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靈魂 3 劇情細節圖文分析

21 五月

廣告

作者:anxinghao1

來源:黑暗之魂3吧


那麼我們先說說第一部分,祭祀場的時間問題和祭祀場裡幾個NPC的故事
在一周目裡,個人感覺最為充滿疑問的場景,便是在洛斯裡克城擊殺隱藏boss妖王之後,在幻影牆壁之後發現的無主墓地和無火的祭祀場了。
首先,我們的主角作為無火之灰,在棺木中醒來,這點我們在片頭CG中可以確認,而我們醒來後,棺木自然是空著的。

在BOSS灰燼審判者的篝火左邊,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巨大的棺木,蓋子向側面滑開。
很多人說這個古達並不是真的英雄古達,是假的,是深淵,是特技?
這個我們放到後面來說。

我們可以在這裡得到關鍵道具——螺旋劍,但卻得不到一個扭曲的靈魂。例如灰燼審判者的靈魂,或者古達的靈魂,我認為這是因為古達的靈魂早已被人取走了。

從描述裡,我們得知螺旋劍就是屬於灰燼審判者身後的祭祀場的東西,而審判者則是作為這把劍的劍鞘,等待著被選中的餘灰,也就是我們的主角。

在我們通關一周目的BOSS,薪王們的化身後,可以用靈魂換取的傳火之劍,實際上就是我們插進火盆的螺旋劍。也就是最終的敵人手中所持的,恰好是我們命運開始的關鍵道具。而這把象徵著我們被選中的螺旋劍,則是有人刻意插進了屬於它的劍鞘——古達的裡面,等待著我們來拔出它。
而在我們拿到它之後,相信大家都是一路來到傳火祭祀場,大戰太刀哥,和我們的薪王魯道夫,防火女姐姐,老鐵匠,從不死隊逃離的灰心哥,以及坐在角落的紅袍老太婆,也有人說是二代的防火女對話。
隨後,我們就從祭祀場的篝火傳送,開始了抓回薪王進行傳火的偉業。

隨著劇情的推進,在我們戰勝巨人王尤姆之後,被傳送回了王城的大廳裡,給我們小環旗的青教(?)老太婆倒在地上奄奄一息,託付我們要拯救王子隨後便被傳送,而在地上則留下了一枚主祭的戒指。

從這裡我們大概能猜出這個老太婆的身份,為什麼這裡要說起這個人呢?因為之後的劇情我們還會撿到一枚同樣的戒指。只不過是從另一個人身上。
大戰舞女,上了梯子之後向左走,我們就進入了隱藏地圖,妖王的庭院,想產下龍子的妖王的劇情我們之後再說。戰勝妖王后,一路向後走可以拿到一個寶箱,我們對這個寶箱後面的牆壁揮下一刀,就回到了我們熟悉的地方,和我們遊戲開始時的墓地一模一樣的場景,無主墓地。將裡面的一眾不死人擊殺後,我們就來到了第一場BOSS戰一樣的地方,我們熟悉的古達以一樣的姿勢蹲在中間,不過這次他不是灰燼審判者,他是英雄古達。

無主的墓地,就在洛斯裡克城中,恰恰就在妖王的庭院後面。
擊敗古達後,使用古達的靈魂,我們可以換到一件裝備,俘虜鎖鏈。

為了自由願意付出任何代價,而受命運束縛的英雄,更是如此吧。
俘虜就是古達,而束縛古達的,則是他的命運,為了自由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而他付出的代價,則是成為螺旋劍的劍鞘,被束縛于此,成為灰燼審判者,甚至大膽的想一下,古達失去了靈魂。
而古達通過這種代價擺脫了什麼的束縛?
古達究竟擺脫了什麼命運呢?

我們慢慢解釋。


通過古達的戟的描述,我們也可以看出,古達被束擁有某種使命,而古達的使命,是否和我們一樣,是傳火呢?
我們知道,古達的全名是英雄古達。
當我們撿到普通的魂,甚至大塊的魂,描述都是可以獲得一些,大量,不計其數的靈魂。他們所使用的描述都是量詞。

而當我們二周目再次來到無火的祭祀場,撿到英雄的靈魂後,我們可以看到描述變成了獲得與薪王同等的靈魂。英雄=擁有和薪王同等的靈魂,而傳火本身就是薪王燃燒自己,那麼我們就可以認為英雄=有資格傳火,成為薪王的人。那麼古達,便是一個有資格完成傳火的使命,成為薪王的英雄。那麼束縛著古達的命運,便是化身薪王,傳遞初火的使命?
使命有多長久,早從一開始就已註定,看起來是描述古達化身螺旋劍鞘等待的時間。
但我們換一種思維,這裡的描述是否是在說,古達註定無法完成自己傳火的使命。


我們看到英雄古達的靈魂上的描述,迎接遲來英雄的
只剩無火的祭祀場,以及靜默的種。
鐘,在黑魂裡是一個很重要的道具,喚醒我們的是鐘聲,我們在古龍之頂挑戰無名之王時也是靠鐘聲來呼喚。
那麼古達沒能等到屬於他的鐘聲嗎?
而無主的墓地這一大張地圖,整個都是籠罩在黑暗之中,祭祀場中也無火焰。

英雄古達的盔甲,模仿古代王者,頭盔上的形狀與王冠有幾分相似。
遲來英雄敗給來歷不明的戰士,最後成為灰燼審判者——螺旋劍的劍鞘。
而這個擊敗古達的來歷不明不明的戰士,不正是我們自己嗎?
但是擊敗古達時,我們並沒有螺旋劍,是怎麼讓古達成為了螺旋劍的劍鞘呢?
這裡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二代裡,也有主角穿越時空擊敗巨人王的劇情,但這裡,我們並沒有類似的劇情,而是直接來到了這裡。
那麼問題出在哪裡呢?根據我的猜測,問題恰恰出在防火祭祀場。這件事我們之後再說。

這口敞開的棺木,若是古達的棺木,那也許古達與片頭的巨人王尤姆一樣,曾為薪王,但他被喚醒的時候已經遲了,無法傳承初火,只能成為無火之灰的試金石,將本該屬於自己的傳火重任託付給後來的餘灰?
畢竟無法擊敗古達的餘灰,是得不到螺旋劍,去不了祭祀場,無法開始傳火之旅的。
這裡我們知道了,先有了古達,才有了灰燼審判者,可見無主的墓地發生的一切,按照時間順序來說,應該發生在我們的主角在墓地醒來之前。但在無主墓地擊敗了古達的,不也正是我們的無火之灰嗎?所以在這裡,我對這張地圖的時間產生了懷疑。

接下來的關鍵角色,就是疑似二代老防火女的紅袍老太婆了。
為了方便,我們就將她稱作老防火女。
擊敗古達後,再擊敗沿途的黑騎士,我們就可以進入無火的祭祀場。
在營地中心的火盆,我們就可以撿到一個螺旋劍的碎片。

已完成任務的營火的殘存物,出現在無火的祭祀場,而螺旋劍又是傳火的象徵。
但世界已經陷入黑暗,這把螺旋劍和這個營火,又究竟完成了什麼任務呢?
難道是因為遲到的古達註定成為螺旋劍的劍鞘,所以這個營火才完成了任務嗎?
在這裡,我們唯一能找到的NPC就是賣給我們道具的老防火女。

初次對話,她會稱我們是迷路的人,並表示自己是賣東西的。
在這裡,我們可以買到A大的一套狼騎士盔甲,和一枚之前我們提到過的,洛斯裡克主祭的戒指(這裡不太確定,希望有人可以去確定一下)。
為什麼老防火女會出現在無火的祭祀場?而她將你稱為迷路的人,是否說明,這並不是屬於你的祭祀場,你不該來這裡呢。

細心的我們可以在灰心哥留下盾牌的地方,看到一把不死隊的劍,而此時的灰心哥,不還好好的坐在我們的祭祀場裡嗎?(LZ這裡已經是二周目)
而且在LZ仔細觀察了建模後,確定這把確實是不死隊的劍而不是狼騎士的劍。
但為什麼老防火女會在這裡賣狼騎士的盔甲,而門外的墓碑又有一把不死隊的劍呢?
也許只是一個賣情懷的彩蛋?

我們可以回到出生地,我們出生的棺木被一群鳥人圍住,將他們擊殺後,我赫然發現,裡面竟有一具伸出手的屍體。這,是還未被喚醒的我嗎?
我們確實是在這口棺材中醒來,而我們醒來時,古達已經不是古達,而是灰燼審判者,而這時的我們,還是一具躺在棺材裡伸出手的屍體,這是否又印證了,我們的祭祀場按時間順序其實在這之後?





買完東西繼續和老防火女對話會發生以上對話,其中我們可以得到幾個關鍵資訊,被詛咒束縛。那麼有誰被詛咒束縛了呢?老防火女,防火女,鐵匠,古達,我認為有這麼一些人被詛咒束縛在了祭祀場。這裡,我們見不到鐵匠,卻可以撿到鐵匠的錘子。而如果我們在遊戲裡攻擊鐵匠,鐵匠並不會反擊,而會在死亡的時候罵你混帳東西。當我們坐在篝火再次刷新之後,鐵匠會被復活,而當你和他對話的時候,他會說,我雖然是奴隸,但不是你的奴隸,並不給你提供任何服務。老鐵匠是誰的奴隸呢?我認為老鐵匠也是被詛咒束縛在了祭祀場之中。
而老防火女和防火女,你如果在遊戲中將她們擊殺,在篝火刷新後也會復活,防火女會說她還不能死,還沒能完成使命,而老防火女則會說你做了無用功,而且自己還是個貪心的老太婆,然後道具就會漲價,卻並不會喪失買賣道具的功能。
而老防火女說的那個為時已晚的女孩,就是一名防火女。而且這名防火女,就是我們的防火女姐姐。

沒能見到英雄的防火女,為時已晚,遲到的英雄,化作經典悲劇的傳說?
這一切仿佛正是發生在英雄古達,和這所古老的已經完成使命的祭祀場的故事。
為什麼待得再久也沒有意義呢?我認為是屬於這座祭祀場的使命已經完成了。


我們在主線白教聖女所在的地方,打破幻影牆壁就可以發現防火女的屍體,而這裡我們也會獲得影響結局的關鍵道具,防火女的眼眸。描述中寫著這眼眸可以讓防火女看到不該看的東西。所以我們也知道了現在我們的防火女姐姐王冠(眼罩)下是沒有眼眸的。
而這裡的眼眸也是一個比較抽象的概念,因為即使你將眼眸交給防火女,她也不會揭開眼罩,而只是說她看到了什麼,關於結局的分析網上也有很多,我們知道如果你將眼眸交給防火女後,她會問你是否希望無火的世界,本該守護火焰的防火女,卻有了自己的想法,自己的選擇。我們也從遊戲的字裡行間看出,防火女,本身就是一種詛咒,而滅火,很可能就是擺脫這種束縛的方法。所謂的眼眸其實是防火女自己的意志,自己的願望,而成為防火女的條件,恰好就是喜歡那沒有一絲光芒的黑暗啊。這也是為什麼主角選擇期望無火的世界後,祭祀場的BGM會變得略顯輕鬆。

而這對最初的防火女的眼眸,我認為就是我們防火女姐姐自己的眼眸,這作裡的防火女,自始至終,唯有一人。


老防火女這句話,印證了螺旋劍碎片所說的,完成了任務的祭祀場,任憑時間如何流逝,你也無法改變什麼,這一切必定會發生,這是過去已經發生的事,你無法改變。
買完了東西跑完圖,這裡也就沒什麼了,我們就可以返回自己的祭祀場了。
接下來的事,容LZ整理一下語音,細細道來。

太刀哥的屍體,在他身上可以撿到混沌刀刃(另一把太刀)

回到祭祀場,我先來找老防火女
這裡要注意一點,LZ目前是二周目,而第一次進入祭祀場並沒有和老防火女對話。
而且我直接將給我們小環旗的女人擊殺後擊殺了舞娘,妖王,古達
也就是我先去了無火的祭祀場,驗證我的猜想。
果然,回來後,按理說這應該是本周目我第一次和老防火女對話,顯然
老防火女認識我,而且叫我大人,而不是灰燼大人。


然而接下來,老防火女立刻收起了自己的驚訝,改口叫我們灰燼大人,接下來的對話就沒什麼奇怪的了,就是介紹我是祭祀場的侍女,是賣東西的。
但是本該是第一次見面的老防火女為什麼會認得我們?這就說明無火的祭祀場按照時間線來說,應該在我們的祭祀場之前,是否說明老防火女一直坐在這個位置沒有移動過?
那如果不是我猜測的多重祭祀場,那麼我認為這裡應該是輪回祭祀場,但這又與之前螺旋劍碎片所說的完成了任務和老防火女說的等待再久也沒意義有矛盾。
在無火祭祀場的老防火女被擊殺後是不會復活的,而且會掉落一枚和之前給我們小環旗的老太婆一樣的主祭戒指。這個戒指能否說明老防火女的身份?
那這個祭祀場和目的,是否是洛斯裡克傳火計畫的一環呢?

在無主墓地的大量棺材,英雄古達的棺材,沒有故鄉的戰士安眠的暗處,是否是將薪王們或是有可能成為薪王的無火之灰利用自己的力量集中在一起呢?
一開始我們取得了螺旋劍後,沒有任何提示,便將我們送往洛斯裡克的高牆。
而那個給我們小環旗的老太婆仿佛一開始便知道我們的身份和使命。
王妃這個角色很神秘,和天使信仰也有很大關係,而且可用的資訊目前LZ收集到的並不多,這個我們之後再說。
起碼我們知道,王妃,或者說洛斯裡克的王室和這無主墓地是脫不了干係的。

接下來的故事,和一直坐在王位上,給我們冶煉BOSS魂。
享受著為王的榮光,語氣親切(個人認為)的薪王,放逐者魯道夫有很大的關聯。


在我們從無火祭祀場取得防火女的眼眸後,我們回到祭祀場和防火女姐姐對話,此時會多出交出眼眸的選項,這個選項將會影響結局,但此時我們先不交出眼眸,與防火女對話,防火女便會向你提問。

而問題,就是薪王魯道斯是否向你說過什麼(剛才打成了魯道夫)
可見魯道斯是知道內情的薪王,整件事中,老防火女和魯道斯是站在上帝視角的。(個人認為)

防火女此時已經有了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疑惑,不再是之前那個只會向你重複無火之灰的使命的冷漠的防火女了。而防火女本身和薪王魯道斯,有著很深的關係。

防火女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東西,但卻不知道究竟失去的是什麼。
什麼東西對防火女來說非常重要卻又十分可怕?
那就是防火女自己的意志,當防火女有了自己的意願,不再堅守自己的使命而是嚮往著滅火,對世界來說,當然是可怕的事。

連自己的意志都沒有,這也是為什麼無火祭祀場的老防火女會說防火女是可憐的小女孩吧
(英文裡是poor girl)

而此時的防火女雖然有了疑問,卻仍還在恪守使命,或者說是被詛咒束縛。
但防火女的使命,真的是傳火嗎?為什麼雙王子拒絕成為薪王來傳火?
為什麼只有不見光芒愛上黑暗的人才能成為防火女?
為什麼當防火女有了意志便會滅火呢?
還記得古達鎖鏈的描述嗎,為了自由,為了擺脫束縛,防火女是不惜任何代價的。
這裡我認為涉及到了洛斯裡克的宮廷鬥爭,或者說傳火和滅火兩派的鬥爭。
這裡我們只簡單提一下,關於洛斯裡克宮廷,妖王,王妃,王妃的女兒,天使信仰,這些事。
容LZ再收集一些資料開開腦洞再說,如果大家有資料也可以發出來

洛斯裡克的三大支柱之一的賢者,而代表這一派的初始賢者是對傳火存在疑問,間接或直接的影響了王子並讓王子決定不成為薪王任由初火熄滅的人。

我們從無火的祭祀場歸來,拿到了防火女的眼眸並且還沒有交給防火女,與薪王魯道斯對話,他便會得知你已經去過了無火的祭祀場,並且他顯然知道那裡有防火女的眼眸。
薪王魯道斯對一切都是知情的,只是若是你沒有發現,他不會主動告訴你。
(不太清楚是不是只要不把眼眸給防火女然後對話就能觸發這段對話,LZ一周目並沒有這段對話)

這句話就有些耐人尋味了,往事令人懷念,完成任務的無火祭祀場,難道薪王魯道斯也曾經坐在那祭祀場裡?
防火女失去眼眸的原因魯道斯是知道的,這裡LZ唯一的疑問,就是撿到眼眸的那具屍體,是不是我們的防火女姐姐的屍體呢?根據魯道斯的話來看,這眼眸顯然就是屬於防火女的東西。
(這裡有一個不成熟的腦洞,防火女的眼眸描述中說這是初始防火女的眼眸,而魯道斯的話又讓LZ認為這眼眸就是防火女姐姐的眼眸,那麼死在種樓頂端,還有塔里那成堆的防火女的屍體,難道其實都是一個人?)


從這幾句話,我們得知,放逐者魯道斯本不是薪王,而防火女姐姐本來也不是防火女,兩個人似乎是本就認識的,而且我認為魯道斯成為薪王的契機就是防火女姐姐成為了防火女。
(看來官方給防火女姐姐找了個CP?)
魯道斯知道無火祭祀場的事,防火女知不知道LZ並找不到什麼有力證據,所以看不出來,但是失去眼眸的防火女甚至只會反復強調無火之灰的使命,所以我推測防火女應該是並不知情的。
接下來,薪王要給我們一些重要資訊,並且從話裡我們能得知薪王魯道斯在整個事件中的立場。







我們知道,魯道斯是掌握著煉成技術的,我們得到的BOSS魂就是由他煉成裝備,而這裡,他說他連防火女的靈魂都可以煉成,而且可以借此對防火女施加影響。
而當防火女失去了眼眸,或者說自己的意願後,防火女的一切思維和行動都是可以被薪王魯道斯操縱的。
魯道斯這個角色,身為薪王,沐浴在榮光下,恪守自己身為薪王傳火的使命。
在後期的對話裡我們也可以看出,魯道斯是自己選擇了傳火,選擇了成為薪王,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意願,如果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意願進行,那又怎麼能說是詛咒,是不自由呢?
所以整個祭祀場裡,只有薪王魯道斯,未被束縛,未被禁錮,或者說,沒有被詛咒。
5個被選中的薪王裡;
噬神者和他的教宗在玩弄罪業的火焰靜靜地等待深海世界。
(這裡LZ對這個永不熄滅的罪業火焰產生了疑問,混沌火焰已經熄滅,連初火都無法避免熄滅的命運,為什麼罪業火焰卻是永不熄滅的呢?還有何為深海世界,這個放在之後分析。)
巨人王回了老家罪業之都坐在王座上,等待自己的約定。
(和洋蔥哥的約定,也許就是當自己再度醒來卻不去傳火時希望洋蔥把自己殺掉完成傳火的使命吧。)
不死隊被深淵侵蝕,無暇顧及。
雙王子乾脆拒絕了成為薪王,等待火的時代終結。
只有放逐者魯道斯,選擇了傳火,選擇了接受命運,選擇了沐浴在榮光之下。5個薪王,4個逃走,而心系傳火的,僅有1人。
薪王不考慮品格,只考慮能力,灰心哥也為此吐槽過噬神者。而雖是矮子,我認為魯道斯卻是唯一有資格被稱作薪王的人。
也許放逐者這個稱呼所說的,其實是在這個大家幾乎都不想傳火的世界裡,魯道斯反而是個異類吧?
魯道斯為什麼要成為薪王,選擇傳火,為什麼稱滅火後的世界是離經叛道的世界?
因為魯道斯認為那是黑暗無盡延續,一成不變的世界,而魯道斯並不是防火女,他看不到那遙遠未來的一絲火星。
而且我們也知道在3的劇情裡,黑暗之魂1的主角必然是選擇了傳火結局,而一代代薪王傳承初火,延續火的時代,這似乎是早已定好的事,這才是這個世界運行的法則。
火要滅了,就需要薪王,薪王的職責,便是傳火。而滅火嘗試改變?那是萬萬不可的。


薪王魯道夫在你要轉身離開時,便會這樣告訴你。
而在你去過無火祭祀場之前,薪王魯道斯只會向你訴說使命的意義,例如五位薪王,都是為了傳火之類。
而當你觸及了祭祀場真相,他反而開始問你的意見了。
他知道你觸及了真相,要有自己的想法了。(換成遊戲裡來說就是你可以選結局了)
而薪王提醒你不要看輕防火女,有人分析成是防火女有陰謀的意思。
但我不這樣認為,從字裡行間我們看出,魯道斯和防火女的關係應該並不簡單,
他顯然希望事情的發展符合防火女的意願,當防火女全心全意進行傳火時,他向你訴說傳火的偉大。
而當防火女產生疑惑時,他便開始詢問你的意見,他知道,一切的決定權在你,你是被選中的無火之灰,你可以改變防火女的想法。
而當你將眼眸給予防火女後選擇希望無火的世界時,他會說我是根據自己的意願成為了薪王。
而你,也要遵循自己的意願,如果你要背叛(背叛傳火的使命),那就更該如此了。
魯道斯希望傳火,為傳火感到榮耀,但為什麼這裡卻顯得不那麼重視傳火重任,前後矛盾了呢?
所以我大膽推測,魯道斯比起傳火的使命,更在乎的是防火女的意願。(並不是真實的意願)
魯道斯知道防火女希望的是無火的世界,但他卻認為那是離經叛道,而成為了防火女失去了眼眸,被傳火的使命束縛,當時他應該是高興的,為此他成為了薪王,完成了傳火的使命。
但再次醒來後,魯道斯發現一切並沒有改變,他或許擺脫了束縛,獲得了自由,但防火女卻還是依照使命守護傳火,沒有任何改變。而防火女的使命就如同詛咒一般,將她束縛在這祭祀場、就如同老防火女所說,可憐的女孩。
魯道斯只能繼續恪守自己作為薪王的使命,因為防火女希望這樣。但當觸及了無火祭祀場的無火之灰出現,給事情帶來了轉機,魯道斯向你訴說往事,詢問你的意見,或許其實是在尋求著一絲改變的可能吧。
(片頭CG中巨人王從棺木中醒來,而且道具描述中巨人王是傳過一次火的,而對話也提到魯道斯很久以前便成為薪王,所以我認為應該是再次醒來)
這裡的不要看輕防火女,我認為是在說,防火女是一切的關鍵,火的世界是否還會繼續皆是取決於她。
另一方面體現了老薪王對防火女的關切。
她其實和你沒兩樣,都是被傳火給束縛住了。
這句話,看起來是在說防火女被傳火的詛咒束縛,但其實和你沒兩樣,這裡很有意思。
無火之灰的使命是傳火,無火之灰是被選中之人,這是我們一直被灌輸的理論,我們也信以為真。
高舉小環旗,抓回薪王,傳火或是滅火,亦或是變成不死人篡火。
但為什麼,我們要做這一切呢?我們真實的意願是什麼?
我們也被傳火的詛咒所束縛了。
我們無火之灰真正的願望是什麼呢?
成為傳火之人,束縛在詛咒中,在初始的火爐開始下一個輪回,沒有任何改變。
滅掉初火,迎來無火的世界,完成了防火女的心願,但只是希望滅火,我們又為什麼要抓回薪王,而不是像洛斯裡克王子一樣靜靜的等待無火的世界到來呢?而且,即使火的時代終結了,你又能得到什麼呢?
(滅火結局黑屏後防火女會說,灰燼大人,你仍然還能聽到我的聲音?)
篡火結局,你化身不死人,盜取火焰,迎來不死人的時代,但這是被變成不死人的你的選擇,而不是身為無火之灰的你。
所以個人認為,沒有獎盃的第四結局,才是真正的結局。
沒有名字,甚至無法成為柴薪,被詛咒的不死
但是,正是如此
灰燼才會追求殘火吧。
這個結局安排在滅火結局之後觸發
防火女選擇了背叛,選擇了滅火,遵循了自己的意願。
魯道斯也說過,若是你要背叛,就一定要遵循自己的意願啊。
所以,你遵循了無火之灰的願望,盜取了殘火。
也許這並不是個好結局?但是你最終脫離了束縛,做出了只屬於自己的選擇。
而上面這段臺詞,則是老防火女(聽聲音判斷)說的,無火的祭祀場,只餘一人,這人便是老防火女。
老防火女為什麼說了這些?也許我們可以推斷出祭祀場並沒有消失,你的祭祀場也變成了無火的祭祀場一般,空無一人。也許這個祭祀場也完成了任務,空餘螺旋劍殘片,開始了下一個輪回。
但那又與你有什麼關係呢?最終,你擺脫了束縛,得到了自由。
你是如此,英雄古達,何嘗不是如此呢?或許,下一個無火之灰面對的,就是手捧殘火的你呢。

宮崎老賊為什麼不給這個結局獎盃呢?
我想大概是你遵循意願,完成了你的,屬於無火之灰的願望,才是最大的獎勵吧。
即使沒有獎盃,得到了這段劇情,才是對我最大的獎勵呢?

第一個片段就算是到此為止了吧,講述了祭祀場,英雄古達,祭祀場的NPC們的故事,和LZ對結局的理解。
傳火結局,最為偉光正,卻是毫無改變。
滅火結局,卻有遙遠未來的一絲火星,也並不能改變什麼。
篡火結局,不死人的時代來了,也許卡斯大蛇的目標終於達成了?
但我認為,盜火結局,才是最符合主角這個無火之灰的結局。
傳火,拯救的是別人的世界
滅火,毀滅的是別人的世界
篡火,創造的是別人的世界
只有盜火,才得到了屬於無火之灰的世界

————————————————————————————
LZ下一篇估計要明天才能整理好了,下一篇預定講一講教宗或者講一講洛斯裡克的故事,大家想聽啥?


下一大章劇情還沒想好,容LZ先來談談開場CG和之前有關的部分來水經驗
洛斯裡克,這個地方圍繞著整個故事的發展,你從洛斯裡克出發,最終回到洛斯裡克進行傳火偉業。
轉瞬即逝的土地,薪王輾轉彙集,而在遊戲中我們也能看出,一代的太陽王城,尤姆的罪業之都,無數的薪王選擇在這片土地傳火,我們也能知道,原初的火爐就在這裡。
王意味著統治,而成為薪王,則代表權力轉瞬即逝,這似乎意味著當你成為了薪王,最終都會像葛溫大王一樣,不可避免的燒幹自己,成為了活屍。
而朝聖者發現了古語的真相,王中將離開王位呢?是否說明了薪王的不可持續性,當一個薪王完成了傳火的使命後,他便失去了王位。
這片洛斯裡克既然是薪王的故鄉,那麼大概是說明了傳火之地都是像羅蘭德一樣,是時間停滯之地吧。

CG中,我們可以看到,祭祀場的鐘塔鐘聲想起,從墓穴中喚醒舊日的薪王。
如果CG裡的old word指的就是這裡的話,那麼當火將要熄滅,鐘聲響起,薪王便會復活。
一切像極了黑魂1我們主角的行動,那是不是我們敲響了大鐘無意間復活了葛溫大王呢?
當火的延續受到威脅時,鐘聲自會想起。
而這次喚醒的卻是古老的薪王,甚至曾經傳過火的薪王們。
輪回開始了。5個薪王,4個鏡頭,爬出棺槨的爛泥,蘇醒的不死隊,同樣從棺材中醒來的巨人王尤姆。
而此時按照時間線來說,只有雙王子才是在本次傳火中第一次成為薪王,那麼他們自然不會被鐘聲所喚醒了。
問題來了,第一個鏡頭所在的位置,恰好是古達的棺槨,這是否證實了,英雄古達也曾是薪王呢?
那麼這裡就可能印證了樓上的lankTOO與我討論的猜想,古達也許就是魯道斯。
如果古達只是歷代薪王中的一位,那為什麼他的棺槨出現在CG中,而放逐者魯道斯卻沒有任何資訊呢?
“I might be small,but I will die a colossus"
我也許現在很小,但我將會死的像個巨人,像個英雄,或者說,這句話實際上是魯道斯在強調,自己對傳火一事的重要性。而我們知道will,是將要,將要死去,而在你殺死英雄古達後,這段臺詞似乎就不再出現了(LZ目前沒有見到過)。那是否說明魯道斯此時完成了自己作為古達的使命,用死改變了傳火的進程。
如果事實確實如此,那麼古達未能完成的任務是傳火這件事可能性就進一步提高了。
魯道斯對傳火高漲的熱情,可能恰好是為了彌補自己未能完成的使命?


CG中防火女姐姐的眼罩,中間的黑色漩渦有人說是深淵的象徵。
但在遊戲中我們可以看出隆道爾的不死人一派才是繼承了深淵或者說深淵大蛇的意志。
那麼這個王冠(眼罩)中的黑暗螺旋代表了什麼就有些讓人捉摸不透了。
而從遊戲的劇情中,我們可以看出防火女可以說是一直站在我們這邊的,連決定世界走向的大事聽取的都是我們的意見。
CG中,防火女戴上這頂王冠時,是身著白袍的,就如同我們在流程中救回的白教聖女。
遊戲中的防火女服裝卻是黑色的,那麼讓防火女喜歡上黑暗,接觸了黑暗的,必定是這頂王冠。
這個王冠中的漩渦個人感覺與我們擊敗咒縛大叔後得到的冶煉爐的圖示有幾分相似。
而中間的漩渦,也許就是魯道斯施展煉成技藝的媒介。
那我們大膽的猜測,這個王冠,會不會是薪王魯道斯在成為薪王前,給了還未成為防火女。
想必這頂王冠是看透防火女本質的關鍵道具,戴上這頂王冠後,防火女便成了防火女。
而無數防火女的屍體,哪怕衣著一樣,卻沒有同樣的王冠,說明了這件道具是獨一無二的。

回到臺詞,王終將捨棄王座。
看起來是在說劇情中拋棄了王座的4位薪王,但其實我認為這是在說,
選出薪王,傳火續命,這種做法,治標不治本。
沒有任何一個薪王能永遠在王座上燃燒自己,延續火的時代。
除非,是我們的主角?
而這代我們主角的身份非常特殊,熄滅者,無火之灰,“unkindled”。這次我們的主角並不是不死人。
而這個特殊的身份我認為恰恰決定了主角的結局。
無火之灰的使命便是將薪王帶回王座傳火,而我們需要帶回的,並不是薪王本身,而是王的柴薪,或者說,薪王的靈魂。
我們本身是沒有資格作為柴薪去燃燒自己傳承初火的,而在最終BOSS戰之前的CG我們也看到是防火女彙集了5大薪王的火焰裝進了我們的身體。我們才得到了傳火的資格。
但,沒有王者能永遠坐在王位上,當5位薪王的靈魂燒盡後,我們又會剩下什麼呢?
開頭我們的主角被鐘聲喚醒,似乎可以說明我們的主角過去也曾是薪王,那麼主角顯然沒有受到傳火後燃盡靈魂所帶來的變成活屍的詛咒。(我們也許可以認定尤姆成為了活屍)那為什麼我們是灰,是熄滅之人,沒有資格成為柴薪,卻是被選中之人呢?這一切是否說明了如果薪王完全燃燒自己之後,應該是我們主角的樣子,而從葛溫大王的傳火後開始的無數薪王並沒能成功的燃盡自己,他們是不完全燃燒的薪王,殘存了一絲價值。而我們,則是被完全燃燒的薪王。
這也許解釋了為什麼我們可以將這些燒過一次的薪王再燒一次
我們的目的是將捨棄王位的薪王找回來,抽出他們的靈魂,然後再燃燒我們自己。實現新的傳火。
在你找防火女姐姐升級的時候,防火女會唱起一首歌,歌詞大概就是:
將靈魂從他們的容器中抽出
彰顯他們的不平等
通過火焰闡釋
深埋在我的體內
回歸到火焰無法觸及的黑暗
讓他們選擇新的主人
填滿灰燼
將他們賦予新的形態
在我們升級的時候,防火女也會說,請觸及她體內的黑暗,而這黑暗,我認為並非深淵。
這是防火女將靈魂的力量賦予你這無火之灰的方法。
那麼也許,喚醒無火之灰,讓你找回薪王的本質目的,或許與二代中讓你戰勝四個巨物一樣,是讓你帶回足夠的靈魂來填滿自己?
未燃者將會崛起,薪王捨棄了職責,這個重擔自然落到了未燃者身上。
而你作為被選中的無火之灰,本身不能燃燒,即便你傳火,燃燒的也是你通過防火女獲得的靈魂。靈魂被賦予了新的形態,選擇了新的主人。
防火女一開始也說了,她會照看營火,也會照看你,即使你是“毫無價值”的無火之灰。
主角可不是什麼沒有價值的灰燼,而恰恰是決定了這個世界走向的關鍵。


被詛咒的,連名字都失去的,不能死去的可悲的人,就是我們主角的設定。
而此“不死人”非彼“不死人”,你並非受到黑暗之環的詛咒而不死,而是因為你是無火之灰才不死。
一代的主角是被黑暗之環詛咒的不死人,可以成為薪王,傳承火焰。
這次我們的主角或許曾為薪王,也曾經燃燒自己進行傳火,但我們卻產生了一些改變,我們成為了無法成為柴薪的灰燼。這看似詛咒,其實何嘗不是一種解脫?
曾為薪王的我們,逃離了輪回,沒有成為喪失理智的活屍,沒有成為被深淵纏繞的不死人,不必像王座上的幾位王的殘渣一樣再次為了傳承火焰而燃燒自己最後的價值。我們成了一個擁有自己的意志,一種近乎不朽的存在。
(遊戲中似乎並未提及無火之灰會因為某種原因失去理性或是死亡,至於無火之灰復活的原理我目前還沒有想明白,或許可以認為這是被鐘聲喚醒的灰燼的命運?)
我們不會死,也不會失去理智,我們沒有成為柴薪的資格,卻能接納靈魂,傳承初火。
那麼,成為那個不斷接納靈魂,永遠不會捨棄王座的薪王,是不是就是我們的使命呢。
或者說,是薪王魯道斯所期望的結局。
喚醒無火之灰,嘗試進行永不終結的傳火,或許正是那渴望傳火的小小薪王,最後一搏。
(此時背景中被主角拖拽的屍體,根據模糊的輪廓和接下來的手部特寫,例如殘存的像繃帶一樣的物體,我大膽的推測被你拽著的正是防火女的屍體)

仔細觀察手上的帶子,我認為可以間接確定這是防火女

這裡我們就要說一說關鍵道具,餘火
無火的餘灰被鐘聲喚醒,開始自己的旅程。
而我們旅行的目的是什麼?
傳承初火?拯救世界?這是我們被灌輸的目的。
黑魂一和二的主角,被不死人的詛咒困擾,甚至可以說是不得不踏上旅途。
而我們身為無火之灰,並沒有類似的需求,那指引我們冒險的是什麼呢?
正是餘火,embers,當我們擊敗一個個BOSS之後,為什麼會強制進入餘燼狀態?
因為我們奪得了餘燼啊,吸引我們的正是英雄們的余火。
這一次的主角不會因為死亡而受到debuff,而只會因為獲得餘火得到血條增長。
余火能成為無火之灰的力量,所以傳火拼不需要全新的薪王,只需要我們無火之灰去奪取那些曾為薪王之人的餘火,獲得足夠的力量用來傳火。
而當力量燃盡之時,我們便可從火爐離開,自發的尋找餘火,再次回來燃燒自己。
我們由此便成為了永不離開王位的薪王,而我認為一路促使一切達成的,正是薪王魯道斯。
但當你對傳火存疑之時,魯道斯便不會再勉強你,而是要你遵循意願,也可以知道這是他的最後一搏。
成則傳火,不成則滅。
畢竟一個不期望火存續的灰燼怎麼能成為永不離開王位的薪王呢?
可惜主角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期。

CG中的主角身穿傳火套裝,似乎也是在暗示著我們曾經是薪王,曾經經歷過傳火,接觸過火的本質。
空中的灰燼飄落,落在主角這個無火之灰的身上,暗示著未來是灰燼的時代。
既然無火之灰的本質就是尋求餘燼,那我們作為無火之灰的一切行為,都可以用過這個原動力來解釋。
那麼我們斬薪王,奪靈魂,來到原初之火,目的就不言而喻了。
而結合剛剛拖拽著防火女的鏡頭,我認為這正是在暗示我們結局,我們的目的,是得到原初之火的餘火。

為什麼你選擇盜取火焰的時候,防火女看起來像是要護住火焰呢?
我認為因為只有防火女才能被徹底熄滅火焰,達成無火的黑暗世界,等待遙遠的黑暗未來中那一點火星再次燃起這個世界。但這歸根結底,根本沒有改變什麼。未來的初火仍會熄滅,世界又將陷入傳火與滅火的輪回。
而我們促使這個世界做出了改變。
而我們接下來看盜火結局的臺詞。



Namless acursed undead, unfit even to be cinder.
And so it is,
that ash seeketh embers.
這裡恰好重複了開頭描述我們的臺詞
無名無姓,遭受了不死的“詛咒”無法成為柴薪的我
正是如此,我才會追尋那原初之火的餘火吧。
而我們也知道,餘火是我們無火之灰力量的來源,奪得餘火便是得到了力量。
我們奪走了薪王以及各種強者的餘火,甚至奪走了原初之火的餘火。
火既沒有被傳承,也沒能熄滅,而是成為了餘火,在我們的體內燃燒。
成為了灰燼之王力量的源泉,因為我覺得,恐怕這個結局
恰恰是開啟了屬於我們無火之灰自己的時代吧。
或許封面上的主角,左手正是捏碎了原初之火的餘火呢。

(機智的水了一堆經驗)

LZ最近趕上了大考加裝修,事情很多,所以有些托更了
不過一天沒上就看到有95條回復也是感受到了大家的熱情
大家的回復容LZ慢慢看完,下一步,LZ準備說說無名王者,也就是太陽長子的故事

LZ這幾天的生活環境,顯示器連接線還找不到了…拖更許久,抱歉

既然我們接下來要說的是無名王者的故事,想必大家都已經看出了無名王者便是一代中失蹤的太陽長子,同時也是獵龍戰神。
不過在細說這段劇情之前,我們先來說說黑魂1,2,3的聯繫問題。
很多人認為魂3是魂1的正統續作,而2要麼被踢出作品序列,要麼就被視為外傳。
但3中充斥著大量2代中的物品和劇情後續,也可以讓我們看出如果按時間順序排序,那麼魂1,魂2,魂3這個順序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劇情裡出現的林德盾,龍騎士弓,銀貓戒指和渴望盾等我們就可以得知2的劇情發生在3之前,想必玩過2的玩家一定不會忘記貓神吧?而且在去往罪業之都的路上我們還可以遇到2代DLC中的NPC亞瓦。

關於太陽長子這條劇情線,LZ認為很多地方與黑魂1產生了某種時間線上的衝突,涉及到了龍信仰,神權隕落等問題,許多時候可能涉及LZ本人的腦洞。
在很多劇情分析中,認為太陽長子是因為向凡人分享神力才會遭到放逐,然而這並不是真正的原因,而太陽長子也並非被放逐,而是自己選擇了離開。他的一切都被抹消則是因為他做的事太過於離經叛道。身為獵龍戰神的他,選擇了與龍為伍。
在黑暗之魂1的DLC中出現的BOSS獨眼黑龍喀拉彌特似乎是正史中唯一倖存的不朽古龍,而灰燼湖的石頭龍以及貪食魔龍,黑暗之魂2的DLC中沉睡的罪龍似乎均是古龍的後裔·(LZ沒有玩過黑魂2的DLC,如果罪龍是不朽古龍,希望指出)。安迪爾的人造古龍是一種特例,而一代中的紅色飛龍,這次洛斯裡克王城一開始向我們噴火的飛龍和大量飛龍的屍體,以及古老飛龍這個BOSS等諸多古龍的後裔出現在遊戲中。而到了這一代,龍的家族繼續壯大,沉睡的古龍和風暴龍都是首次出現。
那麼接下來,我們來說說古老的龍信仰。

彼海姆的龍學院是諸多魔法師的第二故鄉,世間的魔法師似乎大多出自龍學院。
從遊戲中彼海姆的小帥哥送給我們的龍徽戒指就可以看出,對龍的信仰在彼海姆非常嚴重。
而龍學院的魔法的本質是什麼?我認為就是彼海姆用靈魂的力量通過自己的方式對古龍威能的再現。



魔法起源與龍。蛇人是古龍的一種後裔,也對魔法深有造詣。
偉大的大帽子羅根也是通過白龍希斯完成了結晶魔法。
魔法使用者希望自己能像古龍一樣強大,但並不是希望自身變成古龍。
而這裡,樓主認為看起來強大的靈魂槍系列並不能稱為魔法,古代王國烏拉席路的光魔法才是真正的魔法。

發出光芒是性質單純的魔法,可見最簡單的魔法便是讓周圍亮起來這麼簡單。
雖然在過去的劇情分析中指出烏拉席路的魔法只能輔助生活而不重視戰鬥,但是往往忽略了一點。不管是龍學院的靈魂魔法,大帽子羅根的結晶魔法,還是幽邃教堂的黑暗靈魂魔法,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色。這些魔法只能用於戰鬥,總結下來就是發射各種球,塊,槍去攻擊和變為盾牌來防禦,而以龍學院的靈魂魔法為首的各路魔法不說不重視生活輔助,而是完全沒有對生活的輔助能力。為什麼?因為龍學院之流的戲法本質上來說只是利用靈魂的力量作為攻與防的手段,所以即使是發出光芒照明這麼簡單的事也做不到。
而烏拉席路的魔法則是完全由人類自己發現,甚至可以扭曲世界的基本法則。
所以我要說,即使被說成不擅長戰鬥,但烏拉席路也比龍學院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
(想必看過王老菊視頻的大家對隱身魔法都印象深刻吧?這就是烏拉席路的魔法)

簡單的一個修理魔法,光就是時間,我們用來修理武器的道具也叫修理光粉。
所以烏拉席路人用來修東西的魔法並沒有修好物品本身,而是倒轉物品的時間到它尚未損害的時候,從這裡我們也能看出烏拉席路魔法的強大吧。這還僅僅只是幾個流傳下來的魔法。
言歸正傳,我們可以看出,龍學院有龍信仰,但其本身信仰的是龍的力量而非龍本身。
魔法師渴望擁有龍的姿態,但並不是肉身渴望成為龍。
這是存在于法師間的龍信仰。

而另一種龍的信仰,則是戰士的龍信仰。
這點我們從龍血騎士團的一系列事蹟中裡能夠看出。
龍血騎士是約亞率領的騎士,攻入了聖壁之都企圖得到沉睡的罪龍的龍血之力。
其結果當然是並沒有成功,而是被猛毒所害。



龍信仰可以抓到戰士的心,是因為戰士渴望強大。
而英雄約亞和他的龍血騎士團則更甚,把龍血視為一種能強化自己的道具。這是黑暗之魂2中DLC裡講述的的故事,進一步確定了三部作品的連續性。有趣的是遊戲中我們可以在妖王身後有蛇人的庭院和古龍之頂見到龍血騎士的屍體和活著的騎士,而我們獲得的裝備中刪除了關於約亞的各種描述。但是通過提取資料,卻能得到道具約亞的戒指,這裡不知宮崎老賊是什麼用意,或許DLC中將會重述龍血信仰的故事。
通過這個故事,我們知道了戰士也有龍的信仰,但戰士比法師更甚,大帽子羅根通過白龍研究魔法,而英雄約亞渴求龍血之力的辦法則是直接嘗試屠龍。可見戰士的龍信仰僅限於龍對自己力量的加強而對龍本身毫無敬畏。
畢竟從古至今,每個戰士都會以屠龍的事蹟作為自己最高榮譽的象徵吧。

而最後一種則是最為直接的,渴望肉身化龍,將自身變為龍的古龍信仰。
在黑暗之魂1中,我們就可以通過古龍契約,得到龍頭石和龍體石從而達到變成小龍人的效果,使用龍吼和龍爪。
遊戲中我們可以在一個破損的小龍人身上得到龍頭石,而這個小龍人,便是化龍成功的。身體化作了古龍,他和周圍的騎士的獨特姿勢,便是前往古龍之頂的關鍵。

宿有不朽古龍力量的石塊是成為龍的載體,而龍的信仰則是源遠流長。
但卻也是異端,既然人們聽慣了獵龍的傳說,那麼想要成為古龍的人必為異端。
在我們擊殺渴望龍子的妖王和他身後的一群蛇人之後,我們可以在一個龍血騎士的身上學習到前往古龍之頂的姿勢。
人們踏上古龍之道,是試圖獲得龍身進而獲得不朽的過程。
當你來到滿是蛇人的古龍之頂,戰勝了古老飛龍之後,你並沒有得到古老飛龍的靈魂,而是一塊龍體石。

接著你就被傳送到了某個建築內,而這裡,便是戰士冥想而看到的古龍之頂。
而這巨鐘的響聲,想必經過流程的大家也都知道,便是用來召喚太陽長子的鐘聲。
而龍體石和龍頭石,我認為是一種劣化的古龍之路,終究只能使人變成小龍人,而古龍之頂無數做著古龍之道的姿勢而一動不動的龍人似乎告訴我們,所謂的古龍之道達到的不朽就是如此的東西。
但遠方傳來的巨鐘的響聲,便是呼喚太陽長子的鐘聲。
可是問題來了,描述中我們得知太陽長子與古龍為友,叛離了諸神。
那這呼喚太陽長子的鐘聲為何會招來死亡?
欲踏上古龍之道者,勿敲響大鐘。
大鐘敲響後,將無人能倖存。
太陽長子在古龍之頂的職責為何?他和風暴了在與誰而戰?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