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龍紀元 異端審判 五次瘟潮歷史概述

6 十二月

廣告

作者:獨行龍

來源:龍騰世紀吧

 

  《龍騰世紀:審判》五次瘟潮歷史概述,取自官方資料<<賽達斯世界>>

  首先先把龍騰世紀裡的時間曆法發一下

九個紀元

  自教會創立以來已經過了九個紀元

  天聖(第一紀):因慶祝首位教皇的上任而得名。

  榮光(第二紀):因預言第一次瘟潮的大破壞之後的輝煌復興而得名。

  高塔(第三紀):因榮光九十九年瓦爾皇城大教堂的落成而得名,教堂的高塔數裡之外都望得見。

  暗黑(第四紀):因教廷宣佈對德凡特皇國在分立之後,任用“黑之教皇”掌管皇國的教誨進行制裁而得名。

  崇頌(第五紀):因同德凡特皇國之間無休止的戰爭期,特別是發起的多次聖戰而得名。

  鋼鐵(第六紀):因安提梵女王在圍獵時被刺而得名,她被發現時前胸插了四把鋼劍。

  暴風(第七紀):因同庫納利人的戰爭全面爆發而得名,賽達斯的領導者們喚起了一股擴軍的大暴風,要驅除這些入侵者。

  受福(第八紀):因教會語言這是個繁榮富饒的紀元而得名。

  飛龍(第九紀至今):因被認為早已滅絕了的飛龍再度出現而得名。

瘟潮的歷史

第一次瘟潮

  據說德凡特魔導師在西元前395年用血魔法打開金之城的通道,這帶來了災難性的後果。金之城腐化變黑,古神下落不明,而這群被逐出的魔導師發現自己變成了第一批暗裔。(考瑞菲亞斯)最終,這些暗裔找到了古神杜馬特並用自己的腐蝕將其腐化,解放了它,並將其轉化成了第一隻大惡魔。

  一開始受到暗裔集中起來大肆攻擊的,是地底下矮人所使用的深坑通道。(矮人全盛時期擁有十二座規模浩大的地城,城與城之間互相連通,貫穿整個賽達斯大陸,而到了飛龍紀元只剩下了兩座)許多地城陷落之後,暗裔便利用深坑通道,穿行于整個賽達斯大陸各處。皇國遭到全面圍攻,整個大陸陷入一片混亂。

  經過90年的戰鬥,灰袍守護者組織建立了起來。這支主要由對暗裔戰鬥經驗豐富的老兵所組建的軍隊,致力於不惜一切代價阻止瘟潮的蔓延。他們在未經暗裔重創但靠經德凡特的一個戰略要地——安德菲爾斯的委斯豪普建立了一座要塞。在那裡,灰袍守護者首次開展了試驗性的入盟禮儀式,讓他們獲得了感知暗裔的能力。強化後的第一批灰袍守護者和他們的獅鷲們迅速突入了大陸的中心,在各個戰略要地建立堡壘並徵召人手加入組織。

  灰袍守護者召集了主要由德凡特,利威恩和瑟里安(注:奧萊伊前身)士兵組成的強大軍隊,並在紀元前203年(距審判發生時間約1143年前)與杜馬特展開了決戰。決定性的戰鬥在德凡特南部展開,史稱靜寂平原之戰。在那裡,他們消滅了杜馬特,擊潰了暗裔大軍。雖然殘存的暗裔仍然為數眾多,並且賽達斯各處的戰鬥仍在繼續,但由於沒有了杜馬特的指揮,暗裔逐漸被趕回了地下。

  灰袍守護者們利用這場勝利,同賽達斯的各個國家簽訂了條約,以確保他們的權力和地位。他們一直警告世人:當第二隻古神被喚醒時,就可能會有新的瘟潮襲來。但大多數人們並不願意相信。

第二次瘟潮

  第二次瘟潮發生在天聖紀早期開始,古神紮茲凱被喚醒後,開始了對安德菲爾斯的功績。在紮茲凱的領導下,暗裔們被組織起來,再一次以驚人的數量登上地表。霍斯堡首先遭到功績,當灰袍守護者終於得到消息時,城裡的居民幾乎已被趕盡殺絕了。

  暗裔從西部出現並向東部移動,最終氾濫於大陸的每一個角落。為了自保,德凡特皇國放棄了安德菲爾斯,而安德人將這次背叛牢記至今。自由境和奧萊伊也承受了防守的巨大壓力。在那裡,灰袍守護者及偉大的皇帝德拉肯所領導的精銳部隊改變了局勢。德拉肯領導奧萊伊在天聖16年的坎伯蘭之戰中重創了暗裔大部,但九年後,奧萊伊差點丟掉了蒙特西馬城。

  於此同時,德凡特則因在天聖31年暗裔對明瑞索斯的洗劫大幅衰落。

  奧萊伊的軍隊北向移動到委斯豪普。灰袍守護者的堡壘正遭受圍攻,幾乎就要破城,但在奧萊伊的幫助下,灰袍守護者最終擊退了暗裔,保全了家園。灰袍守護者們非常感激德拉肯,於是答應皈依安卓斯特教。而後,灰袍守護者和奧萊伊人一起深入北部,去援救安德菲爾斯的殘餘力量。德拉肯皇帝在天聖45年以高齡壽終,他在與瘟潮的鬥爭中不斷擴張的帝國在其子的治理下開始收縮。但在此之後瘟潮肆虐的50年中,教會的影響力仍然繼續在整個賽達斯擴散著。天聖95年,主要由人類組成的軍隊在灰袍守護者的率領下,於斯塔克海文展開了終結第二次瘟潮的戰鬥。紮茲凱就在這一戰略重城被殺死了,暗裔又退回了地下。緊接著就是一段被稱為“大重建”的時期。在此期間,貿易興旺,文化交流頻繁,宗教和信仰也在四處傳播,對於一代生於瘟潮之時,只知拼命生存的賽達斯人來說,他們終於知道,自己已經從瘟潮的魔掌中擺脫了出來。

第三次瘟潮

  第三次瘟潮過了好些年才來臨,許多人都認為第二次瘟潮就是最後一次了。然後,在高塔10年,古神托斯醒來,第三次瘟潮爆發了,席捲了德凡特南部和奧萊伊北部。沖上地表的暗裔數量超過了以往歷次瘟潮,他們迅速向北部擴張,橫掃了德凡特的馬納斯佩爾和維冉提耶;而在南邊,他們攻佔了奧萊伊從楚爾奈加到蒙特西馬的廣大地域。在這兩個國家的灰袍守護者都組織了反擊,雖然在圍城戰中承受了巨大的損失,但他們終於還是將暗裔擊退了。

  暗裔又開始向東方推進,到高塔18年,他們蹂躪了自由境,襲擊了敏納特河沿岸所有繁華的城邦。最初,奧萊伊人和德凡特人都忙於自己土地的重建而對此置若罔聞,但在委斯豪普方面灰袍守護者的持續壓力下,他們終於被說服了,並開始向被圍困之中的自由境提供幫助。

  奧萊伊和德凡特的軍隊在獵手瀑布匯合,並于高塔25年聯合灰袍守護者,打響了這次瘟潮的最後一役。在這有史以來最為血腥的一場戰鬥中,他們消滅了托斯,並將暗裔打得落花流水。暗裔的屍體被堆成了一座高達100英尺的小丘並被付之一炬。這個場景對自由境的人民來說,有著代表性的寓意。

  然而,德凡特和奧萊伊的軍隊取勝後很快就辜負了自由境人的良好願望,他們佔領了從暗裔手中解放的土地。奧萊伊佔領了內瓦拉城邦,而德凡特則佔有了獵手瀑布。很快,自由境的人民就開始回擊。獵手瀑布在高塔49年脫離了德凡特,而內瓦拉則在高塔65年實現了獨立。

第四次瘟潮

  抗擊德凡特皇國的聖戰持續了整個暗黑紀元,直到古神安多勞在崇頌12年醒來,並引發了新的一場瘟潮。數量眾多的暗裔自賽達斯大陸的東北和西北的河谷帶登上地表。安提梵全國被佔領,當權的整個王族都被屠盡。之後暗裔又湧入了自由境和利威恩。另外在安德菲爾斯,霍斯堡城又一次陷入了重圍。

  奧萊伊和德凡特皇國只受到很少的暗裔進攻,因而他們有足夠的力量將這些暗裔擋在國境之外。雖然他們取得了成功,但德凡特卻拒絕向自由境或安德菲爾斯提供任何幫助,奧萊伊也只是象徵性的提供了一點軍隊。

  傳奇灰袍守護者伽拉赫率領安德人和一支灰袍守護者軍隊前往霍斯堡解圍。而後,伽拉赫從奧萊伊和安德菲爾斯徵集灰袍守護者,並於崇頌20年行軍前往斯塔克海文。在那裡,伽拉赫組織了一支由自由境各小國組成的聯軍,併入灰袍守護者的旗幟下,開始向北進發。

  崇頌24年,經過艾思雷城一場惡名昭著的戰鬥,安提梵從暗裔手中解放了,伽拉赫也在揮出殺死安多勞那一擊時犧牲。在這場戰鬥中,人們殺死的暗裔如此之多,以至於賽達斯人逐漸認為暗裔不太可能再組織起像瘟潮這樣的大舉進攻了。

  瘟潮的影響仍然在安德菲爾斯存續著,但除了灰袍守護者外,絕大多數賽達斯人幾乎都忽視了這些。在其他國家,人們都在集中精力重建他們的土地。

  獅鷲在第四次瘟潮之後不久就滅絕了。但他們的形象仍然象徵著灰袍守護者的權威,並裝點著所有的灰袍守護者制式鎧甲。

第五次瘟潮

  在第四次瘟潮過去400年以後,幾乎沒人認為飛龍紀時弗羅登出現的暗裔會突然增多有什麼特別反常的。人們錯誤的以為在經歷了400年前的艾思雷一戰,死傷無數的暗裔再也沒有能力發動瘟潮了,但在弗羅登的灰袍守護者很清楚,他們雖然為數極少,沒有獅鷲,也沒有委斯豪普的支援,但他們知道第五次瘟潮即將到來。

  弗羅登的灰袍守護者——鄧肯,急忙擴大組織的人數,而暗裔也在古神烏瑟美爾的呼喚下越聚越多。

  暗裔們從弗羅登南部可卡瑞荒原湧向地面,並在那裡集結。年輕的凱蘭王在鄧肯的力爭之下迅速作出反應,聲稱要將其扼殺於搖籃之中。並於奧斯塔伽佈防。在飛龍30年毀滅性的毀滅性的奧斯塔伽之戰中,暗裔才首次暴露了他們的真實數量。凱蘭王所信任的顧問——洛根•麥緹在戰鬥白熱化之際退出了戰場,留下凱蘭王和僅剩的灰袍守護者陷在暗裔陣線之內孤軍奮戰。除了最後加入組織的兩人之外,其他所有灰袍守護者都和國王一起戰死了。

  暗裔向北推進,元氣大傷的弗羅登無力抵抗。洛澤林在近乎無抵抗的情況下迅速淪陷,暗裔繼續經由南部大道向北行軍,直逼弗羅登都城鄧利姆。於此同時,倖存的兩名灰袍守護者在弗羅登利用灰袍守護者們遺留下的契約四處旅行尋找支援,他們贏得了各類人的尊敬。並將他們聯合起來對抗暗裔的威脅。最終,這支弗羅登的軍隊在暗裔攻向都城鄧利姆時遭遇了烏瑟美爾。烏瑟美爾在最後的血戰之中被灰袍守護者殺死。雖然在傳出第五次瘟潮結束于弗羅登的消息時。奧萊伊與德凡特的學者們稱此次瘟潮並非真正的瘟潮,但那位最後被鄧肯所徵召的被稱為“弗羅登英雄”的灰袍守護者確實成就了一個在一年內結束瘟潮的傳奇,並使賽達斯的整整一代人免於瘟潮的蹂躪。不管他們認為與否。委斯豪普授予了這名英雄灰袍指揮官的身份。

七大龍神

  杜馬特:沉默之龍。這只強悍的大惡魔一經發現就開始了第一次瘟潮。杜馬特在靜寂平原之戰中被殺死。

  紮茲凱:混亂之龍。在這只第二次瘟潮的大惡魔于斯塔克海文之戰被殺死前,它帶來了無法想像的大破壞。作為古龍神,紮茲凱代表自由。

  托斯:火焰之龍。托斯在獵手瀑布被殺,這終結了第三次瘟潮。

  安多勞:支配之龍。安多勞複生後開始了第四次瘟潮,這頭龍在艾思雷之戰中被傳奇灰袍守護者伽拉赫所殺。

  烏瑟美爾:美麗之龍。烏瑟美爾在弗雷登覺醒,引發了第五次瘟潮。在鄧利姆的大戰中,烏瑟美爾於德拉肯要塞被殺,並終結了這五次瘟潮中最短的一次瘟潮。

  拉茲卡勒:奧秘之龍。沉睡中。

  路撒坎:暗夜之龍。沉睡中。

飛龍40年大事記

  在深淵河谷的堅壁堡壘,發現了一種明顯能夠治癒清修者的方法。(注:讓靈體附身)

  在聽聞哈臘施勞發生了精靈叛亂後,瑟莉妮女皇離開了瓦爾皇城。有人認為這是伽斯帕精心策劃的計策。瑟莉妮不在位上,引發了關於她駕崩或被俘的各種傳言。

  因為預見到動亂的可能,瓦爾皇城的太陽門被下令關閉了,這自從飛龍22年(動畫:追索者的黎明)飛龍攻擊本城以來還是第一次。

  白色尖塔——瓦爾皇城的法環塔——發生了一次暴亂起義,動亂導致許多高階法師喪生。而這場暴亂顯然通過教皇的特工(包括那位吟游詩人蕾莉安娜),得到了她本人的支持。

  在白色尖塔發生衝突之後,追索者領主蘭伯特撤銷了內瓦拉協議,切斷了追索者與教會之間的聯繫。追索者和聖殿騎士中的信徒發生了分裂,其中一些仍支持著教皇。

  追索者領主蘭伯特宣佈法師圓環不再存續。賽達斯法師的未來飄搖不定。

  追索者領主蘭伯特失蹤,推測已經死了。

  教皇賈斯汀娜宣佈重建審判庭,並敲定候選者。

  追索者卡珊多拉•潘塔伽斯以教皇權威的名義展開行動,她到達了柯克沃,並審問瓦裡克•泰薩斯有關霍克的情報。

  教皇賈斯汀娜被來歷不明的力量殺死。

  龍騰世紀:審判故事展開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