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奇兵 無限之城 遊戲細節FAQ

9 四月

廣告

來源:3DM論壇

作者:crazymachine

 

我整理了一下,我這裡就不全部翻譯了,好多問題解析壇子裡都有,意思也都差不多,我就撿幾個還沒太出現的說下吧,這裡面集合了翻譯和一些我自己的理解,翻譯的不好,覺得有用的各位請支持一下。

 

結局?

 

伊麗莎白把Booker帶到了最初的洗禮事件時間點,也是’一切的開端’。 她讓booker明白了booker就是comstock,comstock就是booker,殺了一個comstock沒有用,必須殺死所有時空中的所有comstock才能脫出循環。 所以要把一切在’開始’之前就’結束’,唯一的選擇就是殺死準備選擇接受洗禮與否之前的自己,這樣他就沒有機會接受選擇,也就沒有了後面兩種平行時空的產生(接受洗禮變成Comstock買安娜,未接受洗禮變成頹廢booker賣女兒)。 遊戲最後一幕好幾個伊麗莎白同時出現,說了一句’我們要在一切開始前結束它,不只是在這個宇宙,還有我們所有人的宇宙中’。 結合之前在燈塔之間轉悠的時候看到的另一對伊麗莎白和booker的組合,確定伊麗莎白將要殺死所有時空中所有準備選擇洗禮與否的booker,從而打破這個循環。 最終主人公倒下,無數的伊麗莎白因為沒有了產生自己的因而全部消失。 至於後面醒來的劇情,就大家自己猜測吧

 

 

Songbird是什麼?

 

 

Songbird是芬克製造出來的半生物半機械的合體,這項技術是通過裂隙裝置從另一個平行宇宙中觀測學習到的。 他有可能是從一代生化奇兵中製造大老爹的技術上’偷’過來的,但更極有可能不是。 畢竟在整個遊戲觀中的宇宙有無數的平行空間,有無數的和海底城相似的城市有著相近的技術,硬把這項技術往一代上套有些牽強。 留聲機相關:

 

一個孩子需要保護者

 

 

為什麼booker沒有救到’老版’伊麗莎白?

 

 

老伊解釋過在她的宇宙中booker的每一次的營救行動都會被Songbird破壞,最終導致營救失敗,而使她被做了手術,從此幾乎失去了打開裂隙的能力(每次嘗試打開裂隙,都會劇痛無比)。 隨著時間的過去,她失去了希望,從此變成了冷血的伊麗莎白,領導了後來的紐約襲擊事件。 因為虹吸管一直存在,她幾乎失去了時空穿梭能力,這也使得她必須付出極大代價把booker從’過去’帶到她的現實宇宙之後再送到她做手術前。 為了拯救’他自己’和booker, 她讓booker送一張卡片給手術前的自己,裡麵包含了控制Songbird的歌決’ CAG-E’(那個鳥籠圖案)並最終控制了Songbird。

 

安娜是誰?

 

 

安娜就是伊麗莎白。 在1893年10月8號被booker賣給了Comstock,後被改名為伊麗莎白,一生都被囚禁在紀念碑塔。 Booker因為賣掉安娜而還清了債務,但馬上又反悔了這樁交易,卻在奪回安娜的過程中失敗,導致安娜右手的小指被空間裂縫切斷,遺留在了Booker的世界。 Booker因為悔恨而給自己打上了標記’AD’,從而被Comstock利用來宣傳他為’虛假的牧羊人’。

 

從安娜被賣到遊戲無限的開始一共過去了多久?

 

將近20年。 遊戲結局在booker自己的房間裡,伊麗莎白有說booker在這裡伴隨著悔恨和’AD’印記生活了將近20年,直到有一天,兩個人過來給他提供了一個’贖罪’的機會(神棍二人組)。

 

Comstock和Booker的年齡相同! ? 我們怎麼知道的? ?

 

Booker和Comstock在1912年都是37或者38歲。 Comstock的年齡我們可以從英雄大廳中找到,上面寫著comstock 生於1874年4月19號,所以到了遊戲時間點的1912年他是38歲。

 

如果Comstock和Booker是不同世界的同一個人並且年齡相同,為什麼Comstock看起來那麼老?

 

神棍女的裂隙機器對人的健康有極大的不良影響,過多的暴露在機器下會使人失去生育能力并快速衰老。 留聲機相關:

 

先知正在步入死亡

 

 

為什麼Comstock是個極端種族主義分子而Booker不是?

 

Comstock的種族主義思想來源於早期booker參加的印第安戰爭,在戰爭中,為了證明他自己,他給許多無辜民眾點了’天燈’。 後來負罪感使他去到了’洗禮’儀式,接受了洗禮的那個booker變成了Comstock,自我原諒了自己,並認為他所做的一切’種族化’事件都是上帝賦予的任務。 同時另一個版本的booker沒能完成’洗禮’儀式,因為他無法原諒自己所犯下的罪行。 雖然在之後曾試著從婚姻中找回自我,但隨著妻子產子身亡,絕望最終籠罩了他,使他變成了一個酗酒賭博的混混,從而債務纏身。

Booker在哪一年把安娜賣給了Comstock?

1893年10月8號。 在最後接近結局的劇情​​中,玩家可以看到房間中的日曆日期是1893/10/08,他就在當天把安娜交給了神棍男。 這天也是神棍男第一次穿越到神棍女世界的日子。 留聲機相關:

同一個人

為什麼Comstock知道Booker要來哥倫比亞?

Comstock從神棍組合的機器那裡看到了不同世界的相似的哥倫比亞,在那裡他看到了神棍組合開始跟他對著幹,說服了Booker來營救伊麗莎白。 而且當時的booker右手上有’AD’標記,所以他預測Booker也會最終降臨到他的宇宙,從而發布了’虛假的牧羊人’言論。 同時他命令芬克去解決掉神棍組合,從而把這二人組對抗他的企圖消滅在萌芽狀態。

路特斯二人組是怎麼回事?

其實這兩個人是不同世界的同一個人。 路特斯男—羅伯特.路特斯來自未接受洗禮的Booker的宇宙,路特斯女—羅薩琳.路特斯來自Comstock的宇宙。 路特斯女是哥倫比亞浮空城市建立的最大功臣,她的發明使得浮空城市變成了現實。 在建立哥倫比亞之前,一次測量實驗中她無意中創造出了浮空粒子,進而有了浮空城市的誕生。 在這個過程中,路女的實驗使她發現了平行空間,並由此接觸到了另一個平行空間的自己–路特斯男。 兩個人是如此的相似,就連做的實驗也都一樣。 最後路特斯女發明了’路特斯力場’從而使兩個世界的神棍得以隔著世界互相交流。 而Comstock也藉著這個能看到各種’可能’的時空的裝置得到了靈感,建立了哥倫比亞。 留聲機相關:

浮空的城市

牆外傳來的低語

哥倫比亞建成後,Comstock利用時空裝置通過觀測相似的平行宇宙來進行他’預言’, 同時也因為過多的接觸裝置而使得自己快速老化並不育。 心急找到繼承人的Comstock不得不把希望放到路特斯女的機器上,正好路特斯女能和Booker世界的路特斯男聯繫,就通過路特斯男與Booker進行了賣女還債的交易,也就有了本作最經典的一句話’Bring us the girl, and wipe away the debt’. 交易完成之日,路特斯男和被賣掉的安娜第一次穿越到了哥倫比亞世界。 留聲機相關:

一扇窗戶

同一個人

在今後的20年裡,Comstock的哥倫比亞城利用二人組的裝置不斷的剽竊不同空間的技術和藝術,從而變得更加富有。 傑瑞米.芬克利用這個裝置剽取了Vigor(超能力)和生化(Songbird)等技術。 而他的哥哥–阿爾伯特.芬克也偷走了其他空間的音樂藝術(玩家們在遊戲中收音機裡聽到的都是他哥哥剽竊的音樂作品,來自現實)。 下面是傑瑞米芬克的錄音,證明了他們兄弟倆的技術/作品都是剽竊而來:

行雲之外

不久之後,二人組中的路特斯男開始因為覺得乾預了並行時空而感到內疚,這種負罪感在二人組通過時空裂隙看到將來的哥倫比亞時(哥倫比亞在伊麗莎白的領導下發動種族主義大戰毀滅世界)達到了最大化,路特斯男開始說服路特斯女終結這一切並想辦法抹除他們所做過的一切,而這麼做的結果便是哥倫比亞城市的毀滅。 Comstock通過時空裂隙得知了這一切,命令芬克去摧毀二人組並裝成是一場意外。 於是芬克準備將量子機器毀掉並炸死二人組,可沒想到的是,裝置爆炸並沒能殺死二人組,反而將二人組陷入了’無盡可能’的時空裂隙中,從此永生不死的生活在了無限的時空裡。 路特斯女很平靜的接受了這個現實,可路特斯男很不甘心,他決定要’重置’這一切,結束他們的悲慘遭遇,於是就有了後來他們把Booker帶到哥倫比亞的一幕。 留聲機相關:

最後通牒

我們的死亡之論

路特斯二人組的故事線對於理解整個遊戲劇情有很大的影響,整個遊戲其實都是圍繞著二人組要’重置’世界這個主題展開的,他們暗中操縱(或者說幫助著)玩家和伊麗莎白進行各個事件,從而達到讓booker阻止這一切的目的。 拋硬幣,選圖片,送護盾都是他們為了確認或者保持booker走在正確的路線所做的努力。

伊麗莎白的超能力是哪裡來的?

一個斷指引發的血案。 在賣女求榮交易的當天,由於booker爭搶不成而導致安娜被空間裂縫切斷了右手的小拇指。 這一截斷指留在了Booker的宇宙,變成伊麗莎白的安娜也就因為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在另一個空間而開始變得對平行空間敏感,進而開啟了她的超能力。 留聲機相關:

她能力的來源

 

遊戲結局伊麗莎白講了一個變量和常量的理論。 booker的選擇(選正反,電腦幫咱們選了正)是一個變量,就是說不同的booker走到這裡,可能選了不同的面,有選正面的,有選反面的。 而硬幣落下正面朝上是一個常量,這個結果不可變,無論Booker如何選擇,如何擲出,最終硬幣還是會以’正面朝上’的方式落下。

正如我們看到的,我們控制的Booker是第123個投擲硬幣的booker,這說明了在我們之前已經有122個Booker來到這裡投擲了硬幣,結果全部都是正面朝上。 也證明了二人組已經進行了122次’重置’事件的嘗試(沒能成功那是一定的)。 有的玩家也注意到了遊戲剛開始燈塔那裡的進入密碼是122,這是否跟一切都有聯繫還有待考證,畢竟豬腳booker是第123人,不是122。

那麼選鳥和籠子呢?

這個事件本身沒有意義,無論選什麼最終的結果都沒有什麼不同。 他們是變量,但是引出的結果卻是一個不可變的常量(繼續遊戲到結局之前)。 這也被認為是二人組為了檢查玩家控制的booker是否走在正確的線路上的一種手段,確認booker是不是拼盡全力在向已經註定的結果走去,直到我們破關的那一刻。

燈塔里面的那個死人是誰?

燈塔守衛。 是Comstock派來殺死Booker從而阻止他進入哥倫比亞的殺手。 旁邊的牆上的地圖右下角釘著一張便簽,署名是’C’,證明這是Comstock發來的,上面寫著’Be prepared. He’s on his way. You must stop him. — C’ (做好準備,他來了,你一定要阻止他)。

二人組為了保證Booker能順利地去到哥倫比亞而殺死這個守衛,證據是死人身上貼著的一張卡片,上面用紅字寫著’DON’T disappoint US’ (別讓我們失望)。

殺死’選擇’洗禮與否前的booker是怎麼回事?

這裡非常的複雜,有好幾種說法。 涉及到了常量和變量的問題。 伊麗莎白曾說過, 每個平行宇宙中總是有一座城,一個燈塔,一個男人。 這些都是常量。 那麼這裡總是有一個在傷膝谷倖存下來的booker來到洗禮場地進行選擇就是一個不變的常量。 不可能會出現在某個平行宇宙中的booker沒有來到’洗禮’場地進行選擇的情況。 遊戲中伊麗莎白殺死了每一個宇宙中’選擇’洗禮與否前的booker,後面的兩個選​​擇都不存在了,就沒有了相關的平行時空,從此世界安靜了。 但這樣做就製造了一個不可能的’悖論’。 進入了像下面這樣的不可能循環:

必須有一個booker接受洗禮來保證comstock的產生– 所以有–Comstock買安娜– 所以有(又因為有) — 安娜變成伊麗莎白並掌握全部力量並回到過去殺死booker –所以必須有– 一個booker接受洗禮來保證Comstock的產生– 所以有– Comstock買安娜– 所以有(又因為有) — 安娜變成伊麗莎白並掌握全部力量並回到過去殺死booker —所以必須有— 一個booker接受洗禮來保證Comstock的產生。 。 。 。 。

簡單來說:

在遊戲時間點開始之前

常量(不可變):

洗禮事件

變量:

接受洗禮= 產生Comstock的可能性= 產生伊麗莎白的可能性

不接受洗禮= Booker賣掉安娜給Comstock的可能性

在遊戲時間點結束之後

常量:

洗禮事件。

悖論情況是不被宇宙允許的。 而如果要使這個悖論不存在,那麼每一個來到’選擇’場地的booker都必須選擇’不接受洗禮’, 只要有一個booker選擇了’接受洗禮’,那麼悖論情況就會在所有平行空間產生(所有其他空間沒有接受洗禮的booker會來這個空間救伊麗莎白)。

那麼如果所有的booker都拒絕了洗禮呢? 因為所有booker都沒接受洗禮,那麼這一個’變量’就變成了’常量’(沒有其他變化)。 就沒有任何不正常的事情會發生。 沒有洗禮=沒有comstock來買安娜=沒有後續的情節。 booker會和安娜一直生活下去。 整個遊戲也不會存在,這也就有了我們在製作組名單放完之後看到的那一幕(booker在自己的房間醒來,去找安娜)。

如果所有的booker都在’選擇’前被伊麗莎白殺死,那麼這就產生了不被宇宙允許的悖論,從而迫使(當成命運的力量比較好理解)所有的booker去進行不會有異常情況發生的’選擇’—-不接受洗禮。 這樣才會有最後booker醒來的一幕。

另外所有的booker如果在’選擇’洗禮與否之前都自殺,又跟都被伊麗莎白殺死不一樣。 前者造成的後果就是沒有booker能活過洗禮這一環節,所以也不會有booker活到安娜誕生,也就不可能有製作組名單後面那一幕。 所以這種情況不可能出現。

另一種說法是所有接受了洗禮的booker都被殺死了,但這又跟遊戲中伊麗莎白說的話相矛盾。 伊麗莎白說,在Comstock(booker)做出選擇並重生前結束這一切。

第三種說法是宇宙在這個悖論產生的時候因為它不被允許,所以重置了。 就是說宇宙自己把事件時間重置到了剛要產生悖論情況之前的時間點,也就是booker準備要賣女兒那一天,這樣我們就看到了他醒來的那一幕。

其他一些小發現:

生化奇兵一代的扳手

同一個洗禮牧師

魯斯特女的著作(the principles of quantum mechanics)

當我在遊戲中死亡被踢到小黑屋的時候發生了什麼?

每次booker死亡(包括玩家控制的時候),神棍二人組都會用另一個宇宙中相同的booker代替他來繼續進行他應有的使命,最終路線都相同,但進行過程可能有少許的差別。 那就是為什麼每次我們死亡時我們都看見一扇門。 在門前等待的booker就是每個平行宇宙中賣掉了安娜頹廢了20年一直等待著救贖的那個人,二人組會把這個新的booker直接帶到check point之前來重新掌控局面。 二人組把booker拉來的本意是結束自己的錯誤,也結束自己只能活在空間縫隙中的事實。 不過路特斯女對此並不是很在意,她覺得時間就像大海,為什麼要改變其中的一條最終一定會流向大海的小河呢? 這也是為什麼遊戲最開始階段,兩個人知道booker ‘不划船’,而不是’不划船’。 因為他們已經乾過上百次了。

回到小屋,玩家會重新獲得新booker的控制

這裡有兩種觀點:

1. 前一個booker已經死了,我們被傳送到黑白屋,然後開始控制另一個沒有在之前類似的戰鬥中死亡的booker,繼續探險。

2. 前一個booker沒有死,就是是在一個時間線上的’閃回’。

正文

Booker死了,製作組名單之後又在自己的屋子裡’醒’了過來,打開內屋門喊著’安娜,是你嗎’,時間是幾十年前。 這一幕是發生在遊戲時間點結局之後還是遊戲時間點開始之前的事件重放呢? 沒有人清楚。 也許這就是製作組的目的,給人以無限遐想的空間。 我就做了一個大膽的猜測:

傷膝谷事件之後,booker出於良心上的不安,惶惶不可終日,頹廢潦倒的生活使他失去了妻子,失去了朋友,甚至將要失去生活的保障。 他有一個女兒,可糟糕的經濟狀況使他面臨著露宿街頭的邊緣, ‘出售女兒換取金錢’的念頭不由自主的冒了出來,可強烈的負罪感卻不時的侵襲著他脆弱的心,這一切的一切終於使他精神崩潰,多重人格誕生,他倒了下去,陷入了無盡的自我幻想之中,於是就有了整個無限世界的開始。 生化奇兵無限的世界,不只是一個由於思維混亂而產生的光怪陸離的世界,更像徵了booker多重人格不同理念之間的思想鬥爭。 終於,要’賣掉安娜’的思想被打敗,那個人格也被booker的大腦創造出來的無數個虛擬’伊麗莎白’浸死,’和安娜一起艱難的活下去的’念頭最終大獲全勝,於是他在自己的房間’甦醒’了過來,也完成了一段終極的’自我救贖’。

這也許是我為了得到一個完美結局而空想出來的自我安慰吧,但是結合上面的疑問,我覺得這樣的結局才真的合理。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