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 2 (Destiny 2) 凱德6號背景故事剖析

8 九月

廣告

作者:風雷舞

來源:NGA

自《命運2》開始由凱德派發的周更尋寶小任務也從側面補完了關於凱德身世的一些細節。我們可以推斷出現在的凱德曾經經歷過3個生命階段。分別是:黃金時代的普通人類,黃金時代的EXO機器人,現在的EXO守護者。而我們也就由此開始吧……

1.前世

《戰爭思維》中公佈的新補充資料基本上已經坐實了創造EXO是為了人類永生而製造的‘機械義體說’。而對於從人類轉化至EXO中所做的‘記憶抹除’也做了解釋。不過,這一部分內容並不是今天的主題我們改天再講。大家只需要記得‘記憶抹除’是為了有機體適應機械體而做的必要手段,而並不是什麼類似于懲罰的行為就好。

關於人類凱德(我們甚至不能確定他在人類時是不是叫凱德),所能得到的資料實在是少之又少。畢竟真算起時間的話,至少也是500年前的黃金時代了。我們大約能得到的資訊之一,來自于歐洲無人區的尋寶任務。由凱德的藏寶箱中得到的書信片段揭示了這樣一個淒慘的事實:人類時期的凱德曾經擁有一個家庭,有妻子,有一個叫艾斯(ace)的兒子。不知道凱德在經歷了兩次記憶重啟後還記不記得他的槍為什麼叫做‘ace of spades’,但我們是知道了的。

(日記殘片記錄了凱德的過往)
另一條資訊則來自於[《凱德的藏寶之島》]中的日記。凱德記錄了當年自己被轉化為EXO的原因:受雇於克洛維斯·布瑞的他因為債務纏身而不得不賣身自救。通過參與一項秘密計畫來讓布瑞這樣的大佬來替他償還債務。而這項秘密計畫自然不用再說,就是EXO轉化技術。

於是,可想而知。在被轉化為EXO的前夜,凱德給兒子寫了之前的信。但輾轉多年之後,這封信出現在了現今歐洲無人區的舊箱子中。想必最終也是沒有寄出吧……

這些記錄,加上遊戲中我們所瞭解到的布瑞科技的規模,使得布瑞頗有一些小說電影中經常出現的‘邪惡巨型企業’的風範。但說起來,凱德這事兒也不能全賴在冷血資本家身上,畢竟你接個刺殺任務,最後搞到炸掉一整個空間站。這種比肩超能先生的成本消耗,也就別埋怨最後簽賣身契了……

人類凱德的最終命運是被送往‘被冰雪覆蓋的衛星’。也就是我們所推測的‘深石地穴’的所在之處。在那裡,凱德被消除了記憶,轉化進了EXO機體中。開始了他的第二段人生。

2.轉世

或許是因為早期EXO轉化技術還不成熟。所以使得凱德這樣的早期EXO(甚至有可能凱德就是第一個被轉化的EXO)並沒有被徹底的抹除記憶。凱德變成EXO之後依然保留著碎片化的殘缺記憶,於是他把這些記憶片段記錄到了日記中希望有朝一日能把資訊串聯起來找回失落的記憶。這正好也給了我們這些學術玩家考古的機會。不過除了凱德之外,我們還沒有見到過其他EXO有過類似的行為(做記錄找回記憶),或許他的‘不完全記憶消除’本身就是布瑞的計畫之一?不得而知……

(金星的伊什塔爾學院)
無論如何,被轉化為EXO的凱德開始了他的第二段人生。從日記來看EXO凱德依然做回了他賞金獵手的老本行。其中一段工作是在金星的伊什塔爾學院擔任安保工作。再具體一些的話那就是:瑪雅·桑德斯博士私人保鏢。

如果一直關注我這個系列的話大家一定對瑪雅·桑德斯博士並不陌生。她就是著名的伊什塔爾‘12號項目’事件中的一員。並在事件之後投入了對VEX的瘋狂研究中,而且她也是初代遊戲中‘EXO陌客’的主要嫌疑人,以及FWC和永劫教派可能的創建人。總之,儘管這位大姐目前並沒有在遊戲中露過面,但在背景設定中著墨之多,毫無疑問是命運宇宙設定中最重要的幕後大佬之一。

不過在凱德的這段記錄中,倒沒多少和桑德斯博士神秘的科研內容有關。其內容是關於…… 一個屌絲對女神的單戀。

[凱德的日記]

至於我?我是為了她,瑪雅·桑德斯博士。
……
我現在能清楚的看到她。黑髮柔和的打起卷,閃耀在她的前額。灰色的眼影在她抬頭向工作時如花綻放,而我就在她旁邊。
……
好吧,她其實根本沒注意到我。哪怕我已經在她肩旁站了好幾個月。我的作用還不如一個置物架重要,一個毫無必要的必需品。

哈哈哈哈哈哈哈凱德你他娘的也有當屌絲的時候啊。

在TTK主線第二個任務中,玩家守護者要去舊俄羅斯拿取凱德的舊隱身引擎來滲透進無畏艦中。在路途中的一個岔路中,玩家可以在地上掃描到一件凱德的撲克牌。而凱德表示這張紅心Q代表著‘一個我曾經認識的女孩’。而當玩家的機靈詢問凱德女孩的名字時,凱德一反常態,用非常冷漠和反感的口吻轉移了話題:‘你不是還有個引擎要找嗎?’。


(for this girl I knew)

又一次記憶重啟之後你還記得你當年單戀過的女神嗎? 你可知道她也變成EXO了喲 (純屬個人推斷而已不要當真)

不過,如果對瑪雅·桑德斯稍有瞭解的話就會知道凱德的這段單戀絕壁不會有什麼結果。為什麼呢?因為這個姐姐是一名光榮的拉拉,她的戀人是同在伊什塔爾學院工作的西歐瑪·艾希(Chioma Esi)。所以凱德也用不著沮喪,人家根本就不喜歡男人,更何況是一個裝在鐵皮罐子裡的男人咯。

接下來的是一段混亂的記錄,凱德記錄自己的一單懸賞,獵殺物件是蟲群。而記錄的最後凱德則表示是自己記錯了時間線,因為人類第一次接觸到蟲群已經是大崩潰之後了,顯然凱德不可能在黃金時代接到關於蟲群的懸賞。但為什麼要有這一條記錄,其原因可能和接下來的一條有關。

[凱德的日記]

我在一片平原上,天空裂開了一個缺口而這片毀壞的世界中除了我和圍繞著的沸騰的暗影之外空無一人。
……
我的所有感官。它希望我目睹這一切。這個世界正在崩潰,我,正在崩潰。

如果條記錄準確無誤的話。我們基本可以確信這是描述‘黑暗’降臨到地球的那一刻。這說明了凱德或許是現在聖城中唯一一個感受過黑暗真正力量的人。我們都知道現在黑暗只是被逼退,在未來必然還有一戰。那麼在這之前,凱德關於黑暗第一次入侵時的經驗或許就能起到巨大的作用。

不過當年凱德對黑暗可沒什麼抵抗的力量,瞬間GG,第二次生命終結於此。

3.今生

在躺了幾百年的屍之後,一個 不怎麼機靈的 機靈終於發現了這堆廢鐵。劈裡啪啦一道閃光,我們的逗逼擔當終於以守護者的姿態重生。結合生前的能力,凱德被以一名獵人的身份復活。不過我相信凱德這哥們,無論復活多少次他的性格都不會有變化。復活後的凱德一樣的特立獨行,一樣的玩世不恭。繼續在大崩潰後的地球荒野中當他的獨狼賞金獵手。不過時代畢竟變了,作為獵人的凱德還是要回聖城報導。也就是在此期間,凱德結識了將影響他餘生的重要人物。時任先鋒獵人導師的安達爾·布拉斯克。

(第二任獵人導師安達爾·布拉斯克)
如果沒什麼額外補充,安達爾·布拉斯克應該是塔魯·和風之後的第二任獵人導師。作為獵人導師,安達爾顯然要花大量的時間在指揮中心給獵人派發任務和參與長老會的會議。不過獵人嘛,總是心向荒野的。所以安達爾非常喜歡找凱德聊天聽他關於‘荒野大冒險’的吹逼故事。直到有一天,安達爾跟凱德開了一個玩笑性的賭局。這改變了凱德的生命軌跡……

[機靈碎片:拉斯普汀]

我的老夥計安達爾—他之前就站這兒,就這兒—他常常找我來聊野外的故事。他說:你看,凱德,我仔細的分析了整個細節,我現在覺得是你。你就是拉斯普汀,傳說中的戰爭思維,地球的保護者。我希望你能趕緊記起來,這樣你就可以取回全部的力量然後拯救我們了。

你能想像一下當時有多丟人,尤其是他還當著薩瓦拉的面兒,那傢伙一直都覺得我的日常就是浪費生命。所以我當時就說,好啊,安達爾,你可能在這兒幹得不錯。但如果我實話實說的話,我覺得協調整個星系的防禦軌道聽上去太累了,所以我就把它留給你去幹吧。

第二任獵人導師安達爾·布拉斯克最終被臭名昭著的墮落者傭兵頭子‘疤臉’坦尼克斯設計謀殺。而作為賭局的一部分,凱德回到聖城高塔接替了布拉斯克的職責,成為了新一任的獵人導師。並披上了布拉斯克的斗篷以紀念他的朋友。

雖然這個獵人導師當的多少有點不情願,但凱德畢竟還是很認真的對待這份工作。小到判定快雀騎手在車上的噴漆合不合規矩,大到制訂對無畏艦的進攻計畫。凱德始終以自己的行事方法來為聖城和高塔盡力。除了領袖工作內容之外,凱德作為獵人導師也一直在挑選和訓練優秀的獵人守護者。在一代遊戲中凱德和其他兩名導師一樣,會派給獵人玩家一系列的任務挑戰自己,這也是作為後備獵人先鋒的內容之一。除此之外,他還訓練了希羅4號,這名EXO獵人在SIVA危機時期為玩家守護者和鋼鐵領主薩拉丁提供了巨大的幫助。

而在歐裡克斯入侵和猩紅戰爭時期,凱德的表現都非常突出。作為遊戲中的劇情內容,這裡就不再多說了。

4.遺落之族

好了,終於要來到沉重的話題了。在即將到來的《遺落之族》中,棒雞為了挽回失落的口碑,不惜獻祭掉了他們所塑造出的人氣最高的角色。其實我依稀記得在蠻早之前(大概還是對COO的資料採擷時)就爆出了‘凱德之死’的過場動畫標題。所以這次當事情真的發生的時候對我個人而言有那麼一點點的心理準備,但這也只不過是從100%的震撼變成了99%的震撼而已。我們只能祈禱《遺落之族》的品質足夠抵消凱德之死所帶來的損失吧。

在前瞻內容介紹中,棒雞給出了凱德之死的劇情解釋:自瑪拉女王帶領覺醒者艦隊正面硬懟大老爹慘遭一發爆破清場之後。暗礁區的覺醒者勢力幾乎全滅,僅剩的也就是佩特拉在狼族之亂時期分出去的‘女王之怒’的一小撮人。這樣一來引發了一個巨大的危機即:長老監獄的安全隱患。於是,在猩紅戰爭帶來的一系列混亂後。這些曾經因女王的惡趣味而囚禁在長老監獄的‘奇珍異獸’們趁亂越獄,其中就包含了即將在《遺落之族》中充當主要反派的‘嗤魅’(Skorn)。而這件事也再一次提醒我們了一件事那就是沒事兒不要亂收集什麼高危大殺器,不然早晚被反噬。

(長老監獄,斯克拉斯曾經被關在這裡)
在E3時棒雞提供了《遺落之族》第一個任務的試玩,展示了凱德的最後時刻。當然,試玩不能錄影,所以我來簡單的敘述一下。

任務的最開始是由佩特拉·萬吉向凱德發出了一條求助資訊,表示長老監獄的囚犯暴動。需要守護者幫忙控制事態。而凱德則挑選了你作為他信任的幫手一路同行。來到暗礁區後,凱德和玩家發現整個監獄已經陷入了完全的混亂,於是二人一起殺進去。這也是遊戲中為數不多的可以和NPC一起作戰的時刻。隨後他們見到了佩特拉,佩特拉表示監獄的控制系統失控。需要你們幫忙恢復,於是凱德和玩家又殺到底層的控制中心。一路少不了凱德的各種裝逼時刻。然而就在監獄重新獲得控制時,劇情就進入了之前E3公佈的過場動畫……


(Murder by Death)
So be it…… 這時候大家才終於明白前瞻視頻中所說的‘老式西部復仇’的故事是個什麼意思。雖然之前一直在說不可能什麼的。但是無論是從訪談也好還是從劇情的表現來看。凱德這次應該的確是死透了。

第一次生命中無法團聚的家庭,第二次生命中無法擁有的戀人,第三次生命中無法完成的職責。無論復活多少次,遺憾似乎永遠伴隨著這個男人。人們都說喜劇的內核是悲劇,逗逼的背後往往隱藏著不為人知的悲慘過往。這一點在凱德6號身上得到了證實。然而我們永遠不會忘記這個狡黠機敏的獵人似乎與生俱來的樂觀精神和冒險氣質。這些品質,正是支撐我們渡過大崩潰,在黑暗深邃的宇宙中生存下去的力量。

除了直接引發《遺落之族》的劇情,凱德的這次意外死亡還帶來了一個巨大的問題:獵人導師的位置突然出現了空缺。那麼誰將在凱德之後接替這個位置呢?我們有以下幾個選擇。

1.安娜布瑞
2.鋼鐵女士埃弗雷迪特
3.埃裡斯摩恩
4.佩特拉
5.希羅4號

我們來逐個分析。


首先,安娜剛剛在《戰爭思維》中登場,對玩家的親切感是非常高的。而作為六面之戰的英雄槍手,安娜從能力上而言絕對沒有問題。除此之外作為戰爭思維語言學家,安娜也可以更好的擔任聖城先鋒們和拉斯普汀的溝通工作。但問題也在這裡,從劇情中我們可以看到薩瓦拉對拉斯普汀極度不信任。而安娜也有一大堆和拉斯普汀相關的問題需要花時間來處理。這些都是影響她擔任獵人先鋒的重要因素。

埃弗雷迪特女士在一代遊戲時曾經接替薩拉丁領主主持鐵旗競技活動。除此之外則一直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作為所剩唯二的鋼鐵領主,總感覺埃弗雷迪特女士比薩瓦拉他們要‘高出一輩’來。再加上她也是個常年獨來獨往的主兒,自身願不願意回到聖城都成問題。從主觀上就減了不少可能性。

埃裡斯是一個優點和缺點都非常突出的選擇。首先,埃裡斯與蟲群相關的知識始終都是聖城的巨大財富,她也無數次讓守護者在與蟲群的對抗中取得優勢。但相對的,埃裡斯很久之前就在月球失去了她的機靈。她現在是否還算做一個獵人都很難說。並且自猩紅戰爭之後,埃裡斯不知去向。相對于獵人導師的問題,還是先把她找回來再說吧……

佩特拉是一個非常特殊的選擇。自女王硬懟大老爹團滅之後,所剩下的這支‘女王之怒’就是暗礁覺醒者的唯一剩餘力量了。佩特拉參加過馴服狼族墮落者的戰鬥,又在狼族之亂和歐裡克斯入侵時參與了大量的行動。能力方面絕對沒有問題。而如果邀請佩特拉加入聖城核心領導圈,自然而然的可以收編‘女王之怒’這支部隊。於聖城的戰鬥力上是一個巨大的補充。好處似乎十分明顯。但說一千道一萬,佩特拉畢竟不是守護者。而如何讓一個不是守護者的凡人(無論她多能打)去訓練守護者呢?這是佩特拉這個選擇無法解決的問題……

希羅4號其實是一個從各方面都很合適的選擇。本身就由凱德訓練,在SIVA危機時的表現也給了他一些資歷。本身是EXO也算是一種傳承,種族上比較‘政治正確’。但雖然如此,相比於參與過六面之戰的安娜或是鋼鐵女士,希羅的資歷還是太淺。除此之外,不同于安娜在出場前就在遊戲中留下的蛛絲馬跡,希羅在目前的《命運2》故事中完全沒有任何資訊出現。這個時候把他提至獵人導師,于劇情上還是有點突然…… 不過不知道聖城方面對資歷的要求有沒有那麼高,畢竟凱德在當導師之前也不過就是一個獨行俠。所以從這方面看,希羅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而且如果想加強希羅的存在感,於《遺落之族》中多給他安排幾個任務就好。想混個熟臉,方法還是很多的。

那麼如果要我排出可能性的話會是:安娜布瑞=希羅4號>埃弗雷迪特女士>佩特拉>埃裡斯,不過具體情況,還得等到《遺落之族》正式上線才能揭曉。

最後,其實說了這麼多。就和我之前說的那樣,還記得‘歡迎來到沒有光的世界’嗎?棒雞放出凱德之死嚇唬嚇唬你讓你趕緊買資料片,結果任務做到最後凱德啪嗒跳起來說一句:你看我像是那種會被人陰到的人嗎?皆大歡喜結局還不是美滋滋。

反正沒有下葬之前什麼事兒都可能發生,你們說對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