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斯 罪與罰 第三關個人心得

19 十一月

廣告

作者:yyccmrdzh

來源:3DM

 

  很多玩家在玩福爾摩斯的第三關的時候都卡在了這裡,那麼究竟什麼才是破案的關鍵呢?下面小編直接說說自己對一些情節的看法。

1. 關於兇器和殺人過程

  我對用冰刀作為兇器有一點疑問:在蒸汽浴室那麼熱的環境下,冰刀究竟可以保存幾分鐘?通過對守門人的詢問我們可以知道,在進入浴室二十分鐘後Garrow才發現屍體(想不明白為啥偏偏是這個嚴重近視的貨發現屍體…..)。兇手行兇的時間無法確定,但是這四個人(包括死者)在浴室裡面,按照常理不太可能一直閉口不言專心蒸桑拿,尤其是在Rodney剛發現了關於Golden Knife的線索,正處於興奮的情況下。因此兇手行兇的時間距離Garrow發現屍體的時間應該不會太短,否則的話其他人想跟Rodney說話的時候就會發現他已經死了,輪不到Garrow。我覺得冰刀在那麼悶熱的環境下甚至不可能保存十分鐘,那麼兇手行兇後的十幾分鐘裡難道大家真的在專心蒸桑拿,還是很巧合的沒有人跟Rodney對話過?

  當然,兇手也可能先將冰刀保存在香檳桶裡,然後在蒸桑拿的中途從浴室中悄悄出來,在香檳桶裡拿刀後回去行兇。但是守門人說更衣室的門一直開著,而浴室的門如果打開會有很大的響聲,他應該聽得到。那麼這一點也就是不可能的。

  由於以上的判斷,我在推理的時候一直都覺得是銀刀,而且Garrow那句關鍵的話又被我忽略了(這個精神不正常的傢伙對話裡有一堆莫名其妙的話,想必當時是糊塗的把那句話歸類於此了)……

  另外,行兇過程中死者的血會不會濺到兇手手上或者身上?如果濺到的話兇手又是怎麼洗掉的,這裡是桑拿浴室,我看了一遍沒有發現有噴頭或者水龍頭的存在,如果濺上了血跡是很難處理的。

2. 有沒有決定性的證據

   這一關不像是第一或者第二關,第一關有死者被魚叉釘在牆上這一決定性的證據,普通人是不可能辦到的;第二關有兩處相同的車輪印作為證據來支持推理。第三關恕我愚鈍,想了半天沒有想到有什麼是類似的決定性證據。對於兇器而言,香檳可以是Blinkhorn帶來的,也可能是Rodney這貨自己帶來的(就如同經理Pitkin所說)。血跡裡的水可以是冰刀融化後造成的,也可以是浴室裡的蒸汽造成的。火盆裡的銀塊可以理解成為Garrow迷信的獻祭品,但是也可以把Garrow那句話理解為胡言亂語——我覺得比起第一關那個扯蛋的普通人萬分之一概率而言,這個胡言亂語還算是自己可以接受的。對於兇手而言就更是只能用動機來判斷了,對話裡的線索幾乎沒有,能拿什麼物證或者對話中的證據給兇手定罪呢?希望大神能夠點出來。

  不是決定性證據但是指向冰刀的:摔碎的底片(在埃及考古時,兩個人在炎熱的沙漠裡吃冰激淩——但是沒有提到除死者外的另一人是誰),被藏在地底的冰桶(應該怕被聯想到冰刀,而故意隱藏在機關下面)

3. 遺跡裡的提燈是誰的?

  這個我一直想不明白。是Rodney自己的?

  希望能跟大家一起討論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