著洛斯裡克皇室旗幟

也就是說,這個地方,是皇室,或者和皇室很親近的人居住的地方,當然這裡肯定不會是皇宮,所以一定是皇室親信的居所。
我們從道具可以得知,洛斯裡克的三大支柱:騎士,主祭,閑者,錯了是賢者。會是哪個派系的呢?

這裡還出現了一個長槍騎士(圖中右下角,屍體仍保持面朝下的姿勢,疑似被人爆菊而亡,樓主並不知道是誰幹的),下方庭院大量騎士屍體。
推測:這裡可能是洛斯裡克騎士們的總部。

第三節,騎士庭院
路過餐廳之後,來到騎士總部的庭院,發現大量的騎士屍體,這些屍體有如下特點:
1. 全部沒有頭
2. 被長槍,長劍,還有旗杆穿過軀體,甚至是穿過要害部位,例如咽喉,胸口等處。
3. 這些騎士只剩盔甲,盔甲裡面沒有血肉

所有的騎士都是同樣的姿勢,這就是說,這些騎士不是戰死的(戰死一定會有戰鬥場面),他們是自刎斷頭身亡,死後被戰友穿刺。

推測:斷頭和穿刺應該是洛斯裡克騎士的一種儀式。

洛斯裡克騎士的裝備也說明了,所有做騎士的人,在宣誓成為洛斯裡克保衛者之前,都做好了心理準備,一旦滿足某個條件,他們就會用斬首的方式自盡。

有一個活著的羽翼騎士和一個死掉的羽翼騎士,其中死掉的這個,和洛斯裡克騎士一樣,被長槍穿吼,旗杆穿體,但是羽翼騎士的盔甲下,是有實體的。樓主嘗試了把周圍的洛斯裡克騎士招過來,發現羽翼騎士和洛斯裡克騎士並不會自相殘殺,說明他們是結盟關係。

推測:羽翼騎士幫助洛斯裡克騎士作戰,對於陣亡的羽翼騎士,洛斯裡克給予了同等的待遇(穿刺),但是沒有斬首。(而且可以大膽推測,斬首是導致盔甲下屍體消失的原因,被斬首的騎士,屍體會消失,僅僅留下盔甲。)

我們看羽翼騎士的裝備描述

可以看出來,羽翼騎士信仰天使教,與洛斯裡克主流信仰不同。
推測:將死去的戰友穿刺是一種戰士之間流行的做法,而斬首應該是某種宗教儀式。

第四節,教堂前
繼續往前走,來到教堂
教堂門口有活著的洛斯裡克騎士,盔甲整齊,武器閃亮,披風鮮豔。

說明這些騎士和那些穿著破爛裝備的士兵是有差別的,這些騎士應該還不是遊魂,至少還應該有理智(看他們的戰鬥風格就知道了,並不是無腦啪啪啪)。

在角落有個紅眼洛騎,他裝備和其他洛騎明顯不同,戰鬥力比其他洛騎強悍,還會祝福武器,而且把他和其他的洛騎拉到一起,他們並不會相互攻擊。
說明,紅眼和洛騎是一起的,深淵讓紅眼騎士更加強大,但是並不會讓他們喪失理智。儘管如此,他們還是穿著不同的衣服,告訴別人自己是深淵傳染病患者。

這裡我們合理推測,紅眼騎士,門口的三個普通騎士,還有庭院的羽翼騎士,他們是一個小隊,來執行保衛教堂的任務。但是羽翼騎士離開小隊,獨自前往庭院,可能是為了尋找自己夥伴的屍體(死掉的那個)。

教堂正對大門,兩側的雕像都是無頭騎士。

教堂內的斷頭騎士是一個重要道具

這再次驗證了我們之前的觀點:斬首是青教的一種宗教儀式。

第五節,青教教堂
我們進入教堂,看到青教主祭艾瑪

對話可以得知:
1. 艾瑪知道我們是誰
2. 也知道我們要找薪王
3. 她還知道要去哪裡找
說明艾瑪是個非常厲害的人物(感覺她無所不知,很神秘)。
對話完畢她會給我們一個小旗子

可以看出來
1. 搬運工(就是那幾個長翅膀的怪物)受艾瑪的節制。
2. 洛斯裡克和外界隔斷是因為“高牆築起”,其實是洛斯裡克被某種力量憑空拔高了一節,我們打完波爾多後,就會在門外看到明顯的斷層,洛斯裡克其實是被拔地而起。
3. 和外界隔斷之後,艾瑪還給了其他人小旗子,讓他們去執行任務,而且艾瑪並不指望這些使者回來,或者這些使者不需要通過原來的道路回來。

第六節,城門
看完教堂我們往門口走,打波爾多。
波爾多門口可以召喚獅子騎士亞伯特和專家,說明,這兩個NPC都來過這裡,艾瑪派出去的使者是不是他們,不得而知。(大書庫三人眾裡的戰士,很像獅子騎士)
進入城門

這個場景裡面有如下資訊:
1. 洛斯裡克的城門不是被大型攻城武器攻破的,看大門破裂的位置和程度,可以推斷是波爾多的大錘。
2. 門上結滿了藤曼,甕城還有一個小樹已經長大,說明要麼是戰鬥發生在很久以前,要麼是甕城的時間流出現了紊亂,導致這裡的時間流動比外面快。
3. 甕城內沒有背鍋俠的屍體,背鍋俠的屍體從不死街一路延續到教堂門口,唯獨這裡沒有,這裡空空蕩蕩,仿佛有某種力量,把甕城內的一切人和物都吸走了。
波爾多出現

這裡非常重要的細節:
1. 波爾多出現的位置,是內城城門口,而不是大門口
2. 波爾多是從一片漆黑之中爬出來的(冷氣是大狗自帶的)
3. 波爾多出來之後大吼了一聲,所有BOSS中,出場大吼一聲的,除了龍,就是它。感覺波爾多像是剛從牢籠中掙脫出來一般。
如果我們剛才選擇砍死艾瑪的話,就會觸發舞娘戰鬥,看看舞娘的出場。

從玻璃窗的位置出現一團黑霧,舞娘明顯也是在掙脫束縛。

兩人都是從一片漆黑之中掙脫束縛,為什麼?

我們需要對一個魔法有所瞭解。

這裡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光就是時間”
推測:沒有光的地方,時間就會失去意義,靜止,甚至消失。

這裡我們可以知道,有人使用某種力量,將舞娘和波爾多封印在了某個時間點。
這個人就是青教主祭,同時也是王子的乳母,艾瑪。

洛斯裡克的三大支柱,大劍洛騎不用說,結晶老者也是BOSS級別,唯獨艾瑪的力量從頭到尾沒有體現,既然是支柱,那必然有強大的力量,才能支撐一個國家,這個力量就是對時間和空間的控制。

有人說,艾瑪很弱,我兩刀就把她砍死了。
沒錯,艾瑪的力量是戰略武器,近戰沒有作用,而且最重要的是,艾瑪的力量已經被大幅削弱了。

我們想一想,為什麼艾瑪讓我們去城下的時候要“小心冷冽穀的惡犬”?因為她知道波爾多被封印在門口(是她封印的,她當然知道),而且她知道我們出門一定會遇到波爾多(因為她打算釋放出波爾多,是她封印的,她就能解除封印),她打算讓我們消滅波爾多。

艾瑪的力量是一種奇跡,來源是原初之火,原初之火漸漸熄滅,她的力量也在衰退,她無法同時封印波爾多和舞娘了,所以要解決掉波爾多。

另外一個證據是,等我們幹掉三個薪王,太陽變暗,艾瑪力量會急劇衰退,舞娘的束縛會變弱。艾瑪會因為強行束縛舞娘而受傷。臨死前她會召喚我們到教堂,託付後事。等艾瑪死後,舞娘就會掙脫束縛,啟動戰鬥。

打完波爾多後,得到波爾多的靈魂說明了,波爾多是伴隨著舞娘一起來的,也就是說,這不是一次突襲,而是一次大規模的圍城,依魯席爾派出了所有的征戰騎士,傾巢出動。

靈魂可以換到教宗眼睛

可見,這次進攻是在沙力萬的授意下進行的,是沙力萬指派了舞娘和波爾多進攻洛斯裡克。
我們知道沙力萬作為一個野心家,擁有出色的謀略,他當然清楚軍事上“十則圍之”的原理,也就是說,要有十倍於敵的兵力才能圍攻敵人的城鎮,對於洛斯裡克這樣的城市,所需要的兵力只會更多。
所以我們可以想像出當時的慘烈景象,洛斯裡克被圍困,城內守軍寡不敵眾。

第七節,懸崖
過了波爾多,來到懸崖邊,我們可以看到洛斯裡克不但是被拔地而起,還旋轉了一定的角度。

這直接阻斷了巡禮者門的道路,讓背鍋俠無法到達洛斯裡克。我們可以看到對面有一條飛龍死在了這裡,看它死的姿勢,是從空中急速下落撞擊城牆,導致城牆部分區域出現了坍塌。
幾個資訊:
1. 對面城牆上有個離群惡魔。
2. 對面城牆上有哈威爾的鎧甲(屍體可能就是哈威爾本人,或者哈威爾的戰士。)
3. 對面牆上有一條死掉的龍
4. 最後還活著的,只有離群惡魔,惡魔站在穿著哈威爾套裝的屍體旁邊。

這裡應該留在後面法蘭要塞的部分講,所以這裡暫停劇透,先看橋這邊。

為什麼要阻止巡禮者?我們到達高牆之下,會遇到NPC背鍋俠,和他對話得知巡禮者可以牽引出我們內在的力量,換句話說,背鍋俠可以加強我們的力量,代價是,給我們帶上黑暗印記,讓我們成為深淵的一員。

好了,看到這裡,所有的線索都可以串聯起來了。

故事大概是這樣子的:
1. 洛斯裡克是傳火之地,原初之火將要熄滅,應該輪到王子傳火了,但是王子拒絕。作為王子的乳母,主祭艾瑪將王子視如己出,不忍心讓王子受死。而王子的父親妖王對傳火毫無興趣,連王位都直接丟下不管了,一心搞龍科技。
2. 其他外部勢力對於王子拒絕傳火一事極為憤怒,畢竟從深幽教會,到法蘭不死隊,再到罪業之都,都是響應了洛斯裡克的號召,做出了犧牲的。等輪到洛斯裡克自己了,王子卻拒絕傳火,讓這些外部勢力感覺受到了背叛。
3. 舊王都內亂,沙力萬奪權,控制了暗月騎士團,出於某種目的,他強硬要求薪王傳火。王子拒絕後,沙力萬操控政治,聯合內外部資源,發動大軍圍攻洛斯裡克。依魯席爾派出所有征戰騎士,傾巢出動,指揮官是舞娘。
4. 洛斯裡克寡不敵眾,召喚巨龍助陣,同時和異端天使教實現和解,換取羽翼騎士的力量,保衛洛城。
5. 舞娘令波爾多為先鋒,開始攻城。波爾多用大錘砸開洛斯裡克城門,冷冽谷聯軍進入甕城,開始攻擊內城城門,波爾多的大錘開始擊打內城的城門,形勢十分危急。
6. 主祭艾瑪發動力量,將波爾多及翁城內所有人封印在了時間流之中。法術成功,但是消耗了艾瑪大量的力量,艾瑪退入青教教堂休息。
7. 雖然失去了波爾多,但是舞娘感應到了艾瑪力量的削弱,立刻親自率軍突擊,設法進入城中。她命令征戰騎士從小路進攻洛城內部,自己則沖向青教教堂,要殺掉艾瑪,以絕後患。
8. 洛斯裡克騎士團總部就在教堂邊上,騎士們拼死抵抗,為艾瑪爭取時間。艾瑪氣力稍微恢復,再次發動力量,封印了舞娘。
9. 失去了統帥的冷冽谷聯軍敗退,一名尚在週邊的征戰騎士成功撤退。攻入大書庫的一名征戰騎士被切斷了退路,只能在一個角落躲藏起來。
10. 雖然擊退了聯軍的進攻,但是沙力萬還統治著冷冽穀,外部勢力也仍然要求王子傳火,避免世界末日的到來,因此聯軍反撲是早晚的事情,洛斯裡克仍然是寡不敵眾。
11. 這時隆道爾勢力接觸洛斯裡克,與沙力萬武力征服的策略不同,隆道爾的做法是,派出巡禮者朝聖。同時,隆道爾的巡禮者為洛斯裡克的騎士提供一項幫助:牽引出他們真正的力量。隆道爾真正的目的不是傳火,而是竊火,所以在培養出深淵的代理人之前,沒有強硬要求王子傳火。
12. 洛斯裡克對於隆道爾的計畫並不知曉,強敵環伺,洛斯裡克迫切需要任何可以獲得的力量,因此接受了這些巡禮者的力量來強化自己的騎士團,等到洛斯裡克發現這些力量的代價(墮入深淵)時已經太晚了,洛斯裡克城內很多騎士,士兵,平民,甚至強大的巨龍,都已經感染了深淵。
13. 為了阻擋源源不斷的巡禮者,也為了一勞永逸的阻擋外敵入侵,洛斯裡克發動了一種力量,將整個城市拔地而起,徹底和外界截斷聯繫,史稱“高牆築起”。
14. 洛斯裡克城內很多騎士都感染了深淵,為了控制深淵的傳染,他們採取榮譽的做法,在騎士庭院斬首自刎。剩下部分強大的騎士,暫時駕馭了深淵的力量,但是他們仍然身穿藍色斗篷,讓戰友隨時監視自己。
15. 洛斯裡克封閉了內城。但是艾瑪訓練了搬運工,並不斷的派出使者執行任務。想要彌合與深幽教會,法蘭不死隊等外部勢力的關係,但是並沒有取得多少效果。失去了道路之後,冷冽穀勢力也無法再進攻洛斯裡克,只能靜待轉機,沙力萬命令最後一名征戰騎士扼守活祭品之路的入口,截殺洛斯裡克的使者。
16. 一段時間以後,初火將熄,艾瑪的力量日漸衰弱,她帶領一隊精英騎士小隊來到外城,想要消滅波爾多。(別笑,洛斯裡克確實是非常虛弱了,王城內部,妖王肯定不出來,獵龍鎧甲其實是巡禮蝶控制的,屬於深淵勢力,結晶老者也不會出大書庫的,剩下的就是兩個殘廢的王子了,所以洛斯裡克確實沒人了。)
17. 主角灰燼到來,全滅了艾瑪的騎士小隊。艾瑪順水推舟,讓灰燼去殺掉波爾多,她集中力量便可以繼續控制舞娘。等主角到達甕城,艾瑪釋放出了波爾多,主角擊殺波爾多。
18. 艾瑪沒有想到的是,主角一路過關斬將,直接滅了三個薪王,把冷冽穀及幾個主要的外部勢力一鍋端了。這直接導致初火威力大減,艾瑪失去對舞娘的控制,舞娘出來就給了艾瑪一刀。重傷的艾瑪用盡全部力量設法再一次困住了舞娘,然後把灰燼召回來。
19. 艾瑪表示自己已經醒悟,讓灰燼幫他照顧王子,然後就咽氣了,舞娘掙脫束縛,舞娘戰開始…

高牆部分腦洞到此結束,歡迎補充細節。

好的,繼續更新,高牆部分還有一個漏網之魚,人見人愛的吸魂鬼,這個內容比較多,我們留到法蘭要塞部分講。實在抱歉,因為很多細節,一旦追究起來,真是千絲萬縷,實在不知如何講起,所以我們就跟著主線往下走吧。

第二章不死聚落
不死聚落的劇情說真的比較散,還有一些懷舊的成分和一些坑,所以會感覺沒有主線。

第一節,全貌
首先看看全貌,我們從波爾多後面的斷崖,可以看到幾乎是整個地圖的全貌。

包括了左邊的不死聚落,中間的磔罰森林,右邊的深幽教堂,下方的(三個火把的地方)法蘭森林等地方。
如果我們向左看,還可以在雲霧中隱約看到冷冽谷和依魯席爾的高塔。
這說明:這些地方都是客觀存在的,包括冷冽穀,都和洛斯裡克存在于同一個時空。

第二節,友好的不死街居民
下到高牆第一件事情就是看到有人放狗咬人。

狗和這些不死人是敵對狀態。
看了工作人員的裝備介紹得知,他們是不死聚落的本地居民,專門負責處理不死人。
這裡有必要看一下細節,所謂的處理,是這樣子的

1. 車輪,車輪刑是中世紀的一種刑罰,非常殘忍,是十字刑的一種進化版本。羅馬時期,折磨死囚的方法是十字架,把人釘在十字架上,因為重力作用,人會往下掉,會加速死亡過程,一般受刑者會在一兩天內死去。車輪刑就很殘忍了,把人釘在車輪上,高高掛起,任由受刑人員在痛苦,乾渴,和饑餓中慢慢死掉,死亡過程會持續一周,甚至更久。
2. 鐵籠,鐵籠刑也是中世紀的,把受刑者放在籠子裡,掛到空中,鐵籠一般為長條狀,讓人不能躺下,受刑者會在痛苦中慢慢餓死。
3. 倒吊,倒吊刑類似,一般蒙住眼睛,不一定是致命的,但是讓人在痛苦和恐懼中受折磨,時間長了也會致命。
還有我們在入口處看到的犬刑,肢解刑等,算到一起,可以得出結論:
1. 首先,不死人源源不斷地來到不死聚落。
2. 其次,不死聚落的居民出於某種目的,瘋狂殘害這些不死人。
3. 不死聚落對不死人是厭惡的,他們不是直接殺掉這些不死人,而是要用最痛苦的方式將他們慢慢折磨致死。

為什麼居民門要殘害不死人?為什麼不死人受到這樣子非人的虐待,還要不遠前來趕來這裡?答案在這裡。

也就是說:
1. 不死人不是不死聚落的本地人,工作人員才是。
2. 不死人過來之後會被肢解與埋葬。
3. 肢解和埋葬不死人之前是個儀式,類似於天葬,工作人員對於不死人還是比較尊重的。
4. 現在工作人員已經不把這個過程視為儀式了,所以迫害
5. 他們如此殘忍的對待不死人,是因為恐懼。

這個在後面還有證據證明,我們繼續往下看。

第三節,小鎮
在這裡我們會簡單小偷女人的遺骸,這個沒有什麼劇情大家都知道,就不講了。
我們繼續往前走,看到大樹前的集會。

這裡場景有如下的資訊:
1. 導師帶著居民在參拜一顆樹,但是有的居民跪著,有的站著。
2. 樹沒有一片葉子,鑒於地上的草很茂盛,我們認為沒有葉子不是因為冬天,而是因為樹已經死了。
3. 樹上倒吊著一些屍體,樹下堆著很多屍體,有人把屍體集中過來了。
4. 有人放火燒屍體,顯然,領頭的不在乎這棵樹是不是會被一起燒掉。
5. 旁邊有好幾個火藥桶,如果丟火焰壺,會爆炸,說明裡面是易燃物,說明這是一次有組織的焚燒行為。

這棵樹有什麼特別的?我們先看看一棵樹的靈魂。

我們都知道在黑魂的世界裡,不死是一種受詛咒的人,隨著初火的衰弱,不死詛咒就會開始蔓延,看到描述,“古來”,“詛咒”,“神樹”,得出結論:
1. 不死聚落是不死人的集中營,類似於前作的北方不死院,十裡八鄉的周邊國家把不死人都送到這裡了。
2. 居民還相信神樹可以封印這些詛咒,所以把不死人的屍體放到樹下,而周邊國家為了擺脫這些詛咒,也紛紛宣傳,不死聚落有可以解除詛咒的神樹,引導自己國內的不死人到不死聚落來。
3. 千百年來,帶著詛咒的不死人被埋葬到神樹邊上,詛咒太多了,神樹已經慢慢被腐化。
4. 聚落的居民無法抵禦詛咒,於是轉而求助於幽邃教會,教會告訴居民,詛咒是不死人帶來的,我們要報復他們,於是帶領人民殘害不死人。
5. 教會對神樹這種迷信的東西不屑一顧,說神樹已經被詛咒感染了,要一起燒掉。
6. 不死聚落的居民有些相信了導師,搬來了火藥。還有有些仍然相信神樹,於是跪拜,請求神樹寬恕。

第四節,內街

繼續往前走,會在一個房間裡找到一鍋元素湯和一個太陽徽章,元素湯在後面還出現了多次,周圍的物品都指向了同一個人,這個人是太陽騎士,而且是黑魂裡面提到的少有的會做食物的人,是誰呢?


嗯。。。哼嗯。。。嗯。。。抱歉,我思考的入神了。
推測:有個神經大條的太陽騎士來到這裡,不小心從樓上的洞裡掉了進來,看到有餐具,於是乾脆做了一鍋元素湯,吃喝完畢可能還睡了一覺,然後走的時候把自己的太陽徽記落在了房間裡。

繼續往前走我們會遇到不死聚落的深淵感染者

毫無疑問,深淵的力量已經傳染到了不死聚落。此人手持雙刃,戰鬥力明顯強于其他的居民,而且此人並沒有穿工作服,因此無法認定,他到底是本地的工作人員,還是感染了深淵,從墓穴中爬出來的不死人。
歡迎就這個怪物的細節進行補充。

第五節,白樹
往前走會有一顆白樹。

黑魂1中清楚講述了幽暗是烏拉席露的公主,就是我們第一次遇到鷹眼戈夫的地方。對面高塔上有巨人射箭狙殺所有靠近白樹的人,而且箭法奇准無比。巨人死後會留下老鷹戒指。

巨人可能是戈夫本人,也可能是戈夫的傳人,但這個巨人毫無疑問是在保護公主的遺物。
我們後面還會在另外兩處地方看到白樹,其中在法蘭還會撿到公主的頭冠,撿完三個枝條,巨人就會死掉。

這裡本來是懷舊,但是有一個細節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巨人最後死掉了,是怎麼死的?我們聯想下本作幾個比較重要的NPC。

1. 薄暮之國的希裡斯是怎麼死的?她承諾爺爺發狂時,就要去殺死爺。我們幫助她殺掉爺爺後,她又承諾成為我們的騎士,在幫助我們打完雙王子,取得所有的薪王柴薪後,死在了爺爺的墳墓前。
2. 卡裡姆的伊貢怎麼死的?他承諾保護聖女伊蓮娜,在伊蓮娜如願成為防火女後,伊貢死在了伊蓮娜被困的房間門口。
3. 洋蔥騎士是怎麼死的?他承諾在巨人尤姆墮入深淵後,去殺死巨人,在我們殺掉巨人以後,洋蔥死在了巨人的房間裡。

我們可以看出共同的一個特點就是,他們死,在他們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之後才會死的。
我們知道不死人是一種詛咒,那麼詛咒應該怎麼解除呢?
這裡我們大膽做個猜測,那就是不死人在完成自己的使命後,就可以解除詛咒,正常的死亡。
還有一個證據,我們知道防火女也是不死人(砍死她,等她復活,她就會告訴你她是不死的。)
那麼防火女真的不會死麼?

這裡我們非常清楚的看到了,完成所有責任的防火女,最後能得到安眠的黑暗。
看看塔內成堆的屍體,我們知道,很多防火女都完成了責任,死了。也就是說這個“據說”是真實的。
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那些重要的NPC,在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之後,都會死掉,因為他們終於可以擺脫不死的詛咒,獲得安眠了。
回到剛才的巨人問題,巨人的使命就是保護幽暗公主,或者說公主的象徵,等到我們拿走了所有的枝條,它的使命就完成了(保護枝條的任務就落在我們頭上了),於是,死了。

這裡再腦補一段,下面的內容是我的個人猜測:
可以進一步推斷這些NPC是自殺的。他們也可以選擇不自殺,如果因為還有未完成的心願而不自殺,就會逐漸失去意識,變成遊魂。這一點,在希裡斯和安裡的身上可以得到證明。
我們幫助希裡斯殺掉了爺爺之後,她的誓言就完成了,如果選擇不接受她的效忠,她說她會等我們改變主意,她一直在等待我們,相信我們的主角灰燼會改變主意,直到最後她在大樹底下變成遊魂。
而安裡,如果我們幫助她擊殺了埃爾德里奇,她的使命就完成了,然後會回到煙熏湖,變成遊魂。很多人說她是看到霍拉斯的屍體之後,對我們報復,其實不是,我把霍拉斯殺掉之後,告訴了安裡,然後再去下面湖裡,看到霍拉斯的武器放在一邊的石頭上,安裡在上面放了七色石。也就是說,霍拉斯死後,安裡去找他了,沒找到,只發現了霍拉斯的武器,於是她留下了七色石,告訴霍拉斯,她來過這裡。(七色石是給同伴看的,這個第一次見到安裡她就告訴我們了。)而且我們後面在小教堂遇到她,她會告訴我們,她去了湖底下,但是沒有找到霍拉斯。也就是說,打完埃爾德里奇之後,安裡使命完成,可以自殺了,但是她還有一個心願,心理隱隱的還在期盼著霍拉斯還活著,她想要親口告訴霍拉斯埃爾德里奇的死訊,懷著這樣的執著,她堅持著,知道最後,自己變成了遊魂。
然後遊魂本體被擊殺之後,就徹底死去,和自殺的效果差不多。

需要補充的一點是,關於誓言具體的內容,我們並不知道。也許有的誓言,被承諾者並不要求承諾者一定要成功,而是只要求對方盡力即可。
比如說,洋蔥承諾尤姆,如果巨人墮入深淵,就要去殺死巨人。但是,這個誓言不一定能成功。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打巨人的時候,如果不管洋蔥,洋蔥會被巨人打死。臨死前,洋蔥會說“真的很抱歉,老友”然後死掉。這裡洋蔥也是真的死了,不會復活了,我們可以拿到他的裝備,因為洋蔥跨進霧門的那一刻,誓言就算完成了。
這很好理解,洋蔥和尤姆立下誓言的時候,尤姆還是清醒的,是個好人,他知道自己會有一天墮入深淵,所以要自己老友來殺掉自己。但是尤姆也知道自己是強大的,洋蔥也許不會成功。如果洋蔥打不過自己,那豈不是把老友放進了一個無解的迴圈裡?嘗試殺巨人->失敗,自己被殺->復活,再去殺巨人->失敗,自己再次被殺->復活再嘗試…
清醒狀態下的尤姆是不會對自己的好友做出這樣的要求的,因此,他們的約定是,只要洋蔥來了,盡力了,就算誓言已經實現了。
如果我們不做洋蔥的任務,直接自己殺掉了巨人,之後再回來,會在巨人的門口撿到洋蔥的風暴劍,但是沒有盔甲。這說明,洋蔥後來自己來了,但是看到巨人已經死了,所以誓言不算完成,他不能獲得安眠,還要繼續自己的冒險。

第六節,大墓地
白樹旁邊是墓地,非常大的一片墓地,然後再墓地旁邊會發現一棟房子,門口有聖職一套。

仔細看說明就會發現,這屬於一個不死人聖職

不死人不是受到迫害麼?怎麼還成為了聖職?這個聖職是哪個教會的?

從這裡可以知道,是過去的聖職,極有可能是白教,聖職的使命是阻止不死人墮入深淵。
這裡和我們之前在大樹部分的推測是吻合的:
1. 不死聚落的居民並不是一開始就這麼殘忍的對待不死人的。
2. 很久以前,他們把不死人安葬在大墓地,豎起了無數的墓碑。
3. 他們還專門安排了聖職人員來看守墓地,妥善處理不死人的遺骸。
4. 不死人確實會被深淵侵襲,而聖職的工作就是阻止這種情況的發生。
5. 但現在,一切都已經結束了,取代聖職人員的是幽邃教堂的導師們。
這也從另外一個側面解釋了,為什麼不死人在聚落受到如此非人的待遇卻還在往聚落來。
因為千百年來,不死人都是到不死聚落來安息的,這裡有善良的居民,負責的聖職,還有可以封印他們詛咒的大樹。他們還不知道時局的變化,還在往這裡趕,以為不死聚落可以給她們救贖,等待他們的是車輪,鐵籠,吊繩。。。
往前我們可以看到一個非常明顯的位址特點:塌陷

從教堂大門口的樓梯也可以看出來,不死聚落的地面出現過一次大規模的坍塌,一大塊地形,平白無故消失了,導致周圍地面塌陷下去了。
這麼大一塊土地,怎麼能說消失就消失了?
想想“高牆築起”,洛斯裡克平白無故被拔高了一段,有人認為是世界大樹把洛城頂起來的,但是我沒有找到大樹的蹤跡,洛城腳下(法蘭要塞)沒有看到任何巨大的樹木,只有土石。
那麼高出來這一段的土石是哪裡來的?
推測:洛城可能是動用某種力量,把不死聚落一大塊的土地(挖了很深的一大塊),填到了洛城下方。

第七節,大樹
往前走就到教堂了。
教堂有幾個地方值得注意的,首先是雕像,大樹門口出現了4個非常奇怪的雕像,和本地風格完全不符,這雕像有以下特點:
1. 頭巾蒙面,雙手捂著臉
2. 跪著,而且背上背著褶皺狀的東西
3. 露出的腳有肉,不是乾枯的屍體

這個雕像在幽邃教堂反復出現,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我們回頭到幽邃教堂部分會詳細講,先留個紀念,大家也可以先猜一猜,這個人是誰。(提示,這絕對不是隆道爾的背鍋俠,而且再說一個細節,背鍋俠實際上不是我們看到的那種樣子的,那是偽裝,從尤利婭那裡買個偽裝戒指看看介紹就明白了。)

打完大樹,我們是在幽魂穴屋,滿地的鐵籠子和裹屍布說明了很多人在這裡成為了積累者獻祭的對象。
1. 我們可以用大樹的靈魂換到武器阿爾斯特槍,說明這把槍的上一任持有者可能已經被爺爺獻祭了。
2. 還可以換到獵殺幽魂大劍,旁邊的塔里有米勒騎士套裝,這一套裝備是二代某人的。
我認為這裡就是懷舊,沒什麼劇情。只能說明二代的人物來到這裡,可能是想要解除不死人詛咒,但是最後都死在了這裡。靈魂變成了大樹的膿包,鎖骨被爺爺拿去獻祭了。
擼到死和他的爐子樓主還沒有琢磨透,回頭搞清楚再討論,歡迎大佬補充細節。

第八節,下水道
過了大樹往下走,我們就會到下水道,這裡遇到了一些有趣的細節

1. 遇到了卡裡姆的錘哥和聖女,但是門是鎖著的,錘哥進不去,在外面不斷的對我們說自己的聖女是個廢物。聖女很多都是瞎子,這不稀奇,伊蓮娜有手有腳,為什麼說她是廢物?這是個坑,下面我來填,這裡先留個懸念。
2. 我們跳懸崖下去,繞路找到聖女,聖女要我們觸碰她,說很久沒有被人觸碰了,說明她一個人在裡面呆了很久了,她很害怕。伊貢就在外面,估計還在不停的嘲諷她,如果她真的害怕,出去找伊貢就行了,為什麼不這麼做呢?
3. 聖女下面的坑洞裡有一群老鼠,還有一具屍體,上面有聖女護符,說明,還有其他的聖女來過這裡,而且被老鼠咬死了。
4. 出門頭頂有個紅白祝福圓盾,祝福寶石的說明很明確的說了,祝福寶石是聖女的護符,也就是說,剩女來過這裡。
5. 水渠裡面還可以找到一個墓穴,裡面很多復活的骷髏,這是我們第一次接觸到骷髏。為什麼這裡會有骷髏?這裡和卡薩斯一點關係都沒有。
6. 裡面還有大老鼠,殺掉會有咬血戒指,從戒指說明可以看到,這個戒指也是卡裡姆聖女所有,說明大老鼠吃掉了一個聖女。
7. 還有一個罪業女神蓓爾嘉的塑像,可以幫我們贖罪(應該是唯一一個可以贖罪的地方)。

這是關於騎士和聖女的故事,推理非常的長,從不死街一直延續到洛斯裡克王城內部。具體的內容至少要到幽邃教堂講,才具有震撼力。一步步挖掘真相的時候,我被震驚了,原來這麼多的秘密都隱藏在細節中,請允許我這裡先賣個關子,相信我,到最後挖掘真相的時候,會比看偵探小說還要刺激。

這裡先講比較小的結論(細節證據後續再提供,這裡講就劇透了):
1. 伊貢和伊蓮娜來到不死聚落是為了完成試煉,地點就是不死聚落下水道。
2. 試煉必須伊蓮娜自己獨立完成,所以她進入鐵門後就反鎖了門,伊貢不能進去幫助她。
3. 她需要獨自走過黑暗的水道,沖過老鼠和骷髏的封鎖,到女神面前,完成贖罪後出來。
4. 完成試煉之後,她就擁有了成為防火女的資格,因為她已經可以忍受黑暗的侵襲。
5. 試煉確實很可怕,下面有老鼠吱吱的叫聲,還有骷髏的聲響,對於盲人來說,夠嚇人的。
6. 有的聖女無法忍受黑暗,老鼠,和死者的侵蝕,死在試煉的途中。
7. 伊蓮娜性格軟弱,她進入鐵門之後就嚇的不敢動了,縮在角落,所以伊貢說她是廢物,連防火女都當不了,意思是伊蓮娜不敢進行試煉。(廢話,你穿著摩恩重甲,跑酷過去就行了,伊蓮娜穿的是布甲,被咬的多疼。)
8. 主角灰燼到來,給了個傳送骨片,直接把伊蓮娜送到了火祭祀場(這其實是害了她)。
9. 伊蓮娜因為沒有完成試煉所以不具備成為防火女的條件,因此躲在角落賣奇跡。
後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有一個細節,伊貢是刀子嘴,豆腐心,他為伊蓮娜付出的,已經遠遠超過了一個騎士的本職。騎士的職責其實並不是一路把聖女護送到火祭祀場,騎士的職責是把聖女護送到試煉的門口。也就是說,伊貢完全可以在伊蓮娜進門之後,鎖門走人,之後的試煉,聖女要獨自完成。

如果聖女死在了試煉途中,騎士不需要負責。
如果聖女完成了試煉,就去火祭祀場成為防火女,騎士任務完成。

這也就是為什麼,伊蓮娜成為防火女以後伊貢要跑到那扇鐵門那裡自殺的原因。
因為那裡就是騎士使命的終點。

我想說,騎士和聖女的故事,以及卡裡姆的信仰,我已經挖掘了一些線索,千絲萬縷,後續到了幽邃教堂會提供,請期待。

第九節,貴族庭院
我們先繼續往下走路,來到鐘樓,塔頂的巨人,我們已經說過了。幫助洋蔥哥解決電梯難題後,我們來到了一處高地上的庭院,這個庭院很有意思

1. 庭院建在高地上,俯瞰整個不死聚落,控制著不死聚落往活祭品之路的入口。
2. 石頭做的建築非常氣派,完全不同於不死聚落那些破爛的房子,應該是一個莊園。房內有酒窖,圖書架等明顯的貴族印記。
3. 房頂插滿了車輪,而且鐵籠的非常密集,說明有很多的不死人集中於此。
4. 屋內有導師,狗,說明此處已經被教會勢力清洗,但是並沒有工作人員。
5. 樓下有北方套裝,說明這些屍體中間有戰士的存在。
6. 房頂有弗林戒指,說明這裡有盜賊。而且我們拿到小偷監牢鑰匙的時候,鑰匙說明寫了很多不死聚落的小偷嘗試爬上高牆,說明不死聚落有很多小偷。
7. 旁邊的塔里有綠花戒指和米勒套裝。
8. 最重要的一點,有惡魔在巡視,這個非常奇怪,為什麼不死聚落會有這麼個大傢伙。而且這個惡魔有BOSS的血條,但是不掉靈魂。

前面幾條線索最多連起來就是這裡是一個重要人物的居所,也許是不死聚落領主的城堡,也許是賊王弗林的老巢,甚至可能是個盜賊行會的據點。但是最後一條線索實在耐人尋味。設計組專門設計這場景肯定有用意,最後不妨留個問題,大家討論一下,這個貴族庭院背後到底有什麼樣的故事?

(不死聚落腦洞結束,歡迎補充細節。)

我申請加精,防沉

居然真的精了,樓主驚了,這必須要繼續更啊,前段時間太忙,導致更得太慢,見諒。
樓主摸了摸下體,發現居然還在,大呼“我沒有太監!”
好了,繼續更新。

接下來是是活祭品之路和磔罰森林放到一起來探索。

第三章,活祭品之路+磔罰森林
這裡終於要開始慢慢的揭開迷霧了。但是千絲萬縷,實在不知道從哪裡開始,所以可能將前面的時候,為了查明真相,要劇透後面的內容,請大家多多諒解。

第一節,教堂鐘樓
我們遇到洋蔥的那個塔,是青教(也可能是白教)的教堂鐘樓,我們可以在四周尖塔上看到四葉草的標記。

我們可以在洛斯裡克的青教教堂的大門上看到同樣的標記。

這個標記後面還在冷冽穀也出現了。

這個四葉草到底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滿世界都是?
我們在冷冽穀的時候(開始劇透了,抱歉)仔細觀察,發現了這個四葉草的原型,就在扶手上,我們可以看到立體的形狀。

這在王都裡面到處可以看到,可見,這個四葉草的形象是舊王氏的印記,它象徵著葛溫家族。
中間那一顆果實狀的東西,毫無疑問,就是葛溫自己了,整個家族以葛溫大王為中心。四片葉子代表著葛溫的四個孩子:
1. 長男獵龍戰神,名字已經被抹去,無法得知他的真名,暫時就叫他無名吧(手動滑稽)
2. 長女葛溫AV娜,哦不對,是葛溫艾維娜
3. 次男葛溫德林
4. 次女幽卡希爾
至於幽卡希爾到底是不是前作的小龍女,我們後面再分析。但是幽卡希爾自己親口說了,自己的父親是葛溫,姐姐是葛溫艾維娜,哥哥是葛溫德林,所以她一定是葛溫次女。
好了,四葉草推理結束。
真的結束了麼?
當然沒有!

第二節,葛溫一家
我們知道在冷冽穀,有一個房間,就是洋蔥睡覺的地方上面。裡面有銀騎士看守,可以拿到斯摩重錘和獅子戒指,可以說,是個非常重要的地方,一定包含了了大量的資訊。這個房間的牆壁上,不是四葉草,而是五葉草。

是製作組搞錯了?還是葛溫真的有五個孩子?
其中最重要的資訊,肯定在壁畫中,一共是6副畫,我們來看看這些壁畫吧。

第一幅,王座,毫無疑問,這代表著葛溫,大王嘛。

第二幅,亞諾爾隆德,也就是葛溫德林所在的地方,這幅畫代表次子葛溫德林無疑。

第三幅畫,冰天雪地,明顯是畫中世界,也就是次女幽卡希爾。也從這個方面可以看出來幽卡希爾極有可能就是一代的小龍女普利西拉。

並且幽卡希爾鈴鐺的物品也說得很清楚,幽卡希爾這個名字,是在她接受鈴鐺的時候,葛溫德林贈送給她的。因此可以推斷,幽卡希爾一開始並不是叫幽卡希爾。她原名叫什麼?後面再詳細分析。

第四幅,古龍之頂。有的人覺得不像,看那圓形狀的建築,再去無名那兒看看古龍鐘樓,是不是一模一樣的?所以,這幅畫,就是代表著太陽長男。

第五幅,不用說了,太明顯了,長女葛溫AV娜,胸部識別率110%。

問題來了,還有一幅畫,這個人是誰?

沒有直接的證據,但是憑常理可以推斷出來,兩種可能
1. 葛溫的配偶
2. 葛溫的私生女
整個魂系列沒有提到這個女性任何的資訊,從傳統家庭觀念來看,我們覺得,她是葛溫配偶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還有一個證據,我們在冷冽穀可以看到很多這樣子的雕像

雕像的女性帶著王冠,極可能是王后。那麼我們知道,王后是真有其人的。
所以我們姑且認為畫像中的女性是葛溫的配偶。她沒有名字,我們姑且稱呼她為太陽王后。

有人說這像杜湘卓娜,只能說有點像,但是沒有證據顯示她就是。玩過二代的玩家知道,杜湘卓娜很可能是深淵長者的化身。
渴望鐮刀的描述:
Scythe of Want
A scythe born from the soul of Nashandra.
The old one of the Abyss was reborn in death, split into minuscule fragments,and spread across the land. The pieces began to coalesce again, becoming humanin shape.
我翻譯一下:
深淵長者在死亡中重生,分裂為細小的碎片,四散在世界各地,這些碎片開始彙聚,最後現出人形。
如果這個人真的是杜湘卓娜,而杜湘卓娜又正好是“深淵長者”,而深淵長者又正好是葛溫的配偶,那就整個黑魂的故事,就非常非常好玩了。

但是again,沒有證據,我們這裡只能認為她單純的只是葛溫的配偶。
我們仔細看這幅畫,記住如下的特徵:
1. 王后穿著白袍。
我穿上聖女服裝,看了邊角的花邊,和照片裡面的神似,都是金色的葉子。我們從圖片中也可以看到葛溫家的壁紙和地毯也都是長條狀的葉子,這個可能是葛溫家的另外一個標記。

1. 王后喜歡把手擺成心形。
2. 王后閉著眼睛
3. 王后頭髮金黃色,中分。
4. 王后胸沒有她女兒那麼大(很重要)。
5. 其他人都是方形相框,只有她一個人,是使用的圓形相框,。

那麼到這裡,我們就可以清楚的知道了,葛溫家是六口人。毫無疑問,在葛溫德林的眼裡,他們都是家人,所以在這個小房子裡面,保持著一家人的印記。
至於四葉草,我們知道,無名做了一件非常過分的事情,所以葛溫大王剝奪了無名的名字和他的一切,所有的五葉草標記都被砸掉,替換為四葉草,可能就是這個原因。
本節結論:太陽王后真有其人。

為什麼要在活祭品之路提前劇透講這個?
因為要鋪墊,為了後面部分劇情展開做好準備,等不到冷冽穀了,在幽邃教堂就要講到,所以早晚是劇透。

你說什麼?太遠了看不清楚?沒問題,來個近照,不要在意褲子之類的細節。

第三節,活祭品之路
回到我們的主線,這個路有幾個值得注意的點:
1. 有翻掉的車輛,說明有人打劫。
2. 發現有山賊的屍體。
3. 有切肉妹,看物品說明,可以知道,她來自於不死聚落。
4. 有狗,狗的屍體旁邊可以撿到摩恩戒指和卡裡姆聖典。
5. 最重要的一點,路上到處是鴉人。

好了,這就是活祭品之路,我們逐個看這些資訊點。

第一條,有人打劫
無法確定是誰的,但是結果很明確,這條路上沒有任何不死聚落的居民,說明居民無法通過這裡。

第二條,山賊
物品說明可以得知,他們來自異邦。一群外地人,跑到這裡來打劫不死人?

第三條,切肉妹
手持切肉菜刀,躲在山賊躲藏的洞穴裡。有人說,是山賊打劫切肉妹,被切肉妹團滅了。我覺得這是不對的,因為切肉菜刀的說明上明確寫了,切肉妹是窩居在活祭品之路,所以,她是在那裡住了很久了。

這裡面我們可以大概猜到,故事是這樣子的:
1. 切肉妹原來是不死聚落的居民,受到導師的指引,前往幽邃教堂充當“搬運工”。為什麼加引號,因為搬運的是自己的肉。我們知道吃貨喜歡吃人,導師就是負責給他找合適的食材。
2. 走到半路,可能是導師餓了,於是殺掉了一個不死聚落的“搬運工”,分給切肉妹一口。她覺得好吃,就喜歡上了吃人肉,乾脆教堂也不去了,跑路。埋伏在半路上,等著吃剩下的。(她也算個小吃貨了,有埃爾德里奇的影子。)
3. 後來,來了幾個山賊打劫,切肉妹乾脆和他們拉幫結夥,打劫路過的不死聚落“搬運工”,山賊拿錢,她吃肉。他們還養了狗,幫助他們捕獵。這些狗可能是路過的“搬運工”的,“搬運工”被吃了,狗就跟著新的主人了。
4. 後來鴉人來了,霸佔了活祭品之路,切肉妹失去了人肉來源。
5. 久而久之,切肉妹急著要吃肉,就把自己的兩個山賊同伴給宰了吃了。
6. 主角灰燼路過,切肉妹看到人肉,兩眼放光,磨了磨切肉刀就上來了,結果被主角消滅。

第四條,有狗,摩恩戒指,和聖典

這對騎士和聖女可能正好路過,可能是被鴉人或者切肉妹殺了。
個人以為切肉妹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為屍體旁邊有狗在吞吃屍體殘骸,而鴉人,是不會養狗的,所以,切肉妹無疑。

推測:切肉妹殺了聖女和騎士,吃了,然後殘骸和遺物扔下了山崖,狗追下去吃殘骸。
問題:聖女和騎士無緣無故跑到這荒山野嶺來幹嘛?
思考,並且留個懸念,我們繼續往下看。

第五條,鴉人
製作組設計這個地圖的目的有兩個,第一個是告訴我們教堂有吃人的情況人,讓我們做好心理準備,第二個是向我們展開葛溫一家故事劇情的重要一環,鴉人。(我沒有寫錯,葛溫家族。)
為什麼鴉人會出現在這裡?而且出現了這麼多的鴉人。整個遊戲鴉人出現最密集的就是這裡,這裡面一定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要知道鴉人是誰,需要玩1代,我們不詳細展開了,直接說結果。
鴉人是世間無處容身的禁忌者,他們受到罪業女神蓓爾嘉的庇護,住進了畫中世界,所以蓓爾嘉又被稱為禁忌者之母。問題來了,畫中世界的生物,跑到活祭品之路來幹嘛?還來了這麼多?
整個活祭品之路就是挖坑,給我們帶來了很多的疑問,但是沒有提供結論,需要我們繼續往下探索。

第四節,磔罰森林
到篝火處,我們可以遇到老婆安裡,安裡的劇情很長,我打算單獨寫NPC劇情的時候挨個給他們寫,這裡跳過,我們看主線。
磔罰森林會遇到幾種怪物,我找了遊戲目錄,發現了這幾個怪物的英文名字。
1. 綁在木樁上的紅眼怪物,英文是Lycanthrope,直譯過來是紅眼變狼狂患者。

他們被鐵鍊所在了木樁上,從木樁底部的青苔可以看出來,他們是將木樁直接從地裡拔出來的。(沒錯,我拉著爺爺清光了整個森林,並且驗證了,爺爺打不過黑騎士。)

2. 手持長木棍的不死人,專門狩獵這些變狼狂患者,英文是Lycanthrope Hunter。Hunter的意思是捕獵者,這些手持木樁的人,是捕獵那些變狼者的。

3. 各種小動物,螃蟹,毒蟲,狗什麼的,最主要當然就是大螃蟹啦。
最主要的就是1和2,這兩種怪物是狩獵與被狩獵的關係。
從安裡的嘴裡,我們知道了磔罰森林也是屬於法蘭要塞的領地。

那麼可以推測:
1. 這些人是法蘭要塞的居民。(法蘭要塞也有平民,不死隊的吃喝拉撒估計就是這些倒楣蛋負責。)
2. 法蘭要塞被深淵感染了。(看看街舞隊都成什麼樣了!)
3. 法蘭要塞大部分居民被驅逐出了要塞,住在要塞週邊(內部已經成了毒池)。
4. 這些居民自力更生,他們把感染的人綁在了木樁上,但是木樁完全控制不住這些狼人一樣的怪物,他們將木樁連根拔起,見人就咬。
5. 居民無法和怪物近身戰鬥,只能用長長的木棍來對付這些怪物。
另外,這些木棍,其實是長矛,你打死這些手持大棍子的怪物,他們會掉落一個叫矛的武器。

這些怪物背上背著的木樁非常有意思,這種木樁不僅僅是在磔罰森林有,在法蘭要塞也到處都是。這些木樁是什麼意思呢?我們仔細觀察,會發現,這些木樁是一根豎著的木棍加上一到兩根彎月狀的木塊綁在一起組成的。

看起來像什麼?
沒錯,暗月。

如果玩過一代,我們就會知道暗月一開始的意義是懲罰有罪之人。
這些人被綁在木樁之上,而且紅眼,有幾種可能:
1. 可能是他們因為犯罪,被懲罰綁在木樁上死去,久而久之,失去了人性,被深淵侵蝕,發生了變異。
2. 法蘭要塞的人認為深淵是罪惡的標誌,於是把感染深淵並且有發作跡象的人都綁起來。我認為這種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為法蘭就是針對深淵的。而且看著外面這麼多的木樁,法蘭要塞裡面更多,可見,他們囚禁了很多很多人。
這裡的場景是向我們展現深淵的可怕,讓我們看到曾經強大的法蘭要塞已經頹廢墮落到了什麼地步。

第五節,結晶老者
再往前走,會遇到一片廢墟,我們發現這個廢墟,這裡信息量有點大,這個廢墟有如下特點:
1. 建築已經破損不堪
2. 裡面有一些手持兵器,身穿藍色兜帽服的怪物。
3. 部分怪物不會攻擊我們。
4. 有帶著大帽子,使用結晶魔法的不死人。

我不知道大家玩的時候有沒有過疑問,我有過這個疑問:
為什麼結晶老者替幽邃教堂守門?
結晶老者不是洛斯裡克的麼?不是和法蘭不死隊結盟的麼?怎麼在通往教堂的必經之路卡我們?而且還有人說,老者使用的是紫色的暗系魔法,是主教麥克唐納教的。
結晶老者叛變了?被深淵感染了?因為吃人而投靠埃爾德里奇了?
真相是什麼?
我們來探索吧。
1. 首先看建築
很明顯,老者周圍的建築殘破不堪,和教堂富麗堂皇的建築截然不同,但是和法蘭要塞的遺跡確實一模一樣。

也就是說,結晶老者所在的地方,不是幽邃教堂的門口,而是在法蘭要塞的地界內。

2. 藍色兜帽的怪物。
有人說,樓主被打臉了。這些明顯就是教會的武裝人員,這樣藍色兜帽的不死人,在幽邃教堂遍地都是,各種拿刀拿叉拿斧頭的,唯一不變的就是那藍色的兜帽。
而且我們之前也分析過了,藍色兜帽是聖職人員的服裝,他們在幽邃教堂墮落之前就是教堂的人,現在他們出現在結晶老者的門口,那不是很明顯的證明了,結晶老者已經投靠了幽邃教會了麼?

真的如此麼?當然不是!
這些人是教會武裝,這點沒有疑問,但是他們和教會裡面那些人不一樣,差別在哪裡?看下麵。

3. 部分怪物不會攻擊我們。
我們可以在建築物的某入口看到如下的場景,一群教會武裝人員,失去了鬥志,垂頭喪氣呆坐在地上。為什麼?為什麼他們不攻擊我們?

我們可以在角落發現的一個裝備。

異端杖。

我們知道異端是相對的,必須有個正統,才會有異端。比如說,在洛斯裡克,正統是青教,所以青教把其他的宗教稱為異端,例如天使教。那麼這裡的異端這個稱號是誰封的?青教?當然不可能,答案就是幽邃教會。

這些人,是幽邃教會的武裝人員,但是因為他們不贊成教會的一些做法,所以被斥為異端,遭到了放逐,然後被結晶老者收留了,現在他們為結晶老者效力。這就是為什麼結晶老者的住處會出現這麼多教會武裝的原因。

4. 有帶著大帽子,使用結晶魔法的不死人。
這些人,會主動攻擊我們,而且也沒有藍色兜帽,所以認為,他們是結晶老者的私人武裝。結晶老者帶著武裝來到了這裡,是想要做什麼?
我們打完冰狗以後,可以在懸崖看到整個地區的地貌。

在這個地圖上,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上方的巨大建築就是幽邃教堂。
下方有火把的地方,就是法蘭要塞。中間破爛的建築,就是結晶老者的駐紮地(仔細看建築結構,看中間那座橋)。
我們知道,幽邃教堂的入口並不是它的大門,它的大門早就被封閉了(就是會撿到聖者雙尖槍的地方)。原來教堂大門是正對著法蘭要塞的。結晶老者帶著人來到中間這個遺跡,並不是為了替幽邃教堂守門,而是為了保護法蘭要塞。

老者的靈魂很清楚的說明了,他是法蘭的同盟。
不死隊傳火之後,狼血就此斷絕,法蘭要塞失去了保護,面對的最大威脅,就是幽邃教會,所以結晶老者把自己的據點設置在這裡,是為了扼守要道,幫助法蘭抗拒幽邃教會的勢力。
但法蘭已經沒落,沒有力量可以調遣了。所以老者收留教堂驅逐的教眾,組成武裝來保衛據點。但是可惜,他的據點就在我們去教會的路上,所以,他最後還是被主角灰燼消滅了,可憐的結晶老者,歎息。

故事結束了?當然沒有,這個森林隱藏了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只要我們善於觀察,就可以看出事情的原委。其中一個故事,涉及到一個我們耳熟能詳的NPC,彼海姆的歐貝克。

第六節,善良的歐貝克
在建築內我們可以看到,歐貝克在裡面,還積攢了很多卷軸,過的很舒服。

我們可以看到,整個建築類似是一個教堂一樣的結構,歐貝克所在的位置靠近大門口,是二樓,可以說是個很不錯的位置。有桌子,書架,遮雨的油布,還有火,過得十分的好。

可見,是結晶老者允許他在這裡居住。作為彼海姆龍學院的使者,他受到了同為魔法師的結晶老者的優待,似乎並無不妥。

我們知道大帽子羅根來自龍學院,而且在大書庫擁有很高的地位,結晶老者都在紛紛學習羅根的魔法,這說明兩個組織之間的關係很好。龍學院和大書庫派遣使者互通有無,這是合情合理的嘛。

除了一個漏洞:歐貝克是被逐出龍學院的!

被龍學院放逐的人,為什麼會受到大書庫老者的優待?外交上來講,這會傷害大書庫和龍學院的關係,大書庫為什麼這麼做?因為歐貝克帥?

再想想尤利婭:
1. 尤利婭說歐貝克包藏禍心,反復堅持要主角灰燼儘快殺掉他,以絕後患。
2. 尤利婭並不是一個胡說八道的人,作為黑教會三巨頭之一,她知道很多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3. 尤利婭需要依靠主角竊火,可以說,她對主角灰燼是忠心的,沒有理由陷害主角。
4. 尤利婭只對竊火感興趣,對於維護正義秩序之類的事並不關心。

那麼我們要做一個判斷,是尤利婭這女人突然發瘋,胡說八道,栽贓陷害一個她不認識的人?或者歐貝克真的是個壞人?

我們來探索一下,在結晶老者的據點,這裡有個洞,如果不小心掉下去,就會在底層看到一個紅眼變狼狂,很可能被殺。

當我們打敗了這個怪物之後,會在角落發現屍體,有全套的彼海姆龍學院裝備。

這裡面非常清楚的說道了,這是一套旅行裝束,說明這個龍學院的魔法師遠道而來。

還可以撿到老者戒指。

很明顯,戒指所在的屍體屬於一個法蘭魔法師。

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有彼海姆龍學院的法師,還有法蘭魔法師死在了這裡。他們是怎麼死的?是因為不小心掉下來摔死的?不可能!

還有一個細節,這個下水道的出口正對著沼澤,大螃蟹在外面等著。

還有細節,我們在老者的據點週邊可以看到一個火堆,這是整個地圖除了篝火以外唯一的一個火堆了。我們可以看到,點火的原料,就是束縛那些變狼狂的木樁。而且周圍還聚集了好幾個變狼狂。

有人用火堆吸引變狼狂!

是誰點的這堆火?整個磔罰森林,除了主角灰燼點的篝火以外,沒有其他的火了,除了一個地方。

整個地圖,只有一個人點過火,就是歐貝克。

再聯繫一下歐貝克的背景,他是做什麼的?密探!

好了,所有的線索都可以串聯起來了,故事是這樣子的:
1. 歐貝克以前是個密探,但是他醉心於魔法,所以在龍學院學習,這一點他沒有騙我們。
2. 他被放逐了,原因據他說是龍學院的人嫉妒他的天賦,不過根據他傲嬌的性格來看,這個原因恐怕不是真的,至少,不是主因。很可能是因為他癡迷魔法,犯了錯誤,被驅逐。
3. 他仍然想要學習魔法,所以,他到處搜索卷軸。
4. 他打聽到了,洛斯裡克有結晶老者,非常擅長魔法,所以他特地跑來跟老者學習。但是老者怎麼會無緣無故傳授魔法給他呢?
5. 他把自己偽裝成了龍學院的使者,來到老者據點。因為歐貝克對於龍學院一切瞭若指掌,輕鬆騙過了老者,結晶老者按照禮節,優待歐貝克,給他安排了單間,還跟他分享了很多魔法卷軸。
6. 結晶老者也不是笨蛋,忽然來了一個使者,他肯定要跟龍學院確認一下,於是派出了法蘭魔法師去龍學院。
7. 龍學院聽說那個被放逐的傢伙居然冒充使者,勃然大怒,派出一個龍學院魔法師跟隨法蘭魔法師一起去磔罰森林,要當面拆穿這個騙子,順便將他繩之以法。
8. 歐貝克看到法蘭魔法師出發,他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他知道,一旦這個魔法師回來,他就會被拆穿,所以他想了一個計策。
9. 首先,他計算好時間,算准了這兩個人什麼時候回來。
10. 他在據點一個角落的地板上鑿了一個洞,並且偽裝好。(成功!)
11. 他點起了火堆吸引森林中的變狼狂怪物(成功!)
12. 歐貝克在外面沼澤擊殺小螃蟹若干,將大螃蟹吸引到附近。(成功!)
13. 歐貝克提前支開了其他人,把大廳空出來,埋伏在柱子後面。(成功!)
14. 法蘭魔法師帶著龍學院魔法師旅行者來到據點,發現周圍沒人,覺得不妙,直奔結晶老者而去。
15. 兩人到達大廳時,歐貝克突然發起攻擊,迫使兩人往柱子後面躲閃,結果掉到下面的水溝裡。(想必各位玩家也是因為躲避小怪法師的結晶槍才會掉進去的吧,歐貝克應該是採用了相同的戰術。)
16. 兩人想要逃離,出門發現有螃蟹堵門,他們和螃蟹激戰。
17. 歐貝克跑到自己點的篝火旁,看到已經有幾隻變狼狂怪物在火旁取暖。
18. 歐貝克跳下來,吸引變狼狂攻擊自己,然後一路酷跑,把變狼狂引到水渠入口處。
19. 法蘭魔法師和彼海姆魔法師剛剛趕走了螃蟹,忽然看到歐貝克帶著紅眼怪物向自己沖來,只好退入水溝。
20. 歐貝克引著變狼狂沖進水溝,對著兩個魔法師微微一笑,使用了隱身魔法和消音魔法。水渠內,只餘下兩個筋疲力盡的魔法師,和一群嗜血發狂的怪物。
21. 彼海姆走出水渠,回到據點,聽著水渠內傳來的慘叫聲慢慢變弱,直到再也沒有了聲音,死一般的沉寂。

後話:
1. 地上多了一個洞,對於一個破爛不堪的建築來說,並不是什麼稀奇事,樓下水渠有怪物,眾人也不願意下去,下去的,再也沒上來過。久而久之,大家就把這個洞給遺忘了。
2. 結晶老者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使者一直沒有回來,於是只能繼續款待歐貝克,但是他的疑慮與日俱增。歐貝克也知道不可能永遠瞞住老者,準備隨時離開。
3. 一日,主角灰燼到來,歐貝克提出,只要給他卷軸,他就效力。主角同意,歐貝克趁機脫身,來到火祭祀場。
4. 尤利婭遇到歐貝克,知道這個密探心狠手辣,詭計多端。隆道爾精通擬態之術,他們的耳目遍佈各地,很多歐貝克自認為天衣無縫的行動,都被隆道爾得知了。尤利婭知道歐貝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擔心危害到主角竊火大業,所以急忙敦促主角擊殺歐貝克。
5. 主角可以改變歐貝克的命運,如果我們把歐貝克招募過來,不給卷軸殺,他就會離開,走密探路線。但是如果我們持續給卷軸,把四個卷軸都給他,他就會認清自己的道路,轉而走法師路線。要讓這個曾經的罪犯做密探繼續幹壞事,還是讓他做法師,最後死在大書庫,選擇吧。不要覺得殘忍,這就是黑魂的世界。

(活祭品之路+磔罰森林腦洞結束,歡迎補充細節,法蘭要塞週邊部分,等到法蘭要塞再講。)

歐貝克的部分腦洞成分確實比較大,證據不足,只是推理。樓主這樣寫,僅僅只是因為這樣做很刺激。

不過話說回來了,我相信尤利雅,小表砸雖然不給我看臉,但是還是覺得挺忠心的,不會讓我無緣無故殺人。要我殺人必有足夠的理由……

好了,繼續更新,樓主是夜貓子,都是到了半夜才能理清思路。

Disclaimer:
幽邃教堂部分有許多涉及主線的任務,而且,很明顯看出來,製作者保留了很多重要資訊,沒有披露。第一個DLC就是從教堂開始,我預計第二部DLC會出現更多的資訊。
如果真如坊間傳聞這是黑魂系列的收官之作了,那麼第二部DLC不排除會徹底揭露謎底的可能性。因此,樓主在這個部分儘量減少主觀猜測,以事實為準繩,僅僅探究場景中隱藏的秘密,所有的腦洞內容均存在被狠狠打臉的可能性,所以樓主儘量列舉所有可能性,從中選擇可能性較大的作為推理,給眾位觀眾老爺們鑒賞。
廢話少說,我們開始。主線跟隨安裡,先去教堂,再去法蘭。現在我們已經消滅了結晶老者,向著幽邃教堂出發。

第一節:教堂週邊
過了結晶老者,我們走過一段崎嶇的山路,來到一個火堆旁。

這火堆旁邊有一個導師,兩個司馬缸。這三個怪物是告訴我們,導師確實在運送不死聚落的不死人到幽邃教堂,具體目的嘛,兩個,要麼是為了安葬不死人,要麼,是為了送去給主教們做聖餐。
安葬:教堂確實有一片其大無比的墓地,裡面許多不死人。
聖餐:主教吃人,人盡皆知。

火堆旁邊還可以撿到傳令者一套,有一個身負使命的傳令者死在了這裡,目測,可能死于導師手裡,看物品說明。

疑問:為什麼是白教?洛斯裡克及其附近已經沒有白教的蹤跡了:
洛斯裡克是青教。
幽邃教堂是深海教。
法蘭是反深淵組織。
卡薩斯是深淵。
冷冽穀還是暗月教,或者說幽兒西卡教(雖然教宗已經換了沙主任)。
罪業之都人死光了,僅剩下的烙鐵姐,侍女姐這些SM愛好者,就當是色虐教徒吧(跑錯片場)。
古龍頂是拜龍教。
畫中世界不清楚,不過小姐姐是黑教會的。(無所謂了,定期格式化的地方,肯定不會派使者來搞外交的。)
隆道兒萬年不變深淵教。
。。。
想來想去,哪裡還有白教的蹤影,白教似乎已經絕跡了吧,難道這個屍體是幾萬年前的?
不可能!
我們看到屍體仍然完整,盔甲齊全,說明人剛死不久,這說明,魂3的時間點下,有一個主要勢力,仍然在信仰白教。該勢力應該是在魂三中扮演一定角色的,而且這個勢力規模應該還比較大,可以派出使者進行外交。(不死聚落那種規模的勢力,是不大可能派出使者的。)

遺留問題:是哪個勢力還在信仰白教,並且派出了這個使者呢?

第二節:白教
繼續往前會遇到篝火點,這裡篝火點的邊上會有一個流亡騎士和一個聖騎士的骨灰。

從騎士的骨灰可以看出來,他是洛伊德騎士,而且是在向教堂進發的過程中死於非命。

我們看到物品說明:
1. 有勇無謀,這個騎士是明知道有危險,還往前沖,結果死在了路上。
2. 正義,騎士去教堂不是聊天串門,是去伸張正義的,至少是他認為的正義。
3. 骨灰手裡拿的是不死人護符。

第三點有點意思,我們看看不死人護符的說明。

這護符告訴我們如下資訊:
1. 洛伊德騎士的職責是領導獵捕不死人。
2. 白教主神洛伊德早已無人信仰。
3. 還有不少洛伊德騎士仍然在獵捕不死人。

首先,大家第一反應肯定是:樓主被打臉了。
樓主你剛才說什麼?主要勢力信仰白教?你看,物品說明寫的清清楚楚,白教已經早已無人信仰好麼?
樓主沒有被打臉,這個物品說明正好是解開第一節遺留問題的關鍵。
考慮到有部分玩家沒有玩過一代,我們先補充點資訊:洛伊德傳說是葛溫的叔叔,白教創始人兼主神。

好了,補充完畢,開始解讀文字。
大家注意,這裡說的是白教的“洛伊德”沒有人信仰了,不是說“白教”沒有人信仰了。
這個聖騎士的骨灰可以換到戒指

接下來是文字解讀。

這個物品的說明清楚的提到了“卡利姆的聖職們高聲主張:洛伊德不過是分支,宣稱主神是喧賓奪主。”

OK,這裡聖職老爺們爭論的,不是白教是不是過時的問題。他們爭論的是:白教的主神到底是誰?也就是說卡利姆在這個問題上是很有發言權的,所以他們的主張被作為證據來作證洛伊德不是主神這一點。

為什麼卡利姆有發言權?因為他們就是信仰的白教,而且他們很可能已經是白教的中心了。

想想,如果物品說明寫“洛斯裡克的青教主祭宣城洛伊德不是主神”,或者“隆道兒的黑教會宣佈洛伊德喧賓奪主”,這不可笑麼?白教的事情,你們青教和黑教會有什麼發言權?
卡利姆的聖職有發言權,因為他們代表著白教。

所以,這裡的騎士骨灰,骨灰的圖片,還有骨灰換到的物品,都是為了告訴我們一個事情:卡利姆現在信仰白教,而且極有可能是目前白教的宗教中心。

好了,知道了卡利姆信仰白教這一點之後,我們又有了一個新的問題。白教的當家的說了,洛伊德不是主神,那麼,誰是主神?

關於白教,一代的物品說明很明確的說了,創始人是洛伊德,當時的大主教是哈威爾。可見,這個組織應該是在葛溫的授意下組建的,但是組建的目的是什麼呢,涉及到一代的內容,直接說結論:他們是王的使命的傳承者。

根據是:一代在墓王的地方可以拿到聖騎士Leeroy 的鎧甲,根據上面寫的,是白教創造了不死者。而聖騎士Leeroy是白教的第一個不死者,並被送到王都去完成任務。白教的任務就是抓不死人去傳火。

葛溫是太陽神,是火和文明的締造者,傳火事業的發起人。聖職們說了是“喧賓奪主”,那就是說,他們目前信仰的這個主神,相比洛伊德來說,更加接近太陽神,更接近傳火事業的核心。

洛伊德是葛溫的叔叔,那麼卡利姆信仰的主神要比叔叔更加親近一些,也就是說,是近親,父母,兄弟,配偶,或者子女,應該在這個範圍內。

那麼到底是誰?我們抽絲剝繭,一點一點的解開謎團吧。

第三節:亡命天涯

在聖騎士的屍體旁邊,有個亡命騎士全副武裝,我們認為極有可能是亡命騎士在此殺了聖騎士。

我們可以在法蘭要塞的門口撿到一套亡命騎士的套裝。那麼就說明有另外一個亡命騎士到了法蘭要塞門口,死在了那裡。

亡命騎士的物品說明了,他們是四處逃亡的人,為什麼一個逃亡的人要半路截殺一個身負使命的聖騎士?

我們看看物品說明,注意細節:
1. 逃亡騎士團
如果物品說明的翻譯是沒有錯誤的,我們可以知道,亡命騎士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逃亡騎士團”。他們是因為某種原因,整個騎士團一起逃亡的。
2. 細膩的金雕
說明了這個其實團,曾經非常富有,非常輝煌,他們盔甲是頂級的盔甲師耗費巨大的精力做成,而且都是帶有金雕的。要知道,洛斯裡克的騎士們,盔甲上只有鐵片。連黑騎士銀騎士也沒有鍍金的,這些逃亡騎士的盔甲上卻又細膩的金雕,可見,逃亡之前,他們絕對不是一般的騎士,貴族騎士團無疑。
3. 破舊風帽
說明這些騎士害怕被人認出來,要用風帽和粗布把自己的盔甲隱藏起來,哪怕這步已經破爛不堪,也要帶著。可能是這盔甲代表著恥辱,也可能是有人追殺穿這些盔甲的人,或者兩者皆有。

關於第三點,還有一個細節,整套裝備的描述都是相同的,除了褲子。

這裡的描述用的是隱晦的手法,有人說是痕跡表示騎士被人綁住了,有人說濕漉是騎士尿褲子了,總之“慘狀”二字表達的很清楚,這個騎士是被人追捕!

好了,清楚了,流亡騎士們原先是高貴而光榮的騎士團,後來突然遭遇變故,他們開始逃亡,被人四處追捕,騎士團的成員們亡命天涯,法蘭要塞門口的那個死在荒野之中。

而教堂門口這個,我們理解有以下的可能性(都是腦洞):
1. 這個亡命騎士和法蘭要塞門口那個沒有關係,他只是走投無論,成為了雇傭兵,受到某人的雇傭,擊殺靠近教堂的白教聖騎士。或者是他路過教堂,沒補給了,攔路搶劫,殺了聖騎士。

2. 這些亡命騎士被洛伊德騎士追殺。
鑒於洛伊德騎士的職責,上面說過了,是獵捕不死人,那麼故事可能是這樣子的:
亡命騎士團之前是極有地位的貴族騎士團,因為某種原因導致他們集體成為了不死人,被洛伊德騎士追捕。兩個亡命騎士結伴而行,結果一人在要塞門口慘死,剩下一人繼續逃亡至教堂。
在篝火處休息時,看到一個洛伊德聖騎士,認為這個騎士和抓捕自己的人是一夥的,想起慘死的同伴,悲憤交加,於是和洛伊德騎士戰鬥,最後擊殺了聖騎士。

我個人認為,第二個故事更加精彩一些,可能性也更大。
如果是第一個,那就沒意思了,隨便搞個怪物不就行了,專門設計這套亡命騎士盔甲的意義何在?設計組這麼大費周章,應該是想要告訴我們一個故事。

繼續往前走,幹掉一個山賊,拿到蜘蛛盾,說明這個異邦山賊來的地方有蜘蛛崇拜,而且盾有高毒抗。蜘蛛+毒,很容易讓人聯想起一代的病村,不排除這個山賊來自病村的可能性。
盾牌的物品說明明確寫了“異邦山賊”,如果真是如此,那也就是說,病村是異邦,不在洛斯裡克附近。
這個NPC不掉其他的裝備,我們無法深入研究,所以往下走。

第五節:河道捷徑
走出淨身小教會,我們往大墓地走,門口遇到一個很大的墓碑(是墓碑,不是紀念碑,在墓地裡你會見到其他的方尖碑。)

猜測:墓地埋葬的人,不同的類型,使用不同的墓碑,最普通的就是扁的小墓碑,這種方尖柱狀的墓碑應該是用來埋葬非常特殊的人。

我們知道現實中的方尖碑起源於埃及,象徵著法老的王權由上天授予,是王權和神權的象徵。

我們在墓地裡面的一個方尖柱下面撿到亞斯特拉大劍。

看物品說明,我們知道有個被選中的上級騎士來到這個墓碑前,我覺得不是被殺,應該是自殺。但無論死亡的原因是什麼,說明這個墓碑下埋葬的人,非常高貴。

我們可以猜測,墓碑越高說明被埋葬之人最高貴,而方尖碑是用來埋葬最高貴之人的。
而小教會門口這個方尖碑下的不僅僅是一位貴族或者王族。
1. 極其巨大。
2. 幽邃教會的教眾對它跪拜。
3. 石碑附近被清空,沒有任何其他的墓碑
4. 石碑單獨拜訪,沒有放到墓園裡。

第二點尤為關鍵,想想宗教人士會對著什麼下跪祈禱?一個基督徒會對著美國總統下跪麼?不會!他們只會跪拜自己的神。所以,我們可以猜測,方尖碑前的教徒,是在跪拜他們的神!

腦洞:這些人祭拜的是罪業女神的墓碑。

等等,你說墓碑?罪業女神死了?你開什麼玩笑!

是死了,也不是死了。

別急,等樓主慢慢展開這個故事。

補充:這些教眾和結晶老者據點的那些異端一樣,不會攻擊我們,所以樓主認為,他們應該是和那些放逐者一樣,對幽邃教存疑的人。(這些人一旦被發現,估計也會遭到放逐。)

好的,我們從墓碑右邊跳下去,會進入河道捷徑。河道裡面有噁心的蛆蟲怪,特點是放血,如果被擊中,會有很多小蛆蟲爬到我們身上,不停放血。

這個河道可能連結著教堂的下水道,出現了這麼大的吸血蛆蟲怪,暗示著,教堂裡面排出的下水,含有大量的血,養活了這些吸血的怪物。有兩個可能:
1. 主教吃人,吃之前放血。
2. 不死人復活,守墓人肢解屍體。
第二點可能性較大,因為守墓人的裝備確實說道了,他們砍殺復活的不死人時,體液和血液濺得到處都是。

水道裡會撿到神木鈴草,物品說明裡面寫的是這個聖鈴屬於一個遙遠北方之地的人,只能說明有個北方聖職人員在這裡被殺,聖鈴遺落到了河道中。
目前暫時看不出來這個物品是誰的,也許DLC會揭露把,我認為肯定不會無緣無故出現在這裡,歡迎各位看官老爺補充細節。

然後還會遇到一個結晶蜥蜴,結晶蜥蜴有兩種說法。
1. 結晶蜥蜴和古龍一樣誕生於火之前,白龍西斯因為沒有鱗片,所以研究結晶蜥蜴,希望造出結晶的鱗片。
2. 結晶蜥蜴是白龍西斯造出來的,西斯為了給自己裝上鱗片,所以研究結晶魔法,拿這些蜥蜴做實驗。
無論如何,與主線關係不大,我們就當它是個送石頭的吧。
搜刮完畢,從窗口跳下,回到小教堂。

(幽邃教堂部分腦洞 未完待續…)

我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第四節,也就是201樓,被度娘吞了,悲劇,回去補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