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探險 4 盜賊末路 人物及劇情故事分析

7 六月

廣告

作者:高興Gskyace

來源:a9vg

 

Avery和Tew

相比Francis Drake,Henry Avery和Thomas Tew才是真正的海盜,而且是海盜中的海盜。

在真實的歷史記載裡,Francis Drake可以說是英國的英雄,西班牙的仇人。在英國獲得伊莉莎白女王一世授予爵位,但遭西班牙的菲力浦二世高價通緝。Francis Drake的故事是成功的海盜實例,通過功績獲得國家官方的支持,算是功大於過。

然而,Henry和Tew則是純正的海盜。海盜的惡行讓他們名聲遠揚,而強奪各方珍奇瑰寶,被各國通緝在案卻又能神秘地功成身退,更讓他們成為了傳奇。

在《秘境探險》的遊戲中,Francis Drake是一個正面的冒險家,可以說是作為Nathan Drake的"人生導師",引導著“德雷克的寶藏”、“盜亦有道”、“德雷克的詭計”的探險故事。這三部作品的最後,都是從探尋德雷克的寶藏,轉而成為德雷克發現當地的神秘玄關力量,故而留其封存並從此保密為主。

在“盜賊末路”中,Henry Avery是世界第一的海盜。僅是第一海盜,遠不能滿足Henry Avery,他想要成為的是海盜之王。由此,招募世界第二的海盜Thomas Tew,一同聯合各大知名海盜成立“利博塔利亞”,也就是海盜的王國。

至於後事如何,如果仔細完成物件收集就應該非常明白。海盜的王國並非如此美好,從上至下的剝削壓迫,從裡到外的陰謀殘害,讓這個烏托邦式的社會很快地崩塌瓦解。當然,Henry Avery和Thomas Tew早有安排,或許是原先就是如此規劃的,一餐美酒毒殺所有其他的小小心眼和合縱連橫,讓他們兩位自己進如了最後的逃亡決選。

Henry Avery的統治極其殘暴,可最後導致他的政權失敗的,是其對全民共同財寶的貪戀。畢竟,所有人既然都是海盜,那他們對社會管理的殘酷可能會習以為常,但只有自己的那一份寶藏絕不可動搖,畢竟是最終的追求。

Thomas Tew作為海盜,多少會留心是很正常的。其他的海盜一樣如此,只是未能算到最後。

Henry Avery和Thomas Tew,互相殘殺並雙雙殞命於最後為逃亡預留的寶藏船上,算是一種嘲諷吧。作為名揚四海的海盜們,對於財寶的機關算盡,作為自己的本性難移,導致了自己的盜賊末路。海盜們神秘退隱的真相讓人唏噓不已,一個海盜的時代就此終結,是對後世的一種警醒。

Rafe和Nadine

Rafe Adler和Nadine Ross的聯合,與之前那些自有自足的兵團有所不同。Rafe Adler希望通過發現寶藏來證明自己,是富家子弟在繼承財產後的一種常見心態。Nadine Ross則對於探尋寶藏並無興趣,只是希望通過幫助Rafe Adler,來獲得其對兵團的贊助。

Rafe Adler終究會迎來他的“盜徒末路”,其實並不是非常意外。為脫離監獄而突然行刺,是迫不得已也是不擇手段。幫助Sam Drake出獄,是為了借助他的才能,卻不料遭他反將一軍而氣急敗壞。隨後的探尋寶藏,Rafe Adler基本認同狂轟濫炸的方法,也是其並不是真正愛惜寶藏的顯現。當然,Rafe Adler的心態致使他如此發展成為了必然,或許他原先一樣熱愛探索寶藏,只是後來種種讓他變得喪心病狂。終究,是他自己走向了滅亡的“盜徒末路”。

Nadine Ross,其實是一個外人。她和Rafe Adler一樣是繼承家產。所以,她對於發展兵團的需要與Rafe Adler相仿,Rafe Adler需要一個好的名聲,而她需要的是錢來壯大。只是相比以往的幾個兵團統領,她自己並不熱衷於寶藏,對待Nathan Drake和Victor Sullivan這些“盜徒”算是先禮後兵。在拍賣行對Rafe Adler的過激行為所作出的反應,以及對Nathan Drake格鬥也是三番五次地只是要求他交出寶藏便可放生。尤其是在最後,Nadine Ross遭到叛變之際,其實她的兵團已經損失慘重了。當Nathan Drake和Rafe Adler最終決戰之極,也是她成為兩人的告誡,點出了Henry Avery和Thomas Tew的悲慘收尾。至於她最終去向如何,其實已經並不太重要了。

回到Nathan Drake和Rafe Adler的最終決戰,對比“德雷克的寶藏”和“盜亦有道”的槍戰,“德雷克的詭計”是的格鬥,今次“盜賊末路”,則是在寶船中的,海盜彎刀對海盜彎刀的戰鬥,是非常經典的海盜式決戰。

Sam和Sully

Samuel Drake是Nathan Drake的兄長,是最先引領Nathan Drake的啟蒙之人。而後,才是亦父亦兄的Victor Sullivan。

Victor Sullivan為解救Nathan Drake而與相好決裂,後來的多次冒險也是相伴隨行。Victor Sullivan經常和Nathan Drake一起開展冒險,而在最重要的時候,也總是他來提醒Nathan Drake應該收手。特別是在“盜賊末路”中,Nathan Drake和Elena Fisher結婚並一起生活之後,Victor Sullivan對Nathan Drake重回冒險有很多抵觸和無奈,卻也因此感到擔心而隨行支援。

Samuel Drake對寶藏和Nathan Drake一樣地執著,為了讓Nathan Drake加入而對他撒謊的他,在與Nathan Drake會和並撤退後,因留戀寶藏而再度返回,都是他對於寶藏的執念作祟。當然,他作為新出獄的第一次冒險,如同原先新開始的Nathan Draken一樣,並沒有什麼家庭負擔或感情牽掛,有的就是一個愛一起尋寶的弟弟。於是,將計就計就只能旁敲側擊地鼓勵Nathan Drake如此啟程了。在他的眼裡,他自己,Nathan Drake,和他們的寶藏之旅,還和原來一模一樣。

Samuel Drake是在“盜賊末路”才新增加的人物,在幫助Nathan Drake完整地解開他們的身世之謎以外,圍繞在Nathan Drake周圍,和他身旁的Victor Sullivan形成了對比。對於Nathan Drake的情況,仍在冒險的Victor Sullivan故意選擇不多打攪,而Nathan Drake一樣不主動聯繫只是怕回想起以往的冒險舊事,容易再度心生不甘。

然而,當Samuel Drake的出現,讓一切似乎都出現轉機了。Nathan Drake無聊的工作,讓他生活的激情逐漸消退。Elena Fisher明白Nathan Drake的心情,多少是在希望丈夫安全的情況下,讓他多保持一些以往冒險的活力。其實,算是Nathan Drake和Elena Fisher家庭生活和冒險故事的平衡問題,如果只是一直懸而未決對雙方都是潛在困擾,只是Samuel Drake讓一些矛盾爆發出來,或許是因禍得福。

在最後,Samuel Drake算是繼承他弟弟Nathan Drake的工作,成為了Victor Sullivan的冒險夥伴,正好是如同以前和Nathan Drake一樣的組合,新的冒險或許才要開始。

Nathan和Elena

從前三作的相知、相愛、相守,《秘境探險》是一個關於冒險的故事,也是一個很完整的愛情故事。最終,Nathan Drake和Elena Fisher如同所有故事一樣,在各種各樣的世界大探險之後,回家安享幸福安定的生活。是否真能如此?

我想,回歸平淡並不是那麼容易。Nathan Drake仍心懷冒險,卻顧及Elena Fisher的感受避而不談。其實,Elena Fisher一樣明白Nathan Drake的心思,有所顧慮並左右為難。相比Nathan Drake拋下安穩的生活並再度開始奪寶的冒險,可能Elena Fisher更加難以原諒的是Nathan Drake的欺瞞和缺乏信任。Elena Fisher畢竟是愛著Nathan Drake,才會為了Nathan Drake幾次三番前來救援,而這一次也並不意外。

對於Nathan Drake而言,他並不是“盜賊”,而是“盜徒”。這是我為何堅持《秘境探險4:盜徒末路》的原因。現在的《秘境探險4:盜賊末路》並沒有錯,只是並不夠好。

Nathan Drake和Samuel Drake從母親的研究裡,發現了新的方向,繼承了Drake之名,開始了探險。對於Nathan Drake和Samuel Drake的母親的同事,雖然身居豪宅且內有乾坤無數,卻只能回憶往昔並孤獨終老,是非常悲慘的一種“盜徒末路”。Nathan Drake和Samuel Drake的母親早逝,遭到父親遺棄致使的家庭缺失,讓Nathan Drake的家庭幸福成為一種救贖。

如此前所言,在前三作的冒險故事中,就算Elena等人多加提醒,Nathan Drake仍然堅持一定要去阻止對方,是因為故事方面已經讓Nathan Drake意識到這些寶藏不只是關於錢財,那些神秘力量的外傳和濫用,更能讓世界陷入危機。

在第四作“盜賊末路”中,所有的寶藏就只是寶藏,就算被奪走並不會怎麼樣。缺乏邪惡的神秘力量,讓第四作稍微有一些與眾不同,但更好地體現了Nathan與Elena的關係,以及和其他“盜徒”的對比。在“盜賊末路”中,Nathan所作出的主動選擇,是決定放棄探索寶藏和Elena回家。只是因為Sam Drake的離去,Nathan最終前去追回哥哥。在最後一戰,Nathan Drake告知Rafe Adler,他可以放棄寶藏,只是希望他能合力解救Sam Drake。至此,並沒有什麼必須從神秘力量之下,一定要保護的世界。那些海盜的寶藏,對Nathan Drake來說,已經無關緊要,只有他的哥哥Sam Drake是他要救贖的目標。這就是他的選擇,這便是Nathan Drake的“盜徒末路”。

在最終的海灘,Nathan Drake和Elena Fisher的女兒已經長大成人。結合Nathan Drake和Elena Disher的優點,是一個愛運動的聰慧女孩。在這一天,封存禁固已久的冒險故事得以重見天日,讓女兒最終得以知道他們的過往。現在的Nathan Drake,享受著美滿的家庭並堅持著熱愛的事業,作為一個曾經的“盜徒”,是幸福的。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