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t and Sanctuary (鹽和避難所) 全劇情角色及背景詳細解讀

19 七月

廣告

作者:419873387

來源:鹽和避難所吧

一.迷失于海洋

根據原作者的內容,開場解釋了玩家奉命護送公主前往某國進行聯姻。

根據微笑女王內的內容。聯姻是一種很常見的外交方式,以尋求和平和聯盟。

微笑女王原名Lenaina,她是被許配給Liven王Adnan作為外交籌碼的。

根據公主的膚色來判斷,公主只可能來自Askaria。因為只有Askaria的貴族階層擁有這種膚色。

Coastrock 是另一個可能,但被排除了,因為它並沒有Askaria這樣喜好政治外交。其他的國家更偏向野蠻和未開化。

通過王族的頭盔的介紹:

“Askaria has long been at war with Tristin, but from time to time the two nations have found brief peace through marriages.”

來自Askaria的公主只有可能是前往Tristin國,以換取和平。

“The worth of mankind is the salt on his brow for it is the essence of his life.” – Malthis 4:17

  根據各類類似以上的文獻。

原作者總結:

鹽來自於海。海則帶來萬物的秩序。鹽在遊戲裡類似靈魂,它存於萬物之中,萬物靠鹽進行運動,不管是喪屍還是活人。每個運動的生物都需要鹽。

但鹽本身並不能成為生物,某種意義上來說,鹽分成活鹽和死鹽。

生者靠著體內的鹽活著,但死亡後,活鹽成為死鹽。鹽更像一種看不見的血,血與魂的混合物。當你殺死某物,你可以得到他們的死鹽。

當你死亡,你的活鹽會消散到魂與鹽的臨界處,直到避難所的牧師們將你們拉回生界。

正常人一旦死亡,活鹽會到死界。然而主角因為誕生于鹽,我們可以叫他們鹽裔。

鹽裔的能力是死亡後不會前往死界,其靈魂遊蕩在死與生的交界處,這樣他們可以無限被牧師們拉回生界,而不會死去。

然而鹽並不是唯一的一種靈魂本質。鹽只是凡人靈魂的本質。

眾神,類似德瓦拉光之女神,他們的靈魂是由一種叫做燭火的東西組成。原作者承認燭火的資訊少的可憐,但它是區別神與人的東西。創建角色的時候,每一個職業其實就預定了一個角色背景

以下推測來自各種文字,包括出生時裝備道具的資訊。

騎士:地位低下的貴族階層人,只是一個簡單的護衛。

法師:天火教的法師學徒。在未來經受訓練後,他就可以成為一個正宗的天火教法師。

帕拉丁和牧師:光之女神德瓦拉德信徒與追隨者。

獵人:根據其裝備推測,他可能是bloodbrow血眉組織的一員,或者跟bloodbrow有關係的人。

廚師,小偷,乞丐:就是一般的平民,沒有特殊的身份與地位。

二.無名島,無名之神,鹽裔,雙胞胎姐妹

隨著船被風暴和無言深淵的破壞,主角最後蘇醒在戰慄海灘。

隨後你碰到了第一個NPC,他的真實身份是Jaret,風暴城,的主人,坐落于Kulka,南方大陸的一個國家。

玩家之後探索整個島嶼,很快發現這個島嶼有幾點不對勁的地方。

一.死亡後,總會在避難所復活。通過黑沙術師的話,在其他地方這是不可能的。

二.很多地方原本是不應該在這個島上的,無主的騎士說了,紅館地牢應該在Askaria,風暴城應該在Kulka。似乎這些地方是被“搬”到這裡來的。

最後,通過Jaret說的話,他告訴了你關於你鹽裔的身份以及這個島嶼的秘密。

無名島是一個生與死的臨界,任何在海上死亡,淹死,還是被殺死。他們都會被拉到無名島上來。

無名島是一個詭異的地方,也就是說,在無名島上,每個人的狀態都是“死”鹽。他們的狀態既不是生也不是死,更像是一種彌留。

有些人死了後因為過晚來到無名島,身體嚴重腐爛,成為了腐爛行者這種怪物,沒有記憶與意識。

然而有些人死後,來到無名島,還仍然保全了自己的身體和記憶。

然而,這些人的記憶被這個島的主人無名神利用了。

  無名神根據這些人的記憶,重新複製他們記憶中的這些地點,不管是風暴城還是金字塔,都是無名神的造物。

無名神收集這些海上的死者來到無名島,是為了讓自己擁有真正的神格。

  無名神並不是神,因為他的靈魂還仍然是鹽而不是燭火。

想要成神,你必須被人們信仰,足夠的信仰能把你的靈魂從鹽變成燭火。然而,有些神是本來就是神,之後才被人信仰,所以這裡是雙向的。

“I am not like you, born of Salt. I am born of that life that flickers like flame. I am summoned by the Song of Souls, spelled in candlelight, written by the drowning Saltborn…. To be Saltborn is to be a dying fragment of eternity. To be born of light is to be truly living, yet so ephemeral.”

以上是白衣女所說。

根據推測,白衣女很可能是光之女神德瓦拉的僕從,又或者是德瓦拉的化身。無名島在地圖上並不存在。

推測無名島是一個特殊的時空。不同時代在海上遇難的人,可能會同時被沖到無名島上來。這樣就解釋了為什麼很多人認為他們在同一艘船上,但有著不同的任務。

同時,海葬很可能是經常發生在鹽和避難所的。這些死去的君王被海葬後,隨後因此被無名之神拉入了無名島。遊戲中的巫女姐妹,在鹽廠裡的叫Kaira,外面那個叫Saira。

她們原本是一流的鹽靈師。什麼是鹽靈師?鹽靈術是一種類似死靈術的邪術。通過以鹽為媒介,扭曲海的意志以達到自己的目的。簡單說就是控制鹽來扭曲基本的法則。

這種邪術被所有國家禁止。

雙胞胎姐妹於是找到了無名島這個絕佳的地點。無數在海上死去的人把大量的鹽帶到島上來。

同時這裡也沒人干擾她們邪惡的實驗。無鹽者,無膚者都是她們的造物。

三.克拉肯,海上的怪物們

“The Kraeken are an often spoke of, scarcely seen race of ancient demons of the sea. The sea is a vast, terrifying and deadly place, and when sailors do not return, rumors abound.” – “Kraekan Cyclops

根據以上遊戲內的內容。

克拉肯是生於海的惡魔。我們可以單純理解他們為一個危險的生物種類。

克拉肯可以隨意的來往于無名島和生界。

“Your world is cold and stifling, my light is fleeting here.”

以上白衣女的話,旁敲側擊暗示了白衣女也可以隨意往返于無名島和生界,這也是為什麼有些人認為白衣女也是克拉肯。但白衣女應該是神,通過她的能力和對話。通過以上,神與克拉肯很可能是非常相近的存在,也許介於凡物與神之間的存在就是克拉肯了。

克拉肯有自己的生命週期,他們以元素能量為食,在生命末期,他們會聚集自己的力量並封存到蛋裡面,即閃耀珍珠Shimmering Pearls.閃耀珍珠在大陸上非常罕見,經常作為高價奢侈品。有些國家的人甚至將其視為美食。閃耀珍珠成熟後,新的克拉肯會被孵化出來,然後繼續進食成長。克拉肯最終的命運,要麼是變成珍珠開始新的輪回,要麼被其他克拉肯吞噬吸收,又或者被囚禁在一種在之墓穴的特殊石頭上,成為GraveWalker。

目前已知的6個克拉肯(或者7個)

  無言深淵

虛假小丑

克拉肯獨眼巨人

克拉肯妖龍

克拉肯巨龍斯格思

莫.梅蒂拉(蝴蝶女)

Impen可能是的

已知的低等克拉肯

狗,矛精靈,蝙蝠,Gravewalker,Mimukus克拉肯巨龍斯格思自稱風暴之主。它自稱是其他克拉肯的王,擁有呼風喚雨的能力。它用閃電和颶風摧毀大量的船隻。吞噬在海中遇難的生靈後,那些沒被吞噬的被帶到了無名之島。莫.梅蒂拉(蝴蝶女)擁有控制空間的能力。同時也是最接近神格的克拉肯。值得深思的是,它也是唯一一個不會掉落鹽的boss。或許它的本質是燭火?又或者它只是消失了但並沒有死?克拉肯除了以元素為食。他們也會以活物為食,包括人類。

克拉肯某種意義上是無形的,他們選擇任何他們想要的形態。寶箱怪偽裝成寶箱,勾引受害者。虛假小丑則欺騙那些想找到真小丑的人,因為無名島的人都知道小丑可以讓你到任何別人到不了的地方。島上的很多物品都與克拉肯相關。克拉肯的蛋叫閃耀珍珠。克拉肯妖龍的嘔吐物叫Amber。他們的骨可以做成武器。等等等等

四.魔法與祈禱,禁斷與神聖

“I felt as if something ethereal was softly brushing against the tips of my fingers, like a sea of feathers. The weave! The old gods had opened my eyes to the weave of Fire and Sky that surrounds us.” – The Foley Knoll Horror, s. 44.

在鹽與避難所的世界觀裡,魔法和祈禱術隨處可見。人類最開始使用魔法的地點時Citadel 神堡,也是天火教誕生的地方。

魔法的力量來自於生命之樹,也就是遊戲隨處可見的那顆倒吊的樹。樹的枝幹支持著天之力與火之力。

天之力與火之力是一種存在於虛空中的力量。它環繞在每一個物質周圍。魔法師則是以他們的方式從虛空中調動這些力量罷了。魔法分為兩種。法術和咒語。

咒語可以直接被吟誦出來而產生效果。法術則需要媒介來施行,這些媒介都是些被鹽處理過的木頭,或者是大海獸的骨頭製成。

火之力和天之力是互相緊密纏繞相連的。然而他們之間也是互相平衡的。這就有了法力失衡。

過分暴露于單一一種力量的情況下會帶來嚴重的反噬。維持施法者火之力與天之力的平衡是每個法師必須知道的常識。強大的法師會利用這種失衡,在保全自己的情況下,從虛空中抽出更多的火之力和天之力為己所用。然而,有兩種魔法是在所有國家禁止的:鹽靈魔法和血魔法。

鹽靈術之前在雙胞胎姐妹篇提到了。

血魔法則是利用黑暗的儀式和祭品來獲得強大的力量,例如活人的心臟。

血魔法的力量來源是來自使用者的血液,和背叛教的神邪神Azredak的力量,邪神Azredak跟天之力與火之力力的力量體系是相敵對的。通過與自己的神交流,獲得他們的祈福與協助。大多數的祈禱術都是光明與神聖的。

 

五.隱藏boss 浪人Cran 和血眉組織

“The words that follow detail the 192th ranging of the Coats ‘n’ talons, Redbrow division of Liven, as carried out by me, Karmen Cran, division captain. I do hereby swear that all of the things I have claimed and chronicled below are true to the best of my recollection.” – The Foley Knoll Horror, s. 1.

血眉組織是被建立於天火神堡(天火教起源地)。其組織的目的是掃除一切來自怪物的威脅。組織興及一時,但之後被一位王政治利用,而最後消聲匿跡。為什麼Cran是浪人。所謂浪人就是漂流無主的武士。在遊戲內容這段時間之前。Cran是血眉組織在萊溫Liven的首領。

之後他遭遇了Foley Knoll 事件。當他和5人小組liven在東北部獵殺Gnarlends(一種像植物與嬰兒的結合體)怪物時。他們意外被當地食人族俘虜。他親眼看著自己的隊友被食人族吞食,他隨後向光之女神德瓦拉和光之王Diadel 祈禱,隨後被德瓦拉和Diadel所救。之後因為這次事件,Cran離開了血眉組織,最後被風暴王Jaret收留。血眉組織創造了那種紅色障礙物的魔法。那個給你穿紅牆的npc自稱是血眉組織的,原本這種魔法是用來囚禁怪物的。

血眉組織受一位元王的委託去掃除女巫。結果血眉被利用,被掃除的人只是那個王的政敵。從今以後,隨著怪物威脅的消失,血眉組織就銷聲匿跡了。至於Cran為什麼後來成為了怪物,這個可能拜無名之神所賜吧。無名之神把Cran變成了怪物。

六.舊神,新神,人之意志

“The Old Pantheon contained 12 gods, typically: Diadel, goddess of sky, Azredak, god of bloodletting, Oema, god of the harvest, Pyrabella, goddess of fertility, Numen, god of dark things, Grull, god of forest creatures, Imrios, god of the sea, Ellenestria, goddess of luck, Oporos, god of health, Murlik, god of the dream world, Tartilia, goddess of the dead world, and Devara, goddess of light.” – Pantheonus

以上文獻比較重要,現在是翻譯:

“曾經有12位舊神,迪安德Diadel是天空之女神,阿茲諾達克Azredak是血之神,奧妮瑪Oema是豐收之神,

皮拉貝拉Pyrabella是生育之女神,紐門Numen是黑暗之神,格魯Grull是森林之神,艾姆利奧Imrio是海之神,伊蘭瑟斯Ellenestria是幸運之女神,奧普羅斯Oporos是健康之神,姆利克Murlik是夢境之神,塔特利亞Tartilia是死界之神,以及德瓦拉Devara,光之女神“

--萬神錄

每一個宗教除了鐵教都信仰著1個或多個神。每一個宗教除了鐵教和三聖教都信仰著舊神。

舊神和新神的區別一時半會說不清,後面會詳細闡述。

1.石根教(樹教)和污穢惡臭之物(沼澤的肉球怪)

  “Men have invented, praised, and died for countless fleeting gods and demons, but our forest is forever.” – Stone Roots Alchemist

很久以前,森林裡的部族們信奉很多神,他們把每棵樹視作神靈。在這些信仰中神系的體系非常模糊,沒有文獻進行詳細的闡述和解讀。他們更多是吧森林裡這些神看為元素之力或者靈魂的本質。

如今,東部大陸的某些國家還在施行著這種信仰,這就是石根教。

石根教的信徒同時自稱樹靈。樹靈們及其擅長煉金術和毒物。曾經有個很有野心的樹靈創造了污穢惡臭之物(肉球怪)。萊普利斯Lepris們甚至把這個東西視作神來崇拜。

(注:萊普利斯是曾經的人類,因為患上了腐化病Grayrot,而自稱萊普利斯並自成一派。腐化病會讓人的皮肉腐敗脫落)

肉球怪最後吞噬了他的創造者並開始吞食人類。我們之前看到的史萊姆一樣的污穢球這種小怪,他們就是萊普利斯身上脫落的,就像人身上的指甲一樣。萊普利斯有自己的傳統和儀式以及關於肉球怪的信仰。

石根教所使用的是最純粹的物質以作藥物。the Kadanian Rojiella, 卡蒂尼安.羅捷拉,簡稱紅草,是一種毛茸茸,苦味的蕨類植物,生長於卡蒂尼安最毒之地的沼澤地裡。紅草是非常昂貴且稀有的,好在石根教信徒並不多,所以石根教可以勉強維持,但他們也因此生活清貧。所有遊戲中的藥物也都是從紅草中提取的,又或者是紅草與其它植物雜交之後提取的。

石根教也同時使用藍草,被他們稱作月草。藍草其實是White Aziema 白色阿茲姆的菌類的枝幹。這種菌類的下部份是劇毒的,但其枝幹卻可以藥用。類似與紅草,很多的藥物都是從藍草或相關物裡提取的。

2.光之女神德瓦拉,遺忘之拱堂,勿觸判罰者以及他的羔羊們

  隨著人類文明的進展,先祖們把12位元神的事蹟記錄在了萬神錄上。

德瓦拉,光之女神,也被尊為眾神之母。

然而,德瓦拉的信徒和避難所日漸增多,其它的神漸漸的被人們遺忘,就算被提起也都是被認為是

依附於德瓦拉的德瓦拉之光罷了。

遺忘之拱堂原先被稱為光之拱堂,是一個受到祝福的地方。德瓦拉的信徒和追隨者在這裡學習並且研究創造著。光之拱堂的位置在卡黑Kar‘hi。這裡的上層女士們和這些建造了光之拱堂的女性工匠都被稱為聖歌團。

光之主又稱德瓦拉之聲阿拉斯戴爾Alasdair 以及光之女萊利亞Lainia,她們兩人管理這個地方。

萊利亞的寵物獅鷹獸在天上巡邏守護著前來這邊朝聖的信徒們。幫他們抵禦附近猖獗的強盜。

然而,這裡的神聖不知何時就變質了。

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光之主阿拉斯戴爾,現在他變成了勿觸判罰者。

不知何時,光之主開始認為這拱堂裡有罪惡。為了淨化這罪惡,唯一的辦法就是給光之女神德瓦拉祭上三隻羔羊。

第一隻羔羊即是拱堂裡所有的教眾們,他們現在成為了低語者和低語女士,被判罰者判決不可離開這個拱堂。

第二隻羔羊即是光之女萊利亞。

以及第三只羔羊即是光之女萊利亞的寵物獅鷹獸,曾經的獅鷹獸被魔法保護。現在的獅鷹獸已經完全淪為了可悲無名的怪物。判罰者甚至都沒有提及它的名字,因為他認為獅鷹獸所受的讚譽與榮耀是罪惡的。完成這些後,判罰者派了鋼鐵黃蜂hornet Steel 看護這些死去的教眾們,以保證他們都是無罪,純淨的。

女神教的藥物光之水被傳是光之女神的口水,也被傳為聖水,它可以燃盡它所觸及的一切邪惡之物。

祈福之水則是由剛出芽不久的罪惡之花製成的。罪惡之花則是紅草的雜交種。這些幼年的罪惡之花同時也被稱為心之眼。罪惡之花被提取後與光之水混合,製成了祈福之水。

女神教的牧師們終身清貧,用積蓄製作了藥物後。用這些藥物救助窮人並傳教。

這些牧師也幫聖騎士們製作他們身上特殊的衣服,這些布料可以給聖騎士們祈福並讓他們精神迸發。

這些衣服被剪裁,熨平,並且秀上了高貴的條紋。然後它們被泡在香料和藍草提取物裡7天。這些衣服之後就成了祈福之衣。Phials of Orange橙瓶的資訊則非常少,已知它們是從一種叫做橙之儀式中帶來的。

3.三聖靈,以及被遺忘的國王。

  The New Gods, also known as The Three, emerged through monarchy and dynasty. Devara’s made equal with that of two new deities drawn from Askarian royalty: The King and The Knight, divine incarnations of Askarian men.” – Pantheonus

”新神們,也稱三聖靈,是王朝與王權的產物。德瓦拉承認了兩位來自阿斯卡利亞Askaria的王族,並給予他們神格:王與騎士,是阿斯卡利亞人們神聖的化身。“

--萬神錄

王指的是Ericho艾瑞科爾,苦行者。騎士指的是阿瑪爾Amar 正義履行者。

他們統一了整個阿斯卡利亞Askaria大陸。

在大統一運動下,從艾瑞科爾父輩開始,統一戰爭持續了幾十年。

國王用他的智慧領導國家,騎士在戰場上協助戰士們,法官則維持著國家的秩序。

王制定法律,法官審判違法的人,騎士則是王的手足來懲罰這些違法的人。

大統一之後,大多數人都被迫信奉了三聖教。

然而,從艾瑞科爾四世開始,這位王極其嫉恨舊神的追隨者,並且用死刑等方式強迫人民改信三聖教。

那麼,被遺忘的王在無名島是怎麼回事呢?

“Once symbols of justice and courage, this now-decrepit sword and its former owner lay abandoned and powerless in the Crypt of the Dead Gods even as the faithful continued to pray for their guidance. For how long this farce went on can only be guessed, but it would seem that those prayers were being answered instead by the dark forces at work on this forsaken island all along.” – Trinity Greatsword

“曾經是正義與勇氣的標誌,這把破舊的巨劍和它的主人被遺棄在這神之陵墓中。即使他們的信徒仍在祈禱來

獲取指引,卻全然不知他們的神已成這番模樣。這種諷刺不知持續了多久,但這些信徒接受到的回應卻實際上是來自這個島嶼上的黑暗力量。”

-聖三一巨劍

在鹽與避難所的世界觀裡。神可以從信仰中獲得力量,也就是說,信仰者越多,信仰越強,他的力量就越強。

然而三聖靈的本質仍然是人,這就導致了他們的悲劇。

被強迫信奉三聖靈的人給予三王的力量是很薄弱的。三聖靈的力量日漸衰竭,之後當他們被海葬,或某種方式

來到無名島時。無名之神,又或者是某只克拉肯,把他們囚禁了起來,任他們腐敗墮落,最後成為沒有理性的怪物。

“Perhaps, in the end, the interdependence of men and gods is the very reason both share the same destiny.” – Trinity Scepter

“或者,最終,人與神的各自獨立就是他們享有同樣命運的原因吧”

聖三一權杖

“No deity, however mighty, can exist without sustenance from mortal hearts and prayers.” – Trinity Bardiche

“沒有神,或人,能在缺少凡人信仰與祈禱者的養料支持下存活”

聖三一吟遊詩冊

那麼信徒祈禱的時候,回應他們的是誰呢?

我個人的見解是,回應他們的是無名之神,而無名之神也成為了信仰力量的受體。三聖教僅存的信仰力量被給予了無名神,而三聖本尊也就腐敗消亡了。無名神想以此把自己變成真正的神格。

三聖教的藥物用的也是罪惡之花的提取物。製成了紅藥。

紅藥被監管嚴密,每個紅藥都會被蓋章。紅藥走私是違法的,但也有墮落的三聖牧師在黑市出售紅藥,並改稱這些紅藥為碎片。

另一種藥物則是由藍草和辣蜂蜜酒混合製成的,擁有強大的醒神能力。

4. 鐵教,人之意志。

  “Perhaps in response to Askaria’s conquest for The Three, the Dorian Council of Steel declared the will of man to be greater than gods, and uniquely worthy of worship.” – Pantheonus

“可能是對三聖教暴行的回擊,多裡安鋼鐵議會宣佈人之意志勝於神,並且值得被崇拜”

-萬神錄

鐵教不信奉任何神靈而是相信人之意志。在Markdor馬克多北部的高山上,這裡的人原先信奉某位神靈,但目睹了大統一這種可悲的爭執鬧劇後,鋼鐵議會擯棄了所有的神,並宣佈人格勝於神格,並且值得被信仰崇拜。鐵教產生了自己的信仰體系,自己的學校,牧師,典籍,和聖歌。所有都是讚美人之意志。

鐵教的藥物都來自馬克多Markdor大陸。治療藥物是由一種苔蘚和紅草的雜交種,俗稱酒草,製成的。這種草長毛,枝幹稀少,生長于Markdor高山上的極寒之地。

在馬克多Markdor 烤麵包師和治療者往往是同一個人。他們會吧酒草裹在麵包裡,就成了hearty rolls,心意之卷。

回魔藥則是由一種叫Leuryte的水晶做成。Leuryte水晶被開採後,可以直接被碾碎,這些碎片很快就會滲入人體並回復人的精力。

5.光輝教(黃金教)

  ”How can I mourn my affliction when my heart shines so brightly?” – House of Splendor Merchant

“當我的心如此閃耀時,我怎麼會為我的憑依而憂傷呢?“黃金教某商人如是說黃金教信仰兩位特殊的神基博Gilbael,酒神和阿克斯格Axigal,幻神。他們也被稱為愚者與先知。

黃金教的信徒都遭受著腐化病,他們的肉體逐漸腐敗脫落,與萊普利斯Lepris不同。他們選擇戴上了黃金面具並宣佈“即使肉體腐敗,黃金永存”。

腐敗病傳播速度極快,很快就可以感染一整個人群。所以黃金教很可能是萊普利斯的分支教。

酒神告訴了黃金酒信徒,酒可以模糊人自身與星界的聯繫,而使得人可以更容易的調動星界的力量。

這裡的星界力量就是指天之力與火之力交互相錯的存在。

這些酒的製作方法據說是由紅草和阿茲姆菌混合製成,然而真正的配方卻是嚴重保密的。

 

6.天之力與火之力的守護者(天火教)

  “We worship the Sky, for in it lies the ethereal weave of Fire, most powerful of all magics. You’ve found our citadel, would you set aside the gods you now hold and worship the sky?” – Keepers of Fire and Sky Mage

”我們崇拜天之力。而火之力與它在虛空中緊密聯繫著,這些都是最強大的魔法。你找到了我們的堡壘,那你願意把你的神放一邊,來跟我們一起崇拜天嗎?“ 天火教的法師如是說天火教不相信任何神,但他們卻是舊神的產物之一。類似石根教,天火教認為神不過是元素力量的聚合體。

當他們意識到魔法來自於天與火的平衡時,他們放棄了自己曾信仰的神,並開始崇拜純粹的天與火之力。

The earliest Bloodbrows, who were an offshoot of the Keepers of Fire and Sky wanted to keep the Old Gods and were able to call upon Diadel, Goddess of Sky, which is probably where the ethereal weave comes from.

最早的血眉組織其實就是天火教的分支,血眉組織卻沒有摒棄舊神。他們可以召喚天空女神迪阿德Diadel的力量。而迪阿德是則是創造了天之力與火之力之網的神。這也是為什麼蝴蝶女很可能也是神而不是克拉肯。

因為蝴蝶女能隨意的憑意志駕馭天之力與火之力,她和天空女神的聯繫是什麼?又或者她就是Diadel本尊或僕從?

當三聖教傳播開來的時候,來自阿斯卡利亞Askaria 和萊溫Liven的魔法師和奧術師們決定更深的研究天火之網,也就是天之力與火之力的本質。他們最終建立了神堡。神堡是一個石制的塔樓,在萊文Liven Pitchwood的深處。

成為一位天火教法師是一生的試煉。想要成為天火教法師的人被稱為學徒。他們會朝拜神堡,並在裡面學習

研修17年,之後他們要通過試煉,是一系列關於魔法的任務。通過試煉的人可以成為正式的天火教魔法師。

天火教專心研修而不問世事。迫於教規,以至於他們的嚮導只能把你們送到同是天火教的避難所。他們不想被凡事和其它宗教給打擾。

除開研修天火之力,天火教的牧師們懂得如何彙聚直接提取天之力與火之力的本質,並把他們做成藥物或者水晶。

  有一個理論說黑暗王其實就是無名神,但這個理論是站不住腳的。

  首先,黑暗王的動機和無名神完全不一樣,黑暗王要殺死他姐以及收集血液,無名神則是想獲得真的神格。

其次,無名神並沒有被萬神錄提及,而且無名神被困在了無名島,這也證明了無名神並不是神。無名神的靈魂也是鹽,也證明了無名神不是神,至少不是古神。

簡單說,就是東南西北這些地方的王因為某些原因(海葬或者遇難於海)被拉到無名島,無名神利用他們的記憶製造了各個宮殿的複製版本。隨後無名神把這些王安置到了這些建築裡面。

其實就是惡趣味收集癖…

  Jaret開頭那個老頭,是風暴城堡的王,他的情況有點特殊。之後會細講在此之前,整個鹽與避難所的世界是由4塊大陸和14個國家組成,每個國家會依次如下介紹。

  以下是各個國家的位置

 

 

七.東部大陸

根據上圖可以看到,東部大陸由四個國家組成Askaria阿斯卡利亞,Liven萊溫,神堡Citadel,和Jona‘s landing 瓊拿之地。

除了建造人物時,瓊拿之地在遊戲中完全沒有被提及。

東部大陸的生態是大片森林,萊溫和阿斯卡利亞之間由一條貫穿大陸的河隔開。極北則是神堡。

瓊拿之地則是一個島嶼,在大陸南邊的末端。

1.聯合或死亡:阿斯卡利亞,盆森朝聖,紅館監獄

  坐落於東部大陸中部的阿斯卡利亞可以說是全鹽與避難所世界觀裡綜合最強盛的國家。主要是因為他們的王族制度以及強調軍事的傳統。

阿斯卡利亞與Tristin崔斯丁常年處於征戰。玩家的任務則是護送公主進行政治聯姻為兩國人換取短暫的和平。

阿斯卡利亞的官方宗教則是三聖教。三聖教的三聖靈其實就是三位阿斯卡利亞的皇族。

國王:Ericho艾瑞科爾,苦行者。

騎士:阿瑪爾Amar 正義履行者。

法官:艾瑞克爾的父親,瑞隆Relon 隱忍者。

阿斯卡利亞經濟繁榮,人民生活富足,是一個生活的好地方。

然而,這些只是對於三聖教的人而言的。阿斯卡利亞強迫全民信奉三聖教,不信奉三聖教的異教徒會被關入紅館監獄。他們會被折磨一輩子,死亡也許更像是解脫。

紅館監獄跟無名島的黑暗力量十分契合。乃至在無名島的影響下,紅館最可怕的刑具人樹被給予了生命。

大統一是歷史上阿斯卡利亞的一次宗教變革運動。這些王族們打算統一阿斯卡利亞以及附近的勢力的信仰,讓他們宣誓效忠阿斯卡利亞王族並且憑依三聖教。這場革命持續了數十年。

不幸的是,原本計畫將三聖教波及到北方大陸和南方大陸,阿斯卡利亞王族最終只能在阿斯卡利亞這片土地上推廣三聖教並掌握控制權。這些成果也是在王族高壓的政策下實現的。

阿斯卡利亞的軍事實力也是4塊大陸中最強之一。他們創造了知名的武器,像死亡之頜。

阿斯卡利亞的軍事狂熱以及生機勃勃的工商業讓阿斯卡利亞的鍛造行業極其興盛。

阿斯卡利亞與其他國家交界的地方強盜猖獗,這些強盜偶爾也會做些雇傭兵生意賺取外塊。

阿斯卡利亞的軍隊有不同的編制。像精英夜襲者Elite Night Raiders ,一般應對的是寒冷地帶的作戰;以及科賽特斯步兵團,然而最危險最忠心的則是青衛隊

阿斯卡利亞的上層們為了贏取戰爭願意不擇手段,甚至在他們自己的精兵上做實驗。

Planne普蘭妮尋覓者是一位雲遊法師,他在Garldon 戈爾登爵士授權下在青衛隊上做實驗,以示圖讓這些士兵獲得瞬間移動的能力。這些成功的實驗體則成為了split swordmen 分裂劍士。但大多數實驗體身上是災難性的失敗。實驗體的身體部位出現了莫名的消失缺損,像手臂和腿消失在虛空中已經變成了常有的事情。

這個事情敗露後,Planne普蘭妮成為了接受民憤的對象。為了逃避問責,他偷走了戈爾登爵士的武器Shikeimaru ,並且利用了Shikeimaru 的力量傳送到了別處。至於他是消失在了虛空中,還是仍然健在我們就不得而知了。Shikeimaru 是一件受了詛咒的武器,它身上沾滿了無辜者的鮮血,劍身散發詭異的光芒,仿佛是那些哀嚎靈魂的餘暉。

大統一運動的前幾年,舊神的信奉者的生活舉步維艱。在Remetia萊姆西亞這座小城裡,大量的德瓦拉信奉者準備逃離阿斯卡利亞前往旁邊的萊溫。

Mina聖騎士米娜和Doramin多萊米牧師秘密策劃這次逃難,帶領了800左右的德瓦拉信徒,在某日的午夜連夜逃出萊姆西亞。

然而事情並不順利,他們很快被阿斯卡利亞的軍隊趕上,並被逼問交出兩位混在800人裡面的兩位阿斯卡利亞貴族,前男爵西文Sylven,和男爵夫人艾米拉Emiella。他們放棄了自己的身份,打算混入人群中逃出阿斯卡利亞。

聖騎士米娜和多萊米牧師拒絕交出這兩個人,在德瓦拉的庇護下,聖騎士和牧師最終擊敗了趕來的軍隊,並成功的逃離到了Liven萊溫國獲得保護。

因為他們途徑的地方是盆森,這次事件被稱為盆森朝聖。

2.殘忍的女王:萊溫,微笑女王,微笑村,守望之森

  萊溫坐落于阿斯卡利亞的北部,其國力也足夠抵抗來自大統一運動的壓力。

萊溫氣候寒冷,國家內村莊和小鎮平均分佈在各地。萊溫東部則是由森林部族維爾赫克斯Vilehawks 自治管理的。

萊溫是由Gandra戰士格蘭達爾建國的。他持有的寶劍黑寡婦也隨時代傳到了微笑女王的手裡。

傳聞黑寡婦漸漸讓每一位持有者喪失理智並陷入了瘋狂。

生活在萊溫東北部的維爾赫克斯森林部族們過著自治生活。這些地區之後被稱為守望之森。這些部族自己的軍隊和法制。他們完全臣服於來自中央的管理,但偶爾他們也會賄賂來訪的官員獲取自己的些小利。割去耳朵的行為則是他們的傳統,以作為戰利品和儀式用的部件。

大量的小鎮和村莊分佈在萊溫國中例如燃雲預言的撰寫者盲人先知Kira凱拉生活的Kens 肯和Greenfarms格林法姆村。

萊溫兄弟會也是知名的雇傭兵組織,在全國乃至萊溫國以外都有勢力範圍。

萊溫國的軍隊多使用長矛,據傳是因為長矛的長度優勢非常適合對付森林間跳動攀爬的敵人。

Boetian Greatshield 波西大盾也是萊溫軍隊的標誌性防具之一。

位於萊溫的微笑村是微笑女王居住的地方。微笑女王Lenaia莉奈雅原本是來自Tristin崔斯丁的一位王女,被嫁給了當時的萊溫王Adnan阿德南,純粹是一場沒有感情的政治聯姻。

阿德南病逝後,微笑女王開始統治萊溫國。然而,這段統治也是萊溫國最動盪黑暗的時期,這些主要是因為微笑女王極其不穩定的心理狀態。

微笑女王患有嚴重的被害妄想,她害怕很多東西,這些東西看起來都是隨機毫無關聯的。

像南瓜啊,貓啊,雙胞胎啊,海上的泡沫啊,數字14啊。。。每次她害怕什麼東西的時候,她就會發脾氣,囚禁她不喜歡的人,懲罰不按她指示辦的人,甚至處死讓她不開心的人。

微笑女王的統治是強力且恐怖的,她的統治時期被稱為血之統治。而她最喜歡的一把劍則是統治之劍。

她被稱為微笑女王是因為她非常喜歡拿微笑著的死人頭裝點她所居住的微笑村。

她最後被當地的一群復仇的村民殺死,他們切除了她的下顎。這些憤怒的村民稱讚;這是他們見過“最美的微笑” 了。

  感覺前面三聖的歷史有些亂,我理清一下。

  三位英雄統一了阿斯卡利亞。

然後大統一運動,開始宗教迫害。

之間間隔的時間,三聖教並不是強迫別人憑依的。

3.虛空之網:神堡,天之力與火之力的背棄者=》血眉組織。

  在萊溫北方東部的Pitchwood森林深處,坐落著神堡,是天火教信徒們的天堂。

神堡的建立和天火教的資訊之前提到了,就不給予過多闡述。

讓我們來詳細談談血眉。

簡單說,血眉是天火教的分支,兩個教派唯一的區別,也是最重要的區別就是。

血眉仍然追隨天之女神而天火教不追隨任何神,而是崇拜純粹的元素之力。

血眉組織極其古老,也是煉金術的創始組織。他們認為天火教摒棄了自己的教條,是無法忍受的。於是,這些

人離開了神堡,自己成立了組織血眉組織。

在這次天火教的教義危機中,衍生出來的教派除了血眉,還有一個知名組織叫黑沙。

黑沙組織是由雲遊法師米娜在南邊大陸的國家Kulka‘as建立的神堡分部。

黑沙組織很快發展了起來,並且脫離了神堡的管轄自成一派。黑沙組織與神堡很快變成了競爭關係。

然而,很快黑沙組織的成員意識到了對峙不是他們想要的與神堡的關係。他們派遣了他們的一群黑沙術師作為使節前往東方大陸的神堡,進行和平交流。不幸的是,路上使節團遭遇了風暴,遊戲中的那位黑沙術師則是在海難中被拉入了無名之島的。

八.南部大陸

  南部大陸由Kulka’as(庫卡), Coastrock(岸石), Jinderin(金德林), and Kar’hi (卡爾黑)四個國家組成。

南部大陸的生態主要是大量的沙漠。因為木材稀少,金剛礦在南部是樹木的代替品。

卡爾黑和金德林同時在西邊那座島嶼上。然而,卡爾黑佔據了島嶼大多數以及西邊的群島,金德林則佔據著主島的南邊,以及南部的群島。兩個國家格海相望的是庫卡,佔據著東部絕大多數的領土。

岸石則佔據著北邊極小的一塊領土

3.日出之地:卡黑Kar’hi

  卡黑佔據了南方大陸西邊的大部分土地。很明顯,卡黑國有很強的日本風格。它的武器和防具都充滿了東方的味道。

卡黑也可能是遺忘之拱堂的坐落地,但我們無法肯定。其地貌大多數是沼澤。The Taichi太池, Naginata吶格納塔, Kumo Sasumata苦莫武士劍, Flint & Steel 鐵火以及很多武器名字都是源自卡黑國的神話。

卡黑的武僧們會在節日時穿上惡魔面具,並在身上塗抹重彩。

卡黑的刺客組織也是很知名的,而這些刺客也是明顯學自日本的忍者。

卡黑有一個有趣的法律,那就是你可以代一個有罪的人把自己吊死,從而讓那個人逃過刑罰。

卡黑的鐵匠擅長鍛造帶鋸齒的武器,這些武器都是由卡黑特產的上好鐵礦製成的。

巨型蜘蛛是卡黑的本地生物,而Kumo Sasumata苦莫武士劍是專門被打造來對付他們的。從這些蜘蛛體內還可以提取出珍貴的毒藥Spidersting 蛛之吻。

基本上,想像卡黑是什麼樣的國家,你就看看現實的日本就知道了。

 

九.西部大陸

  西部大陸由3個國家組成,Kadania卡達尼亞,Gulchimire哥奇瑪律,Trstin崔斯丁西部大陸的生態是由大量的沼澤和森林組成的。

1.可怕的劇毒與救命的藥膏:卡達尼亞,哥奇瑪律,瘋狂的煉金術師。

  卡達尼亞與哥奇瑪律坐落在西部大陸的西側。他們那邊的劇毒沼澤可謂人盡皆知。

然而,卡達尼亞的劇毒沼澤裡長著整個鹽世界需求的治療配方紅草。但紅草因為過分稀有,很多國家不得不將其與其他種類草雜交,以讓其產量提高。

同時白阿茲米亞菌也是卡達尼亞土生土長的菌類。它被用作藍草以回復人的精神力。

這些劇毒沼澤裡還長著一種藤類植物叫卡達尼亞焦藤,人們可以從其中提取出文明於鹽世界的劇毒Pessmud帕斯尼。同時,知名的劇毒武器帕斯之爪Pessklaw以及Scorpion tail蠍尾都是由卡達尼亞焦藤製作成的。

卡達尼亞是一個落後的國家。卡達尼亞由多個類似萊溫的維爾赫克斯部落的森林部落聯合而成的,卡達尼亞盛產高品質的礦物,以至於馬克多(北方大陸某國)和岸石經常跟他們達成協議在此處開採礦物。但卡達尼亞的鐵礦稀缺,以至於當地的裝備主要都是皮革製作的。

卡達尼亞曾經試圖入侵阿斯卡利亞,但遭受慘敗。

卡達尼亞因為其毒物豐富,種類繁多。打量的煉金術師慕名而來。

曾經有一位叫Ruzpin羅茲的知名煉金術士,因為其享譽世界的煉金造詣,而被稱為“大煉金術士與大製藥師”。可惜的是,他在卡達尼亞最終因為暴露於過多的毒物,而失去理智,成為了瘋狂煉金術士。

相比之下,哥奇瑪律的資訊非常少。已知的是那裡居住著嗜血的蜥蜴人種族,以及知名武器劇毒短彎刀Virulent Scimitar是來自於那裡的。

遊戲中的場景腐爛泥沼很有可能是存在于哥奇瑪律的。

2.受害者還是壞人?崔斯丁Tristin,沉浸騎士,暴君卡斯絕Carsejaw the Cruel,以及崔斯丁女巫狩獵。

  崔斯丁坐落在西部大陸的中央,崔斯丁人皮膚灰白,下頜較長,以及擁有畫眼影的傳統。崔斯丁有很多強大的劍士,這些劍士

極其精通劍術和隱匿能力。他們是阿斯卡利亞的最大對手,崔斯丁和阿斯卡利亞也常年處於征戰狀態。

崔斯丁樹林繁茂,然而崔斯丁與其他國家的關係非常差。可能是因為他們詭秘的長相和傳聞中崔斯丁黑魔法的興盛。

崔斯丁人非常自豪於他們自己的國家,國家最強的軍隊叫崔斯丁皇家衛隊。崔斯丁的軍事強大到與阿斯卡利亞不相仲伯。

對於崔斯丁人來說,沉浸騎士曾是一個在戰場中犧牲的偉大英雄。他生前名叫決意者法蘭西斯。他因為痛恨盾牌,而只使用標誌性的巨劍作為他的武器。

沉浸騎士現在在無名島上誓死保護著腐爛宴廳,即使他自己都忘記了他為什麼守護這裡。腐爛宴廳曾是坐落在崔斯丁大陸上的一個宏偉的城堡。

崔斯丁的森林裡聚居著許多魔法師們。他們不問世事並研習搗鼓著人畜無害的元素魔法。然而有一天,一位叫卡斯絕的崔斯丁王族打破了他們的平靜。

卡斯絕是Marquis Laborn馬奎斯拉博爾男爵的敗家子。他之後以崔斯丁偽裝者男爵的身份在崔斯丁掌握權力,即便崔斯丁人都清楚他根本不值得男爵這個身份。

卡斯絕誣陷這些魔法師們濫用邪術以及黑魔法,開始了崔斯丁女巫狩獵。

女巫狩獵剛開始,人們受蠱惑並支持卡斯絕的行動,但當他們發現他們被卡斯絕欺騙並殺害了太多年輕無辜的女性後。卡斯絕開始被崔斯丁人憎惡唾棄。

很多人起義並阻止卡斯絕的暴行,卡斯絕則殘酷鎮壓了他們,並把他們的身體和馬頭串在一起,來警示其他那些不滿分子。

他阻止了任何試圖復仇的人並最後死於疾病。他處死女巫的方法非常殘忍,不管是淹死,還是五馬分屍。卡斯絕黑暗與

殘酷的刑罰使得很多怨靈來到了無名島。這些怨靈以蒼白女巫Pale Witches,憤怒的死者warthful deads 以及馬頭騎士Horsehead Knights形式存在于無名島上。

卡斯絕手持巨劍Scharfrichter斯卡夫裡克特。這把劍通常只有儀式上的處刑才會被使用。它極其鋒利,似乎可以扭曲空間。卡斯絕之前還使用

鋼鐵蜈蚣Steel Centipede 以及Umbral Partisan烏伯爾信徒之劍。他的手下被稱為公爵護衛。

有趣的一個事實是,很多背叛的教的成員是來自崔斯丁的,他們會不會是心懷仇恨的女巫狩獵受害者?又或者崔斯丁黑魔法的興盛是真的?

十.北方大陸

北方大陸由三個國家組成,Markdor馬克多爾,Dor Isle多蘭島國,Taenibir塔尼比爾

北方大陸因其極寒以及盛產礦石而文明。大陸被中間的河流分成兩塊。馬克多爾和塔尼比爾隔河相望。

多蘭島國則統治著大陸東南角的一個小島。

1.無神的北方:Markdor馬克多爾與鋼鐵議會

  馬克多爾所在地主要是火山地貌為主。大多數的馬克多爾居民信奉鐵教。Bedspiders拜德蜘蛛也是來自於馬克多爾險惡的火山中。

馬克多爾也是最先使用火藥的國家。這種火藥被稱為馬克多爾之雷,也叫Grenado格雷炸藥。原本這些炸藥是幫助開採這些昂貴的礦物的。

馬克多爾人大多數擅長冶煉,鍛造,採礦。他們採集電石與金剛石,Leuryte魯維特水晶以及其他昂貴的珠寶材料。

馬克多爾人一直為他們的武器鍛造能力而自豪。利用他們當地優質的礦物,加上他們完美的冶煉技術。在眾多優質的馬克多爾製造的武器中,Aster Monolith and Stardust Spire 阿斯特巨劍與星塵之矛只是其中的代表。為了展現馬克多爾人高超的鍛造技術,一位偉大的馬克多爾鐵匠打造了Northern Cross北十字剪刀來,以示圖超過阿斯卡利亞打造的死亡之頜。

在這場兩國鐵匠的比試中,北十字剪刀確實優於死亡之頜,然而,北十字剪刀的製作也比死亡之頜的成本更高。這次比試也最終成了平局。

鋼鐵議會是馬克多爾的執政機構。他們的最高管理者是國王與女王。在之前,鋼鐵議會由埃韋恩國王與弗斯拉王后共同管理。直到一位示圖謀反的鋼鐵議會大臣

猩紅奎爾殺害了國王與王后。諷刺的是,他的刺客並沒有成功刺殺年僅11歲的烏馬里王子。最終,烏馬里王子繼位。

鋼鐵議會管轄的軍隊是知名的鋼鐵軍團。鋼鐵軍團使用的武器是蝴蝶斧。除開鋼鐵軍團,鐵爐衛士是保護鋼鐵議會的親衛隊。

鐵爐衛士由使用開山斧的山丘之王軍團和死亡騎士騎兵團組成。

(這個我真忍不住吐槽,好TM中二的名字)

鋼鐵議會的女性跟別的地方很不同,她們被要求跟男人一樣極其強勢,而不是像別國一樣學習類似如何鞠躬的淑女禮儀。

鋼鐵議會的女性從小就被訓練拳術,摔角和射箭。

即便鋼鐵議會的軍事強大,馬克多爾四周的一個強大的強盜組織:灰色突襲者們讓鋼鐵議會非常苦惱。他們經常搶劫馬克多爾四周的商隊,並且成功躲過幾次鋼鐵議會軍隊的圍剿。最終,鋼鐵議會給出了高額的懸賞金來剿滅這些土匪。這些土匪最終被來自阿斯卡利亞傭兵肅清了。

馬克多爾與其他大陸的國家有著良好的關係。

2.被別國光輝所掩蓋的國家與貧窮之地:多蘭島國與塔尼比爾

  當人們提起北方大陸的時候,所有人都會想到北方的那個超級強國馬克多爾,多蘭島國與塔尼比爾卻是被人們忽略的物件。

然而,對馬克多爾人來說,多蘭島國是一個非常低調,卻是做過歷史大事的小國。

一群亞龍原本棲息在馬克多爾的高山上,並時常吞噬附近村莊的馬克多爾人。當馬克多爾的軍隊束手無策的時候,一群來自多蘭島國手持Kureimoas

庫雷默爾的傭兵們成功將這群亞龍趕出了馬克多爾。其中一名逃走的亞龍則是最終住在無名島風暴城堡頂部的克拉肯妖龍。

多蘭島國同時也有幾個經濟發達的貿易城市。很多馬克多爾的鐵匠會到這些多蘭島國的城市採購他們需要的材料。

相比起來,塔尼比爾則沒有那麼幸運了。因為對礦工的需求,馬克多爾人佔領了塔尼比爾,並奴役了當地的人。馬克多爾的軍隊,像死亡騎士團,連夜在這貧窮的塔尼比爾的街道上巡邏,並鎮壓任何試圖反抗的奴隸。即使最終逃出來的塔尼比爾人也再也無法重建他們國家的輝煌了。

塔尼比爾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他們發明的特殊藥劑Birian拜倫火藥瓶以及由塔尼比爾人組成的知名傭兵團:盆地傭兵團。這些傭兵團裝備著盆地巨劍。

十一. 未解決的疑點

  以下是原作者總結的,無法從遊戲中找到任何線索的空白劇情,大家可以自行腦洞。

1.東部大陸的瓊拿之地是什麼?瓊拿是誰?他的土地又是怎麼回事?沒有任何關於這個國家的資訊。

2.小丑的目的是什麼?他似乎可以到島嶼的任何地方,看起來他也是少有的知道真相的人。

3.Trials of Alderan 艾達倫的審判:一個童話故事,關於一個騎士從一位邪惡巫師手裡救走了一位女士,並終身被矛精靈追殺的故事。資訊非常隱晦。

4.瓷面娃娃:據傳國王的孩子必須戴著瓷面具出現在長輩身邊。然而這個很無厘頭。。

5.Mother Merle梅裡媽媽:“即便從沒有過孩子,她們都是群有著過分保護欲的母親們。她試圖讓任何生物成為她的孩子,並讓他們無限的靠近她們的牢籠,無論是生還是死。”(鳥籠怪,對於lz純法來說超煩的)資訊也是非常少

6.以下是些零碎的宗教典籍的信條。只選出這些直白易懂的。

“光之禮堂的修士們收集這些救濟金並救助窮人們,他們的儲備日益因為這些好心人的捐贈而增長。”泰普倫之書9:1

“他被他的貪欲所吞噬,他的倉庫漸空,儲存的鹽也漸漸死去變的灰白。“ 泰普倫之書13:12

“她在各個村莊間遊歷,背上背著一個裝滿鹽的麻袋,並向路途上虛弱的人民撒播財富。“盧卡之書5:21

“向他們的頭上撒些鹽吧。以紀念那遙遠的過去,當鹽還有生命的日子” 約翰斯丁之書11:1

7. 典籍中提到了一個事件的名字:上千個奇跡?

Thousand Miracles?但僅僅是這個名詞,沒有更多關於事件的記錄了。

8.血之花與打碎雞蛋:只知道這是暗喻戰爭。

9.思想吞噬者:是夢魘中的生物,僅提到名字。

10.The Kaltic Order of Assassins

卡提克刺客組織。只在卡提克鋸齒匕首的介紹裡提到。他們是誰?他們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Kaltic Razor dagger

11.Silver Fang銀齒,另一個神秘的刺客組織

12.歐派克的軀殼:

“乳白色的晶體制匕首,是由被稱為光獸的神聖生物的骨頭製成的。這些外表像貓科動物一樣的高貴生物只在

神廟和聖殿的附近出沒。看來他們被聖地吸引,人們普遍認為它們能帶來好運。

然而,有本叫貓之王的典籍說人們認為貓會帶來厄運(或許貓科動物和貓還是有區別)

13.棕之氣:一種罕見且劇毒的毒藥。只有煉金術師中的高手才懂得如何製作。它是由一種毒孢漿做成。毒孢漿同時也是浮腫怪喜愛的食物,這也導致他們的口氣是有劇毒的。

 

以下是個列表。

1.盆森朝聖 

The Pencen Pilgrimage

以當時逃難領頭人視角寫的小說。

2.威爾克萊之詩

The Tale of Vel Karam

一首講述關於克拉肯的詩

3.貓之王

The Cat King

第三人稱講一隻流浪的銀色貓的故事

4.瓊西的藥書

Chauncy’s Medicine

記錄了鹽與避難所世界觀裡面的藥物類的說明,包括草藥的出產地啥的。

5.燃雲的預言

The Burning Clouds

講一個崔斯丁的英雄刺客試圖拯救被鹽靈術和血魔法污染的世界,但為時已晚,並最終失敗的故事。

6.佛里諾爾恐怖事件

The Foley Knoll Horror

以浪人克蘭生前視角,講述他一次與血眉同伴外出狩獵怪物時候,小隊意外被食人族俘虜的可怕經歷。

7.毒藥師指南

The Poisoner’s Field Guide

講述介紹如何用毒的指導書

8.猩紅奎爾

The Crimson Quell

講述猩紅奎爾試圖奪取馬克多爾國王位的故事。

9.萬神錄

Panthonus

鹽和避難所的眾神們的故事

1. 盆森朝聖

  “這是阿斯卡利亞大統一運動的第三年了,在阿斯卡利亞北邊的萊姆西亞城中,一群信奉德瓦拉的牧師與聖騎士們正在秘密商討著如何應對來自

阿斯卡利亞王權的壓迫。“

“萊姆西亞的人民自古以來已經信奉光之女神德瓦拉與其他舊神不知道多少年了,對於萊姆西亞人來說,大統一運動只不過是一次慘無人道的宗教取締與集權罷了。

傳聞來自阿斯卡利亞的官員帶著由弩兵,劍士,和槍兵混編的三支軍隊正浩浩蕩蕩的來往萊姆西亞。萊姆西亞已經準備了備戰的29位聖騎士以及33位牧師來迎接未來的不測。“

“這些官員的目的很明顯:他們打算取締萊姆西亞的德瓦拉教為三聖教。德瓦拉的掛像和神壇會被強制搬出萊姆西亞城。不願意改信三聖的聖騎士會被強制解散。

“然而很多德瓦拉的信奉者們絕對不會妥協阿斯卡利亞的行為,但他們也絕對不會掀起對抗阿斯卡利亞的戰爭,不自量力只會給萊姆西亞帶來毀滅。”

“然而,北方的萊溫國有能力抵抗這次大統一運動,這些忠心於德瓦拉的帕拉丁,平民,以及牧師們做出了一個決定:他們會逃離這座城市,向萊溫進行一次朝聖的遷徙。”

“萊姆西亞的城主早已屈服並聽命于阿斯卡利亞現任的王艾瑞克爾四世。他的衛兵遍佈全城,完成這次朝聖務必是一次絕密的任務。

“萊姆西亞的德瓦拉信奉者們開始在城內秘密的散步消息。他們以在地上畫上半圓為暗號,當另一個人能補上半圓時,他就是朝聖者的一員。圓象徵著太陽,一切光來自的地方。就這樣,朝聖的消息在城內傳播開來,”

“在這次決定後的三個夜晚,這些德瓦拉的信徒秘密聚集在萊姆西亞城外。他們中有29位聖騎士,33位牧師,716位男女老少平民,以及兩位曾經效忠阿斯卡利亞的貴族:西蒙埃杜丹男爵與男爵夫人橙之女士艾蜜莉亞。”

“他們準備了7天的糧食和水並消失在了這個月光明亮的夜晚--盆森朝聖開始了”

“米娜是一位拜倫聖騎士,她帶領著這個800人的朝聖隊伍。他們的隊伍被米娜的摯友牧師多萊米.托爾作為偵查員護送。他們已經在這邊無人的萊溫與萊姆西亞的交界處行走了一天半了。“

”在這炎熱的天氣下,米娜身穿厚實的盔甲與大衣,並忍受著這種酷熱。陰影似乎完全無法阻擋這些令人窒息的陽光。但她之前經受過的訓練給予了她過人的意志。這一切完全比不上她過去訓練的程度。但多萊米牧師似乎有些遭受不住。”

“擦走他額頭上的汗,他微笑著對米娜說:‘我們可以在日落後休息下嗎?’。’看來是的了。‘米娜回應‘這些村民也都快走不動了,但現在能走越遠也是越好。’多萊米聽後,認真的點了點頭。”

“日落將至,米娜和多萊米正帶著他們的人準備偵查附近來找一個給這個800人的隊伍臨時落腳的地方。多萊米向隊伍後面的其他聖騎士們吹了聲口哨,之後這個偵查團便遁入了附近的森林。”

“在萊溫西亞與萊溫交界處的這些樹林裡盤踞著危險的野獸和臭名昭著的強盜部落。但米娜最擔心的卻是後面可能趕上來的阿斯卡利亞偵查兵。“

“雖然這次朝聖並沒有違反阿斯卡利亞國的任何法律,但那個殘忍且嫉妒心強的艾瑞克爾四世可以眼睛也不眨的殺死我們這些他眼中的異端。”

“當他們經過一個石崖的時候,米娜聽到了遠處傳來的馬蹄聲以及隱約的金屬碰撞聲。果然,那些阿斯卡利亞的偵查兵追上來了。他們有多少?他們有援軍嗎?她向多萊米打了個手勢提醒示意。當她窺見那群阿斯卡利亞偵查兵是,她的脊背開始發亮了。”

“石崖那邊是四個阿斯卡利亞精兵騎士,夜襲者們。他們穿著漆黑的沉重鎧甲和磨的鋒利的劍。每個人背上還背著一個刻有新神符文的銀制盾牌。”

”米娜和多萊米躲在這邊的陰影下紋絲不動。米娜臉上滿是怒火,多萊米不停的給米娜示意要她保持冷靜。2對4,還是4位精英級戰士,可不是什麼明智的決定。但米娜身為聖騎士的正義之火是難以被澆滅的,米娜找准機會,沖向那四個騎士。”

“只見她舉起那刺錘猛地砸在一個騎士的臉上。只見錘子上的尖刺順著夜襲者頭盔上的縫隙深深紮了下去。“

”米娜隨後低語著祈禱的銘文,德瓦拉的聖光注入了她的錘子。只見強光一閃,那位騎士倒下了,頭部早已像番茄湯一樣一片狼藉。“

“他為了偽神而赴死。“米娜憤怒且無所畏懼的說道,冷靜的站立在死去的騎士旁邊。

“多萊米!”米娜喊道,只見牧師的禱文開始使米娜的護甲發出聖光。

”一位夜襲者也立馬反應過來,最先靠近了米娜。但他沒掌握好時機,只見米娜的錘子狠狠的砸中了他的太陽血。他立馬打了個趔趄倒地了,只見他的頭盔在滲出血液來。“

“其他兩位夜襲者開始變的謹慎起來,他們從左右兩側打算夾擊米娜。米娜舉起了她的盾牌,從容的擋下每一次攻擊,等待他們露出破綻。”

“夜襲者的劍狠狠的砍在米娜的盾牌和護甲上。原本應該切開的大口子都在德瓦拉的庇護下變成刮傷和磨痕。”

“終於,一位夜襲者收刀慢了。她趁此機會向那個人掄上了一錘。閃著聖光的錘子經過他手臂旁,狠狠的砸在他的頭上。那位夜襲者摔在了地上,驚訝恐懼的哀嚎著。只見那頭盔深深凹陷了下去。”

“當米娜立刻反手擊向另夜襲者時。那位夜襲者靈活地舉起了盾牌。強大的後作用力讓米娜失衡了。只見那把劍瞬間從米娜的胸甲上插穿了過去。”

“然而讓這位夜襲者吃驚的是,即便胸口被刺穿,米娜的動作並沒有停下來。她帶著舊神們的憤怒狠狠地把錘子砸在了那位夜襲者的頭盔左側上。只見那位夜襲者的腦袋被錘成了漿糊。”

“最後那位夜襲者也爬了起來,但他的盔甲已經嚴重受損。只見他右肩上的盔甲已經變成了幾塊。他手持著spatha斯帕斯之劍沖向了米娜。只見那劍從米娜的肩甲上彈開,米娜一個反身,給這位夜襲者的後腦勺來了一錘。只見那位夜襲者撲在了地上,再也沒有動靜。“

”米娜錘子上的光芒消散,她跪在了地上隨即咳出了一團血。“把劍拔出來。”她嘶啞地對剛才一直在身後的多萊米說。”多萊米念了幾句銘文,扶著米娜的肩膀。“快點!”米娜喘著粗氣。“

”只見多萊米用盡全力把那把劍拔了出來。米娜的傷口上隨即噴出了一點血液,很快就停了下來。米娜深吸了一口氣。“

“多萊米想把她扶起來,但她擺擺手,自己站了起來。仿佛剛才的傷根本不存在一樣。“我的護甲壞了。”她冷靜地說”其他人估計現在也很危險。”

“多萊米和米娜立馬沿著原路往回跑,既然夜襲者出現在這裡,那他們很有可能已經找到他們的臨時駐紮地了。“

”當他們回到營地時,這裡已經成為一片火海。平民們在一些聖騎士的護送下正在向北方逃亡。還有一些聖騎士經過他們向南方跑去。只見南邊有一個巨大的,畫有三聖符文的旗子。”

“他們來到南邊,只見這裡兩股人正在對峙。德瓦拉的聖騎士們身後站著牧師在與阿斯卡利亞的槍兵面對面站著。槍兵後面是一群被其他槍兵包圍的10多個德瓦拉人質。只見那10個人質抱成一團,旁邊還有幾個試圖逃跑而被殺死的平民。”只見這群槍兵的後面走出來一個騎著馬的人,’夠了。’只見那個人口氣中滿是輕蔑與不耐煩。

只見那位阿斯卡利亞貴族身穿鑲有黃金的鎧甲,露出著流氓般的那種傲氣。“我們代表我們偉大的王聖王的後裔艾瑞克爾四世,前來談判。“只見一個叫貝爾的年邁女牧師從德瓦拉聖騎士身後站了出來,“談什麼?”她面無表情地說。

那位阿斯卡利亞貴族清了清嗓子。“在偉大的王,聖王的真正後裔,艾瑞克爾四世的…”

“屁話快說。”貝拉打斷他的話。

這位貴族被嚇了一跳,沉默了幾秒,之後他那傲氣又重新爬了回來。“我們要求你交出兩位貴族” 他補充“還有你們的武器。”

躲在人群中的西蒙埃杜丹男爵與男爵夫人橙之女士艾蜜莉亞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他們因為拒絕信仰新神而被剝奪了地位與財產。

但當他們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沒門!“貝拉堅決地說。只見她冷靜地向那些迷惑的士兵身邊走去。這位80歲的老者大搖大擺在他們面前走著。阿斯卡利亞的軍人們看了看他們的隊長等待指示,隊長也摸不著頭腦的

看了看那位貴族。那位貴族臉上混雜了憤怒與恐懼。他會不會殺掉她呢?然而如果她這麼做的話,他會被這些軍人們當成笑話--奶奶殺手,坐在王位上的膽小鬼。

“所有追隨真神的人們應該被允以自由。“她說著,隨後轉身,向那位貴族走去。

“所有。。。”當她剛開口,一支弩箭射穿了她的背,隨後又是兩支。她倒在了地上,嘶啞地說:“火焰會燃盡你們!”。只見她的身體發出一柱光束,直射那漆黑的夜空。以她為中心爆發出一股強烈的能量。光束帶著火光與閃電漸漸擴大。那爆炸瞬間將阿斯卡利亞的人化為了殘渣,不管是身體,頭盔還是盾牌。

“當米娜放下她那阻擋衝擊波的盾牌時,那火光已經消失了,揚起的塵土也都平定了下來。除開她背上的那幾支箭,貝拉的身體還仍然完好無損的躺在那裡。

以她為中心,附近都是被燒成黑的土地,和人體的殘肢碎片,還有那些倒在地上的德瓦拉人質們。。“米娜趁機領隊向剩下的阿斯卡利亞弩兵沖了過去。那些弩兵還正在被剛才的景象驚呆了。來不及上箭,他們被這些聖騎士的鐵錘們毫不留情的碾成了渣土。

其他的聖騎士和牧師開始和剩下的阿斯卡利亞劍士交戰。舊神對新神,錘子對劍。在聖騎士閃光的錘子和牧師手中的聖光下,最後一個阿斯卡利亞士兵倒下了。

米娜趕緊查探那些倒在地上的德瓦拉人質們。她松了口氣,他們只是被強大的衝擊波震暈了。那些人質一個接一個擦掉身上的灰塵站了起來。在德瓦拉的庇護下,他們頂多在爆炸中只受到了些擦傷。

貝拉的背上插滿了箭。年老的她會先於我們與德瓦拉相見。或許在她生命的最後時刻,她用盡最後的意志拯救了這次朝聖。她會回歸于海洋,獲得永遠的安息的。

這些德瓦拉信徒們舉行了葬禮和儀式來祭奠這次衝突中死去的人們。除開貝拉,還有4位聖騎士,7位牧師,以及24位平民受重傷而死。雖然他們人數眾多,阿斯卡利亞的援兵還在源源不斷的趕來。

雖然遭受重創,但這些信徒們沒有放棄。接下來的三天后,他們成功地靠近了萊溫的領土,隨後,萊溫也派出了前鋒軍隊護送他們安全抵達萊溫。

盆森朝聖結束了,但戰爭遠沒有結束。米娜和多萊米,以及其他倖存的聖騎士與牧師們向萊溫皇后宣誓效忠。他們在自己的盔甲與盾牌上烙上了象徵萊溫的標誌--一顆種著樹木的陶罐。

 

威爾克萊之詩

  在這片泛光森林之上有一個銀色的塔樓,

其中遊蕩著神秘的威爾克萊的傳說。

威爾克萊,多麼可怕的名字。

它的事蹟在村間流傳,但無人知道真相。

傳聞它是一個女巫,

有時候別人叫它克拉肯。

又或者是死靈術士,惡魔。

再或者是人們懼怕的鬼魅。

威爾克萊的歷史早已變的模糊如泥。

但大家一致肯定的是,

她來自於海。

當她經過你的小鎮,

你們會收穫豐收。

分文不取,

她只是在你這稍作休息。

然後你們會歡迎她,

稱她為光之先知。

但一旦她取得你們的信任,

她會消失在黑夜。

灰色的迷霧會降臨於此,

災難與苦痛將席捲整個村莊。

這災禍不是乾旱也不是草木的枯萎。

而是孩子們的腕上被劃上了詭秘的符號。

他們的某些身體部位消失,而這些傷口不是由劍而作,

卻是那邪惡的黑魔法。

無論是,洗,包紮,還是清理,

這些符號永遠不會消失。

從這個村到那個村,

代代承受著這來路不明的符號。

無論是商人,鐵匠,農夫還是貴族,

都生活在威爾克萊的陰影下。

數十載之後,它已成黑暗的童話,

但它又來了。

老實的村莊再次歡迎它,

等待的又是最終的破滅。

在某個村莊裡,

一位英雄出生了。

不知他未來的命運,

這位男孩在農務之閑練習閃,刺與反擊。

這位英雄叫艾格瑞,

他是來自諾德哈姆雷部族的男孩。

他身上有邪惡女巫的印記,以及他那因此失去的左手。

但他從不為苦痛怨言,也從不踱步於過去。

當女巫的傳說日漸可怕,

他,也成長為一個男人:一位眼光銳利的劍士,一位決鬥者,儘管失去一隻手。

他在19歲時起航,

帶著劍與行囊走向那黑夜。

他穿過了森林,峽谷,與深淵,

每個夜晚都是可怕且詭異的。

日子從來沒有看到希望,

他做十字弩打獵,

他採集蘑菇,樹莓與草根。

他穿過了森林,

看見了遠方的尖塔。

他知道他將面對的東西,

但一支箭從後射中了他的脊背。

尖叫!一個又一個!來自森林!

這是埋伏!攻擊!

拔出寶劍,艾格瑞勇敢迎戰。

那是10個強盜。箭雨傾盆而下。

但它們從他身邊劃過,

他是一股颶風,劍的颶風,血的颶風。

他割開一個強盜的喉嚨,

刺穿一個強盜的胸膛,

殺掉第三個,第四個。。。

地被血染紅。

閃避著匕首與木棍,

他砍,閃,劃。

割下了別人的耳朵,鼻子,與腿,

甚至還有那仍握寶劍的手。

剩下兩位強盜倉皇而逃,

但他們還不如艾格瑞的箭快。

沾滿血,但意志堅定。

艾格瑞包紮著自己的傷口。

旅程繼續,三天后,

只見那隱約的高塔在前。

艾格瑞知道,

裡面住著那個邪惡的女巫。

高塔的門被荊棘爬滿,

他用正義的火焰砍出一條道路。

裸露出那冰冷古老的石牆,

他沉穩的攀爬,仿佛爬向那通天的樓塔。

這是威爾克萊的廢墟,

艾格瑞來到最後的大門,那門上長滿了灰白的手。

有崔斯丁人的,有卡達尼亞人的,

他們不是枯萎的,也不是腐爛的,但因為邪惡的魔法而扭曲著。

他打開了門,只見那走廊兩邊伸出的手在伸向他,

他踱步往前,走到了那個既黑又變質的大廳。

他看到了從未見過的可怕光景,滿地都是裝滿手的籃子。

它們扭曲著,互相纏繞著,它們是想要哭泣嗎?

這個女魔頭偷走了我們的生命。

在角落,坐在那搖椅上,衣衫襤褸的,駝背的,是那女巫!

是她嗎?威爾克萊?

她僅僅是坐在那裡嗎?

“女巫!我要把你打入那寒冷的煉獄!”

他舉起了劍,聽到了一聲“不要!”,但他毫無停下來的意思。

只見他砍中的東西變成了裹著骷髏的破布,

從背後傳來的,是笑聲。

她站在那裡,慘白的皮膚上貼著漆黑的衣服。

是一位銀色頭髮的年輕女人。那是像天一樣透徹的衣服。

“你遠道而來,我年輕帥氣的騎士,但你是時候休息了,來吧,把你那迷茫的腦袋靠在我的胸膛上。“

但艾格瑞可不被蠱惑,不管是偽裝,魅惑,還是欺騙。

勇敢與魯莽的勇士啊。

他把劍插入了女巫的喉嚨。

她的魔力強大,

但對死亡也於事無補。

她美麗年輕的肉體開始衰老,

扭曲,皺褶,變的更加灰白。

她倒在地上,嘶啞的笑著:“

愚蠢的騎士呀,每一位刻有印記的孩子都與我的生命相連。”

艾格瑞被嚇的往後退了幾步,

只見他的雙手瞬間開始腐敗,散發出難以忍受的惡臭。

他離開了那被詛咒的塔樓,

從神堡回來後,一切都化為了夢魘。

有著印記的人們,從他們失去身體部位的地方開始腐爛。

幸運的人早已切除最先腐爛的地方,逃過一劫。剩下的人則成為腐爛的奴隸。

他們的思維,潰爛著,被瘋狂與憤怒所蒙蔽。

只知道無止盡的饑餓,他們把這凋零的瘟疫散播在整個大陸,吞噬著活著的人們,散佈著這些吞噬靈魂的腐敗。

獨臂的騎士,一切的開端者,驚愕的他用他的餘生剷除這些曾經活人們。

直到,最後一位喪屍倒下,倖存者們念叨著這可怕的威爾克萊之詩。

闢謠一下,三聖的法官不應該是光之女神

  The New Gods, also known as The Three, emerged through monarchy and dynasty. Devara’s made equal with that of two new dieties drawn from Askarian royalty: The King and The Knight, divine incarnations of Askarian men.

Pantheonus 2:3-4

以上萬神錄給出的意思是,德瓦拉提拔了兩位阿斯卡利亞人成為新的神,但並沒有說德瓦拉跟他們有什麼直接的聯繫。

King Ericho the Austere and Sir Amar the Proper are credited with uniting all of Askaria, a decades-long conquest that began under the King Ericho’s father, Relon the Bear.

以上提出了三位重要的人。前兩位肯定是三聖,瑞龍,艾瑞克爾的父親,也許是也許不是。作者推斷三聖的法官是他父親。至於介紹用的是she 不是he,僅憑這點判斷法官就是光之女神未免太草率。

人家光之女神畢竟是眾神之母啊!!再不濟也不會變活屍吧

貓之王

  “很多人認為貓是好運的象徵。大多數時候,他們是對的。但有一片大陸的人卻深深的懼怕著貓們,並認為它們會帶來厄運。”

“很久很久以前,一隻非常嬌小枯瘦的銀色流浪貓在一個木盒子的下面住著。盒子僅僅只能擋住部分的風雨,但總聊勝於無。”

“一個疲倦消瘦的男人看到了這只銀色貓,它看起來被凍的真可憐。於是,男人把這只貓帶回了他簡陋的小屋,這樣他們就可以互相依偎取暖了。或許,好運

將會降臨于這個善良的男人吧。”

“剛開始,男人與銀色貓互相依偎取暖著。簡陋的小屋也擋住了大多數的風雨。但很快,男人感到不適。他病倒了,再也無法離開他的小屋。”

“很快,男人病死了。過了一段時間,一個采蘑菇的老女人經過此處,看到了這裡孤獨的那只銀色貓。她帶它回自家的小屋把它當成自己的寵物。”

“剛開始,這位瘦小的老女人和銀色貓在一起和睦的生活著,小屋也很暖和,並擋住了大多的風雨。老女人漸漸的變老了,她很快再也無法離開這個小屋。”

“不久,老女人也死了。老女人沒有任何後代,她的小屋被別人拿去拍賣。當拍賣人察看小屋時,他看到了這個銀色貓。他家鼠鬧厲害,於是,他把這只銀色貓帶回了家,讓他幫忙捕捉這些老鼠們。”

“剛開始,銀貓非常負責的幫主人捉這裡的老鼠。很快,老鼠都被清掃乾淨了。主人認為銀色貓已經不需要了,拍賣人把它趕出了家門。”

“拍賣會後的補救,一位寡婦敲著拍賣人的門。她推開門,發現拍賣人不見了,只看到地上有只肥大的銀色貓。她正好可以讓這只貓跟她的孩子們玩,於是,她

把這只銀色貓帶回了她的豪宅。”

“剛開始,銀色貓和孩子們玩的很開心。但孩子們長大了,他們開始把興趣從玩這些玩具轉到了狩獵和宮廷政治這些男人們的事情。他們漸漸對這只貓失去了興趣。”

“不久後,一位喪妻的國王來到這座豪宅來尋找新的新娘。他什麼也沒找到,只找到一隻非常肥的銀色貓。這只貓跳到他的耳邊並低語著:”只要將我帶回你的城堡,並娶我,我,將會變成一位美麗的公主。“

“於是,國王把銀色貓帶回了他的城堡並秘密娶了它。大家開始取笑國王的行為。但當這只貓並沒有變成公主,王子震怒了並嘗試殺死這只貓。“

“我不需要告訴你那座城堡之後發生了什麼,但傳說有一隻巨大的銀色貓居住在那個城堡裡。它統治著那片土地,被所有人恐懼著。現在那座城堡空無一人,但

當地的居民們仍然經常獻上貢品,害怕有某只貓會跟他們回家。“

瓊西的藥書

  “甚至在文字出現之前,神職人員們便知道如何用聖術進行治癒。同時,他們在那時也開始使用藥膏。

“大多數的現代藥物都跟一種植物卡達尼亞羅捷拉草有關。卡達尼亞羅捷拉草簡稱紅草。紅草是一種毛茸茸的蕨類植物,生長于

卡達尼亞最毒最毒的沼澤地。紅草味道極苦,但將它混帶白泥碾碎,並和甜蘋果汁混合,它的味道也可以成為佳品。“

“紅草的作用簡直就像奇跡。生吃紅草的人可以看到自己的傷口在快速癒合,只見那些疤痕漸漸消失,身體也感覺到從未有過的精力充沛。要不是因為

它採摘成本極高,這個國家早就可以憑藉紅草來掃除疾病與死亡,甚至安定那些為紅草瘋狂的村民們。”

“紅草經常被雜交成其他的品種。像生長在東邊的可開花的草罪惡之花。又像北邊的酒苔,是一種生長于高山寒冷地方的矮小毛絨植物。“

“在北邊,當地文化認為好的廚師往往能帶來好的健康。這裡的治療師們也同時是廚師。他們把酒苔碾成粉末,弄成餅狀。在混入鮮果和葡萄。最後放入

烤箱,最後,這些佳品就成了心之卷。”

“在東邊,罪惡之花被這些三聖的人們嚴格管制著。罪惡之花在當地被稱為紅草,任何關於它的產品都會被嚴格管轄。每個產品都要求被

官方蓋章,以堤防非法的走私。然而,這裡的黑市裡卻仍然售賣未蓋章的紅草,不過他們改稱它為碎片。“

“在南邊,這裡長著罪惡之花中分化出來的植物心之眼。德瓦拉的修士們採摘他們,把它們與聖水混合製成祈福之水。他們把大多數自己的資產用在了製造

祈福之水,以此來通過救助窮人來傳播教義。“

”跟卡達尼亞羅捷拉草長相極其相似的則是卡達尼亞藍草,即使他們兩個有著天壤之別。藍草又被稱為月草,其實是指白阿茲馬菌上長出的枝幹。白阿茲馬菌的

下部是劇毒的,但上面那些枝幹卻有醒神的作用。“

“類似紅草,藍草的雜家種也作為藥物配方廣泛分佈於四個大陸上。生長於東部和南部大陸上的一種苔蘚經常被混合於辣蜂蜜酒中,這種制出的

強力靈藥可以大大提升人的精力,而又不至於勁頭過足而模糊人的意識。“

“在德瓦拉的修道院裡,修士們會用棉布製作給其他修士和聖騎士穿著的聖服。這些衣服被裁減出來後,會被修剪熨燙,然後縫上高貴的花紋,最後被泡在

香料和藍草混合的液體中7天7夜,以讓他們獲得能讓穿戴者精力充沛的效果。“

”然而,對於提神類藥物,馬克多爾人更偏向使用當地開採的魯維特水晶。這種水晶可以被碾碎,碎片滲入皮膚後則可以給人帶來提神的效果。“

”有些昂貴的紅酒中也含有紅草和藍草的成分。然而,這些酒的製作工序是未知的。他們的高價也與他們失傳的起源相吻合。”

燃雲的預言

  “肯和格林法姆村坐落于萊溫,在這裡的盲人先知凱拉作出了以下預言。人們稱它為燃雲的預言。”

“當這個世界燃燒的時候,帶來這一切的既不是國王或神,也不是克拉肯或惡魔,而是一個避世的刺客。“

”他曾是一個刷碗的僕人,他花著日與夜清掃著帶有污漬的鍋碗與那些被毒死的老鼠。”

“他會更早的擁抱那死亡,但不是普通的死亡。”

“他在路上被強盜綁架,並作為財產賣給了一個使用血魔法的巫師。”

“在這巫師的令人懼怕的巢穴中,這位巫師毫無忌憚的使用著血魔法與鹽靈術,褻瀆那些生命原本的意義。”

“這位可憐傭人的胸腔被打開,他的心臟會被取出,一次血魔法的儀式就這麼完成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然而,這位傭人的屍體不見了。”

“看來,是來自海的靈魂救了他。他被帶到了海裡,靈魂們用活鹽代替了他的死鹽。所以他重生了,即使他沒有心臟。”

“他的身體會因為這些來自異界的鹽而變的強壯。他的意志會超過任何一個人。唯一遺憾的,是他那空蕩的胸腔。”

“永遠不死,在異世界的鹽的支持下,他將會成為一名強大的戰士。”

“他將隱姓埋名,只為那復仇與正義。“

”即使他從未訓練與學習過,他的不死之身使得他比任何一個崔斯丁戰士還要敏捷致命。”

“他既不追求財富,也不追求權力。他想要的,僅是對那邪惡術士復仇。那個邪惡的術士用這黑暗的魔法奪走過他的生命,而他終將伸張正義。“

“即便他身為崔斯丁人,他佩戴著來自先祖的太遲之劍。”

“到了夜晚,他將找到那術士的巢穴,燃盡每一片角落,碾碎每一個物品。“

“但他卻永遠不會回到故鄉,因為他再也不是人,而是血魔法與鹽靈術製造的怪物。”

“但他將繼續尋找其他術士的巢穴們,將帶火的劍直插入這些使用鹽靈術與血魔法的

可悲術士們的心臟中。“

“他會漸漸迷失在時間的長流中。除了他留下來的血與灰的痕跡,永遠的迷失在時間中。“

“但他將會在1024年後再次出現,再次以一個下等僕人的身份出現。“

“他會再次跟前者一樣,被抓住,被屠殺,心臟被血魔法與鹽靈術的巫師們取出來。唯一的區別,是

他將帶著另一個名字。“

“他將有一個被血魔法與鹽靈術控制的堂姐,而他,將毫不猶豫的殺死她。“

“此時,這些巫師們將用血魔法和鹽靈術蠱惑更多的人,讓這些人建造可以捕捉

天之力與火之力的高塔。“

“他的夥伴將是那些由鹽構成的肉體的人們。他們都曾是那下等的僕人。”

“但他們將知道,血魔法與鹽靈術的邪惡早已侵染了每一片土地。”

“襯托在燃燒的雲層下,僕人與廚師將會是目睹這世界末日的人。”

“這些就是我,盲人先知凱拉所看到的一切。它們離現在還很遙遠,但這是遲早的事情。”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