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長之野望 大志 圖文全攻略

4 十二月

廣告

作者:annyroal36

來源:3DM

勢力選擇

時期:玩家首先需要挑選遊戲的時期,一共有8個時期可供選擇。

不同的時期,所發生的故事以及勢力的實力都不同,甚至乎會有新的勢力加入,或者是舊的勢力消亡。

玩家亦可以選擇從最初的1545年3月開始一直打到1582年1月。

勢力:選擇好你要進行的時期,玩家就要開始揀選接下來自己操作的勢力。

揀選勢力時,首先呈現在玩家面前的是當代該勢力的代表人物(即主公),譬如1545年3月,北條家的代表人物就是“北條氏康”。

這時候你要留意四個關於這個勢力的重要因素。

一是國力,國力基本代表這個勢力的綜合素質,排名越靠前,實力就越雄厚,然而目標就更遠大。排名靠後的勢力雖然資金、人力都欠奉,但目標要求相對輕易達成。

二是據點,據點表示該勢力持有的地塊,要注意了,這裡是按地塊計算,並不是按面積計算。地塊多就表明商機和農業都有不錯的發錯,但某些地塊廣闊同樣能夠達到農業、貿易發達的條件,另外看據點的時候還要結合人文地理位置,即要考慮臨海、附近其他勢力。

三是武將,武將的數量代表了這個勢力的軍事能力,數量越多當然在軍事方面會有卓越的成就,但武將數量太多也會拖累整個勢力的資金運作。

四是志,所謂“志”就是這個勢力的發展目標,譬如“領地保全”,就意味著這個勢力不求爭權奪地,但求安穩度日,在一個時期內達成“志”,就可以獲得相應獎勵。當進入到下一個時期,“志”會發生改變,玩家也要因應“志”,來變更自己的發展方向。

決定:當你選擇好勢力後,點擊“決”按鈕,開展遊戲吧!

普通地圖

頂項欄:當中包含當前年份(時期)、主公名字、志(目標)、每月/年收入。

地圖:在地圖上可以觀察到各座城池的分佈,每座城池下方都會顯示它目前的兵數,當點擊一座城池會顯示該城池城主的名字,它屬於哪個勢力、武將人數、兵數、城池耐久度(血量)、兵糧收入、民忠情況、農民數目、流民數目、農兵數目、足輕。旁側圓環圖表示還有一個農民、流民、農兵的比例情況。

除了城池外,地圖上還會有一些特別的功能地點,譬如溫泉(紫色圖示)、神社/寺廟(紫色圖示)、商圈(綠色圖示),去到這些地方可以獲得多種多樣的幫助。

底部欄:底部欄最大的按鈕會顯示主公名字的第一個字,這個按鈕是打開指令介面的,在指令介面中可以進行內政、軍事、外交、普請、人事、大名的操作。

移至據點,點擊類似一座“塔”的按鈕,可以快速返回據點。

志,點擊“志”按鈕,確認主公的志向。

按下類似於俄羅斯方塊的按鈕,是打開視圖模式一覽,合理主要顯示軍事、商業、外交、志向的地圖,有別于普通地圖,當中是刻意顯示軍事、商業、外交、志向相關資訊的地圖。譬如“志向”地圖,在地圖中只會顯示各個地區的主公的志向,普通地圖就只會顯示“家徽”以及兵數。

報告,按下報告按鈕顯示具申狀、言行錄和方策。

點擊説明按鈕,就可以獲取遊戲上手指南。

情報,情報按鈕是一個漢堡鍵,點擊以後可以查看自勢力和全勢力的據點、武將、軍勢、部隊、商圈、意見效果、姬、家寶、國的情況。要獲悉更多的情報,就要玩家提升自家情報機構的能力。

設置按鈕,點擊以後進行遊戲設置。

進度按鈕,點擊以後可以結束政略,進入實施階段,或者可以點擊快進按鈕加快時間的推移。

政略

內政:分為商業、農業和貿易。

利用商業的進出投資金錢增加收入;據點中進行農業生產就可以加大兵糧收入;與各個地區的商人進行買賣。

軍事:分為募兵、宣戰和行軍。

玩家可以選擇將人民的生業分為農兵或步兵;宣戰更好理解,那就是向其他勢力宣戰;對一方勢力宣戰以後,就要選擇“行軍”,派出你的軍隊發動進攻。

外交:分為親善、交涉、援軍、返還、終止外交。

親善,主要是對陌生甚至是有敵意的勢力進行親善溝通;交涉,向已有外交關係的勢力進行商業、軍事等項目的商議;援軍,如同盟勢力需要軍事支援,你可以派出你的軍隊去支援;返還,你可以將你派出支援的軍旅遣返到自家據點;終止,與同盟實力終止外交關係(這可能會引發衝突)。

普請:普請其實是對據點城池的改造,提升它的防禦力或者是修復破損。

對新的據點,可以修建城池,或者是摧毀舊的城池。

人事:人事分為了配屬、任命、登用

配屬是指將城池配屬給武將;任命則是任命新城主的據點或變更城主;登用是任命武將職務;流放,則是驅逐勢力當中的武將(同時可能會破棄婚姻同盟關係)。

大名:給予家寶,大名給予武將家寶從而提升他們的忠誠;聯姻,當勢力有女性,可以與大名的武將進行聯姻;隱居,有繼任武將時,玩家可以選擇讓當前勢力的主公進行隱居;委任,委任商業或農業之類特定的指令。

商業

商圈:在地圖上會顯示各個商圈。

當你點擊一個商圈的時候會顯示該商圈所在位置以及其售賣的資源。

白色的商圈表示該商圈處於自家領地內或者是透過外交手段已取得通商許可。而橙色的商圈則表示玩家仍未取得通商許可。

要加入這些商圈,玩家需要往來該未加入商圈的勢力,然後才去外交手段來取得通商許可。

商圈信息:一個商圈的重要數值,你要關注它的資源、商圈生產以及發展度(隨著時間推移以及加大投資,發展度會逐漸填滿),從而判斷出你是否需要該商圈(販賣的物資)以及這個商圈的發展速度。

已取得許可的商圈,你可以對其進行投資,或者進行獨佔。投資就是加大商圈的生產,而獨佔,則是禁止非本家商人在商圈中進行商業活動,獨佔商圈也是可以隨時解除的。

農業

農地:將游標移到自家的農地上,可以顯示出一個農地重要的三個指標,那就是治水、生產和肥沃度,一個農地下方顯示的數值是兵糧收入總數。另外影響農場生產的因素是民忠、農地和流民。

點擊一個農地可以查看到更詳細的資訊,以及安排農民進行種植。

勞動力流動:總人口在短時間內是不會變化的,而真正不斷變化的卻是農民數量和流民數量,通過開墾開拓農地後,流民會前來入住成為農民,農民增加了以後收穫量也會增加。換言之農民數量會不斷增加,流民數量可能會增加、減少或者不變,這就取決於民忠、生產力、戰爭。

兵糧收入:農業主要是為了獲得兵糧收入,只要達到或超過必要收入,那麼民忠才會持續高企,這就象徵生產力強勁,人口亦會增長。

當兵糧收入達不到必要收入時,應該開墾更多農地,讓農民增加生產積極性。

種植:種植的工作分為“開墾”、“施肥”、“土作”、“播種”、“除草”。這個順序你無需牢記,因為你可以在農業詳細介面下方瞭解到一年四季農作的具體步驟。

秋天就要開墾(勞役免除)、冬天是開墾和施肥、春天是土作和播種、夏季是除草和灌溉(不同季節農業工作按鈕都會因應季節而發生變化)。

商業

取引:購入的物品可以是兵糧、軍馬和鐵炮。

一般購入會分為三個購入方案,分為1倍、2倍、3倍的份量,雖然份量有所增加,但取引的單位價格都是一樣的,並沒有任何優惠。

買卻:自家販賣的東西就只有兵糧。

賣出的單價會往往低過購入的單價,但也有反常的情況,到時候可以炒賣一下。

所以你需要注意一下“等式”,假如購入價是“10兵糧=30銀兩”,賣出價是“10兵糧=20銀兩”,這就表示購入成本更高,如果賣出單價高過購入單價,你就可以進行炒賣了。

募兵

點擊一座城池可以查看並更改當中募兵設置。

募兵:總兵數是等於農兵加上步兵數。募兵主要是招募流民和農民,將他們轉化為農兵,從而壯大軍隊人數。

但招募農兵,你要清楚知道這會加劇金錢支出,兵糧需求也會加大。需要滿足兵糧必要收入和金錢必要收入,軍隊才得以支撐下去。

募兵操作:移動兩個遊碼改變“農兵和農民的比例”以及“足輕和流民的比例”。

改變農兵和農民的比例,每移動一個單位(±200),需要花費1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勞動力轉移;改變足輕和流民的比例,花費時間也是相同的,每移動一個單位(±200),需要花費1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勞動力轉移。

宣戰

選擇要宣戰的實力,請慎重確認敵方的兵書,同盟勢力等。

宣戰建議:先將游標移到你要攻擊的勢力上,就可以讓系統給出一個簡單的建議。這些建議主要圍繞該勢力的志向或者是與我方的關係(貿易關係、外交關係、同盟關係、敵對關係)。

詳細資訊:簡單的宣戰建議不足以讓你瞭解更多。這時候你就要點擊進入你要攻擊的城池,瞭解該城市屬於哪個勢力、該勢力屬於哪個同盟,更重要瞭解該勢力據點數、武將數目、兵數,還有就是國力排名。

你最好挑戰實力比你更弱的勢力。

此部分內容仍在補充中

上手指南

軍事-募兵

募兵是指,調整據點兵數的指令。據點兵數越多,能夠參加行軍與決戰的兵數就越多。每個據點可以單獨調整農兵與足輕的數量。

農兵是從農民中募兵。在各個據點用滑標指定兵數後,農兵就會按此數量變動。

農兵在沒有金錢時也可以募兵,但募兵後農民會減少,兵糧收入會下降。

操作滑標減少兵數,農兵又會變回農民。

足輕是從據點的流民中募兵的。在各個據點用滑標指定兵數後,足輕就會按此數量變動。

足輕需要每月按兵數支付金錢。即便金錢收支是赤字狀態,只要有現金就可以招募足輕,但持續赤字的話足輕會自動變回流民。

操作滑標減少兵數,足輕又會變壞流民。

軍事-宣戰

宣戰是指,對其他勢力進行宣戰不告,是開始合戰的指令。

宣戰後,會顯示各勢力加入進攻方和防守方哪一邊的陣營。

加入本方的陣營的勢力,有可能會送來金錢、兵糧或援軍。

對於參加或幫助敵方陣營的勢力,無法直接進攻。只有發佈了宣戰佈告的勢力才能互相進攻。

自勢力所參加的合戰的狀況,可在畫面左上的合戰情報中確認。

且,和占中,當“交涉”指令中的“講和”成立後,或者其中一方勢力滅亡後合戰就會終結。

軍事-行軍

行軍是指,集結各據點的部隊向目標地點移動。

發出“行軍”指令時,首先要選定目標郡。按下shift鍵的同時選擇郡,可以設定途徑點。

接下來,需要對部隊進行編制,並在確認介面中開始行軍。

在確認介面中,選擇地圖上的據點和部隊。可對出陣與否進行切換。

行軍中與敵方軍勢接觸後,就會進入決戰。根據接觸時所處的郡(決戰場)不同決戰的情況也不同。

決戰場的寬廣程度會影響決戰開始時刻出陣的兵數。部隊在開戰後若停留在開始地點一定時間,最初未能出戰的士兵將會參戰。

另外,不同的決戰長有不同的地形屬性,部隊的有利兵裝也不同。行軍時可以儘量考慮讓決戰在有利於自軍的地點發生。

除了選擇行軍指令,還可以選擇可以出陣的據點進行行軍操作。

軍事-行軍中的個性

行軍中,出陣的武將的個性會得到發揮。

擁有同樣個性的武將複數出陣時,個性效果不會疊加。

守城戰中,只有城主的個性會被發揮。

軍事-部隊編制

在編制介面中,可以進行各部隊的詳細編制,解除集結,追加新部隊的操作。

詳細編制中,根據選擇的武將與兵裝不同,決戰中可使用的戰法和作戰也不同。

在解除介面中,按下解除按鍵即可切換至解除模式。在解除模式中選擇部隊,則該部隊的集結會被取消。

新部隊的追加,除了在據點可以操作,選擇行軍中的部隊也可進行操作。

軍事-行軍與戰場屬性

地圖上用白線區分的郡,在成為戰場時會出現各帶特徵的屬性。

對自軍勢不利的屬性會標記為紅色。

行軍時要儘量讓戰鬥發生在對本方有利的場所。

軍事-關於行軍與陣

如果能先於敵方到達戰場,就可在已支配“陣”的狀態下開始決戰。支配陣的期間戰況會向優勢方向發展。

如果利用得當,戰力較少時也可以在優勢下進行戰鬥。

能夠搶先到達戰場的軍勢,在目標介面中會顯示陣的圖示。

軍事-戰意

戰意是指,軍民對合戰的期待值。

戰意高的勢力,在守城戰時城池不易陷落,決戰時部隊的士氣也會身高。

戰意會隨決戰或守城戰的勝敗變化。特別是決戰,如果滿足以下條件戰意會大幅上升。

戰勝比自勢力的國力強大很多的勢力;戰勝比自勢力的兵數多得多的勢力;對敵方部隊造成了非常大的傷害。

如果一直沒有同任何勢力進行合戰,戰意會下降到一個固定值。

建議在戰意高昂的時候一口氣戰勝敵人。而戰意低落時,可以考慮派出交涉使者,要求停戰,獲得修整的機會。

戰意可以在畫面左上的合戰情報或勢力情報中確認。

軍事-士氣

部隊的上方會顯示士氣。士氣耗盡的部隊會進入潰逃狀態,這期間無法對其下達命令。

士氣會在和敵部隊戰鬥時下降,不進行戰鬥時會慢慢恢復。

潰逃的部隊的士氣恢復到一半以上時,可重新下達命令。

如果部隊中含有農兵,決戰時間過長,或者持續處於劣勢時,士氣有可能會下降。

另外,農兵所占比例越多,士氣越容易下降。

所以農兵較多時,一定要爭取儘快決出勝負。

相對的,足輕在戰況持續處於優勢時士氣有可能上升。

軍事-行軍與勢力圈

勢力圈是指一個勢力所支配的郡。只有在以下的勢力圈中可以行軍。

本方勢力的勢力圈;同盟、從屬、聯姻勢力的勢力圈;發佈或被發佈了宣戰佈告的敵勢力的勢力圈;對本方陣營提供援助的勢力的勢力圈。

對敵方勢力提供援助的勢力(敵陣營)的勢力圈不能行軍。要攻打這個勢力的話,需要“宣戰”。

軍事-關於城外決戰

要想包圍本方據點的敵人挑起決戰時,如果部隊數有富裕,可以讓包抄部隊與城內的兵合流後再開始決戰。

相對的,如果選中被包圍的據點,然後點選“城外決戰”,則可以只用城內的兵與城外的敵人決戰。

要合流包抄部隊還是只用城中部隊與敵人決戰。需要根據當時的條件來判斷。

軍事-決戰

決戰是指,指揮部隊進行戰鬥。

決戰的勝利條件有以下兩種。

擊退敵方總大將的部隊;使戰況槽全部變為藍色。

戰況槽位於畫面上方,是用來顯示各陣營哪一方佔有多少優勢。哪一方出現有利情況。戰況槽就會向哪一方逐漸傾斜。

決戰分為向各部隊發出指令的命令階段和觀察戰場動向的進行階段兩種。

在命令階段中選中部隊,可決定部隊的目的地和朝向。且每回合的移動不能超出黃色內側的範圍。

剛剛開戰時,敵部隊會處於未發現狀態。因此首先需要預測敵方的位置,爭取發現敵方部隊。

決戰中,部隊陷入以下情況時戰況槽會減少。要時刻關注戰況槽保持在優勢下進行戰鬥。

夾擊,部隊被複數的敵方部隊夾擊時;奇襲,部隊受到未發現狀態的敵方部隊攻擊時;潰逃,部隊士氣喪失殆盡時;撤退,部隊兵書消耗完,從戰場撤退時。

軍事-作戰

作戰是指,參加決戰的軍勢全體的行動方針。決戰開始時,武將會提出提案,可在其中選擇作戰。

作戰有以下的特徵。

部隊的能力上升或附加特殊效果等正面buff;一些作戰也帶有負面buff;決戰開始後作戰無法變更。

敵軍勢也會實施作戰。

你可以猜測敵方的行動意圖,阻止其作戰成功,或者將計就計,讓決戰向對本方有利的方向發展。

軍事-本方的合流

因戰場狹窄,初期未能配置所有士兵時,如果不移動部隊。一定時間後剩餘的士兵會合流。

只要移動部隊一次之後,就不會再合流。

合適開始移動部隊,要結合具體情況作出判斷。

軍事-關於進行階段

在進行階段中,部隊將會按照命令階段中發出的指令來行動。

與敵方部隊接觸後會開始戰鬥,雙方逐漸受到傷害。另外,士氣也會下降。部隊士氣較低時,可將其撤回沒有敵人的後方去恢復士氣。

但是,進行階段中無法對部隊進行操作。這時需要把握住敵方的動向和戰況。以便在下一個命令階段採取對策。

軍事-關於軍師的建言

按下畫面左下的按鍵,可以聽取軍師的建言。

軍師會提出目前戰場需要注意的點,作戰的推移處於危險狀態的部隊等有用的情報。

軍事-敵方部隊的發現和奇襲

軍師索敵成功發現敵方部隊後,本回合內該部隊可能移動的範圍(移動預測範圍)會用紅線表示。

進入本方部隊視線內的敵方部隊會成為已發現狀態,其移動預測範圍與現在的位置會顯示為紅色。

用敵方尚未發現的部隊對敵方發起進攻,可引發奇襲效果。

相對的,如果被未發現的敵方部隊攻擊,就會被敵方發動奇襲。因此在不知道敵方動向的情況下最好謹慎行動。

被敵方所發現的部隊,會在藍圈當中顯示紅色。

軍事-被敵人發現

被敵人發現的部隊,命令階段中會顯示出紅圈。

這時候建議通過索敵掌握敵人的位置,或者後退以躲避敵方的奇襲。

被敵方發現的部隊,無法向敵方發動奇襲。但是,把被發現的部隊當作誘餌引誘敵方,再讓本方的其他部隊發動奇襲是個將計就計的好辦法。

軍事-決戰中的提案

在命令階段,可能出現武將提出行動提案(獻策)的情況。

選擇部隊所顯示的軍配圖示,可發動武將的個性。發動個性後,部隊的能力會有所變動。

雖然效果很強力,但多數時候該部隊會集中於行動,本回合將不會接受命令。

軍事-決戰的竅門

決戰中,預測敵方的行動操作本方部隊作出對應是通往勝利的捷徑。出現以下情況時,戰況槽將會向優勢方向發展。

夾擊敵人,發動夾擊後戰況槽會向優勢發展;

奇襲敵人,在不被敵人不對發現的情況下與之接觸,戰況槽將會大幅向優勢發展。但是,如果勉強奇襲有可能導致自己的部隊被孤立,這一點要注意;

迫使敵方潰逃或撤退,敵方部隊士氣耗盡後會潰逃,戰況槽也會隨之向優勢發展。潰逃狀態的部隊兵數更容易減少,到0之後就會撤退。撤退後敵方兵數就會大幅減少,戰況槽也會大幅向優勢發展;

集中攻擊總大將的部隊潰逃後,戰況會大幅度向優勢發展。而且,如果讓敵方總大將部隊撤退則可直接獲得勝利。當總兵力處於劣勢時,全軍集中攻擊敵方總大將是一個好辦法。

軍事-關於自動命令

按下畫面左下的自動命令按鍵後,所有能夠接受命令的部隊都會受到自動命令。

不能接受命令的部隊,比如潰逃或使用戰法中的部隊不會受到影響。

自動命令只在本回合有效,進入下回合後需要重新發出命令。

軍事-關於海戰

海戰,能夠使用作戰與陸地大不相同。

海戰用的作戰在大部分情況下,都是所有的部隊與本陣連動,形成一個船團而行動。

不會對部隊作出個別移動的指示,與陸地上的作戰方法不同。

內政-商業

商業是指,對商圈進行管理,增加金錢收入的指令。

各勢力可在行動數範圍內,實施指令。

全國有多數商圈存在,分正在發展的通常商圈和已在該地域發展完畢的特殊商圈兩種。勢力的影響力所及的商圈,每月會貢獻金錢收入。

想要對商圈持有影響力,需要對商圈實施“進入”或“獨佔”指令,派遣御用商人前往商圈。

通常商圈可實施以下指令。

“進入”,派遣御用商人進入商圈,獲得影響力,進而獲得金錢收入;“投資”,投資商圈,提升生產,增加對商圈的影響力;“獨佔”,獨佔商圈的收入,使其他勢力無法進入該商圈。自勢力的獨佔狀態可隨時通過“獨佔解除”指令來解除。

特殊商圈可實施以下指令。

“獨佔”,獨佔商圈的收入。獨佔了特殊商圈的勢力可獲得獨佔效果,比其他勢力更有利地推進商業活動。但是,能獨佔的只有自勢力領地內特殊商圈,並需要花費大量費用。

內政-擴張商圈

擴張指令對自勢力領地內的商圈,或已經進入的商圈的鄰接商圈實施。要進入其他勢力領地內的商圈,需要通過外交來簽訂通商協定。

進入商圈後,商圈情報中會顯示勢力名與相應的影響力。

有複數勢力進入的商圈,由於各勢力的商人相互競爭,發展速度會更快。但是,只能分到與自身影響力相應的利益。

內政-通常商圈與特殊商圈

商圈有“通常商圈”和“特殊商圈”兩種類,各自有以下的特徵。

通常商圈:“擴張”的勢力會得到金錢收入;“投資”後“生產”會增加;“生產”與“發展”增加後收入會增加;進入的勢力越多發展越快;“獨佔”後可將其他勢力趕出。

特殊商圈:無法“進入”,無法“投資”;只要在自勢力領地內即可獲得收入;“獨佔”後可獲得特別效果。

內政-商圈的發展

通常商圈會隨著時間推移自動提高發展度,相應地收入也會增加。

有複數勢力進入的商圈,由於商人們的競爭,發展度更容易上升。

通常商圈的發展度達到100%後,就無法再發展。這時可通過“投資”,以增加商圈生產的方式來謀求進一步發展。

而特殊商圈則既不能投資,也不會發展。

內政-特殊商圈

特殊商圈只要存在於勢力領地內就可以獲得金錢收入。

特殊商圈不會發展,如果想要獲得更多收入,就要進行“獨佔”。

獨佔需要花費高額的費用,但可獲得該特殊商圈獨有呃恩惠,即特殊效果。

內政-商圈獨佔

通常商圈可以進行“獨佔”,獨佔後,其他勢力的影響力會排除,自勢力的收入達到100%。而且,也可防止締結了通商協定的其他勢力進入該商圈。

但是,複數勢力時的高速發展速度將會降至普通發展速度,因獨佔而被驅逐的其他勢力的外交關係也會惡化,需要注意。

獨佔狀態可隨時通過“獨佔解除”指令來解除。

內政-大商圈

大商圈是指,一國內所有通常商圈滿足特定條件後形成的商圈。

可以同時對大商圈傘下的所有商圈投資,發展速度和收入比例都很高,而且其他勢力也無法進入。

國內的通暢商圈越多就越強力,但是如果因為被其他勢力攻打等原因導致不再滿足成立條件,就會立刻解體。

內政-結成大商圈

國(不是以據點為單位,而是如尾張、美濃等)滿足以下條件後,國內的通常商圈就會相互聯合成為大商圈。

一個勢力統一了某一國;所有領地,該國領地內所有通常商圈又只有該勢力進入(並非必須是獨佔狀態);國內所有通常商圈的金錢收入又達到一定標準以上(超過該標準的商圈的金錢收入會顯示與通常不同的顏色)

內政-資源

一部分商圈是有“資源”存在的。進入有資源的商圈後即可獲得該資源的效果。

進入有資源的商圈後,有可能出現特別的方策提案,或出現資源越多效果越大的方策提案。

進入商圈時不但要關注商圈的生產,也要注意資源情況。

各資源的效果如下。

馬產地,進入馬產地的商圈越多,交易時買馬的價格就越便宜;金山,擁有金山的商圈收入會增加;銀山,擁有銀山的商圈收入會增加;礦山,進入礦山的商圈越多,交易時買鐵炮的價格就越便宜;鐵炮鍛冶,每月繳納鐵炮;

貿易港,擁有貿易港的商圈收入會增加,每月繳納鐵炮,鐵炮和軍馬的購入量增加;商業港,鐵炮和軍馬的購入量增加;漁港,進入有漁港的商圈會出現增加肥料的方策提案。

內政-農業

農業是指,支援據點的農民進行農作業,以便使據點產出兵糧的指令。

據點擁有農地、肥沃度、生產性、治水這幾項參數。

通過每個季節的指令使這些參數上升,據點產出的兵糧就會增加。

各勢力可實施的指令,受各自的勞力、肥料、良種的影響。

農業可在以下各季節轉變的月份實行。

春(3月)、夏(6月)、秋(9月)、冬(12月)。

每次有2種命令可供選擇,選擇其中對據點的農作業進行支援。

內政-農業指令

各季節可實施的農業指令如下。

播種,3月,大幅提升生產性,需要消費良種。

培土,3月,肥沃度上升,需要消耗勞力。

除草,6月,生產性上升,需要消耗勞力。

灌溉,6月,治水上升,需要消耗勞力。

開墾,9月與12月,農地增加,隨著農地增加,下個月農民也會增加,但治水會下降。需要消耗勞力。

勞役免除,9月,民忠上升。隨著民忠上升生產性也會上升。

施肥,12月,肥沃度大幅上升,需要消耗肥料。

內政-農業勞役免除

勞役免除是指,9月時,可選擇一個據點,以一年內無勞役為條件,換取民忠上升的特殊指令。

實行後勞力會減少,且該據點一年內,無法實施需要消耗勞力的指令。

內政-農業指令的使用次數

實行農業指令會對良種、肥料、勞力進行消耗。

3種資源都是勢力整體進行管理,並在9月收入兵糧時恢復到上限。在每個季節,在哪個據點使用這些資源是農業的藥店。

勞力指農民可承擔的勞役量,開墾、除草、培土、灌溉、勞役免除會消耗勞力。勞力由勢力的農民數決定,通過開墾擴大農地,增加農民的話,可以使用的勞力就會更多。

良種在3月播種時會消費。良種是從前年的收成中選出的優質種子,作為苗使用。

良種使用次數可通過方策“良種選別”來增加。當前年的兵糧收入滿足一定條件時這個方策就會被提案出來。

肥料在12月施肥時會消耗。肥料是從勢力的各資源處收集材料製成,用於施肥。

肥料使用次數可通過方策“肥料增產”來增加。這個方策需要滿足一定的條件後,比如資源港,馬產地的數量或據點數量,就會被提案。

內政-農業關於各種參數

農地是顯示地寬廣度的值。9月,12月的“開墾”可提升農地值。農地增加後,下個月一部分流民會變成農民。相對于農地,流民不足時,當流民增長,就會立刻變成農民。

肥沃度表示土地的肥沃程度,3月的“培土”和12月的“施肥”可以提升肥沃度。

生產性是表示人民生產效率的值,值的大小由據點民忠及農民、農兵的比例決定。

3月的“播種”和6月的“除草”可以提升生產性,但9月收入兵糧時會回到初期值。

治水是表示水利管理程度的值。會對洪水的發生概率等產生影響。治水與肥沃度成反比,肥沃度越高則治水越低,肥沃度越低則治水越高。

6月“灌溉”可提升治水,但9月、12月的“開墾”會減少治水。

內政-方策判定

判定每3個月召開一次,用於收集家臣的意見。

採用家臣的意見可以增加用於實施強化勢力的方策的施策力。

下方工具列中的方策圖可以確認實施方策的施策力,玩家可邊確認施策力邊考慮採取何種意見。

內政-方策

方策是指,各種領域的改善提案或規定,需要消耗在判定中獲得的施策力來實施。

被實施方策,會從當月開始持續生效。

方策的事實,因各大名的方策圖不同而不同。各方策以線相連,需要實施前一個方策,才能夠實施下一個方策。

內政-新方策的提案

判定之後,家臣有可能會提出新的方策天。

擴大勢力、實施房策、招攬有個性的武將等,都可能觸提案。

另外,如果實施了“大名發言”的方策,則大名也會提出方策提案。

盡可能多地招攬武將,有利於獲得強力的提案。

內政-方策的確認

下方工具列的方策圖示中,可以對方策內容及配置進行確認。

方策是指,各種領域的改善提案或規定。判定結束後,可消耗施策力進行實施。

通過自勢力的方策圖,可確認想要實施的方策,實施方策所必要的施策力,然後考慮的判定應採取何種意見。

內政-人口

農民,專門務農的人民。無法參加戰鬥,但能生產很多兵糧。

農兵,半農半兵的人民。既能務農又能參戰,但產出的兵糧比農民少。

足輕,以戰鬥為業的士兵。比農兵更適合戰鬥,但每月都需要消耗金錢。

流民,無業遊民,可轉化為農兵和足輕。

內政-關於人口流動

關於據點流民的移動,據點發生戰爭時大半的流民會避難,離開據點。

據點周邊發生決戰;據點發生攻城戰時。

避難中的流民無法接受農業或募兵指令。

大部分流民在經過一段時間後會回到原來的據點,但一部分流民會移動到其他據點。

內政-關於人口增加

據點的人口(流民)每個月會稍稍增加。

增加人數受到民忠、志、實行的方策判定時選擇的意見效果等的影響。

內政-民忠

據點的民忠降到一定值以下之後,這個據點就有可能發生起義。發生起義的據點無法進行農業募兵。

另外,據點的民忠還對農業的生產性及農兵的募兵速度有影響。

最好讓據點保持較高的民忠。

民忠上升的因素如下。

與周邊國的關係友好;持續和平;決戰獲勝或壓制敵據點;農業得到發展或出現豐收;實行勞役免除;成立大商圈;人民居住的據點牢不可破;通過方策減輕災害的危害;與特定的大名家開戰;特定的志特性效果。

民忠低下的因素如下。

與周邊國處於敵對關係;合戰長期化;受到敵人的侵略;決戰失敗或本方據點陷落;農業的必要收入不足;發生災害或歉收;與特定的大名家開戰;特定的志特性效果。

內政-民忠的影響

據點民忠會對以下事項產生影響。

據點的生產性;農兵的募兵速度;流民的增加速度。

另外,民忠過低的據點有發生起義的可能性。起義會在3、6、12月發生。發生的據點在本月將無法實施農業的指令。想要避免起義發生,就要注意將民忠始終保持在50以上。

內政-名

一部分郡有名所存在。名所屬於距離最近的據點。

名所有以下的種類及效果。

寺、神社,決戰時使戰況對防守方有利,可強化擁有特定的志的勢力或據點。

溫泉,生病的武將,容易恢復健康。

南蠻堂,可強化擁有特定的志的勢力或據點。在基督教傳入後才可建設。

內政-災害

月初時有可能會出現各種自然災害。

災害會給各地的據點造成損害,降低民忠,肥沃度,生產性等。

在判定中獲得的意見效果或實施方策可以降低災害損失。

建議積極進行災害對策,以獲得人民的信賴。

外政-親善

親善是指任命家臣作為使者,改善其他勢力印象的指令。

印象是指,感情(好壞)與利害的參數。而親善只能改善感情。

印象越高,可交涉的內容越多,可締結通商協定、同盟、要求物資等。

但是,印象的上限受利害關係的影響,因利害關係而印象偏低的勢力可能會無法交涉。

與其他勢力的厲害關係很難輕易改善,所以有時候需要放棄親善。

親善使者的以下因素會影響印象的變化。

使者的外政;使者與對方大名的相性。

使者以外的因素也會影響印象。

對方大名是否重視親善;方策的效果;志特性的效果。

外政-交涉

交涉是指對其他勢力提出,物資交易,締結同盟或通商協定,進行講和或臣從等內容的指令。

向其他勢力提出交涉內容後,對方會提出相應的條件。如果接受這個條件則交涉成立,拒否則交涉決裂。

主動提出交涉的一方會比較不利,所以需要慎重行事。

交涉主要有以下內容。

通商協定,相互給予對方進入本方領地內商圈的權利;

締結同盟,締結最長時間為兩年的互不侵犯同盟;

聯姻,締結婚姻同盟,嫁出姬比較容易成功;

從屬,讓對方從屬與本方勢力;

臣從,從屬對方;

手切指示,讓對方斷絕和其他勢力的外交關係;

金錢、兵糧、軍馬、鐵炮,要求對方提供金錢、鐵炮等物資;

講和,與合戰中的對手講和,結束合戰;

家寶,要求對方讓出持有的家寶;

廢城,讓對方拆掉築好的城;

獨佔解除,要求對方解除獨佔的商圈。

外政-無法交涉的情況

關於交涉指令,基本上需要印象超過一定值,才能要求締結同盟或物資交易。

但是,有時印象已經足夠卻仍然不能進行相應交涉。

被對方勢力敵視;被對方大名忌恨。

被定為了攻擊目標,因曾經背叛而導致記恨,這些情況都會導致友好交涉無法進行。

無法回應對方的要求;對方無法回應自己的要求。

物資的量和條件等無法達到絕對的平衡時也無法交涉。價值觀也會因為勢力的狀況而改變。

因為這些原因無法交涉的時候,能通過對手大名的變更,攻陷據點等而發生改變。

即使是放棄過一次的交涉,在情勢發生變化時重新確認會比較好。

外政-援軍

援軍是指,在合戰中要求其他勢力提供兵力的指令。大部分情況下需要付出回報。

援軍只能子啊自勢力處於合戰中時才能使用。發佈宣戰佈告前,或者被宣戰前,無法要求援軍。

向同陣營的勢力要求援軍基本上都會成功。對於未加入本方陣營的勢力也可以要求援軍,但需要付出的回報會比較多。

自勢力受到進攻時,向同盟勢力或從屬勢力要求援軍,對方會無條件或以較少的要求派出援軍。

相對的,如果本方同盟勢力或從屬本方的勢力受到進攻時,也有可能會收到無條件的援軍要求。

如果拒絕則印象可能會下降,需要注意。

外政-返還

返還是指,收回借給其他勢力的據點的指令。

因為破除約定的行為,因此會有相應代價。如果對方接受,則立刻就能收回城與士兵,但印象會下降。

但是,如果據點正受到其他勢力進攻,或者處於其他不利狀態,則有可能在不降低印象的情況下收回據點。

外政-手切

手切是指,斷絕與其他勢力的外交關係的指令。

不論是怎樣的關係,一旦選擇手切,就會和對方勢力結下樑子。

和同盟關係或從屬關係的勢力手切之後,就可以向對方宣戰了。

但是這樣會引起周圍其他勢力的警戒,因此需要慎重。

普請-改修

改修是指最高c5據點的耐久度的指令。另外,強化被強攻時的反擊。會變得更難陷落。

前線的據點和戰術上容易被瞄準的據點,應當提前改修。

普請-修復

修復是指據點的耐久在下個月前全恢復的指令。

修復的費用會因為恢復的耐久量而變高。

即使不“修復”,耐久也會每月一點點恢復。請在緊急的時候實行。

普請-築城

築城是指建造新的據點的指令。

根據建造的郡,在平城或山城的某處。平城費用較少,能在短期間內建造完成。山城的耐久較高,比較難被包圍。

築城的郡沒有商圈的二十號,能出現新的商圈。想充實內政的時候,築城也是不錯的選擇。

只有滿足以下條件的郡,才能進行新的築城。

沒有別的據點;鄰接的郡沒有建造據點;不在海和湖等的水上。

普請-廢城

廢城是指,破壞用築城指令建造的據點。從最初建造的據點無法變為廢城。

把據點變為廢城的時候,在那個據點的家臣會移動到最近的據點。

另外,廢城的據點的商圈會被撤去,郡之類的所屬也會被變更。請注意不要陷入不利情況。

人事-配屬

配屬是指將武將召喚到已方勢力任何據點的指令。

不過,以下的武將無法變更其所屬。

變更移動中的武將;出陣中的武將。

配屬的時候,移動目標的據點的城主也會相應變更。不過,以下的情況無法變更城主。

移動目標據點有大名;移動的武將中包含大名。

人事-任命

任命是指變更各據點的城主的指令。

成為城主的武將忠誠會上升。另外,守城時有城主的情況下,城主的統帥越高越不容易陷落。

選擇城主的時候優先選擇統率高的武將和忠誠低的武將比較好。

人事-登用

登用是指將自勢力領內的浪人登用為家臣的指令。

浪人在領地內的時候,月初會自動顯示登用畫面。

積極登用有能的人才吧。

登用的武將會移動到最近的據點。想變更所屬的時候使用“配屬”指令吧。

人事-追放

追放是指將家臣從勢力中流放的指令。

被追放的武將會成為浪人,移動到其他勢力的領內。因為無法立刻重新“登用”,請慎重實行。

人事-忠誠

忠誠是武將對大名的忠義的程度。

忠誠低的武將容易出奔。

另外,每個武將都設定了野心。野心表示武將背叛的難易野心越高的武將,越容易出奔。

忠誠比野心低的話,會在武將情報的忠誠一欄以紅色的圖示顯示。因為有出奔的危險需要注意。

忠誠對於野心不是很高的時候,會以黃色的圖示顯示。請注意忠誠的變化。

忠誠對於野心很高的話,會以藍色的圖示顯示。沒有出奔的危險。

忠誠會因為各種原因而變動。

因為什麼原因使忠誠發生了變化, 可以在武將情報的忠誠一欄確認。

比如,有以下原因。

大名的行為合乎志;和大名的一門;大名的相性很好;被敵軍包圍。

改善忠誠下降的原因,就能保持在高忠誠。

人事-成長

所有的武將實行命令,採取特定的行動就能獲得經驗值。

獲得的經驗值量會因為行動和成果等變化。

經驗值累計到一定程度的話能力就會上升。另外,能力上升到特定階段的話,能習得個性。

經驗值的增加以外,滿足特定的條件武將就會成長。

大名-緣組

緣組是指讓未婚的武將結婚的指令。讓大名一門的武將和姬結婚的話,就能迎來新的一門。

在沒有繼承人的情況下大名死亡的話就會gameover。在沒有繼承人的情況下就提前進行緣組吧。

另外,緣組後的武將忠誠度會大幅上升。對不想其投效敵方的武將進行緣組的話,就能防範其出奔。

大名-家寶

家寶是指,給予家臣家寶使其忠誠的指令。

等級越高的家寶忠誠上升越高,還會因為家寶的種類產生不同的效果。

茶道具、香道具由大名持有的話所有家臣的忠誠會上升。武具、名馬給予特定的武將的話能提升其能力。舶來品、唐物在御用商人來收購的時候可以換金。

大名-史實保有武將一覽

給特定的武將能提升能力的武具、名馬的組合如下。

鬼丸國綱…足利義輝;童子切安綱…足利義輝;松平忠直、三日月宗近…足利義輝、山中鹿之介、松平秀忠。

大典太光世…前田利家;數珠丸恒次、骨餐吉光…足利義輝、松永久秀、木下秀吉、大友宗麟、木村重成;宗三左文字…今川義元、織田信長。

亞切長穀部…織田信長、黑田官兵衛、長政雷切…立花道雪;

鞍切景秀…伊達政宗;日光以文字…北條氏康;大般若長光…足利義輝、三好長慶、織田信長、德川家康、奧平信昌;日光助真…德川家康;大包平…池田輝政;日本號…福島正則、母裡太兵衛;蜻蛉切…本多忠勝;御手杵…松平秀康;皆朱槍…前田慶次;

片鐮槍…加藤清正;甕通槍…酒井忠次;馬上宿許筒…真田幸村;愛山護法…鈴木重秀;黑漆塗五枚胴…伊達政宗;金陀美具足…德川家康;黑糸威橫矧具足…細川忠興;

月輪文最上胴…立花宗茂;朱漆塗佛二枚胴…井伊直政;小櫻韋威鎧…武田信玄;馬蘭後立付兜…木下秀吉;愛染形前立兜…樋口兼續;

黑漆塗唐冠形兜…藤堂高虎;燕尾形兜…蒲生氏鄉;銀白檀塗兜…黑田官兵衛;松風…前田慶次;帝釋栗毛…加藤清正;黑雲…武田信玄;放生月毛…長尾景虎;三國黑…本多忠勝;鬼鹿毛…武田信虎;白石…德川家康;大鹿毛…明智秀滿;膝突栗毛…島津義弘。

大名-隱居

隱居是指選擇一位繼承人,更換大名的指令。

曾是大名的武將將會進入隱居狀態,但也能像其他武將一樣讓其出陣,選擇為外交的使者。

隱居過一次的武將即使讓新的大名“隱居”也不能被選為大名。為了改變志和家臣的相性的時候,也需要慎重的判斷。

大名-委任

委任是指將一部分的政略指令委任給電腦的指令。

以下可以委任:農業、商業、募兵、配屬、交易、評定。

志-志

志是武將各自的理想和生存方式。

特別是大名的志,是為了實現志的特性,能帶來特殊的效果。

其他大名也為了實現志而行動著。周邊的大名接下來會做什麼。可通過觀察模式的志板塊來確認。

志-關於志特性效果的解放

志特性的第二和第三個效果,在滿足各自不同的條件後會解放。

在志情報畫面確認解放條件,進行能解放第二、第三個有點的行動吧。

另外,特性也有不好的效果,並且無法無效化這一點請注意。

志-關於志的繼承和變化

選擇大名的繼承者的時候,能選擇繼承前代大名的志,還是使後繼的大名的志作為勢力的志。

繼承志的時候,也會繼承解放的志特性效果和實行的方策。

選擇後繼大名的志的時候,志特性效果的解放狀況,會由新的志來決定。另外方策全部未實行,能蝴蝶該部分的施策力。

一部分的武將隨著遊戲進行志會發生變化。

其他-觀察模式

觀察模式是將特定的內容和特化的情報在地圖上顯示的模式。

觀察模式有外交、軍事、商業、志4種,不僅是在政略中,遊戲進行時也能切換。

遊玩中有想重視的情報的話,切換該觀察模式就可以了。

其他-遊戲的進程

每月1次,在月初實行政略。

政略中能實行各種各樣的指令。思考怎樣發展勢力,再進行選擇吧。

左下的家紋鍵左邊有快速鍵,能立刻選擇“商業”、“農業”、“募兵”、“親善”指令。

其他-關於武將的能力

武將擁有統帥、武勇、智略、內政、外政5種能力。

各種能力的影響部分如下。並且,影響守城戰的只有城主的能力。

統率,在決戰中提高士氣;在決戰的移動速度變快;在攻城戰提升包圍的威力;在守城戰士氣不容易下降;在評定容易出現軍事的意見,軍事的施策力會變高。

武勇,在決戰中的攻擊變高;在攻城戰提高強攻的威力;在守城戰中提高被強攻時的反擊的威力。

智略,在決戰中的防禦變高;在攻城戰、守城戰對於強攻的防禦會變高;在評定容易出現議論的意見議論的施策力變高。

內政,在評定中容易出現農業和商業的意見農業和商業的施策力變高。

外政,在親善中成為使者的時候,容易提高印象。

其他-言行錄

言行錄是遊戲目標。每個武將都存在。

不知道要怎麼遊玩的時候,或者想按照歷史遊玩的時候,就以言行錄的達成為目標吧。

即使不達成言行錄,也能繼續遊戲。

達成條件選擇右下的卷物型圖示能從顯示的書物型圖示看見。

言行錄情報中能確認言行錄的達成條件和達成狀況。

發生中的言行錄顯示了期限。達成的話顯示達成年。

達成武將所有的言行錄的話,該武將的真正力量會得到發揮能力會提高。

言行錄關係到決戰的時候,會在達成條件旁邊顯示相應的武將的頭像。另外目標在郡會在實行行軍指令的時候閃爍。

全時期前三勢力/家族解析

細川家(1545年)

細川家概述

大名:細川晴元

大名簡介:細川晴元作為室町幕府管領結束了當時畿內的戰亂。在家臣三好長慶叛亂後逐漸沒落。是最後的擁有實權的管領。

國力:第1位

據點:13

武將:28

志:天下統一、輕足雇傭、軍備擴張


細川家勢力版圖


細川家政策

賺錢令·一:通暢商圈收入上升·小。

座商人優遇:特殊商圈收入上升·小。

小荷馱隊·一:兵糧消費量減少·小。

小荷馱隊·二:兵糧消費量減少·中。

農兵重用·一:農兵募兵速度上升·小。

農兵重用·二:農兵募兵速度上升·中。

精銳農兵:農兵戰鬥力上升。

竹束:對鐵炮防禦上升·小。

搔盾牛:對鐵炮防禦上升·中。

逆茂木:對騎馬防禦上升·小。

馬防柵:對騎馬防禦上升·中。

斥候配備:部隊視界擴大·小。

一番槍:部隊初擊強化。

陣太鼓:部隊士氣上升·中。

足輕重用·一:足輕募兵速度上升·小。

足輕重用·二:足輕募兵速度上升·中。

精銳足輕:足輕戰鬥力上升。

高速行軍·一:部隊移動速度上升·小。

高速行軍·二:部隊移動速度上升·中。

幹殺·一:包圍時敵兵糧草減少·小。

戰法提案·一:優勢時提案率上升·中。

反間計:低忠誠敵士氣低下·小。

交涉術·一:外交交涉有利·小。

奏者親善·一:親善效果上升·小。

方策考案·一:方策提案準確率上升·小。

評定活性·一:良意見提案率上升·小。

大名發言:大名評定發言。

農地擴張·一:農地最大值上升·小。

指出檢地:兵糧收入增加·小。

灌溉支援·一:灌溉效果上升·小。

灌溉支援·二:灌溉效果上升·中。

開墾支援·一:開墾效果上升·小。

開墾支援·二:開墾效果上升·中。

免役推進·一:勞役免除效果上升·小。

細川家據點

飯盛山城(前線):武將3、兵數800、人口16192、民忠52、耐久6000、強度B

岸和田城(前線):武將3、兵數800、人口16215、民忠50、耐久4000、強度C

有岡城(前線):武將2、兵數1900、人口12689、民忠50、耐久5500、強度B

信貴山城(前線):武將5、兵數700、人口5402、民忠50、耐久6000、強度B

十市城(前線):武將2、兵數1500、人口9574、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洲本城(前線):武將2、兵數1800、人口12888、民忠52、耐久4500、強度C

天霧城(前線):武將2、兵數1200、人口7542、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十河城(前線):武將2、兵數2000、人口13077、民忠50、耐久4000、強度C

引田城(前線):武將2、兵數800、人口6889、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伊澤城(前線):武將1、兵數1000、人口6741、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桑野城(前線):武將1、兵數1300、人口8395、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勝瑞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400、人口10156、民忠52、耐久4000、強度C

白地城(前線):武將1、兵數900、人口5966、民忠52、耐久6000、強度B


細川家商圈

岸和田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和泉、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72、資源漁港。

有岡商圈(城下商圈):位置攝津、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72、資源馬產地。

十市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大和、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8、資源未知。

洲本商圈(城下商圈):位置淡路、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4、資源漁港。

十河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贊歧、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0、資源未知。

琴平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贊歧、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0、資源未知。

勝瑞商圈(城下商圈):位置阿波、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6、資源漁港。

阿波一宮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阿波、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2、資源礦山。

神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阿波、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0、資源礦山。

白地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阿波、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4、資源位置。

飯盛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河內、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4、資源未知。

信貴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大和、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4、資源商未知。

引田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贊歧、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4、資源漁港。

天霧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贊歧、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0%、自家收入600、資源商業港。

桑野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阿波、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4、資源漁港。

伊澤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阿波、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4、資源未知。

細川家武將

細川晴元(大名)

列傳:攝津的戰國大名,與三好元長聯合討伐細川高國,樹立了政權。後來轉而攻擊元長,但是被擁立細川氏綱的三好長慶(元長之子)打敗,最後逃到近江。

茨木長隆(家臣)

列傳:細川家臣。討伐管領細川高國。消滅了三好元長,鎮壓了京都的法華一揆,在各地都有所活躍。因三好政長在攝津江口合戰中戰死而沒落。

細川晴貞(家臣)

列傳:細川家臣。元常的次男。身為和泉守護者,但將領國交給其子管理。自己在京中輔佐主公晴元。後來因江口之戰,細川家對和泉國的支配產生了動搖,從此沒落。

三好長慶(城主)

列傳:細川家臣,奪取主公的實權擴大勢力。放逐主公晴元而成功地掌握了畿內。但是在嫡男義興與弟弟們死後,因為身心疲憊而病逝。

三好長逸(家臣)

列傳:三好家臣。三好三人眾的首席。因為與主公義繼、松永久秀等人離合聚散。而導致家中混亂。後來敗給織田信長的畿內平定軍,逃亡之後去向不明。

三好康長(家臣)

列傳:三好家臣。長慶的叔父,自稱“笑岩”。敗給織田信長的上洛軍,成為其臣下。引誘了許多阿波、贊歧的國眾加入織田家。本能寺之變後追隨豐臣秀吉。

十河存春(城主)

列傳:贊歧的豪族。生存於大永至享錄年間。由於其子金光早逝,所以收三好元長的四子一存當為養子。十河家是支配贊歧山田郡的植田家的分族。

香西元成(家臣)

列傳:細川家臣。在三好長慶流放主公晴元之後,為了恢復政權而戰。援護波多野晴通,並擊敗松永久秀。留有諸多事蹟,非常活躍,但是在和三好家交戰時戰死。

小笠原成助(家臣)

列傳:三好家臣,一宮城主。娶主公長慶之妹為妻。雖然在和泉久米田會戰中敗北,但卻整頓軍隊從容撤退,頗得讚賞。後來被長宗我部元親所殺。

大西賴武(城主)

列傳:阿波的豪族,白地城主。稱為出雲守。大西家出身於三好郡大西村。侵略三好郡與贊歧豐田郡等地,並將其以大井莊之名進行統治。與長宗我部軍對戰時戰死。

池田信正(城主)

列傳:攝津的豪族。被細川晴元重用,受到將軍家的厚愛。三好長慶擁立細川氏綱與晴元作對,作為氏綱一方落敗,被晴元命令切腹。

池田長正(家臣)

列傳:攝津的豪族。池田城主,信正之子。父親被細川晴元逼迫切腹後,他繼承了家業。隸屬于三好長慶,曾經與波多野家及河內畠山家的戰鬥中立下過戰功。

松永久秀(城主)

列傳:三好家臣,有篡奪主家、殺害將軍足利義輝、火燒東大寺大佛殿等事蹟,是罕見的梟雄。後隸屬于織田信長,發動謀反但失敗。與珍藏的茶釜“平蜘蛛”一起炸死。

岡國高(家臣)

列傳:大和的豪族。岡城主。人稱周防守。作為興福寺一乘院方的國民的一人,歸屬松永久秀。1574年,被織田信長討伐。在主家滅亡後殉死。

松永長賴(家臣)

列傳:三好家臣,久秀的弟弟。因其軍事才幹而得以追隨主君長慶,後來在山科七鄉做代官。但被丹波黑井城主赤井直正擊敗,並戰死。

高山有照(家臣)

列傳:織田家臣。隸屬於荒木村重,擔任高規城主。村重企圖謀反時表示贊成,村重敗走後,投靠越前的柴田勝家。後來在各地流浪。以信仰天主教而聞名。

結城中正(家臣)

列傳:松永家臣。起初受主君·久秀之名壓制基督教,但被日本傳教士洛林索感化。不久後接受洗禮。成為畿內強有力的基督教擁護者。

十市遠忠(城主)

列傳:大和的國眾。龍王山城主。起初與沐澤長政聯手和筒井家爭鬥,後和睦相處。長政死後,擴展了勢力。精通和歌、連歌、書法,作為文人也很有名。

十市遠勝(家臣)

列傳:大和的國眾。遠忠之子。雖然所屬于筒井家,但卻投降于松永久秀。三好三人眾和久秀對立時,投靠三好家而引起內部分裂。之後在久秀的強攻下,被迫投降。

三好政長(城主)

列傳:細川家臣,攝津檟並城主。以主公晴元的親信身份在各地的會戰中活躍。之後和一族的三好長慶對立而交戰。在攝津江口會戰時,戰敗而死。

三好政康(家臣)

列傳:三好家臣,三好三人眾之一。和松永久秀一起殺害了將軍足利義輝。敗給織田信長的畿內平定軍,爾後逃亡。後來為豐臣家效力,在大阪夏之陣中陣亡。

香川元景(城主)

列傳:細川家臣,滿景之子。在澄元和高國為了細川家家督一位而發生衝突時,支持高國。在高國沒落後,投靠澄元之子晴元。為了延續香川家而盡力。

香川之景(家臣)

列傳:細川家臣,天霧城主。主家沒落後投靠三好家。雖然與織田信長串通,但是卻投降于長宗我部元親的贊歧侵襲軍。收元親的次子親和為養子並讓出家業。

安富盛方(城主)

列傳:贊歧豪族,雨瀧城主。安富家是與香川、香西、奈良家並稱“西川四天王”的名門望族。細川家衰落後投至大內家,與鄰近的寒川家相爭。

安宅冬康(家臣)

列傳:三好家臣,三好元長的三子,繼承安宅家,長官淡路水軍。幫助兄長三好長慶,表現活躍。但是由於兄長聽信松永久秀的讒言,因而被殺害。精通詩歌書法及茶道。

細川持窿(家臣)

列傳:阿波守護。受播磨守護赤松晴政之托,在備中與尼子晴久開戰但戰敗。之後曾用力足利義榮入京,但由於和家臣三好實休對立,被實休所殺。

筱原長房(家臣)

列傳:三好家臣,制定名為《新加制式》的分國法,成為主家經營領國的基礎。雖然地位僅次於三好三人眾,但是主公長治聽信了同族筱原自遁的讒言,將其殺害。

大內家(1545年)

大內家概述

大名:大內義隆

大名簡介:1522年與1524年曾經隨父親出陣;1551年屬下武治派代表陶晴賢不願意見到本家衰落,發動下克上叛亂,大內義隆發現自己已經喪失了對軍隊的控制權,在略作抵抗後於八月底逃到大寧寺。九月一日,大內義隆於長門的大寧寺自裁,享年45歲。

國力:第2位

據點:11

武將:28

志:所領擴大、先手必勝、商業主導


大內家勢力版圖


大內家政策

賺錢令·一:通暢商圈收入上升·小。

座商人優遇:特殊商圈收入上升·小。

效率投資:投資費用減少·小。

獨佔手法改善:獨佔費用減少·小。

獨佔商圈成長:獨佔商圈成長上升·中。

座商圈保護:特殊商圈收入上升·中。

小荷馱隊·一:兵糧消費量減少·小。

小荷馱隊·二:兵糧消費量減少·中。

農兵重用·一:農兵募兵速度上升·小。

農兵重用·二:農兵募兵速度上升·中。

精銳農兵:農兵戰鬥力上升。

竹束:對鐵炮防禦上升·小。

搔盾牛:對鐵炮防禦上升·中。

逆茂木:對騎馬防禦上升·小。

馬防柵:對騎馬防禦上升·中。

斥候配備:部隊視界擴大·小。

一番槍:部隊初擊強化。

陣太鼓:部隊士氣上升·中。

足輕重用·一:足輕募兵速度上升·小。

足輕重用·二:足輕募兵速度上升·中。

精銳足輕:足輕戰鬥力上升。

高速行軍·一:部隊移動速度上升·小。

高速行軍·二:部隊移動速度上升·中。

幹殺·一:包圍時敵兵糧草減少·小。

幹殺·二:包圍時敵兵糧草減少·中。

戰法提案·一:優勢時提案率上升·中。

反間計:低忠誠敵士氣低下·小。

交涉術·一:外交交涉有利·小。

奏者親善·一:親善效果上升·小。

方策考案·一:方策提案準確率上升·小。

評定活性·一:良意見提案率上升·小。

大名發言:大名評定發言。

農地擴張·一:農地最大值上升·小。

指出檢地:兵糧收入增加·小。

灌溉支援·一:灌溉效果上升·小。

灌溉支援·二:灌溉效果上升·中。

開墾支援·一:開墾效果上升·小。

免役推進·一:勞役免除效果上升·小。

大內家據點

周防高森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200、人口8092、民忠51、耐久3000、強度D

德山城(前線):武將4、兵數1300、人口8334、民忠51、耐久4000、強度C

山口館(前線):武將2、兵數1800、人口11311、民忠51、耐久4500、強度C

清末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1100、人口7238、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指月城(非前線):武將4、兵數1600、人口10416、民忠50、耐久4000、強度C

髙津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200、人口7926、民忠51、耐久3000、強度D

城井穀城(前線):武將3、兵數1900、人口12089、民忠56、耐久4500、強度C

小倉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800、人口7656、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中津城(前線):武將1、兵數1300、人口8219、民忠52、耐久4000、強度C

鷹取山城(前線):武將5、兵數1200、人口7707、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立花山城(前線):武將2、兵數1000、人口12219、民忠50、耐久6000、強度B


大內家商圈

周防德山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周防、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8、資源漁港。

高嶺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周防、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66、資源銀山。

渡川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長門、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4、資源礦山。

萩商圈(城下商圈):位置長門、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2、資源未知。

青景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長門、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4、資源礦山。

櫛崎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長門、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60、資源商業港。

川棚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長門、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4、資源馬產地。

清末商圈(城下商圈):位置長門、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2、資源未知。

髙津商圈(城下商圈):位置石見、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6、資源未知。

津和野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石見、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60、資源礦山。

小倉商圈(城下商圈):位置禮前、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4、資源未知。

中津商圈(城下商圈):位置禮前、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4、資源商業港。

立花山商圈(城下商圈):位置築前、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4、資源未知。

博多商圈(特殊商圈):位置築前、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0%、自家收入600、資源貿易港。

城井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禮前、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4、資源未知。

高森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周防、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4、資源未知。

鷹取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築前、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4、資源未知。

大內家武將

大內義隆(大名)

列傳:大內家第31代當主。擔任7國守護,並稱霸中國、九州。養嗣子晴持死後,便醉心于文事而構築出獨自的文化。但因家臣陶晴賢的背叛而自盡。

冷泉龍禮(家臣)

列傳:大內家臣,為安芸銀山城主。陶晴賢謀反時,和主公義隆逃亡長門。在義隆切腹後為其善後。義隆死後,繼續和陶軍交戰,最後戰死。

內藤興盛(城主)

列傳:大內家臣,以宿老身份輔佐大內義隆,卻被義隆疏遠而被迫遠離政治。後來默認陶晴賢的謀反,之後隱居不問世事。身為文人,頗有聲望。

內藤隆春(家臣)

列傳:大內家臣,主家滅亡後屬於毛利家。因為其姊是毛利隆元之妻,而因此受到重用,努力維持防長兩國的治安。晚年前往大阪,向本國傳達中央情勢。

益田尹兼(家臣)

列傳:石見豪族。越中守。追隨大內義興到京都,並輔佐住在京城的義興。回國後,與大內家一同抵抗尼子家。在把家督之位讓與兒子藤兼後,仍作了很長時間的太上皇。

益田藤兼(家臣)

列傳:大內家臣,益田城主。主家滅亡後跟隨毛利家,在山陰平定戰中表現出色。晚年非常信仰佛教。家臣品川大膳與山中幸盛單挑,但卻戰敗。

城井正房(城主)

列傳:城井宇都宮家第14代當主,為大內家效力。聯合少貳、大友家與主家對抗,但是招致一族的佐田俊景的攻擊,戰敗後投降了,之後再次從屬於大內家。

城井長房(家臣)

列傳:城井宇都宮家第15代當主,正房之子。很早就把家業讓給兒子鎮房。自己兩次參與了下野宇都宮家的後繼問題。後來與鎮房一同被黑田長政殺死。

野仲鎮兼(家臣)

列傳:大內家臣。擔任下毛郡代。朱家滅亡後,在與大友家的交戰中敗北,成為了大友家的家臣。豐臣秀吉討伐九州後,與進入豐前的黑田孝高交戰,戰敗而死。

原田隆種(城主)

列傳:築前的豪族,高祖城主。與大內家結盟共同於築前西部構成一股強大實力,曾數度擊敗大友軍軍隊。為平定藤原純友叛亂有功的大藏春實嫡系。

問田隆盛(家臣)

列傳:大內家臣,擔任石見守護代。陶晴賢謀反時表示贊同,並侍奉繼承主家的義長。滯留于晴賢的居城若山城時,遭到杉重輔的襲擊而戰死。

天野隆重(城主)

列傳:大內家臣,主家滅亡後屬於毛利家。尼子家滅亡後,成為出雲月山富田城代,並擊退山中幸盛。後來輔佐元就的五子元秋支配了出雲。

仁保隆慰(家臣)

列傳:大內家臣,擔任奉行之職。主公義隆死後,為陶晴賢擁立的大內義長效力。主家滅亡後投靠毛利家,被任命為豐前門司城番和規矩郡代官職。

陶隆房(城主)

列傳:大內家臣,興房之子,被譽為“西國無雙的侍大將”。逼主公義隆自盡,奉大友晴英為當主並控制主家。在嚴島會戰中敗於毛利元就,因此自盡。

江良房榮(家臣)

列傳:陶家臣。作為主君·陶晴賢的心腹活躍著。折敷畑合戰後,受到毛利元就的邀請,但因為提出對條件的不滿,被元就揭露了是內應的事實,被陶晴賢所殺。

重見通種(家臣)

列傳:大內家臣。最初仕於河野家。曾擊退大內軍,但後來被懷疑反叛,逃往了大內家。在嚴島之戰中擔任陶軍的右翼,戰死。

弘中隆兼(家臣)

列傳:大內家臣,擔任安藝守護代。在陶晴賢謀反後,他為大內義長效力。後來奉陶晴賢之命謀殺江良房榮。跟隨陶晴賢參加嚴島會戰,戰敗而亡。

青景隆著(城主)

列傳:大內家臣,擔任奉行一職。雖然與杉重矩對立,但是後來和解。向陶晴賢說相良武任之讒言,製造陶晴賢謀反的契機。與毛利家交戰時戰死。

吉見正賴(城主)

列傳:大內家臣,迎娶主公義隆之姊。為了替義隆報仇,而與毛利元就聯合舉兵打倒陶晴賢。陶晴賢在嚴島會戰中戰死後,他投靠毛利家。後被追認為“毛利十八將”之首。

小笠原長雄

列傳:大內家臣,溫湯城主。主公義隆死後,加入尼子家。入主大森銀山,並納為自己的領地。後來遭到毛利元就軍的進攻,因抵抗失敗而投降。

飯田興秀(城主)

列傳:大內家臣,擔任奉行之職。主要駐紮在九州地區。贊成陶晴賢的謀反。主公義隆死後,為繼承家業的義長效力,精通弓馬。

相良武任(家臣)

列傳:大內家臣,由於研究禮儀,而取得主公義隆的信賴。之後因為和陶晴賢對立而意圖出奔。但卻被杉興運阻止。陶晴賢背叛之際,在築前花尾城被殺害。

佐田隆居(城主)

列傳:大內家臣,擔任宇佐郡代。主家滅亡後歸屬于大友家,作為宇佐郡眾的核心人物表現活躍。安心院麟生背叛大友家的時候,以保全領地為條件讓其歸順了。

杉興運(城主)

列傳:大內家臣,擔任築前守護代。在肥前田手畷會戰時擔任總大將,和少貳家臣龍造寺家兼的軍勢交戰,但是敗北。在陶晴賢背叛之際,和主公義隆一起殉死。

麻生鎮裡(家臣)

列傳:築前豪族,花尾城主。隆守的弟弟。因相良武任的失意成為城主。後來與山鹿城主麻生隆實對立。敗給獲得宗像氏貞支援的隆實後,依附了島津家。

麻生隆守(家臣)

列傳:築前豪族,岡城主。侍奉大內家,一族中的帆柱山城主麻生家攻打,城池失陷戰死。

杉重矩(家臣)

列傳:大內家臣。擔任豐前守護代。一開始雖然和陶晴賢對立,但後來認同陶晴賢的謀反計畫,逼主公義隆自盡。之後又再次和陶晴賢對立,戰敗後在長門自盡。

宗像正氏(家臣)

列傳:大內家臣。擔任宗像大社的大宮司。在與尼子家之戰中以及攻打安芸大野城之戰中表現活躍,被主君義隆賜予了周防黑川鄉作為領地。之後改名為黑川隆尚。

尼子家(1545年)

尼子家概述

大名:尼子晴久

大名簡介:尼子詮久(後改名晴久),是武田勝賴一般的豪勇之將。他把攻擊的重點從西線轉向東線,目標是上洛。1540年,晴久召集三萬大軍,傾巢而出,誓將毛利一腳踏平。毛利元就得報,急忙收攏軍隊,有眾八千,準備固守。

從九月堅持到十二月三日,大內名將陶隆房率援軍一萬前來助勢。1541年正月三日決戰開始,毛利、大內聯軍反復突入,尼子軍大敗,尼子睛久在尼子久幸掩護下撤離。臣從於尼子的各國人領主紛紛敗亡。病榻上的經久聞聽敗訊而歿,享年八十四歲。

國力:第3位

據點:9

武將:24

志:葦原中國之主、權力集中、貿易保護


尼子家勢力版圖


尼子家政策

賺錢令·一:通暢商圈收入上升·小。

座商人優遇:特殊商圈收入上升·小。

進出費低下:進出費用減少·大。

效率的投資:投資費用減少·小。

小荷馱隊·一:兵糧消費量減少·小。

農兵重用·一:農兵募兵速度上升·小。

農兵重用·二:農兵募兵速度上升·中。

精銳農兵:農兵戰鬥力上升。

竹束:對鐵炮防禦上升·小。

搔盾牛:對鐵炮防禦上升·中。

逆茂木:對騎馬防禦上升·小。

馬防柵:對騎馬防禦上升·中。

精銳足輕:足輕戰鬥力上升。

高速行軍·一:部隊移動速度上升·小。

戰法提案·一:優勢時提案率上升·中。

交涉術·一:外交交涉有利·小。

交涉術·二:外交交涉有利·中。

合從策:自陣營參戰率上升·小。

連衡策:自陣營參戰率上升·中。

奏者親善·一:親善效果上升·小。

城內調略·一:敵降服率上升·小。

多面外交:破棄時心證維持。

方策考案·一:方策提案準確率上升·小。

評定活性·一:良意見提案率上升·小。

宿老尊重·一:古參施策力增加·小。

宿老尊重·二:古參施策力增加·中。

新參拔擢·一:新參施策力增加·小。

新參拔擢·二:新參施策力增加·中。

農地擴張·一:農地最大值上升·小。

指出檢地:兵糧收入增加·小。

灌溉支援·一:灌溉效果上升·小。

開墾支援·一:開墾效果上升·小。

免役推進·一:勞役免除效果上升·小。

尼子家據點

津山城(前線):武將4、兵數1800、人口11379、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翁山城(前線):武將1、兵數900、人口6160、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神邊城(前線):武將4、兵數1200、人口7568、民忠50、耐久4500、強度C

比熊山城(前線):武將3、兵數1400、人口9155、民忠50、耐久4500、強度C

羽衣石城(前線):武將1、兵數700、人口5680、民忠52、耐久3000、強度D

月山富田城(前線):武將4、兵數1800、人口13365、民忠52、耐久7500、強度A

新山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1100、人口6976、民忠50、耐久4000、強度C

三刀屋城(非前線):武將3、兵數1400、人口8793、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山吹城(前線):武將3、兵數1400、人口9121、民忠50、耐久4500、強度C


大內家商圈

津山商圈(城下商圈):位置美作、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6、資源漁港。

神邊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備後、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2、資源馬產地。

富田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出雲、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6、資源未知。

松江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出雲、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8、資源漁港。

出雲大社商圈(特殊商圈):位置出雲、發展度100%、自家影響力0%、自家收入600、資源未知。

山吹商圈(城下商圈):位置石見、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60、資源未知。

比熊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備後、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4、資源漁港。

上下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備後、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4、資源礦山。

羽衣石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伯耆、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4、資源礦山。

三刀屋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出雲、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4、資源位置。

尼子家武將

赤穴久清(家臣)

列傳:尼子家臣,出雲瀨戶山城主。與兒子光清一同和大內義隆的出雲侵攻軍作戰,光清戰死後,降服於大內軍。大內軍撤退後,成功奪回居城。

赤穴盛清(家臣)

列傳:尼子家臣,瀨戶山城主。光清的三子。因父親壯烈戰死,為此感動的主公晴久增加其領地。後來投降於毛利元就的出雲侵襲軍,成為毛利家臣。

尼子國久(城主)

列傳:尼子家臣,經久的次子。率領著新宮黨,輔佐著侄子晴久。因為勢力淩駕于宗家之上,不久就產生對立。後來因為晴久欲強化支配體制,所以遭到肅清。

尼子誠久(城主)

列傳:尼子家臣,國久的長子。和父親一同統領著新宮黨。因為勢力擴張之故,所以和宗家的晴久對立。後來因為晴久想要強化支配體制,和父親一起遭到了晴久的肅清。

尼子晴久(大名)

列傳:出雲的戰國大名,在祖父經久死後,繼承家督之位。積極地進行外征戰略,因此建立了尼子家最大的版圖。為了鞏固脆弱的支配體制,便對新宮黨執行肅清。

伊賀久隆(家臣)

列傳:備前當地的豪族,虎倉城主。作為宇喜多直家的臣子,鋒芒畢露,在直家與織田迎擊毛利的戰鬥中取得了大勝。但是隨著久隆的勢力擴大,被別人忌恨,遭受暗殺而死。

牛尾幸清(家臣)

列傳:尼子家臣,擔任家老的職務。在毛利家攻擊吉田郡山城時從軍。月山富田城圍城戰時,一直堅持留在城內抵抗直到最後一刻,之後與長男久信一同投降了。

宇山久兼(城主)

列傳:尼子家臣,擔任首席家老。在月山富田城防衛戰中,自掏腰包購買糧食分給士兵。後來由於主公義久中了毛利元就的離間計,因此遭到殺害。

加藤政貞(一門)

列傳:尼子家臣。尼子晴久之子。尼子家滅亡後與尼子勝久率領的尼子再興軍呼應。在布部山合戰中戰敗被驅逐至出雲,在上月城被毛利家的大軍包圍後自盡。

龜井秀綱(家臣)

列傳:尼子家臣,1511年的船岡山合戰中隨主君經久一同出征。曾與毛利元就的異母兄弟相合元綱一同謀劃分裂毛利家,之後以失敗告終。

河副久盛(城主)

列傳:尼子家臣。從經久的時代開始活躍。作為林野城代理指揮美作方面軍。尼子家滅亡後組成了立原久綱和尼子家再興軍。在月山富田城攻略中病倒了。

後藤勝國(家臣)

列傳:美作當地的豪族,三星城主。後藤家代代都有著擔任鹽湯鄉地頭職這一職務的功勞。其父勝政在抵抗立石家的進攻中戰死了,後藤勝國繼承家督後滅亡了立石家,稱霸於東美作。

左世清宗(家臣)

列傳:尼子家臣,擔任次席家老。雖然主要活躍於內政方面,但是也參加了討伐毛利元就的居城吉田郡山城的戰鬥。頑強抵抗元就的出雲侵襲軍,最後投降。

佐波隆秀(家臣)

列傳:石見的豪族,早起隸屬於大內家。但是主家滅亡後為毛利家效力,在石見平定戰中立下戰功。主公輝元討伐朝鮮時,負責守衛輝元的居城廣島城。

杉原理興(城主)

列傳:大內家臣。攻略了山名忠勝的據點神邊城作為居城。主家在出雲遠征失敗後叛變尼子家,受到攻擊出逃出雲。之後返回神邊城。

多賀山通續(家臣)

列傳:備後的豪族。娶了山內豐通的女兒。因為圖謀從尼子家獨立出去而使居城蔀山城遭到攻打,因為突降暴風雨免於城破。之後仕從毛利家。

武田信實(家臣)

列傳:安藝武田家11代當主。光和死後,被若狹武田家逢迎成當主。從屬於尼子家,尼子家在郡山合戰中戰敗後,信實遭受毛利軍的攻擊,逃亡了出雲。

多胡辰敬(家臣)

列傳:尼子家臣。他所作的“多胡辰敬家訓”中“命輕名重”一節很有名。正如其所言,貫徹對尼子家的忠誠而戰死。

中井久包(城主)

列傳:尼子家臣。尼子晴久的傅役。因為毛利家的吉田郡山城攻略大敗。在對在小笠原長雄的救援中失敗。在毛利家的出雲侵攻中于月山富田城頑強抵抗。戰後病逝。

原田貞佐(家臣)

列傳:美作當地的豪族,稻荷山城主。原田忠長之子,因父親被山名氏兼打敗後自盡,一度沉淪。之後得到了宇喜多直家的援助,得以歸還居城,為直家的美作攻略作出了貢獻。

本城常光(城主)

列傳:尼子家臣,擔任石見山吹城主,守衛大森銀山。因為擊退了毛利元就和吉川元春的攻擊,而使勇名遠播。後來雖然投降,但是元就畏懼其豪勇而將其殺害。

三刀屋久扶(城主)

列傳:尼子家臣。在主家敗給毛利家後倒戈至大內家。但是,大內家進攻尼子家失敗後,再次歸屬於尼子家,其後又向毛利家投降。

山內隆通(家臣)

列傳:備後豪族。多賀山通續之子。宗家的山內直通意欲從尼子家叛至大內毛利家時,被尼子家廢除,隆通因此繼任家督。此後從屬於毛利家。

山內直通(家臣)

列傳:備後豪族。從屬大內家、在和智豐鄉與大內家的仲介活動中表現活躍。之後因匿藏鹽冶裕久、被裕久之父·尼子經久擊敗而隱居。

 

三好家(1554年)

三好家概述

大名:三好長慶

大名簡介:日本戰國大名,幼名千熊丸,初名範長,別名孫次郎,利長。室町幕府的相伴眾、管領代。

國力:第1位

據點:14

武將:37

志:日本的副王、畿內的霸者、優雅的梓弓


三好家勢力版圖


三好家政策

賺錢令·一:通暢商圈收入上升·小。

座商人優遇:特殊商圈收入上升·小。

進出費低下:進出費用減少·大。

效率的投資:投資費用減少·小。

小荷馱隊·一:兵糧消費量減少·小。

竹束:對鐵炮防禦上升·小。

搔盾牛:對鐵炮防禦上升·中。

逆茂木:對騎馬防禦上升·小。

馬防柵:對騎馬防禦上升·中。

精銳足輕:足輕戰鬥力上升。

高速行軍·一:部隊移動速度上升·小。

戰法提案·一:優勢時提案率上升·中。

交涉術·一:外交交涉有利·小。

交涉術·二:外交交涉有利·中。

合從策:自陣營參戰率上升·小。

連衡策:自陣營參戰率上升·中。

城內調略·一:敵降服率上升·小。

奏者親善·一:親善效果上升·小。

方策考案·一:方策提案準確率上升·小。

評定活性·一:良意見提案率上升·小。

評定活性·二:良意見提案率上升·中。

大名發言:大名評定發言。

宿老尊重·一:古參施策力增加·小。

宿老尊重·二:古參施策力增加·中。

新參拔擢·一:新參施策力增加·小。

新參拔擢·二:新參施策力增加·中。

農地擴張·一:農地最大值上升·小。

指出檢地:兵糧收入增加·小。

灌溉支援·一:灌溉效果上升·小。

開墾支援·一:開墾效果上升·小。

免役推進·一:勞役免除效果上升·小。

三好家據點

飯盛山城(前線):武將1、兵數800、人口10169、民忠52、耐久6000、強度B

高屋城(前線):武將4、兵數1700、人口17499、民忠56、耐久2500、強度D

岸和田城(前線):武將5、兵數800、人口16767、民忠50、耐久4000、強度C

有岡城(前線):武將4、兵數1900、人口13102、民忠50、耐久5500、強度B

信貴山城(前線):武將6、兵數700、人口5592、民忠50、耐久6000、強度B

十市城(前線):武將1、兵數1500、人口9834、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洲本城(前線):武將2、兵數1800、人口13306、民忠52、耐久4500、強度C

天霧城(前線):武將1、兵數1200、人口7767、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十河城(前線):武將3、兵數2100、人口13484、民忠52、耐久4000、強度C

引田城(前線):武將2、兵數800、人口7114、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伊澤城(前線):武將1、兵數1100、人口6954、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桑野城(前線):武將2、兵數1300、人口8629、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勝瑞城(非前線):武將3、兵數1400、人口10502、民忠52、耐久4000、強度C

白地城(前線):武將2、兵數900、人口6165、民忠50、耐久6000、強度B


三好家商圈

高屋商圈(城下商圈):位置美作、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78、資源未知。

岸和田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備後、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93、資源漁港。

有岡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出雲、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93、資源馬產地。

十市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出雲、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8、資源未知。

洲本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出雲、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0%、自家收入62、資源漁港。

十河商圈(城下商圈):位置石見、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資源未知。

琴平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備後、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9、資源未知。

勝瑞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備後、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6、資源漁港。

阿波一宮商圈(城下商圈):位置阿波、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4、資源礦山。

神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阿波、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9、資源礦山。

白地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阿波、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資源未知。

飯盛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河內、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資源未知。

信貴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大和、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資源未知。

引田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贊歧、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資源漁港。

天霧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贊歧、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資源商業港。

桑野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阿波、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資源漁港。

伊澤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阿波、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資源未知。

三好家武將

三好長慶(大名)

列傳:細川家臣,奪取主家的實權擴大勢力,放逐主公晴元而成功地掌握了畿內。但是在嫡男義興與弟弟們死後,因為身心疲憊而病逝。

三好長逸(一門)

列傳:三好家臣。三好三人眾的首席。因為與主公義繼、松永久秀等人離合聚散。而導致家中混亂。後來敗給織田信長的畿內平定軍,逃亡之後去向不明。

三好政康(一門)

列傳:三好家臣,三好三人眾之一。和松永久秀一起殺害了將軍足利義輝。敗給織田信長的畿內平定軍,爾後逃亡。後來為豐臣家效力,在大阪夏之陣中陣亡。

三好康長(一門)

列傳:三好家臣。長慶的叔父,自稱“笑岩”。敗給織田信長的上洛軍,成為其臣下。引誘了許多阿波、贊歧的國眾加入織田家。本能寺之變後追隨豐臣秀吉。

藤澤賴親(家臣)

列傳:信濃豪族。福與城主。敗給武田軍後依附于小笠原家,小笠原家滅亡後在各國流浪。後來雖回到了伊那穀,卻收到從屬於德川家的豪族的攻擊,最終滅亡。

岩成友通(城主)

列傳:三好家臣,三好三人眾之一。獲得與三好家一族相同的禮遇。響應足利義昭將軍的舉兵,而據守山城澱城。但是遭到細川藤孝等人的攻擊,敗戰身亡

安井道頓(家臣)

列傳:大阪人。剃髮自稱道頓。因挖掘大阪城外壕之功績而被豐臣秀吉任命為開拓道頓掘。以豐臣軍的名分參加大阪之陣而戰死。

遊佐信教(家臣)

列傳:畠山家臣,長教之子,單人河內守護代。將主公高政放逐到紀伊,並擁立了高政之弟昭高。雖然之後還計畫暗殺昭高,但是卻被織田信長殺害。

和久宗是(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進攻小田原時曾說服伊達政宗參戰。秀吉逝世後,仕于伊達家,但大阪之陣開始後即返回豐臣家。身著白衣沖入敵陣戰死。

十河存春(城主)

列傳:贊歧的豪族。生存於大永至享錄年間。由於其子金光早逝,所以收三好元長的四子一存當為養子。十河家是支配贊歧山田郡的植田家的分族。

十河一存(一門)

列傳:三好家臣,三好元長的四子,繼承了十河家成為十河城主。以家中頭號的猛將而聞名,綽號“鬼十河”。前往有馬權現參拜的途中墮馬而死。

香西元成(家臣)

列傳:細川家臣。在三好長慶流放主公晴元之後,為了恢復政權而戰。援護波多野晴通,並擊敗松永久秀。留有諸多事蹟,非常活躍,但是在和三好家交戰時戰死。

三好實休(城主)

列傳:三好家臣,元長的次子,兄長長慶入主畿內後,他則負責經營本國阿波。作為長慶的左右手,在內政、軍事方面表現活躍。但戰死于和泉久米田會戰。專長茶道。

細川氏綱(家臣)

列傳:河內守護,高屋城主。其兄植長死後繼承家督。在細川晴元與細川氏綱爭鬥時跟隨於氏綱。和三好義賢等人在舍利寺交戰。之後死于紀伊岩室城。

細川真之(家臣)

列傳:持隆之子。其父被三好實休殺害後,又被實休擁立成為阿波勝瑞城主。後來和長宗我部元親一同討伐三好長治,但被長治之弟十河存保打敗後自盡。

大西賴武(城主)

列傳:阿波的豪族,白地城主。稱為出雲守。大西家出身於三好郡大西村。侵略三好郡與贊歧豐田郡等地,並將其以大井莊之名進行統治。與長宗我部軍對戰時戰死。

大西覺養(家臣)

列傳:阿波豪族。白地城主。賴武之子。任職出雲守。據稱,鄰近的重清豐後守被滅之際,被重清家一族伊澤權之進攻擊,戰敗後在願成寺自盡。

安見直政(城主)

列傳:畠山家臣,河內交野城主。擔任河內守護代。將主公高政感到紀伊,擁立了高政之弟昭高。後來投降于織田信長的畿內平定軍,與本願寺作戰。

池田長正(城主)

列傳:攝津的豪族。池田城主,信正之子。父親被細川晴元逼迫切腹後,他繼承了家業。隸屬于三好長慶,曾經與波多野家及河內畠山家的戰鬥中立下過戰功。

荒木村重(家臣)

列傳:池田家臣,有岡城主。雖然仕官于織田家並負責經營攝津,但是聯合本願寺及毛利家發動叛亂,戰敗後逃亡。後來成為茶人,是利休七哲之一。

荒木元清(家臣)

列傳:荒木村重的親族。隨表親村重一同背叛信長,被追至居城花隈城。後得到原諒成為禮臣家臣,但在秀次事件中因連坐遭到流放。

池田勝正(家臣)

列傳:攝津的豪族,池田城主,長正之子。投降于織田信長的畿內平定軍,與伊丹家和織田家一起被成為“攝津三守護”。遭到與三好家私通的一族放逐。

松永久秀(城主)

列傳:三好家臣,有篡奪主家、殺害將軍足利義輝、火燒東大寺大佛殿等事蹟,是罕見的梟雄。後隸屬于織田信長,發動謀反但失敗。與珍藏的茶釜“平蜘蛛”一起炸死。

岡國高(家臣)

列傳:大和的豪族。岡城主。人稱周防守。作為興福寺一乘院方的國民的一人,歸屬松永久秀。1574年,被織田信長討伐。在主家滅亡後殉死。

高山友照(家臣)

列傳:織田家臣,隸屬於荒木村重,擔任高規城主。村重企圖謀反時表示贊成。村重敗走後,投靠越前的柴田勝家。後來在各地流浪。以信仰天主教而聞名。

松永長賴(家臣)

列傳:三好家臣,久秀的弟弟。因其軍事才幹而得以追隨主君長慶,後來在山科七鄉做代官。但被丹波黑井城主赤井直正擊敗,並戰死。

松永久通(家臣)

列傳:三好家臣,大和多聞山城主,久秀之子。追隨父親,參與了謀殺將軍足利義輝等行動。後來隸屬于織田信長。與父親一同謀反但是失敗,最後自盡身亡。

結城忠正(家臣)

列傳:松永家臣。起初受主君·久秀之名壓制基督教,但被日本傳教士洛林索感化。不久後接受洗禮。成為畿內強有力的基督教擁護者。

十市遠勝(城主)

列傳:大和的國眾。遠忠之子。雖然所屬于筒井家,但卻投降于松永久秀。三好三人眾和久秀對立時,投靠三好家而引起內部分裂。之後在久秀的強攻下,被迫投降。

高原次利(城主)

列傳:贊歧的豪族,世代領有直島、男木島、女木島等地。豐臣秀吉攻擊備中高松城之際,擔任海陸嚮導的工作。後來在備前兒島郡增加了俸祿。

羽床資載(家臣)

列傳:贊歧的豪族,羽床城主。招致長宗我部元親的攻擊,聽從元親的勸告,以次子資吉為人質投降了。進攻十河存保的居城贊歧十河城的時候病逝。

香川之景(城主)

列傳:細川家臣,天霧城主。主家沒落後投靠三好家。雖然與織田信長串通,但是卻投降于長宗我部元親的贊歧侵襲軍。收元親的次子親和為養子並讓出家業。

安宅冬康(城主)

列傳:三好家臣,三好元長的三子,繼承安宅家,長官淡路水軍。幫助兄長三好長慶,表現活躍。但是由於兄長聽信松永久秀的讒言,因而被殺害。精通詩歌書法及茶道。

安富盛方(家臣)

列傳:贊歧豪族,雨瀧城主。安富家是與香川、香西、奈良家並稱“西川四天王”的名門望族。細川家衰落後投至大內家,與鄰近的寒川家相爭。

小笠原成助(城主)

列傳:三好家臣,一宮城主。娶主公長慶之妹為妻。雖然在和泉久米田會戰中敗北,但卻整頓軍隊從容撤退,頗得讚賞。後來被長宗我部元親所殺。

茨木長隆(家臣)

列傳:細川家臣。討伐管領細川高國。消滅了三好元長,鎮壓了京都的法華一揆,在各地都有所活躍。因三好政長在攝津江口合戰中戰死而沒落。

筱原長房(城主)

列傳:三好家臣,制定名為《新加制式》的分國法,成為主家經營領國的基礎。雖然地位僅次於三好三人眾,但是主公長治聽信了同族筱原自遁的讒言,將其殺害。

北條家(1554年)

北條家概述

大名:北條氏康

大名簡介:是日本戰國時代的武將、大名,以傑出的軍事及政治才能聞名於世;世稱“左京大夫”、”相模守“(律令制官位)。他是後北條氏第三代當主,領導北條家與關東管領上杉氏、甲斐武田氏等勢力爭鬥,鞏固了該家在關東地方的霸業。

國力:第2位

據點:13

武將:36

志:祿壽應穩、所領役帳、目安箱


北條家勢力版圖


北條家政策

賺錢令·一:通暢商圈收入上升·小。

座商人優遇:特殊商圈收入上升·小。

小荷馱隊·一:兵糧消費量減少·小。

小荷馱隊·二:兵糧消費量減少·中。

農兵重用·一:農兵募兵速度上升·小。

農兵重用·二:農兵募兵速度上升·中。

精銳農兵:農兵戰鬥力上升。

竹束:對鐵炮防禦上升·小。

搔盾牛:對鐵炮防禦上升·中。

逆茂木:對騎馬防禦上升·小。

馬防柵:對騎馬防禦上升·中。

斥候配備:部隊視界擴大·小。

一番槍:部隊初擊強化。

陣太鼓:部隊士氣上升·中。

足輕重用·一:足輕募兵速度上升·小。

足輕重用·二:足輕募兵速度上升·中。

精銳足輕:足輕戰鬥力上升。

高速行軍·一:部隊移動速度上升·小。

高速行軍·二:部隊移動速度上升·中。

幹殺·一:包圍時敵兵糧草減少·小。

戰法提案·一:優勢時提案率上升·中。

反間計:低忠誠敵士氣低下·小。

交涉術·一:外交交涉有利·小。

奏者親善·一:親善效果上升·小。

方策考案·一:方策提案準確率上升·小。

評定活性·一:良意見提案率上升·小。

大名發言:大名評定發言。

農地擴張·一:農地最大值上升·小。

指出檢地:兵糧收入增加·小。

灌溉支援·一:灌溉效果上升·小。

灌溉支援·二:灌溉效果上升·中。

開墾支援·一:開墾效果上升·小。

開墾支援·二:開墾效果上升·中。

免役推進·一:勞役免除效果上升·小。

北條家據點

國府台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1100、人口7832、民忠51、耐久2500、強度D

本佐倉城(前線):武將2、兵數1600、人口10505、民忠51、耐久4500、強度C

森山城(前線):武將3、兵數1200、人口7692、民忠51、耐久4000、強度C

江戶城(前線):武將3、兵數1200、人口7828、民忠53、耐久7000、強度A

忍城(非前線):武將3、兵數1200、人口7864、民忠51、耐久5500、強度B

河越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900、人口12094、民忠51、耐久5500、強度B

八王子城(非前線):武將5、兵數1200、人口8049、民忠51、耐久4500、強度C

缽形城(前線):武將1、兵數1200、人口7692、民忠51、耐久4000、強度C

小田原城(非前線):武將5、兵數2400、人口15149、民忠55、耐久9000、強度S

玉繩城(前線):武將4、兵數1500、人口9851、民忠51、耐久4500、強度C

三崎城(前線):武將2、兵數700、人口8583、民忠51、耐久2500、強度D

下田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1000、人口6566、民忠53、耐久2500、強度D

韭山城(非前線):武將4、兵數1800、人口11652、民忠51、耐久4500、強度C


北條家商圈

森山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下總、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6、資源未知。

忍商圈(城下商圈):位置武藏、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9、資源未知。

河越商圈(城下商圈):位置武藏、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9、資源未知。

江湖商圈(城下商圈):位置武藏、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70、資源漁港。

八王子商圈(城下商圈):位置武藏、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資源未知。

玉繩商圈(城下商圈):位置相模、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0、資源未知。

鐮倉商圈(特殊商圈):位置相模、發展度100%、自家影響力0%、自家收入600、資源商業港。

三崎商圈(城下商圈):位置相模、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6、資源漁港。

小田原商圈(城下商圈):位置相模、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70、資源商業港。

下田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伊豆、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4、資源漁港。

修善寺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伊豆、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93、資源礦山。

韭山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伊豆、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62、資源商未知。

國府台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下總、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資源未知。

本佐倉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下總、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0%、自家收入31、資源商業港。

缽形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武藏、發展度12%、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資源漁港。

北條家武將

北條氏康(大名)

列傳:後北條家第3代當主,氏綱的嫡子,世稱相模守。與武田信玄、上杉謙信等強豪分庭抗禮,建立了關東第一大國。智勇兼備的名將,以戰國時期代第一民政家而聞名。

北條氏政(一門)

列傳:後北條家第4代當主,氏康的嫡子。得到優秀的弟弟們以及家臣團的支援,於是確保了北條家的地位。對抗豐臣秀吉和小田原征伐軍失敗而自裁。

狩野泰光(家臣)

列傳:北條家臣。仕為氏康之代。作為馬回眾有所建樹。也有小田原征伐之時,在八王子與前田上杉軍戰死的狩野一庵宗圓為同一人的說法。

多目元忠(家臣)

列傳:北條家臣,北條氏康的軍師。率領北條五色備中的“黑備”。在河越夜戰為了喚回過於深入追敵的北條氏康,擅自下達全軍撤退的號令,因而救了氏康。

風魔小太郎(家臣)

列傳:相州風魔之裡的頭領。為收集情報及擾亂敵方而多方奔走,暗中協助北條家的政略。傳聞此人身長七尺二寸,努睛突眼,有四根獠牙,形貌甚是恐怖。

大道寺盛昌(城主)

列傳:北條家臣,歷任鐮倉代官、河越城代。大道寺家在北條家中被稱為“禦由緒家”,與北條早雲一同前赴駿河的太郎(發專)為其始祖。

大道寺政繁(家臣)

列傳:北條家臣,盛昌之子。發揮行政方面的才能,給河越城帶來了繁榮。投降于豐臣秀吉的小田原征伐軍。雖負責帶路,但卻被秀吉逼迫自盡。

富永直勝(城主)

列傳:北條家臣,率領北條五色備中的“青備”。被喻為是領受一門以外之最高俸祿者。在第二次國府台會戰時擔任前鋒,但受到了裡見義弘的反擊而戰死。

安藤良整(家臣)

列傳:北條家臣,負責擔任出納方面的奉行,是家中政務之中心人物。他提出了北條家領國的公定升“安騰升”,對主家的發展貢獻極大。

笠原信為(家臣)

列傳:北條家臣。康勝之父。從仕早雲代的老臣,伊豆眾的首領。擔任代替氏綱做小機城的城代的任務,率領武藏南部豪族的組織的小機眾。

笠原康勝(家臣)

列傳:北條家臣。稱為能登守。笠原家父信為之時為北條家所屬。1554年與今川家的加島合戰中,與擔任北條氏繁先陣的職務。

北條綱成(城主)

列傳:北條家臣,福島正成之子。父親死後投靠於北條氏綱,迎娶氏綱之女而稱為北條一門。在河越會戰等戰役中表現活躍,其旗號被稱為“地黃八幡”,令人畏懼。

北條綱高(一門)

列傳:北條家臣。率領“北條五色備”中的赤備的勇將。初名為種政,後北條氏綱在攻打上杉朝定的時候立下大功,給予氏綱的“綱”為名。

北條氏繁(家臣)

列傳:北條家臣,綱成之子。家中頭號猛將,武勇優秀,不在其父之下。單人玉繩城主,擊退上杉謙信的關東侵襲軍等,屢立戰功。在下總飯沼城中病逝。

間宮康俊(家臣)

列傳:北條家臣。信高之父。率領伊豆水軍仕於裡見家。小田原征伐中,於山中城奮戰,最終戰死。據說戰死之前,為了不露出白髮而曾將頭髮染黑。

高城胤吉(城主)

列傳:原家家臣,高城家是千葉一族,是原家軍事部門的重臣。建築了小金城作為居城。第一次國府台會戰的時候,屬於北條家,英勇奮戰,討伐了父親與兄長的敵人。

梶原景宗(城主)

列傳:北條家臣,被北條氏康從紀伊召喚而來,帶領水軍。在與裡見家的會戰中相當活躍。主家滅亡後,跟隨舊主氏直前往高野山。氏直死後,便回到紀伊。

遠山綱景(家臣)

列傳:北條家臣,江戶眾首席,擅長風雅之事。請連歌師宗牧到居城江戶城,舉行連歌會。第二次國府台會戰擔任先鋒與裡見軍激戰,最後葬身沙場。

千葉胤富(城主)

列傳:千葉家第27代當主,昌胤的次子。周邊的佐竹家、裡見家都與上杉家聯合,他卻與北條家聯合。招致上杉結城聯軍的攻擊,但是成功地將他們擊退。

千葉親胤(家臣)

列傳:千葉家第26代當主,利胤的嫡男。父親死後繼承家業。母親是北條氏康之女。由於與北條家的對抗的想法,氏康把他關進並殺害。

原胤清(家臣)

列傳:千葉家臣。擔任筆頭家老的職務。一貫為親北條家的立場,第一次國府台會戰之際,從屬於北條軍。聽說與反北條的君主親胤被暗殺有一定聯繫。

原胤貞(城主)

列傳:千葉家臣。胤清之子。生實城主,執行臼井家的家政。一度被裡見家奪去居城,但是後來又奪了回來。

原胤榮(家臣)

列傳:千葉家臣。胤貞的嫡子,為利胤、親胤效力。據說和主家有同等的勢力。後來與主家一起從屬了北條家,成為臼井眾的首席家臣。

上田朝直(城主)

列傳:扇穀上杉家家臣。投降于北條家的武藏侵襲軍後為北條家效力。擔任別國眾成為松山城主,實行自立,不受主家束縛。

上田憲定(家臣)

列傳:北條家臣,朝直的次子。和父親、兄長長則一樣,努力經營松山城。豐臣秀吉征伐小田原時,他守衛小田原城。城池陷落後下落不明。

上田政廣(家臣)

列傳:扇穀上杉家家臣。朝直之父。松山城主。曾藏匿在河越城合戰中戰敗逃走的上杉朝定,但後來投降了北條家。在於上杉謙信的戰爭中戰死。

成田長泰(城主)

列傳:山內上杉家臣,忍城城主,下總守。主家滅亡後,臣屬於上杉謙信。在謙信參拜鶴崗八幡宮時惹謙信大怒,因而背叛,此後臣屬於北條家。

小田朝興(家臣)

列傳:成田家臣。成田親泰的次男。繼承了騎西城主小田家的家業。兄長長泰背叛上杉謙信的時候被謙信奪走居城。後來為兄長奪回了騎西城。

成田泰季(家臣)

列傳:成田家臣親泰之子。擔任忍城城代。1566年,兄長長泰宣佈將家督讓給長泰之次男即長忠之際,聯合其他重臣反對此事。

北條幻庵(城主)

列傳:北條家臣,早雲的三子,為北條家五代效力。擔任箱根權現的第40世別當。主公氏康之女嫁到吉良家的時候,他贈予了親自撰寫的禮儀書《幻庵心得》。

北條氏堯(一門)

列傳:北條家臣。氏綱之子。上杉謙信在關東進出之時進入了河越城,固受城池之末防禦被攻破。與伊達家的外交比較活躍。

石卷康敬(家臣)

列傳:北條家臣,禦馬回眾之一,擔任會議眾。主公氏直反對上洛的時候,他為了辯解去見豐臣秀吉。主家滅亡後,他為德川家效力。

板部岡江雪齋(家臣)

列傳:北條家臣,擔任右筆會議眾。與德川家康的講和交涉、與豐臣秀吉的調停等等,在外交方面發揮才能。主家滅亡後,為秀吉效力。

大石定久(家臣)

列傳:扇穀上杉家家臣,大石家的祖先是曾義仲的兒子義宗,曾擔任武藏守護代一職。在主家滅亡後投降北條家,把家督位置讓給北條氏康次子氏照後就隱退了。

清水康英(城主)

列傳:北條家臣,伊豆眾首席。作為氏康的親信,在各地立下戰功。豐臣秀吉征伐小田原的時候,他守衛下田城,與豐臣水軍激戰,最後投降。

藤田康邦(城主)

列傳:山內上杉家臣,屬於武藏七黨之一的豬俁黨。河越夜戰時,敗於北條氏康而投降。並讓氏康的三子氏邦成為女婿而讓出家督,隱居後被稱為土康邦。

今川家(1554年)

今川家概述

大名:今川義元

大名簡介:作為駿河守護今川氏親的五子,年幼出家的義元在兄長氏輝暴斃後,借生母壽桂尼和軍師太原雪齋之力奪取家督繼承權(史稱花倉之亂),後於第二次小豆阪合戰大敗“尾張之虎”織田信秀,一舉囊括遠江和三河。

他對內頒佈《今川假名目錄》,對外構築今川、武田和北條的善德寺三國同盟,一手締造了今川氏的巔峰時代,卻意外在上洛(進京稱霸)中途于尾張國桶狹間遭織田信長奇襲身亡。桶狹間合戰由此成為戰國時代的轉折,東日本最大勢力今川氏一蹶不振。

國力:第3位

據點:13

武將:42

志:獨立獨步、今川假各目錄、公家招致


今川家勢力版圖


今川家政策

賺錢令·一:通暢商圈收入上升·小。

座商人優遇:特殊商圈收入上升·小。

小荷馱隊·一:兵糧消費量減少·小。

竹束:對鐵炮防禦上升·小。

搔盾牛:對鐵炮防禦上升·中。

逆茂木:對騎馬防禦上升·小。

馬防柵:對騎馬防禦上升·中。

精銳足輕:足輕戰鬥力上升。

高速行軍·一:部隊移動速度上升·小。

戰法提案·一:優勢時提案率上升·中。

交涉術·一:外交交涉有利·小。

合從策:自陣營參戰率上升·小。

恭順外交:大勢力交涉有利·中。

城內調略·一:敵降服率上升·小。

奏者親善·一:親善效果上升·小。

奏者親善·二:親善效果上升·中。

方策考案·一:方策提案準確率上升·小。

方策考案·二:方策提案準確率上升·中。

評定活性·一:良意見提案率上升·小。

評定活性·二:良意見提案率上升·中。

大名發言:大名評定發言。

宿老尊重·一:古參施策力增加·小。

宿老尊重·二:古參施策力增加·中。

新參拔擢·一:新參施策力增加·小。

新參拔擢·二:新參施策力增加·中。

農地擴張·一:農地最大值上升·小。

農地擴張·二:農地最大值上升·中。

農地擴張·三:農地最大值上升·大。

指出檢地:兵糧收入增加·小。

灌溉支援·一:灌溉效果上升·小。

開墾支援·一:開墾效果上升·小。

開墾支援·二:開墾效果上升·中。

今川家據點

蒲原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300、人口8381、民忠51、耐久3000、強度D

駿府城(非前線):武將9、兵數2000、人口12627、民忠51、耐久4000、強度C

井伊穀城(非前線):武將6、兵數1100、人口6907、民忠51、耐久4500、強度C

犬居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000、人口6698、民忠51、耐久3000、強度D

掛川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1200、人口8003、民忠51、耐久5500、強度B

小山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1300、人口8326、民忠53、耐久2500、強度D

引馬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1300、人口12378、民忠51、耐久4000、強度C

岡崎城(前線):武將7、兵數2000、人口12573、民忠53、耐久5500、強度B

刈穀城(前線):武將1、兵數1400、人口9217、民忠51、耐久4000、強度C

長筱城(前線):武將5、兵數900、人口6016、民忠51、耐久5500、強度B

吉田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000、人口6648、民忠51、耐久4000、強度C

遝掛城(前線):武將3、兵數700、人口7275、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鳴海城(前線):武將2、兵數700、人口8507、民忠52、耐久2500、強度D


今川家商圈

駿府商圈(城下商圈):位置駿河、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01、資源馬產地。

島田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駿河、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4、資源未知。

掛川商圈(城下商圈):位置遠江、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4、資源未知。

濱松商圈(城下商圈):位置遠江、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62、資源未知。

諏訪原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遠江、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0%、自家收入54、資源未知。

岡崎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三河、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78、資源未知。

刈谷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三河、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70、資源未知。

吉田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三河、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62、資源未知。

鳴海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尾張、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資源未知。

犬居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遠江、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資源未知。

井伊谷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遠江、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資源未知。

蒲原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駿河、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資源未知。

小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遠江、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資源未知。

長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三河、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資源未知。

遝掛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尾張、發展度15%、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資源未知。

今川家武將

今川義元(大名)

列傳:駿河的戰國大名,人稱東海道第一弓,擊敗其異母兄弟玄廣惠探繼承家督之位。甲相駿三國同盟建立後再無後顧之憂,上洛途中因大意,遭到織田信長奇襲而戰死。

今川氏真(一門)

列傳:駿河的戰國大名。義元的嫡男。其父死後繼承了家督之位。但沉迷于蹴鞠與和歌,不理政事,最終被德川家康與武田信玄趕出了自己的領國。

瀬名氏俊(一門)

列傳:今川的家臣,氏貞之子。別名貞綱。桶狹間之戰中擔任先手侍大將的職務,只是作為先鋒對進入,首先向大高城進發,並不參與本戰。

伊丹康直(家臣)

列傳:今川的家臣,伊丹城主雅興之子,幼年時逃亡至駿河,仕官於今川家。在氏貞時代擔任海賊奉行。主家滅亡後則在武田家、德川家底下擔任船奉行。

岡部親綱(家臣)

列傳:今川的家臣,在主君氏輝死後,因後繼者問題而發生的花倉之亂中,跟隨梅嶽承芳(今川義元)。有著攻陷方上城等戰績,十分地活躍。

葛山氏元(家臣)

列傳:今川的家臣,葛山城主。減免家臣的年貢、保護領地內神社寺廟等等,在自己領地內實施獨自的政策。主家滅亡後沒落了,武田信玄的六子氏貞繼承了家業。

吉良義安(家臣)

列傳:三河吉良家13代當家。義堯之子。兄長義鄉去世得早,因此繼承了家業。後來敗於今川家,駿府也被帶走。松平元康成年之時擔任理髮役。

太原雪齋(家臣)

列傳:今川家臣,擔任執權、軍事。小豆阪會戰中打敗織田軍,促成甲相駿三國同盟等,對主家的政治、文化、經濟、軍事、外交各方面都作出了重要貢獻。

朝比奈太能(城主)

列傳:今川家臣,擔任掛川城主。1548年的小豆阪會戰中輔佐太原雪齋打敗織田信秀的大軍等,作為今川家的西方侵襲軍的先鋒表現活躍。

松平元康(城主)

列傳:江戶幕府的創始人,廣忠之子。桶狹間會戰後自立。通過與織田家同盟並加入豐臣家來擴大勢力。關原會戰中取得勝利,成為江戶幕府第一代征夷大將軍。

關口氏廣(一門)

列傳:今川家臣,瀬名氏俊之子。擔任用宗城主。娶今川義元之妹為妻。女兒瀨名(築山殿)嫁給德川家康。後來奉其主氏真之名,被迫自盡。

久能宗能(家臣)

列傳:今川家臣,久能城主。主家滅亡前,經由德川家臣高力清長介紹,改投家康。家康關東入國之時,成為佐倉城主,後來則又回到久能城。

高力清長(家臣)

列傳:德川家臣,自駿府時代便是跟隨家康的老將。參與多次激戰,對敵人寬大,清廉實直的樣子被稱為“佛高力”關原之戰後隱居。

酒井忠次(家臣)

列傳:德川四天王的首席,德川家的元老功臣。擔任過主公家康的養育工作。家康長大後,他率領東三河眾轉戰各地,立下許多軍功。豐臣秀吉也稱讚過其器量。

鳥居元忠(家臣)

列傳:德川家臣,關原會戰的時候受主公家康之命守衛伏見城,經過13天的攻防,元忠與三百多名將士最終切腹自盡。其忠節被稱讚為“三河武士之監”。

長阪信政(家臣)

列傳:松平家臣,通稱為九郎。仕官于清康、廣忠、家康3代。因為在和織田家展開的多次戰役裡立下了許多戰功,清康給他起了個“血槍九郎”的綽號。

井伊直盛(城主)

列傳:今川家臣,井伊穀城主。呼應斯波家臣大河內貞綱而在三嶽城守城不出,但最後因受到朝比奈泰以軍的攻擊而破城。其後歸屬於今川家。戰死於桶狹間會戰。

近藤康用(家臣)

列傳:德川家臣。井伊穀三人眾之一。家康攻略遠江之際,從今川家離反。戰傷造成步行困難但是給武田家造就了很大的戰功。

菅沼忠久(家臣)

列傳:今川家臣。井伊谷三人中之一。桶狹間之戰今川義元這戰死後,接受了德川家的菅沼定盈的勸誘。後來成了井伊直政被官。

鈴木重時(家臣)

列傳:今川家臣。井伊穀三人眾之一。桶狹間之戰後,家康獨立,鈴木重時接受了女婿菅沼忠久的勸誘投靠了德川家。在攻打遠江攻時受到反攻而戰死。

新野親矩(家臣)

列傳:今川家臣。井伊直虎的伯父。井伊家當主直親被謀殺時,保護了其子直政。被認為是戒酒了井伊家歷史上最大的危機。在遠州錯亂中戰死。

朝比奈信置(城主)

列傳:今川家臣,小豆阪會戰等行動中立下了戰功。主家滅亡後為武田信玄效力,成為駿河先方眾。武田家滅亡時,居城庵原館遭到攻擊,最後戰敗自盡。

岡部元信(家臣)

列傳:今川家臣,桶狹間會戰中把主公義元的首級帶回了駿河。主家滅亡後投靠武田家,並成為高天神城主。其後被德川家康攻陷城池,戰死沙場。

飯尾連龍(城主)

列傳:今川家臣,引馬城主。桶狹間會戰後倒戈投效德川家,因此招來主公氏真的攻擊並且戰敗,其後雙方講和。後來被氏真召到駿府城,並遭到殺害。

飯尾乘連(家臣)

列傳:今川家臣。賢連之子。被稱為豐前守。作為羽柴秀吉的最初的主君被知曉,作為松下加兵衛的騎兵來投靠。桶狹間合戰中從軍戰死。

安倍元真(城主)

列傳:今川家臣。和岡部正綱一起守衛主家的居城君府城,但是敗給了武田信玄的駿河侵襲軍,撤退到本貫地安倍。以後屬於德川家,在各地與武田軍作戰。

朝比奈泰朝(城主)

列傳:今川家臣,泰能之子,今川家兩大支柱之一。把被趕出駿河的主公氏真接到了居城掛川城,與德川軍作戰。經5個月的防守,終於開城投降,與氏真一起逃亡相模。

大久保忠世(城主)

列傳:德川家臣,忠員的長子。參加過三方原、長筱等多場會戰,其中憑藉著勇敢的性格創下戰功。織田信長和豐臣秀吉也給予了軍政全才的高度的評價。

大久保忠員(家臣)

列傳:德川家臣,和兄忠俊一起盡力讓主君廣忠回歸岡崎城,攻打蟹江城時也十分活躍。在三河一向一揆爆發之時,和其一族在上和田砦固守城池,與一揆勢力交戰。

大久保忠佐(家臣)

列傳:德川家臣,忠員的次子。與兄長忠世一起在各地屢立戰功。其剛勇連織田信長也讚賞不已。關原會戰後,領受駿河沼津二萬石俸祿,並擔任藩主。

大久保忠俊(家臣)

列傳:德川家臣,竭力使其主君廣忠回歸岡崎城。在三河暴發一向一揆的時候,有助主君家康擊破一揆勢力等戰功。從主家的艱困時代,就一直支持著主公的忠臣。

本多重次(家臣)

列傳:德川家臣,擔任岡崎奉行,外號“鬼作左”,“三河三奉行”之一。豐臣秀吉之母大政所成為德川家人質的時候,因為過於怠慢而得罪了秀吉,被幽禁處分。

石川數正(城主)

列傳:德川家臣,擔任家老。率領西三河眾,表現出色。小牧長久手會戰後投奔豐臣家。因此德川家將三河以來的軍制改成了武田流。于岡山之戰戰死。

石川家成(家臣)

列傳:德川家臣,數正的叔父。在三河一向起義平定戰役中立下戰功。今川家滅亡後,就任掛川城主。晚年領受美濃大垣5萬石俸祿,對家康的忠誠受到很高的評價。

鵜殿長持(城主)

列傳:今川家臣,上之鄉城主。娶今川義元之妹為妻。鵜殿家為藤原實方後裔,據說鐮倉時代被拔擢為紀伊新宮的別當之子,統領西郡(蒲郡)。

鵜殿長照(家臣)

列傳:今川家臣,長赤之子。桶狹間會戰後,三河的武將紛紛加入德川家,他是唯一留在今川家的。因此受到以平定三河為目標的德川軍攻擊,戰敗身亡。

奧平貞能(家臣)

列傳:今川家臣,桶狹間之戰後,改仕德川家。曾參與攻打掛川城以及姊川會戰。曾投靠武田信玄,信玄死後改投德川家。活躍于長筱之戰。

天野景貫(城主)

列傳:今川家臣,犬居城主。田原本宿會戰中立下軍功。主家滅亡後投奔武田家,並與德川家作戰。武田家滅亡後隸屬北條家,在和佐竹家的戰役中立下功績。

奧平貞勝(家臣)

列傳:三河的豪族,貞能、貞能之父。最初為松平氏所屬,根據今川、織田、德川、武田的時勢轉變主家,使家名得以續存。武田滅亡之後,歸順於德川。

水野信元(城主)

列傳:三河的豪族。刈穀城主。早起就與信長建立了良好的關係,為清州同盟的仲介。姊川、三方原之戰比較活躍,懷疑與武田內通被殺。

壽桂尼(姬)

列傳:今川氏親的正室。今川氏輝、義元字母。繼輔佐承家業後的氏輝。被稱作戰國女大名。作為義元、氏真之代干預政治相關。

賴名姬(姬)

列傳:今川義元的養女。築山殿(別稱,德川家康的正室)。嫁給了德川家康。桶狹間合戰後,丈夫與織田信長結成同盟,因此夫妻不和。因被懷疑私通武田家,被丈夫所殺。

井伊直虎(姬)

列傳:今川家臣,直盛的女兒,友“女地頭”的稱呼。因為井伊家當主接二連三死亡沒有男性繼承,而成為當主。終身未嫁,之後收井伊直政為養子,讓他繼承家業。

長尾家(1560年)

長尾家概述

大名:長尾景虎(又名:上杉謙信)

大名簡介: 日本戰國時代名將。越後國守護代長尾為景幼子,幼名虎千代,成年後稱長尾景虎。由於繼承了關東管領“上杉”姓氏,並先後得到關東管領上杉憲政和將軍足利義輝的賜名,故又稱上杉政虎、上杉輝虎。天文十七年(1548年)十二月,上杉謙信作為長尾晴景的養子繼承家督和守護代職。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上杉謙信開始進軍關東,翌年爆發了對武田氏的第一次川中島合戰。

武田信玄在弘治元年(1555年)第二次大舉進兵川中島,兩雄對峙了一百五十多天。弘治三年(1557年),武田軍進逼栃尾城,第三次川中島合戰爆發,但無果。

同年,關東管領上杉憲政將關東管領職、系圖、重寶等一起轉讓給了上杉謙信。永祿四年(1561年)爆發了與武田氏的第四次川中島合戰。元龜三年(1572年),武田信玄突然病死於進京途中。

死前曾囑勝賴與上杉謙信修好,並以為依託。天正五年(1577年),上杉謙信平定了越中最後的幾個據點,並順勢掃平了能登除七尾城以外的所有地方。

天正六年(1578年)正月,上杉謙信下達了關東征討的總動員令。即將出陣前的三月九日,因飲酒過量而造成腦溢血,三月十三日(4月29日)去世,年僅49歲。

官位為“從五位下彈正少弼”,死後由明治天皇追贈從二位。因其軍事建樹,後世又稱為軍神、“越後之龍”。

國力:第1位

據點:17

武將:53

志:義戰、毘沙天門、天下靜謐


長尾家勢力版圖


長尾家政策

賺錢令·一:通暢商圈收入上升·小。

座商人優遇:特殊商圈收入上升·小。

小荷馱隊·一:兵糧消費量減少·小。

農兵重用·一:農兵募兵速度上升·小。

幹殺·一:包圍時敵兵糧草減少·小。

精銳農兵:農兵戰鬥力上升。

竹束:對鐵炮防禦上升·小。

搔盾牛:對鐵炮防禦上升·中。

逆茂木:對騎馬防禦上升·小。

馬防柵:對騎馬防禦上升·中。

斥候配備:部隊視界擴大·小。

精銳足輕:足輕戰鬥力上升。

高速行軍·一:部隊移動速度上升·小。

戰法提案·一:優勢時提案率上升·中。

陣太鼓:部隊士氣上升·中。

足輕重用·一:足輕募兵速度上升·小。

反間計:低忠誠敵士氣低下·小。

戰意高昂:最大戰意上升·大。

交涉術·一:外交交涉有利·小。

交涉術·二:外交交涉有利·中。

合從策:自陣營參戰率上升·小。

連衡策:自陣營參戰率上升·中。

奏者親善·一:親善效果上升·小。

奏者親善·二:親善效果上升·中。

方策考案·一:方策提案準確率上升·小。

城內調略·一:敵降服率上升·小。

城內調略·二:敵降服率上升·中。

城內調略·三:敵降服率上升·大。

評定活性·一:良意見提案率上升·小。

宿老尊重·一:古參施策力增加·小。

大名發言:大名評定發言。

新參拔擢·一:新參施策力增加·小。

農地擴張·一:農地最大值上升·小。

指出檢地:兵糧收入增加·小。

灌溉支援·一:灌溉效果上升·小。

開墾支援·一:開墾效果上升·小。

免役推進·一:勞役免除效果上升·小。

長尾家據點

廄橋城(前線):武將1、兵數1100、人口7400、民忠51、耐久4000、強度C

沼田城(前線):武將4、兵數1000、人口6846、民忠51、耐久4000、強度C

岩付城(前線):武將3、兵數1000、人口6702、民忠51、耐久5500、強度B

忍城(前線):武將5、兵數1200、人口8024、民忠51、耐久5500、強度B

飯山城(前線):武將3、兵數800、人口5496、民忠51、耐久2500、強度D

雜太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200、人口7980、民忠51、耐久2500、強度D

春日山城(前線):武將10、兵數1700、人口10718、民忠51、耐久7500、強度A

北條城(非前線):武將3、兵數1200、人口7337、民忠53、耐久3000、強度D

五泉城(前線):武將3、兵數1100、人口6939、民忠51、耐久2500、強度D

阪戶城(前線):武將2、兵數1100、人口6962、民忠51、耐久3000、強度D

新發田城(非前線):武將5、兵數900、人口5969、民忠51、耐久2500、強度D

櫪尾城(前線):武將2、兵數1000、人口6374、民忠51、耐久4500、強度C

根知城(前線):武將2、兵數1000、人口6431、民忠51、耐久2500、強度D

平林城(前線):武將1、兵數1200、人口7843、民忠51、耐久2500、強度D

松代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900、人口5867、民忠51、耐久3000、強度D

與板城(非前線):武將3、兵數1200、人口7692、民忠51、耐久4500、強度C

魚津城(前線):武將3、兵數1000、人口6598、民忠51、耐久5000、強度B


長尾家商圈

廄橋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上野、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5、資源未知。

沼田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上野、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72、資源金山。

忍商圈(城下商圈):位置武藏、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5、資源未知。

岩付商圈(城下商圈):位置武藏、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5、資源未知。

雜太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左渡、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0%、自家收入290、資源銀山。

澤根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左渡、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90、資源金山。

新發田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72、資源未知。

與板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81、資源馬產地。

柏崎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99、資源商業港。

阪戶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72、資源未知。

直江津商圈(特殊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100%、自家影響力0%、自家收入600、資源商業港。

春日山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4、資源未知。

魚津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越中、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99、資源漁港。

飯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信濃、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6、資源未知。

五泉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6、資源未知。

櫪尾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6、資源未知。

北條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6、資源未知。

松代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6、資源未知。

根知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36、資源金山。

平林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18%、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6、資源未知。

長尾家武將

長尾景虎(大名)

列傳:越後的戰國大名,為景的次子,自稱毗沙門天轉世。上杉憲政讓給他關東管領職,而改姓上杉。揭著“毗”字軍旗馳騁於戰場,被人敬為軍神。通稱“越後之龍”。

長尾景直(一門)

列傳:越中豪族。養父康胤死後繼任了家督。在敗給織田信長的越中侵攻軍後,逃往了越後。禦館之亂時支持上杉景虎,戰敗後逃亡,此後侍奉織田家。

甘粕景持(家臣)

列傳:上杉家臣,三條城主,起初名為長重。第四次川中島之戰,作為後衛部隊以及襲擊妻女山武田軍的別動隊而戰鬥。謙信死後輔佐景勝打了很多場勝仗。

上杉憲政(家臣)

列傳:山內上杉家第20代當主。河越會戰中戰敗,喪失了勢力,被北條軍逼迫,逃往越後。將上杉姓氏和關東管領職讓給了長尾景虎。禦館之亂中被上杉景勝殺死。

宇佐美定滿(家臣)

列傳:上杉家臣,據說是越後流軍學的鼻祖。上條定憲之亂時隸屬於上條,但在定憲死後返回上杉家。在參與國政等諸事上表現出眾。與長尾政景乘船遊玩時溺斃。

大石綱元(家臣)

列傳:山內上杉家臣。主家滅亡後,侍奉上杉景勝。景勝改封會津後,成為保原城代。與安田能元、岩井信能共稱會津三奉行。

河田長親(家臣)

列傳:上杉家臣,出身近江。主公謙信上洛的時候,他接受邀請,成為家臣。為主公進攻北陸作出了巨大貢獻。後來成為松倉城主,與織田信長軍作戰。

小島彌太郎(家臣)

列傳:上杉家臣,年幼時即為主公謙信的親信。在川中島會戰中擔任旗本。生性勇猛,人稱“鬼小島”並投以畏懼之情。留下為數不少的傳說。

齋藤朝信(家臣)

列傳:上杉家臣,在川中島會戰與進攻唐澤山時表現活躍,得到“越後的鍾馗”的綽號。禦館之亂時隸屬于上杉景勝。沒有私欲,在行政方面也發揮了優秀的才能。

千阪景親(家臣)

列傳:上杉家臣,越後國針盛城主。上杉謙信死後,禦館之亂中加入上杉景勝。外交方面很活躍,關原合戰中與莊上繁長一起維護了與德川家的和睦。

新發田綱貞(城主)

列傳:上杉家臣,新發田城與五十公野城城主,稱伯耆守。在上條定憲與長尾為景交戰時,最初從屬於長尾方,但是後來倒戈投至上條轉而與長尾軍作戰。

新發田長敦(家臣)

列傳:上杉家臣,新發田城與五十公野城城主,綱貞之子。上條定憲之亂平息後,幫助上條方的過人投靠長尾家。禦館之亂的時候屬於上杉景勝。

竹俁慶綱(家臣)

列傳:上杉家臣。揚北眾之一。侍奉謙信,歷經百戰。禦館之亂時,擔任與支持景勝的武田家進行外交的取次役。作為越中魚津城的守將與織田勢力交戰時被殺。

中條藤資(家臣)

列傳:上杉家臣,揚北眾首領,主公為景與關東管領上杉顯定作戰時候,跟隨為景在各地表現活躍。雖然背叛主家,但是不久即返回。後來參加川中島會戰,受到表彰。

本莊繁長(家臣)

列傳:上杉家臣,村上城主。討伐了叔父小川長資,奪回居城並繼承家業。雖然與武田信玄勾結發動謀反,但是得到主家的寬恕而返回。以後在各地的會戰中效力。

本間高信(城主)

列傳:左渡的豪族。羽茂城主。高季之子。其妻是長尾為景的侄女。永正之亂中,被關東管領上杉顯定所追殺的為景逃到左渡之時,曾暫時藏匿為景。

本間高貞(家臣)

列傳:左渡的豪族。羽茂城主。高信的次男。與上杉家關係良好,但景勝當政後,因爭奪左渡金山而爆發矛盾。逃亡時被抓捕並斬首。

沼田顯泰(城主)

列傳:上野的豪族,建築沼田城作為居城。投降於上杉謙信的關東侵襲軍。後來由於殺死嗣子朝憲並擁立末子景義,招致家臣的反感而被驅逐。

長尾憲景(家臣)

列傳:山內上杉家臣。總社長尾家出身,由於白井長尾家當主景誠被殺,他繼承了家業。主家滅亡後,為上杉謙信效力,謙信死後投靠北條家。

長尾當長(家臣)

列傳:足利長尾家當主,為山內上杉家效力。起初接受了上杉憲當(憲政)的偏諱,取名“當長”。與有良成繁一起作為上杉、北條兩家的仲介人,表現活躍。

沼田佑光(家臣)

列傳:津輕家臣,出身于上野國沼田。雲遊全國修煉武藝時,因為敬佩為信的器量而為其效力,成為其軍師。為主公為信的津輕統一留下許多功績。

長尾政景(城主)

列傳:上杉家臣,房長之子。和父親一起與主家敵對,但是後來和解,娶了主公景虎之姊。此後輔佐景虎,表現活躍,在和宇佐美定滿乘船遊玩時溺斃。

大和田景國(家臣)

列傳:上杉家臣。長尾房長的次男。大井田氏景如贅婿。在上杉謙信的帶領下參與了關東出兵等戰役,非常活躍。後來仕于景勝,突然被命令切腹,自盡身亡。

太田資正(城主)

列傳:扇穀上杉家臣,岩付城主,資賴的次子。主家滅亡後,歸屬於上杉家及佐竹家,終其一生皆在對抗北條家。于豐臣秀吉征伐小田原之際,親訪秀吉的本陣。

太田氏資(家臣)

列傳:北條家臣,岩付城主,資正的嫡子。由於被父親疏遠而懷恨放逐父親和弟弟,進而成為岩付城主。三船山會戰時擔任北條軍殿軍與裡見軍作戰,不幸戰死沙場。

宮城政業(家臣)

列傳:岩付太田家臣。在北條氏政的三子氏房入嗣岩付太田家後,一同歸屬北條家。孫子泰業擔任馬上奉行。主家滅亡後,和主公氏房等人一同隱居于高野山。

成田長泰(城主)

列傳:山內上杉家臣,忍城城主,下總守。主家滅亡後,臣屬於上杉謙信。在謙信參拜鶴岡八幡宮時惹謙信大怒,因而背叛,此後臣屬於北條家。

小田朝興(家臣)

列傳:成田家臣。成田親泰的次男。繼承了騎西城主小田家的家業。兄長長泰背叛上杉謙信的時候被謙信奪走居城。後來為兄長奪換了騎西城。

成田氏長(家臣)

列傳:北條家臣,忍城城主,長泰的嫡子。豐臣秀吉征伐小田原時,守衛小田原城。抵擋住了石田三成的水攻,成功守住居城。主家滅亡後改仕于蒲生氏鄉。

成田長親(家臣)

列傳:北條家臣,泰季的嫡子。在攻打小田原城時,因為忍城代城主的父親死于會戰開始前而擔任防衛指揮。和甲斐姬一同對抗石田三成率領的大軍,守護著忍城。

成田泰季(家臣)

列傳:成田家臣,親泰之子。擔任忍城城代。1566年,兄長長泰宣佈將家督讓給長泰之次男即長忠之際,聯合其他重臣反對此事。

高梨秀政(城主)

列傳:信濃的豪族,政賴之子,屬於上杉家。主公謙信進攻關東時,負責守備謙信的居城春日山城。第四次川中島會戰的時候,擔任上杉軍的先鋒。

島津忠直(家臣)

列傳:信濃的豪族,長沼城主。被武田信玄趕出居城,投靠了上杉謙信,以後為上杉家效力。武田家滅亡後,恢復了舊領地。後來跟隨主家移封到會津。

桃井義孝(家臣)

列傳:上杉家臣。追隨上杉謙信的父親長尾為景,氣候叛變至長尾仇敵上田定憲處。禦館之亂時為援助上杉景虎而進入禦館,因而被殺。

安田長秀(城主)

列傳:上杉家臣,為主公謙信的親信。因為在川中島會戰中表現優異,而獲贈《血染感謝狀》。在禦館之亂時支持上杉景勝。和新發田重家交戰時病故。

傑山雲勝(家臣)

列傳:上杉家的家臣,本莊長樂寺菩提寺的住持。作為本莊繁長的軍事,獻上了許多計策。上杉家從越後被轉封至會津,與繁長一起轉移。

山吉禮守(家臣)

列傳:上杉謙信的旗本,工作類似于秘書官。據說在謙信征戰越中時,幫助景勝守衛了春日山城。擔任家中最高軍職。

本莊實乃(城主)

列傳:上杉家臣,櫪尾城主。主公景虎進入櫪尾城以後,成為親信。景虎第一次上戰場的時候,輔佐景虎。後來景虎繼承了長尾家,他參與政權的核心。

吉江宗信(家臣)

列傳:越後豪族。領地為蒲原郡吉江村。主君謙信死後侍奉景勝,常在轉戰在越中各地。後與將魚津城作為籠城的織田家臣柴田勝家交戰,敗北戰死。

直江景綱(城主)

列傳:上杉家臣,與板城主。受到主公謙信的信賴,擔任親信並在內政和外交方面發揮了出眾的能力。後來從謙信之舊名景虎中拜領一字,由實綱改名為景綱。

長尾景信(家臣)

列傳:上杉家臣,主公謙信就任關東管領之時,和謙信一起改姓上杉。擔任一門眾的中樞並轉戰各地。在禦館之亂中屬於上杉景虎方,戰死沙場。

樋口兼禮(家臣)

列傳:上杉家臣,直峰城主,直江兼續的父親。在上杉家被轉封會津後追隨上杉家。兼續不在的時候上擔任米澤城守將,直到去世。

安田景元(城主)

列傳:上杉家臣,安田城主。上條定憲之亂的時候跟隨長尾為景,表現活躍。將北條高廣謀反的消息稟報直江景綱,並跟隨主公謙信與高廣作戰。

山本寺定長

列傳:越後上杉氏家臣。在上杉氏一族中極受重視。因擔任謙信樣子景虎的監護人,在謙信死後的家督之爭中力挺景虎,戰敗後逃跑。

安田顯元(家臣)

列傳:上杉家臣,安田城主,景元之子。為了防備武田家的侵犯而擔任飯山城主。禦館之亂時支持上杉景勝,並表現活躍。後來因為恩賞問題發生糾紛而自盡。

柿崎景家(城主)

列傳:上杉家臣,被主公謙信喻為“越後七郡中無出其右者”,家中頭號猛將。擔任上杉軍的主力表現活躍,但是被懷疑勾結織田信長而遭到殺害。

椎名康胤(城主)

列傳:越中的豪族,松倉城主。收上杉謙信的堂兄弟長尾景直為養子,而與謙信結盟。可是之後因為和武田家結盟,而遭到謙信攻打並敗北,據說是死于此戰。

小間常光(家臣)

列傳:椎名家臣,小間家是被譽為椎名家棟樑的門第。與神保家、領內的寺社及能登畠山家等有信件往來,主要活躍於外交方面。拜領主君長常的偏諱為名。

土肥政繁(家臣)

列傳:越中豪族。弓莊城主。上杉謙信死後侍奉織田家。後來因再次回到上杉家,被佐佐成政逼至越中。在上杉景勝攻入越中時擔任先鋒。

北條高廣(城主)

列傳:上杉家臣,擔任廄橋城主。負責經營關東等等,表現活躍。受到武田信玄和北條氏康等人的籠絡而屢次發動謀反,但是每每皆得到寬恕而返回主家。

村上義清(城主)

列傳:信濃的豪族,葛尾城主。兩次擊退武田信玄軍,威名遠播。可是敗給真田幸隆的謀略,因而失去居城。最後尋求越後的長尾景虎的庇護。

須田滿親(家臣)

列傳:信濃的豪族,領導了信濃的一向起義。後來為上杉景勝效力,負責平定北陸的一向起義。擔任信濃海津城主,與德川家康的信濃侵襲軍作戰。

色部勝長(城主)

列傳:上杉家臣,平林城主。上條定憲之亂時隸屬於上條家。在川中島會戰中表現活躍而受到了表彰。在圍攻企圖謀反的本莊繁長居城村上城時病逝。

船姬(姬)

列傳:直江兼續的正室。國家成為豐臣的天下後追隨上杉景勝的正室菊姬移居京都,後來又移居兼續的封地米澤。代替病逝的菊姬養育了景勝的兒子定勝。

毛利家(1565年)

毛利家概述

大名:毛利元就

大名簡介: 是日本戰國時代雄踞中國地區的大名,為毛利弘元次子,幼名松壽丸。原姓大江,家系以大江廣元四男毛利季光為祖先,家紋為一文字三星紋。毛利氏僅在元就一代的治下,就成功地從安藝國的一個小豪族躋身為統治十國的西日本第一大勢力,領國石高超過120萬石,人稱“西國第一智將”。

在永正14年(1517年)的有田中井手之戰中,初次上陣的毛利元就以區區千餘眾擊殺武田元繁,由此名震日本。此後,毛利家東克尼子氏,西破大內氏,勢力急劇擴張。最終於“嚴島合戰”中一舉擊敗大內家權臣陶晴賢,日本史學界稱此役為“西國桶狹間”。

繼而攻滅尼子氏,威震關西,並一度染指北九洲。一舉奠定安藝毛利氏的西國霸主地位,而作為毛利家霸業開創者的毛利元就,也被日本民眾視為“戰國謀神”而久久傳頌。

國力:第1位

據點:20

武將:49

志:百萬一心、三支箭、謀神


毛利家勢力版圖


毛利家政策

賺錢令·一:通暢商圈收入上升·小。

座商人優遇:特殊商圈收入上升·小。

小荷馱隊·一:兵糧消費量減少·小。

農兵重用·一:農兵募兵速度上升·小。

幹殺·一:包圍時敵兵糧草減少·小。

精銳農兵:農兵戰鬥力上升。

竹束:對鐵炮防禦上升·小。

搔盾牛:對鐵炮防禦上升·中。

逆茂木:對騎馬防禦上升·小。

馬防柵:對騎馬防禦上升·中。

斥候配備:部隊視界擴大·小。

精銳足輕:足輕戰鬥力上升。

高速行軍·一:部隊移動速度上升·小。

戰法提案·一:優勢時提案率上升·中。

陣太鼓:部隊士氣上升·中。

足輕重用·一:足輕募兵速度上升·小。

反間計:低忠誠敵士氣低下·小。

戰意高昂:最大戰意上升·大。

交涉術·一:外交交涉有利·小。

交涉術·二:外交交涉有利·中。

合從策:自陣營參戰率上升·小。

連衡策:自陣營參戰率上升·中。

奏者親善·一:親善效果上升·小。

奏者親善·二:親善效果上升·中。

方策考案·一:方策提案準確率上升·小。

城內調略·一:敵降服率上升·小。

城內調略·二:敵降服率上升·中。

城內調略·三:敵降服率上升·大。

評定活性·一:良意見提案率上升·小。

宿老尊重·一:古參施策力增加·小。

大名發言:大名評定發言。

新參拔擢·一:新參施策力增加·小。

農地擴張·一:農地最大值上升·小。

指出檢地:兵糧收入增加·小。

灌溉支援·一:灌溉效果上升·小。

開墾支援·一:開墾效果上升·小。

免役推進·一:勞役免除效果上升·小。

毛利家據點

翁山城(前線):武將1、兵數900、人口6210、民忠51、耐久3000、強度D

神邊城(前線):武將4、兵數1200、人口7663、民忠51、耐久4500、強度C

比熊山城(非前線):武將4、兵數1500、人口9649、民忠51、耐久4500、強度C

鏡山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000、人口6693、民忠51、耐久4500、強度C

賀儀城(非前線):武將3、兵數1000、人口6532、民忠51、耐久4500、強度C

佐東銀山城(非前線):武將4、兵數800、人口5589、民忠51、耐久6000、強度B

日野山城(非前線):武將4、兵數1000、人口6472、民忠51、耐久4500、強度C

宮尾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700、人口5103、民忠53、耐久4500、強度C

吉田郡山城(非前線):武將5、兵數1500、人口9529、民忠51、耐久6000、強度B

高嶺城(前線):武將2、兵數1900、人口11950、民忠51、耐久4500、強度C

周防高森城(非前線):武將3、兵數1300、人口8503、民忠51、耐久3000、強度D

德山城(前線):武將1、兵數1300、人口8735、民忠51、耐久4000、強度C

清末城(前線):武將1、兵數1200、人口7634、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指月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1700、人口11035、民忠50、耐久4000、強度C

羽衣石城(非前線):武將3、兵數700、人口5989、民忠53、耐久3000、強度D

八橋城(前線):武將3、兵數1700、人口11104、民忠51、耐久4000、強度C

新山城(前線):武將2、兵數1100、人口7364、民忠50、耐久4000、強度C

三刀屋城(前線):武將2、兵數1400、人口9259、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髙津屋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200、人口8022、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山吹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1500、人口9590、民忠50、耐久4500、強度C


毛利家商圈

神邊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備後、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70、資源未知。

鏡山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安芸、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70、資源未知。

銀山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安芸、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70、資源漁港。

吉田郡山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安芸、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80、資源漁港。

宮尾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安芸、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0%、自家收入70、資源銀山。

周防德山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周防、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80、資源礦山。

高嶺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周防、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10、資源未知。

渡川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長門、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90、資源馬產地。

萩商圈(城下商圈):位置長門、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7、資源商業港。

青景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長門、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90、資源礦山。

清末商圈(特殊商圈):位置長門、發展度100%、自家影響力0%、自家收入70、資源商未知。

八橋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伯耆、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90、資源馬產地。

松江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出雲、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80、資源未知。

出雲大社商圈(特殊商圈):位置出雲、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600、資源礦山。

山吹商圈(城下商圈):位置石見、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00、資源銀山。

溫湯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石見、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00、資源金山。

口羽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石見、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00、資源銀山。

丸茂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石見、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90、資源銀山。

髙津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60、資源未知。

津和野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00、資源礦山。

比熊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0、資源未知。

上下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0、資源未知。

賀儀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0、資源未知。

日野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0、資源未知。

高森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0、資源未知。

羽衣石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0、資源未知。

三刀屋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後、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0、資源未知。

毛利家武將

毛利元就(大名)

列傳:安藝的戰國大名,被譽為“日本第一智者”,使用計謀拓展勢力,為中國10年之主,是罕見的智謀之將。嚴島會戰中算計陶晴賢,打敗了自軍人數5被的敵軍。

赤川元保(家臣)

列傳:毛利家臣。受到主君隆元的信任,五奉行制成立後就任筆頭奉行。因隆元在遠征出雲途中突然死亡,被追究責任而遭到殺害。

桂元澄(家臣)

列傳:毛利家臣,擔任安藝櫻尾城主,後成為家老,負責管理及支配嚴島神社的神領。嚴島會戰中送偽造書信給陶晴賢,成功地將晴賢引誘到嚴島。

口羽通良(家臣)

列傳:毛利家臣,志道廣良的次子。輔佐吉川元春經營山陰地區。主西元就死後成為毛利四人眾之一,以行政手腕出色聞名,輔佐輝元參與國家的政務。

佐波隆秀(家臣)

列傳:石見呃豪族,早起隸屬於大內家。但是主家滅亡後為毛利家效力,在石見平定戰中立下戰功。主公輝元討伐朝鮮時,負責守衛輝元的居城廣島城。

三吉隆亮(城主)

列傳:備後的豪族。比熊山城主。雖然與從屬大內家的毛利家反復和戰、但最後和父親致高一起歸入毛利家。之後作為毛利家臣轉戰備中和石見。

赤穴盛清(家臣)

列傳:尼子家臣,列傳:尼子家臣,瀨戶山城主。光清的三子。因父親壯烈戰死,為此感動的主公晴久增加其領地。後來投降於毛利元就的出雲侵襲軍,成為毛利家臣。

多賀山通續(家臣)

列傳:備後的豪族。娶了山內豐通的女兒。因為圖謀從尼子家獨立出去而使居城蔀山城遭到攻打,因為突降暴風雨免於城破。之後仕從毛利家。

山內隆通(家臣)

列傳:備後豪族。多賀山通續之子。宗家的山內直通意欲從尼子家叛至大內毛利家時,被尼子家廢除,隆通因此繼任家督。此後從屬於毛利家。

市川經好(家臣)

列傳:吉川家臣,為了使毛利元就的次子元春繼承吉川家,而與父親吉川經世一起努力。後來隸屬毛利家。大內家滅亡後擔任山口奉行,掌握防長兩國的行政。

南方就正(家臣)

列傳:毛利家臣,周防右田嶽城主。大內輝弘得到大友宗麟的援助後,召集舊臣在周防發動叛亂。追擊撤退到防府的輝弘軍,並將其消滅。

益田藤兼(城主)

列傳:大內家臣,益田城主。主家滅亡後跟隨毛利家,在山陰平定戰中表現出色。晚年非常信仰佛教。家臣品川大膳與山中幸盛單挑,但卻戰敗。

杉原盛重(城主)

列傳:毛利家臣,早起為神邊城主杉原理興效力。理興死後,被吉川元春推薦為神邊城代。此後在元春率領的山陰地區軍擔任先鋒。

河副久盛(城主)

列傳:尼子家臣。從經久的時代開始活躍。作為林野城代理指揮美作方面軍。尼子家滅亡後組成了立原久綱和尼子家再興軍。在月山富田城攻略中病倒了。

中井久包(城主)

列傳:尼子家臣。尼子晴久的傅役。因為毛利家的吉田郡山城攻略大敗。在對在小笠原長雄的救援中失敗。在毛利家的出雲侵攻中于月山富田城頑強抵抗。戰後病逝。

小笠原長雄(城主)

列傳:大內家臣,溫湯城主。主公義隆死後,加入尼子家。入主大森銀山,並納為自己的領地。後來遭到毛利元就軍的進攻,因抵抗失敗而投降。

福原貞俊(城主)

列傳:毛利家臣,擔任首席家老,輔佐小早川隆景經營山陽地區。主西元就死後成為毛利四人眾之一,輔佐當主輝元,並參與主家的國政。

三澤為清(城主)

列傳:尼子家臣,三澤城主。一度跟隨大內義隆,但是義隆侵攻出雲失敗後歸順。後來投降於毛利元就的出雲侵襲軍。子孫為長府毛利家效力。

肉戶隆家(家臣)

列傳:安藝的豪族,雖與毛利元就對立,但後來娶元就之女五龍為妻,而使兩家和好,並成為毛利家的一門眾。與吉川元春一同參與軍事行動,活躍於各地的會戰。

平賀廣相(家臣)

列傳:安藝豪族。哥哥隆宗死後,被大內義隆推舉的小早川隆保奪走了平賀家家督的繼承權。然而,在義隆遭受陶晴賢討伐後,憑藉毛利家的支持,重新奪回了家督之位。

平賀元相(家臣)

列傳:毛利家臣,廣相之子,受封豐臣之姓。關原會戰後主家減封,俸祿被減為四分之一,於是隱居。爾後進入京都。後來移往孫子就忠所在的萩城。

和智誠春(城主)

列傳:毛利家臣。曾設宴款待遠赴征戰的毛利隆元,因宴後隆元突然去世,被人懷疑有毒殺嫌疑。後來在伊予征討後歸來途中,被主君元就討伐。

熊穀信直(城主)

列傳:安藝武田家臣,與主家對立而投靠毛利家。女兒嫁給元就的次子吉川元春後,成為一門眾而得到重用。擔任吉川軍先鋒,並轉戰各地。

安國寺惠瓊(家臣)

列傳:毛利家臣,悟天信重之子。在武田家滅亡時逃走,並出價為僧。擔任外交僧。以預言織田信長與豐臣秀吉的未來而聞名。關原會戰時隸屬西軍,戰後遭到斬首。

香川光景(家臣)

列傳:安藝武田家臣。安藝八木城主。後來與己斐直之一同叛離主家,轉投至毛利家。嚴島合戰時,與真言寺院的東林坊一同擔任仁保城城番。

國司元相(家臣)

列傳:毛利家臣,曾於郡山會戰中擊倒敵將34人。後來成為五奉行之一。代替主公隆元前往京都時,得到將軍足利義輝傳授“槍之鈴”。

乃美宗勝(城主)

列傳:毛利家臣,統帥小早川水軍。嚴島會戰時拉攏村上水軍,為毛利軍的勝利貢獻良多。木津川口會戰中擔任總大將,打敗織田水軍。

乃美隆興(家臣)

列傳:小早川家臣。小早川家的庶流。把乃美大方嫁給毛利元就建立合作體制,囚禁了主君繁平,讓元就三子隆景成為小早川家的家主。

細川通熏(家臣)

列傳:野州細川家當主。晴國之子。作為毛利家的客將,為了讓野州家恢復備中舊領而奔走但未能實現。杉山城合戰中曾斬殺敵將,立下大功。

小早川隆景(城主)

列傳:毛利元就的三子,繼承了安藝的豪族小早川家,並攻打山陽地區。本能寺之變後,為了保全毛利家而接近豐臣秀吉,最後成為五大老之一。

小早川繁平(家臣)

列傳:安藝的豪族,正平之子。在父親死後接任家督。在3歲時失明。因此很難進行軍事指揮,而收毛利元就的三子隆景當樣子。然後剃髮出家。

吉川元春(城主)

列傳:毛利元就的次子,繼承安藝的豪族吉川家,並攻打山陰地區。以不敗之名成為家中頭號猛將,據說在營中抄寫了40卷《太平記》。

吉川元長(一門)

列傳:元春的長子,武勇不亞于其父,外號“鬼吉川”。更是令人聞風喪膽。隨同豐臣秀吉征伐九州之際也時常得勝。父親隱居後繼承家業,在父親死後不久也隨之病逝。

吉川經家(家臣)

列傳:毛利家臣,經安之子。接獲山名豐國遭到流放的消息,而據守因幡鳥取城與羽柴秀吉軍作戰。但是敗在秀吉斷絕水源的戰法,以保全兵士性命為條件而自盡。

吉川經安(家臣)

列傳:毛利家臣,毛利家平定石見後,建築物不言城為居城。後來遭到因領地問題而背叛主家的福屋隆兼的攻擊,但是和兒子經家一同將其擊退。

天野隆重(城主)

列傳:大內家臣,主家滅亡後屬於毛利家。尼子家滅亡後,成為出雲月山富田城代,並擊退山中幸盛。後來輔佐元就的五子元秋支配了出雲。

阿曾沼廣秀(家臣)

列傳:安藝豪族。從屬於毛利家。在嚴島合戰及防長制壓戰等戰事中擔任先鋒。但因其拒絕擔任公職,並拒絕遠征出雲,因此保持了一定的獨立性。

仁保隆慰(家臣)

列傳:大內家臣,擔任奉行之職。主公義隆死後,為陶晴賢擁立的大內義長效力。主家滅亡後投靠毛利家,被任命為豐前門司城番和規矩郡代官職。

兒玉就方(城主)

列傳:毛利家臣,拒絕了其兄就忠的推薦,仕官於毛利家。陶家的勢力被從安藝驅逐之後,成為了草津城主。率領毛利水軍,轉戰於北九洲、山陰等各地海域。

內藤隆春(城主)

列傳:大內家臣,主家滅亡後屬於毛利家。因為其姊是毛利隆元之妻,而因此受到重用,努力維持防長兩國的治安。晚年前往大阪,向本國傳達中央情勢。

南條宗勝(城主)

列傳:南條家第7代當主,羽衣石城主。遭到尼子經久攻擊,而被趕出居城成為浪人。後來在毛利元就的援助下成功地奪回居城,之後臣屬毛利家。

南條元續(家臣)

列傳:南條家第8代當主,羽衣石城主。宗勝之子。為豐臣秀吉效力,參加了征伐九州等行動。雖然因病將政務交給弟弟元清,但是抱病參加了小田原征伐戰。

山田重直(家臣)

列傳:伯耆當地的豪族,仕官於毛利家,替父親山田高直從尼子家手裡將居城堤城奪回。之後從屬於南條元續。南條元續從屬於羽柴家時,與元續戰鬥敗北了。

吉見正賴(城主)

列傳:大內家臣,迎娶主公義隆之姊。為了替義隆報仇,而與毛利元就聯合舉兵打倒陶晴賢。陶晴賢在嚴島會戰中戰死後,他投靠毛利家。後被追認為“毛利十八將”之首。

吉見廣賴(家臣)

列傳:毛利家臣,正賴之子。在攻擊出雲白鹿城等戰役中立下了功勳。正室、繼室相繼亡故,嫡子在出兵朝鮮時戰死等,是位家庭背景十分不幸的武將。

佐世清宗(城主)

列傳:尼子家臣,擔任次席家老。雖然主要活躍於內政方面,但是也參加了討伐毛利元就的居城吉田郡山城的戰鬥。頑強抵抗元就的出雲侵襲軍,最後投降。

佐世元嘉(家臣)

列傳:尼子家臣,清宗之子。與父親一起降于毛利元就的出雲侵襲軍。此後加入毛利家,出兵朝鮮和關原會戰的時候,負責看守主家的居城廣島城。

牛尾幸清(城主)

列傳:尼子家臣,擔任家老的職務。在毛利家攻擊吉田郡山城時從軍。月山富田城圍城戰時,一直堅持留在城內抵抗直到最後一刻,之後與長男久信一同投降了。

三刀屋久扶(城主)

列傳:尼子家臣。在主家敗給毛利家後倒戈至大內家。但是,大內家進攻尼子家失敗後,再次歸屬於尼子家,其後又向毛利家投降。

武田家(1567年)

武田家概述

大名:武田信玄

大名簡介: 日本戰國時期甲斐國著名政治家、軍事家。從四位下大膳大夫,信濃守,甲斐守,甲斐武田氏第十七代家督。原名武田晴信,幼名勝千代,通稱太郎,出家後法號德榮軒信玄,清和源氏源義光之後,武田信虎嫡長子 。武田信玄于天文十年(1541年)流放父親到駿河國,奪取了當主家督的職位權力。從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到永祿七年(1564年)。武田信玄和上杉謙信進行了五次川中島合戰。 永祿十一年(1568年)二月,與三河的德川家康密約平分今川領土。

元龜二年(1571年),駿河全境壓制,開始攻略遠江三河,進入與織田信長敵對狀態。

元龜三年(1572年),應與織田信長敵對的將軍足利義昭之請,從甲府領起兵三萬餘上京,討伐織田信長,在三方原合戰中大敗德川織田聯軍。元龜四年(1573年)農曆四月十二日,歿於信濃的駒場,時年僅53歲。

國力:第5位

據點:13

武將:51

志:王道執行、甲州法度次第、甲州金


武田家勢力版圖


武田家政策

賺錢令·一:通暢商圈收入上升·小。

座商人優遇:特殊商圈收入上升·小。

小荷馱隊·一:兵糧消費量減少·小。

小荷馱隊·二:兵糧消費量減少·中。

農兵重用·一:農兵募兵速度上升·小。

農兵重用·二:農兵募兵速度上升·中。

精銳農兵:農兵戰鬥力上升。

竹束:對鐵炮防禦上升·小。

搔盾牛:對鐵炮防禦上升·中。

逆茂木:對騎馬防禦上升·小。

馬防柵:對騎馬防禦上升·中。

斥候配備:部隊視界擴大·小。

一番槍:部隊初擊強化。

陣太鼓:部隊士氣上升·中。

足輕重用·一:足輕募兵速度上升·小。

足輕重用·二:足輕募兵速度上升·中。

精銳足輕:足輕戰鬥力上升。

高速行軍·一:部隊移動速度上升·小。

高速行軍·二:部隊移動速度上升·中。

幹殺·一:包圍時敵兵糧草減少·小。

戰法提案·一:優勢時提案率上升·中。

反間計:低忠誠敵士氣低下·小。

交涉術·一:外交交涉有利·小。

奏者親善·一:親善效果上升·小。

方策考案·一:方策提案準確率上升·小。

評定活性·一:良意見提案率上升·小。

農地擴張·一:農地最大值上升·小。

指出檢地:兵糧收入增加·小。

灌溉支援·一:灌溉效果上升·小。

灌溉支援·二:灌溉效果上升·中。

開墾支援·一:開墾效果上升·小。

開墾支援·二:開墾效果上升·中。

免役推進·一:勞役免除效果上升·小。

武田家據點

國峰城(前線):武將3、兵數1200、人口7939、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箕輪城(前線):武將2、兵數1700、人口10726、民忠52、耐久4000、強度C

躑躅崎館(前線):武將4、兵數2000、人口12692、民忠52、耐久2500、強度D

中野城(前線):武將4、兵數700、人口5584、民忠56、耐久6000、強度B

富士吉田城(前線):武將2、兵數1100、人口6941、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飯田城(前線):武將5、兵數1300、人口8263、民忠50、耐久4000、強度C

上原城(非前線):武將3、兵數900、人口6118、民忠50、耐久4500、強度C

海津城(前線):武將8、兵數1500、人口9508、民忠50、耐久5500、強度B

木曾福島城(前線):武將3、兵數1000、人口6681、民忠50、耐久6000、強度B

小諸城(前線):武將6、兵數1000、人口6349、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高遠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900、人口6243、民忠50、耐久4000、強度C

砥石城(非前線):武將8、兵數1300、人口10510、民忠52、耐久4500、強度C

深志城(前線):武將1、兵數1100、人口7386、民忠50、耐久4000、強度C


武田家商圈

躑躅崎商圈(城下商圈):位置甲斐、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2、資源未知。

富士吉田商圈(城下商圈):位置甲斐、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1、資源未知。

飯田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信濃、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2、資源未知。

高遠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信濃、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62、資源武田家商圈未知。

木曾福島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信濃、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2、資源馬產地。

鹽“九”商圈(特殊商圈):位置信濃、發展度100%、自家影響力0%、自家收入600、資源未知。

先達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信濃、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1、資源馬未知。

上原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信濃、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62、資源未知。

深志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信濃、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72、資源馬產地。

望月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信濃、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62、資源馬產地。

小諸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信濃、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1、資源未知。

砥石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信濃、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2、資源商未知。

海津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信濃、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62、資源馬產地。

箕輪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上野、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2、資源未知。

上野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甲斐、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1、資源未知。

國峰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上野、發展度20%、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1、資源未知。

武田家武將

望月千代女(姬)

列傳:武田家的家臣。丈夫在川中島合戰中戰死後侍奉與武田信玄。被培養成行走全國各地,用各種方法收集情報的“行走中的巫女”。

菊姬(姬)

列傳:武田信玄的五女。在武田家與上杉家同盟之時,一起嫁給上杉景勝。才色兼備,在上杉家被稱作甲斐御前並受到珍惜地對待。

松姬(姬)

列傳:松姬。武田信玄之女。武田家和織田家為了強化同盟,松姬成為織田信長的長男的未婚妻,但後來兩家鬧翻婚約取消。松姬終身未嫁。

村松殿(姬)

列傳:小山田茂誠的正室。真田昌幸的長女。據說真田家從屬織田家期間,曾居住在安土城。大阪夏之陣即將開戰之前,收到了親弟弟幸村的最後的信。

武田信玄(大名)

列傳:甲斐守護,信虎的嫡子。反對父親的苛政而流放了父親並成為了新任當主。其麾下馬軍精強,更富謀略,使織田信長吃了不少苦頭。人稱“甲斐之虎”。

織田信清

列傳:織田家臣,犬山城主。由於娶了織田信秀的女兒而一時與織田信長合作,但不久便敵對。被信長攻下犬山城,據說後來逃亡甲斐了。

內藤昌禮(城主)

列傳:武田家臣,武田四名臣之一。武田信繁死後,成為主公信玄的副將。擅長軍事,擔任箕輪城主並治理西上野。于長筱之戰中被射死。

和田業繁

列傳:上野的豪族。初從仕於山內上杉家,1560年從仕于武田家,作為西上野眾的一員,率領30名騎兵,1575年長條合戰中戰死。

保科正俊(城主)

列傳:武田家臣,高遠城主。擔任信濃方眾參加了各地的會戰,綽號“槍彈正”。在《甲陽軍鑒》中被記述為戰國三彈正之一。

保科正直

列傳:武田家臣。正俊之子。主家滅亡後曾侍奉一時北條家,後因敵對的小笠原貞慶等侍奉豐臣家,轉而投至德川家。曾參與第一次上田合戰等戰事。

真田幸隆(城主)

列傳:武田家臣,信州先方眾,人稱“攻彈正”。曾智取主公信玄都無法攻略的信濃砥石城,被譽智謀超過信玄。後作為信玄的參謀之一于帳下效力。

出浦盛清

列傳:武田家臣,出浦城主,村上義清的氏族。甲州忍者的領袖,仕官于武田家。在武田家滅亡後,仕官于真田家。雖然是領袖,但也會親自執行忍者的工作。

真田信尹

列傳:真田家臣,幸隆之子。昌幸的弟弟。以奪下北條綱成的黃八幡旗立功。武田滅亡後,曾侍奉諸多主公。大阪之陣以後侍奉德川家。

真田信綱

列傳:武田家臣,幸隆的長子,父親隱居後,作為信州先方眾之一轉戰各地,威名遠播。長筱會戰中揮舞3尺3寸長的大刀奮戰,中彈身亡。

真田昌輝

列傳:真田幸隆的次男。經常與哥哥信綱在各地征戰。小田原城攻防戰中擊破北條氏照。與信綱一同在長筱合戰中戰死。

真田昌幸

列傳:幸隆的三子,被豐臣秀吉評為“多謀狡猾的人物”,認為他是歷代少有的謀將。僅用數千兵便能操弄向關原行軍中的德川秀忠軍3萬8千人,將其牽制在信濃。

常田隆永

列傳:武田家臣。真田幸隆的弟弟。成為常田家養子後,常與幸隆在各地轉戰。奉信玄之名留守上野國長野原城,受上杉軍攻擊戰死。

矢澤賴綱

列傳:真田家臣,海野棟綱之子,真田幸隆之弟。侄子昌幸攻打上野沼田城後,成為沼田城代。第一次上田會戰的時候,守衛了沼田城,武勇出眾。

高阪昌信(城主)

列傳:武田家臣,武田四名臣之一。在主公信玄麾下從侍童一直做到侍大將。武略用兵首屈一指,被稱為“必避之將”又被稱作“逃彈正”。傳說為《甲陽軍鑒》的原作者。

犬甘久知

列傳:小笠原家臣,政德的三子。參加了攻打日岐城及高遠城等在各地的會戰。以侍大將的身份表現傑出。後來成為首席家老,領取家中最高的1千6百石俸祿。

大熊朝秀

列傳:長尾家臣,箕冠城主。擔任主公景虎的親信並參與政務。趁著景虎的出家騷動時發動叛亂但是失敗,之後為武田家效力。最後在甲斐天目山陣亡。

初鹿野昌次

列傳:武田家臣,繼承了在川中島會戰中陣亡的初鹿野源五郎的家業。主家滅亡後,為德川家康效力,在小牧長久手會戰、小田原征伐、大阪之陣等戰役中表現活躍。

平林正恒

列傳:武田家臣,在主家滅亡時,雖然失去居城牧之島,但後來得到上杉景勝的支援而取回,接著便侍奉上杉家。追隨主家轉封至會津,擔任白河城代。

二木重吉

列傳:小笠原家臣,重高的嫡子,武田家滅亡後,在德川家康的幫助下,逼迫小笠原貞種從深志城撤退,並恢復主家領地。後來寫有《二木家記》。

室賀正武

列傳:北信濃的豪族。在武田家滅亡後效命於森長可處並活躍於起義鎮壓。在本能寺之變後從屬於德川家康,與真田昌幸對立。謀劃殺掉昌幸但反而被暗殺。

屋代政國

列傳:信濃的豪族,屋代城主。最初屬於村上義清,但是投降于武田信玄的信濃侵襲軍。武田家滅亡後,跟隨成為信濃海津城主的織田家臣森長可。

武田勝賴(城主)

列傳:甲斐的戰國大名,信玄的四子。繼承家督之位後推行強硬政策,雖然領土有所擴張,但在長筱會戰中大敗,其家臣團亦分崩離析。後被織田軍追殺,於天目山自盡。

一條信龍(一門)

列傳:武田信玄的異母弟弟。甲斐上野城主。吸收甲斐源氏一組,繼承一條家名號。依信玄遺言擔任勝賴的監護人。為武田家盡職盡忠直至武田家衰落。

穴山信君

列傳:武田家臣,禦一門眾首領。會戰中負責守衛本陣,武田家滅亡後投降於德川家康。得知本能寺之變後重返本國,途中被暴動的農民襲擊,死於山城宇治田原山。

小山田信茂

列傳:武田家臣,出羽守信有之子。率領投石部隊在各地的戰鬥中表現活躍。雖然投降於侵襲甲斐的織田信長軍,但是在勝賴死後卻被冠上叛徒之名在甲斐善光寺處死。

山縣昌景

列傳:武田家臣,武田四名臣之一,飯富虎昌之弟。和兄長一樣,統一著紅色軍裝。在內政、軍事、外交各方面輔佐主公信玄,在長筱會戰中,全身中彈身亡。

三枝昌貞

列傳:武田家臣。在進攻駿河的花澤城時打槍先立得功勞,收到了信玄的獎賞。後成為山縣昌景的養子。長筱之戰時遭遇織田軍奇襲,戰死。

馬場信春(城主)

列傳:武田家臣,武田四名臣之一。參加過多場會戰卻從未負傷,綽號“不死神的鬼美濃”。長筱會戰,為了讓勝賴逃走而擔任後衛,以寡兵自殺式突襲追兵,壯烈戰死。

秋山信友(城主)

列傳:武田家臣,統帥伊那眾。德川家康評價其為“武田軍的猛牛”。堅守岩村城與織田信長軍作戰,戰敗後被俘並遭處刑。

跡部勝資

列傳:武田家臣,跡部家是信濃佐久郡出身的名家,曾擔任甲斐守護代。與原昌胤一起擔任主公勝賴的近侍。武田家滅亡時在諏訪陣亡,被評為佞臣。

小幡昌盛

列傳:武田家臣。虎盛之子。就仁豐後守。先就海津城城番,父親戰死後辭去城番,就任旗本足輕大將眾,率騎馬3騎、足輕10人。

松岡貞利

列傳:信濃豪族。松岡城主。織田家進攻信濃時投降。本能寺之變後投靠德川家,但因幫助小笠原貞慶叛逃豐臣家而被廢。

松岡賴貞

列傳:信濃的豪族。松岡城主。武田家進攻伊那之際,沒有抵抗就投降了。井伊直親藏在城下的菩提寺松源寺中。

木曾義康(城主)

列傳:信濃木曾穀的豪族,義在的嫡子。與村上義清、小笠原長時、諏訪賴重一起被稱為“信濃四大將”。頑強抵抗武田信玄的攻擊,但是失敗投降。

木曾義昌

列傳:信濃木曾穀的豪族,義康的嫡子。娶武田信玄之女為妻。後來織田信長勾結,釀成武田家滅亡之因。本能寺之變後屬於德川家康,被轉封到下總。

山村良侯

列傳:木曾家臣,良利之子。即使主家轉封後仍然留在木曾家。關原會戰時從屬東軍,雖遭西軍俘虜但不久後被釋放。戰後,德川家康命其管理木曾福島的關所。

小幡憲重(城主)

列傳:山內上杉家臣,娶長野業正之妹為妻。因一族謀反而流浪並投靠武田信玄。在信玄討伐上野時有所貢獻,其後成為西上野先方眾的首席。據說在長筱會戰戰中戰死。

小幡信貞

列傳:武田家臣,重貞的嫡子。作為西上野先方眾的主力表現出色。主家滅亡後,為北條家效力,北條家滅亡後,去投靠上田城主真田昌幸,得到了庇護。

鈴木重則

列傳:真田家臣,名胡桃城代。遭到北條家臣豬俁邦憲的奇襲,敗北自盡。由於此事件違反了私戰的禁令,給了豐臣秀吉征伐小田原的藉口。

武田信禮(城主)

列傳:信繁之子,信濃小諸城主。因父親在川中島會戰中陣亡,由他繼承家督。以遺傳自父親的軍事才能輔佐主公勝賴。在信長進攻甲斐時遭到謀殺。

蘆田信蕃

列傳:武田家臣,擔任遠江二俁城主。與父親信守一起和德川軍作戰。主家滅亡後,為德川家效力。參加了進攻信濃的戰鬥,但是在岩尾城中彈陣亡。

蘆田信守

列傳:武田家臣。三嶽城主。任下野守。三方原合戰後任職二俁城主。長筱之戰中,主家戰敗,居城被德川家康的部隊包圍,在防衛戰中病逝。

大井貞清

列傳:武田家臣。原味信濃豪族,常受武田信玄攻擊而降服。曾與村上義清和上杉憲政勾結,最後卻仍降服于武田。長筱之戰中出戰被殺。

高田憲賴

列傳:山內上杉家臣。高田城主。與信濃的豪族笠原清繁一起,在清繁的居城志賀城與武田信玄戰鬥時,戰死。曾孫直政在德川家擔當旗本。

禰津元直

列傳:武田家臣。原為信濃豪族,與信虎交戰後敗北。與諏訪賴重相通後接收了領地。後在長筱之戰中出戰被殺。信長側室禰津禦寮的父親。

武田信廉(城主)

列傳:信虎的三子,二哥信繁死後,作為親族中的代表輔佐長兄信玄。由於容貌酷似信玄,也充當武田信玄的影武者。專長繪畫,留下了“信虎畫像”等畫作。

諏訪賴忠

列傳:武田家臣,滿鄰之子。在主家統治下就任諏訪大社大祝。主家滅亡後平定諏訪而自立。曾經歸屬北條家,後來為德川家效力而保全了領地。

長阪光堅

列傳:武田家臣。勝賴的寵臣,長筱之戰時與跡部勝資一同主戰,招致武田家大敗。據稱于主家滅亡時被織田信長所殺。被後人評委佞臣。

島津家(1577年)

島津家概述

大名:島津義久

大名簡介: 日本戰國時代大名,薩摩島津氏第十六代當主。父親是島津貴久。幼名虎壽丸,元服後名為忠良,道號龍伯。在戰國諸多聲名顯赫的大名中成為為數不多沒有留下畫像的大名。

國力:第6位

據點:13

武將:30

志:三州的總大將、蕯摩兵見、伊呂波歌


島津家勢力版圖


島津家政策

賺錢令·一:通暢商圈收入上升·小。

座商人優遇:特殊商圈收入上升·小。

效率投資:投資費用減少·小。

獨佔手法改善:獨佔費用減少·小。

獨佔商圈成長:獨佔商圈成長上升·中。

座商圈保護:特殊商圈收入上升·中。

小荷馱隊·一:兵糧消費量減少·小。

小荷馱隊·二:兵糧消費量減少·中。

農兵重用·一:農兵募兵速度上升·小。

農兵重用·二:農兵募兵速度上升·中。

精銳農兵:農兵戰鬥力上升。

竹束:對鐵炮防禦上升·小。

搔盾牛:對鐵炮防禦上升·中。

逆茂木:對騎馬防禦上升·小。

馬防柵:對騎馬防禦上升·中。

斥候配備:部隊視界擴大·小。

一番槍:部隊初擊強化。

陣太鼓:部隊士氣上升·中。

足輕重用·一:足輕募兵速度上升·小。

足輕重用·二:足輕募兵速度上升·中。

精銳足輕:足輕戰鬥力上升。

高速行軍·一:部隊移動速度上升·小。

高速行軍·二:部隊移動速度上升·中。

幹殺·一:包圍時敵兵糧草減少·小。

幹殺·二:包圍時敵兵糧草減少·中。

戰法提案·一:優勢時提案率上升·中。

反間計:低忠誠敵士氣低下·小。

交涉術·一:外交交涉有利·小。

奏者親善·一:親善效果上升·小。

方策考案·一:方策提案準確率上升·小。

評定活性·一:良意見提案率上升·小。

大名發言:大名評定發言。

農地擴張·一:農地最大值上升·小。

指出檢地:兵糧收入增加·小。

灌溉支援·一:灌溉效果上升·小。

灌溉支援·二:灌溉效果上升·中。

開墾支援·一:開墾效果上升·小。

免役推進·一:勞役免除效果上升·小。

島津家據點

飫肥城(前線):武將1、兵數800、人口5210、民忠50、耐久5500、強度B

加久藤城(前線):武將2、兵數1000、人口6734、民忠50、耐久4500、強度C

志布志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800、人口5152、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都之城(前線):武將1、兵數1000、人口6538、民忠50、耐久4500、強度C

伊作城(非前線):武將3、兵數700、人口5833、民忠52、耐久3000、強度D

出水城(前線):武將1、兵數1000、人口6673、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內城(非前線):武將10、兵數1400、人口9029、民忠56、耐久4000、強度C

知覽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1300、人口8469、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平佐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1000、人口6646、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赤尾木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1100、人口7405、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肝付城(非前線):武將5、兵數1200、人口8539、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國見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700、人口5551、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垂水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800、人口6688、民忠56、耐久3000、強度D


島津家商圈

都商圈(城下商圈):位置日向、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62、資源未知。

飫肥商圈(城下商圈):位置日向、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9、資源未知。

櫛間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日向、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99、資源馬產地。

出水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薩摩、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9、資源未知。

內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薩摩、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99、資源未知。

山田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薩摩、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11、資源金山。

坊津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薩摩、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36、資源貿易港。

山川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薩摩、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74、資源漁港。

平佐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薩摩、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62、資源未知。

回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大隅、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74、資源馬產地。

肝付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大隅、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9、資源未知。

佐多麓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大隅、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62、資源漁港。

赤尾木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大隅、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61、資源貿易港。

加久藤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日向、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9、資源未知。

志布志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日向、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9、資源未知。

伊作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薩摩、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9、資源未知。

知覽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薩摩、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9、資源未知。

垂水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大隅、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9、資源漁港。

國見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大隅、發展度24%、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49、資源未知。

島津家武將

島津義久(大名)

列傳:島津家第16代當主,貴久的長子。在本領高強的弟弟們的協助下擴展領土。雖然幾乎佔領整個九州,但敗給豐臣秀吉的九州討伐軍,只被允許保留薩摩一國。

島津家久(一門)

列傳:島津家臣,貴久的四子。永吉島津家之祖。沖田畷之戰中打敗了兵力10倍于己的龍造寺大軍。降于豐臣秀吉的九州討伐軍,會見豐臣秀長之後猝死。

島津歲久(一門)

列傳:島津家臣,貴久的三子。日置島津家之祖。對抗豐臣秀吉的九州討伐軍到最後。因為許多家臣參與了梅北國兼的叛亂,最後因自責而自盡。

上井覺兼(家臣)

列傳:島津家臣,主要在活躍于日向地區。擔任老中輔佐主公義久經營領地。文學造詣頗深,寫有《伊勢守心得書》和《上井覺兼日記》。

穎娃久虎(家臣)

列傳:島津家臣,參加了耳川會戰,在攻擊肥後水俁城、沖田畷會戰等戰役中皆立下功勳。傳說主公義弘曾說過“豐肥戰的勝利都是久虎的功勞”。

樺山忠助(家臣)

列傳:島津家臣。善久的兒子。久高的父親。被貴久,義久當為重臣。對薩摩、日向、大隅三州統一有所貢獻。與作為知名歌人的父親一樣,自己也很喜歡歌曲。

樺山善久(家臣)

列傳:島津家的庶流。效力於貴久多次立下戰功。作為歌人也很知名,在城內追擊逃亡的敵人時,曾有作返歌回應敵人寫的歌曲並綁在箭矢上射回這樣的逸話。

鐮田政年(家臣)

列傳:島津家臣。在進攻肥後失崎城時十分活躍。因進攻薩摩馬越城表現活躍,得到君主忠良的獎賞,是在島津家的看經所留名的四人中的一人。

佐多忠增(家臣)

列傳:島津家臣。以耳川之戰為首,在多場合戰中立下汗馬功勞。後接收禮臣秀吉的邀請參陣小田原,幫助進攻忍城的石田三成等人。

長壽院盛淳(家臣)

列傳:島津家臣,在高野山與根來寺進行修業,成為鹿兒島安養院的住持。後來成為家老參與國政。在關原會戰時擔任其主義弘的影武者而戰死。

肝付兼亮(城主)

列傳:大隅的戰國大名,高山城主,兼續之子。兄長良兼死後繼承家業。因為和伊東家等聯合對抗島津家,被母親(島津忠良之女)和家臣們流放,淒慘地死去。

安樂兼寬(家臣)

列傳:肝付家臣。大隅入船城主。被島津義久軍攻擊時,在城池籠城堅守。但是主家並沒有出兵救援,經過1年3個月的堅守,最終向島津軍投降。

肝付兼篤(家臣)

列傳:島津家臣。肝付兼盛的兒子。伊集院忠棟死後,得到主家的允許複了肝付家的名號。之後立下鎮壓莊內之亂的功績,晚年參與出兵琉球。

肝付兼護(家臣)

列傳:大隅的戰國大名,高山城主,兼續之子。由於二哥兼亮被流放而繼承家業,遭到島津家的攻擊而戰敗,交出了所有領地投降。在關原之戰中戰死。

肝付兼盛(家臣)

列傳:島津家臣。肝付家的庶流。從父親兼演手裡繼承了加治木城主之位。擔任島津貴久、義久的家老。在進攻蒲生家和伊東家時立下汗馬功勞。

島津義弘(城主)

列傳:島津家第17代當主,貴久的次子。消滅了伊東、大友兩家,是使島津家邁向興盛的第一猛將。朝鮮出兵時,打敗明朝大軍,人們稱他為“鬼石曼子”。

猿渡信光(家臣)

列傳:島津家臣,參加了沖田畷之戰,打敗了龍造寺軍,主要在肥前、肥後地區立功。後來與豐臣秀吉的九州討伐軍在根白阪交戰,最後戰敗而死。

北鄉時久(城主)

列傳:日向的豪族,莊內領主。屬於島津家,與伊東家和肝付家的大軍作戰。投降于豐臣秀吉的九州征伐軍,保全了領地。後來被轉封到薩摩宮之城。

平田光宗(城主)

列傳:島津家臣,宗秀的次子。在攻打日向石城、肥後堅志田、沖田畷之戰中立下戰功。後來防守肥後八代城。擔任老中,輔佐主公貴久。

樺山久高(家臣)

列傳:島津家臣,擔任家老。參加豐臣秀吉的朝鮮征伐,打敗了李舜臣率領的龜甲船水軍。在遠征琉球時擔任總大將,攻佔了守裡並俘虜王子。

島津義虎(城主)

列傳:島津家臣,薩摩出水領主,實久的嫡子。進攻相良家時擔任先鋒,打敗了相良義陽。後來也參加了沖田畷之戰,在肥後、肥前地區有出色表現。

川上忠克(城主)

列傳:島津家臣,串木野城主。最初從屬薩州島津家,但後來降于島津忠良,被流放至甑島3年。日後擔任家老,致力於白山權現的復興。

山田有信(城主)

列傳:島津家臣,在各地的交戰中表現突出。伊東家滅亡後,成了日向高城主。在耳川會戰時,以少數兵力對抗大友家的大軍,堅守居城,為主家的勝利作出貢獻。

島津忠長(一門)

列傳:島津家臣。尚久的兒子。擔任進攻岩屋城的總大將。在那之後,在義弘麾下十分活躍。關原之戰後作為島津家代表與德川家康進行交涉。

島津義久(一門)

列傳:相州家第5代當主。忠將的兒子。作為一門被義久重用,在多個合戰中立有戰功。繼承了在關原之戰中戰死的島津禮久的領地,成為初代佐土原藩主。

伊集院忠棟(城主)

列傳:島津家臣,忠倉之子。擔任老中。敗給豐臣秀吉的九州討伐軍,成為人質。因為秀吉給予其和主家同等的待遇,因而與主公忠╭(╯^╰)╮對立,後被殺死。

種子島時堯(城主)

列傳:島津家臣,種子島的領主。慧時的嫡子。抗爭大隅的豪族禰寢家。從漂流到種子島的葡萄牙船上得到鐵炮,進行分析改良後,成功地實現鐵炮的國產化。

伊地知重興(城主)

列傳:大隅的豪族,小濱城主。和肝付家聯合對抗島津家,但因為居城被島津軍攻佔所以投降。之後跟隨島津家,參加了進攻大友家等戰鬥。

彌寢重長(城主)

列傳:禰寢家第16代當主,根占領主,清年的嫡子,從屬肝付家。後來因單獨與島津家講和,而遭肝付軍攻擊,但在島津家的協助下擊退對方。曾進行對明貿易。

新納忠元(城主)

列傳:島津家臣,在進攻薩摩馬越城、攻打肥後等戰立下了顯赫戰功,是留名於島津家看經所的4人之一。著有《二才咄格式定目》來告誡弟子。

織田家(1582年)

織田家概述

大名:織田信長

大名簡介: 幼名吉法師,出生于尾張國(今愛知縣西部)勝幡城(一說那古野城) ,日本戰國時代到安土桃山時代的大名、天下人,“日本戰國三傑”之一。其一生致力於結束亂世、重塑封建秩序。織田信長原本是尾張國的小大名,於桶狹間合戰中擊破今川義元的大軍而名震全國,後通過擁護室町幕府的末代將軍足利義昭趁勢上洛(割據地方的勢力率軍前往京都)逐漸控制京都,之後正式提出“天下布武”的綱領,將統一全日本作為目標;

先後兩次打破“信長包圍網”,將各個有力敵對大名逐個擊破,掌握了一大半的日本領土。

他施行大量使用火槍的戰術,實行兵農分離,鼓勵自由貿易,整頓交通路線等等革新政策,開拓了日本近代化的道路,他成功控制以近畿地方為主的日本政治文化核心地帶,使織田氏成為日本戰國時代中晚期最強大的大名。

織田信長於永祿十一年(1568年)至天正十二年(1582年)間推翻了名義上管治日本逾200年的室町幕府,並使從應仁之亂起持續百年以上的戰國亂世步向終結。

但在即將一統全日前夕,於京都本能寺之變中被心腹家臣明智光秀謀反而自殺。

但人們始終無法找到他的屍體,這使其更加富有傳奇色彩。

國力:第1位

據點:57

武將:273

志:天下布武、兵農分離、樂市樂座


織田家勢力版圖


織田家政策

賺錢令·一:通暢商圈收入上升·小。

座商人優遇:特殊商圈收入上升·小。

效率的投資:投資費用減少·小。

小荷馱隊·一:兵糧消費量減少·小。

竹束:對鐵炮防禦上升·小。

搔盾牛:對鐵炮防禦上升·中。

逆茂木:對騎馬防禦上升·小。

馬防柵:對騎馬防禦上升·中。

精銳足輕:足輕戰鬥力上升。

高速行軍·一:部隊移動速度上升·小。

高速行軍·二:部隊移動速度上升·中。

足輕重用·一:足輕募兵速度上升·小。

足輕重用·二:足輕募兵速度上升·中。

戰法提案·一:優勢時提案率上升·中。

交涉術·一:外交交涉有利·小。

城內調略·一:敵降服率上升·小。

奏者親善·一:親善效果上升·小。

方策考案·一:方策提案準確率上升·小。

方策考案·二:方策提案準確率上升·中。

評定活性·一:良意見提案率上升·小。

評定活性·二:良意見提案率上升·中。

大名發言:大名評定發言。

宿老尊重·一:古參施策力增加·小。

宿老尊重·二:古參施策力增加·中。

新參拔擢·一:新參施策力增加·小。

新參拔擢·二:新參施策力增加·中。

農地擴張·一:農地最大值上升·小。

指出檢地:兵糧收入增加·小。

灌溉支援·一:灌溉效果上升·小。

開墾支援·一:開墾效果上升·小。

免役推進·一:勞役免除效果上升·小。

織田家據點

飯田城(前線):武將2、兵數1300、人口8650、民忠51、耐久4000、強度C

木曾福島城(前線):武將1、兵數1100、人口7017、民忠51、耐久6000、強度B

高岡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000、人口6871、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富山城(前線):武將4、兵數1700、人口11162、民忠50、耐久4000、強度C

福光城(前線):武將1、兵數1000、人口6663、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宅田城(前線):武將1、兵數1400、人口9134、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七尾城(非前線):武將4、兵數2300、人口14535、民忠54、耐久7500、強度A

松波城(前線):武將1、兵數1300、人口8742、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金澤城(前線):武將3、兵數2200、人口15341、民忠52、耐久4000、強度C

大聖寺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300、人口8861、民忠50、耐久6000、強度B

朝倉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400、人口9373、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勝山城(前線):武將1、兵數1400、人口8879、民忠50、耐久2500、強度D

金崎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100、人口8499、民忠50、耐久6000、強度B

北莊城(非前線):武將9、兵數1100、人口14359、民忠52、耐久4500、強度C

杣山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1100、人口9175、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後瀨山城(非前線):武將11、兵數1300、人口8630、民忠50、耐久4500、強度C

犬山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600、人口11319、民忠51、耐久6000、強度B

清洲城(非前線):武將6、兵數2300、人口19838、民忠51、耐久4000、強度C

岩村城(非前線):武將7、兵數1600、人口10468、民忠51、耐久6000、強度B

鳥峰城(前線):武將3、兵數1500、人口9651、民忠51、耐久3000、強度D

大垣城(非前線):武將8、兵數1700、人口11185、民忠51、耐久5500、強度B

岐阜城(非前線):武將9、兵數1800、人口15967、民忠53、耐久7500、強度A

郡上八幡城(前線):武將1、兵數1400、人口8869、民忠53、耐久4500、強度C

安濃津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700、人口9598、民忠51、耐久2500、強度D

龜山城(非前線):武將7、兵數1200、人口10095、民忠51、耐久2500、強度D

霧山禦所(非前線):武將6、兵數1300、人口16304、民忠57、耐久4500、強度C

長島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700、人口10969、民忠57、耐久4000、強度C

上野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900、人口10256、民忠51、耐久3000、強度D

松島城(非前線):武將5、兵數1600、人口10559、民忠51、耐久4000、強度C

鳥羽城(非前線):武將3、兵數1200、人口15117、民忠51、耐久3000、強度D

朝宮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1000、人口13159、民忠62、耐久3000、強度D

安土城(非前線):武將14、兵數900、人口21633、民忠54、耐久10000、強度S

佐和山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800、人口12903、民忠50、耐久4500、強度C

清水山城(非前線):武將3、兵數1100、人口14453、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長濱城(非前線):武將12、兵數1400、人口15279、民忠56、耐久5500、強度B

日野城(非前線):武將4、兵數1600、人口13430、民忠52、耐久2500、強度D

二條禦所(非前線):武將6、兵數1700、人口27470、民忠51、耐久3000、強度B

建部山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900、人口5901、民忠50、耐久4000、強度C

弓木城(非前線):武將4、兵數1200、人口10437、民忠50、耐久3000、強度C

黑井城(非前線):武將3、兵數700、人口7062、民忠50、耐久3000、強度D

埴生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300、人口8337、民忠50、耐久10000、強度D

福智山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1200、人口7581、民忠50、耐久4500、強度C

八上城(非前線):武將6、兵數1200、人口13665、民忠50、耐久3000、強度C

飯盛山城(非前線):武將1、兵數700、人口10805、民忠53、耐久5500、強度B

高屋城(非前線):武將5、兵數1700、人口19459、民忠57、耐久2500、強度D

岸和田城(前線):武將5、兵數800、人口18613、民忠50、耐久4000、強度C

有岡城(非前線):武將3、兵數1700、人口13553、民忠50、耐久5500、強度B

石山禦坊(非前線):武將3、兵數700、人口18660、民忠52、耐久7000、強度A

高槻城(非前線):武將7、兵數700、人口12552、民忠50、耐久4000、強度C

伊賀上野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800、人口13655、民忠51、耐久2500、強度D

手取城(前線):武將3、兵數1600、人口10277、民忠51、耐久2500、強度D

姬路城(前線):武將41、兵數1000、人口12981、民忠53、耐久5500、強度B

三木城(非前線):武將14、兵數1700、人口10697、民忠51、耐久4000、強度C

室津城(非前線):武將2、兵數1300、人口8500、民忠51、耐久3000、強度D

洲本城(前線):武將2、兵數1800、人口14711、民忠52、耐久4500、強度C

此隅城(非前線):武將10、兵數1600、人口10350、民忠56、耐久4500、強度C

竹田城(非前線):武將3、兵數1000、人口6460、民忠52、耐久7500、強度A

鳥取城(非前線):武將5、兵數2100、人口13327、民忠65、耐久7500、強度A

羽衣石城(前線):武將2、兵數700、人口6478、民忠53、耐久3000、強度D


織田家商圈

富山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越中、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60、資源商業港。

高岡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越中、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34、資源未知。

南志見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能登、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07、資源馬產地。

輪島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能登、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07、資源商業港。

總持寺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能登、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07、資源漁港。

七尾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能登、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80、資源漁港。

金澤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加賀、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47、資源漁港。

細呂木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前、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80、資源未知。

北莊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前、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20、資源未知。

一乘谷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越前、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80、資源未知。

勝山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越前、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80、資源未知。

大野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前、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80、資源未知。

金崎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越前、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20、資源商業港。

後瀨山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若狹、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80、資源未知。

清洲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尾張、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34、資源未知。

津島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尾張、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07、資源未知。

犬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尾張、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93、資源未知。

稻葉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美濃、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20、資源未知。

迦納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美濃、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20、資源未知。

關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美濃、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93、資源未知。

大垣商圈(城下商圈):位置美濃、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93、資源未知。

郡上八幡商圈(城下商圈):位置美濃、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80、資源商業港。

長島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伊勢、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80、資源未知。

麻生田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伊勢、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93、資源未知。

津商圈(特殊商圈):位置伊勢、發展度100%、自家影響力0%、自家收入600、資源商業港。

松島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伊勢、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34、資源未知。

大河內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伊勢、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20、資源礦山。

霧山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伊勢、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80、資源未知。

鳥羽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志摩、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93、資源漁港。

國友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近江、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87、資源鐵炮鍛冶。

佐和山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近江、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34、資源未知。

安土商圈(城下商圈):位置近江、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60、資源漁港。

大津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近江、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34、資源未知。

信樂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近江、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20、資源馬產地。

朽木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近江、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07、資源未知。

二條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山城、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74、資源未知。

丹後田邊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丹後、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34、資源商業港。

弓木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丹後、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20、資源未知。

久美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丹後、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34、資源漁港。

丹波龜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丹波、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20、資源未知。

須知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丹波、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20、資源馬產地。

八上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丹波、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07、資源未知。

福智山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丹波、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07、資源未知。

高屋商圈(城下商圈):位置河內、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34、資源未知。

界商圈(特殊商圈):位置和泉、發展度100%、自家影響力0%、自家收入900、資源貿易港。

岸和田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和泉、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60、資源漁港。

大阪商圈(城下商圈):位置攝津、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201、資源商業港。

茨木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攝津、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74、資源馬產地。

池田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攝津、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74、資源礦山。

有岡商圈(城下商圈):位置攝津、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60、資源馬產地。

三藏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攝津、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34、資源銀山。

伊賀上野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伊賀、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20、資源未知。

那智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紀伊、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20、資源漁港。

三木商圈(城下商圈):位置播磨、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80、資源未知。

姬路商圈(城下商圈):位置播磨、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34、資源商業港。

洲本商圈(城下商圈):位置淡路、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07、資源漁港。

此隅山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但馬、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80、資源未知。

禮岡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但馬、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80、資源未知。

竹田商圈(城下商圈):位置但馬、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320、資源銀山。

鳥取商圈(城下商圈):位置因幡、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120、資源未知。

長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近江、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漁港。

福光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中、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松波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能登、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大聖寺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加賀、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朝倉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前、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商業港。

柚尾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越前、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建部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丹後、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岩村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美濃、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長野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伊勢、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龜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伊勢、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清水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近江、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日野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近江、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朝宮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近江、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飯盛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河內、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手取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紀伊、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室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播磨、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羽衣石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伯耆、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美濃金山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美濃、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埴生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丹後、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高槻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攝津、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黑井商圈(非城下商圈):位置丹波、發展度26%、自家影響力100%、自家收入53、資源未知。

織田家武將

織田信長(大名)

列傳:信秀的嫡子,人稱“第六天魔王”,在桶狹間擊敗今川義元。之後,標榜天下布武,相繼消滅敵對勢力。眼看就要統一天下時,由於明智光秀的謀反,死在本能寺。

太田牛一

列傳:織田家臣。原本仕于柴田勝家,因善於用弓而得到信長的賞識。成為了信長的直襯。文方面也有才華,紀傳信長一生的《信長公記》尤其有名。

兼松正吉

列傳:織田家臣。因越前刀根山合戰奮戰,得到主君信長足半之賞。本能寺事變後回到尾張,侍奉織田信雄、松平忠吉等多代君主。

川口宗勝

列傳:織田家臣。本能寺之變後仕於信雄,其沒落後跟隨秀吉。關原之戰屬於西軍,戰敗後為伊達政宗的俘虜,後被允許去德川家做官。

富田一白

列傳:豐臣家陳。自小跟隨信長,本能寺之變後,跟隨秀吉。在與小牧長久手之戰中奔走講和信雄家康,在外交方面對秀吉作出了巨大貢獻。

富田信高

列傳:豐臣家臣。關原合戰時從屬東軍,伊勢安濃津城被圍戰敗後,登上高野山。戰後,受召在伊予宇和島領有12萬石,後被貶為平民。

富田信吉

列傳:豐臣家臣,富田一白之子。佐野房綱隱居後成為下野唐澤山城主。關原合戰中所屬東軍,領土被認可。後來受兄長富田信高的連坐降為平民。

細野藤敦

列傳:長野家臣,藤光的嫡子。主張對抗織田信長的伊勢侵襲軍。雖然堅守安濃城,但是後來講和。本能寺之變後為豐臣家效力。

堀直政

列傳:織田家臣,原姓奧田。依附于親人列傳:秀政,于各地建立戰功。秀政死後,輔佐其子秀治。因此成就而被稱為天下三陪臣之一。

堀秀政

列傳:織田家臣,在各地屢建軍功,還擔任德川家康的饗應役等,在文武兩方面都發揮才能。本能寺之變後歸屬豐臣秀吉,受到很好的待遇。小田原城圍城戰時,病逝。

毛利新助

列傳:織田家臣,在桶狹間會戰中討取“東海道第一弓”今川義元的首級,並在戰後成為黑母衣眾的一員。後來擔任馬回役,但在本能寺之變時於二條禦所戰死。

森蘭丸

列傳:織田家臣,可成的三子。擔任其主信長的隨身小姓。聰敏且長相俊秀,受到信長的寵愛。雖其未來很受期待,但在本能寺之變時,追隨信長奮戰而死。

彌助

列傳:莫三比克出身。跟隨傳教士瓦尼亞諾來到日本。本信長所賞識,成為了其家臣。本能寺之變,與信忠共同奮戰。據說“有十人之力”。

山路正國

列傳:柴田家臣,正幽的次子。在賤嶽會戰之際和主君勝豐一起臣屬於羽柴秀吉,但之後倒戈。向佐久間盛政建議長驅直入敵陣並親身參戰,但卻因此戰死。

佐成政(城主)

列傳:織田家臣,歸屬柴田勝家,進攻北陸時貢獻甚多。本鞥是質變後與羽柴秀吉對立,但是失敗投降。後經營轉封的領國肥後失敗,遵從秀吉的命令,在尼崎剖腹自盡。

毛屋武久

列傳:黑天家臣,出身近江。為柴田勝家等人效力過後,最後隸屬于黑田家。專于偵察,于關原會戰中向德川家康稟報“敵軍為寡勢”,而被家康賞了甜饅頭。

神保長住

列傳:越中豪族。長職之子。被父親流放,在京都成為了浪人,後被織田信長招攬。負責治理越中,後因被小島職鎮等襲擊而被幽閉在富山城,此後便喪失了地位。

三善一守

列傳:畠山家臣,池田城主。降於上杉謙信的能登侵襲軍。謙信死後投靠佐佐成政,並跟隨成政移封到肥後。成政死後,搬到能登羽咋郡隱居。

前田利家

列傳:織田家臣,在許多會戰中表現出色,外號“槍之又左”。後來跟隨柴田勝家,為平定北陸做出了貢獻。信長死後,為豐臣秀吉效力,成為五大老之一。

奧村助右衛門

列傳:前田家臣,能登末森城主。曾僅以三百名士兵擊退佐佐成政率領的一萬五千大軍。當時長福之妻為激勵城兵四處奔波,因而留下美談。

前田利長

列傳:利家的嫡子。繼承家業後,家中流傳其預謀反叛的謠言,由於將母親方春院交給家康作為人質,才免於受到討伐。關原會戰中屬於東軍,領受加賀100萬石俸祿。

前田利久

列傳:織田家臣。利家之兄。慶次的養父。作為前田家當家能力不足,信長下令將位置讓與利家。因為這事,與利家關係不好。

佐久間盛政(城主)

列傳:柴田家臣,盛次的嫡子,為叔父勝家效力,外號“鬼玄蕃”。因賤岳作戰時過於深入,而釀成柴田軍的敗因。戰後逃亡失敗,被附近的村民逮捕,在京都被處死。

佐久間勝政

列傳:柴田家臣,盛次的次子。武勇出眾,被叔父勝家下賜柴田姓。在平定加賀一向起義中表現活躍。賤岳會戰後為豐臣秀吉效力,領受了豐臣姓。

佐久間安政

列傳:柴田家臣,盛次的三子。開始時稱保田姓。賤岳會戰後為織田信雄效力。此後相繼為北條家、蒲生家、德川家效力,領受信濃山3萬石俸祿。

柴田勝家(城主)

列傳:織田家臣,為天下聞名的猛將。擔任北陸方面軍的總大將。本能寺之變後與羽柴秀吉爭鬥,在賤嶽會戰中敗北,後來在居城北莊城,自焚身亡。

赤座吉家

列傳:豐臣家臣,雖在關原會戰中隸屬西軍,卻與朽木元綱一起倒戈至東軍。由於戰後被貶,因此前去投靠加賀前田家,最後卻在河水暴漲的越中國大門川溺斃。

小川祐忠

列傳:近江的豪族,隸屬于明智光秀。光秀死後曾擔任柴田勝豐的家老,之後又侍奉豐臣秀吉,領有伊予府中7萬石。後雖于關原會戰中倒戈東軍,但戰後被貶。

龜田高綱

列傳:淺野家臣。在關原合戰等戰役中屢立軍功,但在大阪夏之陣的櫟井戰役中討伐高團右衛門的功勞被別人奪取。後來與上田重安爭奪後辭去了官職下到了民間。

柴田勝禮

列傳:柴田家臣,成為叔父勝家的養子,擔任長濱城主。後來與勝家對立時,羽柴秀吉知悉此事而出兵攻擊,敗戰並投降。賤嶽會戰後不久病逝。

高山友照(家臣)

列傳:織田家臣。隸屬於荒木村重,擔任高規城主。村重企圖謀反時表示贊成,村重敗走後,投靠越前的柴田勝家。後來在各地流浪。以信仰天主教而聞名。

富田景政

列傳:朝倉家臣,“富田流劍術”的始祖。號稱“勢源”。主家滅亡後改仕于前田家,活躍於多場戰役。隱居後成為七尾城守將,曾經知道豐臣秀次劍術。

原長賴

列傳:織田家臣,成為柴田勝家的得力手下。賤岳會戰中擔任柴田軍的先鋒英勇奮戰,此後為豐臣家效力。關原會戰中屬於西軍表現活躍,但在戰後自盡。

不破光治

列傳:齊藤家臣。主家滅亡後跟從織田家。被主君信長任命為馬回,在各地活躍。後作為柴田勝家的眼線前往越前。本能寺之變後跟隨勝家。

丹羽長秀(城主)

列傳:織田家臣,外號“米五郎左”。擔任安土城的建築奉行等。在行政方面表現活躍,本能寺之變後歸屬羽柴秀吉,領受越前北莊120萬石俸祿。

青木一重

列傳:最開始是侍奉於今川家,之後侍奉於德川家,並在姊川之戰中大顯身手。後來出走逃亡。先後侍奉丹羽長秀、豐臣秀吉、秀賴,成為七手組首領。大阪之戰後,歸仕於德川家。

笠屋勝九

列傳:若狹武田家臣,國吉城主。之後加入織田信長麾下,轉戰各地。在舊主元明被迫蟄居之際,曾經向信長請願赦免舊主。在本能寺之變後,隸屬于豐臣秀吉。

江口正吉

列傳:丹羽家臣。在豐臣秀吉減封丹羽家,許多的重臣離開時仍繼續侍奉丹羽家。在關原合戰的淺井畷的戰鬥中,對前田軍進行夜襲,製造了巨大的戰果。

太田一吉

列傳:丹羽家臣,於主家沒落後改仕豐臣秀吉。在關原會戰中隸屬西軍並固守居城豐後臼杵城,但因為主力敗北而開城投降。之後隱居京都。

武田元明

列傳:若狹守護,義統的長子。被朝倉義景打敗,而後幽禁於越前。朝倉家滅亡後回到若狹。本能寺之變後追隨明智光秀,光秀死後,被殺。

戶田勝成

列傳:丹羽家臣,主公長秀死後,歸屬豐臣家。參加過小田原征伐等戰役,立過戰功。關原會戰中屬於西軍,陣亡。東軍的諸將對他的死也感到惋惜。

永原松雲

列傳:丹羽家臣。通曉兵法、典章、和歌。被同僚南部無右衛門憎恨並襲擊時,用柔術避開並從此揚名,但在淺井畷戰之後又丟掉了名聲。

長束正家

列傳:丹羽家臣,主家沒落後為豐臣家效力,成為五奉行之一。精通算術。負責主家收繳賦稅等財政工作。關原會戰中屬於西軍,戰後自盡了。

溝口秀勝

列傳:丹羽家臣,後成為織田家重臣,擔任若狹國政的監察官。本能寺之變後歸屬豐臣秀吉。出兵朝鮮的時候守衛了肥前名護屋城。關原會戰中屬於東軍,保全了領地。

村上義明

列傳:豐臣家臣。與賴勝齊名。最初的丹羽長秀手下。長秀死後,成為秀吉的直臣,因秀吉之令得到堀秀政協助成為大名。關原合戰中屬於東軍。

瀧川一益(城主)

列傳:織田家臣,在各地的會戰中表現活躍,人稱“進也瀧川,退也瀧川”。平定甲斐後,成為關東管領。本能寺之變後和北條軍作戰卻慘敗,以後失去了威勢。

斯波長秀

列傳:織田家臣,斯波義統的次子。轉戰各地,平定信濃後,領有信濃伊那郡。本能寺之變後隸屬于豐臣秀吉麾下,並參加九州征伐等戰役。其後再度領有信濃伊那郡。

斯波秀秋

列傳:也作毛利秀秋。擔任室町幕府管領一職的斯波武衛家的私生子。關原之戰隸屬西軍,貶為平民。之後仕于豐臣秀賴,被大阪夏之陣討死。

佃十成

列傳:加藤嘉明家臣。在關原合戰中留在伊予,擊退了作為毛利家的後院而暴動的河野殘黨及村上元吉軍。因此功被授予6千石及松山城的佃郭。

津田秀政

列傳:織田家庶子。在信長手下成為瀧川一益得力助手。瀧川一益沒落後在信雄、秀吉、家康手下做事。作為旗本享有4千石俸祿,到90歲高夀才離世。

長崎元家

列傳:本為瀧川一益家臣,本能寺之變後先後認織田信雄、豐臣秀吉為主。受秀吉之命成為小早川秀秋的家臣。官員和戰後成為家康之臣。

織田信忠

列傳:信長的嫡子,在鎮壓松永久秀謀反和甲斐平定戰等戰役中立下大功,繼承信長的家業。領有美濃、尾張而國。本能寺之變的時候,在二條禦所自盡。

岡本良勝

列傳:織田家臣,信長的三男。信孝據說是良勝的宅院裡出生的。之後離開主家,在豐臣家仕管並當上伊勢龜山城主。關原之戰從屬西軍,戰後自盡。

小笠原貞慶

列傳:德川家臣,長時的嫡子。流浪各國後,因為得到德川家康的援助而恢復領地,此後為德川家效力。讓兒子秀政迎娶家康的孫女,使兩家關係緊密。

佐久間信榮

列傳:織田家臣。信盛之子。同父親一起被驅逐,父親死後,被赦免後輔佐織田信雄。信雄改易之後輔佐分成秀吉成為禦伽眾。因精通茶道而聞名。

土岐賴芸

列傳:美濃守護,和家臣齋藤道三聯手將兄長政賴放逐後繼承了家督。但不久後其自身也被道三從美濃放逐。曾因暫時和睦而歸國,但又再次被放逐,到處流浪。

德山則秀

列傳:柴田家臣,跟隨主公勝家參加了鎮壓越前一向起義,成為小松城主。勝家死後,歸屬豐臣秀吉。以後,相繼為丹羽家、前田家、德川家康效力。

前田玄以

列傳:豐臣家臣,最初為延曆寺的僧人,後來還俗,未織田信忠效力。本能寺之變的時候保護信忠的嫡子秀信逃出。後來成為豐臣家五奉行之一。

溝口貞泰

列傳:小笠原家臣。為主君貞慶能回到舊領地而費盡心力。作為貞慶的左膀右臂參與政務,同時任侍大將前往各地出戰。後被記載在“溝口家記”中。

山口重政

列傳:德川家臣,最初仕官于織田家臣佐久間信榮,信榮倒臺後成為織田信雄的麾下。在信雄遭到放逐後。接受了家康的邀請。但不久後得罪了家康而遭受禁閉。

織田信雄

列傳:信長的次子,成為伊勢國司北條家的養子,繼承家業。本能寺之變後臣屬於豐臣秀吉。小田原征伐後,拒絕被轉封到德川家康的舊領地而被免職。

雲林院佑基

列傳:長野家臣,長野稙藤之子。雲林院家是長野佑尊(長夜工藤家初代當主佑政的次子)的祖先。雖然被織田信包趕出雲林院城,但之後仕官于織田家。

木造雄利

列傳:織田家臣,木造俊茂之子。娶瀧川一益之女後改姓瀧川。小牧長久手會戰後被命為軍師輔佐豐臣秀吉。關原會戰時隸屬西軍而失去所領。

阪井成政(家臣)

列傳:德川家臣。因山岡景友介紹認識了打算征伐會津的德川家康。因關原合戰立功受賞近江的領地。大阪之陣後列為旗本。

田原重綱(家臣)

列傳:北畠家臣。濱田城主。因受瀧川一益軍的攻擊,父親田原元綱戰死,自己也逃亡美濃。後從屬於織田信雄,在小牧長久手之戰中,戰死於美濃加賀野井城。

土方雄久(家臣)

列傳:織田信雄家臣。信雄被除之後跟隨豐臣秀吉。1599年,同大野治長合謀暗殺德川家康被發現,投奔了常陸的佐竹氏。

九鬼嘉隆(城主)

列傳:織田家臣,志摩海賊眾之一。在木津川口會戰中敗北,因此建造“鐵甲船”並擊潰毛利水軍。藉此功績晉升為大名,而得到“海賊大名”的稱呼。

藤方朝成(家臣)

列傳:北畠家臣,向織田信長的伊勢侵襲軍頭像,為繼承了北畠家的織田信雄效力,後來奉信長之名,謀殺了舊主具教。本能寺之變後追隨豐臣秀吉。

堀內氏善(家臣)

列傳:紀伊豪族。擔任熊野神宮別當。降于豐臣秀吉的紀州征伐軍。攻打朝鮮時率領水軍。關原之戰中從屬西軍,後經左遷,依附於加藤清正。

淺野長政(城主)

列傳:豐臣家臣,秀吉的正室寧子的義弟。作為首席奉行參與主家的執政。秀吉死後,因與石田三成對立而接近德川家康,之後改仕於德川家。

生駒一正(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親正之子。于攻打雜賀等戰事中表現傑出。征伐朝鮮之際,渡海參加蔚山城等戰事。于關原會戰中隸屬東軍,戰後成為贊歧高松城主。

生駒親正(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領贊歧高松17萬石俸祿。主公秀吉死後,他成為三中老之一。關原會戰中屬於西軍,但是由於兒子一正屬於東軍而躲過免職之罰。

小野木重次(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參加了小田原征伐等戰役,領受丹波福智山4萬石俸祿。關原會戰中屬於西軍,攻下了田邊城,但是由於西軍主力戰敗而開城,最後資金。

木村定光(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通稱常陸介。曾參加賤嶽會戰等戰役,領受越前府中10萬石俸祿。擔任出羽國的檢地奉行。後來被豐臣秀次事件牽連,被迫自盡。

桑山重晴(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于賤嶽會戰中防守豐臣軍本陣,對勝利有極大貢獻。之後侍奉秀長,成為和歌山城城代並領有3萬石。曾向千利休學習茶道。

桑山元晴(家臣)

列傳:德川家臣。重晴次子。先跟隨豐臣秀吉,從軍與向朝鮮所派之兵。關原合戰之時從屬於東軍,戰後,在大和禦所領有2萬6千石的俸祿。

百安信(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參加過山崎會戰等戰役,立下戰功。後來成為織田秀信的家老。關原會戰中勸說秀信加入東軍失敗,之後隸屬西軍而戰敗。戰後仕官於山內一豐。

野村直隆(家臣)

列傳:淺井家臣。橫山城主。主家滅亡後侍奉豐臣家。擔任鐵炮頭常在各地轉戰。關原之戰是從屬西軍,參與了對伏見城的進攻。

日根野弘就(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開始時為齋藤家效力,與織田信長作戰。主家滅亡後加入淺井家,淺井家滅亡後,為豐臣家效力。研究出了會戰中實用的頭盔“日根野缽”。

堀秀村(家臣)

列傳:淺井家臣,鐮刃城主。姊川之戰倒戈至織田家。後被淺井家奪走鐮刃城後,拼死奮戰,又奪回鐮刃城。後入仕于豐臣家。

增田長盛(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五奉行之一,負責檢地等工作。豐臣秀次死後,領受大和郡山20萬石俸祿,關原會戰的時候在大阪城守衛豐臣秀賴。戰後自盡而死。

村井貞勝(城主)

列傳:織田家臣,家中頭號使僚。擔任京都所司代,從事京都治安維護、宮廷的修築等,協助主公信長治理內政。本能寺之變時,遭明智光秀軍包圍,於二條禦所戰死。

京極高次(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高吉之子。因為妻妹而和秀吉成為姻親,並未豐臣家效力。領受近江大津6萬石的俸祿。關原會戰中屬於東軍,鎮守居城,在大津阻止了部分西軍。

楠木正虎(家臣)

列傳:足利家臣,當代第一的書法家。自稱是楠木正成後裔。因為主君足利義輝被殺害而仕官于松永久秀。之後歷任織田信長及豐臣秀吉的右筆一職。

塙安友(家臣)

列傳:織田家臣,直政之子。本能寺之變後先仕官於佐佐家,後仕于豐臣秀次。秀次死後成為浪人,于關原會戰中隸屬於東軍。並在戰後于成為江戶的兒科醫師。

細川昭元(家臣)

列傳:織田家臣。晴元的嫡長子。擁護足利義昭上到京都歸屬織田信長。因義昭的忌諱改名昭元,娶了信長的妹妹犬為妻。擔任信長蹴鞠的對手。

湯淺隆貞(家臣)

列傳:大谷家臣,在關原會戰為自盡的吉繼介錯。在掩埋吉繼介錯的首級時被敵將藤堂高刑發現。他向藤堂高刑請求對主公首級的埋葬地保密,隨後交出了自己的首級。

一色滿信(城主)

列傳:丹後的戰國大名,義道之子。父親死後投靠家臣稻富佑直,與細川藤孝軍作戰。由於明智光秀的調停而講和,之後迎娶藤孝之女。但是因為再度背叛而被殺害。

一色義清(家臣)

列傳:丹後的戰國大名。侄子滿信被細川藤孝謀殺後,進入弓木城繼承一色家。但是被細川忠興包圍了城池,沖入敵陣而戰死。

細川藤賢(家臣)

列傳:典廄細川家當主,在織田信長擁立足利義昭上京時,臣屬於足利家。在義昭和信長對立之際諫言不應舉兵,但仍與義昭同進退而敗戰。其後仕官於信長。

松井康之(家臣)

列傳:足利家臣,於主公足利義輝橫死後改仕細川藤孝,在丹後平定戰等戰事中表現傑出。于關原會戰中隸屬東軍,領有豐後杵築2萬6千石。同時也是有名的茶人。

明智光秀(城主)

列傳:織田家臣,因出眾的才智與修養而被重用,後突起叛變,於本能寺擊敗信長。但事後失策,短命的政權被人稱為“三日天下”,山崎會戰中敗北,死於逃亡途中。

荒木氏綱(家臣)

列傳:丹波的豪族,細工所城主。其武藝之高超遠近馳名。波多野家滅亡後,以兒子氏清代替自己為明智光秀效力。氏清在山崎會戰中陣亡。

齋藤利三(家臣)

列傳:齋藤家臣,主家滅亡後,成為明智光秀的家老。參加了本能寺之變,並在山崎會戰中戰敗被俘,遭到斬首。女兒春日局曾擔任過將軍德川家光的乳母。

多賀貞能(家臣)

列傳:淺井家臣,在主家滅亡後改仕于織田家。因在本能寺之變時跟隨明智光秀,其後領地遭到沒收。收堀秀重的次子秀種作為他的女婿,並使之繼承家業。

多賀秀種(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堀秀重次子。關原合戰中從屬西軍,參與進攻大津城之戰。戰後被貶,後依靠外甥堀秀治到了前田利常手下,從軍於大阪之陣。

三好康長(城主)

列傳:三好家臣。長慶的叔父,自稱“笑岩”。敗給織田信長的上洛軍,成為其臣下。引誘了許多阿波、贊歧的國眾加入織田家。本能寺之變後追隨豐臣秀吉。

平盛長(家臣)

列傳:畠山家臣。在鐮倉時代活躍在平一揆的首領的末裔。主家滅亡後依次為織田信長,禮臣秀吉,禮臣秀次效力。秀次死後登上高野山隱居。

土岐賴次(家臣)

列傳:松永家臣。賴芸次子。因哥哥賴榮受父親責罰而稱為嫡子。同父親一起受到流放,後輔佐松永久秀。久秀死後,先後輔佐豐臣家和德川家。

三好政康(家臣)

列傳:三好家臣,三好三人眾之一。和松永久秀一起殺害了將軍足利義輝。敗給織田信長的畿內平定軍,爾後逃亡。後來為豐臣家效力,在大阪夏之陣中陣亡。

安見勝之(家臣)

列傳:畠山家臣。信國的兒子。使用鐵炮的好手。主家滅亡後效力於禮臣秀吉,獲得伊予國1萬石領地。關原之戰加入了西軍,沒落後效力前田家。

蜂屋賴隆(城主)

列傳:織田家臣,黑母衣眾之一。先後為齋藤家和織田信長效力。之後率領機動部隊在各地活躍。本能寺之變後歸屬豐臣秀吉,領受越前敦賀5萬石俸祿,官拜“侍從”。

小出秀政(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在和泉an和田領有3萬石俸祿。受主君秀吉之托輔佐秀賴。雖然關原合戰時從屬西軍,因次子秀家投奔東軍而獲得了領土。

小出吉政(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秀政的嫡子。在但馬出石領有6萬石俸祿。在關原合戰時從屬西軍,參加了丹後田邊城攻略戰。因其弟秀家投奔東軍而獲得了領土。

十河存保(家臣)

列傳:三好實休之子。後來成為叔父十河一存的養子。依附豐臣秀吉,奪回了被長宗我部家搶走的贊歧。在九州征伐時擔任先鋒,于豐後戶川合戰中戰死。

和久宗是(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進攻小田原時曾說服伊達政宗參戰。秀吉逝世後,仕于伊達家,但大阪之陣開始後即返回豐臣家。身著白衣沖入敵陣戰死。

山崎片家(城主)

列傳:六角家臣,山崎城主。與主公義治不和,遂為織田信長效力。本能寺之變後,曾一度隸屬明智光秀。但是後來投靠豐臣秀吉,領取攝津三田2萬3千石俸祿。

安井道頓(家臣)

列傳:大阪人。剃髮自稱道頓。因挖掘大阪城外壕之功績而被豐臣秀吉任命為開拓道頓掘。以豐臣軍的名分參加大阪之陣而戰死。

山崎家盛(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片家的嫡子。負責伏見城的建築工程等。關原會戰中屬於西軍,但是由於親戚池田輝政的努力而躲過免職的責罰。

後藤高治(家臣)

列傳:六角家臣,賢豐的次子。父親于“觀音寺騷動”死亡後,由他繼承了家業。與進藤家並稱“兩藤”,是義治的重臣。其後敗給織田信長的上洛軍並投降。

近藤賢盛(家臣)

列傳:六角家臣。投降了織田信長的上洛軍。之後作為佐久間信盛的協力,隨軍前往各地。信盛左遷以後成為了旗本的一員。本能寺之變後成為蒲生氏鄉的幫手。

羽柴秀吉(城主)

列傳:戰國躥升第一快的傳奇人物。為織田信長效力,以傑出的智謀與名望為武器,嶄露頭角。本能寺之變後,相繼打敗明智光秀和柴田勝家等人,稱霸天下。

赤松則房(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義佑之子。得到播磨置鹽1萬石俸祿。參加了賤嶽會戰、小牧長久手會戰、四國征伐,加增阿波住吉1萬石俸祿。也于朝鮮戰役時出兵。

赤松廣秀(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赤松政秀之子。向藤原惺窩學習漢學。雖在關原會戰中倒戈至東軍,但因縱火燒了因幡鳥取城,因此德川家康命其自盡。

足立重信(家臣)

列傳:加藤家臣,于關原會戰中負責在主公嘉明的居城伊予松前城留守。順利擊退毛利軍,因而成為家老。擅於河川工事,在領內整治灌溉和防洪。

飯田覺兵衛(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人稱覺兵衛。為加藤清正旗下的侍大將。于征伐朝鮮時建造龜甲車,並在晉州城攻略中使用。精通土木技術,因此參與熊本城的建築工程。

石田正澄(家臣)

列傳:豐田家臣。關原之戰時,與父親正繼共同守衛弟弟三成的居城佐和山城。西軍戰敗後,受到小早川秀秋等的攻擊,城池失陷時與一族一起自盡了。

石田正繼(家臣)

列傳:三成的父親,文武雙全,據稱精通日中文化。擔任佐和山城代,同時輔佐三成。關原之戰受到被東軍的攻擊,城池失陷時自盡。

石田三成(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作為五奉行首席,參與國政。其主秀吉死後,指揮西軍與德川家康戰于關原,但由於眾將不服制禦而敗,於京都被斬首。

伊東長實(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因是日向國伊東氏的遠房族親,故保護了當時的流浪的伊東佑兵。在大阪之戰中作為七頭組首領一直居於大阪城,但戰敗後被原諒,侍奉於德川家。

井上之房(家臣)

列傳:黑田家臣。黑田八虎之一。從職隆開始侍奉了黑田家前後四代的忠臣。在石垣原之戰中跟隨黑田孝高出征獲得了很高的戰功。在長政死亡後發生的“黑天騷動”中,為藩的延續作出了很大貢獻。

大谷吉繼(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關原會戰中從屬西軍,為了摯友石田三成抱病奮戰。雖擊退了藤堂高虎軍,但是卻遭到叛變的小早川秀秋攻擊,戰敗後自盡。

大村由己(家臣)

列傳:羽柴家臣。播磨出身。織田家攻打播磨時擔當了羽柴秀吉的右筆。有文才,善於創作能劇能,並著羽柴秀吉的軍記《天正記》。

垣見一直(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擔任金切裂指物使番,領地為豐後富來2萬石。關原之戰中從屬西軍,在美濃大垣城建造籠城,相良賴房等叛至東軍後將其殺害。

片桐且元(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賤嶽七槍之一。作為主公秀賴的老師,為了主家的存續而奔波,但是由於被懷疑勾結德川家康。離開了大阪城。以後跟隨了德川家康。

片桐貞隆(家臣)

列傳:豐臣家家臣。且元的弟弟。小田原征伐戰時從軍。豐臣秀吉死後侍奉豐臣秀賴,然而被懷疑在方宏寺撞銘事件中內通德川家,和其兄一起被放逐出大阪城。

加藤清正(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賤嶽七槍之一。出兵朝鮮時表現活躍,留下了“虎加藤”的佳話。秀吉死後,與石田三成對立,關原會戰中屬於東軍,得到了肥後熊本52萬石俸祿。

加藤嘉明(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賤嶽七槍之一。智勇雙全,獲得好評。作為豐臣水軍的主力在各地的會戰中表現活躍,關原會戰中屬於東軍,領受伊予松山20萬石俸祿。

菅正利(家臣)

列傳:黑田家臣。黑田二十四騎之一。在賤岳合戰初次出陣。在九州征伐和城井長房的戰鬥中活躍,且因關原合戰中殺死島左近的出色功勞被允許穿朱具足。

木村又藏(家臣)

列傳:黑田家臣。加藤十六將之一。先從屬於六角義賢被取了膽小又藏的異名,但在八幡神的加護下成為了無敵的勇士。因清正的命令,在大阪之陣時加入豐臣一方。

栗山善助(家臣)

列傳:黑田家臣,黑田八虎之一。侍奉于黑田官兵衛的重臣。在關原之戰中,與義弟母裡太兵衛一同跟隨黑田官兵衛,與禮後的大友軍作戰。

黑田官兵衛(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擔任主公秀吉的參謀,為秀吉的統一天下作出了重要貢獻。但是其卓越的戰略才能令人畏懼,俸祿被限制為豐前中津12萬石。

黑田職隆(家臣)

列傳:小寺家臣,姬路城主。討伐播磨的豪族香山重道而立下功績,因此娶得主公政職的養女,並升任家老。後來獲賜“小寺”之姓以及“職”這個字。

郡宗保(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層擔任馬回。于關原會戰中隸屬西軍而參加攻擊大津城的戰役。並以主公秀賴之貼身侍衛的身份,負責與各大名交涉。大阪城陷落時追隨秀賴而死。

小西行長(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界的富商小西隆佐之子。出兵朝鮮的時候擔任先鋒。關原會戰中屬於西軍而戰,但是戰敗,被斬首。作為熱心的天主教徒而聞名。

後藤又兵衛(家臣)

列傳:黑田家臣,擔任侍大將,但是被懷疑謀反而淪為浪人。後來應豐臣秀賴之邀,進入大阪城。招兵買馬後與德川軍奮戰,但是在大阪夏之陣中戰死。

竹中重利(家臣)

列傳:竹中半兵衛的堂兄。豐臣秀吉的隨侍。關原合戰之時受黑田官兵衛邀請參加東軍。戰後領大分城、整備城池修建港口,為後續發展打下基礎。

立原久綱(家臣)

列傳:尼子家臣,與侄子山中幸盛一起擁立尼子勝久,努力復興主家。播磨上月城陷落後,雖然遭到毛利軍俘虜,但是逃脫到京都。後來前往阿波國出仕蜂須賀家。

谷衛友(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在小田原征伐戰時從軍。關原合戰時雖然從屬西軍與小野木公鄉一同行動,後反叛,投降東軍保全領地。

野村幸成(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在攻佔北條一役中立功,被任命為黃母衣眾。秀吉死後侍奉秀賴。為七手組一員。大阪之戰中,歲驍勇奮戰仍戰敗,從而自盡。

蜂須賀家政(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正勝的嫡子,被伊達政宗成為“阿波的老狐狸”。關原會戰的時候讓兒子至鎮屬於東軍,以圖阿波德島藩的安泰。氣候主導藩政,確立了德島藩的體制。

蜂須賀小六(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首席家老。幫助建築墨俁一夜城,後作為秀吉的參謀在民政、策略等方面發揮才能。討伐四國後,為牽制長宗我部家,而領受阿波德島18萬石俸祿。

速水守久(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以近習組頭身份參加了小牧長久手會戰及小田原征伐。秀吉死後改仕秀賴,並成為七手組頭之一。最後于夏之陣時,追隨秀賴自盡而死。

平岡賴勝(家臣)

列傳:小早川家臣,流浪各國後,成為小早川家的家老。關原會戰中串通黑條長政,使主公秀秋叛變至東軍。在秀秋死後轉而投靠德川家。

平野長泰(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賤嶽七槍之一。在關原會戰時從屬於東軍。大阪之陣的前夕,歲向德川家康告知他要進入大阪城一事,但被深恐生變的家康將之留置于江戶城。

福島正則(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賤嶽七槍之首,創“七槍破敵陣”。關原會戰中,作為東軍的主力奮戰,得到了安藝廣島49萬石俸祿。但是因為擅自修築居城廣島城,而遭到減封。

堀尾吉晴(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性情溫和,外號“佛茂助”。主公秀吉死後,成為三中老之一,在關原會戰中兒子忠氏屬於東軍,得到了出雲松江24萬石的俸祿。

前野忠康(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長康女婿。以舞兵庫之名聞名。若江八人眾之一。被秀次重用,在秀次自盡後成為浪人。之後來到石田三成手下,在關原之戰中奮戰而死。

前野長康(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與蜂須賀正勝一起協助建設墨俁一夜城,氣候作為秀吉的得力幹將表現活躍,領受但馬出石5萬石俸祿。最後在豐臣秀次事件中受連累,而自盡。

村田吉次(家臣)

列傳:黑田家臣。黑田二十四騎之一。身為寶藏院流槍術的免許皆傳極富武勇,被允許使用朱槍。一方面性情暴躁,一旦意見不一致甚至會虐殺領內民眾。

母裡太兵衛(家臣)

列傳:黑田家臣,與後藤基次並列為家中屈指可數的猛將。將福島正則敬的一大杯酒一飲而盡,而獲得名槍“日本號”。當時的英姿被喻為“黑田節”並流傳至今。

脅阪安治(家臣)

列傳:豐田家臣,賤嶽七槍之一。主公秀吉征伐中國的時候,打敗“丹波的赤鬼”赤井直正,立下大功。關原會戰中,叛變到東軍,保全了領地。

羽柴秀長(城主)

列傳:秀吉的異父弟,作為兄長的左右手,為其八野貢獻良多。性情溫和,人緣極好,擔任秀吉的其他大名的調停工作。較秀吉早逝,諸將為他的死痛惜不已。

青木一矩(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參與賤岳合戰,因功在越前北莊領有20萬石的俸祿。關原合戰時從屬西軍,因病在床,戰後病逝,被貶為平民。

太田垣輝延(家臣)

列傳:山名家臣,竹田城主,太田垣家為山名四天王之一。後被毛利家從織田家策反,轉而攻擊羽柴秀吉,雖然一時奪回了居城,結果還是敗北後逃亡。

藤堂高虎(家臣)

列傳:包含德川家康,先後為7名主公效力,每更換一次主公俸祿都有所增加,領受伊勢安濃津32萬石。會戰中經常擔任先鋒,英勇奮戰,還負責過許多城池的建築。

細川興元(家臣)

列傳:藤孝的次子。跟隨信長與松永久秀戰鬥,在小田原征伐與關原之戰中均立有戰功。後與兄長忠興對立隱居於京都,被德川秀忠召回。

細川忠興(家臣)

列傳:織田家臣,藤孝之子。雖然娶明智光秀之女為妻,但是本能寺之變後加入豐臣家。關原會戰中屬於東軍,領受豐前中津39萬6千石俸祿。利休七哲之一。

細川藤孝(家臣)

列傳:足利家臣,主公義輝橫死後,在擁立義輝之弟義昭時有很大的貢獻。此後由於對形勢的正確判斷,保住了細川家的命脈。以通今博古的文人而聞名。

本多利朝(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利久之子。高取城主。關原合戰隸屬東軍,居城中城主不在。因此受西軍攻擊時居城被掠奪,戰後領土還原。

本多利久(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初名為水野半右衛門,在岩倉城主織田信安手下做官。後衛豐臣秀長所屬,脅阪安治轉封為高取城主,給予2萬5千石的俸祿。

八木禮信(家臣)

列傳:山名家臣,八木城主,八木家為山名四天王之一。敗北于羽柴秀吉的但馬侵攻軍後頭像,之後作為秀吉的屬下參加了因幡國的侵攻戰,有守衛若櫻鬼城的大功。

宮部繼潤(城主)

列傳:淺井家臣,最初為比睿山的僧人。主家滅亡後臣屬織田信長。作為羽柴秀吉率領的中國征伐軍的先鋒,就任因幡鳥取城主。晚年成為秀吉身邊的智囊之一。

龜井茲矩(家臣)

列傳:尼子家臣,主家滅亡後為豐臣家效力,擔任鹿野城主。致力於填海造田、修建排水系統等基礎設施,振興領地內的產業。並且得到許可派遣貿易船至暹羅(泰國)。

木下重堅(家臣)

列傳:荒木家臣。擔任過主君村重的侍童。主家沒落後效力禮臣秀吉,被賜予木下姓,獲得領地因幡若櫻2萬石。關原之戰時加入西軍,戰後自盡。

田中吉政(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最初跟隨宮部繼潤,擔任豐臣秀次的家老,領受三河岡崎5萬石俸祿。關原會戰中隸屬東軍,因俘虜了石田三成之功而拜領築後柳川32萬石。

吉岡定勝(家臣)

列傳:山名家臣,房己尾城主。對抗羽柴秀吉的因幡征伐軍,奪下千成瓢簞的馬標,使其威名遠播。但是在鳥取城陷落後逃亡,前往投靠女兒夫婦,回歸務農生活。

織田長益(城主)

列傳:信秀的十子,號有樂齋。向千利休學習茶道,成為利休七哲之一。其兄信長死後臣屬豐臣家,因與德川家私通所以在大阪之陣前夕撤出了大阪城。

石川貞清(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擔任尾張犬山城主。關原合戰時從屬西軍英勇戰鬥。戰後,被貶為平民免去一死。之後剃髮號稱宗林,在京都從事金融業。

瀧川益重(城主)

列傳:瀧川家臣,瀧川一益的堂兄弟,另一說是侄兒。本能寺之變後,與瀧川一益一起投靠柴田勝家。于北伊勢和羽柴秀吉軍展開激戰。後來改仕秀吉,參與九州征伐。

前田慶次(家臣)

列傳:戰國第一奇人,瀧川益重之子,前田利家之兄利久的養子。極善使槍,風雅之道造詣亦高,號稱“戰國第一傾奇者”、“無雙之歌舞伎者”。

山村良勝(城主)

列傳:木曾家臣,良侯之子。關原會戰中屬於東軍,與千村良重一起平定了木曾,還攻打了尾張犬山城。後來為尾張德川家效力,參加了大阪之陣。

山村良侯(家臣)

列傳:木曾家臣,良利之子。即使主家轉封後仍然留在木曾家。關原會戰時從屬東軍,雖遭西軍俘虜但不久後被釋放。戰後,德川家康命其管理木曾福島的關所。

木曾義昌(家臣)

列傳:信濃木曾穀的豪族,義康的嫡子。娶武田信玄之女為妻。後來織田信長勾結,釀成武田家滅亡之因。本能寺之變後屬於德川家康,被轉封到下總。

村井長賴(城主)

列傳:前田家臣,是前田家的股肱之臣,攻打伊勢有功而被利家賜一“又”字,從此名為又兵衛。與奧村長福一起作為前田家的重臣,位至金澤奉行,領1萬石後隱居。

富田重政(家臣)

列傳:前田家臣,景政的招贅女婿。人稱“名人越後”的富田流劍術高手。在末森城的戰鬥中立下頭功。另外于關原會戰、大阪之陣中也表現活躍。

神保氏張(城主)

列傳:越中的豪族,森山城主。最初隸屬於上杉家,後來加入織田家的佐佐成政麾下。追隨成政移封肥後,與國人一揆交戰。成政死後改侍德川家。

可兒才藏(城主)

列傳:福到家陳,擔任侍大將。向寶藏院胤榮學習槍術,創“寶藏院流槍術”。因在關原會戰中將斬落的首級都用竹子挑著作為標幟,而得到了“竹之才藏”之名。

長連龍(家臣)

列傳:畠山家臣,續連的次子。父親和兄長綱連死後,還俗並繼承家業。仕官于織田信長,成為能登福水城主並恢復了原領地。後來成為前田利家的得力手下。

金森長近(城主)

列傳:織田家臣,赤母衣眾之一。跟隨柴田勝家,為平定北陸作出了貢獻。勝家死後閒居,後來為豐臣秀吉效力。專長茶道,是利休七哲之一。

金森可重(家臣)

列傳:織田家臣,長屋景重之子,後來成為長近的養子。于養父死後繼承家督。參加大阪之陣並立下戰功。和養父一樣喜好茶道,並在茶會記中流民。

德永壽昌(城主)

列傳:柴田家臣,賤嶽會戰的時候與主公勝豐一起投入到豐臣秀吉的麾下。秀吉死後,遠渡朝鮮向全軍傳達撤退命令。關原會戰中屬於東軍。

拜鄉家嘉(家臣)

列傳:柴田家臣,大聖寺城主。在北路戰線的柴田勝家一起立下戰功。在賤岳之戰原本壓制了羽柴軍,但被羽柴秀吉捉到機會反擊而轉為劣勢,最後戰死。

渡邊勘兵衛(城主)

列傳:阿閉家臣,主家滅亡後,先後為豐臣、中村、增田、藤堂家效力。豐臣秀吉征伐小田原時,他第一個攻入伊豆山中城,得到秀吉的讚賞。大阪之陣後成為浪人。

阿閉貞征(城主)

列傳:淺井家臣,山本山城主。主家滅亡後跟隨織田信長,參與了越前進攻。本能寺之變後投靠明智光秀,但在光秀死後,與其子貞大一同被殺害。

平塚為廣(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參加了小田原征伐等戰役。關原會戰中屬於西軍,代替生病的大谷吉繼率領大穀軍。與叛變的小早川軍英勇奮戰,陣亡。

毛受勝照(城主)

列傳:柴田家臣,以主公勝家之侍從領隊的身份領受1萬石俸祿。賤岳會戰中柴田軍潰敗時,頑強阻擊羽柴軍的追擊。讓勝家撤退到越前後,與兄長一起戰死沙場。

稻富佑直(城主)

列傳:一色家臣,稻富流炮術的始祖。主家滅亡後歸屬細川忠興,負責教授鐵炮。後來為德川家效力,擔任幕府鐵炮方之職,為國友鍛冶集團的組織化而努力。

遠藤慶隆(城主)

列傳:美濃的豪族,郡上八幡城主,為豐臣秀吉效力。小牧長久手會戰的時候,被懷疑與織田家勾結,因此被減封。關原會戰中屬於東軍,戰後恢復了舊領地。

加藤光泰(家臣)

列傳:侍奉過齊藤龍興、豐臣秀吉,在進攻淺井、攻佔播磨三木城中立功。小田原之戰後成為甲府城主。文祿之戰中遠渡朝鮮,後回國病逝。

河尻秀隆(家臣)

列傳:織田家臣,黑母衣眾首席。輔佐信長的嫡子信忠。在甲斐平定戰中表現活躍,因此戰後被封與甲斐一國。本能寺之變後,死於甲斐的國人一揆。

河尻秀長(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苗木城主,秀隆之子。參加了小牧長久手會戰、小田原征伐戰等。出兵朝鮮時負責守衛肥前護屋城。關原會戰中屬於西軍,陣亡。

佐藤堅忠(家臣)

列傳:美濃當地人。與齊藤家家臣佐藤忠能同族,佐藤信則之子。之後作為伏見城的普請奉行侍奉豐臣家,在侍奉德川家時參與了駿府城建城工作。

遠山友忠(家臣)

列傳:美濃的豪族,苗木城主。友勝之子。加入織田家,和武田家戰鬥。讓信玄女婿木曾義昌倒戈至織田家。後因與森長可爭鬥失敗而出奔,改投德川家康。

遠山友政(家臣)

列傳:美濃豪族。苗木城主。友忠之子。因與金山城主森長可相爭而離開所居之地,依附於德川家康。關原之戰中從屬東軍打破河尻秀長,奪回了居城。

安藤守就(城主)

列傳:齋藤家臣,美濃三人眾之一。主家滅亡後為織田信長效力,但是後來被趕走。趁著本能寺之變,起兵欲恢復舊領地,不過與稻葉一鐵作戰失敗而死。

稻葉一鐵(城主)

列傳:齋藤家臣,美濃三人眾之一。主家滅亡後為織田信長效力。在姊川會戰中從側面突擊淺井軍,為己方帶來勝利。性格頑固,“一徹”一詞起源於她。

市橋長勝(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參與了九州征伐、小田原征伐戰關原合戰之時則從屬東軍也參與了大阪之陣。因此功加封越後三條4萬1千石。

伊藤盛正(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父親盛景死後,繼任家主位,領地為3萬4千石的美濃大垣。關原之戰中從屬西軍,戰後被沒收領地並驅逐。後侍奉前田利常。

稻葉貞通(家臣)

列傳:織田家臣,一鐵的長子。本能寺之變後侍奉豐臣秀吉。關原會戰時跟隨織田秀信隸屬於西軍,爾後降服於東軍。戰後領有豐厚臼杵5萬石。

稻葉重通(家臣)

列傳:織田家臣。一鐵的庶長子。本能寺之變後到豐臣秀吉手下,擔任馬回之位。參與小牧長久手合戰和九州征伐之戰,父親死後,在美濃清水領有1萬2千石的俸祿。

稻葉典通(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貞通長子。征伐九州之時,受主君秀吉責罰而受到緊閉,之後恢復在各地參與合戰。父親死後繼承家業,出陣大阪之陣。

氏家行廣(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卜全之子。參加了小田原征伐戰,領受伊勢桑名2萬2千石。關原會戰中屬於西軍,戰後流浪。進入大阪城,大阪夏之陣中為豐臣秀賴殉死。

橫山長隆(家臣)

列傳:前田家臣,在美濃稻葉良通手下任職,後因持刀傷人逃亡越前,侍奉金森長近,後歸附前田利家手下。在賤岳之戰中率領後衛部隊,最終戰死。

三雲成持(家臣)

列傳:六角家臣,兄長賢持死後,他繼承了家業。《六角氏式目》中和父親定持一起署名。主家滅亡後,流浪了一段時間,後來為織田信雄、蒲生氏鄉效力。

織田信孝(家臣)

列傳:信長的三子,成為伊勢的豪族神戶具盛的養子,繼承家業。本能寺之變後,聯合柴田勝家對付羽柴秀吉但是敗北,最後奉秀吉之命自盡。

神戶具盛(家臣)

列傳:伊勢的豪族,神戶城主。收織田信長的三子信孝為養子。雖然被幽禁在近江日野城,但是在信孝出征四國時獲得解禁,並負責留守。

國府盛重(家臣)

列傳:伊勢豪族。國府城主。國府家為關家庶流。從屬於織田信雄。小牧長久手合戰中隨軍參戰,一說戰死于加賀井城,另一說其敗給蒲生氏鄉軍後逃亡尾張。

關一政(家臣)

列傳:伊勢的豪族,龜山城主,盛信的次子。為蒲生家效力,在奧州征伐時表現活躍,在關原會戰中屬於東軍,領受伯耆黑阪5萬石的俸祿,後來由於內亂被免職。

關盛信(家臣)

列傳:伊勢的豪族,龜山城主。向織田信長的伊勢侵襲軍投降。本能寺之變後追隨豐臣秀吉。後來成為蒲生氏鄉的得力手下,跟隨氏鄉轉封,移居到會津。

關盛吉(家臣)

列傳:柴田家臣,盛信之子。主公勝豐死後改仕蒲生氏鄉,在九州征伐等戰役中相當活躍。後來於主家內鬥之際出奔,改仕兄長一政。一政被貶後投靠土井利勝。

長尾種常(家臣)

列傳:神戶家臣,是山路紀伊守正幽的長子,起初成為山路久之丞。在織田信雄接收神戶城後投靠福島正則。在關原會戰中與岐阜城外與西軍交戰。

斯波義東(城主)

列傳:織田家臣,斯波義統的三子。擔任織田信雄的家老,松島城主。于小牧長久手會戰之前,因豐臣秀吉的計謀,與岡田重孝等人在長島城被殺。

木造具政(家臣)

列傳:北畠家臣,北畠晴具之子。繼承木造家。背棄其兄具教,投降織田信長。後來隸屬于織田信雄。于小牧長久手之戰,敗于蒲生氏鄉軍。

木造長正(家臣)

列傳:織田家臣,木造城主,具政之子。主公信雄被貶後,成為織田秀信的家老。于關原之戰時,企圖說服秀信協助東軍,但是失敗。戰後改仕於福島正則。

田丸直昌(家臣)

列傳:蒲生家臣,田丸城主。迎娶主公氏鄉之妹。之後領取美濃岩村4萬石。由於在關原會戰中隸屬西軍,而被貶並放逐到越後,但不久後就被赦免。

森本具俊(家臣)

列傳:北畠家臣。台城(森本城)城主。俊信之子。據傳為木造家的一族。率領士15人、兵50人。從屬於木造家,進攻伊勢松島城時參戰並戰死。

織田信澄(城主)

列傳:信勝之子,為伯父信長效力。娶了明智光秀之女為妻。其器量之大被讚譽為“絕世逸品”,但在本能寺之變時被表兄弟信孝殺死。

安養寺氏種(家臣)

列傳:淺井家臣,近江的豪族。促成了淺井長政和織田信長的妹妹阿市的姻緣。姊川會戰中被織田家俘虜。但因為進言不可追擊淺井軍,而被釋放了。

朽木元綱(家臣)

列傳:近江的豪族,晴綱之子。織田信長撤離越前時負責帶路,此後歸屬織田家。本能寺之變後為豐臣秀吉效力。關原會戰中叛變加入東軍。

蒲生賢秀(城主)

列傳:六角家臣,定秀之子。藉由信長三子信孝成為其妹夫神戶具盛的養子之緣,而在信長上洛時加入織田家。本能寺之變時保護了信長的妻兒。

蒲生氏鄉(一門)

列傳:織田家臣,賢秀之子。娶主公信長之女為妻。本能寺之變後為豐臣秀吉效力,表現活躍,領受陸奧會津92萬石俸祿。文武優秀,據說秀吉也懼怕他的才能。

蒲生元珍(家臣)

列傳:織田家臣。其父茂綱死後,繼承了家督之位繼續持有領地。作為佐久間信盛的協力隨軍前往各地。本能寺之變後歸屬織田信孝。之後效力前田家。

橫山喜內(家臣)

列傳:蒲生家臣,在征伐九州時立功,受賜蒲生之姓與“鄉”字,名為蒲生鄉舍。後來離開蒲生家而侍奉石田三成。在關原會戰時壯烈戰死。

瀧野吉政(城主)

列傳:伊賀的豪族,柏原城主,貞清之子。面對織田信長的伊賀侵略軍,雖然率領著國內的豪族聯軍頑強抵抗,但是仍然敗北。戰後將居城拱手讓給筒井順慶。

三好政勝(城主)

列傳:細川家臣,檟並城主,政長之子。與殺害父親的三好長慶爭鬥。長慶死後,與三好三人眾和解。投降于織田信長的畿內平定軍。後來先後為豐臣及德川家效力。

池田恒興(城主)

列傳:織田家臣,和信長同一位乳母。在姊川會戰等戰役中表現出色。本能寺之變後成為織田家四宿老之一,加入羽柴秀吉一方,參加小牧長久手會戰,陣亡。

池田輝政(家臣)

列傳:織田家臣,恒興的次子。本能寺之變後歸屬豐臣家,在各地表現活躍。關原會戰中屬於東軍,戰後領受播磨姬路52萬石俸祿,人稱“姬路宰相”。

池田知正(家臣)

列傳:攝津的豪族,池田城主,長正之子。與兄長勝正放逐後繼承了家業。聯合三好三人眾與織田信長敵對,但是後來投降。臣屬於支配攝津的荒木村重。

小山隆重(城主)

列傳:紀伊當地的豪族,隸屬於下野小山家的庶流。在豐臣秀吉的紀州征伐戰中投降,得到本領安堵。之後于關原之戰中從屬於西軍,受到了改易的懲罰,最後戰死於大阪冬之戰。

野長瀨盛秀(家臣)

列傳:紀伊當地的豪族,野長瀨盛次的兒子。野長瀨家是八幡太郎的兒子,源義忠的後代。在紀州征伐戰中抵抗豐臣秀吉敗北後投降,之後與其他族人一起被豐臣家殺害了。

湯川直春(家臣)

列傳:紀伊當地的豪族,湯河直光之子,父親死後,繼承了家督的位置,在紀州征伐戰中與豐臣秀長對抗,最後投降了,得到本領安堵。之後被秀長毒殺而亡。

山內一禮(城主)

列傳:織田家臣,妻子千代的內助之功廣為人知。本能寺之變後歸屬豐臣秀吉。關原會戰的時候向德川家獻上居城掛川城,戰後,得到土佐高知24萬石俸祿。

有馬則賴(家臣)

列傳:播磨的豪族,重則之子。侍奉豐臣秀吉,參與九州征伐及征伐朝鮮等戰事。秀吉死後改仕德川家康,參與關原會戰,並於戰後獲得攝津三田3萬石領地。

石野氏滿(家臣)

列傳:別所家臣,和主公長治固守三木城與羽柴秀吉交戰,殺死羽柴家臣古田重則,有著許多傑出事蹟。長治死後便改屬秀吉。之後又改仕前田利家。

伊東佑兵(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義佑之子。擔任豐臣秀吉的九州征伐軍的先鋒,恢復了日向飫肥的舊領地。也參加了出兵朝鮮的行動。關原會戰中屬於東軍,戰後病死。

糟屋武則(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出身於播磨。賤嶽七槍之一。關原會戰時隸屬於西軍,參加攻擊伏見城等戰事。戰後雖然遭貶,但是後來被提拔擔任幕臣。

川崎佑長(家臣)

列傳:伊東家臣,木井城主,人稱駿河守。跟隨主公義佑離開豐後。據說為了救濟窮人而釀酒與織布賣錢。當主家取回領地後,成為酒穀城主。

衣笠范景(家臣)

列傳:別所家臣,衣笠城主。衣笠家是赤松家的分家,曾有一段期間臣屬於三好長慶並轉戰各地。和羽柴秀吉的侵攻軍交戰後敗北。有下野與戰死這兩種說法。

五藤為重(家臣)

列傳:山內家臣。跟隨山內一豐幾乎參與了所有合戰。在天正大地震中救出了一豐的妻子。氣候也在小田原征伐,關原合戰等時候建立了功勳。

寺澤廣高(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出兵朝鮮的時候,負責肥前名護屋城的建築工程。作為主公秀吉的親信,進行兵力輸送、補給、船舶的雲航管理等工作。關原會戰中屬於東軍。

中村一氏(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擔任岸和田城主。主公秀吉死後,成為三中老之一,領受駿河府中14萬石俸祿,關原會戰中屬於東軍,但是在決戰前夕病逝。

中村忠滋(家臣)

列傳:別所家臣,佯言以女兒為人質,暗算羽柴軍並將其擊退。三木城陷落後,因有犧牲女兒那樣的忠誠而受到好評,後為秀吉所用。

別所重棟(家臣)

列傳:別所家臣,別所就治之子。擔任外甥別所長治的輔佐任務。跟隨別所長治背叛了信長,長治死後,作為浪人生活。之後仕官于豐臣秀吉,參與了九州征伐戰。

毛利高政(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備中高松城之戰被作為毛利家的人質,之後改姓為森。關原合戰時從屬西軍,戰後,在豐後佐伯有2萬石俸祿。

山內康禮(家臣)

列傳:山內家臣。因兄長一豐成為初代土佐藩主,在土佐中村有2萬石俸祿。一豐樣子忠義成為2代藩主後,成為其監護人。

福原長堯(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則尚之弟。石田三成的妹婿。曾于征伐朝鮮時擔任奉行渡海遠征。在關原會戰時隸屬西軍,防守大垣城。最後在主力敗北後開城投降,並自盡身亡。

一柳直盛(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哥哥在小田原征戰中戰死後,即襲兄位。關原之戰中帶領東軍立功。也參與了大阪之戰。後賜領地伊予西條。

山名禮國(家臣)

列傳:因幡守護,鳥取城主,豐定的三子。討伐武田高信奪回了居城。雖然隸屬羽柴秀吉,但是遭到勾結毛利家的家臣驅逐。後來擔任了秀吉的禦咄眾。

垣屋恒總(城主)

列傳:豐臣家臣,垣屋光成之子,參加了小田原征伐及朝鮮的戰爭,領地為因幡浦住木山,俸祿1萬石。在關原合戰中從屬於西軍參加了對大津等城的攻擊,合戰失敗後自盡。

垣屋光成(家臣)

列傳:山名家臣,續成之子。與殺害父親的田結莊是義作戰,報了父仇。後來投降于羽柴秀吉的征伐軍,並參加攻擊鳥取城等戰役,在因幡領受1萬石俸祿。

南條元續(家臣)

列傳:南條家第8代當主,羽衣石城主。宗勝之子。為豐臣秀吉效力,參加了征伐九州等行動。雖然因病將政務交給弟弟元清,但是抱病參加了小田原征伐戰。

南條元清(家臣)

列傳:南條家陳,南條宗勝的庶子。繼承東伯耆的名門小鴨家。在征伐朝鮮之際,因外甥元忠的讒言而失去地位,專屬小西行長。關原會戰後改仕加藤清正。

仙石權兵衛(城主)

列傳:豐臣家臣。因為平定淡路島有功,受封淡路洲本5萬石。在九州征伐中擔任先鋒,于戶川合戰中被島津軍大敗,領國因而被沒收,但後來又得到了返還。

莊林一心(家臣)

列傳:加藤清正的家臣。通稱凖人。與飯田覺覺兵衛、森本義太夫一起被稱為加藤家三傑。先仕於荒木村重、仙石秀久。因討伐天草一揆有功,被允許持有朱槍。

山口宗永(城主)

列傳:豐臣家臣。有優秀的管理土地才能。曾擔任小早川秀秋的輔佐役,因不和出走。關原合戰時從屬西軍,在與前田利長的戰鬥中死去。

上田重安(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參加九州征伐、小田原征伐等戰事。于關原會戰中隸屬西軍,戰後被貶。之後侍奉淺野家,曾參加大阪之陣,同時也是有名的茶人。

森長可(城主)

列傳:織田家臣,可成的嫡子。參加過鎮壓長島一向起義的討伐武田家等戰役,官拜武藏守,外號“鬼武藏”。本能寺之變後跟隨豐臣秀吉,在小牧長久手會戰中陣亡。

池田(姬)

列傳:恒興的長女。嫁給了森長可。據說在賤嶽合戰時率領鐵炮隊參與了岐阜城的攻城戰。長可戰死後,聽從長可的遺言回到老家,嫁給了中村一氏。

森忠政(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可成的六子。由於兄長長可的陣亡而繼承家業。關原會戰中追隨德川秀忠,參加進攻上田城。之後被封轉至美作津山,領取18萬石俸祿。

明智秀滿(城主)

列傳:明智家臣,跟隨岳父光秀,參加了本能寺之變。在山崎會戰中守衛安土城,但是由於本軍潰敗,撤退到阪本城,把財寶交給包圍軍後自盡。

山崎長德(家臣)

列傳:朝倉家臣,主家滅亡後跟隨明智光秀參加本能寺之變。光秀死後跟隨柴田勝家,參加了賤嶽會戰。於勝家死後,先後為前田家以及德川家效力。

織田信包(城主)

列傳:信秀的四子,參與了進攻越前和石山本願寺等戰役。本能寺之變後為豐臣秀吉效力,並擔任秀吉之子秀賴的傅役之職。女兒成為秀吉的側室,受到寵愛。

分部光嘉(家臣)

列傳:長野家臣,細野藤光的次子。主張順從織田信長的伊勢侵襲軍。加入繼承長野家的織田信包麾下。後來為豐臣秀吉效力,成為伊勢上野城主,加入太閣赤母衣眾。

高山右近(城主)

列傳:織田家臣,高槻城主,友照之子。歲父親信基督教。在各地四處征戰,後因拒絕改變信仰而被貶為庶民,幕府下命將其流放于呂宋。

新莊直定(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新莊直賴的正室長子。關原合戰之時與父親一同從屬於西軍。戰後被流放會津。之後從於德川家康麾下,在大阪夏之陣中立下戰功。

新莊直忠(家臣)

列傳:禮臣家臣,擔任豐臣家直領代官。曾于征伐朝鮮時渡海且表現傑出。關原會戰後於近江獲得些許俸祿。與兄長直賴一同被評為文武雙才、深得人心的武士。

新莊直賴(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擔任高槻城主。雖于關原會戰中隸屬西軍,佔領伊賀上野城,但戰後被貶並交由蒲生秀行看管。之後領有常陸麻生3萬石。

中川清秀(家臣)

列傳:池田家臣,次木城主。於討伐和田惟政等戰役中表現活躍。後來隸屬於荒木村重。在村重逃亡後跟隨羽柴秀吉,並且在山崎會戰中立下了軍功。最後陣亡于賤嶽會戰。

古田織部(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利休七哲之一。創始織部燒,是諸大名的茶道師傅。大阪之陣時,被懷疑串通豐臣家,而奉命自殺。所開創的織部燒、織部流仍繼續流傳後世。

古田重勝(家臣)

列傳:豐臣家臣。在父親重則因播磨三木城戰死後,繼承家業。在伊勢松阪擔任3萬5千石俸祿的官位。關原合戰時從屬於東軍,戰後俸祿增加了2萬石。

津田重久(城主)

列傳:細川家臣,主家滅亡後,先後仕於三好、足利將軍,最後為明智光秀效力並參加了山崎會戰。光秀死後投靠豐臣秀吉,參加了賤嶽會戰等戰役。

妻木廣忠(城主)

列傳:明智家臣,妻木城主。妻木家是美濃守護土岐家的庶流。侄女熙子(弟弟范熙之女)嫁給了主公光秀。山崎會戰中光秀戰敗的時候,在近江阪本自盡。

妻木賴忠(家臣)

列傳:明智光秀之妻熙子的族子。明智一族在山崎合戰自殺後繼承了家督之位。受到森長可進攻投降後不久又獨立。在關原會戰中屬於東軍與田丸直昌交戰。

溝尾茂朝(家臣)

列傳:明智家臣,通稱莊兵衛。作為光秀的親信而深受信賴。山崎會戰敗北後,奉光秀之命在光秀資金後負責介錯,並且在藏好光秀首級後隨之自盡。

《信長之野望:大志》圖文攻略,已更新完畢,感謝你的閱讀!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