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靈魂 3 劇情細節圖文分析

15 四月

廣告

作者:anxinghao1

來源:黑暗之魂3吧

黑暗之魂3發售幾天了,我也是剛剛過了一周目。
那麼我們先說說第一部分,祭祀場的時間問題和祭祀場裡幾個NPC的故事
在一周目裡,個人感覺最為充滿疑問的場景,便是在洛斯裡克城擊殺隱藏boss妖王之後,在幻影牆壁之後發現的無主墓地和無火的祭祀場了。
首先,我們的主角作為無火之灰,在棺木中醒來,這點我們在片頭CG中可以確認,而我們醒來後,棺木自然是空著的。

在BOSS灰燼審判者的篝火左邊,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巨大的棺木,蓋子向側面滑開。
很多人說這個古達並不是真的英雄古達,是假的,是深淵,是特技?
這個我們放到後面來說。

我們可以在這裡得到關鍵道具——螺旋劍,但卻得不到一個扭曲的靈魂。例如灰燼審判者的靈魂,或者古達的靈魂,我認為這是因為古達的靈魂早已被人取走了。

從描述裡,我們得知螺旋劍就是屬於灰燼審判者身後的祭祀場的東西,而審判者則是作為這把劍的劍鞘,等待著被選中的餘灰,也就是我們的主角。

在我們通關一周目的BOSS,薪王們的化身後,可以用靈魂換取的傳火之劍,實際上就是我們插進火盆的螺旋劍。也就是最終的敵人手中所持的,恰好是我們命運開始的關鍵道具。而這把象徵著我們被選中的螺旋劍,則是有人刻意插進了屬於它的劍鞘——古達的裡面,等待著我們來拔出它。
而在我們拿到它之後,相信大家都是一路來到傳火祭祀場,大戰太刀哥,和我們的薪王魯道夫,防火女姐姐,老鐵匠,從不死隊逃離的灰心哥,以及坐在角落的紅袍老太婆,也有人說是二代的防火女對話。
隨後,我們就從祭祀場的篝火傳送,開始了抓回薪王進行傳火的偉業。

隨著劇情的推進,在我們戰勝巨人王尤姆之後,被傳送回了王城的大廳裡,給我們小環旗的青教(?)老太婆倒在地上奄奄一息,託付我們要拯救王子隨後便被傳送,而在地上則留下了一枚主祭的戒指。

從這裡我們大概能猜出這個老太婆的身份,為什麼這裡要說起這個人呢?因為之後的劇情我們還會撿到一枚同樣的戒指。只不過是從另一個人身上。
大戰舞女,上了梯子之後向左走,我們就進入了隱藏地圖,妖王的庭院,想產下龍子的妖王的劇情我們之後再說。戰勝妖王后,一路向後走可以拿到一個寶箱,我們對這個寶箱後面的牆壁揮下一刀,就回到了我們熟悉的地方,和我們遊戲開始時的墓地一模一樣的場景,無主墓地。將裡面的一眾不死人擊殺後,我們就來到了第一場BOSS戰一樣的地方,我們熟悉的古達以一樣的姿勢蹲在中間,不過這次他不是灰燼審判者,他是英雄古達。

無主的墓地,就在洛斯裡克城中,恰恰就在妖王的庭院後面。
擊敗古達後,使用古達的靈魂,我們可以換到一件裝備,俘虜鎖鏈。

為了自由願意付出任何代價,而受命運束縛的英雄,更是如此吧。
俘虜就是古達,而束縛古達的,則是他的命運,為了自由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而他付出的代價,則是成為螺旋劍的劍鞘,被束縛于此,成為灰燼審判者,甚至大膽的想一下,古達失去了靈魂。
而古達通過這種代價擺脫了什麼的束縛?
古達究竟擺脫了什麼命運呢?

我們慢慢解釋。


通過古達的戟的描述,我們也可以看出,古達被束擁有某種使命,而古達的使命,是否和我們一樣,是傳火呢?
我們知道,古達的全名是英雄古達。
當我們撿到普通的魂,甚至大塊的魂,描述都是可以獲得一些,大量,不計其數的靈魂。他們所使用的描述都是量詞。

而當我們二周目再次來到無火的祭祀場,撿到英雄的靈魂後,我們可以看到描述變成了獲得與薪王同等的靈魂。英雄=擁有和薪王同等的靈魂,而傳火本身就是薪王燃燒自己,那麼我們就可以認為英雄=有資格傳火,成為薪王的人。那麼古達,便是一個有資格完成傳火的使命,成為薪王的英雄。那麼束縛著古達的命運,便是化身薪王,傳遞初火的使命?
使命有多長久,早從一開始就已註定,看起來是描述古達化身螺旋劍鞘等待的時間。
但我們換一種思維,這裡的描述是否是在說,古達註定無法完成自己傳火的使命。


我們看到英雄古達的靈魂上的描述,迎接遲來英雄的
只剩無火的祭祀場,以及靜默的種。
鐘,在黑魂裡是一個很重要的道具,喚醒我們的是鐘聲,我們在古龍之頂挑戰無名之王時也是靠鐘聲來呼喚。
那麼古達沒能等到屬於他的鐘聲嗎?
而無主的墓地這一大張地圖,整個都是籠罩在黑暗之中,祭祀場中也無火焰。

英雄古達的盔甲,模仿古代王者,頭盔上的形狀與王冠有幾分相似。
遲來英雄敗給來歷不明的戰士,最後成為灰燼審判者——螺旋劍的劍鞘。
而這個擊敗古達的來歷不明不明的戰士,不正是我們自己嗎?
但是擊敗古達時,我們並沒有螺旋劍,是怎麼讓古達成為了螺旋劍的劍鞘呢?
這裡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二代裡,也有主角穿越時空擊敗巨人王的劇情,但這裡,我們並沒有類似的劇情,而是直接來到了這裡。
那麼問題出在哪裡呢?根據我的猜測,問題恰恰出在防火祭祀場。這件事我們之後再說。

這口敞開的棺木,若是古達的棺木,那也許古達與片頭的巨人王尤姆一樣,曾為薪王,但他被喚醒的時候已經遲了,無法傳承初火,只能成為無火之灰的試金石,將本該屬於自己的傳火重任託付給後來的餘灰?
畢竟無法擊敗古達的餘灰,是得不到螺旋劍,去不了祭祀場,無法開始傳火之旅的。
這裡我們知道了,先有了古達,才有了灰燼審判者,可見無主的墓地發生的一切,按照時間順序來說,應該發生在我們的主角在墓地醒來之前。但在無主墓地擊敗了古達的,不也正是我們的無火之灰嗎?所以在這裡,我對這張地圖的時間產生了懷疑。

容我先想一想再繼續更新,先更這些

接下來的關鍵角色,就是疑似二代老防火女的紅袍老太婆了。
為了方便,我們就將她稱作老防火女。
擊敗古達後,再擊敗沿途的黑騎士,我們就可以進入無火的祭祀場。
在營地中心的火盆,我們就可以撿到一個螺旋劍的碎片。

已完成任務的營火的殘存物,出現在無火的祭祀場,而螺旋劍又是傳火的象徵。
但世界已經陷入黑暗,這把螺旋劍和這個營火,又究竟完成了什麼任務呢?
難道是因為遲到的古達註定成為螺旋劍的劍鞘,所以這個營火才完成了任務嗎?
在這裡,我們唯一能找到的NPC就是賣給我們道具的老防火女。

初次對話,她會稱我們是迷路的人,並表示自己是賣東西的。
在這裡,我們可以買到A大的一套狼騎士盔甲,和一枚之前我們提到過的,洛斯裡克主祭的戒指(這裡不太確定,希望有人可以去確定一下)。
為什麼老防火女會出現在無火的祭祀場?而她將你稱為迷路的人,是否說明,這並不是屬於你的祭祀場,你不該來這裡呢。

細心的我們可以在灰心哥留下盾牌的地方,看到一把不死隊的劍,而此時的灰心哥,不還好好的坐在我們的祭祀場裡嗎?(我這裡已經是二周目)
而且在我仔細觀察了建模後,確定這把確實是不死隊的劍而不是狼騎士的劍。
但為什麼老防火女會在這裡賣狼騎士的盔甲,而門外的墓碑又有一把不死隊的劍呢?
也許只是一個賣情懷的彩蛋?

我們可以回到出生地,我們出生的棺木被一群鳥人圍住,將他們擊殺後,我赫然發現,裡面竟有一具伸出手的屍體。這,是還未被喚醒的我嗎?
我們確實是在這口棺材中醒來,而我們醒來時,古達已經不是古達,而是灰燼審判者,而這時的我們,還是一具躺在棺材裡伸出手的屍體,這是否又印證了,我們的祭祀場按時間順序其實在這之後?





買完東西繼續和老防火女對話會發生以上對話,其中我們可以得到幾個關鍵資訊,被詛咒束縛。那麼有誰被詛咒束縛了呢?老防火女,防火女,鐵匠,古達,我認為有這麼一些人被詛咒束縛在了祭祀場。這裡,我們見不到鐵匠,卻可以撿到鐵匠的錘子。而如果我們在遊戲裡攻擊鐵匠,鐵匠並不會反擊,而會在死亡的時候罵你混帳東西。當我們坐在篝火再次刷新之後,鐵匠會被復活,而當你和他對話的時候,他會說,我雖然是奴隸,但不是你的奴隸,並不給你提供任何服務。老鐵匠是誰的奴隸呢?我認為老鐵匠也是被詛咒束縛在了祭祀場之中。
而老防火女和防火女,你如果在遊戲中將她們擊殺,在篝火刷新後也會復活,防火女會說她還不能死,還沒能完成使命,而老防火女則會說你做了無用功,而且自己還是個貪心的老太婆,然後道具就會漲價,卻並不會喪失買賣道具的功能。
而老防火女說的那個為時已晚的女孩,就是一名防火女。而且這名防火女,就是我們的防火女姐姐。

沒能見到英雄的防火女,為時已晚,遲到的英雄,化作經典悲劇的傳說?
這一切仿佛正是發生在英雄古達,和這所古老的已經完成使命的祭祀場的故事。
為什麼待得再久也沒有意義呢?我認為是屬於這座祭祀場的使命已經完成了。


我們在主線白教聖女所在的地方,打破幻影牆壁就可以發現防火女的屍體,而這裡我們也會獲得影響結局的關鍵道具,防火女的眼眸。描述中寫著這眼眸可以讓防火女看到不該看的東西。所以我們也知道了現在我們的防火女姐姐王冠(眼罩)下是沒有眼眸的。
而這裡的眼眸也是一個比較抽象的概念,因為即使你將眼眸交給防火女,她也不會揭開眼罩,而只是說她看到了什麼,關於結局的分析網上也有很多,我們知道如果你將眼眸交給防火女後,她會問你是否希望無火的世界,本該守護火焰的防火女,卻有了自己的想法,自己的選擇。我們也從遊戲的字裡行間看出,防火女,本身就是一種詛咒,而滅火,很可能就是擺脫這種束縛的方法。所謂的眼眸其實是防火女自己的意志,自己的願望,而成為防火女的條件,恰好就是喜歡那沒有一絲光芒的黑暗啊。這也是為什麼主角選擇期望無火的世界後,祭祀場的BGM會變得略顯輕鬆。

而這對最初的防火女的眼眸,我認為就是我們防火女姐姐自己的眼眸,這作裡的防火女,自始至終,唯有一人。


老防火女這句話,印證了螺旋劍碎片所說的,完成了任務的祭祀場,任憑時間如何流逝,你也無法改變什麼,這一切必定會發生,這是過去已經發生的事,你無法改變。
買完了東西跑完圖,這裡也就沒什麼了,我們就可以返回自己的祭祀場了。
接下來的事,容我整理一下語音,細細道來。

太刀哥的屍體,在他身上可以撿到混沌刀刃(另一把太刀)

回到祭祀場,我先來找老防火女
這裡要注意一點,我目前是二周目,而第一次進入祭祀場並沒有和老防火女對話。
而且我直接將給我們小環旗的女人擊殺後擊殺了舞娘,妖王,古達
也就是我先去了無火的祭祀場,驗證我的猜想。
果然,回來後,按理說這應該是本周目我第一次和老防火女對話,顯然
老防火女認識我,而且叫我大人,而不是灰燼大人。


然而接下來,老防火女立刻收起了自己的驚訝,改口叫我們灰燼大人,接下來的對話就沒什麼奇怪的了,就是介紹我是祭祀場的侍女,是賣東西的。
但是本該是第一次見面的老防火女為什麼會認得我們?這就說明無火的祭祀場按照時間線來說,應該在我們的祭祀場之前,是否說明老防火女一直坐在這個位置沒有移動過?
那如果不是我猜測的多重祭祀場,那麼我認為這裡應該是輪回祭祀場,但這又與之前螺旋劍碎片所說的完成了任務和老防火女說的等待再久也沒意義有矛盾。
在無火祭祀場的老防火女被擊殺後是不會復活的,而且會掉落一枚和之前給我們小環旗的老太婆一樣的主祭戒指。這個戒指能否說明老防火女的身份?
那這個祭祀場和目的,是否是洛斯裡克傳火計畫的一環呢?

在無主墓地的大量棺材,英雄古達的棺材,沒有故鄉的戰士安眠的暗處,是否是將薪王們或是有可能成為薪王的無火之灰利用自己的力量集中在一起呢?
一開始我們取得了螺旋劍後,沒有任何提示,便將我們送往洛斯裡克的高牆。
而那個給我們小環旗的老太婆仿佛一開始便知道我們的身份和使命。
王妃這個角色很神秘,和天使信仰也有很大關係,而且可用的資訊目前我收集到的並不多,這個我們之後再說。
起碼我們知道,王妃,或者說洛斯裡克的王室和這無主墓地是脫不了干係的。

接下來的故事,和一直坐在王位上,給我們冶煉BOSS魂。
享受著為王的榮光,語氣親切(個人認為)的薪王,放逐者魯道夫有很大的關聯。


在我們從無火祭祀場取得防火女的眼眸後,我們回到祭祀場和防火女姐姐對話,此時會多出交出眼眸的選項,這個選項將會影響結局,但此時我們先不交出眼眸,與防火女對話,防火女便會向你提問。

而問題,就是薪王魯道斯是否向你說過什麼(剛才打成了魯道夫)
可見魯道斯是知道內情的薪王,整件事中,老防火女和魯道斯是站在上帝視角的。(個人認為)

防火女此時已經有了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疑惑,不再是之前那個只會向你重複無火之灰的使命的冷漠的防火女了。而防火女本身和薪王魯道斯,有著很深的關係。

防火女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東西,但卻不知道究竟失去的是什麼。
什麼東西對防火女來說非常重要卻又十分可怕?
那就是防火女自己的意志,當防火女有了自己的意願,不再堅守自己的使命而是嚮往著滅火,對世界來說,當然是可怕的事。

連自己的意志都沒有,這也是為什麼無火祭祀場的老防火女會說防火女是可憐的小女孩吧
(英文裡是poor girl)

而此時的防火女雖然有了疑問,卻仍還在恪守使命,或者說是被詛咒束縛。
但防火女的使命,真的是傳火嗎?為什麼雙王子拒絕成為薪王來傳火?
為什麼只有不見光芒愛上黑暗的人才能成為防火女?
為什麼當防火女有了意志便會滅火呢?
還記得古達鎖鏈的描述嗎,為了自由,為了擺脫束縛,防火女是不惜任何代價的。
這裡我認為涉及到了洛斯裡克的宮廷鬥爭,或者說傳火和滅火兩派的鬥爭。
這裡我們只簡單提一下,關於洛斯裡克宮廷,妖王,王妃,王妃的女兒,天使信仰,這些事。
容我再收集一些資料開開腦洞再說,如果大家有資料也可以發出來

洛斯裡克的三大支柱之一的賢者,而代表這一派的初始賢者是對傳火存在疑問,間接或直接的影響了王子並讓王子決定不成為薪王任由初火熄滅的人。

我們從無火的祭祀場歸來,拿到了防火女的眼眸並且還沒有交給防火女,與薪王魯道斯對話,他便會得知你已經去過了無火的祭祀場,並且他顯然知道那裡有防火女的眼眸。
薪王魯道斯對一切都是知情的,只是若是你沒有發現,他不會主動告訴你。
(不太清楚是不是只要不把眼眸給防火女然後對話就能觸發這段對話,我一周目並沒有這段對話)

這句話就有些耐人尋味了,往事令人懷念,完成任務的無火祭祀場,難道薪王魯道斯也曾經坐在那祭祀場裡?
防火女失去眼眸的原因魯道斯是知道的,這裡我唯一的疑問,就是撿到眼眸的那具屍體,是不是我們的防火女姐姐的屍體呢?根據魯道斯的話來看,這眼眸顯然就是屬於防火女的東西。
(這裡有一個不成熟的腦洞,防火女的眼眸描述中說這是初始防火女的眼眸,而魯道斯的話又讓我認為這眼眸就是防火女姐姐的眼眸,那麼死在種樓頂端,還有塔里那成堆的防火女的屍體,難道其實都是一個人?)


從這幾句話,我們得知,放逐者魯道斯本不是薪王,而防火女姐姐本來也不是防火女,兩個人似乎是本就認識的,而且我認為魯道斯成為薪王的契機就是防火女姐姐成為了防火女。
(看來官方給防火女姐姐找了個CP?)
魯道斯知道無火祭祀場的事,防火女知不知道我並找不到什麼有力證據,所以看不出來,但是失去眼眸的防火女甚至只會反復強調無火之灰的使命,所以我推測防火女應該是並不知情的。
接下來,薪王要給我們一些重要資訊,並且從話裡我們能得知薪王魯道斯在整個事件中的立場。





我們知道,魯道斯是掌握著煉成技術的,我們得到的BOSS魂就是由他煉成裝備,而這裡,他說他連防火女的靈魂都可以煉成,而且可以借此對防火女施加影響。
而當防火女失去了眼眸,或者說自己的意願後,防火女的一切思維和行動都是可以被薪王魯道斯操縱的。
魯道斯這個角色,身為薪王,沐浴在榮光下,恪守自己身為薪王傳火的使命。
在後期的對話裡我們也可以看出,魯道斯是自己選擇了傳火,選擇了成為薪王,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意願,如果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意願進行,那又怎麼能說是詛咒,是不自由呢?
所以整個祭祀場裡,只有薪王魯道斯,未被束縛,未被禁錮,或者說,沒有被詛咒。
5個被選中的薪王裡;
噬神者和他的教宗在玩弄罪業的火焰靜靜地等待深海世界。
(這裡我對這個永不熄滅的罪業火焰產生了疑問,混沌火焰已經熄滅,連初火都無法避免熄滅的命運,為什麼罪業火焰卻是永不熄滅的呢?還有何為深海世界,這個放在之後分析。)
巨人王回了老家罪業之都坐在王座上,等待自己的約定。
(和洋蔥哥的約定,也許就是當自己再度醒來卻不去傳火時希望洋蔥把自己殺掉完成傳火的使命吧。)
不死隊被深淵侵蝕,無暇顧及。
雙王子乾脆拒絕了成為薪王,等待火的時代終結。
只有放逐者魯道斯,選擇了傳火,選擇了接受命運,選擇了沐浴在榮光之下。5個薪王,4個逃走,而心系傳火的,僅有1人。
薪王不考慮品格,只考慮能力,灰心哥也為此吐槽過噬神者。而雖是矮子,我認為魯道斯卻是唯一有資格被稱作薪王的人。
也許放逐者這個稱呼所說的,其實是在這個大家幾乎都不想傳火的世界裡,魯道斯反而是個異類吧?
魯道斯為什麼要成為薪王,選擇傳火,為什麼稱滅火後的世界是離經叛道的世界?
因為魯道斯認為那是黑暗無盡延續,一成不變的世界,而魯道斯並不是防火女,他看不到那遙遠未來的一絲火星。
而且我們也知道在3的劇情裡,黑暗之魂1的主角必然是選擇了傳火結局,而一代代薪王傳承初火,延續火的時代,這似乎是早已定好的事,這才是這個世界運行的法則。
火要滅了,就需要薪王,薪王的職責,便是傳火。而滅火嘗試改變?那是萬萬不可的。


薪王魯道夫在你要轉身離開時,便會這樣告訴你。
而在你去過無火祭祀場之前,薪王魯道斯只會向你訴說使命的意義,例如五位薪王,都是為了傳火之類。
而當你觸及了祭祀場真相,他反而開始問你的意見了。
他知道你觸及了真相,要有自己的想法了。(換成遊戲裡來說就是你可以選結局了)
而薪王提醒你不要看輕防火女,有人分析成是防火女有陰謀的意思。
但我不這樣認為,從字裡行間我們看出,魯道斯和防火女的關係應該並不簡單,
他顯然希望事情的發展符合防火女的意願,當防火女全心全意進行傳火時,他向你訴說傳火的偉大。
而當防火女產生疑惑時,他便開始詢問你的意見,他知道,一切的決定權在你,你是被選中的無火之灰,你可以改變防火女的想法。
而當你將眼眸給予防火女後選擇希望無火的世界時,他會說我是根據自己的意願成為了薪王。
而你,也要遵循自己的意願,如果你要背叛(背叛傳火的使命),那就更該如此了。
魯道斯希望傳火,為傳火感到榮耀,但為什麼這裡卻顯得不那麼重視傳火重任,前後矛盾了呢?
所以我大膽推測,魯道斯比起傳火的使命,更在乎的是防火女的意願。(並不是真實的意願)
魯道斯知道防火女希望的是無火的世界,但他卻認為那是離經叛道,而成為了防火女失去了眼眸,被傳火的使命束縛,當時他應該是高興的,為此他成為了薪王,完成了傳火的使命。
但再次醒來後,魯道斯發現一切並沒有改變,他或許擺脫了束縛,獲得了自由,但防火女卻還是依照使命守護傳火,沒有任何改變。而防火女的使命就如同詛咒一般,將她束縛在這祭祀場、就如同老防火女所說,可憐的女孩。
魯道斯只能繼續恪守自己作為薪王的使命,因為防火女希望這樣。但當觸及了無火祭祀場的無火之灰出現,給事情帶來了轉機,魯道斯向你訴說往事,詢問你的意見,或許其實是在尋求著一絲改變的可能吧。
(片頭CG中巨人王從棺木中醒來,而且道具描述中巨人王是傳過一次火的,而對話也提到魯道斯很久以前便成為薪王,所以我認為應該是再次醒來)
這裡的不要看輕防火女,我認為是在說,防火女是一切的關鍵,火的世界是否還會繼續皆是取決於她。
另一方面體現了老薪王對防火女的關切。
她其實和你沒兩樣,都是被傳火給束縛住了。
這句話,看起來是在說防火女被傳火的詛咒束縛,但其實和你沒兩樣,這裡很有意思。
無火之灰的使命是傳火,無火之灰是被選中之人,這是我們一直被灌輸的理論,我們也信以為真。
高舉小環旗,抓回薪王,傳火或是滅火,亦或是變成不死人篡火。
但為什麼,我們要做這一切呢?我們真實的意願是什麼?
我們也被傳火的詛咒所束縛了。
我們無火之灰真正的願望是什麼呢?
成為傳火之人,束縛在詛咒中,在初始的火爐開始下一個輪回,沒有任何改變。
滅掉初火,迎來無火的世界,完成了防火女的心願,但只是希望滅火,我們又為什麼要抓回薪王,而不是像洛斯裡克王子一樣靜靜的等待無火的世界到來呢?而且,即使火的時代終結了,你又能得到什麼呢?
(滅火結局黑屏後防火女會說,灰燼大人,你仍然還能聽到我的聲音?)
篡火結局,你化身不死人,盜取火焰,迎來不死人的時代,但這是被變成不死人的你的選擇,而不是身為無火之灰的你。
所以個人認為,沒有獎盃的第四結局,才是真正的結局。
沒有名字,甚至無法成為柴薪,被詛咒的不死
但是,正是如此
灰燼才會追求殘火吧。
這個結局安排在滅火結局之後觸發
防火女選擇了背叛,選擇了滅火,遵循了自己的意願。
魯道斯也說過,若是你要背叛,就一定要遵循自己的意願啊。
所以,你遵循了無火之灰的願望,盜取了殘火。
也許這並不是個好結局?但是你最終脫離了束縛,做出了只屬於自己的選擇。
而上面這段臺詞,則是老防火女(聽聲音判斷)說的,無火的祭祀場,只餘一人,這人便是老防火女。
老防火女為什麼說了這些?也許我們可以推斷出祭祀場並沒有消失,你的祭祀場也變成了無火的祭祀場一般,空無一人。也許這個祭祀場也完成了任務,空餘螺旋劍殘片,開始了下一個輪回。
但那又與你有什麼關係呢?最終,你擺脫了束縛,得到了自由。
你是如此,英雄古達,何嘗不是如此呢?或許,下一個無火之灰面對的,就是手捧殘火的你呢。

宮崎老賊為什麼不給這個結局獎盃呢?
我想大概是你遵循意願,完成了你的,屬於無火之灰的願望,才是最大的獎勵吧。
即使沒有獎盃,得到了這段劇情,才是對我最大的獎勵呢?

第一個片段就算是到此為止了吧,講述了祭祀場,英雄古達,祭祀場的NPC們的故事,和我對結局的理解。
傳火結局,最為偉光正,卻是毫無改變。
滅火結局,卻有遙遠未來的一絲火星,也並不能改變什麼。
篡火結局,不死人的時代來了,也許卡斯大蛇的目標終於達成了?
但我認為,盜火結局,才是最符合主角這個無火之灰的結局。
傳火,拯救的是別人的世界
滅火,毀滅的是別人的世界
篡火,創造的是別人的世界
只有盜火,才得到了屬於無火之灰的世界

廣告

4 thoughts on “黑暗靈魂 3 劇情細節圖文分析

  1. 我召喚專家(不確定沒召喚時有沒有)跟我一起打古達的時候,場地中央不時會出現一個穿盔甲的騎士,不知道是誰??滿好奇的,有沒有可能是他打敗古達的呢ㄟ( ◔ ౪◔)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