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Starve 維京女故事背景深度解析

19 十二月

廣告

作者:B612的夜鶯

來源:饑荒遊戲吧

Wigfrid差不多是我在《饑荒》裡最喜歡的角色啦。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她的確很好用,另一部分原因則是她的人設和臺詞剛好是我感興趣的點——我自己是學德國文學的,也頗喜歡北歐-日爾曼神話。
到目前為止似乎沒有看到關於她的八卦貼呢,所以決定自己開一個,閒聊一下她的人設和臺詞裡我自己覺得有意思的地方。
部分資料來自wikia。
那麼就從下一層開始八卦吧。

Wigfrid在遊戲裡的稱號是The Performance Artist(表演藝術家);在來到《饑荒》的世界之前她是一個扮演女武神(Valkyrie)的演員。從她的臺詞來看,雖然她總是將現在的自己視為戰士(她很喜歡說自己是warrior/shieldmaiden),Wigfrid也並沒有完全忘記自己從前作為演員的身份——在黑暗時她的臺詞是“And the curtain falls(幕布落下了)”。
西方戲劇中最著名的女武神形象自然是瓦格納改編自北歐神話與德國史詩的四聯歌劇《尼伯龍族的指環》系列中的Brynhild;按照wikia中的說法,Wigfrid的形象也很可能是在這個角色的基礎上設計出來的。不過她的名字則更多地是來自於Siegfried,歌劇和史詩中的屠龍勇士——顯然這並不是一個女性的名字,所以也許這並不是她的真名?
在代碼中Wigfrid的名字變成了“Wathgrithr”。這來源於Rá?grí?r(即Rathgrithr),北歐神話中的一個女武神。有可能這是Klei最初想要給這個角色設定的名字,但是由於過於拗口,致敬物件的知名度也不高,所以換成了現在的名字吧。
在英文原版中Wigfrid臺詞裡所有的“o”都被替換成了“?”,這種變音(Umlaut)一般存在於德語和北歐國家的語言中。這也許暗示了Wigfrid具有德國背景?
Wigfrid顯然非常享受自己作為女武神的新身份(或者說非常入戲XD),她的臺詞也常常有意地模仿戲劇和史詩的畫風。比如她管礦工帽叫“A lighted helm(發光的頭盔)”,檢視紙張的時候會說“This will carry f?rth the rec?rd ?f my saga(我的傳奇將藉此流傳)”,檢視繩子的時候會說“Str?ng en?ugh t? bind the sails ?f my l?ngship(這繩子足夠結實,能系住我的維京長船的風帆)”,認為熊獾是“Berserker(狂戰士)”等等。

(維京長船)

(狂戰士,Berserker這個詞字面的意思是“披熊皮者”,由 ber “熊" 與 serk “衣物" 組成,也是北歐神話中的一個經典形象了)

此外Wigfrid的臺詞裡提及了不少北歐神話中的梗;不過不知道Klei是有意還是無意,被提及的神話人物名字的版本是混合了《薩迦》《艾達》等史詩和瓦格納歌劇中的寫法的。
(注:瓦格納的《尼伯龍族的指環》中出現的日爾曼眾神的名字與上述北歐史詩中的名字並不相同。例如主神Odin在歌劇中的名字是Wotan,雷神Thor在歌劇中的名字是Donner,火神Loki在歌劇中的名字是Loge等等。這可能與信奉這一神話體系的早期歐洲民族所使用的同來源語言如古高地德語和古諾爾斯語等的分支發展有關,不過這裡就不再進一步探討這個問題了。)
下面幾層會更詳細地說一說Wigfrid臺詞中的北歐-日爾曼神話元素。

【Valhalla,Asgard與Bifr?st】
Valhalla一般譯為英靈殿,有時也直接音譯;它是北歐神話中陣亡勇士的靈魂的歸宿。Wigfrid的戰鬥臺詞就是“Valhalla awaits!(英靈殿在等待!)”,除此之外她在檢視前輩骸骨的時候也會說“Rest easy in Valhalla(願你在英靈殿安息)”等等。
神域Asgard是眾神所居之所;它與人世Midgard之間通過彩虹橋Bifr?st連接。《饑荒》中傳送機的零件會使Wigfrid想到彩虹橋(臺詞為“It appears similar t? the Bifr?st(它看起來像彩虹橋)”,這裡大概是她的臺詞中唯一一處單詞本身確實帶有變音符號的吧?),而集齊零件啟動傳送機之後她會表示“T? Asgard!(向神域進發!)”,希望能夠通過這台神秘的機器到達神域。她這樣說也許是因為傳送機的底座上的確刻有盧恩符文(Rune)。

(刻有盧恩符文的傳送機底座。然而上面的文字其實是“makswell”……)
在檢視活樹的時候Wigfrid會表示“A tree ?f life, but it is n?t Yggdrasil(這是有生命的樹,但不是世界之樹)”。在神話中,巨大的白蠟樹Yggdrasil的枝幹構成了整個世界的骨架,連接著由眾神、人類、巨人、精靈等等統治的九片領土。當這棵樹倒掉的時候,眾神的黃昏(Ragnar?k)就會來臨。(所以幸好《饑荒》中的活樹並不是世界之樹?XD)

【眾神的黃昏:神祇與異獸】
既然說到眾神的黃昏,那麼就來提一提Wigfrid臺詞裡出現過的神祇和異獸吧。
首先要說起的自然是主神Odin。我一直覺得Odin大概是各種神話體系中最具有悲壯感的主神之一——他通過自我犧牲的方式獲得了盧恩符文的能力,並且在預見到眾神的黃昏之後也一直在積極地為這場戰役作備戰,直至在與巨狼Fenrir的戰鬥中付出生命。這種悲壯的色彩可以說是北歐-日爾曼神話的主色調;而這也是我喜愛這些史詩傳奇的主要原因。
英語中的星期三Wednesday即來自Odin的變體Wodan。
當Wigfrid檢視銩礦甲的時候,她會說“Arm?ur fit f?r ?din himself!(這身鎧甲配得上Odin!)”。而檢視豬王時的臺詞是“Is it pig-?din?(這莫非是豬中的Odin?)”;這句話在我看來大概是有調侃的意味了——豬王什麼時候像Odin那樣身先士卒去和怪獸作戰了啊XD。
接下來說一說雷神Thor,也就是錘哥啦。儘管他的形象也經常和戰鬥聯繫在一起,但是在神話體系中Thor的職能其實更像是手工業的保護神(錘子是打鐵、鑄造有著密切的聯繫),真正擔任戰神職能的是T?r(英語中的星期二Tuesday來源於這一位)。他在瓦格納歌劇中的名字Donner是德語“雷電”的意思。
英語中的星期四Thursday和德語中的星期四Donnerstag都來源於雷神的名字。
因此Wigfrid在檢視和雷電相關的道具的時候也會提到他——比如檢視避雷針的時候會說“Bring with y?u lightning D?nner!(帶來閃電吧,Donner!)”,檢視晨星杖的時候會說“A weap?n w?rthy ?f Th?r(配得上Thor的武器)”。不過這裡混用了兩個不同版本的名字,不知道是Klei的疏忽還是有意為之。
提到了錘哥Thor那就不能不提他的機油(霧)Loki。火神Loki是北歐神話中最讓人感到捉摸不定的一個神祇了;他既可以幫助Thor從巨人那裡奪回被偷走的神錘,也曾經在宴會上把周圍的眾神都罵得顏面盡失,光明神Baldur的死亡也與他脫不了干係。也許這就和火焰的屬性一樣——既能夠有助於人,又能夠帶來破壞與毀滅。
Wigfrid在面對與火焰或高溫有關的物品時也會提到這位火神;不過她的臺詞中用的是瓦格納歌劇中的名字版本Loge。比如檢視燒焦的樹木時她會說“L?ge t??k that ?ne(那棵樹被Loge帶走了)”,檢視燃燒的草堆時會說“L?ge l??ks up?n y?u!(Loge正注視著你!)”等等。
說過了火再來說一說冰。Wigfrid檢視冰魔杖的時候會說“A gift fr?m Ullr!(來自Ullr的禮物!)”;Ullr是北歐神話中掌管冬天和冰雪的神祇,相比之前提到的幾位不那麼有名——也許是因為那裡的冬天太冷了所以這一季的神也不那麼受歡迎了?XD
下面要聊的是Wigfrid在檢視花和花瓣的時候所提到的兩位神祇,Froh和Freia。她在這裡所使用的是他們在瓦格納歌劇中的名字(順便一說,Froh在德語中意為“歡樂、喜悅”),在神話中這對孿生兄妹神的名字是Freyr與Freyja;他們掌管著愛、美與豐饒。英語中的星期五Friday和德語中的星期五Freitag也有可能來源於女神Freyja的名字。
Wigfrid將花朵與花瓣視為來自他們的恩賜:“A fl?wer fr?m Freia(來自Freia的花朵)”,“Thank y?u Fr?h f?r this gift!(感謝Froh的贈禮!)”
這一層的最後來說說巨狼Fenrir。這頭猛獸在神話中與毀滅緊密地聯繫在一起;戰神T?r失去一隻手才將它束縛住,而它在眾神的黃昏時仍然要掙脫出去,連主神Odin都會被它吞噬。
而《饑荒》中最符合這個形象的自然就是翻腳印找出的狗王了。Wigfrid檢視它時會說“Is it y?u, Fenrir?(是你嗎,Fenrir?)”,而對於其他的獵狗,檢視臺詞則是“Fenrir’s spawn!(Fenrir的產物!)”。當豬人變成瘋豬的時候,Wigfrid也會說“It has been tainted by Fenrir(它被Fenrir玷污了)”。

【天使的豎琴與國王的挽歌】
這部分單獨開一層,因為說到我個人最喜歡的一段傳說故事了。
Wigfrid對持豎琴的天使雕像的檢視臺詞是“It must be Gunnar. The snakes took his head(這一定是Gunnar。那些蛇咬掉了他的頭)”。
Gunnar這個人物來自史詩《艾達》中的尼芬隆人(Niflungs,即尼伯龍人Nibelungen)傳說。他是勃艮第人的國王,在與匈人的戰鬥中寡不敵眾而和兄弟Hogni同時被俘,因為拒絕透露王國寶藏(即後來“萊茵的黃金”/“尼伯龍人的寶藏”的原型)的埋藏地點,兩人都被匈人的國王Atli殺害。Gunnar被推進一個豢養蛇群的深坑,在深坑中用豎琴彈奏了一曲最後的悲歌;聽到這首歌的人無不感動流淚,甚至群蛇都安分下來,只有一條毒蛇咬了他(另一種版本是Atli的母親見群蛇不襲擊他,於是自己用短劍將Gunnar刺死)。
不過從《艾達》來看,Gunnar被蛇咬掉頭的說法顯然過於誇張。所以不得不提一下也許是這個傳說更加著名的流傳版本,《尼伯龍人之歌》。
Gunnar的歷史原型是5世紀的勃艮第國王Gundaharius。西元436年,勃艮第被羅馬帝國和匈人的軍隊擊敗,國王和大部分貴族都戰死沙場。這段史實後來逐漸發展成了傳說,而建立在Gundaharius這個歷史人物基礎上的史詩形象,可以認為出現了《艾達》中的Gunnar(更接近北歐先民國王的形象)和《尼伯龍人之歌》中的Gunther(更接近中世紀盛期的封建君主形象)兩種分支。在《尼伯龍人之歌》中,戰敗被俘的Gunther在他復仇心切的妹妹Kriemhild的命令下被斬首——將這部分傳說融合過來之後,恰好與天使雕塑沒有頭部的形象符合。

(1924年德國默片《尼伯龍人之歌》中的Gunther)
至於瓦格納歌劇中的Gunther……嘛,瓦格納在角色設定上為了突出Siegfried和Brynhild這對他理想中的戀人,其他的角色多少都被黑了。Wigfrid在提及那些神祇的時候多半用的是歌劇中的名字,而在這裡則用的是史詩《艾達》中的名字,大概除了需要切合雕像手中的豎琴之外,也有點覺得歌劇中的那個形象實在有點不堪了的意味吧?(當然這大概只是我自己腦補過度>_<)
如果考慮到Wigfrid的名字來源於Siegfried而形象設定來源於Brynhild,這就讓人心情稍微有點複雜了——對於Siegfried(或《艾達》中的Sigurd)的死亡,Gunnar/Gunther是負有責任的(《尼伯龍人之歌》中的Gunther是默許了自己的騎士Hagen刺殺Siegfried,《艾達》中刺殺Sigurd的計畫是Gunnar提出的);而不論在哪個版本的傳說裡,Brynhild都成為了Gunnar/Gunther的妻子,在《尼伯龍人之歌》中更是完全接受了這樣一個位置,成為了一個忠誠的妻子和王后。不知道Wigfrid在看著雕塑說出“It must be Gunnar. The snakes took his head”的時候,又有怎樣的想法呢……

於是大致就先八卦到這裡,希望大家沒有被我煩到……
如果各位也對Wigfrid這個角色的設定和臺詞有發掘的興趣的話歡迎補充討論。
謝謝各位看完這些文字。
最後放一個自己的渣繪,養小高鳥的Wigfrid~ 配的文字是中古德語詩歌《Falkenlied(鷹之歌)》,博大家一笑吧~

*Bows*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