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師 3 狂獵 血與酒畫面與細節圖文心得

9 六月

廣告

來源:巴士單機

作者:希維爾

《巫師3》最新也是最後一個DLC“血與酒”與5月31日正式發售,筆者也在第一時間通了關。遊戲主線流程並不算長,如果只是單純通關主線的話,大概只需要花上7、8個小時。就像CDPR一開始說的那樣,“這次的’血與酒’將是系列最後一個DLC,而白狼也真的應該好好休息下了。”本來還想著狼叔會不會再遇到什麼虐死人不償命的生死離別,沒想到最後只是一句簡單的“我們做了那麼多事,也應該休息一下了”,就為系列畫上了句號。原來平談,才是最完美的告別。

畫面

其實一開始要我評價“血與酒”的遊戲畫面,我是拒絕的,因為我並不知道還需要我說什麼?好?很好?非常好?這些不都是廢話麼。CDPR在DLC發售之前就曾高調的說過,“‘血與酒’的畫面會比遊戲本體還要好”,我只能說,的確就像他們說的那樣。隨便截一張圖都能做為壁紙這種事不需我再多言,各位自己感受吧。

劇情

請放心觀看,因為以下開始肯定會涉及到劇透。

血與酒,顧名思義,最基本的主線就是鮮血與美酒。這裡的血,毫無疑問指的是強大的吸血鬼一族;而酒嘛,在“血與酒”中新加入的地區陶森特,原型是法國南部的鄉村,所以這酒,自然就是陶森特的葡萄酒了。

遊戲中關於酒的文化很多,經過酒市的時候能聽到旁人的行酒令,而葡萄酒也是推動劇情發展的關鍵要素,可見酒在遊戲裡真的是特別重要。就如女爵說的那樣,“陶森特人把葡萄酒視為聖物,就算是滴在紙上的酒漬,那也不是一滴普通的酒漬。”嘖嘖嘖,雖然有些矯情,但在陶森特人眼裡,那就是這麼回事。女爵請來的品酒師聞一聞就能辨別出沾上的酒漬出自於什麼酒,甚至連產地、年份都一清二楚,雖然很誇張,但無疑也透露出了對於葡萄酒的自信和熱愛。

再來我們看看這血。表面上CDPR是想在“血與酒”中,描述偉大的獵魔人傑洛特最後的一段歷程。但我個人認為,真正的主角其實是那個神秘的吸血鬼,也就是最終的大BOSS狄拉夫。

從初見劇情殺這個設定,我們就能隱隱感受到狄拉夫會是最終大BOSS,而更讓人震撼的發展是,雷吉斯回歸為狼叔擋下致命一擊。什麼?雷吉斯?等等,他不是已經死了好幾年了麼?當然,狼叔也跟我們一樣吃驚不已。直到最後通關,雷吉斯都一直陪在狼叔身邊,或許這一切,正是CDPR的良苦用心:最好的老朋友“死而復生”,陪狼叔走完最後的旅程,這才是最好的告別吧。

細節伏筆

下面的內容肯定會被噴,但還是請耐心看完。

可能是筆者只通關了主線劇情的原因,個人感覺“血與酒”的劇情還不夠出彩。到了後面甚至有一點拖遝、狗血的感覺,姐妹反目,為情殺人,這些橋段還是蠻老氣了。加上整個遊戲的劇情對話真的是太多太多,多到已經讓人感覺無法連貫的進行遊戲,而且遊戲每次切換劇情loading介面載入的時間真的太長了。(當然這可能是個人沒有用SSD的原因)

但是呢,CDPR做得非常漂亮的一點是,巧妙的利用了穿插在劇情中的細節、伏筆, 引人入勝,點破但不拆穿,一步步抽絲剝繭,尋在案件背後的真相。說真的,有一段時間我真以為自己是在玩一款推理遊戲。

比如最開始白狼第一次找到女爵的時候,通過對受害者共通點的分析,推理出兇手極有可能是根據騎士五德在進行殺人,這裡的五德其實留下了一個極大的伏筆:完成這五德對應的支線任務,可以獲得DLC中新加入的武器:湖女之劍。

比如白狼和戴米恩調查到狄拉夫是因為心愛的女人被人綁架是受人威脅才進行殺人的時候,在牆上看到了狄拉夫心愛的女人(蕾娜)的畫相,白狼覺得這人跟一個人很像,後來才知道,這個蕾娜其實就是女爵的姐姐,所謂的綁架其實也就是自導自演,所以這裡說的很像,指的應該像妹妹安娜女爵吧。

而新加入的突變系統個人感覺才是最大的一個伏筆,在劇情對話的選擇中,我們多了許多仁慈的選項,比如第一次遇到女吸血鬼的時候,白狼說“我們沒必要開戰”;在打石頭怪沙彌爾之前,可以選擇“不應該那像樣虐待怪物”,打敗它之後還可以選擇不殺它;在面對湯匙妖鬼的時候,可以選擇幫他去除詛咒;等等……所以後面白狼說自己經歷過突變之後,永遠不會再生氣了,感覺像是變了一個人。或許是CDPR一開始就計畫好了,用平談來為白狼的經歷畫上完美的句號。

人物刻畫

雖然筆者只通關了主線劇情,但僅僅是這些主線劇情中出現的人物,就已經讓我感覺到CDPR在對人物的刻畫上的確是相當用心,因為角色鮮明的個性讓我記憶猶新。

比如為了美人(薇薇安),為了愛情單挑怪物的騎士吉勞米。

比如身為一國之主,卻能當下立判撕掉裙子翻身上馬的安娜女爵。

比如突然復活的雷吉斯,為狼叔擋下致命一刀,後又為了尋找好友狄拉夫,不惜忍受血欲的刺激。

比如殺手狄拉夫,一切不都是因為對席安娜愛得太深麼。

而席安娜,這個被拋棄的女人,立志要實施報復,卻讓人怎麼也恨不起來。

還有那個擦鞋的童工,誰能想到他竟然是穿針引線的關鍵?而且小小年紀竟然是個心機BOY,為了生意去弄髒客人的鞋子。

惡搞

CDPR從來就沒有忘記過惡搞的元素,比如這次他們就拿“童話”開刀,狼叔會掉進一個童話世界裡,這裡有三隻小豬,小紅帽,賣火柴的小姑娘,長髮公主等等。當然既然是惡搞,所以這些童話裡的人物都各種被黑化了,不多做說明,各位自行去體驗啦。

還有一個就是最開始的時候,狼叔在水裡找到一個繡著【D.L.C】字樣的手帕,DLC這什麼鬼,這是在自賣自誇麼?不得不說,CDPR你們真的是太會玩了。

至於隨處可見的髒話粗口,我們也已經早已習慣了這樣的設定,畢竟這樣才更接近真實不是麼。

新UI 新系統

CDPR優化了UI介面,怎麼樣,是不是乾淨整潔了不少?其實他們原可以不優化的,誰叫他們總是這麼有誠意,總是想做到最好呢。

新的突變系統,要解鎖也不容易,得做一個流程較長的支線任務。而且由於任務描述不夠清楚,極有可能會卡關,筆者也是試了很久才完成任務。突變系統讓遊戲又有了更多新的玩法。

盔甲染色系統的加入,讓玩家在收集裝備的同時,有了更多的DIY玩法,增加了不少樂趣。

至於新加入的莊園系統,筆者還沒能好好的體驗,因為據說那個太燒錢了,這裡就先不碰了,以後再慢慢研究。

戰鬥

至於戰鬥,我想說的是千萬不能小瞧了遊戲的難度。筆者用的是70級的存檔,一身好裝備,結果在最初打強盜的時候就直接僕了街。更有人稱最高難度下的BOSS,完全不壓於《黑暗之魂3》的級別。不同的BOSS都有各自的特點,甚至還加入了會隱形的BOSS,大概就是為了克制那些“翻滾流”吧。最終BOSS狄拉夫更是有三個形態,反正我是開了修改器才打過去的,畢竟我更看重的是劇情(其實就是手殘)。

最後

我最不忍看你,背對我轉面……不管怎樣,還是到了說再見的時候。在夕陽下,與心愛的葉奈法(筆者打出來的結局,最後來葡萄園的是她)擁坐在長椅上把酒言歡。就像葉奈法自己吐槽的那樣,這一切就像是一場老掉牙的浪漫劇情。平平淡淡歸隱葡萄園,這就是最完美的結局。

雖然捨不得,但這一次,真的要說再見了。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