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限逃脫 時刻困境 角色劇情及密室脫出試玩心得

29 六月

廣告

作者:大鴨哥1233

來源:極限脫出吧

 

可能涉及一些劇透,包括對新作的和對前兩作的。

我作為 Destructoid 的讀者已經有大概六年的時間了。雖然我想不起自己讀過的第一篇文章是哪個,但卻清楚地記得讓這家網站成為我瞭解遊戲新聞的專屬管道的那一篇,它就是《極限脫出 999》的評測。在此之前,我從未想過視覺小說能成為我會去享受的一種娛樂形式,但評測字裡行間的那種熱情驅使我甩出 35 美刀去入手那款遊戲(那個時候它已經很難買到了)。

在接下來的六天時間裡,我通宵達旦,直至早上仍然強打精神,因為自己完全被它的故事給迷住了。它是一部傑作,毫無懸念成為了我玩過的最棒的遊戲之一。點開那個連結(指那篇999的評測)的決定改變了我的人生,鑄成了一條讓我為這家打開了我遊戲新視野的網站工作的道路。

我不知道另一個世界線上的自己會是怎麼樣,但這個宇宙無疑就是最好的,因為它讓我玩到了像《零時困境》這樣令人滿足的遊戲。

正如《善死》結尾承諾的那樣,《零時困境》發生在 2028 年的內華達沙漠。根據我們在上一款遊戲中的瞭解,這裡就是 Radical-6 病毒爆發的原點,而你的任務是調查其中的真相,阻止血紅地球的發生。遊戲最初的兩分鐘發生在火星殖民地裡,而剩下來的部分則被一座秘密地下設施佔據。Zero —— 或者說 Zero 二世綁架了九個人進行實驗,強迫他們參加所謂的“抉擇遊戲”。

你可能已經注意到了我剛才說的不是“九人遊戲”,因為這是系列中最大的改變之一,你不再需要去玩這個遊戲了。相反,實驗物件被分為三隊,你在試圖揭開隱藏在本作中那許多、許多的謎團時會逐個去控制這三個小隊。其中一個隊伍裡有新人卡洛斯,這個人是系列中膚色最白髮色最金的。他的隊友是來自《999》的茜和淳平。另一隊則是代表《善死》的西格瑪和法伊,和他們組隊的是戴安娜,她屬於那種“大家好好相處吧”的類型。最後第三個小隊裡全是新人,包括 Q,豐滿的米拉,還有噁心的埃裡克。

角色陣容

角色陣容和過去兩作最大的不同之處是,所有人物看上去都像是正常的普通人,不再有什麼馬戲團領班或肚皮舞程式師。取而代之的,是一幫一切都在平均水平線上的傢伙。你花多長時間意識到這一點,完全看你自己。

時間跳躍機制

《零時困境》沿用了上一作中的時間跳躍機制,甚至將它發揮到了極限以上。現在你不再需要沿著一條設定好的故事線走,而是在 20 小時的遊戲時間裡不斷在不同時間線的各個時刻中跳來跳去。一開始你會感到很迷茫,然後擔心這樣會不會影響自己享受和弄懂整個故事。然而之後你就會發現—— 那條將每一個已經經過的片段串在一起的線。猛然間一切都說通了,拼圖的碎片開始落在它們該在的地方。

劇情

我對遊戲的劇本沒有任何怨言,它將前作過度解釋的毛病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簡潔而且直擊要點的對話,還有時不時出現的那些恰到好處的搞笑小段子緩解一下故事的殘酷性。劇情一直走在遊戲主題規定的軌道上,從懸疑到科幻和推理劇。裡頭甚至還有一點浪漫因素和鬧劇成分,但卻不會讓你感到出戲,而是成為了抉擇遊戲那絕對恐怖的補足。

相信我,整個事件會迅速升級,並且朝著不妙的方向飛速發展。總體目標是逃離地堡,但唯一的方式是集齊打開門的六個密碼。當另一個角色死亡時你才能得到密碼。在穿越那許多世界線的過程中,你會得到在抉擇遊戲裡殺死競爭者的機會。這些死亡到來得乾脆俐落,而你自始至終一直要承受某些真心虐心的後果。我不想劇透太多,但暈血的人最好出門右轉。

密室脫出

抉擇遊戲是推動故事的要素,而密室脫出環節在其後與之緊密相連。總共有 13 間密室,每一個都指向又一輪的抉擇遊戲。難度方面,在整個系列中算是相對容易的。我僅僅被一個不明顯的謎題卡住,不得不用窮舉法過關。當我最終找到正確答案,回頭看看提示時,仍然搞不清自己到底是怎麼搞定的。

難度拋在一邊,密室脫出部分仍然趣味十足,而且涉及領域很廣。有些考驗你的數學能力和解決問題的技巧,另一些則挑戰你的記憶力。我做了四頁筆記,寫滿句子、等式,還有一切解謎所需的猜測。當然了,如果你想要達成最終目標,脫出環節不是你要解開的唯一謎題,掌握多重宇宙也是必須的。

過場動畫

真希望評測寫到這裡就可以結束了,但我沒法不提遊戲裡那糟糕的表現形式。DS 平臺的《999》依靠海量的描述文字和西村娟精美的原設讓故事生動起來。而在《善死》裡,高水準的配音和 3D 立繪讓我們充分把握每名角色的 個性。這一次,它雖然擁有了全過場動畫,但人物不再有大動作,而只是根據情況不同抬抬手,或者揮揮拳。我就直說了:過場動畫爛透了。現在是 2016 年,但角色動起來的樣子就好像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一樣,機械、緩慢、不自然,而且在遊戲前期還會讓你分神。臉部表現也好不到哪去,角色們的面部動態和充滿感情的配音不相符。

讓問題更嚴重的是過場動畫裡那些糟糕的運鏡,你在《零時困境》裡 75% 的時間都要與此度過。鏡頭不斷在動,充滿了緩慢的平移,更緩慢的縮放,然後是笨拙的極近特寫。你很難找到哪一個鏡頭不在亂動或是不採用荷蘭式傾斜拍攝的。傾斜鏡頭實在是太多,你都忍不住懷疑這地堡是修在一條繩子上的。

不折不扣的傑作

但最終,糟糕的運鏡不再困擾我了,並不是因為有了好轉(因為從沒好轉過),而是這個故事實在是太!特!麼!贊!了!《零時困境》擁有系列三作中最好的故事,沒有懸念。它讓我歡笑,讓我震撼,讓我沮喪,讓我驚奇,讓我落淚,而且讓我以一個全然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回到未來》這部電影。總共有七個結局是“關鍵”的,但說實話你看到的每個結局都很重要。天啊,它甚至還有一條你需要自己去琢磨明白的暗線,給故事甚至整個系列都帶來了另一層含義。《零時困境》是一部不折不扣的白璧微瑕的傑作。

只要一想到可能存在這麼一條世界線,我在六年前不曾點開 Destructoid 的那個連結,就感到很悲哀。我為那一個世界線上的自己感到難過,因為他錯過了 27 年遊戲生涯中最偉大的一段體驗。我建議所有人都去試試《零時困境》,不過得保證你在那之前玩了系列的前兩部遊戲。

我的最終評價:9.5 神作級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