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靈魂 3 劇情背景故事詳解

4 五月

廣告

作者:羽狑

來源:黑暗之魂3吧

 

關於本代各個地方劇情的整理與部分分析,基本都是一家之言,由於想到哪寫到哪,所以可能有重複錯漏的地方。

並且猜測居多,各位可隨意指正與猜測。

黑暗之魂3的主線劇情其實並不複雜,無非就是被喚醒的灰燼把那些不願意繼續傳火的薪王們抓回來燒掉,最後灰燼做出不同選擇的故事。

然而想必更多人關心的是羅德蘭在這漫長的時間裡究竟發生了什麼。而這些都被隱藏在各種描述的角落。

就以詞條的方式簡單整理吧

亞斯特拉

一個典型的封建國家,歷史悠久,已滅亡。滅亡原因不明,也許滅亡于霸王的討伐,也許是普通的王朝更替,也許和龍有關,又或者滅亡於活屍氾濫。

但是這個國家留下的痕跡無處不在,無論是各種武器還是鎧甲,無不表明亞斯特拉光輝的過去。

鐵匠安德列,一代表明來自亞斯特拉,應該是為傳火場所俘虜的人物之一,束於傳火場。

安裡自稱來自亞斯特拉,穿著也是上騎套,與亞斯特拉淵源匪淺,其劍的描述也表明了身份不一般。

在某些地方能看到外逃的亞斯特拉騎士遺留的各種物品,想必當年亞斯特拉遭遇的肯定不是一般的危機。

彼海姆龍學院

其實彼海姆僅僅只是個地名,而且與二代多蘭古雷格密切相關。但是龍學院又是一碼事了。

彼海姆這個地方真正的核心應該是龍學院,被稱為彼海姆的時期也許僅僅是龍學院掌控這個地區最有代表性的時期。而龍學院也不僅僅只是個魔法學院。也是個政治團體。

雖然名為學院,但是對於魔法知識極為吝嗇,彼海姆的工匠和密探除了爛大街可以的靈魂箭外,只能夠學習到相應的專業技能。高深的魔法知識一律不傳授,歐貝克也正是因此逃離了學院。

這代的密探法術是控制墜落與無聲的結合體,其描述也表明了龍學院培養出來的各種專項人材是會出售給各國的。龍學院毫無疑問的影響著各種暗地裡的交易。

龍學院的上層恐怕是一群老朽的權力欲旺盛的傢伙,當你的法術能力與天賦顯得尤為突出時反而會被排擠出學院。這恐怕也是大帽子羅根離開學院的緣由之一。

大帽子羅根遺留的法術分為兩派,一派是大書庫的結晶老者,一派則是罪都的宮廷魔法師。雖然結晶老者戴著大帽子,不過宮廷法師會的結晶法術看起來更多,而且卷軸也叫羅根卷軸。

五河平原

只有臉型選擇會提到,普通臉型。也許是普通人類地域。

大沼

咒術傳承之地,從來沒有什麼國家,想來也不會有什麼國家對征服滿是咒術師的沼澤有興趣。所以就這樣延續下來了。

人物有大沼的柯什麼斯,咒術師,沒什麼特別劇情。為了追求咒術而來。

東國

資訊不明,各種打刀居合刀型制的來源,相關物品有木紋戒指,東國套,黑影套,僅此而已。只存在背景的國家。

卡塔利納

洋蔥之國,盛產天然呆,瞌睡蟲和樂天派。三代出生於此的僅僅只有不死人傑克一人,而傑克本人和尤姆同一年代。所以這個國家是否依然存在不得而知。

不過考慮到一代就有了諸國最出色的鍛造技藝,說不定進行工業革命邁入工業時代也說不定。

卡塔利納騎士勇敢而正直,穿著洋蔥式的重甲使用巨劍拍翻敵人,魂系列中純正的好人,可惜結局都比較悲涼。

傑克不知道做了什麼才讓不吃不喝不拉的不死人感到酒的美味,恐怕只有卡塔利納的人才有在不死人宿命下還有閒心研究這個。

隆德爾

前身小隆德,深淵勢力大本營。具體不明。

不過單就表現來看應該是遊魂大本營。最終目的是選出活屍之王。領袖是尤利婭三姐妹,最後篡火結局cg另外兩人才會出現。

候選者有主角和安裡,以及不知道的誰。在主角不執行婚禮的情況下,安裡會和另一個人結婚。最有可能的應該是隆德爾的白影。

隆德爾的白影,應該是法師歐貝克。和尤利婭對話會建議殺掉他,拿到骨灰後會在尤利婭那裡拿到白影的武器。看起來最終還是對魔法的渴求超過了一切。

卡利姆

可以說是這代形象逆轉最大的國家。

首先看看一代裡卡利姆的形象,出身自卡利姆的基本不是好人。殺掉防火女的羅德里克,罪業女神的牧師。羅德里克的形象不用多說,牧師雖然是罪業女神的牧師但是明顯不是什麼守序善良的傢伙,這貨提供的相關服務只有贖罪和控訴,控訴還會嘲諷你。而處理罪人的是另外一批人。

再看看一代各種來自卡利姆物品的描述,黑魔法氾濫,卡利姆的統治者熱衷於用人類製作各種東西。單就一代來看,卡利姆是個卑鄙骯髒,可怕的國家。

但是三代出現的卡利姆角色成功扭轉了這一形象。

大錘哥和無名指表現的一開始看起來不是什麼好人,但是到後面會發現一個是傲嬌一個人莫名的堅持。雖然我不知道獻個舌頭怎麼就玷污她了,黃指頭都變蛆了難道沒獻過?還是說整形和獻祭契約另算?而且特麼是你慫恿我們侍奉羅莎莉亞的,最後搞得我像是惡人。

然後有關卡利姆的信仰,一代能夠確認的只有罪業女神寵愛的女神菲娜。而三代則是白教,而且和一代裡白教信仰主神洛伊德不同,卡利姆目前看來最核心的信仰是淚神誇特和她的僕從摩恩。順帶洛伊德的信仰應該早就不復存在了。

從卡利姆的聖女劇情來看,防火女幾乎可以確定是因白教所誕生的。

卡利姆的騎士一生只侍奉一位聖女,而他們也會在聖女被玷污之後殺掉她。這是大錘伊果和聖女的約定,不過相對的無名指又憑什麼是重生之母的騎士,還是說這種侍奉可以是騎士單方面認為的。而一代金閃閃又是憑什麼在第二個鐘響後認為聖女不潔了?

雖然從呻吟盾來看,卡利姆依然流傳著製造那種莫名的東西的技術。顯然現在的卡利姆是可以找到閃光點的。

薄幕之國

新勢力。

能夠遇到的出身這個國家的應該只有希裡斯祖孫兩個,具體劇情不多描述,國家特點語焉不詳。但是可以確定的是這個國家是目前看來唯一抱有純正暗月信仰的國家,而青教雖然和暗月之劍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但是並不純正,青之守護者也僅僅是暗月契約的一個外型而已。

比如薄暮護符和暗月護符造型一致,希裡斯會使用暗月之劍附魔以及暗月禮儀。不過現任暗月騎士團長表示主角是唯一的暗月騎士,在薄暮之國留下影響的某位暗月祭司應該是在偽娘擔任團長時期活躍的。

順帶沒有藍眼珠的暗月真是鹹魚,不能討伐敵人還不如叫暗月之盾。

法蘭要塞

不死隊的駐地,應當是建立在黑森林遺址上,狼血也是由此而來。能夠找到烏拉習露和黑森林時期遺留的代表性物品。

法蘭的街舞(劍術),以靈巧迅猛為特點,應該演化自狼劍術。

A大粉絲團自稱深淵監視者,一但發現深淵的痕跡必然將其消滅,甚至為此滅亡一個國家也在所不惜。

這段描述裡這個被不死隊滅亡的苦逼國家其實很容易想到,就是卡薩斯。而不死隊後面就是卡薩斯的地下墓地。具體在之後卡薩斯分析,這裡先討論法蘭要塞。

首先是法蘭要塞附近生活的傢伙們,活祭品之路和磔罰森林算是給幽邃教堂服務的路線可以忽略不論。真正算是法蘭要塞範圍的應該從兩個守衛者開始。

這兩個通常摔死的守衛是流浪者,可能和頹廢哥一樣是逃離了法蘭,但是他們選擇作為法蘭守衛阻擋一切靠近要塞的人。而他們的套裝看起來也像為了毒沼澤環境特化過的。

順帶個人以為說不定法蘭的毒池是當年病村毒液上浮了,森林環境惡劣了所以蘑菇們滅族了23333

法蘭周邊生存的族群以咕嚕為主,還有少量鴉人。鴉人和繪畫世界有些關係,但不明了,而為什麼出現在法蘭附近又是一個問題。但是鴉人和不死隊關聯不大,先不提。

而咕嚕,也就是洗頭哥一族,就比較有趣了。他們看起來很像當年烏拉習露被深淵影響的居民,但是從藥丸的描述和一些行動來看,他們現在是為不死隊服務的僕從。

這點也可以從不死隊門口兩個吸魂鬼證明,吸魂鬼是再明顯不過的深淵勢力,而咕嚕們結隊守在不死隊門口阻止吸魂鬼靠近不死隊與不死隊所看守的東西。而吸魂鬼要接近什麼也是不言而喻的。

不死隊的盟友除了這些僕從以外,還有結晶老者。結晶老者幾兄弟原本應該在大書庫,不過其中一個與不死隊達成同盟,修改並傳授了法蘭魔法。雖然法蘭魔法在劇情中除了海澤爾沒人用……

說到海澤爾,在法蘭快箭的描述上。結晶老者研究了這個魔法並交於輔祭長,以他女兒海澤爾命名。看起來海澤爾應該是結晶老頭的女兒,不過後面又有個拿結晶刺劍的結晶的女兒,所以有人認為海澤爾不是……那麼就可能是輔祭長的女兒咯?不過不死隊的僕從和祭司可能是什麼玩意……看起來海澤爾迷戀整容的理由明確了。

這代海澤爾掉落的黃王頭冠不在像以前一樣來歷語焉不詳,就欽定是模仿蘑菇一族的造型。而在沼澤找到的黃金卷軸則是和來自龍學院的靈魂系列完全不同的魔法體系,以光為主的魔法,而在魔法修理的描述中表明這種魔法更進一步的可能性。不過烏拉習露早就滅亡,也就剩下這麼些東西了。

而法蘭的核心,不死隊。在火近消失時終於自身內部也開始被深淵侵蝕,畢竟是當年A大也免不了的事。

灰燼完成入隊儀式直面不死隊,應該是隊長的角色則在危機中做出禮儀。但是戰鬥看起來依然是很沒邏輯的事。但是想到灰燼的使命就很簡單了。

作為逃走的薪王,不可能就這麼甘心。作為不死隊要給予試煉者考驗。灰燼要完成使命,必定需要進一步探索前往地下墓地,深淵監視者要消滅一切敢於探索深淵的人。

所以灰燼必須戰勝不死隊,只能戰勝不死隊。

逃脫者霍克武德,原不死隊成員,和他的一個朋友逃離了法蘭。朋友墓碑在火祭場,前有把大狼劍。隨機出現他會在墓碑前說些薪王使命的話題。最終為了成為龍為灰燼所殺,可是為什麼要成為龍才能直面作為不死隊的過去。成為龍是為了拯救不死隊還是對抗深淵。這些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卡薩斯

新勢力,霸王沃尼爾統治的國家。特徵武器是曲刃。

沃尼爾滅掉了諸國,只留下自己頭頂的王冠,並獲得了霸王之名。

不過在這裡討論一點,黑魂背景類歐洲中世紀,國家的大小並不是我國傳統特色觀念中大一統的龐大國家,所以有各種零零碎碎的小國,再加上日本戰國歷史什麼的,所以這個掃蕩諸國和始皇橫掃六合比起來。在地域和人口大小上有些什麼水分就顯而易見了。而且打敗諸國也未必能夠統治諸國,多半還是分封制。

卡薩斯是善於使用咒術的國家,獨特的戰鬥用咒術想必也是他們戰鬥力高的緣由之一。

沃尼爾在成就霸王之名後又有了個新理想,成為最後的死者。最初的死者尼特,將王魂的絕大部分力量投入了死亡之中,然後一代被剁了,部分力量可能在噬神者那裡。

那麼這個沃尼爾窺探所謂“最後的死者”之名,多半是要把死亡之力據為己有。很明顯他完成了一部分,興建墓地以及製造各種卡薩斯骷髏。但是他做錯了一步,接觸了深淵。並由此研發了守墓人咒術書裡面的咒術。

於是不死隊來了。

卡薩斯彎刀舞步雖然好看,可惜還是跳不過法蘭街舞團。

於是卡薩斯被滅國了,沃尼爾本人也幾乎被深淵拖進去。靠著某個神奇手鐲和法術僵持著。

卡薩斯地下墓地和法蘭要塞究竟誰先誰後,並沒有得到確切的描述。但是不死隊毫無疑問是在看守著地下墓地,確切的說是接觸深淵的卡薩斯。

幽邃教堂與幽邃教團

噬神者的信徒們,守衛噬神者的棺木。一群雜魚,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持有有沙力萬授予出色人材的進入伊魯習爾的人偶。

一位大主教守衛棺木,一個侍奉重生之母,最後一個死在了儲水槽。天知道一個大主教怎麼死在這種地方。

雖說信仰噬神者,其實使用的是魔法。法杖有將信仰化為魔法威力的能力。

幽邃教團的影響力應該包含從不死聚落到活祭品之路一線,導師帶領村民肢解掉人類或者押送人類前往教堂作為祭品。但是還有少部分居民崇拜剩蛋樹。

埃德爾裡奇,也可叫做長者巫女。當然性別不明,一開始翻譯做深淵聖者,後來又叫幽邃聖者。片頭cg看起來就是一灘軟乎乎的黑泥沒有固定形態,估計那個時候是裝在棺木中的形態,後來吃了偽娘並以偽娘的形象為主體出現。

霍拉斯的身份描述翻譯有問題,可能是從噬神者口中唯二逃脫者之一,至於另一個人是不是安裡,存疑。霍拉斯的鎧甲來源於殺死某個處刑人,在幽邃教堂墓園可以找到處刑人武器。霍拉斯當年可能是自幽邃教堂逃出。持盾為林德盾,可能與林德聖院有關聯。

但是幽邃教團並看不出和深淵有什麼明顯聯繫,不然早就被不死隊踏平了吧。

煙熏湖和惡魔遺跡

沒什麼,算是情懷之地。

白蜘蛛的屍體和克拉娜師父的屍體。

能找到一代蛋人獨有咒術。

滿地的惡魔屍體和藏著的黑騎士,還有咕嚕。

這裡活著的惡魔就剩下個不知道哪來的老王。

相較一代惡魔遺跡地形變化很大,滿地屍體大概是被討伐過。反正惡魔基本滅種了。

煙熏湖的沙蟲是被卡薩斯討伐時掉下來的,估計巨大的連弩也是卡薩斯找巨人來修的。考慮到沃尼爾龐大的骨架,說不定和巨人有些關係。至於為什麼沙蟲會有獵龍奇跡和不死人遺骨,也許是某個倒楣鬼吧。

咕嚕也許是被侵蝕的卡薩斯居民?

情懷之地,說真的沒什麼有意義的劇情。

冷冽谷的伊魯席爾

伊魯席爾永在月邊,伊魯席爾永是家鄉。

很明確,伊魯席爾是月之信仰的根據地。根據人偶描述,沙力萬會給人材進入的憑證,而落在幽邃教團的手上恐怕也是和噬神者合作的證明。

不過冷冽穀的入口和卡薩斯墓地連在一起明顯是不合理的,你能想像某個被授予了人偶的優秀人材要來報到得打過不死隊然後打贏沃尼爾嗎?

所以卡薩斯墓地出來的地方不是正路,魂系列主角從來也走不了正路。只能說是恰好和冷冽谷連在一起了,而冷冽穀的橋另一端是無法通過的,這也許才是正路。而且什麼希裡斯,克雷頓,白影,亞瓦,黑手,這些傢伙怎麼進去的。就算有些人路線是重合的,也不可能人手一個人偶吧。

這些先不論,來看下伊魯席爾本身。

假設伊魯席爾是城市名,那麼冷冽穀呢?我個人有些猜想,僅僅是個獨斷的無稽之談。

就詞條來看,是伊魯席爾在冷冽穀,兩者並不指同一個東西或者地點。

創建人物時有冷冽穀臉這一新臉型,描述大致為近似神的容貌,但又被視為不詳。

不詳的禁忌。又是以人偶為憑證的進入方式和冷冽穀的獨特的冰雪環境。

是不是很眼熟?

畫中世界。

所以個人認為半龍妹子根本不是被拉出來,而是伊魯席爾包括亞洛爾隆德封入了畫中世界(冰雪世界)或者採用某種手段讓畫中世界和伊魯席爾這塊結合了,畢竟亞洛爾隆德當年地理環境明顯不是這樣。這種雪山環境恐怕與北方不死院更加接近。

這件事應該是偽娘本人主導的,原因或許是為了避過傳火輪回,又或者為了給凡人騰出空間,又或者是罪業之都的緣故。

被賜予了幽爾希卡這個名字的半龍原名究竟是不是普莉希拉只能靠猜測了,假如她說的是真的話,白龍希斯的性別終於真相大白了。太陽長子與龍為友說不定是家族遺傳?

葛溫德林精擅幻術,半龍也可能是被洗腦了。所以才會一個人被關在在俘虜之塔上?至少其他人並不知道這位暗月騎士團團長存在,而她本人也不知道透明橋的事,她對葛溫德林的印象也比較片面。

綜上,個人認為冷冽穀也許就是被擴張了的畫中世界,或者說是採用了畫中世界同類的技術手段進行改造。至於鴉人為什麼被趕出去,大概是討厭罪業女神。

而伊魯席爾,就路程來看應該是亞洛爾隆德的下城區。不過一代我們是飛過城牆後基本是在房頂上跑,所以根本就沒接觸下面城市的部分。

在完成這種偉業後,即便是偽娘也多少撐不住,可能還有別的原因才生病,於是將一般事務交由教宗處理。

然後就被坑了。

最終噬神者勢力佔據這裡並等待深海時代的來臨。

守衛亞洛爾隆德的銀騎士們也基本被侵蝕,僅有廢棄教堂的幾個理智尚存。

罪業之都

巨人王尤姆所在地。

位於伊魯席爾監牢下方,這個位置很奇怪。理論上來說,伊魯席爾的控制者無論偽娘還是沙力萬都不可能放任別人在自己腳下修城市,哪怕是一位薪王。

而巨人王尤姆,也沒必要把城市修在別人腳底下還在監牢下麵。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

尤姆可以說是薪王中最強力的一位,雖然由於劇情殺被認為最弱。但是另一個意義上也證明他是只有靠劇情殺才能幹掉的強者。

修腳這種事一般人可幹不來。

五位薪王的資格,雖然都是薪王有著強大的力量,但多少細節有不同。不死隊由於狼血,噬神者因為不斷吞噬獲得力量,魯道斯不明,羅斯裡克應該來自其血緣,尤姆則完全是打出來的。

而且兩把風暴約束者都是尤姆自己製造的,一把給了朋友洋蔥,一把給了不滿他的人。恐怕第二種人就是當年含著惡意慫恿尤姆傳火的人,但是尤姆不在乎。當他隨著鐘聲被喚醒,回到王座發現當年仇恨他的人已經死去,都城變成了這個樣子。於是將能夠殺死自己的武器放在王座邊,等待灰燼,或者老友來終結他最後的使命。

話題回到罪都,一個薪王的都城也許修在地下,但是絕對沒理由在別人監獄底下。要麼只能說是尤姆在回到故鄉後發現城市已經沉到下面去了,要麼就是這城市是從地下開始修的。而都大概是由於應對罪業之火的緣故。而罪業之火,這種東西當然是禁忌。

古老監牢的鑰匙表明關洋蔥的監獄和其他監獄並不相同。而且雖然叫做伊魯席爾監獄,獄卒們看起來和地下罪都的白衣提燈女更像一個系統的。

個人以為到可以被從雲暗靈入侵的山洞為止,其實是罪都的地盤。

而相對的,在罪都地表上的這塊地方,伊魯席爾是後來者。或者伊魯席爾乾脆就是在原亞洛爾隆德的遺跡上重新修建而成。在擴建到這裡時沙力萬發現了罪都與罪業的火焰,並擴大了野心。而且還借用了罪都原本的監獄。

這作出現的石像鬼應該也是罪都系統的。

這裡順帶提出另一個猜測,一般認為舞娘是太陽王族的後代,因為靈魂能夠換成太陽的奇跡。但是太陽王族的話,為什麼會信仰本族的王女。而且除去王女外,其他人沒有子嗣,相對沙力萬而言羅德蘭時期又太遙遠。

那麼舞娘也許和罪都的前王室有關係?太陽奇跡是後來所得……當然,只是沒有來由的猜測

 

教宗沙力萬

這傢伙值得單獨拿出來說一說。基本一路上遇到的大多數陰謀相關的背景都與他有關,熊熊燃燒的野心之火讓他渴望征服一切。所以他將自己躲起來養病的上司暗月獻給從棺材裡重新爬出來的艾爾德里奇,這個臭名昭著的薪王。四處派出征戰騎士,而這些征戰騎士全部為他用黑色眼眸所控制,與鎧甲一同變成了近乎於野獸的存在。看門狗和舞娘這兩個boss都是他的作品。不過舞娘的關係可能要特殊些。

而在進入伊席西爾的橋上那個介乎鱷魚與狗之間的怪物能夠掉落教宗的眼眸,也許這是沙力萬實驗的失敗品。徹底成為一隻野獸,於是被扔在外面。還有兩隻可能在儲水槽陰死了守護艾爾德里奇的大主教,而艾爾德里奇本人也僅僅只是宅在那裡消化。由此沙力萬成功控制了伊露席爾內部的大部分力量,而且沒有地位等同或者更高的人干擾他。

所以沙力萬開始大肆擴張,並安排了足夠的陰謀。

而這些劇情裡隱約透露出一點,那就是鐘響與灰燼人的復活並不是同期的事。正如片頭所說,火將熄滅,薪王復活但是薪王們逃走了,之後才有灰燼復活抓回薪王調度篝火。

而噬神者離開幽邃教會到偽娘被吃,尤姆回到王座發現罪業之都遭到罪業之火的破壞。其實都在薪王復活到灰燼復活之間發生的。

而我們之前也許並非沒有灰燼復活,又或者是某些不是餘燼的勇士打算繼續薪王的傳說,當然他們基本都失敗了。

順便再次補充一下,教會的大主教套裝表明他的主教們原本應該是屬於白教。而艾爾德里奇本人應該是幽邃教會的聖職,但是最終主教放棄了白教的象徵。恐怕這次背棄白教也是艾爾德里奇吃掉葛溫德林成為噬神者的契機。而在此之前,艾爾德里奇只是個躲在教會裡的強大的食人魔。

成為噬神者,應該是艾爾德里奇第一次傳火預見深海時代來臨之後。

安裡與霍拉斯原本打算在幽邃教會找到艾爾德里奇,但是他們並不稱呼其為噬神者。艾爾德里奇應該是從幽暗教會的大棺材裡爬出來帶著一個主教前往了亞諾爾隆德並再也沒回來。

古龍頂

在很多地方都能看到這座山,只有通過古龍之道的姿勢才能傳送進去。

追尋古龍力量與崇拜古龍的人會前往那裡,同樣也有哈威爾或者哈威爾的崇拜者試圖前往獵殺古龍。

古龍頂沒什麼劇情,也沒有真正的古龍。古老飛龍也僅僅是飛龍而已,甚至可能是人變的,光輝龍頭龍體和普通的明顯不是一個型號的。連黑龍格拉彌特這種末裔都能擁有雕像,這裡恐怕無非是逐龍者們找到並修建的遺跡吧。遠方山脈上那頭不知沉眠還是死亡的龍,恐怕才是唯一可能是古龍的東西。

獵龍者在亞洛爾隆德徹底荒廢後拋棄斯摩前來古龍頂追尋太陽長子。戰勝無名後在競技場裡可以找到他的裝備。

古龍頂的鐘大概和傳火鐘一樣是呼喚的效果。但是這效果僅僅是呼喚強者前來決鬥。

無論一代的古龍契約,還是二代小龍人祭壇。明顯看出古龍相關者還是很看重決鬥這一神聖事件的。

所以古龍頂的大鐘喚來無名和他的戰友。(無名:我們兩個進退一體,進攻是一個人,撤退還是一個人。)

然後戰勝無名後各種暗示幾乎直指這貨就是太陽長子,與龍為友的遺傳病患者。

至於那頭風暴龍,也許是某個變種吧。

古龍頂能夠提供的情報就這麼多,龍血劍士無疑為龍血而來。而裡卡爾刺劍裸男……按裡卡爾設定這貨出現在哪個地方流浪都不奇怪。反而遊戲中另一個裸男專家的來歷才是迷。

在伊魯席爾的監獄一個面向群山的陽臺處可以進入古龍頂,而監獄裡殘骸們狂熱的認為某些尾骨有龍的力量。也許伊魯席爾的地下監獄流傳著著秘密的古龍信仰。

洛斯裡克

本代王城。據說詞根是羅德蘭的變體。

洛斯裡克王國有三大支柱,騎士,主祭,賢者。以及勢力近似但專幹髒活的黑手。

騎士不用多說,到處都是。不過有趣的是洛斯裡克騎士曾經獵龍,但是現在又號稱與龍為友。個人覺得與某位初始賢者脫不了關係,龍腳上還能長人之膿的。騎士代表洛斯裡克的軍事力量,洛裡安則是騎士領軍人物之一。

不過進入洛斯裡克的那個水盆儀式用覺得有著某種意義,騎士割掉自己的頭放血或許說明了在洛斯裡克,血有著特別的含義。

主祭,青教主祭不解釋。羅斯裡克的核心主流信仰應該是青教沒錯,青教雖然是暗月信仰的變體,但是從主祭對冷冽穀的態度來看其實關係一般,舞娘派過來應該也不是隨便跳跳舞,洛斯裡克還能找到征戰騎士。主祭往往是王子的乳母,基本可以看做內庭的力量。這是地位很高但是缺乏足夠實權的位置,卻牢牢把握民心。

賢者,大書庫的異端信仰。不用多說,還是白龍。而大書庫的初始賢者,多半就是偷渡而來的安第爾,還當了王子老師,而安第爾本人又去哪了只有天知道了。賢者是洛斯裡克魔法力量的核心,但是大書庫一向不對外人開放,應該也有那些書有詛咒的原因。不過天知道那些小偷什麼情況。

黑手,專幹髒活。黑手從來只有三人,這代黑手好像都是外來人,法漢,鬼切一個法師。原黑手哥德希爾特屍體會出現在大書庫門口送鑰匙,據說這貨是裝死?不過雙王子打完都還躺在那不涼?

洛斯裡克需要挖掘的劇情只有天使信仰和巡禮蝶。天使有關王妃的身份正體,而巡禮蝶不明覺厲,能操作獵龍鎧甲但是沒有任何相關介紹。在葛慈德的鳥籠附近還有一個蛆人也是值得探討的事。

葛慈德被暗示是王妃的女兒,但是卻在失去舌頭與眼睛的情況下被授予天使信仰。

王妃究竟是誰算是洛斯裡克最大的謎團了,目前的情報依然無法確定。但可以確定與太陽王女有關。而重生之母羅莎莉亞與王妃的身份必然有關係。

妖王僅僅是個研究魔法變瘋了裸奔的傢伙,不過可能由於研究過古龍之道甚至派人去過古龍頂以至自己龍化。歐賽羅特可能是不願傳火的二王子的名字,也可能是未出生就被妖王寄予厚望的第三子。

羅斯裡克雙王子實在最適合相愛相殺這個詞了,二王子由於老師的影響不願意遵從宿命傳火,而大王子作為騎士的領軍人物或者別的原因不能傳火。二王子由是詛咒了他的兄長,當時唯一有可能強行逼他傳火的人。洛裡安卻沒有因此怨恨,反而拖著腿忠實的守護著弟弟的意願。直到灰燼殺了他們為止。順便洛裡安看起來有冷冽穀長相的嫌疑。

洛斯裡克極端看重血緣,這種描述暗示明顯。在這種極端血緣的情況下,近親結婚是很正常的事。假設洛斯裡克傳承了許多代,一直到王子這代成為血緣的終末。

補充下關于古龍頂和法蘭的哈威爾戰士,我傾向於是崇拜哈威爾的戰士而不是哈威爾本人。哈威爾戒指表明了這是崇拜者們會戴的戒指。

而哈威爾討厭龍類,無論古龍頂還是法蘭上面,哈威爾相關的東西附近都有龍的屍體。應該是哈威爾戰士獵龍遺留的,魔力防護也是哈威爾特有奇跡

不過離群惡魔就不清楚了

哈威爾本人的裝備留在王城後被關了起來,不排除後來被放出來的話。也許古龍頂那個是本人來找長子討說法的,雖然幾率很小就是了

無緣墓地與無火祭祀場與傳火場

算是劇情中最難解的地方了,莫名其妙滾出隱藏門就來到了這個地方。結果之後特麼表示這毫無徵兆的門就穿越時間了。雖然羅德蘭時間混亂這也太隨意了。

灰燼墓地出生點拐到對應無緣墓地篝火處向上看,應該是洛斯裡克的牆。但是看不到更多了。

戰勝英雄古達後,可以發現古達是遲到的英雄。而他的防火女的屍體在我們的傳火場能找到元素戒指。

而在對應主角出生的的棺材可以見到幾個鴉人和王妃放置的希望灰燼帶走的戒指。又是一個謎團。鴉人與畫中世界有關,但是盯著灰燼的棺材,真的成了烏鴉?而王妃與灰燼究竟有什麼關係。

遲到的英雄面對已經沒有火的祭祀場又能做什麼?他無法成為薪王也無法成為灰,只能在黑暗中沉默,直到無名的戰士戰勝他並將其做成螺旋劍的劍鞘。或許這是古達為了擺脫束縛付出的代價。

然後我們在無火的祭祀場能夠看到那個老婆婆,這時候就顯得這位老婆婆越發神秘起來而這位老婆婆也許曾經是洛斯裡克的主祭。

無火場還能夠找到鐵匠的錘子和防火女眼眸。這些基本可以證明這些人是為傳火場所束縛的人,無法死亡,無法離去。就像歸鄉描述的不死人無法遠離篝火,篝火已然成為家鄉。

無火祭祀場和我們的傳火場可能是異時間線的同一個,它們可以互相影響但又不完全相同。

傳火場的人物中秘密最多的無疑是魯道斯,會靈魂煉成,應該來自庫爾德。在殺掉他後拿到頭蓋骨戒指,傳送出去回來發現他復活,靠近會聽到他的夢話,大致是原諒,贖罪,背叛和他曾經同伴的名字。(具體記不清了)對話後會說竟然睡著了,然後問你是不是什麼都沒有聽到。

和防火女關係匪淺,至少一開始他不是薪王,她也不是防火女。防火女的眼眸也與魯道斯有關。也許與靈魂煉成技術有關。

魯道斯可以說本作唯一真正熱衷傳火的人。其他人大都各有目的。只要能夠傳火,什麼手段都無所謂。不過又似乎暗示可以做別的選擇但是最好別選。

放逐者魯道斯成為薪王的故事恐怕比之其他薪王更加複雜,而又為何被稱為放逐者如此貶低的稱謂。成為薪王只需要力量不需要品德,所以噬神者也能成為薪王,那麼這個卑微的矮子究竟做了什麼?

至於背景提到的前往深淵的防火女,應該不是真的和她樓下那些防火女屍體一樣只是背景……但是具體不明

 

廣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