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地戰嚎 5 (Far Cry 5) 劇情及故事線解析

2 四月

廣告

作者:冰滴寒

來源:孤島驚魂吧

  摒棄“對於錯”,只看事情本身,不要被道德上的對錯影響判斷。

故事設定:

故事交代清楚的人物,地點。並未交代清楚的時間。

蒙大拿州軍事背景:

美軍核武基地。有一整個導彈聯隊,是個標準的主要打擊目標,家家戶戶居民堡壘。黃石火山噴發也不可能躲在堡壘。這堡壘就是防禦核爆的。

用來推導的假設:

世界觀:架空。

故事中未交待世界觀,

假設為:非當今社會。

參考世界觀:《神秘代碼》。

主唯物主義框架下存在“神學”論調。

預言為真:審判日即將降臨,作為救世主需帶領人類走向審判日之後的世界,代表正義的羔羊會來阻止你,而阻止約瑟夫就是第七封印。

BOSS約瑟夫為“真先知”。

故事開始前為即將來到的啟示錄而準備著,故事中雖然心裡知道“啟示錄是必然發生的”,然而卻依然一直嘗試阻止玩家導致啟示錄的爆發而努力。

主張“犧牲弱者”和“強化弱者”,認為只有強者才能領導人民走下去,所以一直不忍心殺死主角。

主角為“解開封印的羔羊” 代表“正義”

BOSS為“紅龍撒旦”代表褻瀆,但自己不褻瀆,而是將力量給予“獸”。

“家族”為“獸”,褻瀆與壓迫的實施者。

哥哥為戰爭:建立軍隊

弟弟為饑荒:榨取壓迫

妹妹為瘟疫:迷惑傳播

約瑟夫為死亡:審判日的第七封印

預言中的審判日(方式為:核戰爭)與約瑟夫被抓存在必然聯繫。

如果開場不抓約瑟夫或者最後選擇離開,那麼即代表“啟示錄中斷”。審判日就不會發生。

啟示錄審判日的進行方式:全球核戰,並非蒙大拿一處。


劇情分析:

去掉腦海中“邪教他們都在蠱惑我,他們都是瘋子”這種標籤。

再回想一下家族說過的話:

“和約瑟夫說得一模一樣”

“你只能去接受”

“你以為你是對的”。

“人們不需要你的拯救!”

約瑟夫:“上帝不會讓你帶走我的。”

從一開始編劇就給玩家們灌輸了一個思維:邪教都是邪惡的該死的,潛意識中的意思是:邪教都是錯的!

所以我們根本不會在意這些話語。

然後給我們拋出了一個“剔除邪教”的問題要我們去解決。

所以我們的感官所感受到的故事線是:

玩家→拯救蒙大拿→阻止邪教→阻止約瑟夫

那麼我們先摒棄對與錯,先不要去評價那些七八糟的事件,先分析問題的本身,

對於約瑟夫問題本身是:啟示錄審判日即將降臨,羔羊已經到來。

想一想玩家和約瑟夫換位

放在先知的角度,故事線就是這樣的:

約瑟夫→拯救全人類→阻止啟示錄→阻止玩家

約瑟夫的解決結果有兩種:

1假設最後玩家反抗,那麼啟示錄繼續進行,審判日降臨,約瑟夫失敗的樣子以及對玩家憤怒的神情爆發出來。

要知道約瑟夫對於玩家對他的組織的破壞完全沒有憤怒,只有悲傷和堅定,他根本就不在乎這個建立起來的團體,他認為這只是一個達到目的“工具”而已。他的目的是拯救蒼生,所以根本不遷怒與主角的破壞。

但是在主角一意孤行,他的話主角一點也聽不進去的時候,他憤怒了,他絕望了,在他企圖殺死主角但即將失敗的時候高喊:求你們相信我!

2假設最後選擇離開,那麼啟示錄即將中斷,無論以後會不會再重新開始,約瑟夫都成功的阻止了啟示錄的爆發。選擇離開時約瑟夫如釋負重的神情並不是裝出來的,而是真的如釋負重。約瑟夫成功阻止“審判日”的降臨。至於後來主角紅眼有沒有殺回去就不得而知了。

那麼按照這個推斷,如果約瑟夫成功阻止了玩家,也就是成功阻止了審判日的降臨,拯救了全人類。再回頭看他的所作所為,對錯是否還是那麼重要,這個就是道德上的問題了。

按照編劇所想,他應該是認為幾乎所有玩家都是會反抗的,可能只有少數玩家選擇離開。

我在玩第一次結局的時候,我選擇的是“離開”,個人原因是:真的不希望自己的朋友死去,留得青山在。但是當時約瑟夫的神情給我的感覺讓我很奇怪,不是得逞的感覺,而是“欣慰”的感覺,然後太多太多的事情說不通。抱著奇怪的心情離開了,然後放歌紅眼了,一頭霧水。

然後退出再點繼續遊戲,居然還是那一關可以重新選,這次我嘗試的心情選了反抗,結果發生的一系列連鎖,讓我豁然開朗明白了其中的一些盲點,突然所有的事情都說得通了。

理了理思路,得出了上述想法。

我的朋友一直耿耿于懷的是:核彈是誰炸的,太突然,太跳躍了,沒有一絲絲防備,不好。

那麼我的意思是:核彈是誰引爆的並不是我們這個故事的一部分,好幾顆核彈爆炸的意思其實是暗示核戰爭的爆發,也就是啟示錄的降臨,這只是一種不那麼魔幻的方式。就好比一場政治電影裡的一個政客被人買凶槍殺了,誰開的槍不重要,重要的是誰買的凶。

還有就是有些人會說:你既然是預言到了有人來抓你就會降臨審判日,你躲起來不就好了,幹嘛還那麼高調的興起一個“邪教”?還等著被人來抓?

那麼這個問題其實是出在約瑟夫本身人物性格上,聖經中的“啟示錄”是不可逆轉不可停止的存在,得到預言的人是“救世主”的存在,就算救世主什麼都不做,“審判日”依然會降臨,約瑟夫作為這個救世主,他不想坐以待斃,他想去救人,他想去帶領著人們度過審判日,那麼拿著一本聖經到處遊說“末日說”會不會被人打呢?

所以約瑟夫的想法應該是:既然不能阻止,那就面對吧!做了比什麼都不做好,犧牲弱者,凝聚強者,儘量把弱者變成強者,等待著羔羊的到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