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任務 系列劇情綜述

15 十一月

廣告

作者:踏劍乘風

 

說明:

六年之後終於等到了新作,所以我為了給這滿滿的愛一個交代,寫了這篇終極刺客系列劇情綜述,一切內容都是自己多方收集整理,並在2008年寫成的那篇流水賬一樣的歷史事件表上進化而來。

終極刺客系列劇情綜述顧名思義,就是一個對系列劇情的完整記錄和敘述,將以47為主進行故事的推動,同時還加入了我本人對47這個人物特性的體會,盡量換位思考到可以符合47的思維方式。

本篇內容由一人獨立完成,請尊重勞動成果,不要無道德隨意轉載。

47檔案

姓名(代號):47

常用假名:託拜斯·瑞伯(Tobias Ripper)

完整編號:640509-040147 性別:男

生日:1964年9月5日

性格:冷酷,沉默,精明

身高:188CM

身份:克隆人

職業:殺手

國籍:全球行動,無固定國籍

所屬機構:ICA國際合約組織

宗教信仰:無,過去為基督教

配音演員/臉模:大衛·巴特森(David Bateson)

常用武器:銀色M1911改版雙槍、鋼琴線(又作光纖線)、W2000狙擊步槍

簡介:1964年,47作為一項邪惡計劃中的實驗品來到了這個世界上,他那野心勃勃的創造者們為了能開發出變革整個世界戰爭格局的士兵,在47身上進行了各種可怕的實驗和訓練,而47則在度過自己30歲的生日之後被進行了洗腦,最終成為了一個冷酷無情,沉默寡言,精明無比的終極殺手。

系列劇情綜述

第四代克隆人的誕生

在上個世紀50年代,五名來自三個大洲不同國家的士兵,在法國外籍軍團結下了生死之交,自稱為“五人團”。 退役之後,其中的四名士兵回到了自己的祖國,開始構建屬於自己的龐大犯罪帝國。 而五人中唯一的知識分子、醫學博士奧特梅德教授(Ort-Meyer)很明顯對那些以暴力手段來建立帝國的事情沒有絲毫興趣,他在羅馬尼亞開設了一家精神病院,以此為掩護,開始了罪惡的基因研究計劃:克隆人。

奧特梅德教授如果沒有進行這些罪惡的研究,他或許會在自己的專業上大有作為,然而,他的野心可不是那些學術成就就能滿足的。 他的計劃是,通過研究克隆人技術開發出可以改變世界戰爭格局的超級士兵。 在經過多年研究之後,他陸續開發出了前後三代被冠以“增強改良型人種”之名的克隆人,可是,這三代實驗品並沒有讓他滿意,因為無論哪一代都或多或少有些基因缺陷,導致他們不是智力就是體能或壽命上存在問題,所以那些有所殘缺的克隆人只能在這家所謂的精神病院裡到處遊蕩。 之後,奧特梅德教授從這些殘次品中挑選出一部分身體沒有缺陷的克隆人,通過販賣器官賺取了大量研究經費,並開始著手第四代的研究。

在1964年初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 奧特梅德教授滿心歡喜,因為他的第四代克隆人在投入大量研究經費和獲得戰友們支援的情況下終於研究成功——這一代克隆人堪稱完美,它們解決了之前克隆人在智力和壽命方面的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克隆體在克隆時選用直接取自成年體的細胞核,使得他們出生時的年齡不是0,而是細胞核提供者的年齡,所以克隆體從出生到死亡的時間短於本體,其快速衰老的速度是不可逆轉的,而第四代克隆人能夠解決這一問題,在學術界無疑是個神話。 在這一年的9月5日,四代第一批次47號克隆體在培育倉中誕生。 自此, 奧特梅德教授已經擁有了數量較為可觀的克隆體,對他來說,這個計劃的下一階段可以實施了。

之後,四代克隆人無一例外的嚴酷殺人訓練展開了,訓練課程包括射擊、搏鬥和暗殺,儘管其中編號為17的克隆人精通各種槍械的使用,並且對奧特梅德言聽計從,但他本人卻還是更喜歡編號為47的克隆人。 和其他的殺人機器不同的是,47號對牆外的自由世界充滿了嚮往,他甚至製作了一個彈弓,用來襲擊實驗室的成員,以表達對自己毫無自由可言的生活的不滿。 有一次,47抓住了一隻逃出牢籠用於實驗的兔子,並且將其當作寵物一樣收養起來,而這隻兔子也正是47在成年以前唯一傾注過感情的生命。 由於定期的服藥和無數的注射,使得幼年時代的47對這個恐怖的實驗室充滿了仇恨,他甚至還將注射用的針管偷偷收集起來,在一次例行檢查中刺傷了醫生,這使得他在受到了嚴厲懲罰的同時,又擁有了看護人員增加了一倍的高級待遇。 在所有這些來自47的反常表現中,奧特梅德彷彿看到了一個具備人性和社交能力的人,他狂熱的期待著47在日後的表現。

五人團紛爭

時間很快到了1994年,被奧特梅德教授寄予厚望的47在度過了他的30歲生日後,立刻就被投入培育倉進行了洗腦,可是,這個在過去三十年裡異象百出的克隆人在接受這件事時的表現卻非常平靜,甚至沒有過絲毫的反抗,那種平靜就如同一開始就看穿了自己的命運一般。

另一方面,雖然一直以來以奧特梅德為首的五人團一起密謀的計劃趨於順利,但在這個犯罪氣息濃厚的團伙中,各種猜忌和排擠卻是一直都存在著的。 五人團內部在圍繞著克隆技術歸屬權的問題上展開了激烈的爭鬥,這種內訌就如同大廈崩跨一樣顛覆了整個五人團。 奧特梅德始終認為,除了部分同夥給予的資金支援外,所有與計劃有關的事情都是自己苦心經營的,他絕對不能容忍同夥在對自身貢獻的問題上有絲毫質疑。 也就是在這段內訌時期,奧特梅德醞釀了一個自己過去想都不敢想的計劃——利用47消滅同夥。

在對47洗腦之後,奧特梅德不止一次想著挑選一個合適的機會收集47的實戰數據,但是他又不想在羅馬尼亞搞出太大的動靜,所以一直都只是心裡想想,並沒有被他提上日程,但是由於這次內訌的發生,讓憤怒而狂熱的他再也無法平靜,他最後還是決定下手了——1998年,奧特梅德故意放走了洗腦完成記憶殘缺的47。

逃離精神病院後的47在經過一年時間的發展後,通過自己的實力加入了一個被稱為ICA的神秘殺手組織,可他卻不知道,這一切都被自己的“父親”奧特梅德監視著,甚至在他本人都不清楚自己究竟在何方的時候,奧特梅德卻已經清清楚楚了。 就是在這樣一種情況下,47開始為那個被奧特梅德偽裝成的所謂的“固定雇主”工作,這個神秘雇主為他安排了一系列的任務——雖然按照ICA的規矩,一個殺手是不能為同一個雇主工作兩次以上的,但由於這個雇主出手極其大方,所以任何的條條框框在這裡都是必然要被破壞掉的。

在1999到2000這整整兩年的時間裡,47以開膛手託拜斯(又作託拜斯·瑞伯,Tobias Ripper)的假名執行任務,他通過ICA聯繫人戴安娜(Diana)提供的任務簡報,先後在中國的香港、哥倫比亞的亞馬孫、匈牙利的布達佩斯和荷蘭的鹿特丹繁忙的執行著一個又一個的任務,儘管與他對陣的刺殺目標都是些狠角色,但對於經歷了三十年殘酷訓練的他來說,任何對手都不能阻擋自己的道路。 然而,在眾多的刺殺目標中,47曾有聽到四個年過半百的傢伙都提到了“五人團”這一名稱,精明無比的47自然會去琢磨這其中的意味。 他通過調查這四個已經死在自己腳下的犯罪大亨的背景之後,得出了他們都曾在法國外籍軍團中服役的結論——按照殺手界的經驗,接連刺殺多個有著千絲萬縷聯繫的人,一定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更何況這四個刺殺目標似乎都認識自己。 前後推斷,47已經意識到,自己被人利用了。

完成這些任務後,“固定雇主”為47安排了最後一個任務,這個任務讓47回到了起點:羅馬尼亞的精神病院。 對所有過去的任務有所懷疑的47明白,這個固定的雇主就是奧特梅德。 在進入精神病院後沒多久,47就迎上了一群裝備精良、來勢洶洶的特警,在這裡,47並沒有使用自己精通的暗殺技能,而是如破繭狂龍一般衝了上去,將這些特警全部擊殺,因為,他實在是急於和自己的“父親”當面對峙。 可是,當這個機會來臨的時候,47只看到實驗室裡出現了一群批量生產的48號克隆人,奧特梅德開始洋洋灑灑的講述自己的偉大計劃,這個瘋狂的科學家在狂喜之下已經喪失了思考能力,他沉醉於自己當前的成功之中,妄想以批量生產的甚至毫無實踐的克隆人圍捕47。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的失敗就成為必然了。 在一陣眼花繚亂的槍林彈雨中,47殺出重圍來到了奧特梅德面前,他內心中那種從未有過的複雜情緒在滋長著,最終這種情緒促使他無情的殺死了奧特梅德。 事後,47開始厭惡這種利用和背叛,也使得他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對今後要走的道路徹底失去了信心——在那個可怕屠殺發生的雨夜,47銷聲匿跡。

 

黑暗之路

早在1999年,身為五人團成員之一的伯里斯·扎瓦洛科(Boris Zavarotko)被殺之後,他的哥哥謝爾蓋·扎瓦洛科(Sergei Zavarotko)就已經開始追查那個神秘的開膛手託拜斯,並且在2001年,他終於知道這個神秘殺手名叫47,正是他兄弟曾經參與過的那個邪惡計劃的產物,他決定,向這個已經退隱的殺手發起挑戰。

退隱之後的47在西西里的一所教堂中藏身,他將自己所有骯髒的錢全都拋給了教會,決定以一個園丁的身份就這樣度過一生。 在這段時間裡,47結識了善良的維克多(Vittorio)神父,而神父在知道他過去的種種之後也給了他從未感受過的寬容,有了精神信仰的47更加堅定了自己的選擇,並始終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成為了一個普通人。 可是,無論怎樣,那從來沒有放過他的命運卻再一次給他套上了枷鎖。

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早上,維克多神父被一夥來自俄羅斯的黑手黨擄走,並且這夥黑手黨當場就獅子大開口,和47索要贖金,47被逼無奈,只好再次拿起那曾經最為信賴,如今卻無論如何都不想再碰一下的銀色M1911雙槍——這場與黑手黨直面對決的戰鬥拉開了序幕。

儘管47知道綁架神父的人是黑手黨,但是已經銷聲匿跡一年之久的47自然不清楚這段時間殺手界和黑道究竟又發生了些什麼,所以他為了獲得情報,只能再次向ICA尋求幫助。 作為一個也算叱詫風雲過的殺手,ICA在得知他的歸來之後很是高興,而聯繫人戴安娜也很“大方”的給他提供了情報。 根據戴安娜的情報顯示,神父在被黑手黨綁架之後立刻就被轉移了地點,所以想要追查到更多的下落,47就必須一直工作。 於是,重操舊業的47竟然再次為一個“固定雇主”做起了工作。

這次歸來的47勝於以往,他開始縱橫於整個世界,在世界各地出色的完成著更多更危險的刺殺任務,然而,他不知道,自己再一次掉進了圈套之中,因為那“固定雇主”就是綁架了神父的紮瓦洛科,與當年的奧特梅德一樣,這個賊頭子也想先利用一番47,給他安排些臟活再做打算。 不過,扎瓦洛科可不是什麼城府頗深的醫學博士,他絕不可能像奧特梅德那樣相對來說密不透風的為人和處事,所以在那些刺殺事件進行到高超階段時,扎瓦洛科那些骯髒的罪行暴露在了媒體的鏡頭之下——聯合國的某位高官直接找到了ICA,希望他們能派47這位做事乾淨利落的殺手結果了那愚蠢的賊頭子,而唯利是圖的ICA也巴不得收更多錢幹更多事,所以果斷派遣47前往了俄羅斯的聖彼得堡。

在聖彼得堡普希金大廈執行任務期間,47留意到了二樓會議廳裡的紮瓦洛科不過是個假人,但是那個樓層裡竟出現了另一個老熟人:那個與他同一批次的兄弟17號—— 47這才赫然憶起,自己這個出色的兄弟當年並未參與實驗室的亂戰。 47小心謹慎的躲過了17的狙擊,並順手結果了這最後一個可以和他以“兄弟”相稱的克隆人。 之後,47從兄弟身上搜出了一個無線電通訊裝置,無線電那頭傳來了一個俄羅斯口音濃重的聲音,毋庸置疑,這個人就是紮瓦洛科,他一邊震驚於17的失敗,一邊還不忘向47挑釁。 而知道所有真相的47,再次發覺自己又在利用和背叛的面前吃了大虧。

數天以後,47孤身一人返回了西西里的教堂,在這裡他與猖狂的紮瓦洛科黑手黨展開了激烈的對決,並最終槍殺了扎瓦洛科。 大仇得報的47望著被鮮血污染的神聖殿堂,突然發覺一切的利用和背叛最終換來的只有永遠的黑暗,而這黑則是自己一生都不能擺脫的,既然如此為何不帶著信仰一起步入黑暗呢?

47與這一生唯一的朋友維克多神父告別後,終於意志堅決的走向了黑暗之路。

 

25號修正案

2004年,已經在殺手界馳騁數年的47早已成為一個傳奇,而他那在外的名聲也讓他逐漸成為更多同行和刑偵機構的目標。 而由於47處事非常低調,所以很多針對他的刺殺或圍捕都被逐一排除,不過,有些事情卻是無論如何都無法輕易躲過的。 這一年的3月17日,47在巴黎歌劇院順利完成任務後,撤離途中卻被突然出現的巴黎當地警長阿爾伯特·法瑞爾(Albert Farrell)開槍打傷,在一陣混亂中,47以最快的速度逃離了現場,回到了自己藏身的公寓。 在重傷情況下,47接受了一個外形酷似奧特梅德的黑市醫生的幫助而保住了性命。 傷勢剛剛痊癒沒多久的47,又在阿爾伯特警長率領的特警圍捕中逃離,而警長也在這過程中被47抹殺。 之後在巴黎機場,47見到了前來迎接他的聯繫人戴安娜,戴安娜希望47能接下一個非常重要的工作,由於薪酬非常不錯,所以47立刻乘機前往了美國,他希望在美國可以有更廣闊的發展。

2005年,全美總統大選開始,現任總統為了獲得更多民眾的支持,正式公佈了針對全美克隆人加快合法化、被外界稱為25號修正案的文書。 這個修正案被總統的眾多競爭對手,尤其是渴望上位的副總統視為怪談,但是由於文書所推動的大方向正在快速的前行著,所以如果想阻止總統的政策實行,就必須消滅掉他。 很快,副總統提拔了一個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全美政體的組織“Franchise”的亞歷山大(Alexander)為議會代表,決心以此減緩總統的政策實行速度,為自己爭取到更多的時間。

計劃本來如預想的那樣進行著,可是總統在這段時間裡卻聯合了ICA來對抗Franchise,由於ICA當前在美國地區擁有47這樣一個殺手,最重要的是47還是一個克隆人,所以在當前局勢下聯合ICA這個在一定程度上也壟斷著一些東西(無論合法與否)的神秘國際組織,對於改善局勢還是很有幫助的。 於是,在這段對抗時期,ICA和Franchise這兩個組織在背地裡也你來我往的展開了戰鬥。 可是,任ICA在國際的影響力再大,它也不過只是一個單純的刺客機構,又怎麼能敵過在美國本土早已根深蒂固的Franchise呢? 所以,這種互相平衡的局面最後還是呈現出了一邊倒的姿態,ICA逐漸在美國本土勢力衰退,而Franchise也趁火打劫,把所有精力都聚集在了47身上——曾經被47視為無法擺脫的利用與背叛,在美國被進化到了政治的高度。

於是,47在美國的任務全部都被標上了“危險”的符號,不管哪一次,47都是在極其專注的狀態下執行著任務,因為在美國盯著他的人可不是什麼警方,而是一群來自Franchise、訓練有素的殺手們,所以只要有半點差錯,那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在接連完成數個任務之後,47突然發現聯繫人戴安娜中斷了與自己的聯絡,這種異象讓47知道ICA內部一定是出現狀況了。 在這段時間裡,47見到了來自中情局的探員史密斯(Smith),這個過去也和47有些許往來的老好人向47尋求幫助。 原來,總統的競選活動已接近崩潰邊緣,並且總統本人的性命也岌岌可危,副總統旗下的Franchise已經派出殺手潛入了白宮,整個中情局都也已成為了副總統的走狗,在這種情況下,想要阻止副總統的陰謀,他只能仰仗47的幫助。 儘管此事與47沒有半點關係,但由於史密斯開出的最高酬勞實在可觀,再加上他在耳邊的喋喋不休,使得47最終還是接下了這個關乎榮譽的任務。 在白宮,47與來自Franchise的殺手馬克三世(Mark III)展開了巔峰對決,並成功消滅了副總統的陰謀。

事後,47等待著Franchise不可避免的到來,可是戴安娜卻先來一步,她告訴47整個藏身處都已經被Franchise包圍,47無論如何都是逃不出去,但47卻堅定的表示有自信殺出重圍。 勸解無用的戴安娜為幫助47,趁其不備將假死藥注射到了他的體內,隨後Franchise破門而入,回收了47的“屍體”。

幾天后,Franchise的頭目亞歷山大出現在了媒體的鏡頭下,他通過編造47的故事來扭曲克隆人在公眾心目中的形象,並藉助為47舉行葬禮來獲得更多的輿論支持。 可是,很少有人知道,這個亞歷山大雖然一直在反對克隆人合法化,但他本人卻一直是個狂熱的克隆人愛好者,他對奧特梅德教授創造的第四代克隆人極有興趣,而身為這個批次唯一存活著的47,就成為了他本人一直想要得到的實驗樣本——他希望藉助研究47,製造出超越現有的馬克(Mark)系列的克隆人。

47的葬禮上,戴安娜趁所有人都醉心於討論克隆議題的空檔,將假死藥效解除,然後匆匆離開了現場。 結果,這個本來讓亞歷山大覺得更接近自己夢想的日子,成為了在場所有Franchise成員的末日。 再度埋葬了圍繞著利用與背叛的所有人後,47更加堅定了他所選擇的道路。 從此,他將以殺手界教父的地位繼續征途。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