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靈古堡 2 重製版 彩蛋解析及位置介紹

30 一月

廣告

作者:瑞破受氣包

來源:遊民星空

布萊德·維克斯的海報

  布萊德·維克斯是原作中浣熊市警察局S.T.A.R.S.小隊阿爾法分隊的一名飛行員,之前曾幫助克雷爾的哥哥克裡斯和姬爾逃離險境。

之後在《生化危機3》中被“追蹤者”的觸手貫穿胸膛而死。

在1998年版本的《生化危機2》中,如果你不拾取任何武器和道具的情況下進入警局的話就可以在入口的地下通道處看到一個神秘的喪屍——也就是布萊德·維克斯所變的。

然而在本次的重製版中,他不會像原版那樣現身了,不過在裡關的同一地點我們可以看到一幅關於他的海報(如上圖所示)。

追蹤者

  提起“追蹤者”想必大家都不會陌生。它是《生化危機3》中的BOSS,比《生化2》中的暴君還要強大一個檔次,它們有著同樣高大的體型和破牆的能力。

在本次的重製版中也出現了疑似它的蹤跡。

例如警察局二層的淋浴室牆上可以看到一個大破洞,看起來像是被一個大傢伙砸穿了。

起初我以為這是被暴君砸穿的,但從時間點來看,《生化3復仇女神》的前半部分發生在《生化2》的時間線之前,這時候本作的暴君(Mr.X)還沒有被抓進警察局。

當時的劇情是姬爾被追蹤者一路追殺到警察局,並且追蹤者的目標是追捕S.T.A.R.S.的成員。

那麼淋浴室通向哪個房間呢?沒錯,它直接通往S.T.A.R.S.辦公室。

JOJO的奇妙冒險

  《生化2重製版》的有趣之處在於它幾乎包含了1998年原版遊戲中的每個彩蛋,無論現在來講這些彩蛋的意義是否還像當初那樣重要。

1998年同年,卡普空發佈了一款基於《JOJO的奇妙冒險》系列漫畫的格鬥遊戲。

這款遊戲大概在當時候與《生化2》有一些交集,因為在當時《生化2》原版的主辦公室的一個儲物櫃上寫著“JOJO”的名字。

20年後的今天,儘管這20年沒有繼續出過《JOJO》系列的遊戲,但這個“JOJO”的彩蛋(一模一樣的手寫體)依然出現在了《生化2重製版》警察局一層西側辦公室的儲物櫃上。

瑞貝卡·查姆博斯生活照

  原版《生化危機2》中出現的“瑞貝卡·查姆博斯照片彩蛋”也被重做了出來。

原版中,如果你調查威斯克的辦公桌50次,就可以獲得一卷【膠捲】,拿到【暗房】沖洗之後就會得到瑞貝卡的生活照。

在本次的重製版中,如果你找到並去暗房沖洗了“藏身處”膠捲(或者沒有沖洗照片),之後前往【S.T.A.R.S.辦公室】旁邊的威斯克辦公室裡,打開桌子的抽屜可以獲得武器配件。

許多盆友到這一步之後可能會直接離開辦公桌了,但其實在這個抽屜裡還藏著另一個【膠捲】,並且沒有任何的按鈕提示。

只需要再次檢查辦公桌,就可以拾取這個膠捲了。前往【暗房】沖洗這個膠捲之後就可以得到“瑞貝卡·查姆博斯生活照”。

“Wellcome”歡迎標誌

  這的確本作中的一個彩蛋,來由是原版《生化2》中的一個錯誤。

在《生化2重製版》中來到警察局一層【西側辦公室】,抬頭的話會看到靠近天花板的地方掛著“歡迎里昂(Welcome Leon)”的橫幅標誌。

而原版《生化2》中,這個歡迎里昂來上班的牌子是在里昂的辦公桌上出現的,並且出現了拼寫錯誤——Welcome拼成了“Wellcome”。

讓我們再回到重製版來觀察一下這個橫幅,我們就會發現在字母“L”和字母“C”的中間有一個非常明顯的空間,就像掉了一個字母一樣——而事實上就是這樣,在附近找一下,就可以在附近的一張桌子上找到掉落的字母“L”。

《喪屍圍城》

  《生化危機》系列並不是卡普空唯一的喪屍生存題材遊戲,同類型的還有以記者弗蘭克·韋斯特(Frank West)為主角的《喪屍圍城》。

在《喪屍圍城》系列中也曾經出現過《生化危機》的彩蛋,例如一代的“姬爾三明治餐廳”。

你可以在《生化2重製版》開頭的街道玻璃上看到一張海報,海報上的廣告寫著“弗蘭克·伊斯特(Frank East):自由攝影師招聘”。

“我們做到了!”

  早在2015年官方預告片公佈之前,《生化》系列製作人平林良昭就曾在油管上透露過:《生化危機2》的重製版已經獲得了卡普空的批准。

當時公佈這個消息時,他興奮地向大家展示他襯衫上那行可愛的不太完美的短句“我們做到了!(We do it!)”。

在警察局一層大廳旁邊【接待處】裡有個半身像,半身像下面牌子的底部同樣可以看到這句話。

米克漢·維克多(生化3)

  米克·維克多(Mikhail Victor)是U.B.C.S的隊長,被派往浣熊市處理“T病毒”爆發。他是一名相當英勇的俄羅斯戰士,為了拯救姬爾等人在與追蹤者的戰鬥中犧牲。

本次《生化2重製版》中在離開警察局停車場之後可以在街上看到一家“米克漢俄式餃子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