窟窿騎士 (Hollow Knight) Hollownest中部族鬥爭背景及世界起源解析

7 七月

廣告

作者:_Moonshadow_

來源:空洞騎士吧

引子:

↑ White Lady 說:Vessel 由於某種思想的輸入被玷污了,故而力量衰弱無法封印住瘟疫。但是主角對於那種思想是免疫的,因此可以封印住瘟疫而避免被玷污。


↑ 官方先導漫畫中似乎也有影射:“或許思考能力正是我們的弱點?”

為何現在的 Vessel 會被思想入侵,而我們的小不點主角卻能夠免疫呢?
因為現任 Vessel 是國王手下的騎士,是一只有生活、有記憶、有思想的蟲子。
而主角是被做出來的容器,不會思考:
“No cost too great. No mind to think. No will to break. No voice to crysuffering. Born of God and Void. You shall seal the blinding light that plaguestheir dreams. You are the vessel. You are the hollow knight.”
——————————————————————————————————————————————

問題來了:為什麼有思考能力反而是弱點呢?

SEER 告訴我們,很久以前古神 The Radiance (光輝) 創造了她的部族。而她自稱是這個部族唯一還活著的後代。

觀察SEER的外貌,我們不難看出,她的形象是一隻飛蛾(頭上兩條毛絨觸角)。所有具有飛蛾特徵的蟲子,都和這個部族有關。(正所謂飛蛾撲火,該部族飛蛾的形象和 The Radiance 光輝的形象也是一個隱喻。)

大家回憶一下,飛蛾血統(長著兩條毛絨觸角)的小怪集中在哪裡?沒錯——Green Path。而在 Green Path 的一塊石碑上我們可以看到這樣一段文字:“Those whostray from the White King’s roads shall face the law of Unn.” 可見 Green Path 的居民信仰自然之神 Unn,並且不屬於 The Pale King 的管轄範圍。

再來看 Glade of Hope 中某靈魂的話:

這只飛蛾告訴我們:他已經很久沒有見過自己的族類了。他用了“distinguished”一詞來形容自己的種族,這個詞既有“顯著”的意思、還有“高貴”的含義。

飛蛾部族以自己為 The Radiance 所創而自豪,這也預示了他們悲劇的命運。



SEER 在描述 the Pale King 創建王國的時候,用了一個很嚴重的詞——“betrayal”,背叛。因為 the Pale King 自稱是 wyrm 幻化而成的,他甚至不承認古神 the Radiance 的地位,試圖讓子民遺忘這個古老的信仰。

不難看出,飛蛾一族始終堅持自己對於古神 the Radiance 的信仰,也以自己的血統為傲,面對異‘端 the Pale King 的統治,十分不滿。

在這種背景下,the Pale King 為了自己王國的穩定,必然教訓了飛蛾部族——殺戮還是驅逐,我們無從知曉——但結果是明顯的:飛蛾部族作為最古老的種族,逐漸沒落,數量減少,只有不屬於王國管轄的 Green Path 境內留存了一些它們的血統。

古神 the Radiance 作為光明的存在也不是吃乾飯的,它通過夢境影響蟲子們的思維,讓他們對抗 the Pale King 的統治。the Pale King 稱此為“瘟疫”。the Pale King 找到了三個盟友,以自己手下的空洞騎士作為容器,用黑暗的虛空之力封印了 the Radiance。

這就和1樓最後的問題有關了。“瘟疫”的傳播是以思考為媒介的。the Radiance 通過在夢中閃耀光芒來吸引蟲子們加入自己反抗 the Pale King。事實上這並不是什麼“瘟疫”,本質上這是一場鬥爭,一邊是代表光明的 the Radiance,另一邊則是為了鞏固統治而使用虛空陰影的 the Pale King。當然,站在the Pale King 的立場,the Radiance 搞的東西就叫“感染”、“瘟疫”。

而我們的主角,不會思考,只是一個用虛空製造出來的容器。不會思考就意味著不會被the Radiance “感染”,作為容器,其力量就不會像White Lady說的那樣“被玷污”。相比於有思想、有記憶的舊容器,顯然更完美。

所以站在 the Pale King 勢力的一方,自然會認為:思考是弱點。
而這也正符合了整個遊戲充滿黑色幽默的基調——玩家努力了半天,都是在給 the Pale King 賣苦力。

現在我們回過來看,作為飛蛾部族的 SEER 交給我們 夢境之劍 的動機到底是什麼呢?並不是讓我們阻止瘟疫吧……

不過 the Radiance 的沒落也不是沒有緣由的。就像之前說的,Unn一族依然願意包容飛蛾部族的後裔,整個Hollownest 這麼多的部族,難道都沒有人阻止 the pale king 封印光明嗎?

的確有人是站在 the Radiance 一邊的,比如飛蛾部族,還有被其他人稱為“背叛者”的部分螳螂:

但大部分蟲子都選擇擁抱黑暗。

遊戲使用 hollownest 作為背景是很巧妙的。大部分蟲子、菌類都喜歡陰暗潮濕的環境,這是它們的天性——所以遊戲中大部分蟲子都是 the Pale King 的支持者;蘑菇種族的碑文也顯示蘑菇們完全支援 the Pale King,不喜歡包容光明的Unn一族:

而飛蛾這種喜歡光亮的蟲子,就被設計成 the Radiance 的信徒。像蜜蜂、螳螂這些種類,則被設計成中立的部族。

接下來說說構成封印的幾位角色。

1. 舊容器 Hollow Knight 是國王忠誠的騎士,自然是站在國王這一邊的。不過由於其具有思想,還是被the Radiance的光明“玷污”了,以至於其力量衰弱(反思導致信念動搖)、“瘟疫”洩露。

2. Lurien the Watcher
封印之一,住在Watcher’s Spire,住址可以俯瞰整個City of Tears。可能是王國督察之類的行政角色,忠於國王。目前挖掘到的線索不多,所以也沒什麼好說的。

3. Herrah the Beast
封印之二,統領西部地下的Deepnest,住在Deepnest 西邊的獸穴裡。名為獸穴,實際上是蜘蛛絲繞成的巨繭。其形象也是巨型蜘蛛。

她和 the Pale King 結盟的原因不言而喻,自己的子民都喜歡生活在黑暗的Deepnest之中,不可能待見代表光明的 the Radiance。而她為了保護子民未來免于光明的侵襲,還出賣了色相,與 the pale king 做屁眼交易,生下了守護封印的小姐姐,而且萬一封印被破壞,小姐姐還具有備份封印的作用:

4. Monomon the Teacher
關於她要說的比較多,涉及到真結局。
封印之三,Fog Canyon的領主,水母類部族的統治者。居住於 Teacher’s Academy。

它們這一族的文字記錄方式很奇怪,只有關鍵字,像機器碼一樣,只能讀個大概。
她和 the Pale King 的結盟看起來並不牢固。而且她似乎後悔參與封印了(或許當初是被逼迫的?)。理由看下面。
在夢境中,其對話為:
…For diversity…a Seal…(為了多元化……一個封印)

…A world forever unchanging…(一成不變的世界)
…The seals, must break…(封印……必須打破)
…Forever…(永遠)
…Forever…(永遠)

從上面的對話來看,她並不喜歡現在這個一成不變、沒有多樣性的世界,所以要打破封印,而且是“永遠”打破封印。所以她指引Quirrel來説明主角,目的就是讓主角打破封印。

而她的願望只有在真結局中才會實現——舊容器幫助主角打敗古神 the Radiance,而主角作為容器也碎裂了,最後 the Radiance 的光芒散播開來,光明與陰影在蟲巢共存,一切又煥發出生機。

所以整個蟲巢的歷史,就是光明和陰影的鬥爭史。

the Pale King 因為私欲封印了 the Radiance,導致王國死氣沉沉,走向衰敗。
而 the Radiance 試圖感染所有居民,也想消滅陰影。

兩個神仙打架,受傷的總是無辜的蟲子。
最後真結局算是比較圓滿的。Monomon the Teacher 的話應該算比較點明主題的——“For diversity”。

現在我還有個巨大的疑問縈繞在心頭:
The Pale King 到底去哪了?

希望有人可以找到線索

有人問世界起源的問題。我根據搜集到的線索講一下我的看法。
按照時間線來。

最初,蟲巢有四種偉大存在:混沌無意識的 Void,發散著刺眼光芒的 the Radiance,自然之神Unn,以及巨大的 Wyrm。

在 Void 的黑暗下,誕生了原始的蟲群(蟲巢下部);在 the Radiance 的光芒下,誕生了飛蛾部族(蟲巢上部);在自然之神Unn的滋潤下,誕生了Green Path 的原住民(蟲巢西部);巨大的 Wyrm 在邊境自娛自樂,它的代謝產物也給蟲巢東部邊境帶來生機(蟲巢東部)。這時候的蟲巢是多元的、平衡的、生機勃勃的。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偉大存在在滋養萬物的同時,它們的力量也逐漸流逝,最終: Void 沉降至深淵(Abyss);the Radiance 退入夢境;Unn 將自己的活力滲透到每一株植物之中;Wyrm 則迎來生命的盡頭,死亡時它的身體化為一道光(虹化?)。

古神的時代終結了。古神創造的子民們開始了自給自足的生活。

這時候,一個偉大的聖人出現了——the Pale King。他自稱是 Wyrm 的化身(存疑,只不過大家都這麼認為),他能力超凡,智慧卓越,帶領蟲子們走向文明輝煌。但是 the Pale King 自封為古神 Wyrm 的化身,又怎麼允許自己勢力範圍內有其他信仰存在呢?而信仰 the Radiance 的飛蛾部族正好在 the Pale King 的勢力範圍之內。

於是 the Pale King 背叛了飛蛾部族,進行了一場滅教行動,飛蛾部族衰落了。

但古神 the Radiance 並沒有完全消失,在夢境中沉睡的它感受到了子民遭受的苦難,它決定用殘存的力量,透過夢境,吸引整個蟲巢的蟲子們,光復對它的信仰,展開一場針對 the Pale King 的戰爭——the Pale King 稱之為“瘟疫”。

然而 the Radiance 的復仇給 對光過敏的、由Void產生的原始蟲群——Deepnest 的子民帶來了災難,由於不耐光性,它們在光芒的影響下 永久 失去了生育能力。整個 Deepnest 的血統都面臨滅絕。

這時候 the Pale King 向 Deepnest 的女王 Herrah 提出了交易:the Pale King 給 Herrah 授精,讓她生下一個耐光的孩子,為 Deepnest 延續血統;作為回報,Herrah 犧牲自己成為Dreamer,幫助 the Pale King 封印 the Radiance。

最後,在 the Radiance 發動起戰爭之前,the Pale King 就先下手為強,將其封印在了 Hollow Knight 體內。瘟疫消失了,但光明也隨之消失了。在沒有光的蟲巢,the Pale King 建立起了他的陰暗帝國。

但是 the Pale King 知道,舊容器是不完美的,the Radiance 可能還會捲土重來。於是他向蝸牛部族請教控制 Void 和 Light 的方法,經歷無數次失敗的試驗,終於創造出了完美的新容器。這些容器:形態是Void,卻能吸收光,吸收光明之後便會自動啟動;沒有思想、沒有聲音、成本低廉;產生於取之不盡的Void,破碎後亦會回歸到Void之中;受單一動機的驅使,使命必達……與其說 the Pale King 發明了一種容器,不如說他創造了一套系統。隨後,the Pale King 消失了。我想,他大概是死了吧,畢竟遊戲中可以拿到他的靈魂碎片。

隨著時間的推移,正如 the Pale King 預料的那樣,Hollow Knight 顯示出了他作為容器與生俱來的弱點——思想。他的思想被 the Radiance 逐漸滲透,the Radiance 的光芒帶著復仇的怨念從封印中洩露出來,“瘟疫”又開始了。

the Radiance 滲透出的光芒滲透出來,接觸到了 Void,自動觸發了 the Pale King 創造的“新系統”,於是新容器被啟動了……


關於“the Radiance 光明瘟疫的傳播以思想為媒介”的新佐證。
用夢境劍打這個怪物會有如圖對話出現。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