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慄深隧 流亡 (Metro Exodus) 遊戲圖文攻略

16 二月

廣告

來源:遊俠網

【莫斯科】

莫斯科

  上來開篇OP告訴了玩家,我們一直在地下生活,但是我們的主角不相信地下之外並沒有任何生命,於是走出了地下出去調查外界的情況,手上的指標會一直告訴玩家該往哪裡走。

  手上拿的槍應該是S12K的改型之類的霰彈槍,沿路並不會有什麼抵抗,桌子上會找到一些彈藥。

  穿過廢棄的列車後會突然被一隻怪雷普,這時候不停的拍打E鍵QTE解決目標。

  打開最後一個艙門進入之時卻被一群異形雷普,好在幾個戰友及時趕到救下了主角(這COD一樣的劇情是什麼鬼,製作組你經歷了什麼?!)。

  被救援隊抬入基地後會從基地司令官口中得知主角自己是他女婿,而自己的這種行為則是在浪費基地裡倖存者的人的新鮮血液(畢竟受傷了要換血)。

  而在病歷上可以發現主角這已經是第三次作死了(真是頭有夠鐵)。閒逛一下後就可以出門和戰友們團聚了。

  見過岳父一頓寒暄之後,畫風一轉,主角就帶著老婆又去外面探險了(你們特麼什麼鬼??)。可以看到老婆手上的AK還更好一點,自己的只有20發彈匣,跟著老婆順著大樓的樓梯一路走下去來到室內。

  下樓後是連續的兩場戰鬥,依舊沒什麼難點,並且主角老婆就是一個大腿。

  給老婆搭把手爬上平臺後,能看到地面有火車開過,兩個人當場驚了,認為外面還有存貨的人。

  突然來了輛吉普車,主角拉著老婆上了車後卻被敲暈了,在車裡可以瞭解到還有被他們抓來的難民,而這些士兵則似乎是岳父的手下。

  接著,UAZ停下了,士兵在這裡槍決了搶來的難民,主角看不下去決定制止,但是卻只打死了他們的狗,接著被士兵打了幾槍丟下了懸崖。

  然而主角很幸運的並沒什麼事,沿路拿了醫療包給自己打了後能看到橋樑上的列車,接著從右邊的水管鑽入。

  由於鐵門鎖著,這裡只能從左邊的梯子爬入地道,這裡能聽到他們的作戰計畫,得知外面還有很多人存活,之後還能看到大火車頭。

  接著從地道內鑽出即可見到機師葉爾馬克(這代各種COD一般的NPC是什麼鬼啦!)。他非常不滿騎士團內部的行為,決心反抗騎士團,於是他會帶主角前往老大的房間(那裡關著主角老婆)。

  關掉燈後,蹲著貼著牆沿著陰影走到門後,葉爾馬克會給你指路。

  使用近戰敲掉站崗的人,接著用易開罐引開前面哨兵的注意力,葉爾馬克就會帶著主角離開這個區域。

  順著通風管道出去後遇到了對著老婆盤問的軍官,將他敲暈後又進入隔壁的指揮室,這時候隔壁的軍官又沖了回來,進入一場混戰,混戰之後軍官都被擺平了,但是機器被打了幾下冒煙了。

  但是這時候軍官卻說主角他們都是白癡,他們在打仗,他們這一下直接破壞了無線電管制。然而主角根本聽不懂,加上這時候葉爾馬克出來催主角了,主角夫婦倆當下決定rush出去。

  和隊友分別後主角則踏上了修羅之路(大霧),沿路殺掉巡邏的士兵後(記得多爆頭),進入對面的門內。

  進入火車站內殺掉守衛,和葉爾馬克匯合後,葉爾馬克會去發動引擎,而玩家則負責打開平臺閘門。

  搶奪了火車控制權之後,就遭到了天橋上的敵人攻擊,這裡只能利用掩體進行還擊了。

  雖然控制室崩塌了,但是主角二人還是回到了火車上爬上火車準備逃離這個鬼地方。

  然而剛剛開出們就被扔了個震撼彈,全員被俘,接著就是一出鬧劇,岳父出現了,瞭解了情況後岳父告訴主角現在還在戰爭階段,為了躲避核彈根據無線電定位轟炸所以一直執行無線電靜默,而主角則闖了這麼個大禍,最後岳父只能決定全體突圍,這也意味著是背叛行為。

  但是好景不長,部隊的裝甲列車追了上來,這裡必須要去解決部隊的裝甲列車,而闖禍的頭子主角就負責去炸毀對方的列車。

  沿著列車車窗進入後擊殺全部守衛,突入鍋爐房。

  最後在鍋爐房貼上炸彈,便可回到自己的車上。

  在裝甲列車的爆炸聲中,主角他們駛離了莫斯科。

伏爾加河
伏爾加河

逃離了莫斯科之後,主角一行人幾乎成了莫斯科的敵人,是不可能再回到莫斯科了,現在能做的就是打開收音機聽聽哪裡還有電臺,前去找大組織才有生存下去的希望。

找到電臺後一行人也認為有了希望,當下朝著目標地點前進,並且和伏特加慶祝。

順著鐵路線,首先經過伏爾加河。

火車開了一半就遭到了野蠻人的路障襲擊,火車也遭到了破壞,這下不能輕易的行動了。

當下主角二人組就前往對方基地探個究竟。安娜在塔吊上負責狙擊,而主角則通過劃小船的方式進入教堂收拾那幫熱性淳樸的村名。

在湖面上能看到教堂頂上有個什麼人在揮旗子,不用動手,先進入教堂找那個人問問話。教堂裡全是邪教徒。

到了教堂樓頂後得知這些人是被關在這的,這裡有個邪教頭子統治這塊區域,不過西面的塔吊上有個修理師傅可以幫助主角修好火車。

接著教堂會被人圍堵,殺出去後前往岸邊放下小船往回劃。

在湖面上會被大龍蝦襲擊,除了大龍蝦之外還有一隻超級巨型的鯰魚,將主角的船拍爛了。

好在杜克就在身邊,救了主角,接著主角順利回到了火車上彙報情報。

見過岳父後被委派去找到工程師,隊友給了主角一把氣動槍(個人感覺沒AK好用),橋下有一艘船,划船去對岸即可。

從集裝箱爬上起重機後,會遭到一群猴子的攻擊,不過那個修理工會在塔吊上狙擊支援所以不用擔心,繞著圈拉怪跑都能把怪耗死。

見到修理師傅後他會給你一個望遠鏡和鉤鎖,接著他也同意前往曙光號去修理,加入主角一行人的隊伍。

獲得滑索後就可以從繩索快速通過了,這時候無線電說安娜出事了,主角趕快順著座標尋找她。

避開藍色閃電在坑內會發現老婆,但是她暫時無法行動,主角只好繞一圈打開出路。門上看的見的鎖可以直接用槍打掉。

順著路繞一圈打開電錶通上電,就可以將閘門打開了。

看到安娜也被接應的隊友接上了,主角放心的回到了岳父那討論接下來的安排。

為了當那群人將閘門打開讓火車通過,等待接下來的商隊是最好的選擇,搶了商船混入基地打開閘門是最快捷的方式,但是其他人則表示要保護平民,那麼找一個客車的任務又交給了主角。

首先在前哨處和杜克碰面,他會告訴你敵人大橋守備非常嚴密,最好別硬闖那裡,絕對會被打成篩子。

順著座標前往加油站,接著坐船進入鐵路中心,這裡會有牽引客車所需的牽引車。

設施內只有一條路,但是沿路會有很硬的猴子圍堵主角,儘量打頭,實在不行往回拉怪打。

走吊橋的時候會被鯰魚襲擊,整個塔吊直接栽進了河裡,主角敏捷的爬上了對面的水塔,接著按照原定路線前進即可。

經過水塔後的平臺會連續遭遇2波非常大量的猴子+紅猴子的襲擊,建議一個個擊殺不要太快推進。爬過管道後就來到了大門口。

給控制室通上電,打開門後便見到了外界的陽光。

牽引車到手了,那麼就差列車了,來到目標據點(裡面基本是拿著AK的強盜),建議遠距離戰一個個打死,屠了基地後列車自然也就到手了。

帶著列車回去後岳父也給了主角最後一個任務,搶拖船,目標已經進入了港口,現在只要搶下拖船,就能混入邪教徒基地打開大門了。

在塔吊頂上能看到拖船靠在岸邊,船長在拖船上,其他人在外面守備,基本都手持步槍,只要控制船長就能控制船隊其他人,所以可以潛行也可以強攻。
planA:潛行,挨個清理岸上的守衛,建議給AK上消音(這樣可以直接一路殺進去)。
planB:強攻,掩體很多推進沒有難度。

拖船劫持成功,在黎明,騎士團開始行動了,杜克和主角負責混入敵人內部。

同樣可以執行潛入和強攻兩種路線,如果是強攻的話杜克會吐槽“你特麼動靜真夠大的,就不能從他們身邊悄悄溜過去嗎”。通過電梯進入二樓後會看到很多邪教徒在舉行什麼儀式,這裡也不用打直接繞到後方進入對方總指揮室。

不要管那些召喚沙皇魚(啥玩意?)的邪教徒,進入指揮室後會看到邪教頭子在那跳舞,他並不聽勸,所以杜克和主角遭到了圍攻,不過邪教頭子也就壯烈成仁了。

可惜杜克被擊中了,他沒法跟著一起撤離了(明明只要跳下去就行了!),主角搭上了列車,駛離了這個鬼地方,但是杜克被留在了這裡。

亞曼托
亞曼托

春季來臨,雖然杜克死了,但是腳步不能停,旅途還是要接著走,首先前往上校那邊匯合。

在艦橋,上校聯繫上了一個軍事基地的地堡,他們表示可以接收主角一行人,主角他們當下決定出發尋找安置點。

地堡的位置在亞曼托,主角一行人便前往了亞曼托選擇合流。

為了安全起見,上校決定由遊騎兵先去偵查,列車在後方等待。

換乘牽引車後,主角他們來到了地堡門前。

經過多道閘門後,上校決定由安娜,主角和上校本人前往接見領導。

但是在接見了之後卻發現了異樣,領導並不是那個領導。

接著天花板跳下好多手持冷兵器的人,將主角全部擊暈。

控制了三人後,醫生在主角面前得意忘形的說著自己就是政府,這時上校才發現他們不過是一群食人族。

接著可以看到小隊裡其他人在樓上殺了進來,接著他們突擊了下來救了主角一行人,但是安娜卻被醫生抓走了。

在清理乾淨了場上的敵人後,上校要帶隊控制指揮部,而主角則負責前往救援安娜。

電梯頂層後,主角便從另一頭出發了。

經過冷庫的時候會遇到大量手持冷兵器的敵人,但是畢竟還是人類敵不過火器,直接用槍收拾即可,不過也要小心沿路偶爾出現的手持火器的敵人。

經過通風管道後天橋上會出現敵人,記得小心頭頂。

在走廊內可以得知,騎士團已經奪取了敵人的指揮室,安全已經有了保障。

拉開閘門後會出現一個手持加特林的重甲兵,用大槍爆頭點死,要是閑的沒事幹可以近戰敲他,上去敲他一下後退(他會敲空),此外小心一下增援的雜魚即可。

敲掉了重甲兵後終於見到了安娜,好在她還沒事。

接著一直沒看見的部長出現了,他從背後敲了主角一榔頭,接著被安娜一刀殺了。

之後安娜領著主角進了電梯,帶著主角前往指揮室。

來到指揮室後發現所謂的領導已經全部殺掉了,騎士團利用指揮室的雷達搜索附近的信號和情報。

眾人決定離開這個鬼地方卻不知道去哪,這時候有人提議去裡海的地堡拿衛星圖,可以看到各個地區輻射量的計數,上校也覺得這個提議很ok√

收拾完了該拿的資料和情報後,是時候乘坐電梯殺出去了。

對面的歡送儀式非常熱情,隊友的火力也非常凶,來到牽引車後對方還是窮追不捨。

終於全員都搭上了牽引車,駛出這個鬼地方。

之前沒好好考慮,現在回到列車後上校再次考量了去拿人造衛星資料的提議。這樣,主角一行人當下前往裡海去地堡拿人造衛星的數據。

裡海
裡海

為了獲取安全的居住地,必須要前往裡海的通訊中心獲取衛星傳輸回來的輻射劑量地圖,主角一行人朝著裡海進發。

在接近裡海的區域,風沙漫天,這裡沒有暴風雪,有的只是無盡的沙塵暴,同時氣候乾燥炎熱水源短缺。主角他們看到了一輛汽車,接著那輛車朝村子裡開了過去。

除了那輛車完全是未知因素外,火車的燃油和水缸都要空了,沒地方補給一下的話根本沒法上路。看來只能暫時在這個地方整頓一下了。

雖然還有探明衛星通訊地堡座標等各種任務,但是當務之急是探一探車輛進入的村莊,畢竟是敵是友都不清楚,結果隊友的燃燒彈後就上路了。

朝著汽車前往的村莊前進,路上會遇到幾波猴子的攻擊,不想打完全可以一路跑掉。

來到汽車停泊的地方後會發現車裡並沒人,周圍也一片荒涼,為了探清楚發生了什麼看來必須往房子裡面一探究竟了。

房間裡面除了猴子什麼都沒有,倒是有一扇虛掩著的門,一腳踹開後來到樓頂卻被暴徒襲擊了,主角和其格鬥後將其反制了。

制服了這名叫索爾的暴徒後,一刀殺掉,獲得了一個類似車鑰匙一樣的東西,接著掛鎖下去就可以來到那輛麵包車旁邊。

剛用搜來的車鑰匙打開車門就來了一個猴子襲擊,當場捏爆這小兔崽子的臉。

接著達米爾出現了,看著主角和猴子在那廝打都不想說自己認識主角x。接著這貨又吐槽主角在這個沙箱裡玩的不亦樂乎(xxx…嘛不過任務更新了倒是w這下要前往通訊地堡旁邊燈塔的入口。

沿著路前往座標,路上遇到猴子可以直接撞飛(會一擋風玻璃的血√)。在這輛車內能偷聽敵人的電臺,得知敵人的首領是一位以男爵自稱的男人,他的排場非常大每次講話都有播音員提醒,廣播裡男爵表示要狠狠的教訓男主他們,並且把他們成為“火車幫”。

那麼先槍決幾個暴徒的人來殺雞儆猴√,接著會收到上校的指令,上校表示一位元叫蓋爾的女子聯絡了他們,她在燈塔被暴徒圍攻,如果幫她解圍的話,她能説明找到通訊中心。

在山谷的入口處停車後,就可以順著小道進入山內了,路上能見到各種著火的敵方士兵,估計是踩了陷阱被燒成了焦炭,廣播裡則充斥著男爵的咒駡。

只要把絆索剪了就能安全通過,當然也可以跳過去,順著小道一路向上就能看到天空,來到山上。

把燈塔樓下的敵人都清理乾淨後蓋爾會放下一個船做成的簡易電梯讓主角乘坐上到燈塔頂上。

見到蓋爾後收聽無線電,任務再次更新,上校要求主角前往地堡內找到13年開始戰後拍攝的衛星圖。

接著蓋爾會帶著主角前往地堡,首先給設施通上電,蓋爾會操作打開大門。

接著乘坐電梯下樓左轉前往內部,至於蓋爾則要在上面接應米爾達。

路上會遇到變異的蠍子,這些蠍子懼怕光照,用手電筒照射他們足以殺死它們(但是速度不快,要效率還是直接突突)。道路只有一條,沿著狹窄的通道進入地堡內部。

鑽過廢墟給設施通上電後,會在電臺收聽到米爾達和蓋爾匯合的消息。

穿過通訊大廳後,由於光照減弱,蠍子的數量會越來越多,注意分配子彈和活用手電筒擊殺蠍子。

在內部電臺室能拿到蓋爾一家的照片,磁帶則訴說了就算知道結局如何,士兵們還是堅守著自己的崗位,直到死。

穿過通風管道,終於在資料室找到了需要的衛星圖,那麼也是時候帶著收穫離開了。

原路返回即可,米爾達和蓋爾則會在電梯下方接應。

匯合後,三人一起離開了這個地堡。

回到上層後會發現米爾達將車挪到了後門處,而安娜則負責前哨的工作,在哨站內偵查,先和安娜匯合看看目前的情報。

這時候男爵發表講話了,他表示我方勢力是軍方非常震驚,但是他居然還打算不自量力繼續對著幹,看來戰爭是不可避免了,總之還是先去安娜那看看有什麼新情報沒。

安娜就目前敵人勢力的分佈進行了分析,瞭解這些後是時候返回火車了。

帶著衛星圖回到火車後,還有更嚴峻的問題等著主角,水和燃料,全部缺乏,這是非常要命的問題。

蓋爾他們找到了水,而水自然是敵人的水,那麼下一個任務就是要滲透進敵方基地偷水。

整頓好後就可以出發了,男爵在廣播裡說有人襲擊了他們的基地,而軍方則否認了此次事件和他們又關聯x。

路上順便再殺幾個暴徒告訴他們什麼叫軍方的做法√,在山下的涼棚內能看到真正的男爵,他說是因為要保護他所以暴徒們把他安置在這,而廣播裡的男爵則是替身,替身在暴徒的要塞內,真正的男爵已經可悲的被流放了。

在男爵的奴隸站內,可以聽到男爵的廣播直接對話,他表示主角這人開著車亂晃在那解放平民就是在破壞他的秩序,給這個不毛之地的人帶來死亡,接著便不再說什麼了。主角也要繼續自己的任務。

在接近目的地的時候會有暴徒開車來攔截,全部殺死。

見到達米爾後,便和達米爾一起從山洞的後方滲透,執行偷水任務。

電量,毒氣面罩,裝備完畢後便可以穿過洞窟了。

沿路會遇到三波猴子的攻擊,而且場地還會被岩漿燒灼,多加注意腳下。

從山洞裡出來後能看到上面的水車,達米爾會爬上去,主角則走樓梯一路殺上去。

在上層敵人不少,可以殺光也可以借助陰影潛行過去。達米爾會在大門打開時開車沖出來接應主角,主角要做的就是打開大門。

拉下哨所頂部的拉杆後,達米爾也成功偷到了車。

主角也一躍而下跳上飛馳的水車頂。

坐在水車裡,阿爾喬姆累的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水車已經在基地了,而暴徒則趁著沙塵暴圍攻火車,主角一行人反擊並殺光了暴徒。

收到了男爵的見面禮並不會有什麼壓力,只會讓人鬥志激昂。

接著就要執行最後一個任務了,偷油罐車,不然火車根本跑不動。

男爵那邊也在做準備,為了迎擊軍方,越接近要塞天氣就越昏暗,先去匯合在前哨等著阿爾喬姆的達米爾和蓋爾。

那麼到了要塞,只有3個人肯定不能正面強攻,而是選擇從地下管道進入。

順著小道一路往裡走,通過映在牆壁上的影子能提前發現敵方的哨兵。

從地下出來後,就能看到要塞全貌了,搶到敵方的列車後發現油罐也是滿的,這是最好的消息了。

但是壞消息是大門打不開,這時候男爵表示,要見見我方的代表,進行一場談判,阿爾喬姆則作為代表進入要塞進行談判。蓋爾說她有她的計畫則單獨離開了。

沿路能看到整個要塞的設施,男爵在要塞的最頂層。

經過紅地毯後在頂層內見到了男爵,男爵邀請主角喝一杯不過拒絕了。

男爵表示交出蓋爾他就給主角他們燃料,看起來是雙贏的交易。

結果蓋爾突然殺出來,男爵直接躲入了門後,聽到槍響的衛兵開始源源不斷的沖進來。蓋爾則選擇了科學上網到門後面和男爵戰鬥。

清理掉圍攻的衛兵後達米爾也殺了上來,和達米爾一起破門而入後發現蓋爾被男爵卡著脖子。

男主上前救助蓋爾卻被壓住,這時候突然傳來安娜的無線電,接著安娜一槍狙爆了男爵的頭。

上校的無線電也傳了進來,火車接上了準備出發了。蓋爾為了自己的夢想要留在這。

達米爾,為了他的夢想也選擇留在這,他將主角掛上鉤鎖並推了下去。

針葉林
針葉林

夏季,雖然走出了沙漠,但是安娜似乎身體並不好的樣子,受到風沙影響的安娜不停的咳嗽。

接著安娜慢慢的和阿爾喬姆說起了她的過去,曾經安娜的家庭是因為她的父親破滅的,由於岳父非常嚴苛,導致安娜的母親壓力非常大,安娜的母親經常依賴酗酒解壓。而安娜則提到了符拉迪沃斯托克這個地方,這也是安娜的母親說要帶她去的,不過一切都被安娜的父親毀了。

在安娜母親自殺後,安娜的父親就戒酒了,並且無微不至的陪著安娜,從不讓安娜有危險,一直看護著她。現在安娜則和阿爾喬姆走到了一起。但是大家一起出來,最後卻在路上各自在自己的目的地停留而分崩離析,不免有些傷感。

來到列車車廂,整個列車車廂被喜慶的氣氛包圍著,原來是斯捷潘要和卡蒂亞結婚了。

接著岳父又帶來一個好消息,經過研究,他們看到了一個新的好地方適合居住,在一個水壩上,環境和空氣都很好。

接著,在岳父和大家的祝福之下,見證了斯捷潘和卡蒂亞的婚禮。

就在乾杯的時候,安娜突然倒下了,並且還咳出了血,躺在沙發上,安娜說當時食人族的醫生說她吸入過量毒氣導致肺部在慢慢分解,說她活不久了。

在艦橋進行一波分析後大家覺得可能是之前風沙太大的影響,所以先去宜居地看一下安娜情況會不會好轉,實在不行的話就要去新西伯利亞找卡蒂亞母親記錄的藥物。

雖然新西伯利亞和這邊相距還有四千公里的路程,但是葉爾馬克和大家都表示沒有問題。

接著上校給阿爾喬姆下達了新任務,去偵查目的地的情況。回到車廂後和安娜說明了計畫。

斯捷潘彈著吉他唱了一首歌,緩和了列車內的氣氛,這首歌還是以上校為題材創作的。

這時候上校重新提到了之前所說的需要偵查小隊的事情,至少還要一人陪同阿爾喬姆,阿廖沙自告奮勇前往,安娜則表示阿廖沙大概只是想看亞馬遜人和女人x

小孩子表示上校還很年輕,上校開心的笑著說這個年紀都想要重孫子了,言下之意催安娜生個孩子給上校抱抱w,而上校呢,則想要教孩子一切,持槍啊射擊啊各種各種,甚至還可以去想想莫斯科怎麼辦。

畫面一轉來到了針葉林,作為前哨斥候的阿爾喬姆和阿廖沙已經搭乘軌道車出發了。

在這樣的山谷裡待著,阿廖沙說估計上校的腳都能長回來。

軌道非常脆弱是沒法直接通過的,所以曙光號還是要走大路,但是大路鐵軌有破損會拖一段時間,預計在水壩匯合。

正當沿路欣賞美景之時,突然視角一斜,地面塌陷連人帶車栽進了水裡。

為了在水中浮上來阿廖沙吧背包丟了,但是無濟於事,就在快失去意識的時候似乎有誰將阿廖沙從水裡拖了上來。

似乎是一個叫奧佳的單獨吧阿爾喬姆拖上了岸,但是怎麼都沒法讓阿爾喬姆吐出嗆入肺中的水。

最後奧佳對著阿爾喬姆來了一記重錘,終於吐出了嗆著的水,奧佳和阿爾喬姆要小心當地人之後阿爾喬姆又昏了過去。再次醒來之時阿爾喬姆看到一隻馴鹿在舔自己的臉。

清醒過來的阿爾喬姆順著小路進入了一個小院子,在雕像的背後獲得了一把弩,在丟失了所有裝備後這大概是阿爾喬姆唯一可以用來防身的東西了。

在門上的便條上可以發現這裡的勢力有海岸兄弟會和土匪兩方,不過當務之急還是要順著路線一路前往水壩和大家匯合。

順著路標前往水壩,除了丟失裝備還有個問題就是阿廖沙不見了,不由得讓阿爾喬姆一陣擔心。

穿過大橋後會見到列寧像,旁邊是一所小學。

再往橋頭走會發現有2個海盜表示這是他們的地盤,沒事別沖進來搗亂,不然就揍他。

但是這個基地裡的教堂頂上有繩索,必須要用這個前往對面,只能把村子屠了。

掛繩到對面後差點摔下去,不過還好,至少抓住爬上來了,在爬上來的過程中發現有一隻超大的熊在追著狼跑來跑去。

順著標記穿過山谷,途中偶爾會有幾隻狼來攻擊不過幾乎沒威脅。

但是穿過山谷之後卻踩了陷阱,從他們的對話中可以得知阿廖沙已經被他們給抓了。接著又得知自己的背包也被他們拿上來了,找回裝備指日可待x

接著那頭大熊出現了,面前這些開拓者和大熊打的不可開交,從開拓者使用火攻可以得知大熊似乎弱火。

阿爾喬姆趁亂割開了繩索跑了出來,也撿回了自己的包。

再往前便是這些海盜的營地,從他們使用的裝備來看和之前學校遇到的應該是同一撥人。當務之急是殺進去解救阿廖沙。

在三樓的小教室內部可以發現阿廖沙已經自己跑了,桌上留了一個夜視儀,既然阿廖沙已經不在這裡了,那麼先順著路前往海盜口中提到的教堂看看有沒有什麼情報,那裡距離水壩也非常近。

從海島營地後方的繩索掛下後順著地下小道前進會通往一個房子的地下室。

從地下室出來後通過對外外面的巡邏士兵的觀察可以發現他們手中都持有槍械,應該是海盜口中的土匪。

清理乾淨了土匪基地內的士兵後順著山后的小路往上爬,能前往山頂。

在山頂上右側就是教堂,從鐵門進入後進入院子。

本來剛要拉繩子結果卻發現大熊在門裡面,大熊血量很厚,衝鋒也挺快,場地很大多繞圈即可,攻擊多爆頭,大熊頂不住火槍的。

受到一定傷害後大熊會跑下山,戰鬥也就告一段落了。

戰完大熊接著回去拉繩索放下梯子爬上教堂頂,在教堂的樓頂又見到了當時救了自己的奧佳。

從奧佳口中得知阿廖沙已經前往水壩了,而海盜們則準備進攻火車。

奧佳告知了阿爾喬姆如何前往水壩,首先要在海盜手裡搞條船,接著前往木材廠的樓頂,在那裡掛繩下去。

之後奧佳則告知了阿爾喬姆他們的過去,得知土匪和海盜以前爆發過戰爭,而海盜則更類似于兄弟會的組織,在和土匪的衝突中,海盜他們的老師自殺了,海盜也分成了好幾個派系,各自有著各自的主張。海盜裡有一位叫上將,不肯拋棄木材廠,就算是輻射非常高了已經,仍舊不願離去,最後所有海盜都離開了只剩下他還留在那。

接下來就是前往海盜的營地去搞一艘船,依舊和之前一樣直接屠村。

在門口的柵欄處將大門拉開後就可以坐上船隻離開這個地方了。

在大樹腳下停下後就可以前往木材廠了。

進入木材廠後一片漆黑,首先要把木材廠的電源接通,來到木材廠背後打開發電機。

電力輸出後,就能打開電源坐電梯前往二樓了。

進入二樓踹開生銹的鐵門會發現上將坐在輪椅上,他邀請阿爾喬姆喝一杯,在這裡一個人太久了他似乎已經寂寞的精神有點不正常了,經常和身邊的兩具屍體對話。

而上將對於前來聊天的阿爾喬姆感到很開心,想挽留阿爾喬姆,接著上將有點犯困,頭也慢慢低了下去。

上將也睡著了,也是時候離開了,前往二樓掛繩去對面,途中可以通過電臺得知這裡的藥方全空了根本沒有什麼藥物剩餘。

到了對岸後就可以見到水壩的地基了,從洞口進入。

洞裡陰暗潮濕還有蜘蛛和蠍子,記得時刻開著手電筒,在大廳裡需要打開大門才能接著通過,不過地上只有一個空油桶,沒辦法啟動發電機。

在樓上拿到一桶滿油之後下樓加油啟動發電機,接著打開大門。

通過大門後一路往樓梯上走,就會聽到前方傳來無線電的對話聲音,聲音的主人似乎是阿廖沙。

接著阿廖沙和阿爾喬姆說這個地方不適合居住,水壩很快就會坍塌,接著這裡一塊全會完蛋。而現在我們要趕快去水壩和大家匯合才行。

阿廖沙路上說著奧佳多麼多麼棒,天氣逐漸變差,在過橋的時候,橋坍塌了。

接著大熊也出現了,壓在了阿爾喬姆身上,阿廖沙為了救阿爾喬姆朝著主角扔了燃燒彈,點燃了大熊,阿爾喬姆趁著現在從石塊下爬了出來。

爬出來後要和大熊二回戰,大熊的血似乎已經回滿了,好在周圍掩體非常多,依舊是繞著圈子溜大熊。

一番苦戰之後擊敗了大熊,阿廖沙也趕過來在危機的關頭抓住了阿爾喬姆沒讓他一起摔落懸崖。

奧佳前來送行,阿廖沙則表示一切都沒問題的,同時要遠離大壩,很快就要坍塌了,接著阿廖沙和阿爾喬姆一起掛繩前往大壩頂。

這時候火車剛好通過此處,和阿廖沙一起沖上了火車,終於和大家匯合了。上校卻表示安娜的情況很糟糕,沒有藥物治療的話基本不可挽回。

新西伯利亞
新西伯利亞

安娜的病情一天不如一天,在車廂裡,安娜拿著以前太平洋的照片給阿爾喬姆看,跟他說不希望看到她和上校這樣為她操心的樣子,很心痛。

接著卡蒂亞來到了列車內,給安娜打針,阿爾喬姆也走出了列車車廂。

出門就看到克列斯特叫阿爾喬姆過去談話,車廂尾部的工作臺上掛著改裝中的重型裝甲,胸口還有鉛板。

來到艦橋發現所有人都坐在一起開會。分析的主題是衛星掃描輻射劑量表示。

之前他們一直以為綠色區域是輻射區域而紫色區域是錯誤,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如果輻射指數非常高掃描器也是會報錯的。而這意味著新西伯利亞的輻射值高的爆炸,光現在距離新西伯利亞500公里外的地方輻射值就已經和莫斯科一樣了。雖然這些都是二十年前的資料,但是新西伯利亞的輻射指數肯定還是致命的。

作為安娜的直接關係人,阿爾喬姆和上校一起進入新西伯利亞獲取藥品,軍團其他人也想去但是上校並不同意。

而且藥品具體位置也不是很清楚,加之曙光號的維護也需要人員儲備,所以肯定不能全員一起上。

這時候葉爾馬克提出鐵道科技博物館內有大型鏟雪車,可以用來給曙光號鏟雪。

那麼維護曙光號的任務就落在了其他隊員的身上,任務分配完成後即可開始。

為了列車內所有人的安全,騎士團的人輪流在外界監測輻射值。托卡列夫表示只能拼湊出兩套完整的重型抗輻射裝甲。

這套重型盔甲能擋住放射塵埃,但是暴露在高輻射值的環境下還是很危險,雖然盔甲已經非常重了,托卡列夫表示還是能加裝鉛板增加防禦能力。

上校表示又不是去參加舞會的,能有幾個小時就可以了。

接著又得知在外面出行會有一輛麵包車,那輛車也會打上厚厚的鉛板,所以沒事最好待在車裡。葉爾馬克告訴阿爾喬姆以前他就在鐵道實驗設施工作,還測試了很多東西,但是之後想做個博物館卻沒地方放,於是博物館建在了新西伯利亞。

山姆是第一個在車頭監測輻射值的人。

山姆鼓勵了阿爾喬姆,做一個真正的戰士。

新西伯利亞,整個城市幾乎都埋沒在冰雪之中。地面之上是一切都被冰凍的死城。

不過輻射指數非常高應該是不會有瘋子搶藥店了,有的話那就是真瘋子x。

測得輻射指數後,火車繼續向著城內前進。

進城之後能看到停泊的各種列車..說明這些人最後都沒跑掉。

任務分配是曙光號開往城南的西伯利斯卡婭站補給,阿爾喬姆和上校駕車進入地鐵站。

最後看了一眼安娜之後,上校和阿爾喬姆整理裝備準備出發。

裝備完畢,阿爾喬姆和上校登上裝甲車出發了。

阿爾喬姆負責導航,上校負責開車。

駛離列車後,經過了不少裝甲車的地方,有BTR80和T90等坦克在路面上停著,估計是軍方封鎖交通導致的。

接下來負責的工作對調,阿爾喬姆負責開車,上校負責導航。

開上主路後,暴風雪越來越大了,幾乎吹滿了整個風擋玻璃。

繼續沿著主路前進,輻射值會越來越高,天氣也越來越差,接著主路上橫著一輛T90,他的炮管攔住了去路,這裡只能下車步行了。

步行到達前方的十字路口即是地鐵站的座標了。

不過十字路口現在變成了一個大坑,完全坍塌了,既然下面是地鐵站,那就順著路線下去。

打開地下的列車車廂後,上校和阿爾喬姆順著列車車廂一路前進。

進入地下深層空間後,空氣變得相對潔淨了起來,沿路會遭到變異生物的襲擊,不過都沒什麼威脅。

清理了一波生物後來到了新的地鐵站內,繼續順著列車前進。

路上還會遇到兩撥大老鼠的襲擊,充其量只是老鼠而已,沒什麼威脅性。

在地下的避難所內得知軍方發了些綠色的藥品,這些是抗輻射的藥劑,但是藥劑很快就用完了,這些難民也就玩完了。

從水裡穿過的時候會感覺水裡和屋頂上有長著什麼變異生物,這也預示著水裡挺危險的。

經過一個處決坑後,阿爾喬姆和上校進入了更深層的區域。

在穿過深層區域的時候甚至能看到二戰的德國四號坦克殘骸,真是什麼都拉出來用了。

借著信號彈的光芒,可以看到似乎有些類似靈魂一樣的黑影在車廂內笑著,交談著,大概是幻覺吧。

在大門前,會被大老鼠圍攻,不過數量並不多也很好對付。

打開閘門後,進入了西伯利斯卡婭站。

聽到水管蓋內有動靜阿爾喬姆和上校去偵查了下,結果發現一個小男孩沖了出來穿過了柵欄門準備逃跑,上校搭橋讓阿爾喬姆從柵欄門的上方通過前去追小男孩將他堵住。

追著小男孩跑了一大段路後卻遇到了盡頭,而鐵絲網對面則是堵在前面的上校,小男孩肯定藏在這裡某處。

在垃圾桶內找到小男孩後,他跑到對面結果被上校逮了個正著。從小男孩口中得知他叫赫列勃尼科夫。

上校表示軍隊不會對平民尤其是小孩子動手,如果有誰要對小孩子動手,上校就對他動手,之後和小男孩一起前進。

在路上小男孩問上校他們從哪來,上校表示是莫斯科,接著小男孩表示綠色的藥品研究所估計都沒了。

接著阿爾喬姆和上校在小男孩面前殺了一大幫老鼠,小男孩表示他們好厲害,並從後方幫他們把門打開了。

在小男孩的家裡得知,小男孩的父親拿到了最新的衛星地圖,上面有目前的輻射成像,接著便要聯繫曙光號更新任務和情報了。

接著上校以大局為重,前往通訊中心去拿衛星地圖,而阿爾喬姆繼續先前的任務,去研究院拿藥物。

取得藥物之後和上校匯合回到曙光號,小男孩這時候表示他還剩下3個抗輻射的藥物,上校給了阿爾喬姆一支藥劑,接著阿爾喬姆上路了。

接下來的路就是一個人走了,路上依舊只有大老鼠一個威脅。

一路順著屍體走會來到積水處,這裡會遭到很多大老鼠的攻擊,多利用車廂和地形反擊。

穿過殘破的列車車廂後會來到積水處,水面上停著一艘小船,這裡要換水路的形式前進了。

這裡空氣會越來越髒,經過水路來到廣場內會遭到大型水蛭的襲擊,將他們擊斃後接著划船前進。

上岸後順著列車頂部移動到控制室內。

放下吊橋後穿過休息室前往下一個塔吊處。

操縱塔吊放下小船接著通過水路前進。

這裡的輻射值已經很高了,阿爾喬姆划船進入地下淺層的時候就暈了過去。

由於輻射值太高阿爾喬姆已經出現了幻覺,看到了安娜的幻影,意識到問題的阿爾喬姆給自己打了一劑藥物,安娜的幻覺也隨之消失了。

高輻射的影響非常大,現在的阿爾喬姆已經快站不穩了,順著列車艱難的往前移動。

順著光線進入小房間內,就聽到無線電內傳來上校的聲音,他已經拿到了地圖準備前往研究所接應阿爾喬姆了。

順著光芒來到地表,地面上有很多T90堆積在這裡。沿著坦克的殘骸一路前進。

和這些坦克的殘骸擦肩而過,他們殘留的電磁波和訊息似乎傳入了阿爾喬姆的腦內。

一段記憶,時間回到了20年前,視角在T90的車長位置,身邊是BTR80裝甲車和另一輛T90坦克。

T90開火了,穿甲彈轟碎了地鐵的入口。

一片黑暗,隨著意識的回歸,阿爾喬姆支撐著身體重新站了起來。

依舊是順著坦克殘骸一路前進,進入地道。

穿過地道再次來到地面上,收到了上校的無線電,上校表示由於路況各種封鎖所以會晚到。

穿過地表各種殘骸後進入了研究院。

在研究院內的磁帶可以聽到新的藥物可以刺激組織再生,從而治癒已經勢力破碎的肺部。

來到屋頂後卻遭到了一直大猩猩的攻擊,現在的身體狀態根本無法戰鬥,趕快從大猩猩身後的小門鑽入。

進入後發現鐵門鎖著,下樓打開發電機接著上樓接通電源打開鐵門,此時阿爾喬姆再次出現了幻覺,看到了安娜的幻想,大概抗輻射藥劑的藥效已經過了。

隨著在暴露在輻射下的時間越來越長,阿爾喬姆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視界也越來越黑。而大猩猩還在身後窮追不捨,一路往上繼續前往研究院的高層。

阿爾喬姆的幻覺越來越嚴重了,再次看到了安娜倒在地上的樣子。

給她戴上了毒氣面罩卻發現這是一具早已死亡的屍體。

穿過一堆屍骨堆積的閘門,能看到2只大猩猩在這裡鬧騰,別管他們,給設施恢復電力接著打開電源通過下個閘門。

順著幻覺的引導進入電梯,接著電梯急速下墜栽了下去。

終於,取得了藥物,阿爾喬姆清點了藥品後準備離開。

但是大猩猩突然殺了出來,和阿爾喬姆在平臺上廝打著跌落了下去。正如上校所說,阿爾喬姆一直運氣不錯,大猩猩被冰柱紮穿了而阿爾喬姆只是跌落而已,接著阿爾喬姆昏了過去。

迷迷糊糊中阿爾喬姆看了看手上的輻射計量儀,遠超最大刻度。又過了段時間,一輛車出現了,上校從上面下來了,但是上校的身體狀況一樣不好,走到阿爾喬姆面前都休息了好幾次。

上校從身上掏出一支藥劑紮在了阿爾喬姆的身上,接著將阿爾喬姆拖上了車。

上校在開車的時候一路和阿爾喬姆說話不許阿爾喬姆睡著,但是阿爾喬姆還是昏了過去。再次醒來之時看到小男孩在開車,而小男孩看到阿爾喬姆醒來之後興奮的跑過來問他狀況怎麼樣。

阿爾喬姆醒來後推了推上校,但是上校並沒有反應,小男孩和阿爾喬姆說上校教了他開車,告訴他直接往前開就好,但是他並不怎麼會開,阿爾喬姆坐上了駕駛位,開車帶著大家回去。

月光照在地面上,阿爾喬姆開著車載著三人回程,小男孩喋喋不休的和阿爾喬姆說著話,說他爸爸是個英雄,還說上校多麼多麼的厲害。(回程的BGM超贊啊..吹爆!)

在過河的時候上校吧小男孩扛在肩上…月亮好圓,夜景好漂亮…

在快睡著的時候小男孩還會搖下阿爾喬姆。

天明了,阿爾喬姆到達了指定的地點,轉身推了推上校,但是沒反應。

阿爾喬姆拉開車門卻站不穩,倒在了雪地上,這時候,裝備了鏟雪車頭的曙光號出現了。

接著騎士團的大家跳了下來朝著阿爾喬姆沖了過來。

終點站
終點站
貝加爾湖

遊戲有好結局和壞結局兩個結局,途中杜克,達米爾,阿廖沙只要保住2個NPC留在隊裡就是好結局,少於2個則是壞結局。留住NPC的判定是是否亂殺了太多的人,戰鬥的時候多用拳頭砸暈人別殺掉導向就是好結局,反之壞結局。

BAD END-阿爾喬姆死亡

剛被隊友接到,阿爾喬姆便被眾人抬進了火車內,阿爾喬姆身上的輻射指數非常的高,就連接近他的人都要非常小心,上校身上的輻射讀數則是直接報錯了,根本無法讀出數值。這也意味著上校選擇將本來自己用的藥劑留給了阿爾喬姆,而一把年紀的上校則靠著自己的身體和意志硬撐。

輻射指數過高的阿爾喬姆根本不省人事,當下最緊急的救助方法就是通過輸血進行換血,彌補阿爾喬姆的造血和修復功能。在阿爾喬姆的意識中,他則是橫臥在一個地鐵隧道內的軌道上。

每個隊員輪流給阿爾喬姆輸血,和阿爾喬姆說著一直以來的各種點點滴滴,和阿爾喬姆說不許死…

令人遺憾的是,新鮮的血液不夠了,只有這麼幾個人無法維持阿爾喬姆的血液需求,安娜嘴裡說著上校已經死了,不希望阿爾喬姆也離開她。

視角切回地鐵隧道內,一束光由遠而近的靠了過來,是曙光號,接著火車撞上了臥在鐵軌上的阿爾喬姆。

視角來到曙光號內部,阿爾喬姆從床上坐了起來,跌跌撞撞的順著車廂往艦橋走去,沿路見到了尤金,波旁…

在艦橋,阿爾喬姆見到了可汗,可汗幫助阿爾喬姆回憶了他的點點滴滴。

接著可汗告訴了阿爾喬姆,這趟死亡列車是無法停止的。

可汗剛說完,上校出現了,他站在艦橋上,將火車提速。

火車出了隧道,前方似乎出現了一個月臺,上校停下了車讓阿爾喬姆前去看看。

阿爾喬姆下車在月臺上拿到了一張明信片,上面畫著的是貝加爾湖。火車駛離了月臺。

貝加爾湖,山頭上有2個墳墓,掛著帽子的是上校的,貼著明信片的是阿爾喬姆的。

軍團全員鳴槍禮。

GOOD END-阿爾喬姆存活

阿爾喬姆被抬上了火車。

全員給阿爾喬姆輸血,由於杜克他們都在,血源足夠。在阿爾喬姆意識裡的視角中,上校拉著阿爾喬姆的手一步一步將他帶出隧道,來到了山頂上,面前是貝加爾湖。
上校“我有一個女兒,但我還想要個兒子……一個固執的人,和我一樣……也和你一樣……”
上校建立軍團是為了守護人,守護所有人。
上校“站出去領導他們,不要忘記建立軍團的初衷,因為我已經有點忘了……再見了,指揮官……是時候醒來了”(擁抱阿爾喬姆)

貝加爾湖,眾人在山頭紀念上校,軍團指揮權移交給阿爾喬姆。

To live without Hope is to Cease to live——Fyodor Dostoevsky
FI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