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克蘭西 全境封鎖 地下世界全錄音及劇情內容一覽

17 七月

廣告

作者:安德魯_里昂

來源:全境封鎖吧

 

國土戰略局特工日誌

無名人士(國土戰略局特工日誌【1/5】)

已經有不少人都明白這個市街下的場所很適合躲開聯合作戰部隊,如果你能找到那裡,就表示你比在這邊遊蕩的大多數人還要高明許多。或許你知道炸彈會爆炸,可怕的悲劇,對吧?你可能想知道是誰幹的,理由何在。如果是這樣,你甚至應該當個特工。好吧…那正是我錄音的原因…讓你有些值得思考的問題。

無名人士(國土戰略局特工日誌【2/5】)

特工,你準備好要聆聽了嗎?我們從頭聊起…當我從CIA撤回我的申請書,展開我的私人訓練生意時,我被招募為特工。是他們來找我的,你懂吧,這可不是我去求來的。我和其中的一些混球不一樣,沒有什麼幹秘密探員的夢想。他們很清楚我的興趣在於報效國家,而且他們一開始就看出我的意願很高。我從來沒有想過會被徵召,但我過去可是樂觀主義者…過去正是如此。

無名人士(國土戰略局特工日誌【3/5】)

在這件事爆發之後,等到他們開始發現會有多少人死於非命…包括多少前線應變人員放棄崗位,有多少人會死,還有多少人會利用這團混亂偷雞摸狗時,我就被徵召了。我懷抱著善念開始行動,把壞人解決掉。你知道那代表什麼意思,對吧?我變成了一名殺手。我沖去拯救人民,去協助這座城市,我辦到了,或許吧。但你知道我一路上對多少人開過槍?對,你很清楚,因為你也在幹一樣的事。從很久以前,我就數不清殺死了多少人。

無名人士(國土戰略局特工日誌【4/5】)

所以,你都走到這一步了,那你可曾懷疑…是誰比較糟糕?是他們還是我們?從槍口瞄準的目標來看,我們之間有很多共同點。他們殺人再掠奪,而說實話,我做的事也差不到哪去。如果我們和他們之間,只差在這枚小小的光圈,那這一切又有什麼意義呢?它讓我開始思考,我究竟是站在哪邊的。而且,我要如何塑造這個新世界,讓所有人都能生活在其中。它也告訴我,哪些生命才是最重要的。我的命並不重要,這倒是很明確,除非我能把自己的命看得很重要。

無名人士(國土戰略局特工日誌【5/5】)

如果你覺得一切都會回到正軌,那你比當年那個加入國土戰略局的自己還要蠢。現在的情況是適者生存,那就是我們:我和基納,還有任何寬大為懷,能夠誠實看待自己的特工,該放下這些狗屁,承認我們才能讓自己真正的生存下去。民主政體早就沒了,輪到我們來建立規則,而規則之一就是:不再偽善。你知道聯合作戰部隊和國土戰略局是怎麼退出暗區的,讓那些人留下來等死嗎?我知道…或許他們非死不可,你得選擇為自己而戰。不過我們可以看看:如果聯合作戰部隊的小小隔離區被毀掉,他們會作何感想。我找到一些萊克斯幫,很樂意幫這個忙來交換幾把槍。嗯,或許我們會在那裡碰面的,特工,我很期待…通話結束。

平民日誌

莫妮卡·菲利森(平民日誌【1/10】)

我想我只是要讓人知道我在這裡…要是你聽到這段錄音,表示你成功活下來了。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那麼幸運,就目前的情況來說,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能這麼幸運,說不定只有老鼠和烏鴉能撐得過去。說不定到最後,這就是我們的新世界。俗話說,萬物有因皆有果,像這種事情早晚都會發生。不管怎麼說,我在這裡,整件事就是這樣。而我希望有人能聽到這段留言,就算只是一隻棲息在屋頂上的鳥,跑來啄食一隻老手機時誤觸也好。我在這裡,你們這些混蛋,我在這裡。

莫妮卡·菲利森(平民日誌【2/10】)

對,最近的情況不怎麼好…這說法好像稍嫌保守了點。我一直不喜歡負面思考,不過…好像沒有太多理智而且適合目前情況的選擇。我叫做莫妮卡·艾瑞爾·菲力浦森。起碼聽到這段話的人可以把我的名字寫在某個地方,好嗎?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能撐過去…我的室友一開始就死了,接著是戴洛,他是我男朋友。再來是我最好的朋友珍妮,而珍妮死後,先是手機網路掛了,然後一切都變暗了,接著…事情就是從這個時候才真的變糟。

莫妮卡·菲利森(平民日誌【3/10】)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今天思考這件事,但你知道我想念什麼嗎?而且我對天發誓,我從來沒想過會說這句話。我想念這裡的交通,現在太安靜了。偶爾會聽到幾聲喊叫,腳步聲…多半是跑步的聲音。常常還會聽到槍聲,汽車警報器的聲音,偶爾還會有哭聲。但這些聲音總是突然出現,而且零零星星的。交通則是持續不斷的…有交通就有人,那也就表示…有生命存在。人們可以做自己的事,去想去的地方。有交通就有目的,可能不是我曾經有過的目的,但那仍然是個目的,而現在全都沒了。

莫妮卡·菲利森(平民日誌【4/10】)

情況可能正在好轉…今天早上我碰到了一些人,一開始我只看到兩個人,所以我躲了起來。我不需要那方面的麻煩,要是你懂我在說什麼的話。但之後我猜他們其中一位是女生,只是因為全身包得緊緊的,不太好分辨。她看到我時我急忙彎腰,然後她過來找到了我,可把我給嚇壞了。但她人還不錯,甚至…算個好人,很難找到比她更好的人了,相信我。她邀我一起走,反正人多也比較安全,所以就一起走,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吧。

莫妮卡·菲利森(平民日誌【5/10】)

目前為止,瑪莉跟凱斯似乎還算不錯的人。我的意思是,他們還活著,就我認識的人來說,這點已經很難能可貴了。這段時間的友誼守則第一條:要活著,很爛的標準,對吧?不過,他們有一些主意挺瘋狂的,例如到地底生活,像到下水道,地鐵之類的地方。他們說地面上有太多幫派,太多掠奪者,而他們也說得沒錯。他們有一大箱食物,他們說食物可以留在這裡,然後偶爾來拿就好。補給品需要控管,所以他們認為這是合理的作法,而且他們至少能有食物。更不用說,沒了他們,我就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了。所以我猜,我們得到地底去了。

莫妮卡·菲利森(平民日誌【6/10】)

地底其實還不錯,雖然算不上真正溫暖,但比地面上暖和。因為瑪莉曾有五年的時間無家可歸,所以就某種程度來說,我猜她很熟悉這種情況。她曾住在地底一座小營地裡,我們甚至曾經去過那裡,看看那裡有沒有人活下來。但當我們到那裡時,只發現一堆灰燼,一點也不誇張。從痕跡來看,這些灰燼都曾是人的軀體。我衷心向神祈禱,希望這些人已經死了,也希望那些該死的淨化者沒有對一群熟睡中的遊民這麼做。

莫妮卡·菲利森(平民日誌【7/10】)

今天真是九死一生…很顯然地,我們不是唯一住在地底的人。其他人也躲藏在這裡,但有些幫派,或是那個民兵組織會利用這裡來移動到各地,希望不被發現。而地底有很多地方可以逃跑,幸運的是,在他們看到我們之前,我們就先聽到他們的聲音,然後我們急忙彎腰,躲進了一個凹室之中。好險,真的只差一點點就被發現了。萊克斯幫的人從我身旁經過,完全沒發現我。要是當時我們有人想打噴嚏還是怎樣,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我的意思是,我從來沒殺過人…到目前為止,從來沒親手做過這種事,起碼暫時還沒做過。

莫妮卡·菲利森(平民日誌【8/10】)

我們已經有好幾天沒碰到任何人了,不論他是否帶有敵意。地底有超多隧道,所以我想要碰到人也不是很容易的事。大多數情況來說,這算是好事。確實,這裡比地面上還要安靜,而這裡也…十分無趣,又黑又濕。我們已經交換完自己的故事了,而看來我們已經沒有什麼值得一聊的話題了。現在,大多數時間我們都保持沉默。已經到了這種情況,說不定這只是開始而已。至於會開始什麼事情,我還不是很確定。

莫妮卡·菲利森(平民日誌【9/10】)

對,我們已經殺了好幾天的人,在安靜無聲的環境中,然後…我真的不太懂自己對這件事的看法。這些人很偉大,我是說可能是因為他們的過錯,所以讓我還活著。但他們只是想住在這裡,在黑暗,惡臭的環境中坐著,等著,希望文明的生活有一天能夠恢復,看看有沒有人來救他們。我試著決定自己該做什麼,讓自己更有安全感是不錯,但這種生活…這種生活根本不算活著。我們的確有可能死在地面上,但是…如果有得選擇的話…我真的不知道會怎樣。

莫妮卡·菲利森(平民日誌【10/10】)

我又孤身一人了,我不確定是否做了正確的選擇。成群結隊的生存幾率會比較高,但是…下面實在是太暗了,又很臭,四周都是牆壁,我沒辦法過那樣的生活,像只蝸牛似的,縮進自己的殼裡。不過你知道嗎?今天出太陽了,它就像是個老朋友一樣跟我說我做的是對的。我坐在陽光下差不多一個小時,甚至還可能被曬傷了。如果我的時日不多了,或許我還不如就這樣活著。再說誰知道呢?或許有一天,我可以再聽到交通繁忙的聲音。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