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降臨 2 (Titanfall 2) 安德森是怎麼死的

17 十一月

廣告

來源:電玩巴士

作者:建川

【因果】真相

“救命,救…命……”僅剩的一口氣從我的嘴裡慢慢吐出,接待大廳外的泰坦雖然清晰可見,但溶進我肺裡和胸腔內的混凝土已經擠出了裡面最後一點空氣。我的意識也開始模糊,左手下意識地按動手中腕戴開關,然而天花板和地板的石膏完全滲進了我的肌肉與筋骨,我的左手一點知覺都沒有了。只要再給我一秒,也許我就能穿過這層地板,或者按動腕戴裝置穿越到過去,穿越到我來到這個地板之前,穿越到我被IMC發現之前,穿越到莎拉交給我這次行動之前。我……不想死。

安德森行動日誌1

莎拉說這個IMC的試驗基地發生了大爆炸,然而這裡一切設施都完好無損,並沒有任何自然災難或者人為爆破的痕跡。也許我該就這樣回去,告訴莎拉一切正常,這個試驗基地沒有異常。但那樣做的話,連我自己都會唾棄這種懦夫的行為。所以現在我得想辦法從這里弄到更多情報或者直接破壞掉這個研究所才行。而且要速戰速決,我心愛的戴安娜還等著我回哈墨尼星共進晚餐呢。

安德森收起了個人記錄儀,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並讓到了一旁,而一位迎面而來的IMC士兵在安德森剛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安德森打量著面前這個大兵,“白色的全金屬科技武裝會讓他在陽光下成為一個閃亮的移動沙袋,雖然EVA-8半自動步槍掛在他的胸前,但是他的手卻沒放在保險鎖和扳機上,這樣鬆散的習慣會讓他在我面前出槍慢上1秒左右,而這一秒就足以讓他的妻兒領到撫恤金了。”士兵並看不到旁邊這位鐵馭,因為SRS的隱形裝置保護著安德森,除非是熱掃描器或者潛伏者機器人的紅外線探測器才能看到隱形的他,然而為了節約能源,一般情況下只有巡邏小隊才會開啟,而哨兵則不用,這也說明了為什麼老兵裡面沒有站崗放哨的——因為他們都死了。

安德森按捺住了腰間的匕首,轉身準備繼續深入研究所。突然紅光四起警鈴大作,整個研究機構的通道開始封閉,而廣播中迴圈播道:“偵測到未授權人員,啟動自動保全機制……”安德森條件反射似地轉身,右手捂住士兵的嘴,左手拔出電子匕首抵住大兵的肩膀,腰間發力一個扭身,士兵的頸部出發一聲沉悶的哢嚓,接著就像泡過水的紙一樣癱在了座位上,小臂和膝蓋臨終前還抖動了一下。緊接著安德森側身拔出了手槍,對著電梯裡出來的潛伏者,正準備開槍時,安德森意識到這些潛伏者並不是沖著他來的。廣播裡繼續播道“大廳發現入侵者,請周邊工作人員立即撤離,潛伏者將進行安保清理工作。”

安德森想要收回按著那個士兵的左手,卻感覺匕首被什麼東西勾到了,便轉頭去看,原來是一根項鍊。安德森用拇指撬開了吊墜上的暗扣,裡面有一位年輕女士的照片,安德森皺了一下眉,用手撫下了士兵失焦的雙眼,轉身離開。臨走時,安德森下意識地隔著作戰服摸了摸自己胸前那枚溫暖的吊墜。

安德森行動日誌2

不知道是誰和我一樣也準備對這個IMC的試驗基地下手,也許是反抗軍的其他軍團,也許是布利克斯的傭兵軍團,不管是誰都幫了我一個大忙——正愁不知道如何到研究所核心,這群笨蛋保安就直接帶我來到了這裡,我得先潛伏起來,掃描一下IMC正在類比的這個裝置是幹什麼的。

記錄完成之後,安德森便開始掃描這個類比儀器。正掃描到一半,實驗室的門突然打開了,安德森拔槍瞄準只在一眨眼的功夫,然而門外卻沒有一個人。一陣風從安德森頸背拂過,讓安德森不禁打了個寒顫,雖然知道自己有隱身裝置的保護,但是安德森的肌肉還是越來越緊張,警惕的雙眼透過鐵馭頭盔環視四周,每一個看不到的角落,每一個密閉的箱子都能觸發他敏感的神經。透明的人對著空無一人的房間提防著不知何起的微風,這樣詭異的氣氛不知持續了幾分鐘,也許在安德森心裡持續了幾個世紀。直到掃描器的滴滴聲劃破了房間的寂靜,安德森這才從這緊張卻略帶一點滑稽的氛圍中回過神來。

安德森行動日誌3

IMC有重大發現…它能夠折疊時空。這絕對不是他們設計的,不過…他們在修復它?不管他們的計畫是什麼,非常危險。糟了,不知道為什麼巡邏機器人來了,他們會偵測到隱形裝置的,我必須得先走了。

安德森和拐角過來的巡邏機器人擦肩而過,他心裡默默地笑道:畢竟是人工智慧,錐形光線的紅外線探測儀還是無法照到近在腳邊的陰影。安德森順利通過了走廊,然而背後卻傳來了一陣槍擊與警報的騷亂。安德森很疑惑,到底是誰一直尾隨在他後面,但是他並沒有時間多想,因為趕來的IMC援軍無意間告訴了他一個重要情報“你們兩個快去裝配室,一定不能讓入侵者找到‘聖櫃’!”

安德森行動日誌4

折疊時空武器的能源叫作‘聖櫃’,嗯…看來他們還沒研發出完美無缺的外殼。但是這個已經空了。聖櫃一定在別的地方。等等,我的腕戴裝置似乎對這個空殼裡的殘留能量有了反應,但我還不確定這個裝置在吸收了聖櫃能量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我得繼續調查才行。

安德森關閉了記錄儀,遠處的戰鬥聲離這裡越來越近,他心裡很清楚自己得走了,因為不管這位元神秘騷亂製造者是誰,都不可能是友軍。畢竟莎拉是清楚他的能力的,潛入一個IMC實驗室簡直如同探囊取物,除非他任務失敗了,否則不可能再指派一個人來做這無用功。想到這裡,通往儲藏室的門打開了,進來的IMC步兵不會想到鐵馭的跳躍裝置可以讓他輕鬆貼牆而行,並從他們的頭頂上屈身滑過,在門關上的一瞬間,安德森似乎瞥見了那位神秘來客的身影——一位全副武裝的鐵馭,站在他剛才調查聖櫃外殼的地方重複他剛才的調查動作。

安德森行動日誌5

他們把這個星球的衛星當作測試目標。這該死的東西只是個測試!我們的星球是下一個目標——他們要攻擊哈墨尼星。看來他們受到了那個該死的不速之客的驚嚇,決定要提前行動了。我得把這個情報交給莎拉。

安德森正準備關閉記錄儀,但是他內心還是在納悶,要不要彙報那個神秘人?那個重複他調查的人究竟是誰?在引起了這麼大騷亂的情況下還能全身而退,並且跟上調查的進度,這一定不是等閒之輩,如果是傭兵軍團的特工就慘了——為了錢他們能把這件武器出賣給任何人。但是也不能讓聖櫃繼續待在IMC手裡,否則哈墨尼星就要遭殃了,況且戴安娜還在哈墨尼星上,絕不能讓這樣的事發生,我必須在這裡就摧毀掉聖櫃,即使…和它同歸於盡也不能讓任何人帶走它。安德森一邊想,一邊用力捏緊了胸口的吊墜,絲毫沒察覺後面悄悄摸上來的IMC士兵。

安德森行動日誌6

我…受傷了,我的脛骨可能斷了,剛才那個IMC士兵差點殺死我,他把我從觀測台撲了下來,墜落時我的頭撞到了護欄,短暫地失去了幾秒意識。當我再清醒過來,只看到被聖櫃能量照得發光的IMC軍刀,慌忙之下我按下了腕戴裝置的按鈕,原來這個裝置在吸收了聖櫃能量之後可以穿越時空。雖然我躲過了那致命的一刀,但也許是我啟動腕戴太久了,穿越到了這個地方的原始時代的時間節點,這裡沒有任何東西包括我腳下的走廊,於是我從空中摔了下來,小腿撞上了岩石。雖然腕戴的時間回溯讓我再次回到了試驗基地,並解決掉了那個傻愣在那兒的IMC士兵,但這似乎並不能治好我受傷的腿。我可能得做最壞的打算了,我現在會在這個聖櫃能量殼的底部裝上反機甲定時炸彈。如果順利,在IMC將聖櫃能量帶走時,聖櫃會在空中爆炸,時間炸彈不會影響到地面建築。如果,我是說如果有意外,我會遙控引爆炸彈,那麼這將會是我最後的留言,請替我轉告戴安娜,我愛她,嗯…還有…還有請把我胸前的吊墜還給她,這個吊墜值得再找一個可以託付終身的人,為了邊境。

安德森熟練地給聖櫃外殼裝上了炸彈,剩下的只有靜靜地隱藏在這裡,希望一切順利。如安德森所料,IMC的運輸機果然運走了聖櫃。安德森跛著腳走到窗戶旁,得意的笑容酷愛在他臉上展開了,然而這個笑容並沒能持續多久便僵住了,那個神秘人竟然還有一輛泰坦在外面接應他。神秘人的泰坦擊中了運輸機,運輸機不得不將吊著的聖櫃能量放進了折疊時空武器中。廣場上神秘人和泰坦與IMC的安保部隊展開了激戰,並沒注意到折疊時空武器似乎開始運作了。安德森臉上僵住的笑容慢慢變成了驚恐,難道IMC準備現在就啟動折疊時空武器?將這個區域的時空徹底回溯,除了聖櫃以外的所有物質都還原成時間起點的形態?安德森不容多想,左手拿起了引爆器,右手捂著胸口的吊墜,低聲念到:永別了,戴安娜。接著絲毫沒有停頓的按下了引爆器,時間過了幾秒,安德森心裡想:是不是等待死亡的時間特別漫長?為什麼還沒引爆?眼角閃著淚光的安德森,低頭看了看引爆器,no signal。安德森這才反應過來,IMC一定是為了防止入侵者與外界聯繫,遮罩了短波信號。都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的安德森突然覺得這也許就是上天對英雄的捉弄吧。但現在不是顧影自憐的時候,必須馬上引爆聖櫃,否則一切被時空還原就沒有機會把這個致命情報交給反抗軍了,而IMC也會前來回收聖櫃並用它來對付哈墨尼星。

安德森想要拖著腳利用隱身走下樓去,但是焦急的心情和緩慢的步伐讓他身體很快失去平衡並摔倒在地。安德森緩慢地用雙手撐起上半身,突然他注意到了手中的腕戴裝置,一個想法在他腦海裡閃過。安德森迅速觀察了地形,他目前趴著的這個地方,正下方應該就是大廳的入口,只要他能到那兒就能利用短波引爆器引爆聖櫃了。安德森沒有猶豫,左手一捏,瞬間周圍什麼都沒有了,他穿越到了不知多少年之前,並懸在空中,地形引力沒有給他遲疑,他迅速下落,下落的過程只會持續幾秒,他看准了時機,按下了時間回溯。

再次睜開眼的安德森看到了接待大廳的大門,心裡暗自慶倖的他,被胸口和腹部傳來的擠壓感痛的不能自已。他低頭看向自己的身體,胸口以下的部分都溶進了天花板裡,他最害怕的事發生了。時機沒算準確的他一半身體在接待大廳,一半身體在2樓的走廊,而中間的部分則和地板與天花板的混凝土融合。他已經感覺到了體內的免疫系統開始對那些異物分子產生了排斥。他想按動腕戴裝置,奈何地板與天花板的無機物破壞了他的肌肉與筋骨,他完全控制不了他的左手了,甚至天花板以外的部分除了疼痛沒有任何感覺。

安德森看了看右手,苦澀的笑容在他臉上抽動——引爆器還緊緊捏在他的手裡。也許就這就是命運吧,如果是左手在外面他就可以自救並引爆聖櫃,幸運的話能在爆炸中生還,也許會殘廢,但至少能活著見到戴安娜,而現在卻是他的右手在外面。

“總是想成為英雄,現在如願了,我的名字應該會被刻在哈莫尼星的紀念碑上吧,不過這樣的話,戴安娜要悼念我還得和那些參觀的學生擠在一起。”想到這裡,安德森眼角劃過額頭的水滴落在了按住扳機的拇指上,不知道是這滴水的重量還是其他的東西,拇指按下了扳機。

“突然一切都變得很平靜,沒有了槍聲也沒有了動靜,甚至感覺不到胸口的疼痛了。時間仿佛定格,門口掩體下的士兵停在了更換子彈的瞬間,而射向身邊的流彈也靜止在了半空中,如果沒記錯應該是聖櫃爆炸了,沒人知道時空折疊會是什麼樣子,因為體會過的人都死了吧,而我安德森竟然有幸能體驗這種浪漫的絕唱,不知該算喜還是算憂。”安德森又看了看門口的士兵“門口掩體下的士兵定格在了更換子彈的動作,身旁的流彈也靜止在了空中…”安德森不知道聖櫃爆炸讓時間定格了,這意味著所有事物都靜止在了這一刻,而他的大腦也不例外,儘管之前受到過穿越時空的影響,他的思想可以在靜止的時間裡繼續運作,但是大腦卻因為體內分子電子的靜止無法形成新的記憶,他看到的畫面也許永遠將會是這一刻。

不知道過了多少個這一刻,安德森突然注意到靜止的畫面中出現了一個移動的身影——那個神秘人,這次他看清楚了,神秘人的衣服上印有SRS的標誌,他竟然是反抗軍,並且背後的戰鬥圖騰還表明了他和安德森同屬一個部隊——掠食者軍團!安德森想要張口喊出救命,然而就在神秘人落地的一瞬間,周圍的景象突然開始急速快進,仿佛在神秘人落地的那一秒,靜止的時空要把所有失去的時間都彌補回來,那些IMC士兵開始死亡,屍體也開始腐爛,周圍的建築物開始出現裂痕,縫隙中雜草苒苒新生。而這一切變化都讓安德森在一秒之內承受了,包括體內的天花板若干時間裡的形變擠壓。

劇烈的疼痛讓安德森渾身顫抖,最後的一口氣擠出了“救命,救…命…..”,之後便慢慢地失去了意識,而在閉上眼的刹那,他仿佛聽到一個泰坦的聲音“傑克庫伯,安德森少校應該才到這裡沒有多久,你去那邊的接待大廳看看,也許會找到他。”

注:以上劇情故事純屬建川根據部分安德森行動日誌推測虛構,如有雷同,重生娛樂可以考慮讓我來當編劇。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