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軍破敵 戰鎚 2 黑暗精靈歷史、社會及人物介紹

19 十月

廣告

作者:帕拉丁誓言

來源:戰錘吧

歷史

決裂:在決裂之前的歷史都與高等精靈相同,所以將從大決裂的細節開始。在貝歐-香納爾的統治下,縱欲教派不停不停滋長自己在各貴族間的勢力。梅爾基斯,第一鳳凰領主之子,也在父親死後數年成為一名傑出的戰士、偉大的指揮官如同他父親一樣。他深深相信著如果要完全肅清異端與渾沌餘留在世上的勢力,精靈必須成為一群更崇武的民族而不是成為一群只知享樂的懦夫,當他接到命令去清理那些異端門戶時,他毫不考慮的答應了,甚至是達成了一個相當成功的工作。此刻,梅爾基斯的威望達到了一個新高,甚至超越現任鳳凰領主。

就在所有人還在歌頌梅爾基斯的功績時,鳳凰領主離奇死亡的事件在奧蘇安掀起了一個大波,梅爾基斯在此事件首當其衝,奧蘇安議會指控王子就是殺死香納爾的殺手,來自王子領地那加利斯(Nagarythe)的擁護者橫掃過整個奧蘇安,他們深信這個親王組織的議會正在危害整個亞蘇爾民族,為此,他們屠殺所經之處的所有親王。梅爾基斯向議會表明,要撫平這個暴亂唯一的方法是昭告天下他將繼任鳳凰領主職位。

在加冕儀式那天,梅爾基斯在護送下抵達亞蘇安神殿,他要進行自從他父親開始就持續的儀式,他將通過亞蘇安聖火。萬萬沒想到亞蘇安神阻止了梅爾基斯成為鳳凰領主的野心,自信就像尊敬的父親一樣能通過聖火的梅爾基斯遭到火焰嚴重灼傷,他失去全身上下每一片完整的皮膚,四肢更是被燒成了殘廢,身心瀕臨極限的梅爾基斯最終在被燒成灰燼前逃出了火焰。

忠貞的梅爾基斯擁護者們在他們領袖被重重灼傷後宣稱火焰早已腐化,他們與莫拉西伴隨在他們主子身旁,在莫拉西無微不至的照顧下,梅爾基斯漸漸恢復了知覺。母親給予了他兒子從他出生以來最棒的禮物,一個來自背叛精靈鐵匠神沃爾的教徒打造的魔法鎧甲,此鎧甲與梅爾基斯身痕累累的身體完美的融合成一體,供給這名殘缺戰士失去已久的超人生命、力量。梅爾基斯在癱瘓期間心中對那些反抗者滋長的恨意並沒有隨著生理機能的復活而停止,這股隨著時間有增無減的恨意很快就找到了宣洩的理由,在他癱瘓的數年間,精靈議會發現了一個驚人事實,莫拉西正是那個縱欲信仰的高階女祭司,他們認定了莫拉西與梅爾基斯真正的目的是要控制精靈王朝全部墮入信仰渾沌神只史藍尼許的行列,下令要捉拿此對母子。集結所有擁護者與大量精靈常規兵投靠下,王子發起了精靈間的內戰。雖然梅爾基斯失去了最後戰役的勝利,王子本人並沒有受到重大創傷,抱著寧願兩敗俱傷心理的王子鋌而走險,他冒險摧毀偉大凱勒多爾˙龍馴者當年驅趕走島上渾沌勢力製造的魔力漩渦,讓渾沌扭曲能量再一次橫掃奧蘇安島。但王子的野心並沒有成功,遭到他對手猛力阻擋與漩渦超出想像的威力,他沒能如願摧毀如此巨大的能量。然而,漩渦在遭到攻擊後釋放出的能量之強大遠遠超出任何人的想像,奧蘇安島近半的陸地永遠沉入海底,直至今日…

在這場災難中,王子的省份那加利斯完完全全的沉入了海底。不過,莫拉西、梅爾基斯與其追隨者群起使用了強力的魔法,拉起幾個那加利斯要塞城邦,讓他們能漂浮於大海之上,這些海上城市在之後被人們稱呼為黑色方舟。亡命之徒經過無數日的漂泊後最終抵達了西北方的新世界,為了紀念過去那個沉淪的家鄉,他們命名此地為那加羅什,經翻譯後意義為”凜列之地”。

那加羅什Naggaroth

當他們在橫掃新世界的家時,這群精靈拋棄那個可笑的名稱—亞蘇爾,他們自稱為杜魯齊(Druchii)。杜魯齊很快的將所有的原住民,不論有沒有反抗的意識皆遭到攻擊。同時間,精靈們利用幾個黑色方舟建造了重要根據地,但精靈承受著缺乏物資以及奧蘇安從來沒體會過的低溫攻擊。他們花費數年時間習慣這個惡劣的天氣,在貧脊大地跟嚴寒天氣磨練下,梅爾基斯達成了心願,他的子民成為他想像中好戰的精靈,當他們利用折磨來訓練出第一批野獸軍團時,原住民成為了實驗品,所有的部落在此後不久全數滅絕。

那加羅什重要城市與地名:

那加倫(Naggarond):寒冰之塔與黑精靈首都

葛倫(Ghrond):女術士學習渾沌魔術的極北之塔

卡隆-卡爾(Karond Kar):絕望之塔與黑精靈最大奴隸交易港口

海格-葛雷夫(Hag Graef):

一個從來不曾暴露在噁心陽光下的黑暗峭壁

哈爾-岡西(Har Ganeth):劊子手與死刑犯滿布的信奉血手之神凱因的宗教城市

卡隆(Karond):末日之塔和黑暗精靈最大造船處所在處

黑暗精靈也在各個邊境建立了監控塔,確保渾沌部落沒人能踏上巫王(Witch King)梅爾基斯的領土。

由於先天性的缺乏物資,多數黑暗精靈居住在各大城邦中,避免物資分散,導致杜魯齊城市成為世界人口密度最稠密的幾個都市,這些城市以大量從那加羅什堅硬地面聳立而起的黑色尖塔聞名。

巫術王梅爾基斯也在這些尖塔深處,思考所有能讓他再一次奪回他應得權力—鳳凰領主地位的方法。

黑精靈社會

政治體系

那加羅什的黑暗精靈是一個極端嚴謹的階級體系,在所有制度之上最高位者是梅爾基斯,與之相佐為黑暗精靈幕後黑手為與巫術王**的母親亦是皇后莫拉西,在此之下是所有的貴族、平民、奴隸。梅爾基斯時時在各個貴族間埋下不信任的禍種,全體貴族間為了取悅巫術王時而互相鬥爭,這手段僅僅只是為了防避各貴族間累積足以危害到梅爾基斯權力的安全措施,儘管如此,事實上黑精靈也相當享受這種互相殘殺帶來的快感。

經濟

在極度缺乏物資的情況下,黑暗精靈重要的經濟命脈仰賴在掠奪得來的戰利。擁有可以航行在大海上的巨大方舟,杜魯齊得以避免讓整個軍團分割的窘境,他們悄悄登上完全沒有防備的王國海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搶奪所有唾手可得的物資,並在對方還沒反應前立刻離開危險區。

在所有物資當中,奴隸是最貴重的資產。奴隸數量在黑精靈社會被視為檢定一名杜魯齊貴族是否有權有勢的最簡單的方法。除了管理家中雜事外,奴隸的第二種用途是黑暗精靈祭拜血手之神凱因時的牲禮,無數的奴隸在這個悲慘的命運被迫獻祭給謀殺之王凱因。

宗教

在高等精靈社會中,凱因僅只被將上戰場的戰士們祈禱能被賜與更高明的戰鬥技巧,除了凱因身為戰神的身份,一般精靈不會祭拜凱因其他方面的象徵。但杜魯齊們卻是將身心完全浸淫在凱因信仰之中,每一個黑精靈城市一定都找的到凱因神殿和血祭祭壇,每一年俘虜的奴隸絕對要奉獻出一定百分比的數量作為侍奉凱因的犧牲品。這之中還不包括額外多出來的犧牲品。

凱因神職人員通稱為精靈女巫,一成員全部都是戰鬥女祭司的職業。她們自稱為凱因新娘,視所有流血衝突發生地為證明自我價值最佳神聖場合,藉由著魔似的揮灑敵人鮮血的方式取悅唯一的丈夫。女巫中的最高階級領袖被稱為夜叉,沐浴在凱因祭壇的血池中保持自身的青春達到長生不老的目的。雖然發起整個信仰的先鋒是莫拉西,但在他成為親生兒子的伴侶後,他已失去成為夜叉領導者的資格,現任的女夜叉領袖為最年長的海拉伯倫(Hellebron)。

黑精靈社會中最神聖的一天稱為”死亡午夜”,在這一晚,女巫全體會在各個大街小巷中進行神聖的遊行,捕捉所有她們見到的生物不論他的地位、性別,全部通通送進神殿中成為凱因的牲禮。也在同一晚,凱因新娘們也會帶走大量的小孩,小女孩會被訓練成女巫接班人,小男孩則被丟入神殿血池中互相殘殺,唯有殘存下的幾名男孩有機會被訓練成黑精靈社會高手中的佼佼者—連黑精靈都畏懼三分的刺客。

如果一個家族在死亡午夜幸運得到凱因的寬恕,沒有任何親人在此夜被帶走,為了感激凱因的恩澤,他們會獻出最得寵的奴僕或著是家中垂垂老矣的親戚作為禮物給他們永不滿足的神只。

除了血手之神凱因外,杜魯齊第二大的信仰是縱欲教派,在血手信仰廣泛的被接受後,此教派已被視為異教集團。

杜魯齊魔法

黑精靈的魔法由六支女術士提供強大的魔法能量,為世界帶來破壞與絕望。這些女性與生俱來施展致命魔術的資質,詛咒、燒毀靈魂、摧毀,一切與死亡有關的事都難不倒他們。女術士就像其他法師在近身戰中相對弱勢,不代表對手能在近身戰中斬殺術士,因為他們強大的火力讓所有人無法接近他們半步。

這邊要提一下為甚麼沒有公開的男術士,杜魯齊社會禁止男性學習魔法。梅爾基斯曾經從一名預言家口中得知,他將死在一名男術士的手下,因此嚴令所有男性不得學習魔法,男術士大多躲在貴族的庇護下,用自身的技藝換取生存的空間。

不過在本次戰役中,連年對奧蘇安的出師不利已經讓梅爾基斯不耐煩了,在這樣毫無進展令人厭惡的數年,他想出了一個點子,一個與他外表一般狡詐的想法。他勒令所有杜魯齊貴族交出一份男性名冊,允許這些男人學習、使用巫術,另一方面,貴族也必須提供那些早已學會魔法的男性名單,表面上像是接納所有男術士,但真正瞭解內情的人都明白,他們主子在戰後會怎麼對付這些人….

人物

瑪雷基斯,巫王

瑪雷基斯是摩拉斯和愛納里昂的孩子。當他長大之後,他成為了一個強大的戰士,偉大的法師,以及一個睿智的將軍。但當愛納里昂戰死之後,其餘的精靈並沒有選他為鳳凰王。當貝杉納取他而代之成為鳳凰王時,他就發動了一場漫長的戰役,試圖奪回他名正言順就該擁有的王位—-也就是這場持續五千年之久的戰爭。

現在,作為納加羅斯的巫王,瑪雷基斯統治著他屬下那些失去故土的暗精靈。他現在仍舊是一個可怕的戰士和強大的法師。他一手刀劍,一手魔法,摧毀了敢於敵對他的任何生靈。午夜盔甲保護著他遍佈傷疤和燒傷疤痕的身體。很少有人能在見識過巫王的怒火之後,還能有幸保住小命。

摩拉斯,女妖巫師

除了巫王之外,摩拉斯是納加羅斯最強大的暗精靈。摩拉斯天生就懂得陰謀和政治,而且還是個有天賦的法師,她用了五千年的時光來教導他的兒子,將自己所知的所有權謀和魔法的知識灌輸給自己的兒子,而且幫助他穩固納加羅斯的統治。摩拉斯將自己的一生都獻給自己的兒子,而巫王對自己的母親也是一樣。雖然有人說他們之間的關係不正常,但他們就是這樣用鐵腕和血淋淋的刀劍統治著整個納加羅斯。

摩拉斯的身上一直帶著混沌的痕跡—-當她和瑪雷基斯的父親,也就是愛納里昂相遇的時候,那時候這位精靈領主正要把她從混沌勢力的攻擊中拯救出來。許多人都相信,就在這段作為混沌俘虜的時間中,黑暗諸神的的陰謀之爪就已經摸進了她的靈魂。就是摩拉斯創立了烏蘇安的愉悅教派,最終導致了烏蘇安的血腥內戰和大割裂這次災難。摩拉斯第一個完善了黑巫術,她打開了通往混沌國度的大門,從裡面偷走了難以想像的大量能量。摩拉斯的魔法力量,加上她的驚人美貌和絕頂聰明,使她成功地壓倒了許多敵人。

在最近一千年中,摩拉斯和許多另人厭惡的邪惡勢力簽定了諸多惡魔契約,她現在能在一念之間就放出可怕的混沌之力。有些人相信,她一直以來就在計畫摧毀烏蘇安的魔法旋渦,以把整個混沌國度釋放到這個世界上。

老妖婆赫勒伯娜

除了凱恩的第一個新娘,也就是巫王之母摩拉斯以外,在所有女妖王后之中,赫勒伯娜是最年長的。但雖然摩拉斯得到了持久的年輕美貌,赫勒伯娜現在卻又老又醜。鮮血的力量不再像以前一樣讓女妖王后永保年輕。每過一年,女妖們就需要更多的祭品來注滿血池,但每次恢復年輕的效果卻持續地越來越短。赫勒伯娜曾經擁有驚人的美貌,但她現在只能以一個乾癟老太婆的形象忍耐漫長的黑暗時光,以等待每年一次那幾天的美貌復蘇。

不過,雖然赫勒伯娜很老很醜,她仍然是最強大的女妖。其他的女妖都必須跪在她面前以接受謀殺之神的典禮。為了取悅她們的主人,那些女性暗精靈都必須在凱恩的祭壇上跳舞,而赫勒伯娜和其他女妖王后在一邊吃祭品的肉,並且飲用鮮血以滿足她們對鮮血的扭曲渴求。她們是暗精靈女妖的主人和領袖,她們腦中關於戰爭和流血的記憶足有五千年之久。

作為凱恩教派的領袖,赫勒伯娜統治著整座哈格尼斯城。除了手下一大群狂熱的女妖外,赫勒伯娜還能召集起城中致命的劊子手軍團。她還可以以凱恩的恩寵為誘惑,或者以凱恩血腥的不悅為威脅,令城中的居民都加入她的軍隊。當赫勒伯娜通過血池的魔法力量重塑年輕之後,就會帶領大軍出征。但在平時,她寧願深居在雄偉的凱恩神殿中獨自忍受衰老的痛苦

黑劍瑪魯斯

黑劍瑪魯斯的故事中充滿著貪婪,陰謀和血腥。瑪魯斯出生在海格雷夫的一個貴族家庭中,他是一個殘忍無情而詭計多端的傢伙。除此之外,他還野心勃勃,追求權力。因此,他試圖發掘一處古老的魔法寶藏,但當他找到那個寶藏之後,他還得到了一些更加古老恐怖的副產品。

惡魔特孜阿坎侵入了瑪魯斯軀體,他即將失去自己的生命和靈魂,而且只有一個解救方法,那就是找到五件充滿強大力量的古物,進行儀式以釋放特孜阿坎,然後重塑自己的靈魂。他只有一年的時間可以拯救自己。因此他馬上殺了自己的父親以得到所需要的其中一件古物,可見他的堅定決心和冷酷無情。

在他即將面臨滅頂之災的那個晚上,瑪魯斯回到了他被惡魔侵入的那個地方舉行了儀式,但特孜阿坎戲弄了這位暗精靈領主。這個狡詐的惡魔在脫離暗精靈身體的時候,還順便帶走了他的靈魂。失去靈魂的瑪魯斯處於生與死的交界線上,在混沌荒原上足足漫遊了十年。在這十年中,他一直在為其他人戰鬥。瑪魯斯是個天生的領袖,作為一個將軍,他的領導能力甚至讓巫王都為之驚詫。他手持著凱恩次元劍—-在儀式中唯一沒有被摧毀的古物,在戰鬥中幾乎不可阻擋。最終這個無情的暗精靈奪回了自己的靈魂,但在這過程中,惡魔特孜阿坎再一次被囚禁在瑪魯斯的身體裡。

瑪魯斯可以召喚特孜阿坎,用他的邪惡力量加強自己的身體,但這個暗精靈最大的動力就是他心中的無限仇恨。瑪魯斯堅定地相信,只要借助仇恨的力量,一切都有可能。現在,在許多年的旅途之後,瑪魯斯又回到了他的家鄉海格雷夫。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目的,但他和以前一樣,充滿了對權力的渴求!

影刃

影刃現在只有一百五十歲,按照暗精靈的標準仍然很年輕。但他已經有了傳奇般的名聲。他的可怕冒險經歷被用來嚇唬幼年的暗精靈。他最出名的一次行動就是謀殺了整艘高精靈雄鷹戰艦的船員。他用了一段時間,每天殺死一個高精靈船員,最後他讓高精靈的船長拖著殘缺不全的軀體逃了回去。然後這個高精靈就能將這個恐怖的故事告訴其他的高精靈,讓他們知道,那些船員拼命想圍堵影刃,但最終一無所獲。

影刃直接聽命于赫勒伯娜,有謠言說,赫勒伯娜命令影刃消滅了她在政治上的對手。但這些故事很難得到證實,因為沒有人在見過影刃的真面目後還保留一條小命。在他從他的老師那裡學到了所有能學的知識之後,影刃就謀殺了他的老師。甚至連赫勒伯娜都不知道他的長相。而且,那些四處散佈這種謠言的精靈以及偷偷轉貼的敗狗,最終都遭遇了提早來到的神秘死亡…

洛克希亞•墮落之心

自從洛克希亞的曾曾祖父參加了波濤之戰之後,他的命運就已經註定—-指揮黑色方舟“神佑恐怖之塔”號,並在危險的海洋上證明自身的價值。洛克希亞一接過指揮權,他就帶領自己的屬下進攻位於精靈王國埃坦尼的港口城市托爾•卡納伯。在隆冬的某一天,黑色方舟和其他的艦隊駛出卡隆德卡,在暴風雪的掩護下前進。洛克希亞的戰士伴隨著風雪和閃電降臨在精靈城市上,並將整座城鎮夷為平地。這是墮落之心家族回歸的最佳聲明。

當洛克希亞從劫掠托爾•卡納伯中贏得的名望逐漸衰弱時,他向南出發,尋找能夠裝飾墮落之心家族宮殿的寶藏。他放過了安海姆,將這座精靈殖民地留給其他更加弱小的海盜。他駛過吸血鬼海岸時,擊沉了許多亡靈生物駕駛的海船,並擊退了腐爛僵屍和骷髏戰士組成的跳幫隊。

洛克希亞的目標不是海盜灣的定居點,也不是蜥蜴人的眾多廟宇城市。他的目的地是露斯塔尼亞南部的沉沒之城楚佩育提,這座水下的古城中藏有古聖的秘密之物。洛克希亞將他的艦隊帶到城市沉沒之處,然後就在楚佩育提上面下錨。他從黑暗修道院雇傭了七個女巫,借助她們的魔法,讓他手下的戰士在水下也能夠呼吸。在經過一番魔法保護之後,洛克希亞就帶著手下前往被波濤淹沒的城市,進行這次最危險的行動。

在水下的城市廢墟中,暗精靈與海生怪獸發生戰鬥。巨大的烏賊和蝠鱝不斷來襲擊他們。除此之外,那些曾經的叢林統治者在陷入水下之後,進化出了可怕的水生後裔。在犬牙交錯的廢墟中,暗精靈也不斷地和這些生物交戰。儘管遇到相當多的敵手,洛克希亞仍然凱旋而回,帶著一箱箱的寶藏和黃金回到水面,他的收穫中包括許多魔法古物,能在戈隆德賣出一個高價,另外還有許多石板,記載著各種古聖的秘密。因此,洛克希亞在歷史上獲得了堅實的地位。

黑色守衛的寇蘭

寇蘭是巫王手下黑色守衛中服役時間最長的成員。他已經為巫王戰鬥了約一千年。他早年迅速成名,剛服役十年後就成為了悲傷之塔的塔主。寇蘭和當時現任的塔主戴瑟納進行決鬥,用戴瑟納自己的頭髮勒死了他,以此勝利繼承了這個另人眼紅的職位。寇蘭把戴瑟納頭上的血肉全部煮化,保留了光禿的骷髏作為他的戰利品。

之後,寇蘭就跟隨巫王的大軍,在世界範圍內到處作戰。在帝國,巴托尼亞和印地境內的殘忍戰績讓他贏得了可怕的名聲。在他凱旋而歸之後,寇蘭就找上了黑色守衛的隊長卡那雷瑟,然後從納加隆德的東城牆上把總隊長扔了下去,讓他渾身骨折而死。瑪雷基斯很欣賞寇蘭的殘忍本性,給予他整個黑色守衛部隊的指揮權。之後的四百年中,寇蘭一直保有這個位置—-十七個試圖奪取這個位置的挑戰者現在都變成了屍體,裝飾著悲傷之塔的大門。

寇蘭最出名的就在於他為了勝利甘願冒險,而他總是最後獲勝。他毫不在乎手下那些效命的部隊,有一次他犧牲了手下半數的軍隊將敵人引進陷阱。他是一個高效的領袖,在他手下服役的暗精靈對他又敬又怕。

哈格尼斯的圖拉瑞斯

圖拉瑞斯是哈格尼斯城劊子手部隊的隊長,也是整個納加羅斯最嗜血的暗精靈軍官。有一次,僅僅因為他不喜歡某個鎮子的名字,他就屠宰了所有俘虜,然後下令把村鎮夷為平地。當生銹大刀部落的獸人試圖在大荒野伏擊圖拉瑞斯時,他把所有斬首下來的獸人頭顱扔進鍋子煮沸,只留下骷髏來裝飾他在哈格尼斯的宮殿。在安萊克廢墟附近,當他將一隊捕獲的高精靈陰影戰士切成碎塊,用釘子釘在安萊克古老要塞的東門上之後,烏蘇安的高精靈就稱他為Drakiur,意思是帶來恐懼的傢伙。當圖拉瑞斯第一次聽到凱恩的召喚之後,他的生命中就充滿這些血腥的舉動。

當哈格尼斯第一次盛大的血腥祭祀舉行時,圖拉瑞斯還只是個小孩子。當他看到雄偉廟宇的血腥階梯,看到高精靈的頭顱從臺階上滾落下來之後,他就感覺到自己的血液中似乎有凱恩的召喚。第二天他就跳上了祭祀高臺,從守衛的手中搶過武器,砍死了他一生中第一個俘虜,並在犧牲品的鮮血中沐浴。此後,他的未來命運就已註定。他成為了城中第一批神聖的劊子手,每天一醒來就鍛煉完善自己的殺戮技藝。最後他的技藝非常高超,可以只揮一刀就割開五名囚犯的喉嚨。赫勒伯娜很欣賞這個有天賦的凱恩教派新人,當劊子手第一次組成衛隊,護衛女妖女皇前往納加隆德的時候,她選擇圖拉瑞斯來擔任護衛隊的隊長。

儘管圖拉瑞斯是赫勒伯娜忠實的僕人,但他真正的信仰屬於凱恩,也僅僅屬於凱恩。如果他認為其他劊子手沒有完全的信仰凱恩,或者他發現他們操刀技巧糟糕,那麼他會毫不猶豫地一刀斬首過去。甚至女妖都很小心圖拉瑞斯的怒火,有不少女妖都曾發現過,她們的脖子旁邊,就是圖拉瑞斯的斬首大刀。

在圖拉瑞斯的指揮下,劊子手部隊參與了許多血腥的屠殺毀滅行動,在整個世界中都臭名昭著。在劊子手的旗幟之下,他們行進在大軍的最前方,急切的尋求戰鬥。圖拉瑞斯手下的劊子手會在一陣風暴般激烈的揮動中將對手開膛破腹,斬首至死。這些獻身給凱恩的劊子手能夠擊敗敵人手中最強大的戰士。只要一有他們加入某支暗精靈入侵軍隊的謠言,大量的難民就會拋棄家園四處逃竄,而在戰鬥中,敵人寧可臨陣脫逃,也不願面對圖拉瑞斯和他手下的致命戰士。

安娜薩拉•赫爾班

當“大割裂事件”將提拉諾克和納加瑞瑟分割成兩半的時候,那些忠於瑪雷基斯的暗精靈使用巫術保住了他們的城堡,接著就創造了黑色方舟。其中有一座名為“阿希爾•凱隆”的城堡,當它變成黑色方舟的時候,又被重新命名為“憎恨神廟”,此時它的主人是安娜薩拉•赫爾班,巫王之母摩拉斯最親近的盟友之一。

她自小就被愉悅教派撫養長大,而她的丈夫凱德隆•赫爾班曾和瑪雷基斯一起環遊世界,之後又與瑪雷基斯並肩作戰,共同對付鳳凰王凱蘭多一世。當凱德隆在第二次納加戰役中戰死時,安娜薩拉丈夫的兄弟希蘇諾試圖奪取整個阿希爾•凱隆城堡的控制權,而安娜薩拉則著手與他對抗。最後,安娜薩拉揭露了希蘇諾涉嫌毒害巫王之母摩拉斯的陰謀,她以此取得了勝利—-這整個陰謀正是安娜薩拉一手導演的。

年代表

為了方便參照,所有的年代都以帝國紀年表示。暗精靈以納加隆德的建立(帝國曆前2722年)為開始,以記錄過往的每一年。因此,如要按照暗精靈記年系統,就只要在帝國曆上加上2723年就可以。例如,帝國曆前340年就是暗精靈曆2383年,帝國曆1534年就是暗精靈曆4257年,以此類推。

-2219 高精靈最終將暗精靈逐出了烏蘇安的北部海岸,並著手掃清北部海洋中的暗精靈戰艦。

-2200 高精靈佔領了荒蕪群島,摩拉斯召喚出一個風暴將凱蘭多的戰艦分隔出來,但鳳凰王不願被俘虜,更不願被捉去納加隆德,於是他投海自盡。

-2201 因為失敗而害怕自己喪命的暗精靈軍隊統帥躲進海格雷夫港避難。海格雷夫最終將成為一座強大的城市。

-2016 在納加羅斯的東部荒野中,暗精靈建立了卡隆德卡城。

-2005 暗精靈偽裝成高精靈偷襲矮人,使高精靈和矮人之間的緊張局面進一步惡化。由於高精靈的傲慢和矮人的頑固,雙方最終爆發了一場殘酷的戰爭。這場戰爭持續數個世紀,耗盡了雙方軍隊的實力。

-1968 一群戈隆德的巫師和女巫在內赫卡拉北部海岸遭遇海難,他們落入牧師納加什之手,並遭到折磨拷打,直到他們同意教授納加什黑暗巫術的秘密。他最終將這些暗精靈囚禁在黑色金字塔中,然後成為了偉大的亡靈法師。

-1745 哈格尼斯(Har Ganeth)成為了凱恩教派的中心。海格女巫統治整個城市。

-1666 一支龐大的混沌軍隊掃過北方荒野,圍攻戈隆德要塞。要塞堅持抵抗,直到巫王率領援軍趕到,並在絕望之戰中擊敗了野蠻人的大軍。

-1599 黑色方舟“詛咒要塞”號和“痛苦翡翠宮殿“號靠上烏蘇安北部的破碎群島,暗精靈在這裡重建了安萊克要塞。在接下來的一個世紀中,暗精靈從這裡發動進攻,擊退了高精靈,但高精靈在山脈間的巨大要塞門阻擋了他們的進軍。由於無法深入內王國,暗精靈便加強了對北部烏蘇安領土的控制。

-986 鳳凰王泰瑟力斯發動大肅清行動,意在驅逐烏蘇安領土上的所有暗精靈。

-946 一支暗精靈反擊部隊殺到獅鷲大門,但被騙入圈套,全軍覆沒。暗精靈部隊被迫撤往安萊克。

-922 灰色峽谷戰役,一支暗精靈軍隊在陰影地某個隱藏的峽谷中紮營,但卻遭到了伏擊。

-777 在鳳凰門附近,暗精靈偵察兵伏擊了泰瑟力斯,但鳳凰王和他的衛士消滅了伏擊者,成功逃離。

-732 巫王用強力魔法幫助士兵抵禦寒冷,然後發動了毀滅性的冬季攻勢。他們攻克了數座高精靈要塞,讓烏蘇安陷入自精靈內戰以來最殘酷的戰鬥。

-730 托勒班圍城戰,在戰役中,高精靈和暗精靈都戰至最後一兵一卒。

-696 暗精靈被逐出烏蘇安的海岸,安萊克要塞被毀滅。

-693 一支龐大的高精靈艦隊向荒蕪群島和納加羅斯挺進,於是在荒蕪群島爆發了波濤之戰,這支艦隊被迫回頭撤退。泰瑟力斯死在凱恩神殿中,他的死因撲塑迷離。

-238 卡勒多?6?1馬格侖(Kaledor Maglen)發現了所謂的黑色通路。這是地下海中的一系列水道,可以一直向西通到沸騰海。暗精靈捕獲了Heldrake和海龍,並創造出了由這些海怪拉動的新式海船。

-87 暗精靈進一步向西前進,劫掠了印地和震旦。

176 在北方混沌野蠻人越來越多的入侵之後,瑪雷基斯下令在納加羅斯北部邊境上建造一系列的防禦瞭望塔。

211 這些瞭望塔剛一建成,就體現出了它們的用處。一支混沌大軍很快就被暗精靈發現,在他們還沒深入暗精靈國土內部時就被徹底消滅。

499 詩人亞瑟思成為了新一代鳳凰王。巫王的間諜在烏蘇安重建了愉悅教派,並從貴族中吸納發展新成員。

753 暗精靈艦隊在全球範圍內四處劫掠,帶回整個整個部落,整座整座城市的人口以充實納加羅斯的奴隸勞動力。

860 在震旦海岸線附近,黑色方舟“痛苦之爪“號被一股巨大的魔法海嘯所掀翻。

1103 墮落之心家族的拉斯克亞尾隨著震旦和尼澎附近的高精靈艦隊,進行了長達一個世紀的海盜行動,最終墮落之心家族獲得了巨大的權利。在她的航海圖指引下,其他暗精靈艦隊也成功地襲擊了印地和震旦的富饒沿海地帶。

1120 間諜吉拉松以鳳凰王宰相的身份謀殺了亞瑟思,然後成功脫逃。

1122 為了報鳳凰王的仇,一支高精靈部隊向納加羅斯進軍。但他們的行動被戈隆德的女巫所預知,當他們登陸的時候,暗精靈部隊發動進攻把他們全部消滅。

1125 暗精靈發動反擊,他們再次入侵了陰影地。在一系列閃電戰中,高精靈部隊被迫撤退,但定居在沉沒地的陰影戰士小分隊卻留了下來。於是,暗精靈和阿利斯?6?1安納的後裔展開了漫長的遊擊戰。

1131 暗精靈再次重建了安萊克要塞。

1133 暗精靈軍隊圍攻獅鷲之門。鳳凰王摩維爾任命凱蘭多的孟瑟烏斯擔任軍事統帥。高精靈的民兵部隊經過訓練就派上戰場,以保持要塞守軍的充足實力。

1134 瑪雷基斯使用可怕的噩夢來襲擾鳳凰王摩維爾,讓他進一步陷入受迫害妄想中。

1141 獅鷲之門圍攻戰繼續進行。巨大的暗精靈攻城機器包圍了整座要塞,暗精靈使用戰爭機器和巫術不斷轟擊,但高精靈仍在堅持。

1146 在著名的統帥孟瑟烏斯指揮下,一支由民兵長矛手組成的軍隊用他們的數量優勢壓倒了筋疲力盡的暗精靈軍隊,最終解救了獅鷲之門。

1502 孟瑟烏斯在安萊克城下被暗精靈的突襲所殺。他一死,他騎乘的巨龍就暴怒發狂,擊潰了暗精靈部隊。鳳凰王摩維爾最後被瑪雷基斯不斷放出的噩夢所逼瘋,跳入阿蘇安聖火自焚而死。

復仇的年代

1783 在露斯塔尼亞的阿海姆,當暗精靈幽影部隊發現了有一條隧道可以通過沼澤,直達高精靈城市的北部入口後,一支由伊坦?6?1東風帶領的暗精靈部隊就突襲了這裡的高精靈殖民地。

1856 暗精靈貴族瑪拉尼斯乘坐著名為“憤怒”的黑龍飛上天空。他從黑色方舟“永恆折磨之要塞”號上起飛,攻擊了烏蘇安的艦隊。瑪拉尼斯在空中戰鬥中從未落敗過,在大海的滔滔波浪上,他殺死了好幾個高精靈的巨龍王子。因此,高精靈就稱他為凱蘭多的禍根,在這之後,他繼續揮舞著自己致命的騎槍,讓那可怕的名號繼續流傳。

1907 墮落之心家族的洛克希亞通過繼承,得到了黑色方舟“神佑恐怖之塔”號的控制權。他第一個舉動就是把他父親留下的指揮官全部獻祭給黑暗精靈諸神,以獲得這些神明的眷顧。

1974 馴獸大師拉卡斯率軍攻打布瑞托尼亞的布瑞托尼城。嗜戰九頭蛇摧毀了城門,整座城市遭到洗劫。

1988 諾德蘭選侯的軍隊來到沿海小城德布內茨。他們發現整座城市已經是一片廢墟,城市居民的屍體都被剝了皮,釘在海岸邊的峭壁上。

2005 一次針對摩拉斯刺殺行動被破獲,刺客還沒接受審問就死了。女巫們都懷疑赫勒伯娜是主謀,但沒有任何證據。

2087 洛克希亞屠宰了吉加瑞什神廟的牧師,並把搶來的神像熔化,用來鑄造他的血紅之刃。

2301 超大規模的混沌侵襲。摩拉斯和北方的混沌劫掠者達成協議,讓他們進攻烏蘇安,而不是納加羅斯。暗精靈和混沌野蠻人一起入侵烏蘇安。瑪雷基斯派出惡魔N’kari去殺死永恆女王。但泰瑞恩和泰克力斯擊敗了這個秘密守護者。在芬努瓦平原上,泰克力斯放出阿蘇安的力量攻擊瑪雷基斯。為了保住性命,瑪雷基斯被迫將自己放逐進混沌國度。失去領袖後,暗精靈軍隊大敗,被迫撤出內王國。

2303 在多場血戰之後,暗精靈最終被逐出了烏蘇安。

2304 在燃火山脈的火焰中,摩拉斯鑄造了碎心刃。

2307 暗精靈刺客格洛瑞爾帶領一小群刺客潛入羅瑟恩,試圖謀殺鳳凰王芬諾拜。但鳳凰王的白獅戰士保鏢在科希爾的帶領下挫敗了他們的圖謀。他們在城市的屋頂上展開了旋風般的追逐戰。

2379 來自卡隆德卡的海盜在薩爾托薩海盜島附近遭遇海難。他們偷走數艘船隻逃跑,還在當地雇傭兵的幫助下攻擊了露希尼和瑞瑪斯城。但最後他們被雇傭兵出賣,被他們偷船的海盜頭子把他們全部抓住,貶為奴隸。

2387 洛克希亞洗劫了烏蘇安海岸上的托爾卡納伯埃城。

2402 一支幽影部隊潛入了查瑞斯的海岸,躲進了當地的森林中。直到整整一年後,一支白獅部隊才成功地和他們交戰,用白獅戰車把他們碾碎。然而,還是有一支暗精靈小部隊成功逃走,此後再無蹤跡。

2416 哈格尼斯的刺客大師阿隆迪爾?6?1死亡碎片被他最好的徒弟影刃所殺。

2418 露希尼的雇傭兵頭子埃爾內奇奧?6?1波庫瑞被發現死在他的城堡中,屍體躺在一個沒有窗戶的地下室裡。這個地下室是從裡面被反鎖上的。沒有發現任何有關殺手的線索。

2422 墮落之心家族的洛克希亞掠奪了蜥蜴人的沉沒城市楚佩育提,搜刮到大量財寶,他還找到了海怪克拉肯面具。

2423 摩拉尼恩的兒子埃薩瑞恩率領著一支高精靈部隊對納加隆德發動了一次大膽的突襲。巫王發誓要向可憎的高精靈進行復仇。他命令各個統治貴族家族招募新兵,從最受親賴的貴族中選拔指揮官,還向海上的海盜艦隊發出指令。就這樣,暗精靈對烏蘇安發動了一次新的入侵。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