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奇兵 無限之城 穿越原理探討案例分析劇情圖解

19 四月

廣告

來源:A9VG

作者:rheingold

 

《無限》的世界觀基於平行世界,多重宇宙。 其具體構成方式猶如“概率樹”一樣,每個可以產生不同結果的點,都會分裂出相應數量的平行世界。 大到人的生死,歷史進程,小到微觀粒子,無外如是(如下圖)。

 

 

每個不同的世界並不是孤立隔絕的;《無限》的世界,不同的平行宇宙可以通過時空裂縫(Tear)連接起來。 當裂縫較小的時候,聲音和光可以穿越不同的平行世界;當裂縫夠大的時候,幾乎任何事物都能穿越。 在各類科幻作品中,時空穿越的設定總離不開各種“悖論”的討論。 那麼,在《無限》裡,當一個物件甚至活人進行穿越的時候會發生什麼呢? 在這裡我們要區分兩個概念:Time travel(時間穿越)是在同一個宇宙但是時間不同;Trans-dimensional travel(平行宇宙穿越)是在同一時間進程但次元不同。 在《無限》的設定中,平行宇宙穿越的原理應該是“疊加”,具體則有三種情況。

 

1, 如果A,B世界都存在#物,當A世界的#進入到B世界時,B世界就會存在兩個#,而不是像很多別的科幻作品裡的設定,#會合二為一(實際上,考慮到微觀層面的不確定性,就算是再相似的平行世界,也不可能出現一模一樣的兩個#,相似更多的是指抽象層面的“特徵”,而不是物理層面的“物質”)。 2,如果A世界存在#物,而B世界不存在,那麼當#物穿越到B世界後,它不會有任何問題,可以自然地成為B世界的一部分。 也就是說,穿越過來的東西,沒有存在過的和已經存在的,都會得到保留。 還有一種情況:3,B世界存在過#,但是它被毀滅了,然後#又從A世界穿越過來。 這種情況同樣不會有問題,因為在疊加的原則下,#當然可以在已經沒有自己的世界裡出現。 更何況當#出現時, 也自然創造了新的平行世界,更不存在矛盾的說法。 在這個基礎上,活人在《無限》的世界裡可以完美穿越到不同的世界而不引發因果層面的悖論。 但儘管如此,人的大腦還是會受到時空悖論的影響。

 

“The mind of the subject will desperately struggle to create memories where none exist…” ―Rosalind Lutece, Barriers to Trans-Dimensional Travel, 1889

 

正如女Lutece寫的那樣,人腦的記憶正是平行世界穿越的一大障礙。 因為雖然在物理法則的層面上時空悖論並不存在,但是人的記憶依然具備時空的連貫性。 舉個例子:我今年30歲,穿越到平行世界;在那個世界裡,我在20歲時死於車禍。 那麼我所具有的額外10年記憶便和平行世界衝突,我的記憶在新世界是不該存在的。 當現實和記憶出現衝突時,人的大腦便會受到影響。 在《無限》的設定中,大部分這樣“應該已經死去”的人穿越過來都會瘋掉,比如賣武器的Chen Lin,各種雜兵。 而Booker由於主角光環,或者Lutece二人的實驗,適應了這種影響。 每當記憶和現實產生時空悖論的時候,主角就會流鼻血(大腦受創並適應的過程),然後大腦就適應了新的世界。

 

這裡再談談遊戲裡提到的幾個重要穿越者的細節

 

Comstock:遊戲結局時,我們看到他曾經穿越到Booker的世界奪取Anna,從結局過場中我們可以看到Comstock沒有任何異樣。 這是因為穿越的法則是“疊加”,Comstock在受洗前和Booker的人生軌跡一模一樣;受洗後走的又是另一條道路。 所以當Booker和Comstock一起存在的時候,並沒有引發時空連續性的重大矛盾,就好像在一張紙上蓋兩個相似的圖章一樣。 實際上,遊戲裡有音頻提到穿越者或多或少都會產生精神上的變異,因為平行世界總會在哪里和大腦的記憶產生衝突(注意,這裡的“衝突”是contradiction(情況3),而不是“差異”difference(情況2),因為差異是可以疊加而互不干擾的)。 可能這樣的衝突並不大,對大腦產生的影響也很小,但是如果常年累月地堆積,最後瘋掉也是可能的。 在Comstock的例子中,雖然可能也存在對大腦的影響,但影響相對不大(和Chen Lin相比)。 更重要的是,他滯留在Booker世界的時間很短,所以並沒有讓他發生什麼實質的變化。

 

Robert Lutece:在結局中,我們看到作為頂尖的物理學家,男Lutece在穿越到另一個平行世界時,顯然是充滿顧忌和謹慎的,這也是為什麼他猶豫不決。 由於並沒有對男Lutece穿越之後的直接描寫,所以很多細節並不清楚。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沒有像Chen Lin那樣瘋掉,否則後來就無法協助Comstock或指引Booker了。 沒有瘋掉的理由和Comstock是類似的:無重大時空悖論。 Robert和Rosalind是極其相似的,他們的人生軌跡也不會有太多不同。 也就是說他們要么做同樣的事情(情況1),要么做不同的事情(情況2),很難出現做了同樣的事情但是有不同的結果(情況3)。 而且就算出現衝突,相信也只是很小的悖論,並不足以讓Robert發瘋。

 

Lady Comstock:在遊戲中後期,玩家去找Elisabeth“母親”的屍體。 發現後觸發了機關,Lady變成了鬼魂一樣的存在,這又是什麼原理呢? Lady嚴格地來講並不是一般的穿越者。 遊戲裡的表現是通過Elisabeth打開了大型的時空裂縫,然後她就變異了。 這裡有幾種可能:首先,Lady就沒有穿越,而是機關把Elisabeth的能量傳送到了屍體身上,讓她死而復生。 第二,因為死去的Lady和活著的同時同地出現(類似薛定諤的貓),她成為了某種量子疊加態的特殊存在。 第三,不完全的穿越(Elisabeth非自願或者能量不足)把Lady卡在平行世界的縫隙裡,於是成為了靈異的形態。 我個人更偏向第二種解釋,因為這樣的話,Lutece兩人死後成為神棍二人組,可以在不同世界穿梭也比較就說得通了(遊戲後期也有“疊加態”的雜兵出現) 。 不過這麼一想,在Booker已經為Vox Populi死去的世界,是不是找到他的屍體,穿越過來的Booker也能與之融合成為超自然的變身呢。 。 。

 

Elisabeth:遊戲後期擁有幾乎神一樣的能力,這種能力恐怕和她穿越者的身份,以及斷指都有關係。 首先,從記憶上來說,Elisabeth穿越時還是一個嬰兒,所以她和Comstock的世界可以完美兼容,基本不會對大腦產生什麼影響。 其次,女主作為一個完整的人,身體有一部分留在了別的世界,而且那個傷口還是時空裂縫本身造成的(估計那個傷口也有一些秘密,否則的話沒必要一直包紮著,難道是無法癒合?或者有別的什麼。。),所有這些因素都讓她成為了跨界的存在。 雖然還是很難具體解釋她能力的來由,但是傷口和穿越者身份應該就是她可以“開門”的原因。

 

那麼穿越的原理在遊戲的主線劇情中如何體現呢? 如前文所述,平行世界穿越不會引發悖論。 但是時光穿越就會(穿越回去受洗的Booker取代了原有的Booker,改變了根本歷史進程,而不是產生新的平行世界),這也讓Booker和Elisabeth有了徹底消滅Comstock的可能。 遊戲的全部劇情如下圖所示。 我相信看到這裡的玩家看圖後基本都能理解,就不贅述了(leave the fun to yourselves)。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