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奇兵 無限之城 劇情內容深度分析

27 三月

廣告

來源:3DM論壇

作者:annyroal36

 

01.何謂“羊羔”,何謂“牧羊人”

 

“羊羔”(lamb)和“牧羊人”(shepherd),我們最初就是在一幅海報(圖1-1)中了解到,內容是:那個虛偽的牧羊人引領著羊羔誤入歧途。 從海報內容上我們就得知“牧羊人”與“羊羔是有一定的“交涉”,這種“交涉”不單止是語言的溝通而且還會存在著一定時間內的“合作”。那麼這裡的“lead”是持續性的引領。另外,在(約—29)中寫道:當主耶穌來到地上的時候,施浸者約翰指著祂說:“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之罪的! ”。從《生化奇兵3:無限》的宗教文化背景來看,遊戲內的宗教文化是與真實的宗教文化相吻合的,那麼就意味著這只誤入歧途的羊羔便是“基督”。另外就是“牧羊人”一詞,牧羊人本應是看護羊群的責任人,而他卻刻意地教唆“羊羔”往深淵走去,顯然這是不符合利益守恆定律,而《約翰福音》亦提及了:牧羊人乃世人之守護神。牧羊人必須時刻警覺地守護著羊群乃至一隻出生的羊羔。

 

雖然遊戲當中曾顯示“無須在戰鬥時候援護Elizabeth”以及Elizabeth具有能夠打開“Tear”的能力,但我們從《生化奇兵3:無限》的劇情演變來看,Booker在與Elizabeth相遇過後,Booker對她依然是寸步不離。 即便是Booker在劇情高超階段他仍然希望能夠完成委託人的任務,但我們亦能夠感受到那份無奈與割心。 也許這幅海報(圖1-1)唯一正確的含義就是“虛偽”(false)二字,但這裡的“虛偽”理應理解為“口不對心”,有人會認為“口不對心”就是一個謊言,但它未必是出於惡意,而希望出於善意但礙於生活、倫理的壓迫而去選擇“口不對心”,並且傷害了摯愛的人,那麼這就是摯愛的人都無法饒恕的“虛偽”,這就是拋棄美好而換取的苦澀果實。

 

《生化奇兵3:無限》故事當中,“羊羔”(Elizabeth)最終也沒有迷失自己的道路,並且她還給Booker這位牧羊人指點迷津。 按照《約翰福音》當中提及的:羊羔曾乃耶穌,耶穌已成牧羊人,這就意味著“羊羔”與“牧羊人”的身份是可以互換的,而互換的條件將會是“生離死別”。

 

 

02.手(指)

 

“玫瑰”是著迷(誘惑);“吻”是火焰;“烏鴉是蠶食(嗜血);“欺騙”是電(麻木);“章魚”是水柱;“野馬”是氣壓;“騎士”是磁力;“公牛”是撕扯。玫瑰對應著誘惑(“著迷”能操控人類或者機械的敵人),香吻對應著色欲(香吻、色欲如同火焰那般熾熱而形成地獄火球技能),烏鴉對應著放縱(烏鴉是食腐動物,當它們要為了生存而攻擊活物時,這就是殺戮),(shock jockey)電對應著冷漠(電擊會將人內心那份麻木展露到皮膚上,讓人去用肉身來體會),章魚對應著歧視(當使用水柱技能,Booker左手會出現章魚吸盤孔,清澈的事物都會從噁心的地方裡產生),騎士對應著自負(磁鐵是殺敵一千自損五百的技能,必須先承受攻擊才能得以反擊),公牛對著暴力(加強攪拌器的絞殺效果)。

 

如此推斷,這八種技能分別代表著社八種社會陋習。 而這些陋習不單止不會讓Booker接受到懲戒,反而讓他如虎添翼,這也應驗了那一句話:水至清而無魚,人之賤而無敵,這句話中,“清”成為了場景屬性,而“賤”就成為了人的一種技能。 “賤”,是陋習的代名詞,它並非大奸大惡,它只是我們平常習以為常卻疏於管教的“技能”罷了。

 

宗教認為“左手”是掌管“安逸”、“寧靜”,而“右手”是負責“日常工作”。 顯然,Booker的左手已經不得安寧了,而他的右手的手背上刻有“AD”字樣又有何含義? “AD”是西方曆法當中的一個特殊年份–“主”的年份。 將“AD”字樣刻在個人的右手手背上,這只操勞、疲倦的右手要肩負“主”,這是大不敬的行為,帶有極端世俗主義的色彩。 當然,我們也知道“AD”也並非是由Booker主動刻上的,而就在走出“第一夫人飛船”售票廳時,作為“羔羊”的Elizabeth已經將Booker被刺穿的右手手掌用藍布給包紮起來。 換句話說,Booker的大不敬罪行在被刺穿之時已經被血所洗滌。

 

最後,讓人憐惜的就是Elizabeth的右手尾指,想必多數玩家在起初遇見Elizabeth的時候都未能發現Elizabeth的右手尾指是個斷指。 斷指在世界各地都有它獨有的文化背景,如斷指明志。 當然,這裡的斷指卻只是一件“私人”事情,一件足以勾起Booker記憶的事情。 在Booker倒數第二次的灰色夢境中,他把Anna交給了Comstock,但Booker反悔了,他拉扯著Comstock,阻止Comstock通過tear把Anna傳送到Columbia,可惜為時已晚,Anna的右手小手指尾在tear關閉的時候硬生生地把它截斷。

03.Comstock、Elizabeth與Booker三者的身份

Comstock是Columbia的先知,與其說他是先知不如說他是Columbia的國王,他操作著軍隊,甚至有能力引發一場與紅帽軍的戰爭(以阻礙Booker帶走Elizabeth)。 Comstock在最後篇章裡與Booker對話時表示,他費盡多年心思在滿城貼滿海報、信息以及發動一場戰爭都無法阻擋你Booker的意願。 Comstock付出如此之多也是為了一個簡單的理由–他的夫人,Comstock深愛著他的夫人,以至於要求人販子奪去Booker的孩子–Anna,把Comstock夫人的異能都灌輸給Elizabeth。 也許是萬念俱灰,最後Comstock並沒有選擇過激的抵抗,他被Booker使勁地把他的頭顱壓進水中,活活地窒息而死。

Booker最初信息我們可以從他事務所的玻璃門(圖3-1)上的文字能了解得到:Booker Dewitt 轉職公眾和私人偵探事務(Booker Dewitt ,investigation into matters both public & private)。 依此所見,Booker是一名偵探,但是他的工作室簡陋嘚就只剩下一張辦公桌、一張辦公椅、一種桌椅和兩扇椚,潦倒、渾噩的生活讓人輕而易見。 在根據Booker當時所處的是戰爭時期,在歷史上發生那麼大規模的戰事而且要和Booker的文化背景相吻合,那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年的起始時間也與遊戲20世紀初期相吻合。 然而,在戰火紛飛的時期中,Booker依然是經營著他那偵探行當,讓人對他這行為產生疑惑。 如果原因是Booker因此行當而把自己的孩子給賣走的話,Booker他就有充分的理由繼續堅持他這生意,因為通過接觸更多的尋人訊息,他會在眾多蛛絲馬跡當中找到Anna的線索。 (從Booker第一次灰色回憶中我們了解到,那次戰爭是由Columbia對Booker的世界發動攻擊)

04.溺亡的意義

Comstock是被Booker壓至水中淹死的,無獨有偶,Booker在遊戲“特別鳴謝”之前是被眾多不同的Elizabeth壓至水中給溺水身亡的。 在宗教信仰當中,我們經常會聽到一個很熟悉的詞“洗禮”,這是基督教裡很重要的儀式,也就有著洗滌罪孽,重生生命的含義。 故事的最後,Elizabeth詢問Booker是否願意“重生”,也就是有著“洗禮”的含義。 同時在淹死Booker的場景里中,Elizabeth曾經說過:Comstock沒有死,他還活在這裡。 也許她指的是她在不同的tear中看見活蹦亂跳的Comstock,又或許是Comstock接受了“洗禮”繼續活在“這個世上”。

當“特別鳴謝”播送完畢後,畫面再一次給回了Booker的事務所,這是室內響起了嬰兒床上那吊飾玩具的響聲……

05.那對神秘的男女,Robert & Rosalind

最故事的末段,我們終於知道了這兩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高人是姓甚名誰,男的叫做“Robert Lutece”,女的叫做“Rosalind Lutece”。 讓人覺得奇怪的是,兩人名字的簡寫都是“RL”,而且名的開頭讀音都是“/rɔ/”,原因很簡單,就是編劇是想告訴我們,這對神秘男女並非是夫妻,而是孿生兄妹! Robert和Rosalind的血緣關係,在遊戲劇情中充當著神化的作用。 眾多影視作品中都會有著雙一男一女(一陽一陰)的孿生兄妹在故事情節裡散漫地玩耍、鬥嘴,為的並非是隨意,而是有意讓故事鋪上神話、撲朔迷離的色彩,像《 cave》裡面的twins、日本動畫《monster》裡面的兄妹。 這些內容含有孿生兄妹的影視作品都有共同的特點–劇情內容懸疑而且發人深省。

另外就是Robert與Rosalind對Booker和Elizabeth兩者命運的干預。 Robert、Rosalind出現的情節,小弟就簡單地盤點一嚇:在raffle裡擲錢幣,顯然兄妹倆是知道Booker是用小伎倆(著迷)溜進raffle,而且擲出錢幣後勝者屬於勝利次數最多的Robert,但是Rosalind有一次勝利,那麼擲出錢幣讓Rosalind勝利的人是誰(Robert其實前後的掛著一個黑板,而他背後的黑板則顯示Rosalind是有一次勝利的)? 答案就是印在硬幣上的那個頭像;在finkton城“快樂時光俱樂部”的地牢內,兩人曾直接地告訴Booker、Elizabeth “tear”的正確用法,從而讓Booker、Elizabeth與活著的Chen Lin見面;重回Columbia時,兩人在纜繩兩旁的一系列活動(打棒球、人物寫生、跳華爾茲),這三種活動似乎就是對應著Booker拿到77號棒球、Elizabeth從畫中拉開異世界裂縫、 Booker與Elizabeth在危機關頭手挽手的時刻,兩人這是要告知Booker、Elizabeth,Comstock即將要完結;兩人帶走了Anna,Robert、Rosalind最初是Booker的小艇船家,後來得以明確兩人實為“中間人”,而Comstock才是“委託人”。

最後,Robert 和Rosalind給我們的印象就是:他們就像似時鐘的秒針,不斷地、機械地按照時間來推動著命運前進。

06.Tear(異空間裂縫)

將“tear”翻譯成“時空裂縫”在意思上是對的,但在故事內容上來說還是不太貼合。 根據故事末段,Elizabeth把Booker帶到一個眾多燈塔豎立的海上,Elizabeth說:每座燈塔的椚都會延伸至一個世界,在這個燈塔群的地域裡,你會遇到不同空間但做著相同事件的“你”。 然而,我們從遊戲畫面當中了解得到,這並非單純地如同一面鏡子,我們操縱Booker起跳,其他異空間的Booker並不會起跳,而且各自的引橋指向的燈塔都不一樣,但最終都會來到一個水塘里。

從老年Elizabeth遞過來的卡片,以及Elizabeth看過卡片後的反應,那就可以清楚的知道,即使是已經能夠掌握“tear”基本用法的Elizabeth並非是靠自身力量或靈魂來驅動打開裂縫。 因為“tear”是屬於大自然的力量,其實之前在finkton Elizabeth利用“tear”將過去的Chen Lin轉移到現在也會導致Chen Lin七孔流血神智不清,原因就是異空間互不直接干預原則,也就是人與人不能夠直接交流。 也就是《生化奇兵3:無限》為何會在很多地方留下大量文字訊息的原因;也就是為何年老的Elizabeth能夠告知年輕Elizabeth cage的正確使用方法(也就是找出控制機械鳥的笛子)。

至於為什麼老年Elizabeth能夠與Booker產生接觸,當時老年的Elizabeth是這麼跟Booker說的:“Booker,當你能看見我的時候就意味著那瘋狂行為正在避難所中進行著。他們不再聽見我聲音了,我能夠做的就是反反复复地看著我過往的行為直到永遠,它把我所有僅剩的東西都奪走了,為的就是能夠讓我跟你見上一面。”顯然,“tear ”是可以打破異空間互不干預的定律,但是必須付出沉痛的代價,也就是類似與等價交換。 老年的Elizabeth也許是放棄了自己的靈魂以換取與Booker見面。

那麼我們從此又可以得出一個結論:tear是大自然與靈魂共同驅動的一種“術”(就類似於卡卡西的“神威”)。 而“tear”必須透過血脈來到繼承,因為在Comstock的庇護所裡,科學家將一些物質or激素打入Elizabeth的脊髓內,那麼tear就是一種類似於“血繼限界”的術。

07.遊戲名中《無限》的意義

與“infinite”在形體上較為相近的詞彙便是“indefinite”,從過去的學習習慣來看待這兩個詞,保守估計會有一部分初次接觸的童鞋會認為是互為反義詞,然而這只能對此兩詞作出了50%的正確回答。 “infinite”是無盡、無限(時);“indefinite”是模糊、無限。 而遊戲名選擇“infinite”而不選擇其他像“eternal”、“forever”等代表著“美好”、“永恆”的詞語,反而是選擇了“infinite”,原因就是為了與“indefinite”產生明確的對立。

“infinite”告知我們,遊戲當中出現的時空交錯,尤其是為了否定老年Elizabeth所說的:“我能夠做的就是反反复复地看著我過往的行為直到永遠。”這番話,在Columbia乃至Booker的世界都並不是含糊不清的相互交織,命運並非是毫無徵兆地死循環下去。 “infinite”,就是為了修飾那些命運巨輪不斷推演向前的歷史。 平行世界(異空間)沒有必然、絕對的相同。 誰能夠打破tear定律就成為了遊戲名字中“infinite”所推崇、讚美之人。

當然,也會有人未能夠打破tear定律。 他們會認為《生化奇兵3:無限》會是一個死循環的故事,異空間的Booker和Elizabeth都會有此災厄。 那麼這裡的話,就對應上了Elizabeth在燈塔群中與Booker的那番話:每一個世界都會不相干,但它們(世界與異世界之間)就像似一面對立鏡子。 “infinite”與“indefinite”亦如同兩透過鏡子互望對方時空的人,若果是選擇了故事將來發展是“死循環”的話,那麼就會墮入模糊不清直至永恆的tear深淵當中(如:老年Elizabeth),亦即是我們常說的“混沌”。

08.項鍊(飛燕、鳥籠)圖案

(坦白說,Annyroal也只玩了一遍,會不會對後來劇情產生影響,那麼關於這部分的內容真的只有純YY了)

選擇了“飛燕”也就是Booker希望Elizabeth能夠在逃離了Columbia塑像(Elizabeth曾經的住所)後能夠獲得像飛燕般自由生活。 “飛燕”和“鳥籠”出現的兩個關鍵位置:一是老年Elizabeth交給Booker的卡片上畫有鳥籠;二是在Comstock對Elizabeth進行瘋狂改造的實驗室前的書房的書桌上擺放著一鳥籠。 如同分析⑧,冥冥中就是有一個特別之人(Booker,玩家)選擇了打破困境、困局。

老年Elizabeth遞交了卡片時,Booker質問其為何要讓Elizabeth再一次面對“牢籠”,而老年Elizabeth表示:Elizabeth在看過卡片之後她就會學會怎麼樣變成現在的我。 當然,老年Elizabeth這番話其實是口不對心的,她並不希望Elizabeth重蹈她的覆轍。 看過卡片後的Elizabeth短暫對此一無所知,但就在Comstock飛船上,Elizabeth臨危生智,知道了“籠”(cage)的真正用法,隨後就推倒了Comstock飛船控制室內的Comstock銅像,從銅像的腦袋中取出一個“笛子”,Elizabeth說:“是曲子,是首曲子!”,那笛子能夠操縱著機械鳥。 擊潰紅帽軍並撞擊Columbia塑像(Elizabeth曾經的住所)的機械鳥在最後得到了Elizabeth的寬恕(it’s okay)與諒解後逐漸崩壞、分解。

機械鳥可以肯定並非為Comstock所用,但它始終都在追捕著Elizabeth,機械鳥與Elizabeth的聯繫好比是生命協同作用。 當時Booker也在心裡說過:Elizabeth與這只怪鳥有著何種的聯繫(connection),如果我受到它的攻擊,在Elizabeth的救護下,它就不會對我施出何種傷害。 當然,機械鳥更希望能夠獨自霸占Elizabeth。 如此之來,機械鳥對Elizabeth那份追求,就如同鳥兒希望尋找到一個安樂窩的概念同出一轍,就是因為鳥兒對於本身狹小的鳥籠空間已經有抱怨的情緒,如果還要增添一個Booker在裡面的話,機械鳥當然氣急敗壞。 在這裡,機械鳥便是“飛燕”,而Elizabeth則是“鳥籠”。 機械、死物它又怎會具備意識、情感,然而,Elizabeth對機械鳥的寬恕則讓它解除束縛。

Comstock實驗室書房的“鳥籠”,這是對Comstock實驗室以及Elizabeth的身體作了一個隱喻。 首先Comstock的初衷是自私的,以及他的實驗室我們大致都可以視為監獄的附屬功能間。 而Elizabeth的身體也是一個鳥籠,當然我們將Elizabeth視為一個“載體”會更容易理解。 Comstock帶走Anna就是為了代替其過世的夫人,並且取代其tear力量。 從種種跡象來看,Elizabeth跟Comstock女士是有著千絲萬縷的瓜葛,並不能如同Elizabeth所說:Comstock,你不是我的父親。 但Elizabeth卻一直都沒有否認與Comstock夫人的親情關係。 能夠一眼就能夠辨認出Comstock夫人,而且在Booker與Elizabeth在墓園裡遇到Comstock夫人的遺體時,Comstock夫人的靈魂直接進入了Elizabeth體內,這時Elizabeth與Comstock夫人的融合達到了極致。 在Comstock臨死前,他說:Booker,我力盡艱辛阻止你,但你卻讓這事情那麼完美的進行了。 顯然,一方面,Comstock不願意讓Booker帶走Elizabeth,但另一方面,也就是Comstock的實驗內容,他的實驗是成功了,成功的跡象就是Comstock夫人與Elizabeth的靈魂融合,而且還為Elizabeth注射了不知名(懷疑是Comstock夫人的骨髓)的物質進入脊髓。 當實驗完成之後,Elizabeth就完完全全地成為了Comstock夫人的替代品,Elizabeth也就成為了Comstock夫人靈魂的寄主(鳥籠)。

09.轉門處,道出“Anna”的女子

“你,你是Anna吧?”“我叫作Elizabeth。”“你是Anna吖,你的長相就是一個叫Anna的人。”

這裡就涉及一個生活常識,當你遇到一個陌生人跟你打招呼,互表姓氏後,對方一口咬定:你不是一個長得像××的人。 那你就嘚自求多福了,因為這就意味著那個人早已知道你的姓名,這就意味著他/她是來找麻煩的。 然而,遊戲也應驗了這個“常識”,那個女子隨後也加入了票務人員襲擊Booker和Elizabeth的行動中(小弟就馬上給了這女子致命一擊,她知道嘚太多了,哈哈)。

這神秘女子居然知道“Anna”這名字,顯然,她對整件事件都有著一定的了解。 另外那個鬍子售票員在接通電話時已經散露出一股陰險之氣。 在遊戲當中,能與Booker交流的人不多,但凡是有著一定話語交流的人,總會對劇情起著一定的作用。 所以(相同地點出現)神秘女子與售票員的關係就嘚放到一起來討論。

說起一男一女經常在同一個地方一同出現,又不得不提到Robert和Rosalind,當時Booker遇到那個轉門前的神秘女子,總會讓人誤以為是Rosalind單獨行動了,而且說了一個同樣讓人摸不著頭腦的名字。 另外,票務員與神秘女子也是相互打眼色進行伏擊的,那麼我們不得不懷疑票務員與神秘女子其實就是另外一對Robert和Rosalind。 而這裡的Robert、Rosalind就是參與了此前接受Comstock委託帶走Anna的Robert、Rosalind。

奪走了Anna的Robert、Rosalind並沒有像能夠打破tear定律、經常神龍見首不見尾的Robert、Rosalind一樣,他們繼續為Comstock工作,甚至當起了“第一夫人飛船”的票務工作。 (這裡純YY了)

10.#77號棒球

誰告誡Booker不要拿去77號棒球? 其實就是Robert、Rosalind兄妹兩,其實他們並沒有說,在Booker剛進入到Columbia後有個小男孩遞來了一個電報(圖10-1),電報上寫著:Columbia 電報有限公司-Dewitt先生停下來,不要因你的行為而讓Comstock先生察覺了,無論你做什麼都好,不要拿起#77,停。 署名,Lutece。 我們注意到了“#77”和最後“STOP”之間是有一個“逗號”隔開的,這就意味這“#77”是一樣物品,是一樣Booker禁忌的物件。 而且電報當中也明確指出,Booker是可以在Columbia內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也就是到遊園裡玩小遊戲喇)。 但是,如果觸碰到帶有“#77”的物件,就會引起Comstock的警惕。

為什麼Comstock會警惕? 原因就是在於那嗰作為“侮辱”夫婦活動的主持人–Jeremiah Fink。 這就是後來finkton的Fink先生,finkton與Columbia本來就有利益來往,更何況是Fink先生與先知Comstock。 其實“77”這數字並沒有引起Fink的注意,但是就是Booker那球的右手手背上的“AD”字樣,其他人都沒有如此之留意他人手背上的疤痕,但是Fink很不一樣,他似乎早已知道持有“77”號棒球的就是Booker,而且早就派好警衛抓住Booker。 一般來說,把球扔出那麼短距離(Booker與Fink之間)也未至於剛抬起手就被警衛給抓個正著。

至於為何是“77”? 在花語裡,“77”就是代表著相逢。 將相逢的意思帶入《生化奇兵3:無限》的開篇內也是吻合的,這裡的#77就是代表著Booker與Elizabeth從此就會再次相遇。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