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數幸運兒 (We Happy Few) 畫面及遊戲性試玩圖文心得

28 七月

廣告

來源:遊俠論壇

作者:刹那·F·塞耶

【評測前言:更黑暗的反烏托邦故事】

反烏托邦這一主旨一直是遊戲界的一個熱門題材,世界觀自帶的巨大矛盾與逃避不開的激烈衝突,以及在這期間映射出來的人性,玩家們總是喜聞樂見。著名的 反烏托邦遊戲諸如《輻射》系列,《鏡之邊緣》,以及上古時代的經典巨作《半條命》,都影響了大批大批的玩家。當我們控制著主角奮戰時,面臨的諸多選擇,總 能夠讓人在很久之後回憶起來,依然記憶猶新。


△富人區的人類都戴著這樣的“快樂”面具

《少數幸運兒(We Happy Few)》是一款十分典型的反烏托邦式遊戲。在這個世界裡,所有的東西看上去都十分快樂,包括道路,居民,和無處不在的宣傳明顯傑克大叔——但這只是妄想 者們製造的殘酷假像。快樂者們依賴藥物維持愉悅的狀態,而一旦有人脫離了藥物的致幻,就會立刻被驅逐到人間煉獄一般的貧民窟。一個完全建立在欺騙和毒品之 上的烏托邦,遊戲的基調就相當的灰暗。就筆者的體驗來看,這款遊戲比很多標榜成人向的遊戲要更加少兒不宜。


△貧民窟的破敗景象

【故事線:逃離貧民窟】

在早前的宣傳中,官方提到遊戲會有多個主角,從不同的角度來講述這個瘋狂的世界。不過日前在steam上已經發售的早期版本中,玩家能 夠控制的角色僅有“亞瑟”一人。亞瑟是一個富人區的公務員,職責是抹去報紙上“不快樂”的新聞,以製造“全民歡慶,舉世平安”的假像。在工作之中,亞瑟不 經意間看到一則1947年的新聞,勾起了他的回憶,這開始令他痛苦。有意思的是,這邊遊戲會給出玩家一個選擇,如果服用致幻藥,主角將忘掉這段不快,繼續 麻木的生活在幻覺之中,遊戲立刻宣告結束。而代表遊戲真正開始的選擇,則是主角決定直面現實,努力的開始回憶——然而這同樣意味著地獄。


△不快樂的新聞就抹掉,主角的工作就是這樣

經過序章的洗禮後,玩家將能夠明白整個故事的來龍去脈,為了不阻礙玩家的遊玩體驗,評測也就不便過多透露劇情了。但你也許想要知道的是,這個世界分為 兩個區域,一個是服用致幻劑,生活貌似富足的“富人區”,而主角由於脫離了致幻劑,等待著他的自然是殘破不堪的貧民窟生活。亞瑟的遊戲目標就是通過封鎖 橋,重新回到富人區。


△遊戲初始的地下室,也是主角的“家”

【較傳統的沙箱生存玩法】

在完成令人不怎麼愉快的序章之後,玩家控制的亞瑟將會出現在貧民窟的一間地下室中,很快你就會發現,這就是一款標準的Roguelike類遊戲:你可 以跟一切能利用的物品互動,把有價值的東西搜刮一空,順帶還可以跟他們進行合成。爬出井蓋後,你可以跟所有的貧民窟居民進行互動,選擇跟他們談話,給予他 們物資,或者是更簡單的,殺死他們之後進行搶劫。當然,一旦你當著其他人的面這麼做,你就會發現雖然大家都是Downer,但是他們都是一夥兒的,你只有 狂奔三條街才能活命了。在其他居民蝸居的破舊房屋裡,你還可以收集到許多的物資,當然,你得小心翼翼的避開他們。地圖上存在著不少的支線任務,如果你找到 了封鎖橋,還能看到遊戲的主線任務,沒錯,你在貧民窟裡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逃離這裡,但在這之前,你得能活下去。


△四處搜刮物資


△被發現的話可沒有談判空間,要麼戰要麼逃

生存在這裡不是很容易完成的任務,你操控的亞瑟是一個相當脆弱的人類,你需要滿足他的食物,飲水,疲憊,還有治癒被人追打後留下的傷勢。在貧民窟裡生 存的前期,物資相對充裕,但你距離自己的目標越久,就會越難以維持生命。更糟糕的是,一旦事情開始變得不順起來,你很可能因為不小心吃了一個蘋果而生病而 死——生命後的幻覺真的會讓螢幕前面的你非常難受的。


△左上角是主角的生存需求,任何一項得不到滿足都會讓亞瑟死去

當然,遊戲裡有趣的地方還是不少的,比方說你可以最令人覺得諷刺和有趣的就是你服用致幻藥的那一刻,原本寫實而令人不安的破舊貧民窟突然在亞瑟的視界 裡變得鮮豔多彩,居民們變得十分友好,走在大街上陽光都格外明媚,耳畔還縈繞著歡快的音樂……不得不提,遊戲的畫面在這方面處理得實在絕妙,以至於你作為 一個玩家,都會開始渴望這種致幻劑的短暫存在。


△所以來一發嗎?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