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地風雲1 (Battlefield 1) 力挽狂瀾DLC澤布呂赫港突襲戰科普

13 十二月

廣告

作者:sqzwin

來源:戰地1吧

戰地1一口氣公佈了全部的dlc計劃,其中第三個dlc力挽狂瀾讓大家以為可能是與海戰有關,但其實裡面提到的加裡波的和澤布呂赫都是一戰中發生的登陸作戰。鑑於已經有大佬在做加裡波的登陸的科普,正好手頭有些資料,我來做個關於突襲澤布呂赫的科普。不過說實話,要出的澤布呂赫可能是戰地1中最窄的一張室外地圖。

一,Z-O
一戰初期德軍即佔領了比利時佛蘭德斯沿岸三個重要港口:布呂赫,澤布呂赫和奧斯坦德,這三個港口有運河相連,德軍將其改造為一個潛艇基地,而且布呂赫還是當時佛蘭德斯德軍司令部所在地。德軍的潛艇幾乎每天都從連線布呂赫與澤布呂赫的運河出擊襲擊協約國商船。因此,協約國早在1914年就計劃除掉這個威脅,起先是使用舊軍艦和淺水重炮艦進行炮擊,而後則是謀劃登陸,最終到了1918年2月,英國海軍部正式批準時任多佛爾巡邏艦隊司令凱斯少將提出的同時進攻澤布呂赫與奧斯坦德的行動計劃,代號Z-O(Zeebrugge-Oostende)。由於主要的地面戰鬥發生在澤布呂赫,所以這個科普將以介紹突襲澤布呂赫為主。

布呂赫,澤布呂赫與奧斯坦德位置。其中布呂赫深居內陸,有運河與其他兩港相連


多佛爾巡邏艦隊司令羅傑凱斯少將

在澤布呂赫港運河的入口有一道巨大的防波堤,成4公里長的弧形,主體寬60米,向海一面有一道近5米的厚牆,這個防波堤中間還有鐵道連通。德軍在堤內側從裡到外分別修建了一個水上飛機基地,一個潛艇碼頭和一個船舶碼頭。防波堤頂端為一個混凝土堡壘和燈塔,裝備有6門海軍炮和其他輕型火炮,而底部則通過一座鐵路橋與陸地相連,整個基地附近的火炮共有225門,其中一半是150毫米以上的重炮,並擁有1萬以上的守軍駐紮,使得整個澤布呂赫固若金湯。在極盛時期,這個港口內停泊有18艘潛艇,25艘雷擊艦和7艘小型雷擊艦。


一張澤布呂赫港平面圖,可以窺見未來這張遊戲地圖的基本構成,不過我估計製作組可能會將大防波堤縮短並減少弧度,以便接近陸地,方便玩家轉移(遊泳?)

一張航拍的澤布呂赫港彩照



佈置於大防波堤頂端的海軍火炮與燈塔,以及守衛它們的德國海軍步兵

連線大防波堤與陸地的鐵路橋


釋出的這張概念圖即為從澤布呂赫防波堤頂端的燈塔向港內和鐵路橋方向的視角,可見還原了當時德軍佈置的88和105炮,圖中另有一艘三個煙囪的破舊軍艦,可不要小看了她,DICE如果真還原了這艘船當時的火力,那對所有進攻這艘船的玩家都將是一場屠殺。

凱斯少將的計劃是在大防波堤上登陸突擊隊,壓制堤壩上的炮台,同時炸燬連線大防波堤與岸上的鐵路橋以阻斷增援,在壓制控制港口大門的防波堤炮台後,用裝填混凝土的老式巡洋艦,直接衝入運河自沉堵住潛艇航道。此外再封鎖奧斯坦德運河,徹底堵死德國潛艇通道。
整個行動中最重要的艦艇是一批完成改裝的老式巡洋艦,包括:
用於封鎖運河的忒提斯、勇猛和伊菲革涅亞二等防護巡洋艦
用於運載突擊隊攻擊防波堤的懲罰號二等巡洋艦(就是概念圖裡那艘三個煙囪的軍艦),渡輪鳶尾草、黃水仙號


阻塞船勇猛號(上)和忒提斯號(下)


未改裝的懲罰號巡洋艦和徵召的兩艘渡輪

三艘封鎖運河自沉艦都裝上了1500噸混凝土和沉船炸藥,而懲罰號則被改裝成了一艘突擊艦,為了運載突擊隊登上防波堤,艦的左舷設定了18座跳板,為了避免直接衝擊還懸掛了不少緩衝物。而在火力方面的改動則堪稱武裝到了牙齒,在側舷保留了4門6英寸(152mm)速射炮的同時,原來的艦首主炮位和第三煙囪後方各安裝一門7.5英寸(190mm)榴彈炮,而艦尾的原炮位處更是安裝了一門11英寸(280mm)榴彈炮。並且截短前桅,在上面設定了一個蘑菇狀戰鬥桅盤,上面裝有3門2磅乒乓炮和6挺劉易斯機槍。艦橋左舷設定突擊隊指揮所,左舷的艦橋側翼和建築物後還各裝一具火焰噴射器。此外艦上還裝有3門2磅乒乓炮、10挺劉易斯機槍和16門迫擊炮等裝備,可謂真正的“殺人機器”。而兩艘渡輪則加裝了防彈裝甲防護,搭載士兵在較淺水域登陸。
在這三艘船上,共搭載了82名軍官和1698名士兵組成的突擊隊,成建制的單位是皇家海軍陸戰第4營,其他的都是各海軍艦艇和基地的志願者。


完成改裝的懲罰號,可見新加裝的戰鬥桅盤



腦洞大開:那些有可能被製作組裝上懲罰號的武器,其中榴彈炮用法國dlc中的攻城炮替代,2磅乒乓炮和遊戲裡的固定防空炮系出同源也可以替代,固定機槍就用遊戲裡有的,至於製作組會不會把什麼轟炸機上的機關炮,火炮車的火炮乃至“義大利炮”搬上懲罰號,就得看他們自己的腦洞了。不過就以現有的裝備數量,懲罰號足以打的步兵狗和載具狗連親媽都不認識

另外皇家海軍還改裝了c1和c3號兩艘老式潛艇,在其前艙內裝有5噸炸藥,用於炸燬通往防波堤的鐵路橋。
除了這些艦艇,這個突襲艦隊還包括了一艘偵查巡洋艦、兩艘淺水重炮艦、20艘驅逐艦、18艘魚雷快艇、33艘機動艇和1艘掃雷艦。機動艇的任務除了接應人員外,還有在港內施放煙霧的任務。值得一提的是,研製這些煙霧的海軍航空兵中校布洛克也親自參與了突擊隊,為了親眼驗證自己研究成果的功效。


用於炸燬鐵路橋的潛艇和負責掩護的機動艇


布洛克中校和他開發的化學煙霧,他是當時英國著名的布洛克煙火公司董事長之子。

二,澤布呂赫的聖喬治之夜
整個行動定於4月22日,而在當晚凱斯少將和妻子伊娃告別時,伊娃提醒他明天是聖喬治節(4月23日),要他用“聖喬治保佑英格蘭”作為戰鬥口號。
22日傍晚17時,從泰晤士河口以及多佛爾起航的艦艇都聚集在多佛爾海峽古德溫淺灘的指定地點。懲罰號由代理艦長卡彭特指揮。在夜幕降臨之前,凱斯少將用旗語釋出了訊號“聖喬治保佑英格蘭”,而卡彭特則答覆訊號“我們可以好好地拽一把惡龍的尾巴了”。


懲罰號代理艦長卡彭特(圖中拄拐者)

晚23時過後不久,艦隊逐漸接近澤布呂赫,此時大霧瀰漫,海上能見度驟降。此時距離懲罰號抵達防波堤還有一個小時。40分鐘後魚雷快艇和機動艇交替施放煙霧進行掩護。23時50分前不久,懲罰號摸近至燈塔約1370米處時,突然大堤上一發訊號彈劃破夜空,緊接著岸上的探照燈光開始四處劃動,伴隨而來的便是呼嘯而來的炮彈。
懲罰號最終被防波堤炮台上的指揮官德國海軍預備上尉許特發現,他先下令堤上的3門105炮對準這艘船射擊,而後讓88炮以及岸上的“符騰堡”炮台用輕型榴彈猛射,當英國船接近到500米左右,堤壩上的37毫米機關炮也開始平射。
而在此時風向驟變,煙霧被吹回海上,懲罰號完全暴露在炮火和探照燈光之下瞬間成了靶子,被打的烈火熊熊,而且船上的高階指揮官傷亡慘重,海軍陸戰隊突擊隊正副指揮官埃利奧特中校和科德納少校一同中炮身亡,海軍突擊隊指揮官哈拉漢上校戰死,副指揮官愛德華茲中校雙腿負傷。就在此時,一艘機動艇繞過懲罰號的艦首,拼死用煙幕將其覆蓋。卡彭特艦長隨即下令向大防波堤就近靠攏。而懲罰號就在這炮火的洗禮中,迎來了1918年的聖喬治節。


戰死的突擊隊指揮官埃利奧特(Bertram.H.Elliot)中校

三,血戰

澤布呂赫突襲示意圖,堤壩外側綠色艦影代表懲罰號三艦的實際靠岸地點,而旁邊的黑框艦影則代表了計劃靠岸地點,符騰堡炮台位於圖的左下角,而位於右下角的是戈本炮台

三,血戰
聖喬治子夜剛過,懲罰號終於到達了與大防波堤平行的位置,卡彭特艦長下令輪機全速倒轉,於是懲罰號輕微的撞上了防波堤。不過由於他緊急就近靠攏堤壩,所以比原計劃的位置要靠後270多米,這意味著突擊隊員們要在槍林彈雨中多跑這麼多距離,但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必須在三艘阻塞船抵達前發起對堤壩炮台的進攻。然而在這緊急關頭,右錨卻出了故障,卡彭特船長不得不下令輪機時而後退時而前進以維持平衡。而左錨雖然放下了,卻始終無法固定船身靠上堤壩,導致跳板沒法放下。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黃水仙號渡輪奮力衝來,在0時4分用船頭頂住懲罰號的船身使其與防波堤平行。
此時終於可以放下跳板了,但是18個跳板已經毀掉了16個,只搭上了剩下的兩個跳板,突擊隊員們則在代理指揮官韋勒少校的指揮下衝上堤壩。一名叫賴特的中士打出幾發紅色訊號彈,表明已經有人到達陣地,而其他突擊隊員們則抓緊時間摧毀設施,並向停泊的德國軍艦投擲炸藥。
鳶尾草號渡輪稍晚到達,船在惡浪中上下顛簸,很難順利完成登陸,最後船長將船停在懲罰號後面,突擊隊員們先登上懲罰號再投入戰鬥。


懲罰號側舷設定的吊橋,木質的脆弱吊橋根本經不起暴風驟雨般的火力打擊


表現突擊隊登上大壩的畫作

百度不知道發了什麼瘋,抽我帖子,等等再科普吧

沒轍了,發圖吧大家湊活看,順便告訴我這裡面哪個字眼違規了?


V69屬於1913年級雷擊艦,裝備3門105炮,6具魚雷發射管

四艘A字頭艦屬於1915年級小型雷擊艦,裝備兩門88炮,一具魚雷發射管

此時的懲罰號已是傷痕累累,兩門7.5英寸榴彈炮一門早已被摧毀,另一門因為人員損失慘重也無所作為。艦尾的11英寸榴彈炮倒是能夠射擊岸上的炮台,而新設的大型戰鬥桅盤因為過於顯眼從一開始就成了重點攻擊目標,在持續戰鬥了約20分鐘後,被V69一發炮彈直接命中,裡面的人員除了副指揮官芬奇身受重傷以外全部陣亡,並且掩護用的沙包鋼板被一掃而光,但芬奇中士依然利用一挺機槍持續戰鬥直到桅盤徹底被毀,後來他被授予維多利亞十字勳章。


懲罰號戰鬥桅盤戰後近景,可見其損傷之重

倖存的芬奇中士


一張描繪突襲堤壩的繪圖,圖中可見懲罰號和推頂著她的黃水仙號渡輪,而與其隔著大堤對射的便是V69號雷擊艦

堤壩上的戰鬥還在殊死進行著,德國海軍炮兵預備中尉羅德瓦爾特與兩名軍士指揮士兵使用手頭的各種武器與英軍苦戰。英國海軍突擊隊少校、全英橄欖球明星哈裡森不顧下顎被打爛,召集士兵發動攻擊並衝鋒在前,旋即陣亡,而這些人員大部分非死即傷,不過倖存的一等水兵麥肯齊不顧失去一條腿,仍用一挺劉易斯機槍奮戰之戰鬥結束。哈裡森少校和麥肯齊一等水兵均榮獲維多利亞十字勳章,而且麥肯齊還是由喬治五世親自授予,但他沒有看到戰爭結束。由於負傷後身體虛弱,他於11月3日死於西班牙流感。
在付出巨大犧牲後,海軍陸戰隊B連指揮官班福德上尉終於率眾確保了一個支撐點,得以開始突擊炮台地區,由於其勇敢和出色的指揮,也獲得了維多利亞十字勳章。


上圖為堅持戰鬥的水兵麥肯齊,下圖為海軍陸戰隊B連指揮官班福德上尉,二人均因為英勇戰鬥榮獲維多利亞十字勳章

四,爆破與阻塞
在堤壩上展開殊死戰鬥之際,爆破大橋的英軍潛艇也接近了連線大防波堤與港口的鐵路橋,由於c1號拖纜斷裂,爆破鐵橋的任務只能由c3承擔,在艇長桑福德上尉指揮下,於0時20分成功爆破了鐵路橋,直接切斷了港口的援兵和連線防波堤的所有通訊。桑福德上尉憑此戰功亦榮獲維多利亞十字勳章,但他卻在11月23日因傷寒去世,年僅27歲。
0時25分,擔負最重要任務的阻塞船忒提斯號率先繞過防波堤,衝向運河口,由於阻攔網和岸上炮台的阻擊,擱淺於距離運河河口90米左右的地方,最終在全體船員的努力下勉強接近至運河口自沉。由於忒提斯號吸引了大部分德軍炮火,使得跟在其後面的勇猛號和伊菲革涅亞號幾乎未受損傷,兩船得以成功突入河道引爆炸藥自沉。


表現c3號爆破鐵路橋的畫作

c3號指揮官桑福德上尉


被炸斷的鐵路橋和自沉在河道內的阻塞船

五,撤退
0時50分,在三艘阻塞船均自沉於澤布呂赫運河後,凱斯少將下令撤退。與此同時,懲罰號艦長卡彭特也認為自己的使命已經完成,由於全船的汽笛都被打壞,他命令黃水仙號渡輪發出撤退訊號。突擊隊員們紛紛開始撤離,同時還盡力帶上了死傷的戰友們,但撤退之路也非一帆風順。鳶尾草號渡輪在撤退時遭到德軍炮台猛烈打擊,船長吉布斯雙腿被打斷,他拒絕了軍醫的救治,拼盡最後力氣駕船駛離防波堤,在煙霧的掩護下得以獲救,但船長吉布斯在抵達多佛爾後不治身亡。
懲罰號的撤退也不順利,有兩個跳板脫落卡住了左舷的推進器,直到1時11分才排除故障,這艘被打成篩子的老艦開始施放煙霧向西北撤退,鍋爐中噴吐出的火焰從煙囪四周被打穿的孔洞噴出,彷彿一場巨大的火災。但她最終撤回了多佛爾,並在其後的第二次封堵奧斯坦德運河作戰中沉沒。

傷痕累累的懲罰號

六,“大戰中最為輝煌的軍功”
突襲澤布呂赫一戰,英軍陣亡227人、356人負傷、19人被俘,而德軍宣稱自身死亡8人,14人負傷。4月23日當天上午,德皇威廉二世親臨澤布呂赫,慰問擊退了英軍襲擊的守軍。德國防守大堤炮台的指揮官許特上尉成了德國的英雄。威廉二世同時也看望了被俘的英軍官兵,其中就有那位最早打出紅色訊號彈的賴特中士,德皇誇獎了英軍的勇敢精神,並下令善待俘虜。不過,在德皇向賴特中士伸手時,中士拒絕了與他握手。
而這次突襲也並未達成很大的實際戰果,僅僅到了4月24日,四艘小型雷擊艦就掃清了這條運河,到5月14日,運河又恢復了自由通行。但這次行動對整個協約國的士氣造成了巨大鼓舞,以艦艇突入敵方重兵把守的港口,成為了皇家海軍新的榮耀。雖然這次行動中湧現出大量的英勇戰士,但是由於維多利亞十字勳章名額有限,最終的受勳者都是由倖存人員投票決定的。而丘吉爾在他的回憶錄中這樣評價這次突襲:“對澤布呂赫港的襲擊可以列入大戰中最為輝煌的軍功,當然也是皇家海軍史上無與倫比的一章。”

被俘的英軍官兵

參與突襲的皇家海軍陸戰隊第4營


如今放置於澤布呂赫港的懲罰號艦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