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舞幻想 (Faith of Danschant) 劇情全梳理與人物故事分析

13 一月

廣告

作者:墨•紫夜

來源:神舞幻想吧

  通關前總是一直聽劇情不好劇情不好之類的,通關之後感覺反而沒那麼糟糕。只是這部劇情上是有一點問題的。

梳理梳理遊戲劇情,並不是嚴格意義上按順序講的,有時候可能會把後面的移到前面說。

一.風鳴村

故事的開場是男主飛星在暗中保護村子。飛星由於小時候祭禮時祭亭倒塌以及後續他走到哪裡村裡物品便會碎到哪裡而被認為是“災星”,被村民驅趕出村,居住在村旁的嶗山上。某次擊敗敵人後,飛星發現原本前來的團體少人,於是決定進村告知。村人起初並不相信,但在村裡的祭奠果真如飛星所說被巫獵破壞。

所謂巫獵,便是擅使靈力,禦使凶獸的人。巫獵四處捕殺神靈,這次他們盯上了飛星所在的風鳴村。

風鳴村原為風鳴軍,擅箭術,乃陶唐守衛軍之一弘見將軍部下,負責追捕凶獸傲狠,甚至有“傲狠不除,誓不回都”的祖訓。傳聞傲狠四處食人,然食人的其實是饕餮,傲狠當年拒絕饕餮一起食人的邀請,於是饕餮懷恨在心,冒傲狠之名食人。(當年那麼兇狠,後來成了家養貓,成天傲嬌。)當初與風鳴軍一起追殺傲狠的還有神巫若桑。神巫若桑是個與眾不同的女子,她發覺傲狠並非食人凶獸,又無法勸阻風鳴軍回朝,便與風鳴軍一起留下建村,便是後來的風鳴村。傲狠則化為人形,於風鳴村中生活,同時成為嶗山山神。雖然是山神,但估計只是山靈的稱呼,因為傲狠並不是源於這座山,只是後來留下的。(猜測)

飛星在阻止巫獵後,風鳴村的飛靈弓損壞。眾人皆認為是災星進村才有如此禍患,在鬃伯和帝都使者的勸導下,決定讓飛星戴罪立功,讓其前往嶗山繼續追捕巫獵。奈何帝都使者早已身隕,如今的帝都使者其實是巫獵一行人假冒的。他們看飛星指環不凡,意欲搶奪,才故意將其誘導至思歸崖。就在巫獵背後下手時,突然出現身材嬌小的少女,她自稱為夕羽。同時出現的還有幾位神靈。

原來,飛星並非不受神靈眷顧,恰恰是太受神靈眷顧。他出身時,身上散發的溫暖光芒吸引了眾多神靈才導致了祭亭的崩塌。神靈的喜愛反倒是災禍的源頭,其中蘊意著實令人唏噓不已。

巫獵兩人被逼下山崖,飛星卻發現山中還有可疑之人。往深處探索,發現遇見弓靈,那弓靈見到飛星手上指環欲爭奪,卻被傲狠阻攔。而此時,飛星才知道傲狠便是鬃伯。飛星心中糾結自不必說,另一邊,村內為祈禱來年風調雨順,舉辦儺祭。但儺祭領舞陶石受傷,遂缺一人。在村人商討由何人領舞時,鬃伯與大樹推薦飛星,飛星順利通過測試,成為主持儺祭的一員。

這時,再縷縷飛星在風鳴村的人際關係。飛星父母健在,父親嚴苛,以風鳴村為主。他勒令飛星棄弓習劍,對這個被稱為“災星”的兒子感情極其複雜。有一個妹妹小貝。相較于父親,母親和小貝與他的關係較為友好。妹妹小貝一直惦記著哥哥何時能回來。飛星有兩個結拜兄弟,陶石和大樹。然而在八歲那年,飛星邀請陶石和大樹出海發生意外,陶石父親為救陶石死于海潮之中,從此陶石便與飛星斷絕關係,甚至敵視他。大樹一直對陶石跟飛星的關係擔憂不已,他希望哪天三人能一起前往帝都,拜入宰輔曇靜和神將大羿門下。

儺祭順利進行,飛星因此得到村人的認可。他可以回村居住,從此與常人無異。然而就在這時,“淨”降臨了。

關於“淨”,“淨”在人界被稱作一種災難,用陶石的話講就是淨災降臨之處,幾乎無人生還。而遊戲後來行至神水鄉會告訴你“淨”是神靈死前最後的神力凝聚而成的。也就是說,每場淨災發生,便是有許多神靈死去。當然,此時飛星不會知道“淨”的真相。他只能眼睜睜看著嶗山與村子被“淨”損毀。他的妹**于淨災之中,同時死去的還有村裡大大小小的人物。飛星雖然發現自己的指環能夠救活村民,卻不得要領,只救回了陶石。而他的好友大樹也在此次災難中死去。經此災禍,村民堅信他“災星”之名,合力將他趕出村子。

飛星一時間聲淚俱下,他不明白自己明明如此努力,卻依然保護不了村子。難道自己真的是災星?(雖然並不是,但看後面的劇情,其實也差不多= =)嶗山被毀,傲狠與若桑的約定也就此結束,傲狠決定保護飛星成長。一番商討之後,飛星想起與大樹的約定,決定前往帝都。雖然前方路途險惡,但他依然會前行。

 

二.箴石小鎮

前往帝都的路途上有個小鎮,名為“箴石小鎮”,此小鎮原是東極邊境,卻因神醫出沒于此而引來大堆求醫人士。這個小鎮彙聚了各個國度的人,也是神舞第一次向我們展示它的世界觀。

這個小鎮很有意思,其中勢力魚龍混雜。這個小鎮最為激烈的衝突便是有神論跟無神論的衝突。東極國是陶唐丹朱殿下的封地,箴石小鎮鄰近戰線,是以丹朱殿下想要開闢馬道,加強邊境力量。開闢馬道需大肆損毀神像,由此引發小鎮內的輿論衝突,一派認為神靈若真存在,為何淨災頻至,另一派認為如此舉動會導致神罰,而小鎮內的疫病就是神靈降災的結果。(心疼前面那派,無神論卻身在有神論的世界)

這個小鎮的神靈的確近乎完全折損,不過原因是多方面的。在此說明一下神靈之間的區別吧。為什麼神靈力量差距會如此之大。神靈有幾種,一種是由信願而生,本體原本只是山石之類的死物,因為信奉產生神力跟靈智。這種神靈神力極弱,一旦無人信奉或者本體被損毀便會消失。(粟米團就是這種神靈,話說我在箴石小鎮、不周山和東極國遇到了三次,後面沒遇到了,不知道後續,求補充。)另一種則是遠古上神,與盤古開天闢地同一時期的擁有不俗靈力的種族。像少昊、女媧、顓頊等。禍天是女媧的弟弟,也是媧皇族的一員。(當時宣傳時說禍天身份多麼多麼高貴,我還以為是誇張的。。)禍天可以說是人界唯一的上神,所以伊祁帝和神水鄉的住民才會那麼尊敬他。而介於兩者其中的就比較複雜了,像饕餮、傲狠、猙之類的凶獸也是天生天養,既被稱為神靈也是凶獸。這類與其說是神明,不如說是靈力較高的妖獸,因為人類懼怕它們,才會給它們神靈的稱呼。

而其中守護神靈又是比較特殊的存在。它們像是與人締結了契約,又好像只是為了國家的氣運和九州命運而守護一個人或是一方水土。它們的實力會受各種因素的影響,其中信奉的減少會影響其神力,但不至於消失。丹羽玄凰死去更多的原因是邪惡陣法和混沌之水。

總而言之,箴石小鎮的神靈消失有一部分是信仰之力的消退,但也有不少是被黑市捕捉販賣。這也是玩家第一次進入黑市。黑市是個非法經商組織,只要能賺錢,什麼手段都能使用。捕捉神靈是他們交易的一大部分,他們還做一些珍稀材料的交易,也有殺人勾當。

而箴石小鎮的疫病是猙給人類的懲罰。猙以前是個十分親近人類的神靈,它救了本該死在“淨”裡的春絕,並且與春絕定下契約。但是春絕後來認為是“淨”是神靈帶來的災難,就想著如果沒有神靈,那災難是否不會發生。於是春絕背叛了猙,將猙賣入黑市。(這裡主線處理的真的不好,第一次玩沒和春絕聊天,想了半天春絕是誰。)

順帶一提,神舞裡面人和人族有一點區別,而且區別還挺大。神舞裡還存在許多遠古神靈的後代,像伊祁帝、巫咸國、寒荒國都是神人的後代。伊祁帝是帝嚳的後代,帝嚳在《山海經》裡是帝俊的原型。(這一段要翻一翻山海經。話說神舞沒出一個類似於百科收集的系統很遺憾,同時有些不清楚山海經的會異常懵逼)。也就是說按神舞的背景,帝嚳、顓頊都是天帝,也就是真正的“神”。所以伊祁帝本身也算是“神”族,包括丹朱,所以他們有守護神獸金龍和玄凰。但伊祁帝的血統已經開始消退,神力漸失。其實這時候神已經開始衰弱了,開始“神隱”。

這裡再說大羿,大羿也是五帝時期的人,他神力非凡,因此被堯帝賞識,射九日(大羿跟後羿不是一個人),斬巴蛇,娶了帝嚳的女兒姮娥(也就是嫦娥)為妻。大羿因為是個很重要的角色,所以關於他的事件會多說一點。在遊戲的新手村,風鳴村裡的人非常崇敬神將大羿,在村裡閒逛時,還會有一個小孩子說“神將大羿、鬥凶獸,斬巴蛇”。包括整個風鳴村乃至陶唐都練習弓術,可以說大羿的影響甚劇。在帝都裡面,也會有很多路人對話提到大羿的英勇事蹟。

他射的九日,其實就是三足金烏,也就是夕羽的九個哥哥。所以夕羽在帝都聽到他們談論射幾日的故事才會哭。也正因為他射九日,功勞不菲,被天帝賞識,特封“箭神”。但這個特封是把雙刃劍,尤其是對於一個相當於逆襲的故事(這才是真逆襲劇的主角。。)。大羿雖然被封為箭神,但實際上天帝並沒有將他看做神靈,所以在絕地天通時,並沒有允許大羿一同上天。

而被留在人界的大羿神力漸漸消退,(恰巧說明人界的神靈正逐漸被天地所不能忍,神隱時代即將來臨。)在遊戲進展中,我們也能看到路人對大羿的看法改變。祁禳大典後,酒館內會有人談論大羿神力不比當年,竟放跑了悲離夫人。從這裡開始,大羿的悲劇會一點點從路人的評論裡看到。(我覺得這設計得挺好,因為大羿黑化跟這些凡人的議論有很大關係。)行至東極國,圓月之祭的晚上,路人會跟你說大羿、姮娥和逢蒙的故事。

從路人的口中,玩家會瞭解到,逢蒙是大羿的徒弟,天資超絕,被認為遲早有一天會超過師父。但逢蒙這個人對師父並不尊敬,渴望挑戰師父的地位,所以在一次與大羿的對決中使出暗招,中傷大羿後奔逃。路人還會告訴你,逢蒙與姮娥有染,因為姮娥偷了大羿從西王母那兒拿到的長生不老藥,與逢蒙一起消失不見。這個時候,大羿的形象已經從一個英雄變成孤膽英雄。

另外我覺得大羿並不是突然黑化的,倒不如說遊戲劇情開始時,他就已經黑了。被遺留在人界的神靈,神力漸失,卻還要受以前救治的人民的諷刺。正如猙所說,在他們需要你時,你是英雄,當他們不需要你了,或者你實力不足以保護他們了,他們就會拋棄你。而將自己遺棄在人界的天帝又是何等的自私與卑劣。所以大羿決定復仇,向天界和人界復仇。

但大羿他的實力雖然強勁,但也是人族實力範圍之內,比人高一點,真正說起來,比一些妖獸神靈強(比如金烏),但跟上古大神比差了不止一點。(所以他不敢在禍天面前隨意動手。)所以向天界復仇唯有通過混沌之水的力量。

 

三.關於混沌

混沌之水才是遊戲最後的BOSS,即使它沒有BOSS戰。混沌之水第一次正式進入主線是在不周山。前面會打各種水靈、金靈,夕羽說它們被海影響。不周山對於混沌之水的描述很隱晦,說它是幽冥之河,黑暗深淵。在不周山有個五行金靈噗寶,它被混沌之水困住,請求你去驅散黑水。而後才逐漸解釋混沌之水的危害。混沌的力量淩駕於神靈之上,它的力量對於神和人來講都是毀滅。其會影響各種生靈的心智,讓其瘋狂,上神也不例外。而瘋狂之後,便會被混沌吞噬。混沌其實是世界形成之初便開始存在的,後來盤古開天闢地才將混沌逐漸分離。

東極國伊祁帝說,共工受九黎之心影響,撞斷不周山,致使天柱傾塌,混沌呼應共工,發大水,導致災禍。女媧為封印混沌,以自身魂魄為火,煉製五色石,補天缺,重新封印混沌。淨玉就是五色石,天上的星辰是女媧補天的五色石(也就是淨玉)所化,每個星辰都有神靈守護,無數的星辰構成一個大陣將混沌封印,而天極星是其中最關鍵的陣眼,南北斗的這倆星辰的職責是守護天極星。

關於淨玉和五色石,伊祁帝說上神如此之說,禍天又說自己是胡說的。但正如禍天隨意指派的人恰恰是最後繼位的人,所以他看似隨意的行為可能正是命運的安排。(伊祁帝對重華說這件事時,我還挺感慨的。)

值得深究的是,混沌之息影響神人的心智,也會受神人的情緒影響。在神水鄉會有個神使告訴玩家,共工之所以撞斷不周山,其實是神人之間界限模糊,人類的七情六欲影響到共工。所以天帝才會施展絕地天通,禁止神人往來。

但伊祁帝卻說共工是受九黎之心影響,九黎是蚩尤的部落。聯繫到伊祁帝身為黃帝後裔,嗯……我覺得這段可能是他自己加上的。個人覺得共工受混沌影響可能性大一點。

也正因為混沌之息會受神人情緒的影響,才會有“天詠”之歌。“天詠”之歌本身不具備什麼力量,它更專注於導向,將三界生靈導向無憂的境界。即是當眾心齊力,天與人都無憂無慮,只具備美好祝願時,混沌之息的力量就會被削弱。瀕臨結局時的大合唱便是如此。在跟魔化大羿對戰時,會聽到“天詠”之歌,而大羿的力量會逐漸被削弱(身上增益buff一點點減少)。因為魔化大羿的力量來自於混沌,當混沌力量減弱,大羿的力量也隨之削減。

 

四.箴石小鎮的其他矛盾

說完伊祁帝和大羿後,神舞裡面還有幾個比較重要的種族。其他種族在之後慢慢提起。這段主要還是縷縷神和人的關係。

回到箴石小鎮,箴石小鎮除了有神論和無神論的爭辯之外,還有一些其他的爭辯。比如,周饒人和靖人之間的矛盾。這兩個國家都是小人國,並且都擅長經商。只是靖人經商喜歡投機,它們會模仿周饒人的貨物,將貨物裝扮的光鮮亮麗,內裡卻是次品。(俗稱假冒偽劣)由於它們販賣的貨物與周饒人神似,並且還會冒充周饒人的商標(好先進的經商手段),所以周饒人經常被商戶投訴。

這兩商業大國的鬥爭在帝都也有支線。那就是靖人和周饒人一塊擺攤賣漆器,但靖人的攤位就是比周饒的攤位生意好,於是周饒商就讓玩家去找靖人賣的好的原因。玩家去調查,發現靖人在用賑災的口號販賣商貨,這時候就看出靖人的名聲實在不好,周邊人居然沒一個覺得他們是真心實意賑災的。去問一個乞丐(這個乞丐消息特別靈通),乞丐告訴你靖人從黑市買了大批奴隸。為了擴大生產力,他們壓榨這群奴隸,讓他們生不如死。(簡直是資本……咳……)乞丐覺得,如此作為,看似是為賑災的良善之舉,實則導致更多不幸。去問君子國人,君子國說,即使是微不足道的善舉也值得提倡。(君子國人真君子)調查完畢後,你告訴周饒人探聽的消息,我是告訴他壓榨奴隸的事,那祁禳大典後,靖人就會被周饒人舉報被關押。

除了周饒和靖人的死敵外,前來尋訪神醫的各人也是矛盾頻繁(鎮長真不容易)。為了調解這群人的矛盾,鎮長想到了一個“搶紅酬”的辦法。“搶紅酬”通俗講就是發佈任務,搶到任務的人若是完成任務會得到一筆報酬。而望舒第一次出場就是為搶紅酬。

望舒是個非常有個性的女子。望舒以前因為家人生活艱辛被賣了(不周山回憶裡有說,但這段感覺有點連不上),後來倏忽國被滅國,父母雙亡,弟弟不知所蹤。為了找弟弟,望舒答應與黑市交易,她付出大量錢財換取弟弟下落。所以望舒愛錢有兩方面原因,一是她需要錢找尋弟弟下落,另一方面她也是覺得有了錢才有穩定的生活。(如果她真的被賣了的話)望舒是個渴望家的人,所以她很相親既為了錢,也為了真正尋找一個家。

不過愛錢並不意味著沒底線,也不代表能為了錢不擇手段。為了找弟弟和更好的生活愛錢和因為拜金所以不擇手段是倆碼事。比起其他人的大義,望舒更像一個普通的女人,她渴望家庭,渴望安穩,世界如何與她沒什麼關係。但她又是一個講義氣的女人,一旦被她劃入家人行列,就願意為你上刀山,下火海。

望舒女魔頭的大名威名遠揚,幫她相親的餅面二嬸為此愁得不行。恰好飛星在此時出現,餅面二嬸覺得飛星來自外地,樣貌性格都不錯,決定為他們二人相親。相親這段充分表明了什麼叫做兇悍的女人與良善的男人。

相親之後,望舒幾乎就是對飛星一見鍾情了。她喜歡飛星的理由很簡單,因為飛星給了她包容和諒解,讓她有了家的感覺。不過此時,她對飛星頂多算得上好感,稱不上愛。到後來飛星對曇靜等人的態度才讓她真正愛上了這個人。(望舒的感情也是我覺得主角團裡唯一一個有理有據,正常的。)

前面有說到,箴石小鎮位於邊境,鄰近戰線,所以會發生戰事。厭火國和奇肱國聯軍攻入箴石小鎮。

厭火國跟奇肱國是兩個喜歡搞事的國家。兩國都位於九州的北方。厭火國人野心巨大,總是想成為九州之主。而奇肱國精於工藝機巧,擅長製作機關,也因此他們對神靈、神力以及伊祁帝具有很強烈的敵意。(其實還是無神論跟有神論的問題)兩國人都不安分,成天想著九州之主的位子。因為北方虎視眈眈,所以伊祁帝的長子,也就是太子丹朱的封地就在邊境,負責抵禦外敵。丹朱來箴石小鎮有兩點,一,他在巡視小鎮,一邊審查馬道開闢,一邊觀察敵軍動作。二,丹朱曾被神醫雲傾所救,他敬仰雲傾才華,一直想說服他加入東極國。可能有人覺得一個神醫不至於丹朱三顧茅廬,實際上到後來東極國的時候有提到東極國最為稀缺的便是醫者,尤其是醫術精湛的醫者。作為一個經常打仗的國度,醫者的重要性自然不必多說。

疲于戰事的丹朱自然對神靈有所懈怠,雖然部下發現了黑市裡封印神靈的玉繭,但他不以為意,應付了事。丹朱對神靈的態度也是有理由的,他雖然知曉神靈的存在,但是東極連年戰事,國庫空虛,沒有多餘的錢財去舉辦大祭。更何況,抵禦外敵全靠東極軍力,神靈不曾幫忙,也無法阻止戰事,那何必對它們感恩戴德。而他對神靈的懈怠也是伊祁帝對他失望的原因之一。

丹朱的懈怠與部下對神靈的驅逐引發了猙對人類的不滿,猙就此決定降災。在飛星與猙僵持不下之時,春絕突然出現,替飛星擋下致命一擊。原來春絕後來對猙的所作所為感到後悔,死前終於能向猙好好懺悔。(這段就算我看了支線,也覺得處理的好簡單粗暴,尤其是猙的洗白。)而後來在東極國,還能遇到猙一次。(再後來我就把猙忘了。。也不知道它後來怎麼樣了)飛星痛苦於春絕死在自己面前,而這時,他手中指環又一次發光,救活了春絕。(我懷疑飛星的指環是有cd的。)箴石小鎮的人看到這一幕,貪婪之欲驟起,被游眠與銀川攔下。

游眠與銀川是飛星在酒館遇到的兩個神秘人,(也算不上神秘)銀川是氐人族,游眠是伯慮國人。氐人族外表像是美人魚,也像鮫人,它們擅音律,也擅長水系法術。在風鳴村時,會聽到從東海傳來的氐人族的歌聲。風鳴村的人都認為這歌聲是不祥之兆。而銀川在氐人族裡的身份不低,是氐人族的三殿下(怎麼又是三),但他身受詛咒,失去魚尾,被剝奪了身份,從此不能再回氐人族。游眠是伯慮人,遊眠害怕睡眠,伯慮國人認為睡著了就會死去。他身邊有個神獸“呼嚕”,呼嚕可以替他儲存睡意,然後釋放。

銀川和遊眠在箴石小鎮,也有找神醫為游眠治睡眠這層因素。(這能治?)不過更重要的是,遊眠會卜卦,他們二人都是陶唐帝都伊祁帝麾下。二人已經尋找南北斗星輪多年,聽到有關於神醫雲傾的傳聞,所以才會去箴石小鎮探查究竟。未曾料到,親眼目睹了飛星用指環救人的那幕。酒館的老闆娘,跟巫獵與黑市有關,這人到底是不是跟跳崖二人組之一的媚眼還有待商榷。(聲音和建模好像都一樣,不過不排除是製作組偷懶)銀川已經確認飛星手上指環是南北斗星輪之一無疑,就誘導他從高氏山前往帝都。(這裡銀川說只有從高氏山進入我認為是誘導,他後來跟遊眠說計畫有變就是因為發現了南斗指環。)

高氏山以濃霧和食人野獸聞名,神醫雲傾居住於此。進入高氏山后,果真濃霧彌漫,這濃霧是雲傾布下的陣法,銀川擅長水系法術,所以幫飛星等人破解陣法。這時出現一條美人魚(氐人族),她與銀川是熟識,因此銀川讓飛星等人先行上山。這時你跟遊眠對話,游眠其實在卜卦,他蔔到雲傾佈陣仍在,但風已亂。高氏山幾乎是一路打過去的,因為神醫之名,厭火國也有所企圖。(玩到這裡,不得不感歎,雲傾你這吸引各路人馬的體質真可怕)

飛星等人被厭火國逼入高氏山洞窟,洞窟內別有洞天,一路遇到厭火國人的屍體,剩下的厭火國人也在逃跑時與他們相遇。

 

五.雲傾身後的勢力糾葛

而神醫雲傾也是在此時出場。他出場時首先展示了不凡的武力,然後他會跟水底的生物對話。(這時他是對誰說的?跟饕餮說這些人髒,別亂吃,還是跟玄龜說別亂吃東西,看後面好像都有可能哦——兩個都喜歡亂吃東西)

雲傾的話,作為一個男二,比兩女主戲份都多,背後勢力也是糾雜繁亂。所以關於他的分析也要多說一點。

雲傾在初登場時,大家驚呼“**”。他的設定表面上跟國產單機許多男二,包括小說裡許多男二一樣,用來耍帥的。但看到後面會發現,真的是大錯特錯。他的經歷簡直可以用“悲慘”來形容。雲傾原是寒荒國霽雪皇子,他的父親玄霰是寒荒國的國主,母親清露,是巫鹹國人。叔父颯雍國主,也是玉塵王。

寒荒國是一個位於九州北方的國度,終年積雪。寒荒國是玄冥上神的後代,玄冥是北方的司水之神,也是整個寒荒國信奉的神靈。寒荒國與東極國相反,是徹徹底底的神權至上。寒荒國的國主都是由玄冥上神選擇,即使玄霰是個貪玩的性格,經常借國事外出遊玩,他也是國主。颯雍性格更為穩重,更適合當國主,但他只是代政。寒荒國人十分排外,也很護短。他們信仰之力雄厚,所以寒荒國的守護神獸冥水冰鰩也極其護短並且實力沒有衰退。

雲傾得天獨厚,自小便繼承了玄冥之力。在寒荒國對話時,會說到,雲傾不僅具有寒荒血統,也有一半巫鹹血統。

巫咸國是十巫後代,十巫與黃帝是同一時代的人,黃帝出戰時,會請巫鹹占卜。巫咸國是十巫建立的國度,巫鹹國人靈力高強,擅卜卦。所以嵐湘、鵲春都擅長卜卦。但巫鹹國人靈力越高,壽命越短,可謂是天命的詛咒。並且,巫鹹國人的靈力也為他們招致禍患,帝都有個靈力童子的任務,一個孩童被拐賣,其原因便是他身上的靈力。而後交付任務時,他的家人會提到自己是巫鹹國人,還好孩子靈力不高,不然會像嵐湘與未央那般短命。

寒荒國人靈力不下於巫咸國,寒荒族靈力越高者,發色越接近雪白,瞳色也越發透明,王族可以操縱風雪。他們不喜熱度,箴石小鎮飛星靠近寒荒國人時,他們會說“你身上的熱度讓我難受,離遠點。”當他們知道自己尋找的神醫就是皇子時,不知做何感想。那麼問題來了,寒荒國人靈力跟巫鹹國人不相上下,為什麼巫鹹國人有後遺症,寒荒國人就沒有。有一半巫鹹血統的雲傾好像也沒有。巫咸國:這不公平。

在以前,玄霰跟伊祁帝關係很好,寒荒跟陶唐關係也不錯。後來玄冥示現大典失敗,玄霰和清露都死在大典之上,當時伊祁帝正好來確認玄冥的狀態。因為玄冥司水,與混沌之源密不可分,所以伊祁帝在察覺混沌之後便來寒荒查看玄冥的狀態。沒想到祭禮失敗,國主和王后一同死在大典之上。雲傾也不知所蹤。(雲傾為什麼失蹤,遊戲裡好像沒有交代。從他失蹤到被鵲鬼誘拐之間應該還有劇情。)寒荒國人便覺得是伊祁帝所為,他來探查玄冥不過是刺殺國主的藉口。

這其中也有鵲春的助力。鵲春是十巫弟子,嵐湘的師叔。他喜歡身為師姐的神巫未央,神巫未央就宣一跳舞的那位。當年星見大祭失敗,南北斗星神墜落。大家都認為是主持祭禮的未央的過錯。伊祁帝為平復民怨,下令將未央處刑。也正因此,鵲春才憎恨伊祁帝與陶唐,不斷挑撥寒荒與陶唐之間的關係。

鵲春有預知未來的能力,或者說,他的蔔筮能精准到未來的天意上。因此他的話裡有些玄乎的東西。這點遊戲裡沒有明說,但有很多暗示。東極國鵲春說,“九州生靈塗炭,即使深知天意難違,在下還是想搏上一搏。”寒荒國冥使說,“十巫弟子,就算你識得天機,卻依然被仇恨蒙蔽了雙眼。”

這樣一來,我們將寒荒和陶唐的大事時間線排一下。(雖然大致排了一下,但準確的時間點不太清楚,大家合力來補充吧)不過在排時間線前,需要清楚一件事。神舞的人是由元魂和肉體組成,元魂還在,人就不能算死亡。所以星輪能換來換去,他們換的其實是元魂。而他們能換死亡時間較近的人,不能換死去多時的人,因為那些人元魂已經消散。在神舞裡面,並沒有管元魂的組織,唯一與元魂有點關係的是冥使。

冥使就是玄冥,(沒錯,就是寒荒國的那個),準確來講是玄冥的分身。玄冥司水,生於混沌,所以混沌對玄冥的影響最強(這個影響也落到繼承玄冥之力的雲傾身上,後面再提)。不周山跟冥使對話,他會說:“我玄冥原就生於混沌,這最後的分身若真化為虛無,回歸混沌,也是天意”。寒荒國人提到,玄冥原本是經常與他們交流的,但後來混沌之息氾濫,玄冥就沒怎麼出現過。

而冥使自己說,自己只是生死和天道平衡的見證者。他對很多事情只是看看,不插手,其中也有自己跟混沌聯繫太過密切的原因。

飛星和雲傾的元魂是女媧魂火所化,他們的肉體是元魂幻化而成。飛星母親懷孕是跌落星潭,碰到一股暖流,那暖流就是女媧魂火。後來夕羽等神靈多次他們身上有種很溫暖的光芒,也是女媧魂火。從這裡也可以看出,星輪指環並非一開始就在二人身上,而是後來才到他們的身上。

那我們就可以將大部分主線整理出來,主要是星輪和混沌部分。

混沌之息氾濫,大羿開始陰謀→姮娥和逢蒙發現→逢蒙被殺死,融入彤弓→逢蒙四處屠殺神靈,淨災頻生→伊祁帝舉辦星見大祭→逢蒙?大羿?射南北斗星神(看劇情大家的反應應該是逢蒙)→南北斗星神隕落,殘魂寄宿於星輪,星見大祭失敗→南斗星輪被夕羽撿到交給飛星,北斗星輪選擇了雲傾→天極星搖搖欲墜,伊祁帝派人查南北斗星輪下落

以上是劇情的前半部分,也就是遊戲開場的時間點之前。

混沌之息氾濫在劇情最開始的時間,大羿妄圖利用混沌之息打開天界之門。(這裡我覺得大羿跟混沌是互相影響的,大羿受混沌影響越來越黑化,混沌受大羿影響力量越強)這時大羿的妻子姮娥和逢蒙發現,逢蒙被大羿殺死。元魂被融入彤弓,從此被大羿派去射殺星神引發各地淨災。

淨災頻出,伊祁帝發覺不對,就舉辦星見大祭。星見大祭用來溝通星神,其實從祭禮角度講,星見大祭是成功的。南北斗星神現身,卻被射下,星辰隕落。群眾看不見上方的動向,只能看見星辰隕落,便以為大祭失敗。主持星見大祭的神巫未央被處刑。(未央此時並沒有死)宣傳片裡未央的疤真的只是宣傳用的……可能她以前受過傷,但不管怎樣,這個疤對主線沒什麼影響。

這條時間線上,需要加上女媧。混沌之息對遠古上神的危害同樣巨大。女媧是媧皇族一員,禍天是她弟弟。但並不代表媧皇族只有女媧和禍天。禍天跟女媧同時出身,(不算同時)媧皇族人認為禍天的出身是不祥之兆,視他為禁忌之子,認為他分走了女媧的神力。因此整個族裡只有姐姐女媧對禍天較好,禍天也因此依賴姐姐女媧。禍天嫉妒“泥人”分走了女媧的精力,更恨姐姐為保護這些“泥人”而投身費盡心力。

從禍天零碎的記憶力看到,神舞的女媧是真正具有神性的神,她仁慈寬厚,神力淵博,對萬物都抱有善心,不是什麼沒事坑別人,讓別人保護的傢伙。不周山天柱傾塌,混沌之息蔓延,媧皇族還有其他上神懼怕混沌之息,就讓女媧煉製五色石補天,眼見姐姐一日比一日虛弱,禍天十分著急。而其他神靈告訴他,若是你前往不周山成為“牲”,你的姐姐就能得救。當然,這是騙他的。女媧還是隕落,禍天因此被封印在不周山,成為壓制混沌的“牲”。女媧魂火就是後來的飛星和雲傾。

所以時間線就變為混沌之息氾濫→共工撞不周山→女媧補天,禍天被封印。與此同時,天帝施展絕地天通,斷絕天界和人界關係→飛星、雲傾出生,大羿嫉恨,開始陰謀(跟飛星、雲傾的時間是重疊的)→姮娥和逢蒙發現→逢蒙被殺死,融入彤弓→逢蒙四處屠殺神靈,淨災頻生→伊祁帝舉辦星見大祭→逢蒙射南北斗星神→南北斗星神隕落,殘魂寄宿於星輪,星見大祭失敗→南斗星輪被夕羽撿到交給飛星,北斗星輪選擇了雲傾→天極星搖搖欲墜,伊祁帝派人查南北斗星輪下落

當時鵲春還不是寒荒國的大巫相,雲傾還是寒荒國的皇子,鵲鬼也沒有死。寒荒國玄冥示現大典還沒開始。

而後,未央死後,寒荒國這邊的事件才開始展開。這期間,伊祁帝在找尋混沌之息的蛛絲馬跡,同時派遣了大羿去斬巴蛇。巴蛇另一個名字就是修蛇。此時大羿已有異心,他並沒有將修蛇斬死,而是將它收為己用。這條修蛇後來也讓曇靜確定幕後黑手是大羿。

未央之死引發了鵲春的憎恨,但是寒荒國的玄冥示現大典失敗是不是鵲春弄的,我覺得不是。鵲春雖然憎恨伊祁帝和陶唐,但他並非喪心病狂之輩,他還顧慮著巫咸國和九州蒼生,所以鵲鬼嘲笑他志向遠大。他給霖河假死藥沒什麼別的用意,只是對霖河的遭遇不忍,單純想救他。鵲春這個人,有點小仁慈,下手也是真的狠,不然也不會煽動戰爭。(也就是偽聖母,沒事發發慈悲,該下手的時候比誰都狠)但有一點是確定的,鵲春只想讓陶唐亡國,沒想過亡九州。九州若亡,巫咸國也不存在。他跟雲傾說,希望你平九州,定亂世,也有那麼點真心在。包括後來,鵲春連巫咸國都要交到雲傾手上。他很看好雲傾的資質,也有將自己當做一個大巫相輔助。

這裡有個小夥伴跟我說,是不是鵲春架空了寒荒國的權力。並沒有。在寒荒國中,跟雜貨商對話,雜貨行商會求雲傾縮短他們進入寒荒貿易的時間。寒荒國排斥外人,行閉關鎖國之事。所以颯雍國主跟周饒商人簽訂協定,只准許他們半年前來貿易一次。周饒國人覺得半年一次滿足不了市場需求,就請求雲傾改成一季一次。寒荒國再次見到雲傾時,他沒有對颯雍國主有什麼特別反應。這中間跳了很大段劇情,不過雲傾應該已經見過颯雍了。因為當時寒荒國的權力已經交托到雲傾手上。所以雲傾才能發動戰爭,鵲春也必須逼迫雲傾發動戰爭。從寒荒攻打陶唐必須逼迫雲傾同意這件事上,就可以看到鵲春手上並沒有實權。

當然,這段也能看到寒荒國和東極國乃至陶唐最大的不同。他們的百姓信任神權,信奉王族已經到了盲目的地步。也正是如此,寒荒國人反而不容易被外人干涉國政。他們接納鵲春,感謝鵲春,卻不會聽命於鵲春。在飛星到寒荒調查時,他們也說的是保護巫相而已。

而後,在帝都,嵐湘復活之後會說,自己醒來後,颯雍國主跟自己講述了事情的真相。所以颯雍國主並沒有被架空,他只是因為抵擋混沌之息而筋疲力盡。

所以玄冥示現大典的失敗,的確是混沌之息的影響。混沌之息影響到了颯雍,颯雍殺了國主玄霰。這時雲傾發狂,用玄冥之力殺死母后清露。鵲春窺天命窺到了,就前往寒荒國。雲傾發狂,有被颯雍殺玄霰刺激的因素,也有被混沌之息影響。從主線裡可以看到,雲傾神智非常非常容易受外界影響,理由也是那個“玄冥生於混沌”。混沌對雲傾的影響可謂是明線暗線一起。

(以下是我的推測,遊戲裡都沒有明說)

遊戲進展到寒荒國的時候,有一點我玩的時候很是在意。那就是你在寒荒國,明明沒有跟任何狂亂的生物對戰(風鳴村、帝都、高氏山、不周山都有被混沌影響的生靈),也沒有見到黑水,連雪都是純淨的。寒荒國連泣血組織都沒有。但所有人,都會跟你說寒荒國混沌之息侵蝕嚴重。他們會跟你說聖山流下了黑水。這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試想一下,假如你在一個恐怖片裡,一路與猛鬼敵對,突然到了一個和平的小鎮,這個小鎮沒有鬼沒有神秘力量,但整個小鎮的人都跟你說,“我們小鎮已經被猛鬼侵蝕了,我們鎮長為了抵禦鬼已經接近死亡。”。

禍天剛來到寒荒國就說,“難得此地靈力充沛,卻充滿死亡的氣息”。如果只是殺幾個士兵,于禍天而言,根本算不上充滿死亡的氣息。他對人界都不以為意,認為他們的戰爭不過是小打小鬧。所以能讓禍天說出“充滿死亡的氣息”這種話,說明此地死之氣不是一般的重,遠超任何地方。

然而整個寒荒國卻沒有幾個失去理智的人,最近的一次也是玄冥示現大典之上。颯雍國主靈力真的如此高強?強到一個人將混沌之息全部阻攔?不可能,那他當初也不會如此輕易地被混沌之息影響,殺了玄霰。所以寒荒國已經被混沌之息侵蝕了,侵蝕得很嚴重,但寒荒國是玄冥的後代,與混沌同源,所以混沌之息對他們的侵蝕是以另一種態勢。

寒荒國人偏激,行事激進,不留一點後路。但他們又極為理智,他們對九州持有近乎於冷漠的態度。不關心九州之主的位子,不關心厭火國和奇肱國的態度,不關心星見大祭、祁禳大典。他們唯一關心的只有國主的死和皇子下落。整個寒荒國人包括雲傾的性格都存在兩種極端——極端的瘋狂和極端的理智。他們的情緒之間沒有任何緩衝的餘地。要麼激進,要麼冷漠。

從這裡,可以窺視出為何寒荒國神權至上。寒荒國人明顯能感覺到混沌的存在,他們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國度在被混沌侵蝕。混沌之力會受情緒影響,所以他們排斥任何能給予他們刺激的事物,把自己封閉在一個國度裡,將自己的意願全部交由王族處置。這其實與“天詠”之歌有異曲同工的用處,“天詠”之歌將人群導向希望和美好,而寒荒國則讓自己無情,只要將自己的感情寄託于國主身上,就不會被混沌導向瘋狂。

荒國雲傾這條線坑太多了,偏偏還在遊戲後期經費不足的時候,有些劇情是我根據人們對話推測出來的,要是以後出新劇情再修改吧。

這種侵蝕下,雲傾就慘了,如果他一直待在寒荒可能還沒那麼慘。但壞就壞在,鵲春窺到了天命,到了寒荒國。這裡劇情有個特別大的問題,也是唯一一個影響主線的問題(其他問題我覺得頂多算突兀和跳躍,還有強行加戲)雲傾在玄冥示現大典上見到了伊祁帝,而伊祁帝也表明,當時他也聽了清露的遺言,所以他人確實在大典上。這段回憶沒有任何問題,不存在鵲春修改記憶這回事。那麼,雲傾到底是怎麼失蹤的。

關於這件事,有兩種可能:一.他心神狂亂,自己跑出去。二.他被鵲春送給了哥哥鵲鬼。不論哪種可能,都避不開一個人,伊祁帝。伊祁帝實力強勁,要怎麼從他手上讓雲傾流落到外面。雲傾失憶是自我封印的結果,而他失憶之後被鵲鬼抓去試藥,與同門自相殘殺。在寒荒國時,雲傾手上沒有指環,也就是說,北斗指環是在他失蹤之後拿到的。

不周山跟冥使對話,冥使會笑蒼夜和雲傾的關係還是那樣。而雲傾的反應證明他認識冥使。此時雲傾記憶還沒恢復,說明雲傾在失憶後與冥使有過接觸,不僅接觸過,還很熟。冥使是玄冥,玄冥在雲傾小時候就讓他繼承玄冥之力。玄冥知曉雲傾是女媧魂火。他還一路看著雲傾與蒼夜相遇。

這中間少了大段的劇情,都不是一點兩點能解釋的。並且這段劇情的缺失,導致整個主線出現矛盾。明明寒荒劇情跟混沌、帝位聯繫緊密,導致後來帝都被攻破。大家卻只將這段劇情當作兒戲,不懂為什麼要寫雲傾發動戰爭的劇情。這段劇情不僅寫的不夠詳盡,還強行給嵐湘加了戲份,顯得格外搞笑。

 

六.由愛情戲引發的劇情崩壞

既然說到嵐湘,就不得不提她跟雲傾二人cp的事。說實話,看完整個神舞劇情,我對整部劇的感情線(特指主角間的感情線)只有一個感覺,編劇你到底多想賣cp,討好cp粉。如果仔細觀察,在主線劇情上,主角團所有人的反應都相當正常,飛星總是以大局為重,幫帝君做事。望舒則對宰輔曇靜等人的行為表示異常不滿,但她講義氣,一路跟著飛星上刀山,下火海。雲傾苦於過去的空白與不堪,執著於搜尋過去。嵐湘深明大義,將個人情感拋擲於身後。所以她會聽從帝君等人的指示。

但一到了個人的戲份,就是隊友聊天時,就出現各種湊cp的症狀。你會發現,隊友間的聊天,個人劇情的自由時間,編劇都是分好了的。誰和誰一定要在一塊兒,誰和誰一定要擦出愛情的火花,俗稱,欽定。從神舞的宣傳開始,到後來的劇情進展,編劇都在有意識地告訴我們“你們看,誰和誰是cp”。可能他覺得,如果沒有cp,玩慣了國產單機的玩家不會買帳,所以明知主線劇情時間不夠講,卻依然給了愛情許多戲份。所以嵐湘出來之後,立刻在不周山給了她跟雲傾獨處的時間。禍天出場之後,東極國也給他跟夕羽安排了獨處。

你加愛情戲沒問題,但你不能強加啊。神舞劇情的邏輯有很多都是講愛情引發的漏洞。第一次出現大範圍問題的在神水鄉望舒死亡那段。(前面春絕那段也有問題,猙洗白得很突兀。)本來望舒因禍天的惡作劇跟飛星互換身體沒問題,本來望舒因為互換身體被鷹禮當作飛星刺殺也沒問題,本來鷹禮匕首上有毒也沒問題,本來望舒不想找神醫(因為雲傾當時跟曇靜在一塊兒,如果找他,鷹禮會被曇靜發現)更沒問題。錯就錯在,這段編劇有兩個目的,一是飛星跟望舒定情,二是講星輪換命的事。所以他安排瞭望舒在死前找飛星跳定情之舞,望舒並不想鷹禮被抓,所以她寧願自己死。而星輪一命換一命的真相對飛星而言太殘忍,所以望舒在找飛星跳舞時,已經想好,在死前實現自己最後的願望。

望舒對飛星的感情是毋庸置疑的,從箴石小鎮的相遇,到後來飛星幾次捨身相救,再到飛星對蒼生的博愛都讓望舒對這個人產生了愛意,她覺得,如果是飛星,會給她想要的生活,給她一個安穩的家。壞就壞在,飛星對望舒的感情不一定是愛情。編劇寫到這兒,忽然發現,飛星居然沒有喜歡上望舒!他居然只是將望舒當作同伴!這怎麼定情?!神水鄉的劇情是主線的一半點,再往後的劇情需要寫最終boss,帝位的歸屬還有解決混沌等等一系列大事,如果再不定情,可能到結尾,兩人都沒法談戀愛。(在此之前,能稱得上二人交流的,只有被玄龜吞進去那段)東極國飛星聽聞風鳴村的事,拒絕瞭望舒的邀舞。這時候可以看出,在東極國時,望舒在他心中的分量,並不如自小長大的村莊和親人。

所以在神水鄉,編劇發現這倆感情沒法進展了,於是將飛星突然變身情聖,情商直線上升。情話一個接一個,什麼“最漂亮的女人就在我身邊”,之前連圓月之舞意義都不懂的小子,突然懂瞭望舒的暗示,說“我身無長物,但如果你願意,我能……”

而後望舒瀕死,瀕死前讓飛星不要去找神醫,說來不及了。但她死前與飛星說了足足四分鐘的遺言,而從嵐湘說出指環真相到飛星接受這個真相,回憶之前救人場景,加上讀圖的時間只有八分鐘,這期間我讀了四分鐘的地圖。從這裡你們看出了什麼?愛情戲份跟主線的節奏亂遭了。

如果大家還看不出節奏的崩盤,我這裡還有幾個時間,神水鄉從濱洛發狂到平息混沌,除去你跳龍捲風和打boss的時間只有四分鐘,攻略禍天只用了四分鐘,知道淨的真相劇情也只有四分鐘。從曇靜與大羿直面到曇靜死亡是七分鐘。鷹禮保護望舒的時間是四分鐘。而其他各種配角的死亡只有一兩分鐘,有的甚至只有幾秒。

這還只是望舒跟飛星的愛情戲,雲傾跟嵐湘那邊的情況更為嚴重。

大段大段的愛情戲帶來的後果是顯而易見的。愛情戲的漫長顯得主線倉促,嵐湘的死引發戰爭瞬間跳躍到了言情劇,其實寒荒國戰爭真的要由嵐湘引發嗎?不,完全不。

寒荒國有太多理由發動戰爭,不論是國主的死還是混沌之息抑制不住,或是帝位將更換,甚至青山別宮的事栽贓到寒荒身上。有太多太多理由,而每個理由都比嵐湘送死有理有據。嵐湘作為陶唐的神巫,地位崇高,她的死能成為戰爭的理由。就是這麼一個重要的人,伊祁帝卻只派了雜兵跟隨嵐湘去一個不知態度的國度?在嵐湘各種被救之後,也該意識到她武力值不靠譜了吧。

而加的愛情戲碼還讓人物的性格各種崩壞,引來的連鎖反應就是結局大家反而關注點在有沒有被綠上。你已經強調了他們是cp,哪有cp最後被拆的結局。言情劇最後男女主不在一起就是找罵啊。所以又加了一段大團圓結局。這個大團圓結局裡面,雲傾跟嵐湘的性格已經被扔到不知道哪個地方了。而還有不少人皆大歡喜。因為把它看成言情劇,所以按言情劇的標準來看。結局的分析到結局時再談。我們再把目光轉為寒荒。

 

七.鵲春復仇布下的網

玄冥示現大典失敗之後,颯雍國主繼位,因為壓制不住混沌之力在聖山上昏倒,被鵲春救治。颯雍國主感念其恩,發現鵲春有經天緯地之才,讓其擔任大巫國。這裡鵲春救颯雍國主是故意的。鵲春選擇寒荒國向陶唐復仇有幾個理由。

一.此時寒荒剛好動亂,正是他混入高位的好時機。

二.寒荒實力強勁。神舞裡面幾個國家間的實力有區別。陶唐帝都實力最盛,伊祁帝為九州共主,他派大羿收服了諸多小國,說是收服,只是達成了一個聯盟,類似于歐盟。這些小國加上陶唐和東極統稱“十日國”。十日國內東極軍事力量最強,而像周饒、靖人、君子等國實力較弱。

十日國的說法有bug,東極談話的時候,有個路人告訴你帝君有十個兒子,分別掌管十個國家。所以帝君的繼承人有待商榷。這個人又說,重華雖然賢明,但讓他繼承陶唐太過武斷。他表示對未來的儲君之位十分擔憂。但從後面的劇情看,十日國就是聯盟國。我去翻《山海經》,裡面說是由大羿統一的,都信仰太陽的部落方國組成。

君子國是比較特殊的國家,裡面人人都飼虎。君子國人真君子,他們看待事物會從善意的方向看。東極那裡,有個喝醉了酒的醉漢與君子國人起衝突,那醉漢執意要摸君子國人的老虎,被老虎反咬一口,回頭大鬧。在我們幫忙平復老虎的情緒後,君子國人會說一句算了,選擇躲避。這個國家的人為人和善,許多爭執能避就避,許多事能幫就幫。這個國家的人個人實力不弱,但他們不喜紛爭。

宰輔曇靜也是君子國人,他的性格比君子國人更為強勢,曇靜當初自創一劍招,因這劍招殺戮太重被逐出君子國。所以君子國人武力不弱,但他們不想打。

周饒人和靖人擅長經商,武力等於沒有。厭火國倚仗的就是皮糙肉厚能噴火,最多加個凶獸禍鬥。他們迷之自信,總想著搞事。所以在劇情裡,你會發現厭火國像個小兵一樣,到處都有,又都不怎麼能打。他們真的只是雜兵,頂多欺負一下平民,破壞點建築。

奇肱國的武力值在他們的機關上,他們的機關具有很強的破壞力,在他們的國度有一個叫“通天”的始祖巨靈。但奇肱國人自身沒什麼武力,所以離了機關他們就毫無辦法。

三苗族是蚩尤的後代,所以你們知道為什麼伊祁帝死活不同意丹朱跟霖河了吧?三苗族作為蚩尤的後代,備受歧視。尤其是在帝君伊祁帝是黃帝后代,兩個國家是世仇的情況下,早已有了反心。三苗擅毒,且毒術很是聞名。黑市也經常會用三苗的毒宣傳。所以魅眼在雲傾面前用三苗奇毒“落葉”,當時我還在想,這人真傻,居然在神醫面前用毒。後來回過頭再看時,魅眼,我誤會你了。

雲傾初登場時很多橋段必須後來回過頭再看才懂,第一眼看過去會以為編劇故意讓他耍帥的。(其實有,但不是隨隨便便讓他耍帥的。)當時跳崖二人組想得到神醫,他們想不到神醫會武,在打架失敗之後改用毒。在他們看來,三苗的奇毒“落葉”毒性很強,即使是神醫也會中招,但萬萬沒想到,雲傾是藥人。他的身體不懼怕很多毒素。雲傾口中的稀世劇毒,應該真的是稀世劇毒,不是誇張說法。

犬封國是徹徹底底被馴化的國家,“犬”嘛。犬封男子為犬首人身,女子則與一般人族外貌無異,容姿甚美。(好神奇,這基因怎麼回事。Y是犬首基因?)犬封國人是標準的物理近戰,所以這個國家的人說強也不強,說弱也不弱,中等水準。

巫鹹國人散亂,他們分散在各個地方,而且巫鹹國人靈力雖強,卻是輔助系居多。鵲春也不怎麼能打,這個不能打是相較於靈力同樣很強的一些種族。他跟重華、遊眠對戰時很輕鬆,但他明明極恨伊祁帝,卻從未跟伊祁帝正面交手。(伊祁帝就在他旁邊。)所以靈力高強和能不能打也是兩回事。(這樣一想,等雲傾成長起來也是個bug級別的。飛星能和他打平該說飛星資質也相當好嗎。)

綜上所述,真正對陶唐的局勢有質變影響的只有寒荒和東極。而後寒荒國的參戰也是北方盟國攻入帝都的重要原因。所以鵲春將計畫的重點放在了寒荒和東極。

他在寒荒成了大巫相,順便挑撥寒荒國人對陶唐的憎恨,發現寒荒國人只想找到皇子,在找回皇子之前什麼事都往旁邊站。(我覺得這時候鵲春的內心也是崩潰的。)於是就幫忙占卜皇子的蹤跡。

鵲春卜卦找雲傾的行為說明了很多東西。1.鵲春跟鵲鬼不和。雲傾失蹤那段時間是被鵲鬼調教,而後鵲鬼被雲傾殺了,從此雲傾真正不知所蹤。後來鵲鬼沒有死,成為類似器靈的存在。鵲春的面具相當於人類的肉體。這時候鵲鬼要鵲春找雲傾。(鵲鬼你對雲傾是真愛。)鵲春找雲傾找了很多年。所以雲傾應該也不是他交給鵲鬼的。後來在如何對待雲傾這件事上,兩人也是分歧不斷。最後達成了共識——折騰他。2.鵲春的窺識天機是通過卜卦知曉,他沒法看到未來的景象。所以他推測出九州要易主,對將要繼承皇位的人有預感,即是重華。但既然是卜卦,所以有很多限制。他就沒辦法蔔到雲傾和飛星。

鵲春在東極國找到雲傾並不是他蔔到的,或者說是個意外之喜。鵲春的計畫並不止在寒荒,他在東極也有部署。東極國找鵲春的起因是雲傾毒發,禍天沉睡。東極國缺少醫者,尋常的醫者沒辦法治療他們的傷勢。所以東極國的人說“重華賢士有個醫術高明的好友,那位好友正好在東極。”

重華對帝位有想法,這話第一次是從東極的一個謀士口裡提到。東極國整個國家對帝位的商討很多。東極國的國主丹朱殿下與帝君不和,丹朱喜歡霖河,霖河是三苗族,為帝君不喜。丹朱為霖河頂撞帝君多次,在東極國人的口中,他們對丹朱和霖河的意見也是不同的。有部分人,認為霖河太可憐,就因為帝君的偏見而無法和相愛之人結婚。有另一部分人,覺得丹朱不應該被一個女人所惑。

激化城中矛盾的是霖河有關收納難民的提議。因淨災而逃的難民被霖河提議收留,丹朱同意了這個意見。但收納難民給東極國帶來了很多麻煩和矛盾。國內人不願用自己的錢財救濟他們,而難民難馴,經常與城中人起紛爭。重華的作為在此時與固執的丹朱形成對比,相較于居高臨上的丹朱,東極國人明顯更敬佩謙虛有禮,經常與百姓交談的重華。在最後結局之前,重華一直是仁德賢明的形象。

但知道結局之後再回過頭看這一段,就有點太巧了。鵲春是重華的友人,在一周目時,我認為他們的關係不過是為引出鵲春和寒荒而加上的。後來,才發現,鵲春在東極國的事蹟太巧,巧到讓人覺得有很多事情他在推波助瀾。東極國內,丹羽玄凰被泣血暗害。(這段劇情不應該放支線)在查找陣眼的途中,會有流民出來阻止。這些流民身手不凡,是泣血組織在城內的偽裝。而這時,飛星會遇到風鳴村的一干村人。原來當初風鳴村遭遇淨災,對神靈滿懷恨意,被泣血收留,後來也加入了泣血,行屠殺神靈之事。

神水鄉裡有個刺翎族的人,她認識泣血組織的首領蝶影,她說蝶影是刺翎族最美的蝴蝶(就是悲離夫人)。悲離夫人在淨災中失去丈夫和孩子,被大羿欺騙,認為是神靈導致了丈夫和孩子的死亡。所以泣血這個組織裡的人都是被淨災毀去家人和村落,對神靈極度怨恨的人。

霖河也是泣血的一員,她收留難民的提議也是故意為之,讓泣血的人進入東極,好佈置法陣。在殿內自盡是為了完成任務。泣血給她的任務就是誘導丹朱,謀害丹羽玄凰。鵲春給了她假死藥,所以她並沒有死,但她自覺愧對丹朱,所以後來到東海絕地幫忙。所以丹羽玄凰的事,是泣血做的。而她跟鵲春對話時,對鵲春有所防備,鵲春問她難道是因為我是重華之友?

重華四處交朋友,他的交際圈甚廣,跟誰都要套近乎。重華曾經去往青丘之國,在那兒遇到了兩隻小狐狸。他偽裝的太好,走到哪兒都被認為賢能,所以大家都認為重華應該繼承帝位。(關於重華的劇情太少,應該多加一點)

所以丹朱殿下就是這麼一步步失去繼承權的,他身邊沒一個人能信的。唯一能信的帝君他還抵觸……

霖河自盡導致丹朱與帝君完全決裂,丹朱對霖河的癡迷,致使帝君認為他剛愎自用。(其實丹朱很尊重人才,從他對雲傾的態度就知道。但他為了霖河實在做了太多。)固執己見,不聽賢士意見,也是丹朱失去繼承權的主要原因。提出意見的賢士是誰?重華。重華在箴石小鎮便一直在勸導丹朱,而後一直以賢士的身份輔佐在丹朱身邊。

那麼問題就來了,泣血的目的是殺丹羽玄凰,將伊祁帝拉下馬。在丹羽玄凰死後,霖河的任務應該已經完成。但她在東海絕地,卻說,自盡也是她必須完成的任務。所以說,霖河自盡並不是出於對丹朱的愧疚。(霖河真的有她說的那麼愛丹朱嗎?自欺欺人吧)。霖河的任務也有讓丹朱和伊祁帝決裂。再往後沒有依據,不再繼續分析。

有關於鵲春復仇的事就到此為止。繼續我們的時間線。

星見大祭失敗→①南斗星輪被夕羽撿到交給飛星→天極星搖搖欲墜伊祁帝派人查南北斗星輪下落→飛星被神女托夢 傳授劍術,他父親令他棄弓習劍→飛星被趕出風鳴村。在此期間,大羿也在查找南北斗星輪的線索

→②未央被處刑,鵲春前往寒荒→寒荒玄冥示現大典失敗,雲傾失蹤→雲傾被鵲鬼帶走,開始被調 教,同時得到北斗星輪→雲傾殺鵲鬼,悠河將嵐湘託付給雲傾,雲傾就此隱居。

帝都在未央死後反而比較平穩,未央死後,嵐湘繼位。伊祁帝有失德傳言。此時伊祁帝忙於找尋混沌線索,去了一趟寒荒。大羿在讓逢蒙殺神。丹朱在抵禦外敵。重華在經營名聲。飛星居住在嶗山,暗中保護村子。

而雲傾這邊,還有問題。(雲傾你這邊的問題真多)雲傾在高氏山等了三年的碧水鈴蘭,這三年內他救了丹朱,讓高氏山以食人凶獸和迷陣聞名。食人凶獸是饕餮。饕餮時常將與雲傾定下的約定放在嘴裡,這個約定就是有一天雲傾會讓饕餮吃了他。

雲傾與飛星一樣,作為女媧的魂火,身上也有溫暖的光,他同樣會吸引各種神靈。他與飛星不同的是,飛星因為被視為“災星”的遭遇,在嶗山時對神靈有排斥。所以飛星雖然得到了神靈的照顧,卻看不見他們。而雲傾不僅能看見,還和它們經常交流。在故事起初,他對神靈的態度遠比對待人的態度好得多。他不會制止饕餮吃人的舉動,那些上山的人會被饕餮吃了。雲傾可以說是十分信任饕餮的,而饕餮知道雲傾身上有毒,它還知道這毒的解法。所以饕餮應該是在雲傾被鵲鬼調教時候認識他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