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勝時刻 二戰 遊戲圖文攻略

4 十一月

廣告

作者:DiaoPro

來源:遊俠論壇

【主要角色】

遊戲主角
羅奈爾得-丹尼爾斯
新兵,來自德克薩斯州“朗維爾”城鎮,19歲,農場男孩,從未有過戰鬥經驗,
1944年3月7日應召入伍,與“羅伯特朱斯曼”是好朋友。玩家大部分情況下都將操控這位戰士

羅伯特-朱斯曼
新兵,主角的好友,來自伊利諾州的“芝加哥”,21歲,1943年12月12日應召入伍。

約瑟夫-特納
中尉,主角團的將軍型角色,來自麻塞諸塞州“劍橋(坎布裡奇)”,31歲,1938年西點軍校畢業。

威廉姆-皮爾森
軍士長,來自奧克拉荷馬州“伊尼德”,北非戰場精英,34歲,1926年9月3日入伍,16歲參軍。

法國抵抗首領Rousseau

英國特工Crowley

登陸日
【登陸日 1944年6月6日】

法國,奧馬哈海灘

抵達海堤

前面一段劇情演出之後,我們狼狽登陸,面對敵人強大的活力壓制又沒有呼吸回血打法,筆者一開始也跪了幾次,其實只要找到最近的掩體沖過去躲個兩秒,然後再找到下一個最近的掩體,就這樣換幾個位置基本就能達到第一個任務位置。如果玩家暴露在沒有掩體的位置時間過長,就會遭到敵方鎖定打擊,遊戲是這樣判定的。

炸開海灘防線後,接著我們會跳進戰壕進行作戰,這裡強烈建議撿一把衝鋒槍。

掃清碉堡

這裡遊戲會知道我們按數字“6”可以使用醫療包給自己恢復生命,接著再推進一段,由於山坡上的碉堡一直在對海灘友軍射擊,所以我們作為先頭部隊接到新任務“掃清碉堡”,需要依次掃蕩五個碉堡,隊友NPC會引導我們前進,多利用手雷吧。

清理完碉堡後,我們接著向前經過一扇門會觸發一段QTE,隊友受傷,我們需要把隊友營救到安全區域,按任意方向鍵就可以拖動隊友按腳本設計好的路線走,期間會遇到幾次德軍攻擊,玩家只有一個手槍,不過敵人都是一槍就死,最後找到安全區域成功脫險。

 

 

眼鏡蛇行動
【眼鏡蛇行動 1944年7月25日】

法國 卡昂

登陸日第七周,為了沖出諾曼第向內陸挺近,盟軍試圖拿下馬里尼。

坦克載著我們向前線推進,但是中間遭遇德國空軍轟炸,趕緊撇下坦克,根據任務指示來到特納身邊集合並步行推進,這裡最好不要管掩體右方房屋內的敵人,專心清理前方道路的敵人,以便接下來攻佔建築物,由於敵方在建築內有高度和掩體的優勢,建議玩家慢慢打。

抵達高射炮

攻佔了以第一座建築後,我們準備利用德軍自己的高射炮射爆他們自己的飛機,期間會有三場遭遇戰要打,但是還好德軍並沒有太大的優勢。戰鬥結束我們成功搶奪高射炮,這裡隊友會給我們以時間刻度報敵機過來的方位,控制好提前量很簡單。

進入狙擊點

搞定了德軍飛機,我們要對敵人發起攻擊了,首先前往狙擊點掩護我方部隊進行突擊,當擊潰地方前線戰壕後,跟隨坦克往陣地繼續進攻,這裡用移動的坦克當做掩體推進。

摧毀三門火炮

當我們攻陷中心陣地以後,遭遇了地方火炮攻擊,這裡需要清理一個德軍防禦的穀倉作為狙擊點,然後利用這個位置攻擊火炮,火炮都在對面山坡上,看不清可以按TAB鍵表示,直接用狙擊槍攻擊紅色油桶引發爆炸消滅火炮,這裡的陣地就算拿下了。

沖上山坡和大部隊匯合,得知C連被困需要支援,不過坦克部隊需要立即趕到計畫地點去,皮爾森中尉決定我們駕駛兩輛吉普車前往救援C連,這裡開始一場飆車戰,一開始需要玩家駕駛汽車,按著路開就行,不要等另一輛車,雖然有岔路,但是大方向只有一個,不用擔心走錯,第二部分是隊友開車,玩家開槍,總之就是大場面,打完本關結束。

 

【要塞】

法國,馬里尼

1944年7月26日

成功救援C連後,我們駐守在馬里尼郊外的農莊。丹尼爾斯想著溫柔的妻子閉上雙眼,卻又做了另一個夢。

第二天一早盟軍開始進攻馬里尼,首先要拿下的區域是教堂,這裡一開始可以從隊友那裡得到迫擊炮資源,依然是面對隊友按N,隊友會給你一個紅色煙霧彈,扔哪打哪。有了迫擊炮增援我們的進攻顯得十分順利,這裡到教堂之間只隔了一個正方形街區,我們優先拿下中間的優勢建築,這樣可以在建築二層內輕鬆搞定教堂外空地的敵人。當我們以為教堂區即將拿下時,德軍裝甲車突然趕到,這個時候找好掩護,呼叫迫擊炮是最明智的。

順利拿下教堂週邊,我們小心翼翼的進入教堂,果然有大量德軍埋伏,由於開場我們手裡只有湯普森衝鋒槍,這裡建議撿一把步槍,大教堂的禮拜堂很大而且二樓也會有很多敵人,中遠距離都有敵人,我們躲好兩側慢慢的消耗敵人,不要急於往前沖。

當消滅最後一個敵人後,教堂算是拿下了,打開教堂後門我們發現盟軍戰機正受到德國防空炮壓制,我們需要在防空炮對我發戰機造成更進一步損失之前端掉它,於是我們分為兩隊,祖斯曼等人負責突擊炸掉放空炮,我們則登上教堂鐘樓頂層負責掩護好他們,鐘樓頂層會有狙擊槍可以拿,相信第一關大家都用過狙擊槍,只要按住shift鍵屏住呼吸就可以穩得射擊。

成功掩護端掉了防空炮,不過我們鐘樓的掩護位置也暴露,受到德軍猛烈的炮火攻擊,我們倉皇逃出教堂險些喪命,就在逃出來的一刹那,鐘樓也轟然倒塌。接著我們需要堅持下去摧毀最後的火炮,迎接德國士兵熱烈的歡迎我們守住陣地,然後丟出最後的煙霧信標,最後盟軍轟炸機趕到把我們眼前的一切夷為了平地,祖斯曼等人也完好無損的歸來,這次皮爾森中尉第一次對我們的表現豎起了大拇指。

 

特別行動處
【特別行動處】

特別行動處

法國,法萊滋

1944年8月20日

這一個月裡我們馬不停蹄地向巴黎挺近,德軍被我們打得不斷潰逃,但是就如困獸之鬥一樣,他們肯定會在最後時刻反撲。
我們得到當地抵抗組織的消息,德軍一輛搭載V2火箭的列車正在向巴黎駛來,這些火箭可以在200公里範圍內對巴黎進行轟炸,由於我們在上一站表現出色,大衛斯上尉指派我們與英國特別行動處一起行動,攔截這輛火車。

我們悄然來到阿爾讓唐附近,這裡是火車中途停靠的一站,準備從這裡借助火車,所有人的武器都上好了消音器,我們要潛入進去奪取火車。這裡我們需要潛行,不過難度不大。上來玩家打頭陣前上去暗殺一名敵人,隨後大家默契的同步射擊擊殺掉擋在路中間的敵人,跟著薇薇安潛入左邊房屋,暗殺掉屋內的一名德軍後我們左轉走出房子,看到有大量敵人駐紮的營地,直接下去一路沿左邊低窪處蹲伏前進,中間會有兩名敵人需要暗殺。

沿著左邊順利潛入到下一個房間,進入房間暗殺掉一名敵人後會被發現,走出房間火車月臺就離我們只隔了一小塊空地,不過期間有大量德軍以及軍犬,這裡是有時間限制的,要趕在火車啟動之前殺到月臺處,所以抓緊時間。

我們快速的突破了敵人防線來到月臺,這是火車正好已經啟動,沒辦法,又得上演飆車大戲,還是老套路,第一階段玩家駕駛吉普車追逐,接著和祖斯曼換位置操作機槍反擊火車上的敵人,最後用吉普車擋在了火車車頭前面,我們跳車,吉普車四分五裂,火車也隨之脫離軌道,各種人仰馬翻建築倒塌的大場面。

很幸運,我們都活了下來。當我們跟祖斯曼匯合時,一名德國士兵正拿槍指著我們,千鈞一髮之際,我們得到了法國抵抗組織-馬奇遊擊隊的首領“盧俊”的幫助化險為夷,她帶領著我們一路殺到匯合點,不過還有一點發麻煩是,我們還得回火車廢墟找情報。

 

解放
【解放】

法國,巴黎

1944年8月25日

進過兩個多月的艱苦奮戰,今晚終於迎來一個大日子,我們即將解放巴黎。
我們要在大部隊法國第2裝甲師和美國第四步兵師要在黎明才能到達之前,配合特別行動處和法國抵抗組織一起行動。
本關前半部分玩家將扮演的人物是盧俊,與克勞利一起利用偽造證件潛入德軍在巴黎的根據地。在盧俊簡短而堅定的演講後,大家開始了這次行動。

玩家到達目的地後,克勞利會反復提醒玩家查看身上的證件,因為上面的資訊會在後面多處需要安檢的地方用到,所以這裡給玩家的證件並不是擺設。一上來進入大門就需要檢查我們的證件,需要通過選擇來進行回答,這裡選“旅行證件”方可通過。進去和克勞利交接了幾句之後我們分頭行動,找到聯絡人費舍爾。

進大廳左拐,裡邊有一個坐著的軍官上前用暗號詢問,被要求查看證件,答案是“漢堡”,攀談中獲取新的情報,需要找到地下室樓梯。接著我們繼續往大廳樓梯後方前進,來到一處有衛兵把守的樓梯處,這裡的答案是“員警指揮官海因裡希”,上到二樓,來到大辦公室,我們找到了正在讀簡報的聯絡人費舍爾。

由於情況有變,費舍爾格外小心,要求我以假身份進入海因裡希三樓的辦公室,可以從那裡翻窗走近路,到他馬上要開會的地方。我們按計劃來到了三樓海因裡希的辦公室,不過這個老奸巨猾的傢伙輕易的識破了我們,然而就當他以為自己能完全控制場面的時候,卻死在了自己的傲慢與自負之下。

我們總算虎口脫險,繼續翻窗走樓頂近路,又翻窗進到另一個辦公室找。來到會議室跟費舍爾接頭交換了裝有炸藥的公事包,這時費舍爾叫我們快走,因為德國人已經懷疑上了他,有人過來要逮捕他,這時我們什麼也不要管,只要帶著公事包迅速離開現場與克勞利匯合。

不過在最後一個守衛很神秘的看出了我們的假證件,還好克勞利即時幫助避免被當場發現,不過這個時候德國人已經加強戒備,我們來到後面院子準備炸開這棟建築的兩扇大門。接下來我們要潛行安放炸藥,這裡首先從二樓跳下,沿右方最近距離的牆邊走,不過出現在一個守衛視野類,使用消音手槍幹掉。穿過建築陸續解決三四個守衛,來到第一扇門前安防炸藥。

根據任務提示我們再次穿過一個走廊,來到另一側院子,直接走右邊二樓外側,中間需要暗殺一個守衛之後繼續向前跳到院子,等待前面三個守衛走過,迅速目標位置移動,最終完成兩個炸藥的安防。

視角回到主角丹尼爾斯,我們一直在等待大門炸開的信號,雖然遲了點不過還好計畫成功,隨著爆炸聲響起,仿佛是勝利的火焰,我們在抵抗組織的協助下想德軍發起進攻,很快我們突入了建築內部,清掃了剩下的德軍。

接下來就是守住我們佔領的根據地,這時德軍增援也開始向我們的位置趕來,我們要不惜一切代價的守住這裡。對面建築還出現了德軍狙擊手,還好我們在二樓的防禦點正好有把狙擊槍可以用,德軍火力十分猛烈,我們差點中了一枚RPG,二樓防禦點也被轟得稀爛,跳到一樓混亂中摸到一把反坦克火箭筒,對著裝甲車發射出了勝利的火箭彈,德軍終於潰敗,大家為之喚醒鼓舞,今晚是屬於巴黎的。

【附帶傷害】

德國,亞琛

1944年10月18日

今天我們在亞琛,盟軍一路高歌猛進,不到兩個月第一次打入了德國境內,但這不會是最後一個城市。德國佬正在進行殊死抵抗,這次換他們保衛國土了。丹尼爾斯以為解放了巴黎就能回國,因為他正思念著遠在祖國的女朋友,不過麻煩才剛剛開始,特納和皮爾森的矛盾變得越來越明顯,就如祖斯曼說的那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極限,長時間的作戰真的會讓人發瘋。好了,明天早上7點半我們要拿下州劇場,而丹尼爾斯更在乎他的信,海柔爾,不管怎麼樣,我只能相信你還愛我,才能保持堅強。

我們準時發起了進攻,德軍顯然做了充分準備,強大的火力轟得我們無法思考,特納要求我們沖到占地電話位置,請求裝甲部隊的增援,隊友在這邊提供火力掩護,我們可以什麼也不管直接沖向占地電話,取得電話後又皮爾森中尉聯繫上了裝甲部隊,這時玩家角色轉換控制坦克上的佩雷斯上士。

戴上頭盔我們一個三輛坦克前去增援了,不過巷戰十分危險,我們在行進的過程中首先被躲在建築裡的德國反坦克兵襲擊,很快便損失了一輛坦克,接著我們需要一邊反擊這些躲在各個角落的防坦克兵攻擊,一邊快速沖出包圍圈。總得來說還算幸運,當沖出包圍圈後,我們沒有損失更多坦克,當我們正要鬆口氣的時候,一聲火炮的咆哮前方的友軍坦克隨之發生爆炸,一輛德國虎式坦克出現在前方,可惡,我們的坦克無法在正面擊穿敵人的坦克,但我們可以利用我們更加靈活的優勢繞到敵人坦克側面或者後面攻擊,很快順利解決了敵人,不過這時又沖出兩輛德軍坦克,我們孤注一擲,靠著自身坦克優勢不斷繞路攻擊敵方側面,最終艱難獲勝,開著我們僅剩的最後一輛坦克趕到增援地點,德軍的裝甲車在我們坦克面前不堪一擊。

視角回到主角丹尼爾斯,我們留下一部分人在劇場掩護我們側翼,我們要在沒有裝甲支援的情況下向阿倫多夫酒店推進。首先我們要穿越一條危險的街區,因為在德軍可能藏在任何角落。在第一個轉角左轉後果然遭遇了德軍輕機槍的壓制,我們利用街道的廢棄、汽車的殘骸慢慢推進,接著我們發現右前方的商店門,誰知道會通向哪裡,但是繞路是我們最明智的選擇,進入建築後跟大量德軍接觸,經過一場混亂的近距離作戰,從室內打到室外,再打到室內,最終打到酒店大門口,丹尼爾斯一炮轟開了側面牆壁,迅速進入酒店內跟裡面的德軍又是一場惡戰,在隊友的掩護下我們直沖二樓德軍,然後從二樓將剩下的德國士兵一一擊破。

消滅完大廳的敵人,我們下到地下室進行掃蕩,最終我們救援了一對躲避戰亂的母女,並得知還有其他難民。由於時間緊迫,德軍增援很快就要趕到,所以大家對此次救援難民的行動經過簡短討論後最終一致通過,沒想到祖斯曼還會點德語安慰了一下母女。當我們重回大廳德軍已經趕到,經過一場激戰我們成功帶著難民突圍。

不過小女孩還是走丟了,丹尼爾斯毅然挺身而出回去尋找小女孩。剛一打開地下室們就遇到了德國士兵,一場激烈的搏鬥解決掉德國士兵,我們來到地下室,在一個有很多小房的地方找到小女孩,與此同時更多敵人來到地下室,這裡我們需要抱著小女孩潛行回到集合點,潛行的時候沿這邊走,稍微多點耐心,觀察一下敵人的行動,敵人多數會說完後給我們讓出道來,中間不乏驚險的演出,不過難度並不大。走出地下室沿著左側走,隊友的掩護基本吸引了敵人所有的注意力。

成功救出小女孩跟自己母親團結,剛送他們上卡車,我們又遇到了德軍的襲擊,成功頂住了德軍最後一波反撲,不過回過神來,小女孩的母親也在交火中喪命,沒有時間為此感到悲傷了,戰鬥還在繼續。

【死亡工廠】

德國,許特根

1944年11月14日

亞琛之後,我們終於在德國境內建立了立足點,通往萊茵河的大門已經打開。與此同時丹尼爾斯終於有時間打開了女朋友的信的,幾個朋友七嘴八舌的猜測信的內容,結果是大家意想不到的“海柔爾懷孕了”,好友為丹尼爾斯感到高興。不過對於現在的丹尼爾斯而言,情況真是不知道該振臂歡呼,還是默默祈禱能完好無缺的回國,因為接下來他們馬上要進入許特根森林掃蕩,保證車隊能安全通過,為進入新一輪的絞肉機作好準備。

很快來到了發起進攻的時間,指揮官大衛斯親自下發命令,我的任務是奪取493高地,一旦佔據了高地就能主宰整個山谷,對於普通人而言,這或許是個不可能的任務,不過想想我們諾曼地登陸都挺過來了,還有什麼能領我們畏懼?簡報完畢後,丹尼爾斯幫廚師送了份飯給前面盯梢的士兵,我們順便拿望遠鏡看了看我們準備拿下的山頭,遠處不斷傳出炮火聲,該動身了。特納帶領著我們與二排匯合,德軍一直在想二排防守的木橋發起衝擊,我們趕到後正好準備迎接下一波攻勢,我們在橋頭可以找到地雷,把這些地雷安防到前方後敵人發起了進攻。由於一直陪火炮轟炸前面的煙很濃,當我們看到敵人的時候敵人已經離得很近了,這裡可以稍微退到遠處一些的地方打。顯然這次敵人的攻勢比以往的都猛,火炮轟炸之後是裝甲車突擊,我們後方會準備有反坦克火箭筒用來對付裝甲車,經過一場激烈的交火,我們成功守住陣地。

接著皮爾森和特納把隊伍分成兩隊,一堆向北過橋抵達高地,而我們則走下方突擊側翼,最後計畫在493高地的山腳下集合。
我們沿河前進一小段後,發現一個德軍的迫擊炮陣地,悄悄接近後我們一顆手雷扔向迫擊炮手交火瞬間爆發,不過我們有掩體和高地的優勢,很快消滅了敵人。接著我們下到德軍陣地,一枚耀眼的信號彈沖天而起,這才發現是德國佬的陷阱,不過已經晚了火炮正在想我們射擊,我們開始倉皇逃命,最終丹尼爾斯被爆炸的衝擊波擊飛滾下山坡。

昏迷中丹尼爾斯看到了保羅,他的哥哥從大火中走了出來,保羅在提醒著:德國佬隨時都回來,像個男人那樣,站起來,海柔爾需要你,你的孩子需要你。丹尼爾斯終於回想起支持自己走下來的重要東西,再次戰了起來。此時手裡只有一把手槍,前面會遇到幾名敵人可以打也可以繞過去,接著再走會有一個敵人較多的場景,硬肛是不明智的,這裡我們跳下後沿最左側走,暗殺兩到三名敵人就可以順利通過。

沒想到在這裡與特納匯合了,兩人都沒遇到其他隊友所以繼續沿河向集合點前進,沒走多遠我們就遇到了狙擊手,由特納領著路,我們利用戰壕躲避狙擊手的攻擊,最後特納掩護我進入碉堡大門,看來裡面不止狙擊手一人,經過一番槍戰,我們來到最上層解決了狙擊手下來跟特納繼續前進。

不遠處傳來激烈的交火聲,以及輕機槍的掃射聲,接近以後發現一個伐木場,我們自己人在這裡被完全壓制了。首先我們清空左右兩邊的建築,再利用這兩棟建築的掩護突進擁有輕機槍的建築。經過一場艱難的戰鬥,我們終於控制住了農村,我們趕緊在前方橋上準備好防禦工事,德軍的怎樣果然如期而至,但是我方的防禦相當成功,德國佬再次潰敗。

【493高地】

德國,許特根山

1944年11月14日

還在等皮爾森中尉。不知道他會怎麼做,但他不是個會乖乖服從命令的傢伙。丹尼爾斯借著等待的機會詢問了特納那個事件,皮爾森在卡塞林隘口戰役中導致部下白白戰死是真的嗎?而特納並沒有直接回答我們,而是告訴我們,將來有一天,我們會遇到糟糕或更糟的情況,但你必須照顧好部下,只要那樣你才能挺過去。這時無線電聯繫上了二排,果然皮爾森中尉已經帶著人正在攻擊高地了,我們得迅速趕過去。

我們以最快速度趕到了山坡上,在行進的過程中已經可以聽到山頂傳來激烈的槍炮聲,當我們來到我軍後方以後才發現場面十分焦灼,皮爾森帶領的部下在半山腰僵持不下,不過有了我們的增援,我們才得以向山坡上推進了一些。經過勁烈的交戰我們終於能用肉眼清楚看到山頭碉堡,但是碉堡裡的輕機槍不斷想我方掃射我們難以推進.

我們決定讓一位隊友拿著炸藥,像董存瑞一樣炸碉堡,當然不可能讓隊友一個人上,我們要為那找有的隊友提供火力掩護,除了在碉堡外的零散敵軍,主要火力集中攻擊碉堡,然後再到炸藥哥面前示意他可以推進,經過幾個來回,我們終於掩護隊友到了離碉堡最近的位置,我們扔了煙霧彈,讓隊友在我們的掩護下沖向碉堡,一聲爆炸,隊友也同時被炸飛。

攻進碉堡大家終於可以松一口其,不過特納和皮爾森也在此時爆發了口角,一個把紀律和命令看的更重要,一個更看中戰友安危,雖然幾句口角沒有解決任何問題,不過當下的目標讓大家再次達成一致。

穿過碉堡我們向山頂火炮陣地推進,來到陣地並沒有遇到特別大的阻力,估計德軍沒有算到我們能突破山頭的防線,解決駐守的德軍後我們開始作手摧毀火炮,本來以為摧毀玩火炮後我們就能完成任務,但是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了,一輛德國坦克居然從山頭翻出來,隨著它出現的還有大量德軍增援。

我們這是要多利用戰壕當做掩護,首先清理掉德國士兵,不然即使你能輕易繞到坦克後方也會被敵人擊落下坦克,等清理完第一波敵人,我們繞到坦克後方用鋁熱劑融化坦克裝甲,然而裝甲太厚一顆還燒不穿,不過這時第二波敵人士兵趕到了,這一波數量更多,還有有很多拿噴子的敵人,所以要更加小心,不要著急以免沖出去送命。

最終我們燒穿了坦克,特納中尉沖過來即使消滅掉了我面前的兩名德軍,但是沒想到坦克裡還有一名敵人突然沖出,特納中尉正好幫我們擋住了子彈,我們才反應過來拿起手槍結果了這個敵人。這是我們自己人也湧了過來,面對大量德軍的增援我們不得不選擇撤退,特納中尉最後並沒有屈服,用身下的半條命還在掩護我們撤退。畫面一轉我們成功撤退,皮爾森中尉任命丹尼爾斯為二把手,以後會怎麼樣真的很難說。

 

【突出部戰役】

比利時,阿登

1944年12月25日

我在特納死後獲得了晉升已經6周。耶誕節到了。我們在比利時阿登森林裡建立的防線,這裡冰冷刺骨,戰鬥十分艱苦。晚上大家圍在篝火旁喝著酒,沒想到這個耶誕節居然是這樣過的,如果特納中尉還在也許會讓丹尼爾斯回美國看看家人吧。尼爾森已經快到極限了,我們覺得他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幹嘛了,喝得半醉的他還是那樣咄咄逼人。

盯梢的時候每個人都被凍得瑟瑟發抖,皮爾森要我們把本來就少的彈藥分到另一個防禦點,總算有點事做吧,我拿著彈藥盒來到百米外的另一個防禦點,大家閒聊的同時,防禦的士兵發現了遠處的德軍,拿出我們的狙擊槍迅速擊斃幾名德軍,我們趕緊回去想皮爾森報告情況。

回到營地我們見到新來的霍華德,正在更皮爾森等人商討行動,預料德國人會在我們車隊行動時展開猛烈攻勢,霍華德希望取得空軍的增援,但是被皮爾森駁回。說完後我們走出來,準備開始護送車隊出發了,但是與此同時在我們完全沒有準備的時候,德軍突然對我們陣地發起轟炸,我們狼狽的逃向陣地週邊。

等轟炸結束我們爬出彈坑,眼前已是一片混亂,到處都是戰友的屍體,不過沒時間多想,很快德國裝甲部隊就會發起進攻,我們迅速在防線上集合準備好防禦架勢,這時候皮爾森終於覺得我們應該叫空中支援了,營地那邊的電臺肯定是炸沒了,不過霍華德想到了前方舊營地裡有一台電臺,我們迅速趕往前方電臺處,不過這個時候德軍已經逼近,我們一邊搞著電臺,一邊要防守小屋,還是電臺很快聯繫上了空軍。

鏡頭一轉,我們現在開著P-47戰鬥機,我們收到地面部隊需要增援的消息,我們會在護送轟炸機之後就調整方向趕去增援。不久我們便遇到德軍戰機的攔截,老實說滑鼠控制戰鬥機確實有點不太好操作,這裡難度不算大,我們的戰鬥機血挺後的,只要適應了飛機操控感覺,在我們的轟炸機被全部擊毀之前快速解決掉敵機。

護送完戰鬥機後,視角轉回丹尼爾斯,我們撤回前線開始一邊防禦一邊等待空軍的增援,這裡有輕機槍可以使用。隨後前往左翼,我們的坦克進場,我們需要迅速幹掉敵人的反坦克兵,不過很快出現了更強的德國坦克,我們的坦克開始招架不住,敵人開始投擲煙霧彈,準備向我們發起重逢,蹲在掩體後,攻擊不斷出現的敵人就行,換彈的時候最好爬下來。

很快煙霧散去,就在我們快要支撐不住的時候,空軍終於趕到,我們趕緊向德軍坦克投出紅色信標煙霧彈,空軍的轟炸勢如破竹,眼前的坦克瞬間被炸飛,不過另一個防線敵人的坦克已經逼近陣地,我們匆忙趕過去,皮爾森發瘋似的要求轟炸所在位置,當然包括我們也變成了轟炸目標,我們趕緊逃命尋找掩護,一陣天昏地暗的轟炸後,我們都幸運的活了下來,德軍已經消失。

【第十關 伏擊】

比利時,阿登

1944年12月27日

皮爾森已經喪失理智了。感覺丹尼爾斯也快被他逼到近乎崩潰。但是為了讓你驕傲,各個,我還要保持清醒。我們正押著上一次勝利之後俘獲的德軍緩慢行軍,一名德國士兵向我們要水喝,好心的祖斯曼給了他,不過這一幕正好被皮爾森看到,我們之間難免要爆發一次衝突,不過就在同時要水的德國兵轉身撒腿就跑,我們管不了那麼多,很快追上逃跑的德國士兵,機智的丹尼爾斯預感到了部隊,果然這麼德國佬身上有重要的情報,上面指示在雷馬根大橋上安放***的命令,炸藥會在這裡以北五英里裝上卡車。這下下可好了,我們可以打德國佬一個措手不及。

我們感到伏擊地點後,天色漸漸按了下來,戰友門陸續在兩倍的大樹上安好炸藥,然後找好隱蔽位置開始準備附近德軍經過的車隊,我和祖斯曼一組在最前面的岩石上。很快德***隊出現,不過我們要穩住,等待他們整個車隊開進我們包圍圈後,幾聲爆炸,車隊前後的大樹倒了下來,現在德國車隊就是甕中之鼈,我們馬上發起了猛烈的共事,很快我們便控制了卡車,我們準備利用德國人自己的卡車沖進他們的基地。

接著我們在德國空軍基地外下車,我們祖斯曼負責潛入基找到制高點,掩護突擊正門的主力部隊這一關的前行比之前要難上一些,但總體還是一本道。沿著雪地往右前方走,我們進入下水道就能進入基地了,從下水道出來右前方箱子處有三名德國士兵,不用管,利用中間的掩體直接通過。然後我們進入前方停機棚,裡面會有兩名背對我們方向的敵人,暗殺掉就好了,快出去的位置會有一個下水道入口,我們直接跳下。

當我們再次回到地面來到了另一個停機棚,這裡有個指揮官可以暗殺,但是現在暗殺我們肯定會被發現,德軍指揮官會沿著我們的任務目的地行進,這是我們最好選擇暫時放過他,繞出停機棚,再找個周圍沒人的情況的下做掉他。這時我們離目的地已經不遠了,憋著主幹道,前面是絕對會被發現的,從左邊營區稍微繞個路,然後在繞出來,解決掉前方攔路的士兵,我們來到建築的後方,爬直梯直接上樓頂,開始準備掩護。

拿出狙擊槍準備開幹吧,自己人會從右面過來,敵人在左邊,左面建築二樓還會出現狙擊手。接著我們再次回到後方營區支援我們放部隊,這裡比較混亂,建議先清理建築內的敵人。經過一番混戰以後,我們贏得了這個區域,我要趕去皮爾森方向增援,在次找到制高點,並且還有一把輕機槍可以用,場面上完全壓倒了德國方面,不過德軍坦克給了我們一個驚喜,我和祖斯曼被一炮轟下了建築,直接摔暈過去。

醒來之後,身邊全是德軍,我們已經無力招架,祖斯曼被德國人第一個推上卡車,我當我準備上車是皮爾森帶著其他人出現擊潰了德軍,不過祖斯曼卻被作為俘虜帶走了。丹尼爾斯發瘋似的推開皮爾森架上吉普車全速衝刺,準備就回祖斯曼。有時一場激烈的飆車大戲,最後幾輛車撞到了一起人仰馬翻。

醒來後一名德軍正爬向我前方一路在地上的手槍,丹尼爾斯也顧不得身上的傷,奮力跑向武器,最終一場狼狽不堪的搏鬥中結果的德國佬的性命。勉強支持身體站起來後,卡車已經慢慢在原理丹尼爾斯的視線了,他再次倒了下去,皮爾森此時趕到,極度的生氣,甚至想當場槍斃違抗命令的丹尼爾斯,最後兩位戰友過來把已經昏迷的丹尼爾斯扛了回去。

與此同時祖斯曼已經被帶到了德軍營地,德國軍官梅斯固執的要抓出猶太人,不過我們這邊沒有一人說話,為此甚至付出了一條生命。祖斯曼是在忍不住,開始用德語挑釁梅斯,被痛揍一堆之後說了一句我們都是美國人。梅斯知道沒轍,於是把全部人押上火車去做苦力。

鏡頭一轉我們在病床上,大衛斯上校親自過來探望我,並告知我們皮爾森中尉過去不是這樣的人,過去皮爾森可是一個非常看重戰友性命的人,但是自從那次損失後,整個人就變了。上校走後丹尼爾斯做了一場夢嗎,夢到回到家裡,妻子和哥哥都出來歡迎他回家,還看到了自己的孩子,一切都是那麼美好,但當哥哥說為丹尼爾斯驕傲時,丹尼爾斯愣住了,難道這就是所謂的英雄?

 

萊茵河
【第十一關 萊茵河】

德國,雷馬根

1945年3月7日

與第9裝甲師和第99師步兵師一起行動,我們的任務是拿下雷馬根大橋。只要我們到達對岸,德國最後的抵抗就將土崩瓦解。本來剛剛養好傷的丹尼爾斯是不用再上戰場,不過兄弟祖斯曼還在德國集中營,放下不管,無論如何他也做不到,於是丹尼爾斯來到了皮爾森的營帳。

皮爾森當然不想鳥丹尼爾斯,只把他當做一個違抗命令的下士來看待,但當丹尼爾斯提到卡塞林山隘中的世界以後,皮爾斯還是忍不住酒後吐真言,不過並不意味著他能和我們達成一致,不過當丹尼爾斯拿出上校簽署的退役書並撕毀後,皮爾森感受到了我們的誠意(我覺得這個轉場實在硬到爆炸),總之我們又重新入隊,準備打最後一役。

畫面一轉,我們的車隊來到了萊茵河最後一座橋雷馬根,與此同時我們遭遇了猛烈襲擊,車隊瞬間分崩離析,我們迅速跳下車,這裡我們往左走上坡,會有遇到少數德軍抵抗,迅速將其消滅後來到橋的正前方。在這裡受到了敵人猛烈的活力歡迎,塔樓上的敵人比較麻煩,我們找掩體往視窗一陣猛烈射擊,然後推進,隊友打開了一樓大門用火焰噴射器掃清了一樓,我們緊跟上清掃樓上其餘敵人。

隨後下樓集合,我們開始向橋對面推進,同時德軍引爆了炸藥,還好我們的人拆卸了一部分炸藥,不然估計全部人都得升天了。爬起來,我們在濃煙中繼續前進,很快就遭到了德軍阻擊。走橋樑左側,這邊會與一把狙擊槍用來消滅塔樓上的敵人。接著我們迎著敵人火力繼續推進,最後沖上塔樓,再一次推進的了戰線。

橋頭就在我們眼前了,我們得到消息德軍戰機正趕往我們方向準備炸橋,所以我們覺得突擊右方德國的防空炮陣地,我們要用防空炮擊落他們的戰鬥機。成功奪取防空炮,不過德軍飛機實在太多,就在我們彈盡糧絕的時候,我方空軍終於趕到,我們氣勢瞬間爆炸,想著橋頭發起最好的總攻,成功拿下橋樑。

終於我們取得了最後的勝利,不過我們的任務還差一個“救出祖斯曼”,兄弟我們來了。我們在沿途的集中營裡查找,集中營中的生活其實我們一無所知,倖存者告訴我們,包括祖斯曼在內的其它戰俘被轉移到向東三小時車程的一個較小的集中營裡。

1945年4月4日

德國,貝爾加

經過一個月的時間,這裡附近到處的集中營都被我們找了一遍,今天我們來到最後一個,希望祖斯曼在這裡。進入這裡我們發現德國佬應該剛逃跑不久,裡面的東西大部分已經被銷毀,場面慘不忍睹,我們搜查了一圈連一個活人的痕跡也沒有,不過這是皮爾森發現了異常,有很多淩亂的腳步通向森林,我們感覺像森林出發,我們邊跑邊喊著“祖斯曼”的名字,不斷往森林深處尋找,突然傳來槍聲,丹尼爾斯快步向前,發現一個納粹正拿槍指著祖斯曼,這一次丹尼爾斯不在退縮,一聲槍響救下自己的兄弟,眾人跑了過來,大家扶起了面容枯槁,已經虛弱到無法再說俏皮話的祖斯曼,我們的戰鬥終於結束。

法國,勒阿費爾港

找到祖斯曼8周以後,戰後的工作也基本完成,大維斯上校在勒阿費爾港發表最後的演講,大致內容就是“我們不辱使命,響應了號召,我們永遠都是英雄部隊的一員”,今天這些話語聽上去格外舒服,也難怪,從今天開始終於不用忍痛受凍,每天出入絞肉機,也許上校再罵我們一堆也會咧嘴笑出來吧。等大衛斯演講完畢,丹尼爾斯開始于戰友們一一道別,阿耶洛,斯泰爾絲以及皮爾森中尉,當然最後我還得去戰地醫院跟我們最好的祖斯曼道別。

祖斯曼雖然面容枯槁,但已經有精神多了,不過他似乎並沒有從集中營的陰影中走出來,不再是那個話多嘴碎的祖斯曼。幾句寒暄之後,祖斯曼問了丹尼爾斯為什麼要回來,而不是直接退役,畢竟丹尼爾斯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但是就像使命讓他和祖斯曼連在一起,一句“直到最後”,勝過千言萬語。

丹尼爾斯回到了美國,在哥哥的墳前,這次他終於證明了自己,他做到了,要守護身邊重要的人“祖斯曼、海柔爾”。最後妻子走過來和丹尼爾斯深深的擁抱在一起,全劇終。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