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olf Among Us 第二章 圖文全攻略

11 二月

廣告

作者:179960743

來源:3DM

 

全流程全劇情攻略


第二章:煙和鏡


這漫長的一天似乎永遠都不會結束。
望著白雪公主頭顱的照片,沃爾夫陷入了深深的悲哀和憤怒之中。
這無法救贖的疼痛折磨著這個看似堅若磐石的男人。
 

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在警局。
布拉甘尼探長正拿著白雪公主的相片向自己詢問。

 

然而,精神有些恍惚的沃爾夫根本抓不住詢問的重點。
 

他只能無助的釋放自己的憤怒。
他只想抓住兇手,找到真相,其他的似乎都不重要了。
這種態度深深觸怒了探長,似乎一場爭執在所難免。
 

就在這時,探長突然流起了鼻血。
沃爾夫只能出聲提醒。
 

但是,異常的鼻血只是一個先兆。
劇烈的頭痛和幻聽突然將探長和警衛們折磨的痛苦難耐。
 

在一陣莫名的噪音後,整個警局都陷入了昏睡。
而沃爾夫卻毫髮無傷的坐在那裡。
目睹整個怪異事件的發生。
 

門突然開了。
克萊恩拿著案件卷宗淡然的走了進來。
 

原來這個消瘦的老頭使用了一種昂貴的記憶消除法術來幫助沃爾夫脫身。
順便將整個事件的影響在警局中抹除。
看來頭兒似乎有自己的想法。
 

沃爾夫對克萊恩的做法表示了感謝。
而小小的心意已經被克萊恩輕輕的記下了。
 

克萊恩惆悵的表達了自己對白雪的思念。
然後說明了自己的意圖。
他想讓沃爾夫審問之前抓到的叮噹兄弟中的一個。
 

叮叮被關在他們公寓的辦公間地下室裡。
也許只有沃爾夫能找到事情的真相。
 

來到公寓地下室。
遠遠的就聽到了打擊聲和慘叫聲。
 

原來是因為失去同事白雪公主而憤怒不已的藍鬍子。
他是以暴制暴的信仰者。
對於他來說,詢問就等於是刑訊!
 

沃爾夫趕緊制止了藍鬍子。
雖然他也急著想拿到叮叮的口供。
但是暴力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至少不是唯一的方式。
 

叮叮對沃爾夫的到來似乎也不吃驚。
雖然這個傢伙異常的愚蠢。
但是有什麼恐懼或者信念支撐著他守口如瓶。
 

沃爾夫思考著怎樣能撬開叮叮的嘴巴。
自然,拿出讓他無法反駁和搪塞的事實是比較好的策略。
於是,他開始詢問叮叮問什麼回去蟾蜍家。
 

但是,這個蠢胖子居然開起了惡劣的玩笑。
完全不準備回答問題。
忍耐到極限的沃爾夫毫不留情的揍了這個傢伙。
 

是的,沃爾夫只是認為暴力不是必須的。
但是,他並不從本質上排斥暴力!
 

但是,這個胖子似乎能用其他方法搞定。
沃爾夫決定給他看白雪頭顱的照片。
 

血淋淋的照片還是讓叮叮有些害怕了。
尤其是當沃爾夫告訴他如果不老實交代,這就會是他接下來的下場。
 

有些害怕的叮叮急著撇清自己的關係。
卻無意中將他的兄弟當當說了出來。
看來他們一起在暗中搞了什麼壞事。
 

發覺失言的叮叮趕緊閉口。
又開始了油腔滑調的胡說。
 

而沃爾夫溫和的策略讓藍鬍子有些不爽了。
這事兒確實為難,暴力讓藍鬍子滿意,卻會觸怒克萊恩。
懷柔的策略讓克萊恩可以接受卻會觸發藍鬍子的暴脾氣。
 

 

不過沃爾夫自由自己的行事方式。
他發現了桌子上叮叮時常帶著的酒。
 

讓這酒鬼喝一口說不定就能榨出點貨來。
雖然這會讓藍鬍子不爽。
 

果然,這個蠢貨很快就酒後失言了。
他為了撇清和白雪公主的關係卻暴露了自己找驢皮公主菲絲麻煩的事實。
 

沃爾夫決定趁熱打鐵,繼續往下刨根問底。
自然,給叮叮點甜頭是可行的。
一支雪茄也許能讓他說的更多。
 

 

不過,緩慢的進度和對叮叮的寬容卻讓藍鬍子冒火了。
沃爾夫只能先制止藍鬍子,再接著審問。
 

很快,問題進入了實質階段。
菲絲到底偷了什麼,而叮叮他們又在找什麼?
這些有什麼意義?
 

叮叮東拉西扯說了半天。
雖然想說暈沃爾夫,卻是自己先暈了。
沃爾夫得知了他們果然有個幕後老闆。
 

沃爾夫決定再刺激一下叮叮。
把桌上叮叮的鈔票拿了起來。
 

平日生活用不著這麼多鈔票。
叮叮也拒不透露用處。
沃爾夫乾脆將鈔票揣了起來。
 

這下藍鬍子高興了,克萊恩卻為這不按程式的行為而皺眉頭。
不過,著急的叮叮卻吐露了自己和美女(美女與野獸裡的美女,參見第一章)交道。
似乎美女和這事兒有關聯。
 

沃爾夫自然不相信自己的朋友美女會幹什麼壞事兒。
而對於藍鬍子來說,對朋友出言不遜就應該受到懲罰。
他不再管沃爾夫的詢問,揮拳打向叮叮。
 

沃爾夫趕緊制止。
一場打鬥似乎在所難免。
 

這時,門突然被推開了。
一個有些憤怒的女人走了進來。
“你們在幹什麼?!”
 

天哪,居然是白雪公主。
 

眾人目瞪口呆。
白雪公主的死而復生突然出現居然讓這些身經百戰的傢伙突然失聲了。
 

沒錯,確實是白雪公子。
一臉微微的憤怒也絲毫不影響美麗的容顏。
她就站在這裡!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從大悲到大喜的一天。
漫長的沒有盡頭的一天。
到底還會發生什麼神奇的事情呢?

 

白雪公主的“死而復生”雖然讓大家非常的高興。但是隨之而來的疑惑和謎團卻開始糾纏起沃爾夫來。
是的,這個和自己走在一起的總是帶著微微憤怒的美麗女子確實是白雪公主無疑。
但是,她到底發生了什麼?

 

沃爾夫和白雪公主來到了公寓辦公室。
在幾乎失去白雪公主後,沃爾夫似乎意識到了她對自己來說有著特別的意義。
不善表達的他也忍不住向白雪公主述說了自己被早上的事情嚇壞了。
 

白雪公主雖然不動聲色,但是微微上揚的嘴角出賣了她的內心。
不過,她來這裡是有事要做的。
準備處理之前接到的案子,關於蟾蜍的兒子TJ目擊謀殺的報案。
 

原來,白雪公主已經意識到那個被殺的女孩只是因為長的像自己。
她甚至覺得自己也有一定的責任。
也許女孩只是被錯當成白雪公主而被殺害了。
 

沃爾夫安慰了白雪公主。
他也認為也許是有人想要殺死她。
 

在這樣的擔憂下,沃爾夫粗暴了拒絕了白雪公主外出的請求。
而白雪公主憤怒的回應道,我和你有哪門子的關係。
話一出口,忽然就安靜了。
 

是啊,他們兩人有什麼關係呢?
同事?朋友?還是?
或者說白雪公主希望有什麼關係吧?
尷尬的兩人來到了辦公室。
 

TJ和他的父親正在等候。
而沃爾夫決定先四處看看。
 

他在桌上發現了抗酸劑。
也許克萊恩有著什麼難以名狀的心理壓力吧。
 

在白雪公主的桌子上,沃爾夫發現了一瓶香水。
對於狼的嗅覺來說,香水的味道清晰而且深深的刻進了記憶裡。
 

白雪公主似乎在找巴普金查詢什麼?
似乎她得到了對於某人的某種描述。
而她想知道這個人是誰。
 

搜集了一些似乎現在還什麼都聯繫不起的線索後,沃爾夫決定去詢問下TJ。
 

對付小孩向來不是沃爾夫的強項。
他可以強迫自己溫柔一點。
但是,這仍舊比不上白雪公主天然的親和力。
 

在白雪公主的勸說下。
TJ開始了自己驚恐的回憶。
 

小蟾蜍說自己在游泳時聽到了河岸上的動靜。
然後,一個女士掉進了水裡。
這還不算完,這個女人——沒有頭!
 

女人被人在腿上綁了煤渣塊沉入水裡。
而這個無頭的女屍看來很可能就是被當成白雪公主的女孩。
 

有了白雪公主在身邊,沃爾夫似乎也能應對小朋友了。
他開始像TJ吹噓自己辨識謊言的超能力。
 

雖然TJ的老爸不想惹麻煩,總是阻止TJ說話。
但是,對沃爾夫超能力信以為真的TJ也忍不住繼續吐露了一些情況。
 

雖然內容不多。
但是可以肯定,當時岸上還有人。
而且他還在對誰說,別笑了!
 

瑣碎的線索鏈仍舊無法連上。
於是,沃爾夫和白雪公主決定去查看一下打撈起來的屍體。
 

面對這個酷似白雪公主的人,兩人都有些尷尬起來。
這兩個個性鮮明卻不夠張揚的人之間總是有一些特別的氣氛。
 

面對這具屍體,沃爾夫關心的表示可以自己一個檢查。
而白雪公主卻拒絕了。
也許對她來說,就像看著沃爾夫檢查自己一樣——尷尬,卻不能袖手旁觀。
 

很快,沃爾夫發現了屍體上一個特別的胸針。
 

這不是白雪公主會戴的款式。
而且連見多識廣的巴普金也不知道胸針的形狀代表了什麼。
 

他們意識到,如果這個女孩的死和菲絲一樣的話,嘴裡一定也有東西。
但是裡面卻什麼也沒有。
難道這兩起斷頭案並不是像表面上看起來那樣有牽連?
 

女孩身上香水的味道讓沃爾夫立即意識到,她用了和白雪公主一樣的香水。
而白雪公主更在意的卻是沃爾夫怎麼知道她用什麼香水。
看來有些事情,關心則亂啊。
 

沃爾夫繼續驗屍。
他發現女孩腿上有一排針孔。
這似乎是注射某種藥劑造成的。
 

而女孩似乎注射在這個位置就是為了隱藏痕跡。
也就是說,她似乎想要在外表上更接近真的白雪公主。
 

從注射的藥劑殘留裡發現了魔法的跡象。
沃爾夫想到,這個女孩的形象可能是魔法所致。
也就是說,女孩自己或則其他人想讓她看起來像白雪公主。
 

而這樣的魔法製造和使用都可能是非法的。
有人用了被禁止使用的魔力。
而他是誰?又為了什麼?
 

疑竇重生卻又答案難尋。
沃爾夫只能繼續檢查。
屍體腳踝的勒痕說明了她被綁了重物來沉入水中。
 

可是,這又說明了什麼?
就在這毫無頭緒的時候,沃爾夫發現了死者似乎手裡緊緊握住了什麼。
 

顧不得那麼多,沃爾夫強行掰開死者的手。
卻發現了幾片紫色的花瓣。
 

這時,白雪也發現屍體紐扣位置不對。
也就是說,她的衣服是被別人穿上的。
沃爾夫決定檢查死者的內衣——當然,他覺得必須先取得白雪公主的同意。
 

就在此時,克萊恩卻跑來打岔來了。
他似乎對案情很關注。
沃爾夫也透露給了他最新的進展。
 

沃爾夫發現屍體的內衣似乎並不是白雪公主的款式。
 

白雪公主再一次驚異於沃爾夫對自己的瞭解。
是的,她對沃爾夫言語的關注已經超過了案情了。
這連她自己都沒意識到。
 

接著,沃爾夫從屍體裡搜出了香水。
上面寫著使用它。
看來是有人要求女孩用這種香水的。
 

最後,沃爾夫終於找出了他一隻想要找的東西。
一支魔法圖騰。
 

他很快將魔法圖騰扭轉到了合理的位置。
原來是一頭鹿的圖案。
 

圖騰打開,一縷白雪公主的頭髮掉了出來。
一起掉落的還有半張殘破的照片。
 

照片居然是白雪公主的妹妹羅絲。
她們已經很久沒有聯繫過了。
屍體不會就是經過魔法偽裝的羅絲吧,白雪公主不寒而慄。
 

突然,沒了魔法圖騰和白雪公主頭髮的支持,屍體變異了。
綠色的魔法閃光嚇了大家一跳。
 

巨魔!這女孩原來是一個巨魔!
 


腳踝勒痕處也出現了本來沒有的花紋。
 


這個巨魔的樣子和紋身很像是酒吧老闆赫利啊!
沃爾夫一眼就發現了巨魔很眼熟。
 


而鎮定的白雪公主說出了更驚人的論斷。
這不是赫利,而是赫利的妹妹莉莉。
她已經失蹤很久了!
看來,沃爾夫和白雪公主需要找赫利談談了!

懷著傷感與愧疚,沃爾夫和白雪公主來到了旅者陷阱酒吧。
雖然和赫利他們沒什麼好交情,但是“童話人物”之間天然的聯繫讓他們彼此之間懷著自然的親切。
而此時,沃爾夫將向赫利說出一個她可能很難接受的消息。
 

金髮的壞小子傑克也在酒吧。
這是一個麻煩的傢伙,沃爾夫不禁皺眉。
 

果然,當沃爾夫請求與赫利單獨談談時,傑克開始極盡攪和之能。
這也不怪他,他只是覺得沃爾夫肯定是來找麻煩的。
而傑克覺得自己必須也能夠保護赫利。
 

沃爾夫決定在萬不得已之前,先盡可能用溫和而機智的辦法來對付他。
利用叮噹兄弟的事情威脅一下,再旁敲側擊的恐嚇一番。
 

不過,傑克顯然更有準備,完全不給沃爾夫機會。沒時間再浪費了。
雖然可能和讓自己和傑克關係變得更糟,但是,沃爾夫只有採取暴力了。
警長一把丟開了傑克,讓他滾蛋。
 

世界終於清靜了。
沃爾夫硬著頭皮向赫利說出了莉莉的死訊。
 

平日裡總是顯得遊刃有餘的赫利沉默了。
看來,妹妹的死對他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好在還有白雪公主在,她的溫柔也許能安慰赫利。
公主拿出了莉莉的胸針。
而這個珍貴的遺物顯然多少撫慰了赫利的心。
 

赫利說出了妹妹之前的一些資訊和動向。
沃爾夫從中知道了莉莉工作地點的老闆叫喬其。
顯然,那個叫布丁與派的地方顯然不是什麼正經的工作場所。
 

獲得資訊後,沃爾夫和白雪公主決定去找喬其談談。
他們一起將酒吧關門,送走了悲傷的赫利。
 

白雪公主還開起了沃爾夫的玩笑。
說沒想到他和赫利還相處的挺好的。
可是不知為什麼,這個玩笑反倒是讓白雪公主有些傷感起來。
 

沃爾夫和白雪公主分頭行動。
警長來到了布丁與派。
 

進入布丁與派,一陣整耳欲聾的音樂就傳入了耳裡。
一個人拿著一台竭斯底裡的答錄機正演奏著莫名其妙的噪音!
 

看來這個人就是喬其。
臉上紋著金錢與淚滴。
看來這個人除了欲望和殺戮就沒剩什麼了。
 

喬其對沃爾夫的到來似乎早有準備。
該死的,沃爾夫覺得似乎世界上所有人都在和自己作對。
 

沃爾夫一步步和喬其周旋。
他拿出魔法圖騰裡白雪公主的頭髮詢問喬其。
但是,喬其似乎真的什麼也不知道——至少看起來是這樣。
 

就在這時,漢斯走了進來。
看著沃爾夫,他似乎有話要說。
 

而喬其粗暴的打斷了漢斯的話。
讓他滾到一邊去。
 

看來,漢斯是突破口。
也許他和莉莉有些交情,想要幫助警長。
果然,沃爾夫趁喬其不注意,向漢斯打聽到了記錄手冊的事情。
 

手冊上記錄了酒吧工作人員的所有活動情況。
看來,喬其不想惹麻煩,莉莉的客人也許很特別。
 

既然喬其這裡有消息,沃爾夫可就不管那麼多了。
他抬手砸掉了喬其的電視。
然後走向下一個設備。
 

中途,沃爾夫還發現了一個帶鎖的地下倉室。
這也許就是放東西的地方,要繼續逼迫一下喬其。
 

沃爾夫揚言要摧毀這裡的一切。
這個瘋狂的表演著實讓喬其有些害怕了。
 

他不情願的交出了鑰匙。
果然東西就在那個地下倉室裡。
 

喬其似乎知道點什麼。
他一邊念叨著白癡什麼的一邊打開了倉室。
至少他認為沃爾夫找到這個只會更麻煩。
 

手冊裡果然記錄了莉莉最後接待的客人。
在好客來旅店的207房間。
客人叫史密斯——顯然是個假名。
 

光有這些資訊是不夠的。
既然喬其可能知道,就繼續向他打聽。
 

只是這個該死的傢伙似乎顧慮重重,再也不肯吐露半個字。
不過,機警的沃爾夫發現了後臺似乎有人在偷聽談話。
也許是另一個關心此事的人?
 

沃爾夫來到了後臺。
這裡是舞廳表演者的臨時休息場所。
 

他找到了莉莉的儲物籃。
裡面竟然被清理的空無一物。
看來有人想撇清關係。
 

而另一邊,沃爾夫看到了菲絲的物品。
這讓他有些傷感。
原來菲絲在這裡工作啊。
 

地上散亂的口紅裡有菲絲的個人用品。
沃爾夫決定將他們擺好。
也算是寄託了對菲絲的懷念之情。
 

突然,地上的一張紙條引起了沃爾夫的注意。
紙條裡,莉莉感謝了菲絲的幫助。
似乎是因為一個他們都認識的客人。
 

沃爾夫隱隱覺得這個史密斯先生可能不簡單。
想要知道更多的他,來到了化妝間。
一個自稱妮莉莎的女孩正在化妝。
 

看來,她就是那個偷聽的人。
沃爾夫決定向她瞭解莉莉和史密斯的事情。
 

妮莉莎似乎也不願透露什麼,她的內心似乎在掙扎著。
既想幫助為莉莉忙碌的沃爾夫,又對自己可能的危險顧慮重重。
 

最後,妮莉莎開口了。
警長,願意和我約會嗎?
 

聰明的沃爾夫立即明白了女孩的用意。
他欣然應允。
而且慷慨了支付了更多的費用。
 

妮莉莎現在就有藉口找老闆喬其了。
她需要陪客人,自然需要房間。
喬其會給他們安排的。
 

雖然沒能弄到207的鑰匙。
不過喜迎客204房間已經可以讓沃爾夫更接近真相了。
 

妮莉莎將鑰匙給了沃爾夫。
也祝願他找到想要的東西。
看來沃爾夫其實並不是沒法和女孩交流——除了白雪公主。
 

於是,沃爾夫趕緊來到了喜迎客。
 

站在酒店外,沃爾夫有些躊躇了。
這裡也許能讓他找到答案,但是,這個答案是自己想要的嗎?
關係到白雪公主,沃爾夫似乎就變得優柔寡斷起來。
 


不管怎麼說,調查必須繼續。
來到旅館前臺,沃爾夫按響了召喚鈴。
等待他的,到底會是怎樣的命運呢?

 

雖然今天已經發生了太多讓人足夠吃驚的事情。
但是,當旅店前臺慵懶的走到沃爾夫面前時,他還是驚呆了。
是的,事情總是有出乎意料的發展。
 

這個旅店前臺居然是美女!
原來她因為生活上的拮据而不得不來做這份工作。
之前美女的那些奇怪行為終於有了合理的解釋。
 

沃爾夫雖然再次答應了美女的請求,幫助她隱瞞野獸。
但是,他仍舊為自己沒能在正確的時機幫助身陷困境的朋友而有些自責。
 

不過,沃爾夫來這裡可不是為了找美女閒聊的。
只可惜美女似乎也沒見到什麼史密斯先生和莉莉。
倒是看到過一個很像白雪公主的人,不過公主沒有理她,她也知趣的沒有上前搭話。
 

不管怎麼說,看來莉莉假冒的白雪公主確實來過這裡。
美女決定陪同沃爾夫一起去檢查207號房間。
 

美女對沃爾夫多次的幫助表示了感謝。
在這個世界裡,善意總會被人銘記於心。
 

也正是因為這種善意,美女經不住沃爾夫的請求,打開了207號房。
雖然這違背了她這份工作的原則。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野獸突然出現了。
該死的,真是什麼事情都能發生啊。
現在這個情況怎麼看都像是美女和沃爾夫正在溫情幽會。
 

野獸被這突如其來的打擊驚呆了。
自己的朋友和妻子,誰都無法接受。
 

美女趕緊上前解釋。
 

但是,憤怒的野獸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了。
任何的解釋對他來說都是欺騙。
他只願意相信他所看到的一切。
 

沃爾夫拙劣的交際技巧不但沒能救火,反倒是澆上了油。
兩個朋友因為奇怪的誤會開始了爭鬥。
 

雖然沃爾夫實力出眾,但是野獸也是塊難啃的骨頭。
打鬥變得異常的激烈。
這更容不下美女和沃爾夫解釋情況了。
 

沃爾夫終於抓住野獸的破綻。
刺瞎了他的雙眼——他知道這其實不會對野獸造成致命的永久傷害。
警長終於佔據了主動。
 

但是,揮向野獸的拳頭最終停在了半空中。
畢竟是自己的好友。
畢竟只是因為誤會。
 

而野獸可不認為是誤會,他想趁機反擊。
兩人一陣扭打,卻撞開了207的房門。
瞬間,打鬥結束了——因為房內的一切就是最好的解釋了。
 

看著房間裡的情況,野獸明白了沃爾夫和美女真的只是在調查。
他也為自己魯莽的行為而後悔。
房內的情況讓他不得不制止美女進入——太可怕了。
 

房間裡的床上全是淋漓的鮮血。
就像仍舊沒有幹透一樣似乎還在緩緩的流動。
這可能就是莉莉遇害的第一現場了。
 

美女還是忍不住進入了房內。
忍住驚恐,她開始回憶207房客的情況。
可能是個長期租戶,但是她似乎沒有什麼印象了。
 

沃爾夫決定進行細緻的調查。
他很快在地上發現了一個啃了一口的蘋果。
 

接著,又發現了一卷錄音帶。
 

桌上還有美酒。
似乎莉莉和史密斯先生只是在度過一個美好的夜晚。
 

煙灰缸的香煙居然是沃爾夫抽的牌子。
 

連美女都認為這個爛牌子只有沃爾夫會抽。
 

真是摸不著頭腦。
沃爾夫決定打開桌上的童話書。
也許書裡會有線索。
 

這居然是一本白雪公主的通話故事書。
這個大家熟悉的故事裡白雪公主是吃下了毒蘋果而死得。
 

突然,沃爾夫靈光一現。
房間裡也有一個啃過的蘋果。
難道史密斯和莉莉是在模仿故事裡的情節?
 

故事裡還說白雪公主死後躺在水晶棺裡。
在鋪滿鮮花的床上。
 

接著,沃爾夫想起了錄音帶。
他將其放入了答錄機播放。
 

美女立即想起了昨天晚上有一段時間一直在大聲的放這個音樂。
看來,兇手就是在這個時間做的案。
音樂只是為了掩飾。
 

而床上的花瓣也和莉莉手中發現的相同。
 

兇手是將這張床當成了白雪公主死後的水晶棺!
史密斯先生果然是在重現通話裡的場景!
而莉莉扮演的白雪公主就是他的道具!
 

沃爾夫有些憤怒了,看來這個史密斯先生很可能針對的就是白雪公主。
不是童話裡的,而是現實中的。
正在這時,他又發現了房內虛掩的衣櫃門。
 

打開衣櫃,一套公主裝出現在眼前。
 

這更加應正了剛才的猜想。
一切都是為了重現書中的故事。
 

故事已經發展到了最後,只差喚醒公主的那個吻了。
 

突然,沃爾夫注意到了衣櫥的地板。
一個信封掉在了那裡。
 

打開信封,裡面有許多白雪公主的照片。
看來史密斯先生是個跟蹤狂。
 

但是,照片裡不僅有白雪公主,還有沃爾夫。
有許多沃爾夫和公主在一起的照片。
難道之前的香煙是因為這個跟蹤狂史密斯還在同時模仿沃爾夫?
 

沃爾夫一張一張的看著照片。
然後——最為可怕的一張出現了。
 

克萊恩!
這個跟蹤狂,這個史密斯!
這個對白雪公主充滿幻想的人居然就是克萊恩!
 

怪不得美女什麼也記不住,怪不得喬其的人顧慮重重。
原來都是因為克萊恩。
而這時的克萊恩,正通過魔鏡看到了這一幕。
 

他暴露了!
他憤怒了!
他舉起了神燈,砸向了魔鏡。
 

破碎的鏡子裡只剩下他扭曲的臉龐。
這個幹練但有些刻薄的老人居然是如此齷蹉事件的真凶。
而這個掌握了大量非法魔法的敵人,也許將讓沃爾夫陷入更深的深淵之中。
 

第二章完結!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