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爾達傳說 荒野之息 英傑之詩DLC四英傑日記翻譯

18 十二月

廣告

作者:小博士李雷

來源:塞爾達傳說吧

Revail

Revali en The Legend of Zelda Breath of the Wild

  “如果你找到了一本【Revail日記 Rito傳說】,別相信上面的每一個字,那根本不是我寫的。”

今天我又贏了一場射箭比賽。意料之中的,全村人都在討論我的連勝。我在短時間內打破了過去的記錄並創造了一個無法超越的新紀錄。無論我去哪裡,人們總會稱讚我是Rito的驕傲。我已經習慣了。族長問我,對於我達成這樣的成就,我想要什麼獎勵。我回答,想要一個射擊訓練場。如果我想要繼續提升,我需要一個有高低落差的地方訓練。我希望能達到一個大師的境界。

我不斷衝擊自己的極限。我的俯衝很完美,但是我的上升不夠流暢。我明天將會回到飛行山脈,我會更強,更好。我在成功之前絕不會休息。Rito兒童們仰頭看我。我聽見他們說,他們也想在飛行山谷練習。也許讓每個人都能使用我的練習場不是一個壞主意。畢竟現在是性命攸關的時刻。明天我會嘗試去使用我發明的上升氣流作為新戰術,我相信這是可能的。

災厄加農即將復活的說法廣為流傳。這是不可能的,吧?幾年前科學家們挖掘出了一隻機器獸Medoh。它可能是曾經用來對抗加農的。海拉爾皇室正在為它尋找駕駛員。他們說想要駕駛它需要比技藝更高超的東西。那個人的靈魂必須可以容納神獸的力量才能成為它的主人。他們應該直接點名找我的。控制神獸打到加農,我終於有機會向全世界證明我自己了。

海拉爾公主路過時停下來問我願不願意加入。我問她計畫是什麼。我真希望我當時沒問,太荒謬了。神獸們只不過是海拉爾騎士對抗災厄加農的後援。我!助手!我想過謝絕加入,但是她的眼睛死瞪住我說:我們必須不惜代價保護這片土地上的生命,哈拉爾需要你Revail。真是老套的要死。但是我沒法忘記她的眼神。她一定是真心的。我一直以為海拉爾人都是自私的,但是我想可能有一個例外。我會當然接受。但是出於自尊字,我要要讓她再著急一會。

海拉爾公主明天回來問我的答覆。我加入時她一定會很高興。她來的時間很湊巧。我很接近了。我很快就能運用我的新技能向所有人展示我的才華了。當人們看到時,人們將確信應該由是我去和加農決戰而不是可笑的騎士。我已經能看到,國王,公主還有騎士,全都跪下來求我去打敗災厄加農。他們說:求您了Revail大師!請用您那超凡的技藝和才智去打敗災厄加農吧!我正等待著這一天。

我來到了海拉爾城堡的動員典禮。我現在有了勇者這個頭銜。要我說的話,是毫無意義的讚美。如果稱號和制服能給你力量,那人人都可以叫勇者。儘管我還是很喜歡這條藍色圍巾……那個討厭的緘默騎士就像以往一樣不動聲色。我永遠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好像什麼都沒在想一樣。總之我只能相信他在兒童時能打敗成年騎士的故事。但是他在我面前依然毫無勝算,沒人能在我的空氣打擊下存活。說到這裡,是時候為我的新技能起個名字了。什麼名字能配得上它呢?Revail的……什麼,龍捲風?旋風?傑作?嗯。

公主來到村裡辦公務。和她的跟班,令人厭惡的騎士。在公主和村長說話見面時我試著和他說話,但是他和以往一樣一言不發。什麼人會喜歡他這種人?我給了他欣賞我表演Revali’s Gale的特權。他對我驚人的技藝毫無反應。我的表演的技能是有一些瑕疵的,但是依然是很新鮮。他一定真的是個癡呆。我試著挑釁他,但無濟於事。就像對牛彈琴。我們的交流是在浪費時間,我飛走了向Medoh找點安慰。這個傢伙怎麼了?

Daruk告訴我說,我們被要求護送公主到Lanayru。我們要在黎明時把公主送到山上的基地。在日落時回到那裡接她。我必須參加這個鬧劇嗎?我還記得當她請求我駕駛神獸時,她不但堅定……似乎還絕望了。她知道她不能履行她的神聖職責,任何人都可以發現她的憂慮。我很難理解因為無能帶來的煩惱,但是…我嘗試去理解。不是我不喜歡公主,她在盡力而為,但是還遠遠不夠。不,我不覺得我可以騰出時間早上送她,但也許我會在日落時飛過去迎接她。也許那個所謂的“封印力量”會同情她,在最後覺醒。

Mipha

Mipha en The Legend of Zelda Breath of the Wild

  “如果你找到了我的日記,絕!對!不!許!讀!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喊的。我是說,請別讀。”

應海拉爾國王的要求,一群外地人來到Domain致敬,其中一個是只有四歲左右的海拉爾兒童,他的名字是林克。他給人的第一印象很好。他好奇又精力充沛,笑容滿面。所有的海拉爾兒童都是這樣的嗎?有一件事讓他顯得與眾不同,他的劍法。我聽到的非常神奇,他甚至擊敗了大人,但是他一定有點魯莽,被弄的傷痕累累。我希望能有所幫助,為他治癒了傷口。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治療魔法。他用大圓圓的眼睛看著我,非常…可愛。

一隻神獸從左拉的土地上發掘出來,叫做Vah Ruta。第一次看到Ruta的時候,我很驚訝它有多可愛,又大又圓,鼻子長而笨拙。發現Ruta的希卡說,神獸需要有合適的人控制他們。想像一下在遙遠的過去有人駕駛這個巨大的神獸肯定很有趣,我想知道下一個有這個榮譽的人是誰。

林克又來到了Domain。自從他上一次來到現在像是過了永遠。他不再是我第一次見到的孩子。他現在是一位成熟的騎士和封印黑暗之劍的守護者。我為他驕傲。 但是…他幾乎不說話了,而且更少的笑了。他仍然是我認識的善良的靈魂。但是有些地方變了。我問他是否有什麼事發生,是否出現了什麼問題。他只是搖了搖頭。可能是因為他長高了,但我覺得他的目光穿過了我,注視向遠方…..

海拉爾公主對Domain進行了特別訪問。她問我是否同意駕駛神獸。她說需要我的説明來對抗災難。我的心裡立即知道該怎麼做。毫不猶豫地答應了。災厄加農不能復活。否則,就沒有辦法確保我的人民或任何人的安全。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我所知道的是,如果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我必須去試試。我必須保護海拉爾。還有……神獸是為了幫助被選中的英雄面對加農。這樣,我可以幫助林克。

林克來看望我。已經過去很久了。我告訴過他,最近Ploymus山的人馬讓人們很害怕。當我正說著,他沉默地走向大山。我跟著他。我們快到達時,他讓我回去。他堅持自己沒問題。我堅持待下去。當我爭論的時候,人馬從後面襲擊了我們。我確信我們已經到了結局。我的懷疑多麼愚蠢。林克用著一雙精准的手和一道兇猛的眼光,拔出封印黑暗之劍,打敗了敵人。他的劍法飛快而優雅。我為他的動作之美而著迷。雖然我本來應該我害怕,在我親愛的朋友面前,我感到了安全。他的善良和決心幫助了那些需要幫助的人……他的力量和技巧……我的心被他吸引了,我淪陷了。林克在山上表演的最後一招叫做自旋攻擊。也許我會用我的矛試試。

父親終於賜予了我駕駛神獸的祝福。災難的威脅無法忽視了。父親說左拉必須參與。當他讓我答應會不受傷害的時候,他似乎眼淚就在邊緣。我也流下了眼淚,所以我只是點了點頭。Seggin幾乎看不到我。離開的中途。我覺得很難過,但我必須盡我所能幫助Link。否則又不會原諒自己。說到林克……我終於收集完了盔甲的材料,我馬上就開始做。

今天在海拉爾城堡舉行了開幕儀式。很榮幸能參加。但是……老實說,我不記得太多了,只是因為後來發生了難忘的事情。我經歷了一些奇妙的事情。能讓我永遠珍惜的時刻。感謝公主同意我的請求,感謝Daruk,因為…呃,讓我更接近Link。噢,我聽到了一些震驚的東西讓這個快樂的時刻已經蒙上了陰影。林克被選為公主護衛。無論她走到哪裡,他們應該會花很多時間在一起…

我終於完成了給林克的特殊盔甲。我相信它完全合身。他很快就會來到Domain。我希望在我看到他的時候給他我的禮物。但是…我真的應該去嗎?根據古老的傳說,就有一位左拉公主愛上了一個海拉爾的劍士。也許是有希望的。這是林克不陪伴公主的罕見場合。我們應該有一些時間。噢有一個主意!在日落時,我和林克將騎Ruta。過去的左拉公主,請借給我你的勇氣!

Daruk

  “我會寫日誌嗎?如果你好奇的話,就去找找吧。”

我要開始在這個日記上面寫“在這個日記的開始”…現在,呃,日記…也許我會把它叫做我的訓練日誌。他們說,你要做的就是寫下發生的事情。我們Gorons更喜歡簡單的生活,所以我希望簡單的東西算數。讓我們來看看今天的日記,我應該寫些什麼呢?哦,我知道!我在死亡山的頂峰做了一些烤石頭,很美味! 我想我待會還會去吃。

我和山下的一些海拉爾人交談過,現在所有人都想說的是災厄加農。讓我想起幾年前小小的希卡人來到死亡山去挖掘神獸什麼的。 海拉爾人說,神獸是一個需要有人學習如何控制的武器。回到美好的時代,Gorons並不擔心自己吃不飽。嗯…現在我餓了。 也許我會為今晚的晚餐追加一道豪華烤石頭!

今天我在山峰上吃石頭時發現有人遇到了襲擊。他是一個小傢伙,所以我沖下山來幫他。我很震驚地發現他用劍很厲害!當我到的時候,他已經把所有的怪物都幹掉了。我不禁讚歎他Goron般的力量。當我分心的時候,一個怪物幾乎跳到我身上,然後停了下來。大Goron……被小海拉爾人救了出來。我的臉上現在一定是癡呆表情,希望他沒有注意到。

從前那個小海拉爾人叫林克。他的胃口很好,喜歡吃肉,水果,蔬菜……一個正常的人不會想吃的東西。林克會烹飪和食用任何東西。我給了他一些高級烤石頭,以幫助調整他的飲食。我問他味道如何。他太喜歡了,一言不發。我知道海拉爾人也可以吃石頭。吃東西不是我們唯一的共同點。這個小傢伙非常強大!他說有時當他專注的時候,感覺就像時間在慢下來。嘿,我真的很喜歡這個傢伙。他是那種你可以信賴的傢伙。好的,已經欽定了!從現在開始,林克是一位正式的兄弟。

海拉爾的小公主來到Goron城。請求我試駕神獸。我說是的。大Daruk從來沒有拒絕過有需要的人。當我同意時候,公主似乎真的很高興。會有四個勇者去控制四個神獸,一個劍客,包括公主,我們的反加農隊是六強者。由各種各樣的人組成。有一股史詩的味道。我給公主最好的烤石頭。她說謝謝,但是……我認為她是一副鬼臉。一定是她的心裡有些不滿意的事。

我現在是一個勇者。感覺很好。我和林克又一段時間沒見了,所以很高興在就職儀式上見到他。這是一個美好的一天,哦,林克已經被選為塞爾達的任命了騎士。我找不到一個更適合這個職位的人了。我聽說有一個古代機器在一些測試中變得瘋狂,並且射出了致命的鐳射!林克用一個鍋蓋盾反了鐳射,化險為夷。他的勇敢吸引了王的注意。不久之後,他被任命來守護塞爾達,我對他的期待很大!

我被選中來駕駛Rudania,但是我無法控制它。我是唯一一個拖後腿的勇者。我問林克,但他只是把我推到了神獸裡,所以我一整天漫無目的地探索它。我無法解釋,但一天結束後,我能夠隨便控制Rudania!我想經驗是最好的老師。小傢伙的力量必須來自努力,堅持。好教訓,兄弟!謝謝,我會送給他一些美味的牛脊石頭。

我的海拉爾兄弟這些日子似乎一直在照看小公主做研究。看起來很辛苦,但公主看起來更開心多。小傢伙終於開口說他和公主遇到的食物難題了。令人驚訝的是,說了一些公主喜愛的,“我想我們是一樣的,你和我”。嗯……聽起來很沉重。他們一定是吊死在了食物的喜好上。這樣做,沒關係。這本日誌讓我意識到了自己的一些問題…寫日誌讓我餓了。

Urbosa

  “去找到我的日記交給塞爾達。裡面有我和我的摯友,她的母親的內容。”

今天,我親愛的朋友來到Gerudo鎮。很高興見到海拉爾的女王。她即將到來的理由是,她希望我能見到她的新生兒。她甜美的女兒的名字是塞爾達,她有她母親的微笑。我已經忍不住要珍惜她了。我告訴她塞爾達肯定會像她母親那樣成長為一個端莊美麗的女王。我的朋友對我表示感謝,但是她說那看上去很飄渺。相反,她希望塞爾達有真正的幸福。她注視著女兒的方式…她的小鳥……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無私的愛。

我親愛的朋友王后去世後我休息了很長時間了。我現在才有心情再寫一篇。突然間,我還是不敢相信她已經走了。我所有和她的甜蜜回憶一直在腦海裡流淌著。即使現在,我也幾乎不能控制住眼淚。年輕的塞爾達挺胸在葬禮上告別了母親。她是一個真正的公主,但是我能感覺到她心裡深深的悲痛,我為她擔心……

我到海拉爾去了一趟。和國王談話之後,我今年第一次見到了塞爾達。事實上我正是因為擔憂她而來到這裡,國王允許我跟隨她去泉水訓練。在那裡,塞爾達在冰冷的泉水中祈禱,祈禱,直到太陽落山。我多次告訴她停下來。但是她不聽。最後我不得不把她拖出水面。塞爾達用心碎和脆弱的眼神久久注視著我。終於,她用細小的聲音告訴我她對於無法履行神聖職責感到的壓力和恐慌。她一遍又一遍地低聲說:“為什麼我不能像過去的皇室女子那樣做?我有什麼問題?”我所能做的就是抱她,聆聽。我祈禱到此為止了。

海拉爾的使者今天來找我。他們告訴我,我被選中去駕駛神獸。我的百姓對此感到不安。他們告訴我這樣一個危險的任務不適合首長。我明白他們的恐懼。然而,我打算接受這個任務。災厄加農的復活不僅威脅到海爾,而且威脅到整個世界。我拒絕坐視。災厄加農也與Gerudo密切相關……我很討厭這個關係。*我相信塞爾達很快就會收到我的正式答覆。我期待與她見面,一如既往地。

* 原句是 Ganon is also closely associated with the Gerudo…an association I deeply resent. 這裡是個英文文字遊戲

林克今天和我見面。他告訴我,塞爾達利用限制了男人進城的法律把他丟下了跑了。我告訴他一個讓他進城的計謀,然後他就進去了。然而,塞爾達已經離開。我答應讓他知道我是否見過她。然後他不情願地回到了家裡。從某個角度看,林克也似乎有點表達障礙。也許兩人可以互相幫助。也就是說,如果她給了他這個機會的話。

今天我陪著塞爾達去研究Naboris。太陽落山時,那個可憐的疲憊女孩漸漸睡著了。我和那個在Naboris出現的比我預料的更早的朋友林克說了一些話。雖然這不關我的事,我覺得至少我能通過分享一些關於塞爾達的事情來彌補她的傷口。其餘的由他們決定。

我很高興,塞爾達最近更頻繁地笑了起來。似乎她和林克終於學會了相處。希望這對她的訓練有積極的影響。但是……我擔心我們可能會跑步每當我聽到怪物襲擊或其他不尋常的危害時。我的擔憂就會更大,我所能做的就是為塞爾達祈禱……我的小鳥……有足夠的時間。我不對祈禱女神,而是她的母親。我最親愛的朋友……我多麼想她。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