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神4 (GOD OF WAR) 壁畫及劇情故事解析

6 五月

廣告

作者:懶得進化的小德

來源:戰神吧

《失落的章節:那些古老的傳說》
失落之章:戰爭伊始。
一直以來,緊張的氣氛在兩大神族之間逐漸積蓄,已經快到了爆發的邊緣。
奧丁是阿薩神族的領袖,他們崇尚武技和享樂,而華納神族則是喜歡自然與魔法。
華納神族的領袖之一的弗雷,他一直以來都希望能通過外交的方式獲得與阿薩神族和平共處的機會。
他周遊阿薩神族的領地阿斯加德,所到之處都教與人民豐收之法,即利用魔法咒語灌溉土地,這就使得即便是冬天,也能擁有那琳琅滿目的豐收之果。
阿斯加德的人民對著魔法感到欣喜欲狂,可惜往日不在,好景不長,原來這過度的使用魔法也是有著巨大的副作用,他們卻是把罪證指向弗雷,而不自知為自己的過度支配魔法導致的災難性後果。
弗雷成了替死鬼,在阿斯加德被奧丁施以酷刑,差點死於非命。弗雷竭盡畢生所能成功越獄,跑回華納海姆,在自己的領域對著家人,他訴說了自己所遭遇的種種事蹟,歷歷在目,聞者流淚,聽者傾心,在他的心中一團復仇之火已經熊熊燃燒,那天,他怒髮衝冠地站在那象徵榮耀的大廳面前用盡心力大喊著,發誓著,一定要向奧丁復仇!
大戰一觸即發。

失落之章:密米爾的計策。
弗雷與奧丁的不世之戰打了好幾百年,雙方你來我往,今兒你小勝一場,明日我大贏一局,阿薩神族的戰兵精神,華納神族的魔法高明,最終雙方兩敗俱傷,奧丁的不敗神話在此終結,征服宣告失敗。
雙方一時之間陷入僵局,都在竭力想出一個可以一舉妥協的方法。
就在此時,密米爾,這個號稱世界上最最最具聰明的神,他周旋於兩族之間,他發誓他想出了一個對於兩族之間和平共處的絕佳之法,非常,一定,必定,肯定,一百萬個包你滿意的絕佳之法:那就是,讓同是華納神族領袖之一的芙蕾雅,嫁給阿薩神族的領袖奧丁!
芙蕾雅,這是一個集美貌與善良于一身的女神,哦,對了她還是弗雷的妹妹。
奧丁在見到芙蕾雅之時被其美貌所吸引,欣然同意。
而芙蕾雅則是十分厭惡著奧丁,在她眼裡,這個企圖踐踏她的子民,破壞她的國土,並且還想殺死她親愛的哥哥,這個卑鄙好色的登徒浪子,現在居然還枉費心思想霸佔我的身體?真的是自尋死路!

失落之章:和平的代價。
儘管芙蕾雅有多麼討厭奧丁,但是為了和平,為了她敬愛的子民,她也只能向這命運妥協,選擇嫁給了奧丁。
奧丁把婚禮辦得非常豪華,密米爾也發誓,這是他畢生所見過的,最最最,最大,最豪華,最奢侈,最華麗,最刁炸天的婚禮了!
婚禮上奧丁對著芙蕾雅微微一笑,這笑很真誠,這讓一直以來都保持著落寞態度的芙蕾雅一時之間產生錯覺發現,這個奧丁似乎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可怕了?
婚後的生活奧丁一直善待著芙蕾雅,兩大神族也都和平共處,這讓芙蕾雅很是欣慰,因為有了愛的結晶,也逐漸開始慢慢的教于奧丁那屬於華納神族特有的自然魔法,但是奧丁的表現似乎對魔法並不怎麼在意。
芙蕾雅很想家,很想家卻不能回,這是什麼滋味,因為她肩負著兩大神族和平的使命,很多時候和平的兌換代價,遠比你所能想到的要嚴重的多。

失落之章:雷神之錘。
奧丁一直以來其實都在默默召集著那些死去的戰士之魂,他在芙蕾雅面前表現出對自然魔法的不屑一顧,可是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他卻把自己偷偷關在房間裡,運用他的智慧,默默的,偷偷的改造著,創造著更邪惡,力量更強大的魔法咒語。
奧丁無時不刻地推想著諸神黃昏,他一直以來就認為,躲在這古老預言後面的是巨人族,他也一直堅信:只要我打敗了巨人族,消滅了巨人族,我就能阻止諸神黃昏,阻止這未來的末日之戰,我還是那個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的眾神之王——奧丁!
他叫了矮人兄弟製造一把無堅不摧的武器,這個是一把錘子,其實我對這錘子的造型還是不太滿意,但是奧丁很滿意,他把錘子給了自己的兒子,索爾,並且命令索爾剿滅他所遇到的,所見到的每一個巨人!
這種無異於大屠殺的計畫無意間被芙蕾雅知道,她上前勸奧丁罷手,以至於以離開他為要脅。
奧丁對此不屑一顧,雙方感情就此逐漸破裂。

失落之章:那個能阻止一切戰爭的勇士。
芙蕾雅終日憂心忡忡,那種屠殺計畫在她腦海中揮之不去,在諸神黃昏的揪心下,奧丁已經瘋了,而且瘋狂的程度比她想像中的還要嚴重得多,殺戮之心已經生根發芽,她必須趕回華納海姆,告之哥哥弗雷。
奧丁發現芙蕾雅的時候就在阿斯加德邊境,他對芙蕾雅說著那動情的話語,希望芙蕾雅能再次回到他的身邊,芙蕾雅一時恍惚,奧丁趁其不備用咒語攻擊了她,拔掉她的翅膀,抽出她的戰士之魂,又給她施了那可惡的魔法咒語,讓她無法作戰,以及無法離開阿斯加德。
奧丁的黑暗魔法是芙蕾雅所不知道的,她一直以來還以為這奧丁對魔法的不屑,誰知道這本來就是奧丁的表面作為,他每天都在研究這自然魔法,並且加以改造。
芙蕾雅無法掙脫,眼前逐漸黑暗,終於,她暈了過去。
等到芙蕾雅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奧丁放逐了,奧丁走了,他那擁有無堅不摧的雷神之錘,將把一切都打得粉碎,而自己的婚姻已然終結,華納海姆也將面臨解難。
芙蕾雅她現在已經無力為之戰鬥。
她只能寄希望于有一個勇士能夠應時出現,解救危難,完成她已無力完成的使命。
————
BY 密米爾

芙蕾雅一直都在等待著一個勇士能夠應時出現,解救危難,完成她未能完成的使命,當她看到奎爺的時候,心中有點觸動,她一直堅信奎爺就是她心中的那個勇士,他強壯,暴力,他的力量無與倫比。只是命運竟然如此的作弄著她,她認為的這個可以帶來希望的勇士,給她帶來的卻是絕望!她認為的這個能解救危難的勇士,帶來的卻是:諸神黃昏。


花了4天時間終於把戰神通關了,一個字就是酷,兩個字就是感動。試著翻譯壁畫的文字發現太難了,放棄,只翻譯了幾句其他的我是沒時間了,壁畫用的是盧恩字母(Runes)又稱為如尼字母,有興趣的同學可以自行對照翻譯下吧接下來開始會有劇透。沒通關的同學勿看。

結尾在山洞裡,我們看到了預言壁畫,第一張壁畫,標題上都是如尼文字,太長了,不翻譯,只翻譯了幾句,斷章取義下吧,應該是:我們將繼承一切(諸神黃昏),這將是我(洛基)的故事。
①:那個女的上面的如尼文,翻譯出來的確是:LAUFEI 勞菲,躺在床上的翻譯出來是:LOKI洛基。也就對應了結尾奎爺兒子阿柔特斯問奎爺說為什麼壁畫上自己的名字是洛基的原因。
(起先我老是以為那個躺著的是奎爺,因為這圖裡的肩膀有圖案,後來試著翻譯了下居然是洛基)
洛基躺在床上,他的母親在旁邊照顧,摸著兒子的頭若有所思。我們回想一下開頭,兒子對奎爺說自己已經很久沒有生病了,那麼這一幕有沒有可能性是洛基生病時候,母親在旁邊照料時的情形,而兒子為什麼會生病,那是因為他流著斯巴達的血統,當然最重要的是兒子被詛咒了。

②的內容是勞菲跟他的族人在爭議著什麼,這個爭議是劇情的時候孩子說的。
*接下來的壁畫破了個洞,並沒有交代勞菲是怎麼死的。
③的內容是孩子在摸著母親的屍體。
④的內容則是奎爺抱著豬,和孩子跟芙蕾雅來到大烏龜面前,準備救野豬的劇情。

劇情裡奎爺跟兒子說了:“我是神,你母親是人類,但是你母親知道我是神。”也就是說,這個時候勞菲是沒有神力的,或者說奎爺感覺不到她的神力,或者說她神奇的地方,個人理解為勞菲是沒有神力的巨人,也就是普通的人類。她的族人都被奧丁和索爾他們殺死了,然後因為某種原因是她沒有了神力或者通過某種特殊的預言消耗了神力,然後在變成人類的時候遇到了奎爺。又或者說她在遇到了奎爺之時,就知道了預言,為了替巨人族報仇,慢慢的引導,為預言鋪路(劇情裡路上的一系列標記都是勞菲提前記錄的,但是也不對,那大蛇肚子裡為什麼也有,就看製作組怎麼圓了),為了預言鋪路耗盡了自己的生命。
奎爺並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勞菲有著神聖的使命,或者他知道?從他對這勞菲的骨灰說的話:“菲,願你找到回家的路,你自由了。” 這個自由到底有著什麼意思?斯巴達那邊的習俗還是有著什麼別的意思?估計是斯巴達特有的說法吧,不熟悉那邊。

這圖上面的部分就是劇情裡奎爺抱著野豬和孩子跟著芙蕾雅到大烏龜面前,芙蕾雅的住處。
下面的則是奎爺把斧頭扔河裡,隨後世界蛇出現的劇情。
奎爺把斧頭扔河裡,隨後世界蛇出現的劇情,斧頭染上了蛇毒,這個是個伏筆。這個世界蛇是穿越過來的,他是洛基的兒子,他認識阿柔特斯,只是覺得眼熟,但是不知道阿柔特斯就是自己未來的父親洛基。而現在這個時空的世界蛇已經死了。
*而在我們現實中的諸神黃昏裡,雷神索爾死於世界蛇的蛇毒。(遊戲裡奎爺斧頭從世界蛇口中出來的時候系統提示染上了蛇毒,隱藏結局裡孩子的夢境說在諸神黃昏開始的時候索爾會找上門來。)

兒子和奎爺遇到世界蛇這個壁畫,是我個人覺得最絕妙之處,兒子和奎爺上面的如尼文字,翻譯起來,
兒子名字叫LOKI洛基,
奎爺不叫克雷多斯,而是叫Farbauti 法布提。奎爺居然在預言壁畫上的名字叫法布提!

那麼問題來了,我們不說北歐神話,我們只說遊戲劇情,
前面兒子對奎爺說:“父親,有一件事情很奇怪,我看到牆壁上,巨人們叫我洛基?”
奎爺:“洛基?那是你出生時,你母親想給你取的名字,巨人們知道你叫洛基,估計是你母親把你的名字告訴他們了吧。”
那麼問題來了,既然奎爺老婆勞菲把兒子的小名洛基告訴巨人們,那麼會不會把奎爺的名字也告訴巨人們,或許有沒有可能法布提就是奎爺來到北歐時的化名?
遇到勞菲,起初並沒有告訴其真名,所以起了個法布提這個名字呢?(不看北歐神話,就對遊戲劇情而言)
然後呢,看到這裡,你們有沒有發現到什麼?
沒有麼?
真的沒有?
我給你們提示一下對話。
“父親,有一件事情很奇怪,我看到牆壁上,巨人們叫我洛基?”
“洛基?那是你出生時,你母親想給你取的名字,巨人們知道你叫洛基,估計是你母親把你的名字告訴他們了吧。

OK,那麼接下來我們繼續說壁畫。
這個壁畫就簡單易懂了,就是劇情唄,上面分別是,打龍,奎爺殺了索爾的2個兒子其中的一個,然後兒子開始出現生病特徵,因為奎爺的後代都被詛咒了,右上邊的壁畫則是孩子知道自己是神之後心態轉變,後來裝備了提爾的黑色符文後,心態爆炸,膨脹了,見誰刁誰,不顧奎爺的勸阻把罵自己母親那個索爾的另外一個兒子殺死後踢入懸崖,後來成了25仔,跟奎爺意見不合給了奎爺一箭,然後被光明神巴德爾打暈帶走,奎爺救孩子跟巴德爾在飛龍上大戰導致3人都到了冥界海姆(反正就是冥界那邊,名字忘記了。)
圖裡是奎爺父子在船上用帆布做蒸汽布使船體飛上天好厲害的說。

而下面這部分則的,最終BOSS,父子大戰光明神巴德爾。芙蕾雅是巴德爾的母親,奧丁的妻子,她不想兒子受傷,不得已用魔法控制了死去的巨人希望阻止雙方大戰。
後來芙蕾雅用魔法把雙方兩人都綁定了,巴德爾掙開想殺奎爺,孩子上去擋住卻被挨了一拳,奎爺見兒子受傷心態爆炸使出斯巴達之怒,掙開,檢查兒子傷後發現有血跡,但是兒子居然沒事,而那血跡居然是巴德爾的,原來這個巴德爾雖然用這不死之身,也是有破解之法的,只破解他不死之身的唯一的事物就是檞寄生,這就是前期芙蕾雅看到孩子箭筒上的箭是檞寄生連忙搶過去把箭都燒毀的原因。
而在前一點的伏筆就是前面孩子因為箭筒帶壞了,奎爺把檞寄生的其中一根的箭頭固定在斷開的箭筒帶上。
這就導致了巴德爾給了孩子胸口一拳導致檞寄生傷到自己,從而破解了不死之身。
*後來奎爺打贏了,因為欠了芙蕾雅一個人情,畢竟這女人救了自己兒子一命,又在兒子的勸說下,放了巴德爾一碼,沒有殺死他。
而巴德爾與他母親芙蕾雅之間的恩怨導致他恨她,暫且不提。
她為了她兒子所以就心甘情願讓他殺(巴德爾要掐死芙蕾雅)。
後來兒子阿柔特斯發現後馬上叫父親奎爺救人。
奎爺深知這些恩恩怨怨,甘心當黑臉人,殺死巴德爾。
奎爺:“芙蕾雅,這是他的選擇。”
芙蕾雅哭出血淚,抱起兒子的屍體發誓要找奎爺報仇。
後來在奎爺跟兒子去了約頓海姆的時候還問了密密爾她翅膀的封印之處,準備找回被奧丁封印的戰士之魂,準備復仇。
接下來第二張圖的最右邊,這壁畫畫著的屍體不是別人,正是奎爺的老婆勞菲,這是不是在暗示著這一切都被勞菲預言到了?

這個是勞菲,壁畫上的一列文字我翻譯出來後,百度翻譯和谷歌翻譯我都看不懂,
I dautha cemr
therjandi locxin
aptr til jotunheimk
i hondum euherja
看不懂什麼意思,估計是我的翻譯有誤。

這張上面是一棵大樹,有2只烏鴉,玩過遊戲都知道這代表著奧丁的眼線。(北歐神話只做參考,不做遊戲內容:奧丁是眾神之王。他頭戴大金盔,肩上棲息著兩隻神鴉,分別象徵“思想”和“記憶”。它們每天早上飛遍全世界,回來向奧丁報告它們的見聞。)
這張壁畫中間部分被破壞的嚴重,而且好像是被人鑿掉的,不是自然損壞,是人為的,有著很重的人工鑿跡。
下面被擋住的部分則是…

a flat ?? father :父親的歸宿 (中間被鑿掉了,斷章取義下的翻譯)
Hormung :苦難與悲痛。
這個是被布擋住的壁畫內容,翻譯出來就是奎爺死了,兒子非常傷心,他在念復活咒復活父親,我說的咒語是有依據的,首先是這個像蛇的東西裡面是有文字的。其實遊戲裡也有伏筆了,不就是在矮人那邊買復活石麼,然後奎爺死了兒子對著你胸前轟著一刀,復活,遊戲裡都有了。
友情提示,遊戲按鍵:口

也有人說是兒子生了世界蛇,這個我覺得不太可能,時間段不對。
說是復活咒其實是原畫依據的。這個是原畫復活咒和壁畫的對比。大家發表下不同見解。畢竟個人理解有限。

這個是最後一個部分的壁畫。
最重要的部分以及文字都被人工鑿掉了,只剩下這個兒子,以及狼群。向著前方走去。奎爺在哪裡呢?兒子阿特柔斯的復活咒到底有沒有成功呢?請看戰神3:諸神黃昏。
PS:想在戰神2裡看到我奎爺死掉?想都不要想,至少來個3部曲。
PPS:世界蛇和狼都是未來裡洛基的兒子。

最後這張圖其實理解很大,一百個人看都會有百個不同的理解,而且聖莫尼卡想怎麼圓就怎麼圓,可能性太多了,因為最主要的都被抹掉的,你要說奎爺就在後邊看著兒子向前走去也行,只不過被鑿掉了,而且你看阿特柔斯的動作,怎麼看都不像是傷心的樣子吧。這一定是製作組故意挖的坑,把最重要的抹去了,你可以說奎爺死了,也可以說奎爺沒死啊,這個得看下一作了或者下下一下。或者解開那上面對應的字母。不過按慣例來說,就像在遊戲裡一樣,復活咒都出了,那就不會死了,這個本來就是製作組故意製造話題的。就算死了,對奎爺來說也只是洗點而已,而且對於這個世界的設定來說,在北歐死了的話,靈魂會到了冥界,也就是奎爺剛好現在已經熟悉的地方了。以前這裡的冥界我不熟啊,不過現在熟了!

總結1:這預言壁畫中的內容,
身穿黃色衣服,長髮及腰的女人叫laufei勞菲,
綁著黃色箭筒的小孩是Loki洛基,
頭上和肩膀都有紋身的奎爺名字卻是 farbauti 法布提,至於為什麼是farbauti (法布提)你百度一下北歐神話裡的洛基的父親是誰就明白了。

總結2:諸神黃昏提前了100年,也就是說因為奎爺的出現,導致預言壁上本來應該是法布提的,卻是變成了克雷多斯,在這個時間段裡,洛基的親生父親,就是克雷多斯(法布提),或者說,法布提是勞菲給自己老公奎爺取的屬於巨人族的名字,又或者說,法布提是奎爺流浪到北歐時給自己取的名字。
(額外音:北歐神話裡,勞菲和法布提結合生了洛基,而法布提還有另外的意思,就是 暴徒)

劇情梳理總結:奧丁的烏鴉每天都會飛往世界的每個角落,然後隨時向奧丁報告它的所見所聞,奧丁無時不刻的聚集那些死去的戰士的靈魂,為的是阻止古老預言中的諸神黃昏。他一直認為躲在諸神黃昏預言後面的是巨人族,他叫矮人兄弟製作了雷神之錘給了索爾,派索爾消滅巨人族。
巨人族中最愛和平,最傑出的女戰士勞菲,與穿過國度流浪的奎爺相遇相愛,與奎爺結婚生下兒子洛基。勞菲為了防止奧丁的眼線,在家附近的樹上都施了某種結界,樹幹上的手印就是勞菲用自己鮮血施的結界魔法。勞菲臨死之前告訴丈夫務必把那些有手印的樹幹拆出來與自己合燒,而這樣就破了這個魔法,這就是為什麼劇情一開始奎爺伐木後還跟兒子說這根是你母親交代的最後一根木頭了,然後奎爺一回到家陌生人就找上門來了的原因,而陌生人找上門來的時候有翅膀的聲音在後來就理解了,是他的飛龍坐騎。

劇情總結2:
陌生人在奧丁的命令下找到奎爺的家,他並不知道勞菲有了兒子,陌生人並不知道奎爺的真實身份,他把奎爺誤認為是巨人了,他說了句話,她說奎爺沒他想像的那麼高大,其實陌生人想找的是巨人族的勞菲,但是卻不知道她已經死了。奎爺當然不知道陌生人為何找上門來的原因,他也不知道砍了那些樹其實就是破了禁忌魔法,如今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什麼躲開的奧丁追尋。他只知道因為沒有一個是安全的地方,他更加需要保護好自己的兒子,然後帶著孩子和妻子的骨灰去最高山峰,完成妻子的遺願。
劇情總結3:接下來的就是遊戲劇情的主線流程了,這些都簡單粗暴易懂,以後再仔細詳說,奎爺他們遇上矮人兄弟,女神芙蕾雅,智慧之神逼.逼.叨,呃,是密米爾,這些遊戲流程也不多說了,奎爺慢慢教導著兒子一步一步成長,成神,而兒子則慢慢引導著奎爺變成一個有著人情味,有理智,有原則的真正意義上的人,而不是雅典娜口中的戰爭機器以及只會殺戮的怪物。

兒子問奎爺:“為什麼救了她,她卻不領情,而且好可怕,你看芙蕾雅她現在這個樣子就像個邪惡的人。”
米米爾也說了:“那是她兒子.你父親殺了她最疼愛的兒子。”
奎爺:“那個是她兒子,她一輩子都做不了那個決定。”
兒子問:“那你願意我殺你?”
奎爺:“如果我的死能讓你好好活著的話,我願意。”

奎爺:“孩子,你聽好了,我是一個神,來自斯巴達國度,我曾經殺了很多罪有應得的神和人類,還有許多無辜的人,我殺死了我的父親和族人。”
兒子:“那麼,那個幻象就是你殺了你的父親?難道成為神真的就要這樣?六親不認的,兒子殺死拼命保護著自己的母親?還有,兒子殺死父親?”
奎爺蹲了下來,摸著兒子的肩膀,說:“我告訴你這些,是不想讓你重蹈舊神的覆轍,接下來我們會變得更好!BOY,我說這些是想讓你明白,我的過去不是你的未來。”
兒子:“我明白了,父親。”
奎爺:“嗯。”
兒子:“父親,洛基這個名字怪怪的,還好你給我取了阿特柔斯這個名字,SO,阿特柔斯在你們那邊也是神的名字嗎?”
奎爺:“不是神的名字,在斯巴達,阿特柔斯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是他無論什麼時候都時刻保持著微笑,他是我們斯巴達的勇士,是我們的英雄,那一天他最後犧牲了,我們紀念他,他是代表著 開心,自由以及希望。”
兒子:“父親,這麼多年來,第一次聽到你講出一個好故事。我們接下來怎麼樣?母親讓我們到這邊,你說會不會是想跟她族人死在一起?你看這一切都有著母親的標記,她一直與我們同在。SO,現在我們接下來是繼續解救更多的人吧?或許母親是想讓我們幫助更多的人呢。”
奎爺:“我,不知道,阿特柔斯。我們先回家休息一下,再做打算。”

奎爺和兒子回到大殿,密米爾說矮人兄弟為了這下雪的緣由分析吵了半天,密米爾說,諸神黃昏比預言中的提前了100年,你干擾了預言,而且似乎,預言對你來說好像似乎並沒有什麼特別大的效果。
回到家,睡了一覺。
幾年後,在一個雷電交加的大雨之夜,雷神索爾找上門來了。
出字幕後。

早晨一覺醒來。
兒子:“父親,我昨晚夢見雷神托爾找上門來了,那感覺就像是以後將要發生的事,我的感覺很真實。”(巨人一族都擁有著預知的能力,兒子有巨人的血統,能夠預知未來。)
奎爺:“孩子,那只是夢。”
阿特柔斯:“我的感覺很真實,就像是將要發生的一樣,雷神托爾找上門來了,就在諸神黃昏開始之時。”
奎爺:“我,知道了,我們拭目以待,你準備好了嗎?孩子。”
兒子:“是的,父親!”


劇情一開始兒子就說了,自己已經好久沒生病了,而中期兒子生病了差點死了,而奎爺知道兒子之所以身體虛弱和生病是因為自己的後代被詛咒了,而且這還有個伏筆,芙蕾雅救了奎爺孩子以後說:“孩子他現在只是暫時好了,只是暫時。”
在最終結局父子對話可以看出來,奎爺說如果自己的死亡能讓孩子繼續活下去的話,他願意自己死。
那麼這個是不是未來打芙蕾雅之時的伏筆?密米爾說芙蕾雅是個好人,她現在只是走不出圈子,她會想開的。

*為什麼檞寄生能破解光明神巴德爾的不死之身?
說到檞寄生其實是一種植物的名字,它之所以能破解巴德爾的不死之身,這其實裡面有一個小故事:雖然芙蕾雅跟奧丁之間是政治婚姻生活其實嚴格來說並不完美,但是其子巴德爾卻是芙蕾雅的一切,是她最愛的人,芙蕾雅為大地女神,深受生靈喜愛,為了更好的保護其兒子,她讓她的兒子巴德爾接受了眾神的祝福,以及世間萬物的祝福,以求得不死之身!最後她拜祭了萬物,卻唯獨忘記了拜檞寄生,也就沒有得到檞寄生的祝福。最後等儀式完成後才發現,但是為時而晚,從此以後,巴德爾即便擁有不死之身,但是還是有破解之法,其唯一的破解方法就是檞寄生。而不死之身是有代價的,就是身體沒有一點感覺.包括對女人石更不起來。

繼續我們上面沒有解答的問題。我再貼一次。
兒子對奎爺說:“父親,有一件事情很奇怪,我看到牆壁上,巨人們叫我 洛基?”
奎爺:“洛基?那是你出生時,你母親想給你取的名字,巨人們知道你叫洛基,估計是你母親把你的名字告訴他們了吧。”
那麼問題來了,既然奎爺老婆勞菲把兒子的小名洛基告訴巨人們,那麼會不會把奎爺的名字也告訴巨人們,或許有沒有可能法布提就是奎爺來到北歐時的化名?
遇到勞菲,起初並沒有告訴其真名,所以起了個法布提這個名字呢?(不看北歐神話,就對遊戲劇情而言)
然後呢,看到這裡,你們有沒有發現到什麼?
沒有麼?
真的沒有?
我給你們提示一下對話。
“父親,有一件事情很奇怪,我看到牆壁上,巨人們叫我 洛基?”
“洛基?那是你出生時,你母親想給你取的名字,巨人們知道你叫洛基,估計是你母親把你的名字告訴他們了吧。”

看到上面對話後,我們發現了一件事。
那就是勞菲把名字告訴巨人族後,才有的預言牆壁上寫的名字就是洛基。
那麼問題來了,預言牆壁上的壁畫是誰畫的?
我們逆向思維一下,我們先用排除法,首先肯定不會是奎爺畫的!
奎爺說了,洛基這個名字是勞菲告訴巨人族的,所以壁畫上才會有這個洛基這個名字。
那麼有預言能力的巨人,這就對應了在前面《失落的章節》裡,奧丁堅信躲在諸神黃昏後面的是巨人族,奧丁有這個想法卻也並無道理。

我們再逆向思維一下,會不會是奎爺的老婆勞菲預言到了洛基這個名字,所以才把兒子取名為洛基?

我們再逆推下別的,使勁推。
逆向思維1:取名洛基—》告訴巨人—》預言牆上壁畫中才有的洛基這個名字。
逆向思維2:預言壁畫中有洛基—》有個叫法布提的奎爺和洛基—-》遊戲劇情奎爺和洛基組隊打怪—-》勞菲死了—》勞菲跟奎爺結婚生下洛基。
如果說勞菲預言到這一幕呢?或者是勞菲先看到這壁畫,所以才把孩子取名為洛基。
現在最大的問題之處就是,壁畫上兒子的名字不叫阿特柔斯而是叫洛基,而且這個洛基是勞菲給兒子取的名字。兒子手碰到牆壁上才出現的預言壁畫。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在救密米爾的時候,當得知最高的山峰是在約頓海姆的時候,奎爺的反應很讓人不解,而且他的表情也很驚訝,還說了句:“菲,你不可能是這個意思,我們孩子他還沒準備好。”兒子為什麼還沒準備好,難道準備好了就可以過去?去哪裡?
個人覺得,奎爺是知道自己老婆勞菲的身份的,而且從各個方面以及在光柱裡面對菲的情感得知,他是很愛他的老婆的。你再仔細看他得知要去約頓海姆時的表情。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最後一張預言壁畫是誰毀掉的?看那痕跡確實是人工鑿掉的痕跡。
以下都是個人邏輯理解,猜錯了別見怪哈。
首先,這個肯定不會是矮人兄弟毀掉的,雖然他們總能快奎爺一步到達目的地,但是這個真不是矮人兄弟毀掉的,因為這個壁畫有結界魔法。
劇情裡是洛基的手碰到牆壁,預言牆才出現的。
那麼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勞菲親手毀掉的,個人猜想,有沒有可能性是勞菲想阻止諸神黃昏,或者想破解兒子以後的命運,才會毀掉這個牆壁,有沒有這個可能性呢?
特別是看到自己的丈夫死亡的壁畫,她心裡做何感想?
我們可以還原一下那時的畫面.
勞菲可能是想阻止將來發生預言,想親手毀掉壁畫,可惜力量有些薄弱,而且還招到預言牆的反撲,心力絞竭,她從這約頓海姆最高的山峰上突然想到了一個方法,既然預言無法避免,那就只能堅強面對。
她從約頓海姆回家的途中不斷的用著某種魔法在地上畫標記,以便引導丈夫和孩子前來約頓海姆,看看有沒有辦法阻止諸神黃昏,或者是解救巨人一族。
只是她一路的用魔法做標記,到最後心力絞竭,回到家時卻也重病不起,咳嗽不斷。
當她知道自己臨近死亡之時,跟丈夫奎爺說,當她死了以後把那些有自己標記的樹都砍了,然後帶著自己的骨灰撒在最高的山峰上面。

遊戲劇情裡最後結局,
兒子說:“父親,你看著地上面都有標記,原來母親她一直以來都與我們同在。”
拋開遊戲性,個人理解,這遊戲裡全部的標記都是勞菲所刻的,全部。
你要說遊戲性也行,但是製作組做這個肯定有他的原因,原因就是勞菲所刻。
遊戲裡那怕是一丁點你覺得毫不起眼的角落或者事物,其實有可能就是作者精心安排的,沒有什麼是無緣無故的,寫小說是如此,做遊戲也是如此。
所以我個人還是認為,那個從一開始就出現的標記指引奎爺前進的標記,就是勞菲所刻。
————————–
“雪?居然開始下雪了。”
眾神降臨,黃昏將至。
這個世界就是如此的現實,如此的殘忍,如此的無奈,
你偏偏想阻止的,卻偏偏就是阻止不了的。
你越想竭力的去阻止,那麼他就會發生的越快,越嚴重。
勞菲是想阻止諸神黃昏,
試問誰不想?
奧丁,芙蕾雅,以及所有的神,他們都想阻止這終結一切美好的世界末日,
奧丁所想著只要殺了巨人一族,就能阻止諸神黃昏!就能掌控諸神黃昏!
芙蕾雅所想著那麼一個應運而生的勇士,勞菲所想著那麼一個能阻止末日的兒子,
給她們帶來的卻是–諸神黃昏!

戰神隱藏最深的彩蛋。
兒子:“父親,我現在只有一件事情很奇怪,我看到牆壁上,巨人們叫我 洛基?”
奎爺:“洛基?那是你出生時,你母親想給你取的名字,巨人們知道你叫洛基,估計是你母親把你的名字告訴他們了吧。”
兒子說的奇怪的地方,就是他說巨人叫他洛基。這個我們看圖,對照了如尼文字對照表,的確是LOKI,但是你發現了沒有,奎爺那邊寫他的名字,對著翻譯出來的是法布提Farbauti 法布提。
我們回想一下,兒子說的只有一個奇怪的地方,就是壁畫上他的名字叫洛基。
但是父親叫法布提,他看到後沒有覺得奇怪。
這是為什麼呢?
自己的名字叫洛基他覺得奇怪了,
父親的名字叫法布提,他不奇怪?
原因就是:來到北歐一直以來,奎爺都不叫克雷多斯,奎爺一直都叫 法布提。
整個遊戲劇情中,只有密米爾和芙蕾雅知道他叫克雷多斯。
(PS:北歐神話裡,洛基的父親就是法布提。)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