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命精神病院 2 (Outlast 2) 劇情故事圖文解析

28 四月

廣告

作者:Rainforss123

來源:逃生2吧

遊戲性什麼的先不提,整個遊戲晦澀的劇情確實被很多沒有玩透的人詬病。但是把所有細節聚集在一起之後,才知道這個故事真的是和惡靈附身一樣很有意思

首先,整個事件背後,依然是 穆考夫(Murkoff)公司作祟,跟第一部巨山精神病院是同一個公司。圖1是我從花屏錄影裡面截圖了N次之後才得到的。圖2就是Murkoff公司的徽標。

因為還沒有中文版 所以文檔得我先自己翻譯一下才好上傳

旅行者筆記。

我正處於信號塔和受試樣品(村民)中間地帶,電塔信號依然非常強。可以保證的是電磁風暴對信號傳輸器的損害是非常小的。不過這海灘上還真是寧靜。我以為微波是用來抑制鳥類活動的,但是我一直發現很多貓頭鷹不是在自相殘殺就是在瘋狂have sex
我準備明天再多往受試地點走近幾步來獲取更多讀數。我還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現象,越遠離信號塔而靠近村子,信號反而越強。可能是因為微波視差,但是有更大可能是Ewen Cameron博士在他研究裡提到的神秘的反饋回路。一些因為認知問題對自己產生過很深傷害的人(包括神父Knoth,那個胖子)在微波的影響下也變成了微波信號的投射器(可以對周圍的人造成很深的影響)。關於這種解釋我可能輸給了Jenny Roland博士。(此人是Murkoff一員,原名Jennifer Roland,第一部的文檔中出現)

神父Knoth在故事中的理念是,一切小孩都是惡魔的化身,來破壞一切的美好,所以要在出生之前扼殺。注意,所有的小孩都是在母親肚子裡的時候就已經被扼殺了,而且有文檔表示有孕婦深信神父Knoth,讓他除掉了自己肚子裡的孩子,而孕婦本人卻沒有收到Knoth的傷害,所以Knoth憎恨的來源就只是肚子裡的孩子。根據上圖文檔得解釋“因為認知問題對自己產生過很大傷害的人會因為微波的影響而變成微波信號的投射源”。因為認知問題對自己產生過很大傷害的人,其中就有神父knoth。有極大可能性是神父Knoth變瘋之前,他心愛的老婆死于難產。此事在他心中成為極大的疙瘩,認為一切的錯來自於未出生的孩子。在受到微波影響之後,這個對自己產生過傷害的事件被無限放大,致使他寫出了一系列的邪惡聖經。並且因為他變成了微波信號的投射源,他也極大影響了他經常見到的信徒,從而為Murkoff的精神控制研究提供了管道,使得村裡的人全部趨於瘋狂。而上文檔也提到了微波對鳥類的作用,一半變得非常有暴力傾向,互相殘殺,一半變得非常“饑渴”,這也很好的解釋了神父有的信徒極度殘忍,而另外一部分確成為異教,參與各種亂交。

睡前再來一發 覺得好的支持個 謝謝 有問題也可以提 90%的細節都可以解釋清 剩下百分之十得等DLC了

另外一個謎團,肯定有很多喜歡Jessica這個角色的人很關心——Jessica怎麼死的。可能很多人在玩遊戲,或者看遊戲的時候,被表像給迷惑了,以為Jessica是被教父侵犯之後上吊自殺,因為遊戲流程中有很多關於她被吊死的圖片或場景。 事實是,Jessica就是當天被教父侵犯,逃竄中途可能摔倒或者其他原因扭斷脖子而死,在快要結局的時候我們知道了這一點。但是為什麼男主會因為此事如此羞愧,以致受到Murkoff的微波影響之時回憶的全是這件事情?主要原因是教父利用男主小時候軟弱的特點,逼迫他對此事表示沉默,並將Jessica的死偽造成上吊自殺。所以當遊戲中屢次碰到被吊死的人,男主反響都異常強烈。關於教父偽造事件真相的證據,只有一些男主對於錄影帶的評論來影射,我提供一個最明顯的。

我沒來得及阻止她上吊自殺。哦不,她並沒有。。。


哪裡看出男主小時候軟弱?也在快結尾的片段。即使跟Jessica嬉鬧的時候,也是被逼著認輸。Jessica說了一句,you are such a pushover, Blake. 你真是個軟蛋。 Pushover我用了最經典的國外Urban dictionary的解釋(所有俗語在這個網站上解釋的最清楚)。翻譯過來是,指特別容易被人操控和指示,遇事非常容易退縮的人。教父就是看出了Blake的軟弱,利用這點把Blake趕走來侵犯Jessica,事發後又逼迫Blake保持沉默來蒙混過關。因此長大後的Blake對此事非常愧疚,不只是因為Jessica要他留下來的時候他逃走了。

再給小時候軟弱的男主拉點仇恨。看看教父對男主有多大的威懾力,在遊戲的回憶學校場景,前期出現的人形,以及中後期出現的怪物,本身就是教父在男主夢境裡面的化身。看前額上面的胎記,遊戲中保留了這個細節就是為了證明教父給男主留下了多麼深的陰影。而且每次怪物的出廠全部都是轉角遇到愛,這跟男主和Jessica在學校轉角碰到教父是同樣的出場方式。

關於Jessica之死的問題,如果還有人不太確定,再提供一個比較好的證據。

所有在學校回憶場景中能用錄影機記錄的鏡頭,全部都是花屏,因為本身並非真實存在,是由於Murkoff的微波干擾形成的,所以攝像機錄下來的只有花屏。但是這所有鏡頭中都可以斷斷續續看到Murkoff公司的徽標,這個暫且不提。遊戲中攝像機增加了音訊的錄製,抓錄不到視頻,但是這些花屏中可以聽到各種像是人聲的雜音,大家可以去網上找來看一看聽一聽。沒有錯,這裡面就是人說話的聲音,但是遊戲製作者別有用意的把人說話的聲音倒放了。不知道百度能不能搜到,我在國外網站上聽過所有學校場景錄影裡面倒放的音訊,我就先貼一下原句,音訊我再想辦法。

翻譯幾句重要的,第一句,第六句,第七句,第八句。
上帝,耶穌,請原諒我的罪惡吧。感謝神,感謝你殺掉了那孩子。 這句是教父的禱告。
她好成熟,好柔軟,好騷,好浪。。 教父的心聲
你殺了她,你看到了她當時是什麼樣子,我孤身一人,你帶走了她,我沒法阻攔。 無助軟弱的男主心聲
你殺了她,我誰都沒有告訴,我保住了你的秘密。。我們的秘密。謝謝你,謝謝你。 依然是保持沉默的男主。

男主在學校裡接到的電話,來自于教父。“喂喂,謝天謝地你還活著,我需要你保持冷靜,我會設法幫你,我會把你弄出來,我需要你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藏,一個你可以感受著她斷掉的脖子又回憶著她甜蜜之吻的地方,你這個死垃圾。” 斷掉的脖子直接說明了Jessica死因,後面也說明教父知道Jessica跟Blake接過吻了,也因此非常嫉妒。

評論的朋友們謝謝了,我再更幾發

有兩個未解之謎。一個是Val的性別,在文檔和Knoth的口中都是用的His, him這類專指男性的詞,第一次遇見也是平胸。但是後期遇見Val要強上男主的時候明顯可以看出是女性身軀。 第二個問題,男主老婆開場是紅色短髮,遊戲結尾卻是金色長髮,難道這期間跨越了非常長的時間?還是因為Murkoff公司儀器的影響?

比較關鍵的部分其實也就這些了,一些不清楚的東西只有等DLC出了才能再瞭解。另外,遊戲裡面關於神的東西太多,非常雜亂,能解釋也只是個人主觀臆想而已,所以先不混淆了。關於幾幫人的分類和介紹在吧裡另一個搬運外國網站的解釋貼裡有,可以隨意看看。總的來說就是神父Knoth一幫人,雙性人Val一幫異教徒,還有被驅趕出村子有梅毒天花亂七八糟病的那幫子怪人。他們之間的聯繫在那個帖子裡面都有提到,這裡就不細說了。今天先到這裡,歡迎提問,逃生第一部的問題也可以。最後,Jessica確實是個可憐又可愛的角色,雖然遊戲裡面模型一般般啦,”幹死戀童癖教父”
先說一下異教徒heretics和領袖Val. 因為Val這個人是個最神秘的角色,性別不明。我個人認為他本身應該是男性。所有關於他的文檔和之前熟人的認知中都是用his,him,he這些特指男性的詞。而遊戲中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很明顯他沒有任何女性特徵,只是穿著女裝。因此在異變之前,他應該只是自己認知為自己是女人,但是其他人都明白他是男人

因為在上班偷更所以暫時沒法發圖片,先純嘴炮。在異變之前,Val是一個比較有愛心的人,也是地位比較高,跟Knoth最親近的一批人。遊戲中有文檔是他的自述,他之前有養育40多個孤兒,還提到他自身沒有孩子(他認知自己是女人,所以不可能跟男人結婚生孩子)。村民開始變瘋之後,他的很多孩子都被瘋狂的村民殺掉了當作血祭,他當時還處於比較清醒的狀態,意識到這些不對之後跟一批比較清醒的村民挖了地道進入礦山來躲避

進入礦山地下之後,對murkoff的精神控制電波應該是有一定遮罩效果的,這點後面提到Lynn的時候再說。因此這批人清醒得久一些,也沒有受到Knoth的教義理念影響,於是他們自成為異教。但是他們不可能一直處於地下活動,所以時間久了他們也被電波改變了。最先出問題的應該還是Val, 第一是他地位較高,第二應該是他深愛的養子們遭到殘殺,內心受到很大的傷害,根據old traveler檔的解釋,他也跟knoth一樣成為self discomfort和信號的的投射源,影響了跟他一起生活在地下的村民,於是這批人也跟隨了Val的理念,成為”異教”

突然發現Val的事情還沒講完。。。第一封關於Val的檔來自于一個信徒給Knoth的告密信,我簡單翻譯一下。

Paul,因為神父Knoth會聽你說的話,所以我來告訴你一件非常令我擔憂的事情,我希望這只是我的臆測而已。Knoth的執事長Val今天清晨來給我一個無法描述的“好處”。Val感覺像是在給我提供一些秘密的交易。但是根據我對Val和他個人性格的理解,我非常害怕,並沒有接受他的邀請。Val不願意詳細地給我解釋,只告訴我說“在我們心中還有著神父Knoth無法觸及之地”,不過我發現他事實上更感興趣的是我的身體部位而不是心靈。我讓Val給我一些時間考慮,晚上再跟他詳談,但是我害怕Knoth會讓人來監視這一切,在事情發生之前就會以叛教罪處理掉我。我希望神父能幫我,我真的非常害怕。

如我之前所說,Val本來是Knoth手下一個地位很高的執事,但是此時已經體現出反叛之心。文中一直用的是his這個特指男人的詞來稱呼Val,因此熟識Val的人都知道他是個男的,只不過Val自身認知混淆,認為自己是女人,而且對男ren有非常大的興趣。

這是能找到的Val的第一篇日記,文檔名 Val’s diary pt.1 (pt.1是part1的縮寫,第一篇)

又有三個人被驅逐去和皮疹者(scalled陣營)一起居住了,他們皮膚上的傷痕太明顯了,根本掩飾不了。那裡已經有七個小孩,都是Knoth之前送到我看護所的。我現在有40個非常愛我的孤兒需要看護,這些被父母拋棄的孩子們覺得我就像冉冉升起的太陽一樣可靠。我也愛著他們。因為我永遠不可能有我自己的孩子,所以我有太多的愛可以抛灑。當神也拋棄他們的時候,我依然會給他們帶來關心和指引。

我做的夢意味著什麼?

這一篇沒有講太多東西,但是表明Scalled陣營是在異變之前就存在,所有染病的人全部被隔離出去住在一起等死。而Val在異變之前雖然對自己性別認知有問題,但是不可否認他是一個有愛心的人,養育著一群孤兒和棄嬰。最後一段,寫完日記之後,Val留下了這麼一句,我做的夢意味著什麼?這一點非常可疑,說明他做了一個非常奇怪或者說很突兀的夢。這種狀況和男主在飛機上面做的夢是一個樣,奇怪而且突兀。很可能此時信號塔實驗剛剛開始,這些受試者已經開始出現初期症狀。

hehe 沒人加個精,我發好多東西全部不合法,發一段我得刪一萬次。隔壁逃生吧第二天給加了,本來好多顯示不合法的都可以直接打出來。我要加精不是要出名,只求發帖的時候能方便一點,支持我的吧友也看得舒服,這樣很難?不行我直接給連結算了,真沒意思

整理文檔的時候突然有個新的發現,按順序擺放的Val的日記,編號卻只有pt.1,pt.3,pt.5…如果不是因為製作人的疏忽,那就有很大可能是編號2,4,6的日記會出現在DLC,而DLC裡面有可能獲取這些文檔的主角是誰就很值得考究了。撇開這些不提,還是看看文檔。這一篇文檔名: Val’s journal pt.3 日期是三月九日,與第一篇相隔兩月。

更多嬰兒死去了。Knoth說這種殺嬰行為是不會受到罪責的,因為他們都會成為神的士兵。殉教者犧牲自己于魔王面前來表現蔑視和反叛之心。所有那些被隔開喉嚨和燒焦肉體的嬰兒會以純淨的姿態在天堂裡等待我們。

神父Knoth還說我們的罪會在我們的夢裡追尋我們。罪責會在夢裡搜尋我們。但是我的夢裡卻全是我謀害了自己的孩子。

其他人也有極其類似的夢境。我們挖了個地道從而可以秘密聚會。我們聚集在一起來討論著夢中所見,不解其中之意。

我越來越感覺到這是一個旨意。但是這一點也不神聖。

三月的時候神父Knoth就已經開始謀害嬰兒了,而他卻用神學來迷惑眾人。第二段非常重要,神父Knoth說我們的罪責會在夢境裡追尋我們。神父Knoth所說的應該是自己親身經歷,他把這種現象依然歸結為神學說,但是事實上他已經是受Murkoff精神干擾中期了。跟主角受到信號塔干擾之後的現象一樣:Blake對Jessica之死保持沉默拒絕抗爭的內疚和罪惡開始在“清醒夢”中不斷困擾Blake,正是Knoth所說的罪責會在夢境中追尋自己。接著Val寫到,我的夢境根本不是自己的罪責,而是自己殺掉自己孩子的場景(但是Val自己是沒有真正的孩子的),後來又說周圍的人都有很類似的夢境。而這一點就正好迎合了我最開始的理論,self-discomfort的人(knoth)會成為微波信號的投射源而對其他人產生影響,Knoth把自己的夢境投射給他人。

另外說一下“清醒夢”。這個詞是在一代遊戲中就出現的,說的是觀看那個花屏亂碼(所謂的morphogenic engine)之後的人會進入清醒夢狀態。人處於正常活動,但是腦內會進入因干擾而產生的夢境。而我們在這一代的夢境場景中截取到的錄影亂碼其實就是第一代病人被逼著觀看的亂碼(static)。而製作者也說過,第二代的時間在第一代之後,所以有很大可能性是Murkoff利用第一代Morphogenec engine的成功,把這個花屏亂碼製作成了電波形式,進行第二次實驗。

Val從這後開始擔憂,所以和其他人挖了遊戲後期進入的礦洞地道

說句題外話,很多朋友提醒我帖子被各種照搬了,這一點其實我是無所謂的。我本來每天上班就挺忙,加上又是時差黨,費心費神來整理這些只是因為我是逃生系列的死忠。逃生第一部是我恐怖遊戲入坑作,遊戲設計理念非常新穎,偏於晦澀的劇情通過各種文檔來解釋就有了一絲解謎的味道。告密者DLC的發售更是完善了故事的梗概,玩完之後感覺一切豁然開朗。逃生對我來說不只是一個恐怖遊戲,更是一個解謎遊戲。第二作我第一次玩完的時候,真的感歎幾年製作依然是不如首作。劇情跳躍,人物之間沒有聯繫,跟第一作更是毫無關聯,這些都是我的第一印象,也是跟很多玩家一樣的印象。但是在收集各種文檔和錄影,加上和一些朋友討論之後,發現這一做的劇情比上一作更隱秘,但是更有想像空間。於是我就慢慢發掘出了遊戲背後的故事,也覺得這個遊戲的魅力就在於它能讓初玩者感覺刺激,能讓忠實玩家來發掘劇情,好好想像。縱觀近幾年發售的遊戲,有多少能讓玩家苦苦追尋真正的故事線?惡靈附身算是一個很成功的。逃生系列也是成功的。遊戲性確實可能有些不足,但是這製作的良心還是讓我這粉絲一把熱淚。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