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中之龍 6 生命詩篇 遊戲圖文攻略

10 十二月

廣告

作者:刹那•F•塞耶

來源:遊俠網

返回攻略匯集:人中之龍 6 生命詩篇 攻略匯集

【攻略說明】

《如龍》系列一直以來的風格就是線性劇情+沙箱漫遊玩法。主線劇情部分基本上屬於一本道的劇情+戰鬥玩法。因此本次的攻略會分為流程與支線部分,以及各類神室町玩法。

而流程攻略部分,由於基本是為劇情服務的簡單線性流程,攻略將主要傾向於梳理劇情,由於遊戲本身並沒有過往章節即時回顧功能,這裡也希望能夠幫助不小心跳過大段劇情跟遺忘劇情細節的玩家,找回一些回憶。

『第一章:自由的代價』

【前情提要】

三年前的紛爭結束後,滿身是傷、倒在雪地之中的桐生一馬,被及時趕來的養女澤村遙救起。但這場大規模的衝突引起了警視廳的重視,儘管東城會是被動進入紛爭的一方,但也必須有人站出來承擔相應的責任,桐生一馬就是這個承擔責任者。

儘管可以聘請律師來為自己作辯護,免除牢獄之災,但桐生考慮到遙和牽牛花孤兒院的孩子們,也為了自己能夠堂堂正正的以“老百姓”的身份回到他們身邊,最終還是選擇了入獄。而在這期間,神室町風雲湧動,亞細亞街道的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似乎揭開了混亂的序幕……

*在序章之中玩家在桐生一馬的夢境之中能夠自由行動,這時候可以跟出現的人物依次對話,對他們進行一些回顧,之後通往發光大門結束夢境。

【第一章:自由的代價】

三年前,澤村遙回到牽牛花跟孩子們一同生活。但三雄跟孩子們遭遇的一系列事情,讓遙深知自己和桐生對這些孩子的未來可能會形成阻礙。儘管心裡十分捨不得牽牛花的孩子們,遙還是堅強的離開了這裡。

而三年後,出獄的桐生立刻返回了沖繩。在這裡跟大家重逢的桐生,也很快得知了三年前遙因為新聞報導給予的壓力而出走的事情。根據孩子們提供的零星線索,桐生得知遙此刻就在東京的神室町內,但給秋山打的電話卻顯示是空號,桐生因此決定立刻重返神室町尋找遙。

*在孤兒院內,需要調查的孩子們都會以藍色光點標示在左下方的小地圖之中,找到他們並且與之對話。之後在屋內調查電話。

重返神室町的桐生剛剛站上這片熟悉的土地,就目睹了一起命案現場,巧的是伊達真也剛好在這裡辦案,兩人久別重逢,卻沒有多少餘裕用來敘舊。伊達真對桐生說明了現在神室町劍拔弩張的氣氛:曾經的東城會由於亞細亞街道的大火,在神室町已經不再擁有絕對的支配力,而從大陸來的一個叫“祭汪會”的O國黑幫佔據了失火地點開始發展自己勢力。雙方不可避免的火拼之後,警視廳將責任推給了東城會高層,因此真島吾朗和堂島大吾都被逮捕,現在的東城會由一個叫菅也的幹部暫時擔當顧問。

而秋山也被新興起的O國黑幫盯上,似乎處境相當不妙。告別了伊達後,桐生憑藉記憶,來到瑟蕾娜大樓四層準備尋找秋山。

*秋山的公司舊址在四樓,從樓梯上樓就能找到。

而這裡早已經人去樓空。桐生轉而想要在周圍街坊處打聽一些關於秋山跟遙的消息。

*在地圖兩處紫色標示處分別詢問,選擇詢問秋山與遙的消息。

事情果然沒有這麼簡單,詢問的兩位老闆都不知道秋山跟遙的任何去向。無奈之下桐生只得繼續前往亞細亞街打探消息。

一年前失火的亞細亞,此刻已經成為了繁華的華人街。而此刻的亞細亞街道之中,東城會正準備跟祭汪會就地盤事宜展開商討。不過祭汪會這邊絲毫不留情面,幾句話之間殺意盡顯,隨後短匕出鞘,直要將東城會幾員殺翻在地。恰好來到此處的桐生一馬,雖然未曾見到樓上的廝殺情景,卻也趕上了幾個東城會成員灰溜溜離開的背影。而隨後出來的O國黑幫小弟,因看桐生面向不善,立刻上前尋釁,戰鬥就此打開。

桐生能夠把這些小嘍囉打趴下,但卻無法讓他們產生真正的恐懼,這些人自然不肯告訴他秋山跟他的天空金融的下落。而一旁的東城會成員似乎已經看到了桐生現身。總之一番折騰後,桐生還是打算回到天空金融的舊址,再想想別的辦法。

而再度返回時,入口卻被O國黑幫的嘍囉堵住了,還告知桐生這邊已經禁止進入了。原來這裡面正是祭汪會的成員準備抹殺一個東城會成員,桐生一馬自然不能放任不管。

而這個新人竟然知道秋山的下落。他告訴桐生,之前他有看到秋山穿著跟之前判若兩人的打扮,混跡在兒童公園的街友之中。

[/img]

來到兒童公園(這裡還會觸發一個支線任務“嚮往的人”,不過這個放在支線部分說),找到這裡的街友詢問秋山的事情,街友得知桐生一馬這個名字後,欣然同意幫助他,不過他也表示自己一天都沒有吃飯,要求桐生帶給他一個便當。

在公園旁邊的便利店裡就能夠買到便當,街友需要的東西,只要尾碼帶有便當兩個字的都能夠交差。

而街友身下的井蓋竟然就通往秋山的藏身處,令人意想不到。進入下水道後在帳篷裡找到正在休息的秋山,沒想到兩個老友竟然是在這種情景下重逢,不免有些尷尬。秋山告訴桐生,自己是因為被O國黑幫盯上,而且神室町正在危險時刻,他為了避開這陣,才想出了這個辦法避避風頭。二人的對話被來襲的腳步聲打斷,祭汪會的艾德追蹤著桐生來到了這裡,似乎是想將二人在此解決。

一番苦戰將艾德等人打跑之後,秋山跟桐生回到了地面上,桐生此時接到了伊達真打來的電話,告訴桐生,澤村遙在神室町發生了意外,此時正在醫院急診室進行搶救。

*在街角各處都可以找到計程車,利用計程車選擇“東都醫院”。

來到東都醫院後,伊達真向桐生詳細闡述了遙的車禍事故的細節。撞上了遙的流氓肇事逃逸,此刻還沒有被緝拿歸案。這起突發狀況給桐生帶來了重大的打擊。

而之後伊達真還帶給了桐生一個消息,他將桐生帶到了醫院的育兒室內,在那裡等待著他的,是遙不惜性命也要保護的她的兒子——遙人。

 

 

『第二章:新的幼苗』

【第二章:新的幼苗】

看到遙人,桐生當然想要知道這個孩子父親的下落,在他看來,這個讓遙一個人無牽無掛,甚至在這種地方遭遇危險的男人是靠不住的。不過在無果後,他轉而想要開始調查車禍的地點。儘管同行的年輕刑警不想讓桐生插手,但最後還是拗不過,帶著他來到了事故發生的街道上。

*調查現場環節,地上的可疑點都會以藍色箭頭明顯標示出來,挨個調查。

在桐生一馬調查完畢之後,警官也告訴了他自己的看法。種種跡象表明,這似乎確實是一場意外,因為肇事者中途曾經下車檢查過遙的狀況,而如果是蓄意要殺死遙,則遙跟孩子也不可能活下來。

在對話之中,警官注意到不遠處正在用手機拍攝同人的男子,並且暗中示意桐生。而當桐生上前與其打招呼後,男子大驚,並且立刻開始逃跑,緊接著進入一段追逐。

最終追上男子後,他告訴桐生自己是東城會的直系組織,染穀一家的人。他也是受染谷的家長委託來“暗中保護”桐生這個第四代會長。為了打探一下這個染穀家的底細,桐生決定去到東城會總部問個究竟。

*在追逐戰中當心不要耗盡體力,大喘氣時鬆開奔跑,男子體力不支會經常原地喘氣。當然筆者未試過沒有追上的結果如何。

*對話結束後,依然是利用計程車選擇“東城會總部”切換地區。

來到總部後,出來迎接桐生的,正是染谷一家的總長染谷巧。將桐生引至菅井面前後,桐生向其詢問自己被監視的事,染穀巧語氣不善,依然堅持這是在“保護”桐生,還表示桐生只是一個退隱的前黑道,“哪裡來的理由被人盯上啊”。

兩人都不肯鬆口,桐生一馬也沒有辦法,只得拋下一句狠話後抽身離開。

返回到神室町街上後,桐生想要稍做修正,便來到新瑟蕾娜,找到這裡的媽媽桑後,她想出了一個辦法:幫助桐生在智慧手機上裝在了情報佈告欄的應用程式,在這之後桐生可以得知街道上突發的狀況,或許可以幫助得到情報。

*此後按十字鍵→即可查看該應用程式。

離開酒吧後,迎來撞上一群想勒索的街頭小混混,將他們狠狠教訓一頓後,出現了兩個神秘的黑衣男子,分別是新興的“JUSTIS”組織的孔明和“喚雨人”。這個組織似乎是為了摧毀黑道幫派而成立的,已經是一個多達3000人的大型組織。

而跟JUSTIS的兩人打過照面之後,桐生緊接著接到了來自伊達的電話,其中提到秋山也剛來到了醫院,而且似乎有一些事情需要桐生來進行處理。

來到醫院再次見到秋生,發現他已經不再是一副街友打扮,而是換上了一身筆挺的西裝。秋生正因為兒童諮詢處的人員而頭疼,這個名叫野尻的男人表示自己因為接到醫院的聯絡,打算前來引渡遙的兒子遙人到那邊的乳兒院。桐生當然不能允許這一步的事情發生,不過對於黑道背景的桐生,野尻並不十分信任,不過桐生敏銳的察覺,這個男人比起孩子,更在意自己的樂意得失。

跟野尻對話完畢後,桐生直接來到了育兒室之中抱起了遙人,他認為野尻根本不值得信任,而他打算自己來照顧遙人。幼年時期的黑暗經歷讓桐生深刻的瞭解,在育兒院之中長大的孩子不會真正的得到幸福。因此他絕對不會退讓。但秋山覺得桐生的做法太過草率,二人無法,只能在狹小的育兒室裡展開一場男人之間的較量。

一番苦戰後,擊敗了秋山的桐生帶著小遙人,正在發愁奶粉的去處,聞訊前來的伊達提供了幫助,並且還幫桐生承擔了責任。之後在新瑟蕾娜之中,伊達還給予了桐生兩個重要線索:一個是遙的手術已經結束,順利保住了性命;另外一個,則是警視廳通過遙手機復原的一張照片,使用GPS定位,得知這張照片的拍攝地是廣島。這個地方有久遠而神秘的組織陽銘聯合會,恐怕會給桐生帶來一定的麻煩。在遙昏迷的這段時間,桐生決定帶著遙人前去找到遙的父親,向他當面對質,一問究竟。

 

『第三章:外地人』

【第三章:外地人】

鏡頭一轉,桐生帶著遙人來到了廣島。這個看似寧靜的小城,就隱藏著桐生不瞭解的秘密。桐生拿著遙的照片,似乎確認了拍攝地點所在的街道,下一步他打算找本地的店家聊聊,打聽打聽消息。

*順著地圖上的紫色標示前往指定地點吧!

來到一家正準備開業的酒吧門口,媽媽桑一眼就看到了桐生懷抱的嬰兒。因此熱情的邀請桐生進入酒吧稍作休息。不過進入酒吧時,裡面卻已經有一位客人了,正是陽銘聯合會直系組織廣瀨一家的若頭南雲剛。他看著不速之客的桐生,眼中滿是敵意。隨便找了個茬,就拉著桐生出外準備打上一架。

*跟遊戲最開場一樣的地點。跟南雲痛快的打上一架吧。

雖然打倒了南雲,但這個男人並不服氣,看他的意思還想找上桐生幹架。之後回到酒館,清美老闆娘似乎格外關照桐生,還幫助他聯繫了住處。不久後一個叫做飯野的男人便來接桐生來到“水軍公寓”入住。從對話得知飯野與南雲剛、清美等人都是高中時代的同學,關係曾經還十分要好,二人還一同追求過清美,直到現在飯野跟南雲依然對清美心存愛慕。

到住處剛剛落腳,小遙人便開始大聲哭喊,猜測他是因為饑餓的桐生,卻發現旅行包中的奶粉已經喝光,只得帶著遙人出門尋找奶粉。

*地圖上的主線任務相關都存在在標示上,四處尋找標示出的居民對話,詢問奶粉的位置吧。

在路上遙人會不時開始苦惱,需要桐生開始對他進行撫慰。這也是一個互動小遊戲,需要玩家用四種不同的方式來將遙人哄開心,在指定的時間內一共得成功三次才能達成目標。如果失敗的話就得一路聽遙人的哭聲了噢。

一路詢問後,最終桐生還是在清美的協助下,在一家理髮店內分得了一些奶粉。清美來到旅館幫助桐生哄遙人入睡。這一夜總算是過去了。

[/img]

第二天,正在街上準備收集情報的桐生,再一次被南雲盯上,這次的南雲還帶著兩個小弟,只不過這兩個小弟似乎也很樂意拿南雲插諢打趣,自討了個沒趣的南雲眼見桐生懶得搭理自己,只得惱怒的離去。之後在酒吧,清美拜託桐生幫助她的朋友飯野為棒球比賽湊人數,正好能夠還前一天清美各種幫助的人情,桐生當然樂意幫忙。

*前往纜車搭乘處還是要走一些路的,需要從天橋上面橫穿馬路。

來到約定的地點後,清美果然按時抵達。二人一同前去參加棒球比賽。桐生自然是跟飯野一行人一隊,不過讓人沒有想到的是,他們的對手之中,就有南雲跟他的兩個小弟。看來這場比賽絕討不了好了。

果然,南雲等人的目標就是桐生,因此他們故意投球傷害飯野等人,而由於桐生的棒次較後,之前也有不少人吃了苦頭。桐生可不打算傻傻的被投球打中,而是將棒球棒直接砸向了南雲的頭,三對一的戰鬥就在球場上展開!

*此處戰鬥算有些難度,三人血量均不算少,建議在保證自己安全的情況下,逐個集中攻擊,先打倒其中一人,就會越來越簡單。否則就會形成圖中的尷尬場面,三人一同爆氣的情況就會變得很難收拾。

桐生的活躍讓在場所有人大吃一驚。漂亮的解決了騷擾者南雲一行人的桐生,在球場上迫不及待的向眾人詢問遙的下落,結果卻仍然是一無所獲。桐生感覺此處這麼小的地方,卻沒有人見過遙,頓感蹊蹺,他據此推理遙或許只是途經此地時順手拍攝了照片,而在這裡也許是找不到遙人父親的。

不過當下還是先做一下修正。桐生再一次帶著遙人來到了清美的小酒吧之中。這裡就到了最開場那一段的時間點。而此刻正在看著遙人喝牛奶的桐生與清美,遭遇了不速之客——陽銘聯合會直系組織舛添組組長舛添耕治。

原來,按照黑道的規矩,清美也必須給聯合會上繳保護費,而由於愛慕清美,南雲一直沒有向她討要那一份保護費。這自然也成為了一個資金的空缺,此番舛添來訪,自然是想把這一塊弄清楚。而在心愛女人面前,南雲剛像一個真正的男子漢一樣站得筆直,並且告訴自己的上頭,“這一塊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廣瀨來管”。之後就被舛添等人帶走。

一行人離開酒吧後,陷入了短暫的寂靜。清美哄著遙人的時候,桐生卻似乎下了決定,跟清美打過招呼,他便離開了酒吧。

*出來酒吧來到街上後,根據標示找周圍的街坊打聽南雲一行人的下落吧。

在街道口遇到了正在奔波的飯野,看來他也已經知道南雲出了事。他告訴桐生,自己看到南雲被幾個黑道拖走,現在他正準備去叫廣瀨一家人幫忙。他們似乎正在“山丘上”處理這件事。飯野儘管已經提醒過桐生,接下來不應該繼續摻和黑道中人的事情,但桐生欽佩南雲的敢作敢當,依然決定前去搭救南雲。

*所在地點就在之前纜車搭乘處附近的區域,地圖的右上角。

來到了千光寺,果然舛添一行人正在狠狠的毆打南雲。桐生及時趕到,不顧擔心他安危的南雲,他毅然以一人向舛添眾發起了挑戰。

人中之龍的桐生解決了戰鬥,這場打鬥讓南雲剛大開眼界,面對以強硬手腕解決五名黑道中人的桐生,除了欽佩,南雲剛的腦海之中再也不剩下別的念頭。桐生欽佩于南雲在心愛女人面前貫徹男人信念的勇氣,而南雲剛也拜服於桐生的俠義與強大實力,堅持要給桐生做小弟。雖然有些無奈,但桐生似乎也不怎麼討厭。

 

『第四章:謊言』
【第四章:謊言】

成為南雲的大哥(桐生自己以食客自居)後,南雲自然將桐生引薦到廣瀨一家的事務所之中,跟他的兄弟做介紹。在廣瀨一家抗頭的總長就是廣瀨散,因為受不了醫院的管教偷偷溜了出來。正在二樓跟老頭子談話時,樓下突然傳來了腳步聲,趕來的二人是事務所的若眾。田頭告知摩蕾諾中正在發生事故,看場子的松永跟客人起了衝突,正在被單方面毆打。“摩蕾諾”自然就是廣瀨事務所下面的場子。桐生自然沒法坐視不管,當下決定前去幫拳。

*前往摩蕾諾。

來到摩蕾諾後,果然有一幫人正在店裡胡作非為,草草說了幾句之後,雙方就準備開打了。

*酒吧有不少可以利用的武器,活用武器可以高效率解決敵人。

打跑了找茬的客人,不過松永卻並不領桐生的這份情。他認為隨便認前幾天還是“敵人”的桐生做大哥,也沒有事先跟他們打招呼,南雲顯得太過草率。桐生懶得理會這些麻煩的事情,一方面也想到遙人還被寄放在清美小酒館,就簡單跟南雲告了別。

[/img]

來到酒館,清美對於桐生的平安歸來感到有些意外,而桐生也告訴了她中間發生的故事。

從清美處帶走遙人後,今天的事也基本上處理完畢了,回到水軍公寓準備休息。

第二天早晨醒來。桐生決定先去廣瀨一家人那邊露個面,順便沒准能探得一些遙的消息。

進入事務所,桐生簡單的介紹了一下手中嬰兒跟自己的關係之後,便直接進入正題,將遙的照片給予南雲等人觀看。沒想到南雲眾人反應十分誇張,在推說不認識這個照片上的女子後,紛紛找藉口離開。

看到眾人如此的反應,也沒法繼續問下去了,桐生想到既然來了,也上樓跟老頭子打了個招呼。

離開事務所後,清美急忙趕來,帶來了一個壞消息:昨天桐生在摩蕾諾打的那幫人是陽銘聯合會的人,他們此刻正在滿大街的尋找桐生的下落,準備伺機報復。清美知道有一個叫做龍南神社的地方可以暫時躲避,她也準備為桐生帶路。

*這邊清美走的路線會繞開街上的巡邏敵人,跟隨清美走就基本不會遇敵。不過中間還會觸發劇情,遭遇一次戰鬥。

來到龍南神社後,總算暫時擺脫了麻煩。而趁著這個間隙,桐生也跟清美分享了自己的想法:他認為遙果然曾經在整條街上待過,那些人的反應異常,分明就是在隱瞞什麼事情。桐生將遙人暫時託付給了清美,自己則打算去摩蕾諾看看。

*在此處神社的石像可以進行供奉,能夠獲得經驗值強化的效果。

來到摩蕾諾的桐生受到了昨天被騷擾的公關小姐的熱情歡迎。而此時的松永正在進行自己的船模“大和號”的最後處理。作為造船之街長大的孩子,愛好戰艦自然是十分正常的,何況是不少日本男兒的夢想:大和號。而勇太也帶來了新的消息:本家來了20個人去了事務所之中,想要廣瀨一家對摩蕾諾的事情給個交代。松永自認為是店長,應該擔下所有的責任,便自己離去,還囑託勇太與田頭二人攔住桐生。

*戰鬥:對戰田直人與宇佐美勇太。

戰鬥結束後,桐生自然是準備回到事務所解決這次的麻煩。而勇太二人則對於肯為松永豁出性命的桐生的舉動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議。對此,桐生則坦白告知,自己是想用這次的行動賣他們一份人情,好讓他們坦白的說出隱瞞的事。

來到事務所門前,舛添果然帶著一幫人正聚集在這裡,既然來了這裡,桐生自然做好覺悟。

*戰鬥:對戰舛添耕治。

戰勝舛添後,事務所里間的陽銘聯合會幹部聞聲出來,這個人就是陽銘聯合會的若頭兼直系組織小清水組的組長,小清水寬治。小清水認出了桐生的真實身份,打過照面後,他怒斥了舛添一頓,就轉身離去了。

而此時桐生也決定不再向眾人隱瞞自己的身份,這個大名鼎鼎的“第四代會長”自然是讓南雲等人十分震驚。不過桐生的話就是“你們對我有所隱瞞,現在我開誠佈公了,就等你們了”。

回到公寓,發現清美已經抱著遙人等待在門口了,接過遙人跟清美告別後,南雲偷偷的找上了門,似乎有什麼想對桐生訴說。而在公寓外的陽臺上,南雲果然告訴了桐生一些十分重要的情報:

這條街上的南雲一組人,全都認識遙,而且也在看到遙的照片時就認出了桐生的真實身份。之所以當時沒有透露,是因為大家都決定為遙的身份進行保密。遙是在三年前來到了這條街,而且深受大家的喜歡。不過儘管如此,南雲印象裡並沒有見過遙跟誰談戀愛,因此對父親的消息也不是很清楚。但他告訴桐生,關於遙,有一個人知道的比他們更多,就是清美,遙在這裡時,曾經在清美的酒吧裡工作過。

 

 

『第五章:蒙面』
【第五章:蒙面】

從南雲處知曉清美掌握著一些關於遙的消息後,桐生當即就約清美出來聊聊關於遙的事,而清美也約好跟桐生在某處交流。

*此處是一段自由活動時間,來到街口會觸發關於【幫派】的一段任務。從此以後就可以在左上角餐館處找阿誠進入幫派管理介面,執行幫派相關的各類玩法。

結束了幫派引導任務後,來到之前跟清美約好棒球賽的場所“登山纜車搭乘處前方”見面。這裡需要找觀光站買票。

搭乘纜車來到觀景台,清美果然在此等待。而她也告訴了桐生關於遙的一切:清美在海邊發現了孤單的遙,以為她要尋短見的清美連忙將她拉起,並且安置到了自己的酒吧。清美也認定遙是因為得知自己懷孕,所以才離開了這裡。

而清美似乎音樂知道遙人父親是誰,正當桐生準備進一步追問時,對話被恰好過來的染穀打斷。原來染谷此時正代表東城會來跟陽銘聯合會進行交杯事宜,因此就住在附近的賓館之中。令人意外的是,染穀此時也道出了自己與清美的關係,原來二人曾是夫妻..打過照面後,染穀就行了一個對“第四代”的大禮,帶著手下離開了。

這一段也讓清美陷入低沉,桐生眼見如此,感覺繼續追問也不是時機,就稍微安撫了清美,打算改日再來詢問了。

回到了事務所之後,桐生也告訴了眾人在觀景臺上發生的事,不過清美跟染谷曾經是夫妻這件事大大打擊了南雲,他還一直以為清美是清純的美人。眾人正在對此展開討論時,對話被突然闖入的飯野打斷,而飯野的消息就是清美在酒館中被人抓走。

聽飯野講述清美被帶走的細節,眾人立刻推測出帶走清美的就是染穀。而染穀此刻就住在山上的賓館之中。南雲不愧是真漢子,立刻決定出手救人,不過這樣一來南雲等人身份暴露,就會連累到廣瀨一家。正在眾人發愁如何解決時,廣瀨老頭剛好出現,給眾人提供了一個好辦法——頭罩。

眾人拿出賓館的地圖制訂戰術。不過其實接下來的行動會隨時給出地圖標示,所以這裡不觀察地圖也沒多大的關係。商量好計畫後,再次跟南雲對話並且進行確認,就可以開始行動了。

頭罩行動:是一次典型的流程戰鬥,要解決大批量的敵人。

step1:在各個客房尋找清美並且沿途擊敗敵人

step2:在澡堂擊敗敵人

step3:跟染穀對話後,染穀會逃跑,追上逃跑的染穀,沿途擊敗攔路敵人

step4:擊敗染穀

將染穀擊敗後,南雲也趕來了這裡。而小清水緩緩踱出,在門後儼然是正在就餐的幾人,清美赫然就在其中。原來清美是被邀請來參加這次晚宴,而桐生等人大鬧這裡,此時就顯得有些尷尬。坐在首席的男人就是陽銘聯合會的會長來棲猛,同時也是嚴見造船的董事長,嚴見兵三。他倒是大度的要求小清水將這一筆勾銷。這裡登場的還有一個重要角色,嚴見兵三的兒子嚴見恒雄。敬重桐生名號的嚴見不但沒有繼續追究,反而還請求桐生去跟他們聊聊。

將桐生帶到海邊的遊艇上後,嚴見終於說出了自己的目的。陽銘聯合會準備與東城會結盟,由於桐生在黑道之間的傳奇地位,嚴見希望桐生來當這個結盟的見證人。而桐生認為此時會長堂島大吾被逮捕,代理人菅井只是臨時管理,並不能擔任這麼重大的結盟責任。而恒熊則威脅桐生,若東城會不與陽銘聯合會結盟,他們就會轉而去與近江聯盟結盟。嚴見打斷了恒雄,也不再多強求桐生。

結束遊艇上的晚宴,回到廣瀨事務所,清美此時也待在這裡。而之前被打斷的話,此刻她終於準備告訴桐生。清美認為,達川就是遙人的父親,這個消息讓眾人十分吃驚。原來達川是勇太的青木竹馬,也曾經是廣瀨事務所的成員,不過他前一陣子已經脫離了組織。清美斷定達川是遙人父親,是因為在遙離開前,曾聽到達川打電話,提到要“打掉那個孩子”。而在達川打完那個電話後,小遙就失蹤了。而達川,也抱著“要出人頭地”的心思,去了東京,在神室町當男公關。

 

『第六章:足跡』
【第六章:足跡】

田頭給桐生看了達川的照片,是一個年輕的俊朗男子。不過似乎此時事務所的眾人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一直給遙人換尿布的勇太也感覺“心情上沒法繼續了”。此時染穀前來與清美道別,從他們的對話之中可以知道兩人之間還有一個孩子。而另一頭,得知了達川在神室町當公關的桐生,在拜託清美照顧遙人後,準備立刻動身返回去尋找達川。見狀勇太跟南雲表示自己也要跟隨桐生。

*返回水軍公寓,選擇“前往神室町”即可繼續推進主線劇情。

對勇太與南雲而言,神室町是他們從未見過的大都市。二人不由得看花了眼,而由於東京規定不能行走時抽煙,桐生便提議一起前往咖啡廳抽煙。

*前往阿爾卑斯咖啡廳。

在咖啡廳中,三人繼續計畫尋找達川的事項。桐生提到自己在這裡有一個老朋友開的男公關俱樂部,就是“星塵”。既然已經提到,眾人決定立刻前往那邊。

抵達星塵門口,勇太卻突然鬧肚子,表示要去到附近的便利店借用廁所。不料便利店小哥說什麼也不讓勇太用員工專用洗手間。無奈下勇太掉頭而出,準備去到星塵想辦法。不料卻被店員踢了出來,並且在桐生自報家門後,他還表示這裡沒有一輝和雄哉二人。

正在尷尬時刻,雄哉恰好路過這裡,眼見了這一幕,不過他因為穿著改變太大,一下子沒有被桐生認出來。

在“韓來”烤肉店內,雄哉告訴桐生,由於神室町的服務業不景氣,很多店家紛紛倒閉,之前一輝與雄哉也只是苦苦支撐著星塵。而不久前韓國的真拳派開始大肆收購這裡的服務業店家,星塵最後也沒有逃過被收購的局面。

正在眾人聊天時,一個銀髮男子突然闖入了韓來。他自報家門是星塵的老闆,韓俊基。來者不善的韓俊基直接將剛才趕跑眾人的員工臉按在了炭火上,並且請求桐生給他一個道歉的機會,邀請桐生來到他的店中。

雖然知道此行有危險,但為了找出遙的下落,桐生別無選擇。

在前往“星塵”的途中,會遇到大量真拳派的成員前來包夾三人。有一場多人戰鬥。

*隨後南雲暫時脫離隊伍。

南雲拖住了真拳派後,勇太與桐生來到了星塵,並且在韓俊基的指引下來到了地下一層。韓俊基升起擂臺,表示只要擊敗他,就會告訴桐生所有他知道的消息。勇太跟隨桐生來到神室町,就是為了找達川當面對質,因此他決意代替本不願在此出戰的桐生戰鬥。

勇太自然不是韓俊基的對手,但是他勇敢的出戰也打動了桐生。儘管不願在此供人取樂般的戰鬥,桐生還是露出了背上的龍,開始了跟韓俊基的對決。

戰勝韓俊基後,他自稱秉持著“運動家精神”,信守諾言的給予了達川的消息。儘管達川前陣子已經離職,而且韓俊基也並不清楚他的下落,但還是給予了桐生達川的住址。

韓俊基還給予了一個重要情報:在達川從星塵辭職後,就立刻開始在亞細亞街道出入,成為了亞細亞的情報販子。韓俊基推測達川從一開始來到星塵就是為了成為情報販子。

二人合計著不讓南雲逃跑,決定匯合了再一起行動。會面之後三人立刻前往達川的住處,準備在這裡給他點顏色瞧瞧。

不過出人意料的是,達川的住處並沒有關門,而當勇太推開房門時,看到的赫然是一具年輕女性的可怖屍體。視線順著朝裡面看著,一個年輕的男子倒在牆角,也已經死去。對照照片,桐生認出了這具屍體的身份——正是達川。

『第七章:黑孩子』
【第七章:黑孩子】

在報警之後,伊達與桐生交換了一些情報。從伊達那裡得知,這種作案手法就是亞細亞街的O國黑幫作為。在街上聊了一陣後,伊達邀請桐生前往瑟蕾娜見面。

在酒吧之中,南雲與勇太也分別跟伊達打了個照面。伊達告訴桐生,為了遙的安全著想,他將遙轉移到了員警醫院中。面對重重疑點,桐生決定去求得秋山的協助,詢問如何進入亞細亞街並且找到艾德。便於行動,桐生將二人留在酒吧,自行前往之前的下水道中。

*前往下水道

來到下水道後,在這裡遭遇的O國黑幫並未出乎桐生的意料,原來自從上次秋山的住處洩露之後,他們就一直在這裡守著,等待秋山的到來。

解決了這群嘍囉之後,在帳篷裡鑽出了之前兒童公園見到的街友。街友告訴桐生,自己可以幫助聯繫秋山,不過秋山從上次之後變得更加謹慎,現在已經很難主動聯繫到他。街友請桐生先回到地上,等待秋山的電話。

*此處原路已經被封住了,從另一側走到頭可以找到一個向上的梯子,上去後抵達另一個出口。

回到地面後很快就會接到秋山的電話。秋山約桐生前去劇場前廣場的APA酒店6樓客房見面,還特意叮囑桐生這一次注意不要被跟蹤。

抵達廣場時,桐生敏銳的察覺到有人在注視著自己,這裡先繞到附近的後巷去,引出跟蹤者,並且將其擊敗。隨後桐生在嘍囉身上發現了東城會的徽章。竟然是東城會的人在跟蹤著桐生,事情變得越發撲朔迷離。

進入APA酒店後乘坐電梯來到六樓。沒想到秋山是裝扮成清潔工,從工作用升降梯上下來,順便還帶著當初桐生救下的室田。室田告訴桐生一些秘辛:之前亞細亞街道的縱火案是人為佈置的,而包括堂島大吾的入獄,也是菅井與祭汪會在幕後勾結的成果。室田提醒桐生千萬當心菅井與染穀二人。

而秋山在得知達川的事情後,也與桐生一起制定好了潛入亞細亞街的計畫,他們約好在亞細亞街道前碰頭,而桐生得先回去叫上勇太與南雲,好一同展開行動。

*前往新瑟蕾娜

來到新瑟蕾娜,發現南雲喝了個大醉,還欠了媽媽桑一些酒錢。帶著二人來到亞細亞街與秋山匯合。而秋山制定的計畫就是迂回進入艾德所在的飯店,這樣能夠儘量低調的靠近,避免打草驚蛇。有趣的是,秋山掏出的也是之前一樣的道具——頭罩。

接下來同樣進入一個戰鬥流程關卡:

step1:跟隨秋山一同前往屋頂,擊敗沿途出現的零散敵人。中間會有一個叫“曹”的廚師連續幾次出現,需要將他打倒。

step2:抵達指定地點後丟下軟梯,將勇太與南雲二人接上來,隨後跳到飯店內。遭到埋伏,與大量敵人交戰。

step3:進入里間找到艾德,並與之交戰。

*劇情:艾德告訴桐生,達川是由於O國的一胎化政策,而無法獲得戶籍和各類福利保證的“黑孩子”。而作為被引渡到日本的“黑孩子”,達川的命運自小就跟祭汪會捆綁在了一起。而由於某件事,達川成為了組織的叛徒,也就被祭汪會處理掉了。

*與艾德對戰。

艾德的匕首無法格擋,儘量以閃避應對吧。

戰勝艾德後,這場鬧劇也驚動了整個亞細亞街。甚至連祭汪會老大,郎先生也出現在了桐生的面前。面對來襲的桐生,郎並沒有動殺意,而是邀請桐生在明天晚上見面,約好在赴會時,會回答桐生他想知道的問題。

回到新瑟蕾娜,眾人自然是就現在的情況進行一番討論。舛添不知何時背叛了陽銘聯合會,轉而成為祭汪會成員,眾人不得而知。而勇太此時透露了一個重要的事情。原來在之前達川曾經教過勇太中文,而在亞細亞時,郎先生曾用中文輕聲朝身旁的舛添說到:“尾道的土地,藏著決不能被人知道的秘密”。

 

 

『第八章:共謀』
【第八章:共謀】

*開場劇情動畫:逆鱗。

正在眾人討論黑道事務時,染穀突然來到了酒吧,並且要求桐生與其聯手,讓桐生將他帶到二人約好見面的地方。染穀給出的理由是兩個幫派開戰的導火線是郎的兒子,吉米•郎的死亡。染穀告訴桐生,自己可以跟郎緩解矛盾,因此桐生答應了他的要求。不過對於桐生隨後提出的關於堂島大吾入獄原因的質疑,染穀當然不予認同。

*染穀離開後,與秋山對話選擇“休息到晚上”可以繼續推進主線劇情。

到了夜晚,染穀如期而至,此時染穀會暫時加入隊伍。抵達標示處開始本次任務。

同樣是一次流程戰鬥關卡。

step1,一邊擊敗敵人一邊按照標示給出的地點前進。圖中遇到的障礙物可以用附近的鐵錘破壞。

step2,在經過絞刑手上方獨木橋區域時,小心避開絞刑手的攻擊。這裡如果掉下去就需要解決絞刑手,而之後觸發劇情還需要再打一次。之前如果被砸下去,打絞刑手是沒有經驗的,儘量避免這種情況發生。

此外,絞刑手的重攻擊無法格擋,利用閃避吧。如果實在覺得戰鬥困難,可以跟他玩躲貓貓,靠染穀來進行攻擊。

step3,擊破絞刑手後,他會砸開一條道路,沿路繼續前進,之後還需要擊敗一次絞刑手。最終抵達郎所在的房間。

沒想到染穀要桐生帶他來到這裡,是為了在這裡解決掉郎。桐生自然不能容忍他做出這種事情。與桐生正面單挑一直是染穀渴求的,二人正式開打。

*與染谷對戰。

染穀被擊敗,無話可說等待被處理。而郎並不打算殺死染穀來激怒東城會。郎也知道事情的真相,殺死吉米•郎的人並不是東城會,而是陽銘聯合會的嚴見恒雄。

而關於達川為什麼被殺,似乎在祭汪會這邊也是十分高級的機密,郎坦言必須桐生宣佈加入祭汪會才能知曉這個秘密。而郎也給出了一個重要的資訊:達川並不是澤村遙人的父親,而是另有其人。對於在神室町爆發衝突的各路組織而言,這個嬰兒有著非常重要的價值。

桐生的手機此時接到勇太打來的電話。廣島一側發生大事:清美通知他們,廣瀨老爹帶著遙人已經不知去向!

桐生立刻決定帶著勇太與南雲返回廣島,一探事情究竟。

 

『第九章:失蹤』
【第九章:失蹤】

前往酒吧後,找南雲剛對話即可回到廣島。

抵達廣島後,果然有不少本家的嘍囉前來圍堵。此刻也跟之前一樣,進入“一邊擊倒敵人一邊推進”的環節。

成功擊倒沿途的敵人後抵達摩蕾諾與松永等人會合。清美說到,廣瀨老爹突然來到酒吧,說來看看遙人,而之後老爹請求清美出門幫他買香煙,等清美買煙回來時,就發現老爹帶走了遙人。不知道老爹為什麼帶走了遙人,眼下只有將老爹找到問個清楚才能明白事情真相。

*此處還有一段關於清美與染穀的回憶。

*尋找廣瀨所在處。

地圖上會標示處所有可疑的地點,不過正確的地點只有一個。來到廣瀨事務所,發現正門緊閉,從後面可以看到二樓的窗戶開著,地上可以找到一把梯子,從梯子來到二樓。搜索房間,可以得到“沙漏小酒館”的火柴。

出門還需要打倒一波敵人。來到沙漏小酒館後,桐生坦白自己的身份,老闆娘也告知了廣瀨的話,要桐生去到龍南神社見面。

在龍南神社入口遭遇小清水,聞名天下的桐生一馬,自然是所有男兒的目標,小清水也不例外。

*與小清水的戰鬥。小清水手持短刀,同樣無法格擋。

擊敗小清水後,廣瀨老爹帶著遙人緩緩走了出來。隨後眾人聚集在龍南神社,準備聽老爹將真相說明。原來在澤村遙和遙人離開這條街直到在神室町出車禍的這段時間,一直是由老爹在照顧的。遙人被各方勢力追尋的原因是,他從父親身上繼承的血統,讓多到數不清的人感受到了價值。而當廣瀨老爹說出父親的身份時,在場所有人都難以置信:原來遙人的父親,竟是勇太。

『第十章:血之戒律』
【第十章:血之戒律】

*劇情回想:兩年前在尾道,勇太為了保護遙,而對追蹤的記者大打出手。

正在眾人被震驚時,舛添突然出現,並且要求老爹如約給予他保護。而舛添也道出了他所知道的真相。同為“黑孩子”的舛添跟達川,從小的使命就是暗中保護勇太,因此二人最先發現澤村遙懷孕。作為祭汪會宗帥的親生兒子,勇太從小就因為“血之戒律”而被迫離開親生父親身邊,為了避免出現血親奪權的內部糾紛,而被隱匿到了尾道長大。而自從吉米•郎死去,第二順位的勇太就成為祭汪會的正統繼承人,勇太之所以會中文,也是在兩人暗中操控下的結果。

重視血之羈絆的組織不能允許日本人的“污穢之血”,而且如果只是“候補”的繼承人血統增加,日後也會為組織帶來禍患,因此達川跟舛添才逼迫遙將孩子處理掉,但事與願違,遙得到了老爹的庇護,生下了遙人。而在此時,達川背叛了祭汪會,將情報出賣給了嚴見恒雄,並且趁舛添不注意,將澤村遙與嬰兒引誘到了神室町。而開車撞了遙的,正是達川。

達川的結局同樣悲慘,準備將小嬰兒賣給嚴見恒雄的風聲敗露後,達川被祭汪會殺死。而他悲慘的死法讓同樣自小就為祭汪會賣命的舛添悲從中來,認為自己某天也會落得跟他一樣的下場,因此才來請求老爹遵守與他之間的約定。

對話很快被闖入的黑衣男子眾打斷,而這群人的目標顯而易見的就是遙人。南雲等人想方設法將嬰兒帶離這裡,而桐生則需要將眼前的敵人擊倒。

陷入戰鬥的泥潭,桐生根本無暇關注其他事情。而此時黑衣眾中出現的韓俊基,則讓桐生頗為意外,原來真拳派也摻進了這件事之中。韓俊基並沒有跟幫派成員一起進攻桐生,即使是在這樣的優勢局面下,他也依然提出了跟桐生單挑。

*與韓俊基的戰鬥

戰鬥結束後,趕來的幫眾表示“已經捉到嬰兒”。達成了目的,韓俊基也從容離開。

勇太此時也趕回龍南神社,不過他表示自己在混亂之中跟眾人走散,遙人由南雲帶著逃走,接下來二人準備回到事務所等待消息。

返回事務所後,南雲也立刻趕來,最後寡不敵眾的南雲,還是被黑衣眾將遙人搶走。南雲與桐生決定立刻組織船隻前去追回遙人。此時勇太得到多重打擊,陷入了低沉之中。桐生狠狠給了他一拳,並且說教了一番。

*之後趕往碼頭

在眾人準備出發時,勇太終於趕來,並且勇敢的表露了自己的心跡,並且決定與眾人一同奪回遙人。

*隨後進入浮島,又是一段流程戰鬥。需要一邊擊倒敵人一邊朝深處前進。

在路上遇到的路障可以用連擊直接破壞掉。

合理利用油桶可以一次性對多個敵人造成大量傷害,但同時也要注意躲避油桶。

抵達最內部之後,再度遭遇韓俊基。在神室町時,他與達川一同行動,而他也告訴桐生,實際上這起車禍的的確確是一個事故,因為遙剛好在最後一刻沒有相信達川,而是逃離了車庫,讓達川與韓俊基的計畫失敗,憤怒追趕的達川才在慌亂之中撞上了遙。

尊重桐生一馬的韓俊基,在告訴了桐生一切後,還是渴望毫無遺憾的跟他來一場男人之間的對決。二人抱著不死不休的覺悟,開始了這一次的戰鬥。

*與韓俊基的戰鬥。

擊敗韓俊基後,他還想透露自己知道的秘密,關於“尾道的秘密”,而當他正準備進一步的說出這個秘密的事情時,一發子彈命中了他的額頭,立刻將他擊斃。

突發的狀況讓桐生大為吃驚,立刻躲到掩體的後方,而未知的殺手眼見無法殺死桐生,也立刻離開了此地。

同時,在某一處的海面上,還漂浮著舛添的屍體……

 

『第十一章:老爸與兒子』
【第十一章:老爸與兒子】

這次的行動雖然過程兇險,但最後還是救回了遙人。而從韓俊基口中可以得知來棲猛隱藏著“尾道的秘密”。廣瀨老爹由此說出了嚴見恒雄的一些事情,稱這個人是有野心的富二代。

*準備休息,從事務所出來後跟勇太一起來到水軍公寓。

而勇太則表示自己必須前往神室町,跟郎當面說清楚,讓他徹底死心。

*翌日來到事務所,跟勇太對話,選擇“動身前往神室町”繼續推進劇情。

來到神室町後,桐生帶著勇太先抵達新瑟蕾娜,準備將遙人託付給媽媽桑暫時安置之後再做決定。隨後伊達真也來到這裡,三人一同商議接下來的計畫。當然他也很吃驚遙人的父親是勇太。

而隨後伊達真給兩人分析了目前神室町的情形,此刻的神室町正在暴風雨之前的寧靜期,無論是東城會還是亞細亞街的祭汪會,都很平靜,其下則是暗潮洶湧。在對話之中,勇太藉口去接廣瀨老爹的電話,從安全門出去了。

隨後發現勇太離開太久的二人感覺不對勁,桐生則準備出去找找勇太。

*前往緊急逃生出口尋找勇太。

而勇太已經消失不見。伊達與桐生都心覺不好,這小子肯定是獨自前往亞細亞街了。

*趕往亞細亞街道,發現此刻的亞細亞街道已經發生了火災,而源頭正是中央飯館的上層。這裡會接到南雲打來的電話,勇太留了一封遺書在事務所之中,看來他是準備跟郎同歸於盡,借此來保護遙人。

*進入流程戰鬥環節,一邊擊破敵人一邊朝亞細亞飯館上層深入,找到郎和勇太。

*途中會遭遇艾德,第二次與艾德交戰。場地有很多椅子等道具,可以先進入熱血狀態後用椅子進行攻擊,威力超高。

戰勝艾德後繼續往上,就會來到勇太跟郎所在的房間。此刻的房間已經大火彌漫,郎倒在地上,而勇太正站在他的身旁。勇太的心果然是跟郎一同赴死,他認為這樣能夠讓遙人徹底的獲得平安跟自由。桐生自然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情,不過勇太此時太過執迷不悟,只能將他打服了再說!

*與宇佐美勇太的戰鬥

戰勝勇太后,桐生將勇太與郎二人都救出了火災現場。而郎在看到了勇太的這番舉動後,也深深的感到了“血之戒律”帶來的傷害,決定不再對遙人跟勇太出手。郎更說出了一個可怕的秘密,原來一直以來,想引導並且安排勇太跟郎同歸於盡的,是打算殺掉他的某個人,這個人的目的就是守住“尾道的秘密”,這個人就是廣瀨老爹。他甚至還曾經帶著遙人單槍匹馬殺入祭汪會來找到郎當面交談。郎還告訴桐生與勇太,“尾道的秘密”是促使廣瀨與陽銘聯合會發動這一系列可怕行動的動機,而如果揭穿這個秘密,則會有更可怕的事情發生。

『第十二章:沉睡的巨人』

【第十二章:沉睡的巨人】

*開篇的回想劇情,透露了關於“尾道的秘密”的重要線索,同時也包含了一些過往的重播。

將郎簡單包紮後,眾人與郎一起在新瑟蕾娜暫留。郎也緩緩道出他所知曉的關於“尾道的秘密”的真相。但他只知道這個秘密是來棲猛最大的弱點,卻不知道這個秘密究竟是什麼。郎利用這個秘密,曾要求來棲猛幫助接納“黑孩子”,甚至也借此進入冬季,不過最終在一次意外之中,嚴見恒雄得知了郎其實並不知道“尾道的秘密”的具體內容。

而郎之後將桐生約到屋頂,交給了他一樣重要的事物:在這個SD卡中,就埋藏著揭露“尾道的秘密”的關鍵。

郎在這之後也會因為違背了“血之戒律”而遭到祭汪會的追殺。在最後得到郎的託付,桐生決定一定要解開這個“尾道的秘密”,不能讓這件事情就這樣被籠罩在黑暗的迷霧之下。而伊達此時也恰好找了火災的理由,將勇太束縛了起來,桐生獨自回到廣島。

*在街角達成計程車,選擇“最近的車站”就可以前往廣島區域。

來到廣島後,立刻遭遇陽銘聯合會本家的圍攻,在前往事務所的途中,需要擊倒層層追趕而來的敵人。

擊倒敵人後來到光來事務所,不過雖然桐生說出了真相,從小就被老爹撫養長大的眾人還是不肯相信。南雲更是將桐生帶出去打算教訓一下他。

*與南雲剛的戰鬥。

*戰勝南雲剛後還會面對與本家眾的戰鬥。

戰鬥讓眾人之間的羈絆更加緊密,而他們也決定幫助桐生來解開“尾道的秘密”。田頭根據郎提供的訊息,判斷出這是一個暗號,而需要相應的換字表才能解開這個暗號。眾人分頭行動,決定調查這裡來找到解謎方法。

*“搜集與暗號相關的資訊”謎題解法

首先前往地圖右上方的寺廟之中,在裡面找到一個人對話,提到此處有9個石碑。

分別調查完九處石碑即可完成謎題。第一處就在旁邊,第二處在左側往上抵達觀景台可以找到。

其餘七處石碑的位置如圖所示,在靠近之後可以看到藍色的標示提示石碑的具體位置。

在拍攝所有石碑照片後,返回廣瀨事務所與眾人匯合。田頭果然根據桐生提供的線索,找到了對應的換字表,成功解開了謎題。這個謎題對應的是“海軍水兵山名道大之墓”。

來到墓前,眾人推開棺木,在裡面找到了一副嚴見造船所的平面圖,而其中標示了一個地點,也許這就是“尾道的秘密”揭開的地方。

*前往碼頭乘坐飯野的船去往嚴見造船所,抵達碼頭後跟眾人確認即可推進主線。

*抵達造船廠後,進入流程戰鬥的關卡。這裡需要面對大量敵人與連續的戰鬥。一邊戰鬥一邊跟隨田頭推進。路上同伴會接連幫忙拖住敵人,最後只剩下桐生與田頭一起往前。

終於抵達了地圖標示的地點。田頭與桐生擊敗了這裡的敵人後,戴著頭罩的廣瀨老爹果然出現在了這裡。為了阻止田頭與桐生解開“尾道的秘密”,老爹決定在這裡擊敗桐生。

*與廣瀨老爹的戰鬥

在戰鬥中段,廣瀨老爹會引發水汽,消失在霧氣之中。隨後需要快速反應完成三次QTE操作。

在與廣瀨老爹戰鬥的過程中,田中觸發了機關,此刻水路大開,從裡面竟浮起來一艘巨大戰艦。來棲猛緩緩踱來,也道出了“尾道的秘密”的真相。這艘超級戰艦“超大和型戰艦”是舊日本海軍的最高機密。在戰艦即將完成時戰爭就已經結束,然而在大道寺的堅持下,還是完成了這艘戰艦。而當戰後被下令解除武裝時,大道寺依然決定徹底隱藏這艘戰艦。

為了免於身敗名裂,也為了補償因此大大虧損的嚴見造船所,大道寺一直在給予嚴見各類政治福利。這艘戰艦的存在,會讓政界與嚴見多年來的勾結曝光,因此“尾道的秘密”才成為了嚴見的弱點。因此,嚴見令廣瀨殺死了所有知曉這個秘密的幹部,甚至包括南雲等人的雙親。廣瀨也因此賭上了自己的一生。

最終,這場鬧劇的收尾是廣瀨死於當場。而準備找大道寺求援的來棲猛,被早已知曉秘密真相的嚴見恒雄殺死。遙也在醫院醒來,為了守護身邊重要的人,堂島之龍終於迎來了最重要的一戰。

『最終章:罪無可恕者

【最終章:罪無可恕者】

在眾人為老爹舉辦喪事時,染穀給桐生打來了電話,邀他去渡輪碼頭有事詳談。

*前往渡輪碼頭。

在碼頭邊,染穀告訴桐生,菅井要他來到這裡,就是為了殺死桐生,並且他也在尋找澤村遙跟遙人。不過染穀並沒有照著他的話去做,反而是將這告訴了桐生。得到這個消息,桐生決定立刻回到事務所告知眾人。

回到事務所後,陽銘聯合會的人果然立刻就殺了過來,甚至連火箭筒都用上。擊退這夥人後,桐生接到伊達打來的電話,遙已經醒來,桐生立刻決定回到前往神室町看望遙,並且跟菅井做個了斷。

*回到水軍公寓後跟被子互動,選擇“前往神室町”。

*抵達神室町後,找到計程車選擇前往“員警醫院”。

在醫院中。桐生終於得以跟遙相見。好好鼓勵了遙一番後,桐生帶走了勇太跟秋山,準備找菅井談一談。

*一段流程戰鬥,一邊戰鬥一邊前往頂層尋找菅井。

中途眾人被攔住,勇太也受傷,只剩下桐生獨自前進。在高層時會遭遇直升機與機槍掃射,利用柱子進行躲避,之後還會出現幾次。最後撿起地上的火箭筒朝直升機發射,將其擊毀。

來到了樓頂,在這裡,桐生又一次見到了染穀,而菅井則早已料到桐生會來,已經早一步轉移到了嚴見恒雄處,透過LED屏跟桐生對話。染穀似乎受到什麼蠱惑,只想與桐生決一死戰。

*與染穀巧的戰鬥。

染谷巧前半段的太刀也是無法防禦,可以利用吧台的凳子來進行攻擊。隨後戰鬥會有QTE,之後染穀失去太刀。

擊敗染穀巧後,菅井讓出了身,原來他們綁架了清美,脅迫染穀殺死桐生。而染穀已經失敗,清美難以避免死亡的命運。菅井告訴桐生,只要他殺死染穀,就能解救清美。而染穀為了拯救清美,甘願自裁。但最終小清水還是對著清美按下了扳機…

這一串的悲劇讓桐生心中的怒火抵達了高潮。回到酒吧後,桐生認為嚴見等人必然不會放過解開了“尾道的秘密”的桐生一行人。桐生也無法原諒嚴見,在將眾——尤其是勇太——紛紛安置好後,桐生帶上南雲,準備開始自己人生的最後一戰。

*此處跟南雲對話,開始進入最後一戰。

在嚴見恒雄正式繼承位置,成為第二代來棲猛的儀式上,桐生與南雲二人突破重重阻礙,殺到了嚴見恒雄與菅井的面前。而小清水此刻攔在了他們的面前……

*與小清水的戰鬥。

利用卑鄙手段綁架來遙跟遙人的嚴見,抓住了桐生的軟肋,嚴見與菅井二人開始大肆報復。在最關鍵的時刻,勇太三人及時趕到,救下了遙,桐生的憤怒達到了頂點,決定同嚴見恒雄決一死戰。

被擊敗後,垂死掙扎的嚴見恒雄命令菅井殺死遙,在開槍之際,勇太擋在了遙的身前,而最後則是桐生攔下了射來的三發子彈。菅井的野心家大計破滅,了無生意的他選擇了自戕。而桐生看著平安無事的遙與遙人,安心的閉上了眼睛…

*後記簡述:清美並沒有死,小清水最後或許是被感動,而朝清美射了一發空包彈。遙與勇太帶著遙人回到牽牛花一同生活。而桐生,則與某政府高層談妥條件,以釋放大吾為要求,偽裝成“假死”,守護了高層的秘密。而他之前就準備好了給大吾的遺書,避免了一場黑道廝殺……

 

全靈異故人照片獲取方法
故人照片獲取方法

在如龍6的街道中,可以獲得如龍之前系列去世的人的照片,玩家需要做的是收集各種照片的碎片。

靈異照片

在擁有故人的照片地點附近,智慧手機自拍靈異照片拍攝。

靈異照片拍攝地點是控制器微振動。

自拍的方式是方向鍵上鍵,啟動照相機,△按鈕自拍模式開始拍攝。

舉例

 

幫派玩法介紹

如龍6幫派玩法介紹

編制組織

選擇欲編入桐生會的成員,或變更會中職務。組織中位於上下方的即表示為大哥、小弟的關係。擁有越多小弟的職務,在能力方面可以獲得越多強化。

編組部隊

編制欲派遣出擊進行幫派對戰的部隊。可以出擊參戰的組長最多為六個人。每位組長率領的組員皆有所不同。

強化能力

在幫派對戰中獲勝以獲得經驗值後,成員將會有所成長。另外,也可使用主角在一般遊戲過程中獲得的經驗值來強化成員。

增加夥伴

在街頭前來找麻煩的傢伙當中,有些人在戰鬥後會想要加入桐生會。其中偶爾也會有擁有出色能力的人,在街頭漫步時請積極進行戰鬥吧。

 

保險箱與鑰匙位置

鑰匙和金庫是同一只,在不同的地方撿到的鑰匙不能打開。

  保險箱鑰匙

天下一街 有ぷるぱい(麻將們們梅的大樓)的臺階

太平大街 西SPUNKY入口(太平街商業大廈入口)

吉田擊球中心 酒店街的突然!牛排對面的樓梯

中立街末 空店鋪(按照POPPO中立裏店)的紙板下

按照草珊瑚 雀莊近代麻將橫的滿足家人的,免費介紹所的招牌後面的樓梯前

仁涯渡船廠 仁涯渡船廠的陸地的。

天橋 花乃窪北側的天橋上爬。

二乃阪 二乃阪右的鈴木家的職位

花乃窪 醜女人店西自動售貨機旁的攀登梯啊

俊仁的中心街 在屋頂上攀登拱廊8

天下一街 天空finance屋頂(密碼)

  保險箱位置及內容

  天下一街

天下第一街第一大樓4樓的麻雀們們梅的隔壁房間:鋼鐵生產的男性內衣

  太平大街西

太平大街商業大廈2樓:空腹腰帶

 吉田擊球中心

酒店街的突然!牛排對面的樓梯的先:肌肉的書、英俊的書、毅力的書、技巧的書、魅力的書

  中立街末

停車場的路上: 高科技、內側鞋墊

  按照草珊瑚

多功能大廈頂樓按照草珊瑚,(滿足家人的從樓梯上升) :生銹的鐵鍊かたびら

  仁涯渡船廠

牡蠣小屋旁邊的建築物1 F :武俠劇中的サラシ

  天橋

2號國道東的南方大廈1樓停車場:戀愛成就的禦守

  二乃阪

二乃阪南建築1 F空間: サラシ缺席

  花乃窪

醜女人店西的小巷的先 :缺席的兜襠布

俊仁的中心街

モレノ的某大廈1樓: 耐力腰帶

 天下一街

天空finance屋頂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